OL激情(6-7)

OL激情(6-7)

本文最後由 闍皇西蒙 於 2010-9-28 01:10 編輯

OL激情

〔六〕日出淫照

有天周五上班時,艾莉卡來找我。艾莉卡:『輝哥,你今明兩天有沒有空?我

有個同學,想去拍日出,參加比賽,地方都訂了,但是他的車子送修了,想跟你借

車,順便邀你去玩,放鬆一下,不知可不可以?』我心想,這周末也沒事,就說:

『好吧!』

周五當天下班,我回去整理一下隨身用品後,到集合地點時,艾莉卡的同學已

在那等了。我說:『哇!好難得,三位美女那麼準時。』艾莉卡:『帥哥願意幫忙

,當然不能讓他等了。』『這兩位是我同學,這位是明雅,她是當攝影的,這位是

雅莉,是在出版社上班。』

雅莉穿著一條超短的牛仔褲,上身是一件緊身背心,秀出他那美麗的長腿及豐

滿的胸部。明雅穿著一條短裙,幾乎看到屁股了,上身是一件沒有鈕扣的襯衫,直

接用綁的,露出小肚及隱約的胸罩。這兩位妹長的還不錯,充滿青春氣息,讓我也

覺得回到學生時代。我說:『為了表示我的敬意,待會請你們吃好的。』明雅說:

『我們到那,再帶你們去吃海鮮。』

原來,我們到東海岸一家知名的飯店,那房間面海!那邊是整片的落地窗,難

怪選這裡拍日出。放好行李後,明雅帶我們,到附近一家海產店吃海鮮喝啤酒。點

的菜都是蝦子、蚵仔,花枝。艾莉卡:『輝哥,這些東西,你盡量吃,吃多了,不

要怕沒人幫你消火。』我只能笑笑。

 

明雅:『消什麼火?』這時,愛莉卡大概酒喝多了,不改八卦本性,說:『輝

哥很會做愛,ㄧ次可以搞定三個女人。』雅莉:『真的?假的?』我說:『別聽艾

莉卡在胡扯。』吃完飯後,開車載著她們,沿海邊兜兜風,就回飯店!明雅:『明

天早上三點起床,準備拍照,所以早點睡了。』他們女生睡大床,我則睡貴妃椅上

。三位美女當前,所以,這一夜是輾轉難眠。

隔天三點,明雅叫我們起床,雅莉開始化妝,明雅準備攝影器材,也叫艾莉卡

幫忙,只有我在旁邊閒著。雅莉化好妝後,進去洗手間,出來只圍一條浴巾。明雅

說:『輝哥,我們要拍照了,請你先到外面逛逛吧。』我說:『為什麼?』艾莉卡

:『明雅要拍裸女與日出,參加比賽。』『她是覺得男人在,不方便啦!』我說:

『但現在天還沒亮,到那逛啊!』雅莉:『小雅,我無所謂啦!』『反正當MOD

EL被人看,又不是第一次。』明雅:『那好吧!我們開始。』

雅莉將浴巾打開,只穿一件C字褲,露出她那好身材,她的乳房相當堅挺,還

尖尖的,明雅伸手捏他的乳頭,讓乳頭凸起來。這時陽光也出來了,明雅開始拍照

,艾莉卡負責拿補光板或燈光。我則被要求搬貴妃椅或挪燈架。今天萬里無雲,海

邊的日出,真的漂亮,當太陽整個出來後,就結束了明雅要的照片,似乎很滿意的

樣子。

艾莉卡:『難得有位未來大攝影家在,也幫我拍幾張。』明雅:『好啊!』艾

莉卡竟然全部脫光。雅莉:『你不怕輝哥看啊!』艾莉卡:『他都已經看過,又用

過了。有什麼好怕的?』我只好在旁邊,摸摸頭笑笑了。

明雅就開始幫艾莉卡拍照。忽然轉頭問我:『輝哥!你要不要也拍幾張。』雅

莉及艾莉卡:『好嘛!一起來。』兩人就開始脫我衣服,拉到窗邊開始拍照。明雅

後來要求,我和雅莉一起拍,一下要親她的乳頭,一下抱著她的腰,親她肚臍,從

後抱她,一手遮雙乳,一手遮陰戶。教我ㄧ些擺POSE的方法。

這時,我感覺雅莉的小穴已經濕了,我的DD也翹起來了,後來,明雅要求我

,將頭埋在雅莉的雙腿間,要雅莉擺出享樂的表情,這時,我受不了,就吃起雅莉

的陰核,雅莉真的好色,一吃她的陰核,就發出:『嗯...嗯...喔...喔

...』艾莉卡似乎也淫性大起,躺在椅子邊,來含著我的DD,我則用手指,插

入艾莉卡的小穴,艾莉卡:『啊...嗯...嗯...呵...呵...嗯..

..』明雅在旁繼續拍照。

我覺得艾莉卡的小穴,一直湧出淫水,艾莉卡:『嗯...輝哥....好癢

...嗯...快...呵...插我...呵...嗯...』我就拉艾莉卡起

來,跪在地板上,從後面插她的屄,用中食指插入雅莉的小穴,姆指揉她的陰核。

艾莉卡:『嗯...輝哥...好爽...嗯...呵...呵...嗯..

..』艾莉卡趴在椅子上,用她的嘴去吸吮及用手去捏雅莉的乳頭。雅莉:『呵.

..輝...哥嗯...你的...手...指...嗯...厲...害呵..

..』我則以三淺一深的方式,抽插艾莉卡,艾莉卡也隨著這節奏淫叫:『嗯..

..嗯...嗯...啊...』接著,我感覺小穴越來越濕,我就加快速度抽插

,艾莉卡:『嗯...嗯...嗯...嗯...』亂叫。

接著艾莉卡:『嗯...嗯...我要...呵...出...嗯...來了

...嗯...』就緊抱著雅莉的身體,挺起屁股,洩出一堆淫水後,趴在雅莉身

上。我拔出DD,轉插進雅莉的小穴,由於她的小屄,已被我手指插的濕淋淋的,

一插就到底。

雅莉:『呵...輝...哥嗯...你...雞巴...嗯...好...

嗯...硬...呵...好舒...服...』由於太濕滑了,DD插她小穴,

幾乎次次到底。二三十下後,雅莉:『嗯...嗯...我...呵....不行

...嗯...了...嗯...』她的小穴緊縮,湧出一陣陣熱水,出精高潮了

。我的DD也在這熱流沖擊下射精了。

我們三人攤在那貴妃椅上,看見明雅自己躺在床上,退掉了內褲,自己在自慰

著。實在不忍看她自己解決,我就過去用舌頭,舔她的小屔,其實她小穴已經很溼

了,但DD剛射精,還挺不起來,䰱爬上床,將我的DD讓她含著,我再繼續舔她

的小屄。明雅由於口含雞巴,只有『嗯...嗯...』的悶聲。

接著,我的雞巴也硬了,明雅似乎也要出來了,我就轉身將我的雞巴直接插入

她的小屄,明雅:『嗯...好硬...呵...的雞...巴...我...不

行...嗯...了...嗯...』約十幾下後,她就抽慉痙攣出精了。由於今

日相當早起,我就和明雅相擁而睡,艾莉卡也跑來床上睡著了。

中午過後,當我醒來時,發現明雅已起床,在整理攝影器材。她見我起床DD

還是翹著,就說:『你真是個最差的MODEL,那有拍照到後面,作起愛來的。

』我說:『我可是個男人,而且是個【性慾強】的男人,那有可能受的了美女赤裸

,然後無動於衷的。』『就像你現在,一絲不掛站在那,你看我DD就翹在著了。

』明雅看了一下,就握住我的雞巴:『你的DD不是特別長但很硬,插起來很舒服

。』就握住我的雞巴,將龜頭在她的陰戶的洞口磨蹭。

明雅接著轉身,手撐在牆壁,屁股對著我說:『剛剛沒有很過癮,咩咩有點癢

,快插進來吧。』我手一摸她的陰戶,竟然已經濕了,可見她也是屬於浪女級的,

我將DD直接插入,速度不快,她:『嗯...舒服...呵...再插...插

...我...呵...』我還是慢慢的插,但她好像不過癮,化被動為主動,前

後擺動她的屁股,用淫屄套弄雞巴。

她:『嗯...好...爽...呵...插...的...呵...我..

..快死...了...』我只是站著,將雞巴挺在那,完全不用動,任憑明雅套

弄享受這快感。接下來好像累了,她:『嗯...換...輝哥...呵...插

...我...呵...』我讓她躺在地板上,和她濕吻,同時將DD插入陰戶內

,速度從慢到快,明雅:『嗯...我...快昇...呵...天...了..

..呵...我...嗯...好...爽...』幾十下後,她就緊緊抱著我,

她高潮了。

艾莉卡與雅莉早已醒了,並看一場床戲。雅莉說:『艾莉卡!你說的沒錯,輝

哥真的好厲害。』艾莉卡:『不過退房時間已經到了,我們該走了。』四人匆匆梳

洗過後,就退房了,接著我們去吃飯,沿路玩回台北。在車內,我說:『我對C字

褲很好奇,能不能借看一下。』艾莉卡就拿出一件讓我看。

我說:『這穿起來,不會不舒服嗎?』艾莉卡:『穿起來是有點不舒服,不過

會很想要。我們穿給你看。』她們三人同時在車內脫掉內褲,換了C字褲,並將他

們的內褲丟給我,下半身只穿C字褲,甚至在沒人的海邊,拍只穿C字褲的裸照。

回到車上後,她們性慾大起,越玩越煽情。

明雅與雅莉在後座脫光在親吻愛撫,艾莉卡背靠著車窗,將小屄對著我,我就

將手指插入小穴。滿車的淫叫聲:『嗯...嗯...嗯...呵...嗯...

呵...』接著,艾莉卡跟雅莉紛紛高潮。明雅自己在後座自慰,沒多久,她也啊

了幾聲高潮了。只剩我的DD挺在那。

回到台北後,我建議去吃飯,她們說好。我找家日本料理店,要了一間是禢禢

米的包廂,點了一個火鍋及幾項簡單的菜。菜到齊後,我告訴服務生,不用來服務

了。她們三人一笑:『我們知道你要幹嘛。』我說:『我要你們幫我退火。』我就

將衣服脫光,露出我那直挺的陽具。

接著就動手,先脫掉雅莉的衣服,並把我的DD插進她的小穴,雅莉的小穴還

是濕濕的,DD很順的抽插。我說:『剛剛在車上,你們爽過了,接下來換我了。

』雅莉:『嗯...嗯...』叫了幾聲。而艾莉卡與明雅,竟然在旁邊,邊看邊

吃,說:『輝哥加油!雅莉加油!』

我一聽,就抽插了約二三十下。抓住艾莉卡,一樣扒掉她衣服,將DD插入她

的穴,而且是用力的插,插的她啊啊大叫。一樣抽插了幾下後,換抓住明雅,我要

她將她小穴套進我DD,坐在餐桌旁,然後要其他兩個,餵我吃東西喝酒。她們倆

都將食物含在嘴巴,過來餵我,每次都要深吻一下,空檔就抽插明雅幾下,這也算

是一種帝王享受吧。

最後,我將明雅推倒在禢禢米上,猛用力的抽插她,並射精在她小穴內。餐後

我一一送她們回家,她們在下車後,還要我吃她們的奶,才依依不捨的回去!!!

OL激情〔七〕麻辣淫模

有天上班時,艾莉卡給我個電話,說是新客戶。我打電話去時,接到一位張秘

書,那是個女生,說他們要作一些行銷活動,請我去向他的主管說明,約明天下午

有沒有空,給了我一個地址,一看好像是在陽明山的別墅區,感覺很好奇。

隔日,我依約前往,到達時發現,真的是一間別墅,設計的很新穎,是一家服

裝設計公司,我跟櫃台小姐說:『找張秘書!』四周一看,大概是服裝設計師的關

係吧,幾乎都是女的,而且穿著都很輕鬆。

沒多久,張秘書出來了,是一個很可愛的女生,換了名片,他叫佩琦。他說:

『對不起,因為在拍型錄,時間有些延誤,請你到攝影棚那會面。』就跟他到攝影

棚時,裡面正在拍攝平面的服裝照,有二位女模,一位男模。

 

佩琦帶我至一位OL打扮的女人面前,介紹說:『這是我們趙協理。』我遞上

名片與他交換,她叫趙貞清。她說:『很抱歉!因為拍照延誤,請稍等一下。我們

再談。』『所以,是不是請你到我辦公室等我!』我說:『我想看看拍照過程,可

不可以?因為我還有點興趣。』她說:『只是怕對你不好意思。』我說:『不會啦

!』

這時,我看拍攝處,由於之前,明雅有教一些MODEL的慨念,就站在旁邊

觀看。拍照處站著一個男模,穿著一條褲子,感覺很時尚,上半身沒穿,身材很壯

,有點像健美先生的身裁,拍完後,攝影師說下一組。那男模有換了一條褲子較緊

身,接下來,出來二位女模,出來全身赤裸,只披薄紗,但有穿C字褲及貼胸貼,

靠著男模的身上擺POSE。

但女攝影師過來跟趙協理說:『之前的那組衣服,這個男模OK,但接下來這

系列,我覺得這個男模身材太壯了,有點暴力的感覺,不太適合。』趙協理說:『

那怎麼辦?現在在找MODEL,也來不及了。』女攝影師看看四周,走到我面前

說:『對不起!』然後雙手摸摸我的上身,並且將我的襯衫鈕扣解開,看了看,跟

趙協理說:『協理!請他幫忙,他身裁結實但不誇張,而且又有上班族的氣質,就

請他幫忙客串一下。』

我說:『不行啦!我沒經驗。』女攝影師說:『沒關係!我會教,而且這組不

用複雜的表情。就你平常的表情即可。』趙協理這時過來說:『就請您幫個忙,我

們的生意就成交了,不再找別家。』心想,多多嘗試其他工作經驗也不錯,何況還

有業績,就點頭答應了。

他們就帶我進化妝室,我看見其他二位女模,披著外套坐在沙發上,裡面還是

穿著C字褲,貼胸貼,且坐姿很優雅,看起來就很性感。那男模一邊收拾東西,一

邊跟女模說:『下組換人了,我要先走,待會,你們請他們載你下山吧。』整理好

就走了。

化妝師進來,開始幫我化妝,叫我把上衣脫掉,連上半身也擦了粉底。化妝後

,我覺得我更帥了,這時進來一位服裝師,拿件褲子給我,叫我進去換,還有一條

毛巾及一捲膠帶,告訴我說:『待會不要穿內褲,把毛巾包住小鳥,用膠帶黏住。

』並教我如何弄。我就進入更衣室,按照所說的作,等我出來時,服裝師說:『不

夠平整,不浪費時間了,我來幫你弄。』

結果,當場在二個女模面前,就脫掉我的褲子,解開毛巾。那女生穿著一件低

胸的T恤,蹲在我前面,我可以清楚看到乳溝及豐滿的乳房,看得我雞巴有點感覺

。當她的手解開毛巾時,我的雞巴迅速膨漲,彈了一下,打到她的臉,結果,她用

手握了一下我的雞巴,說:『還蠻硬的。』竟然還吸了幾下。

其中一位女模說:『哇!第一次看到雞巴,還可以當棍子打人。借我們摸一下

啦!』二人就用手套弄我的雞巴,我的雞巴就直直挺起來了。另一女模說:『真的

好硬。』那服裝師說:『你們把他搞那麼硬,怎麼綁啦?』一位女模說:『去拿冰

塊來啦!』那服裝師就出去了。兩位女模就說:『我叫可蓁,她叫文玲。我們試看

看,幫你消腫吧?』就把我拉到化妝椅坐著。

文玲就蹲著,含起我的雞巴,可蓁拿掉她的胸貼,將她的乳房湊到我嘴邊,讓

我親吻她的乳頭。我則拔掉她的C字褲,用手指插入她的小穴裡面轉。可蓁:『嗯

...嗯...你好賤...弄得...嗯...好舒...呵...服...』

服裝師拿著冰塊進來說:『你嘛幫幫忙,那麼色,這樣就搞起來了。』『不要玩了

,你過來。』就拉我過去,將冰袋往我雞巴一貼,雞巴原本熱熱的,一接觸冰,真

的會縮起來,但那感覺很難受。服裝師見我雞巴已收縮了,就很快幫我弄好了。

我走出化妝室後,就站到定點,攝影師就來教我如何擺POSE。就開始拍攝

,也不知我表現得好不好,攝影師是一面教一面拍,還好之前明雅有教過我ㄧ些,

因此自認還可以。再來搭配二位女模拍攝,有時一位,有時二位,可蓁跟文玲,也

利用空檔,一直吃我豆腐或讓我吃豆腐,他們偷偷捏我的乳頭,我則掐他們的屁股

。在攝影師的指導下,終於完成了,而且時間已晚了。

佩琦:『很感謝你的幫忙,本來要請你吃晚飯,但因為協理有事,所以跟你約

明天下午,來談事情,順便請你吃飯。』回到化妝室時,二位女模還是只穿著C字

褲在卸妝,化妝師也在裡面。她見到我說:『我來幫你卸妝。』可蓁說:『小瑛!

時間不早了,你先走吧,我們來幫他卸妝就行了。』小瑛說:『那就麻煩你們了,

這邊時間有些DELAY了,我要趕場。』她就開始收拾東西走了,我走進更衣室

換衣服,我脫掉褲子要解掉毛巾時,卻解不開,只好赤裸的走出來。

我說:『兩位美女,可不可以幫我解開?』文玲說:『幫你可以,那要怎樣謝

謝我們?』我說:『隨便啦!請你們吃飯好了。』文玲說:『除了請上面嘴巴要吃

飯外,下面的嘴巴也要吃DD,才行。』我說:『解開就隨便你們吧?』當她們把

毛巾解開後,我的雞巴,因為剛剛被冰過,所以垂垂的。

可蓁:『怎麼變這樣軟?』就張口含了起來,雞巴在她嘴巴的熱度下,漸漸的

脹起來了。我抱著文玲和他親吻,一隻手從她屁股後,去撫摸她的小穴,文玲一付

超享受的表情。我的雞巴硬了,文玲的小穴濕了,就讓文玲雙手撐在梳妝臺上,將

DD從後面插入她的小屄,文玲自己擺動她的屁股,用小穴套弄DD。

『嗯...嗯...呵...舒...嗯...服...』的叫著。可蓁則坐

在高腳椅上,張開雙腿,我用慣用的三指神功,弄她的淫屄,由於她的陰核似乎很

敏感,幾乎搓一下,身體就抖一下,弄得她:『嗯...嗯...好...嗯..

..過癮...嗯...弄得...嗯...我...嗯...好爽...』小穴

一直流出淫液,接著就高潮了。

我則專心的抽插文玲,原本配合她的節奏,但她似乎沒力了,時快時慢的,我

就將雙手扶著她的腰,主動的深插她的屄。忽然有人敲門:『我要進來了。』開門

進來的是那服裝師。服裝師:『我就知道,你們在裡面搞,攝影棚要關了,再給你

們五分鐘。』說完,就拿著我剛剛拍照的那堆褲子走了。

文玲:『我快出來了,輝哥用力插啦!』我就猛插她的小穴,插的她啊啊大叫

,約三十幾下後,她身體抽慉高潮了,但我還繼續抽插,想要出來。文玲:『嗯.

...輝哥...嗯...我不...行...了...』這時燈光暗掉了,只剩

安全門燈,我只好拔出雞巴。我們很快穿好衣服,離開攝影棚,來到我車上。

我說:『下面吃飽了,那該上面吃了,兩位美女想吃什麼?』可蓁說:『麻辣

鍋。』我說:『夏天吃麻辣鍋,不會不舒服嗎?』文玲說:『剛剛下面的嘴巴,吃

了刺激的辣腸,上面當然也要麻辣才公平。』我們就去吃麻辣鍋,在吃火鍋時,由

於她們都只穿簡單的圓領衫及短裙,胸罩及內褲都沒穿了,而且當MODEL的腿

,都很修長,皮膚又光滑,我就左摸可蓁的大腿,右摸文玲的,有時還摸一下小穴

。由於是開放空間,也不敢太明顯。

吃完後,要我送她們回家。可蓁要我先送文玲回家,等送可蓁到她家時,她說

:『輝哥!雖然今天爽了一下,但我的咩咩沒有吃到DD,能不能我們作一次。』

可蓁就伸手摸我的雞巴,:『哇!你的DD還硬著呢。』我說:『那到你那裡方便

嗎?』可蓁:『不行!我有室友在。』『我們刺激一點,到頂樓。』我說:『好啊

!』

停好車後,她就帶著我直上大樓的頂樓,這棟大樓在附近算高的,而頂樓是個

花園。但可蓁說,要到樓梯間的上面,要上去,要爬那直直的消防梯,可蓁先爬,

由於她穿一件短裙,沒穿內褲,我就用手摸她的小穴,每摸一下,她就停一下。她

說:『不要玩啦,很危險ㄟ。』我不理她,繼續摸,她的陰核真的很敏感,沒幾下

就開始濕了,甚至還撐在消防梯上喘氣,停下來時,我更是大摸特摸,後來,她就

加快速度爬上去了。

到上面後,風很大,這棟樓在附近不算最高的,與其他高樓有些距離,但還是

看得到,有人在上面,心想,真的是一處戶外作愛的好地方,隱密但又有點曝露。

可蓁過來搥我:『你很壞耶!萬一我摔下去怎麼辦?』我說:『摔下來我頂著怕什

麼?』『這裡作愛真的不錯,你是不是在這玩過?』可蓁說:『沒有啦!只是有次

和室友上來,享受全裸的樂趣。』

說完,她就過來和我親吻,並將我衣服脫光,放在地上,因為風大,還用鞋子

壓著。接著,含我的雞巴,開始吸吮,一手自己摸小穴,當雞巴已是直挺挺對著她

時,她就躺在地下,雙腿張開:『輝哥!把DD插進來吧!』由於她沒穿內褲,衣

服不用脫,就可以插了,當我跪著要插時,因為水泥地板太硬了不舒服,就把她拉

起來,讓她雙手圈住我脖子,我再抬起她一隻腿,將DD插入她的小穴,但這樣很

費力,就要她雙手撐地下,雙腿打直。

她說:『這樣我的手會痛。』我說:『這真不是一個作愛的好地方。』我看了

一下,下面的花園,沒有人。我說:『我們到下面去吧!』來到花園,我見到有一

座圓型的搖椅,我拉著可蓁到搖椅上,讓她手扶椅背撐著,屁股向我,我則手扶著

橫桿,雙腳用力擺動搖椅,DD插著她的穴,當搖椅盪下來時,就插的很深。每插

一下,可蓁就【啊!】的叫一聲,她似乎也玩性大起,一面被插,也一面搖椅子,

我們玩得滿身大汗。

接著,我讓可蓁坐著,拉起她的雙腿,猛插她的小穴。可蓁:『嗯....嗯

...喔...爽...嗯...死了...』由於滿身汗,加上她的小屄相當濕

,幾乎我的雞巴次次到頂,猛插一陣後就射精了。但可蓁還沒高潮,我就蹲下舔她

的陰核,舔的她淫水直流,淫聲大叫,竟然噴出尿來。結束後,全身黏答答的穿起

衣服,準備離開。

可蓁說:『下次希望有機會再來玩。』我說:『好啊!不過一個晚上,高潮兩

次受的了嗎?』可蓁說:『就算被你幹到死,我都甘願。』我說:『下次把你幹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