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芳芳童話集-序

小芳芳童話集-序

小芳芳童話集-序

很久很久以前∼在很遙遠很遙遠的一個小島香港之上,住著一對小兄妹,哥哥小志是個剛滿18歲的小男生,而妹妹小宜則比他小一年,是個活潑可愛的漂亮女孩。就如普通的少年少女一樣,兩人一直過著平凡的生活,但因為一次偶然的遭遇,使他們踏上了一個奇妙的旅程。

故事的開端由一次旅行開始∼

小志小宜兩兄妹自小喪母,而父親又因工作關係經常不在家中,所以打從小時候開始兩人便互相照顧,感情非常要好。

今次由於父親要到德國出差三個月,想到離開香港的時間這樣長,把兩個小孩子留在家中也是不放心,於是便索性帶著兩人一起到當地小住一段時間。

可以到外國遊玩加上又不用上學,兩兄妹都表現得十分興奮,雖然說是一家人去,但因為父親工作繁忙經常不在家,兩人還是獨自四圍逛的多。

開始時人生路不熟,小志小宜都不敢去太遠的地方,但過了一段時間膽子漸漸大起來,也就四處遊玩。

這天兩人來到一間小小的書店,從外面看到佈置蠻古色古香頗有趣的,於是便走了進去。

店子內沒一個人,甚至連店員也沒有,這種小書店,平日大概都沒幾個人會進去吧。

可是兩兄妹看到這種情況反而覺得安心,因為兩人既不懂德語,英語也不靈光,沒人可以輕鬆的看,胡亂翻閱書中的圖畫。

兩人好奇的東碰碰西碰碰,無意間小宜看到一本封面相當殘舊、外面以一條啡黑色小皮帶包裹著的小書。

咦?這種殘破不堪的書怎麼要用皮帶包起來呢?小宜覺得奇怪,於是便把哥哥叫了過來。

小志看了亦覺蠻特別的,於是便嘗試把皮帶打開,可是弄了很久,就是怎樣都打不開,小志說:「可能皮帶是上了鎖的呢。」

「這種破舊的書都要封起來?」

「說不定是什麼藏寶圖呢?」

在好奇心驅使下,兩人無論如何都想打開看看,最後小宜從椅上找到一把剪刀。

小志看著反正沒店員看守,於是便拿起剪刀,戰戰兢兢的剪向皮帶,哢嚓一聲,皮帶頓時斷成兩截。

「呼呼∼∼」就在皮帶斷開的同一時間,店內突然雷聲大作,一陣灰黑色的汙雲團團圍著兩兄妹,把他們嚇得半死,定神一看,竟然看到一個全身赤祼的德國男人站在面前。

男人算是屬於高大健壯那一種吧,面貌亦相當俊俏。只見他全身一絲不掛,伉健的陰莖雖然垂下,但仍顯出巨大無比。

小宜還是個純情的小處女,看到這樣坦露下身的男子不禁面紅耳熱,她害怕的躲藏在小志身後,雙眼卻沒有離開過那大陽具,一直牢牢的盯著男人下體。

男人望著兩人說:「小男孩,你們幹了什麼?」

很明顯他說的不是中文,但不知為何,兩人都明白他的意思。

小志強忍驚慌,說:「沒、沒什麼啦!」

男人一看小志手上的剪刀和半斷的皮帶,眉頭一皺:「你們果然是把封印解開了,難怪我會出現在這裡。」

「封印?」兄妹兩人同時大叫。

男人點一點頭說:「我是克斯拉夫,是守護格林童話的使者。」

小志好奇的說:「守護格林童話?」

男人回答:「對,格林童話是雅科布格林和威廉格林兄弟自1808年起,搜集各種德國民間傳說,編寫而成的童話集。」

「嗯。」兩人點點頭。

「但到了1870年,一個名叫雅哥的魔術師認為這些童話原本是屬於德國傳統的,不應由格林兄弟據為己有,於是落下咒語,要破壞這個偉大的童話集。

後來此事被一個善良的魔術師發現,於是他創造我來看守著童話世界的和平,並以封印帶將雅哥的咒語封住。但剛才你一剪卻把封印解除了。」男人一口氣把故事說完。

小志問:「那會有什麼問題?」

男人歎一口氣,搖搖頭說:「影響就大了,封印解開,童話內的故事就會有所變動,青蛙王子會被烤死,白雪公主被七個小矮人輪奸,小紅帽遭狼獸姦,灰姑娘則被姐姐性虐待致死,總至內容會變得不堪,小孩子看後會有不良影響。」

小志摸著下巴說:「這種內容適合大人看嘛,貼上網不就行了嗎?」

男人一聽勃然大怒:「你們犯了彌天大罪,還說這種風涼話?」

小志不滿的說:「既然是這樣重要的東西,就不應隨處放嘛,我們只是小孩子,又怎懂得那麼多?」

男人歎一口氣:「沒辦法,這兒的讀者比較性子急,節奏一慢,就不肯回應了。」

兩人不明白男人說什麼,反正只知道有麻煩就是了。

小志自知理虧,說:「那要怎麼辦啦?」

男人說:「我可以用法力帶你們進入童話故事世界,然後將故事糾正回原來面目。」

小志問:「那怎麼你自己不去呢?」

男人說:「我會跟隨你們,在遇上危險時出手相助。」

小志心想:「分明就是把我們當作跑腿嘛∼守護童話世界是你的工作,卻這麼容易就被兩個小孩解開了,明顯是失職啦,怎麼還把我們拖下水∼」但礙於對方比自己整整高一個頭,加上又有法力,也就不敢多說。

小志問:「不去行不行?」

男人答:「行∼但你們就永遠留在這店子,不能出去。」

「那即是不行嘛∼」小志滿肚子不滿,咕嚕著說。

男人催促說:「時間無多了,我們立刻起程吧!」

小志又問:「我們要怎樣才能進去童話世界啦?」

男人答:「很簡單,只需將我的精神力塗在臉上,就可以去。」

小志不明所以,奇怪的問道:「什麼是精神力?」

男人沒問話,只是指著自己的下體

什麼精神力?是精力啦∼

男人臉上一紅,不好意思的說:「不過我有一百多年沒泄過精,都不知怎樣做了,你們要幫一幫我。」

小志又是一臉不滿,略為遲疑的說:「你不是要我替你打手槍吧?」

「對。」男人點頭

「你不是同性戀吧?」小志咕嚕著。

此時一直躲在小志背後的小宜站了起來,拍一拍心口,自告奮勇的說:「哥哥,這種事男孩子不好辦,還是由我來做吧。」

小志聽到妹妹居然挺身而出,大吃一驚:「小宜你會打手槍嗎?」

小宜粉臉紅紅的答道:「哥哥你經常和我一起,小宜都有看過你在洗手間打手槍好幾次,我想我可以的。」

嘩啦啦∼原來以前都被妹妹看光了啦∼

小宜滿面通紅,低下頭走到男人面前,盯著下體那濃密粗獷的陰毛,抖震震的拿起男人那巨大的陽具。

「好大哦∼」其實哪裡是什麼自告奮勇,剛才一看小宜已經想碰一碰這嚇人的傢伙,現在正好是個機會。

小女孩細心的翻開包皮,兩隻細細的指尖以試探的形式輕撫龜頭前端,弄得男人不禁發出「哦∼」一聲的讚歎呼聲。

由於男人的陽具實在太巨大,小宜左手托著,右手五隻手指則不斷輕撫龜頭和莖身,只見陽具慢慢堅硬起來,活像一支大鋼炮似的,叫小宜的小心臟不斷碰碰的跳。

小志看在旁邊,也不禁心驚:「老外果然是不同。」

小宜雖然沒有經驗,但也知道差不多夠硬了,於是右手握著莖身,前後搖動,而左手也沒偷懶,不斷撫摸男人那軟軟的陰囊,連袋中那小蛋蛋也摸個飽。

「呀...男人的雞雞...原來是這樣子的...」

男人又是讚賞:「小妹妹,你的技巧不錯,但我實力強橫,加上整整一百年沒出過精,恐怕你弄半天也弄不出來。」

小宜問:「那...要怎樣做呢?」

男人點著頭說:「我有一百年沒見過女人胸脯,最好你脫下上衣,我想可以快點完成。」

小宜握著如此粗大的陽具,嫩嫩的小手也感酸痛,聽到可以加快男人的興奮,也就不加細想,一口氣的把上衣和胸罩都脫過清光。

小志想不到妹妹會有此舉動,想想以前雖然想看也從沒有膽子向小宜提出,現在竟然搭單看了。

「哦∼∼」17歲的完美胸部線條叫兩位男生都讚賞不己,配上粉紅色的乳尖,實像兩朵剛熟的小蓓蕾。

看到親妹妹的乳房,小志的下體也不禁立時挺了起來。

男人被愈弄愈爽,也就不客氣的把手伸下,以粗大的手指玩弄著小宜那鮮嫩的乳首。

「好柔軟,女孩子就真是不同∼」男人一直讚歎。

小宜連男孩也沒接觸過,乳房當然亦從來未經玩弄,現在這樣被摸著,也不自覺地發出嬌媚的呻吟聲:「不要...好癢哎...」

「呀∼我都很想摸摸呀∼」看到小宜赤裸上身的替別個男人手淫,小志原本已經十分興奮,現在加上妹妹的淫聲,就更覺得無比誘惑。小志摸摸下體,但覺愈脹愈難受,終於忍受不了,也不顧得身為哥哥的尊嚴,飛快的脫下褲子,拿出自己的陽具打起手槍來。

「呀...哥哥看著我打手槍了...」小宜看到哥哥的醜態,想到現在自己還不是一樣淫蕩,下體不禁濕了起來。

弄了差不多三分鐘,男人一副享受表情:「小妹妹,我要泄精了,你要緊記用臉把精力接著,最好把嘴巴也張開∼」

小宜緊張地說:「是∼是∼」

說完不到兩秒,男人白色的精液便有如火山爆發,從龜頭小穴源源不斷地射出。

小宜不敢怠慢,立刻用小臉把精液接住,鼻子和小嘴都沾滿了濃濃的白濁,但因為份量實在太多,仍有不少滴在地上。

小志方面還未完事,心中暗罵:「才三分鐘貨色,又說什麼弄上半天都弄不完∼吹牛鬼∼」

「呀...吞了一點點...」小宜看到男人的精液都射了出來,手才緩緩的停下來,摸摸被沾得滑潤的臉龐,禁不住又望向小志的肉棒。

妹妹在看著,小志也不好意思繼續打手搶,只有硬生生把還挺起的陽具收回褲中。

「今天晚上一定要叫妹妹給我打!」小志暗暗盤算著。

男人在享受完後,向兩人說:「你們多大了?」

小志回答:「我18,小宜17。」

男人聽後,懶洋洋的說:「都這麼大了,還相信真有這種事嗎?」

小志一聽,覺得不對勁,面色一沈:「你不會是騙我們的吧?」

這傢夥∼作個故事來要我妹妹給你打手槍?

男人急忙說:「當然不是,我的意思是只有你們這種有童心的孩子才能進入童話世界。好了,把我的精神力塗在臉上,我們立刻起程吧!」

說完小宜便把臉上的精液分給小志,替他塗在臉上。

想到臉上都塗滿了男人的精液,小志不禁想吐。

「好吧∼出發!」

說完男人雙手一揮,三人便緩緩升起半空,正式向奇妙的童話世界進發∼

到底小志和小宜兩兄妹會有什麼遭遇呢?他們能否回復童話故事的原來面目呢?

小芳芳童話集-灰姑娘篇

三人在黑暗的空間漂流了一會後,便降落在一片青翠的草地上。

小宜望一望四周環境,奇怪的說:「唷∼這就是童話世界了嗎?沒什麼特別啊,我還以為到處都有一些奇珍異獸在走動...是了,這兒是哪個童話故事的世界?」

小志立刻搶著答:「我知道,這兒有一個湖,是醜小鴨!」

小宜面上一紅,拉著小志說:「哥哥哎,醜小鴨是安徒生童話啦∼」

男人說:「這兒是灰姑娘的世界。」

「灰姑娘?」小宜興奮的大叫起來:「我最喜歡這故事的啦∼灰姑娘是我小時候的偶像啊∼」

反而小志不以為然:「有什麼好看?只不過是貪羨虛榮的故事吧?女生就總喜歡不勞而獲,飛上枝頭變鳳凰∼」轉頭又問小克:「其實雅哥是怎樣改變童話世界的呢?」

男人拿起手上的書,說:「雅哥將咒語落在這本書上,現在世上的格林童語內容都會變成如此書描述一樣,如果三年內不把它封印,童語世界就永遠不能回複原貌。」

小志有點明瞭:「那在這本書內描寫的灰姑娘是怎樣的哎?」

男人看一看內容說:「灰姑娘會被她兩位姐姐性虐待,而王子則娶了她的繼母。」

小志想了一想,說:「其實這個故事蠻好喔,王子可能本來就有戀母狂,這種不拘年齡的愛情十分偉大啊,而且讓小朋友早點知道性虐待,使他們日後可以包容更多不同的性取向,不是比原來的更有意義嗎?」

小志說得興奮,看到男人怒目而視,也就不敢再說

男人說:「現時仙蒂羅拉應該被她的姐姐困在家中,我們立刻去救她吧!」說完便預備起行。

小志拉著男人:「先生,你最少先穿回衣服吧?」

男人亦發覺自己赤身露體,無疑是不能在鬧市走動,但他解釋道:「因為我不是人,所以是不能穿人類衣服的。」

小志說:「那要怎麼辦?」總不可能把大陽具一擺一擺的在街上行吧?

男人說:「我可以把身體縮小,藏在你們的身邊。」說完便把自己縮成兩寸般大小。

小志想:「現在你這麼小,弄死你,不就可以不用幹這些麻煩事?」

但細心一想,自己可能會永遠回不了現實世界,也就打消念頭。

小志預備把縮小的男人放在口袋裡,但男人反對:「我怕冷,你這樣子我很容易死掉,請放我在較暖的地方。」

小志覺得此傢伙實在太煩了,不滿地說:「那又要怎樣啦?先生∼」怕冷又不穿衣服,除了活該還可以說什麼?

男人臉紅紅說:「我剛才看到小宜小姐胸前有一罩子,那兒應該夠溫暖的了。」

小志不禁暗想:「好一個百年大色鬼∼」

小宜沒法推辭,只好拉開胸罩,把男人放進去。男人躺在軟綿綿的胸脯軟肉之上,不禁高興得唱起歌來:「處女的胸脯柔又軟唉∼」

「我都想摸摸唉∼」小志這時倒有點點羨慕。

兩人通過森林,走到人來人往的大街市集,眼簾所見儘是各種歐陸式建築的房子。小志揚著眉說:「這麼多房子,怎知灰姑娘在哪兒呢?」

就在同一時間,兩個容貌中上的女孩子從一間頗為樸素的房子走出來,一面

行一面說:「仙蒂羅拉這小妮子,才玩了一會就暈了,回來一定要再教訓她。」說著便氣衝衝的離去。

小宜指指面前的房子說:「是這兒啦∼」

小志擺一擺手:「真的那麼巧合?」

男人從胸罩伸出頭來,說:「沒辦法,都說過這兒的讀者性子急,劇情超過500字就不肯回應的了。」

雖然不知道男人在說什麼,但兩人不禁想:「這兒的讀者都挺煩啦∼」

兩人偷偷進入房子,可能因為這個時代屬太平盛世,沒幾個小偷,所以一般房子都不設門鎖順利進入屋裡後小志對小宜說:「小宜,你在這裡把風,我上去看看有什麼線索。」

小宜答好,之後小志便獨自上二樓。

二樓有四間房間,小志看了兩間都落空,到了第三間,終於看到一個雙手被麻繩系著、全身赤裸的女孩子。

「天∼這女孩好可憐啊∼」小志大驚沖上前去,只見眼前女子一頭金髮,臉蛋異常俏麗,看樣子大約只有十四、五歲,胸部卻不比小宜的小,兩顆乳頭紅鐺鐺的,活像最美味的小櫻桃,鮮豔欲滴;下體毛髮成淺啡色,有如初生嬰兒的柔順細嫩。小志從沒看過如此漂亮的女孩,加上又是渾身赤裸,立時覺得喉幹頸涸,下體亦不禁挺了起來。

看了一會,更忍不住伸手去摸摸少女的胸部。

好柔軟啊∼皮膚又細嫩∼原來女孩子的胸部是這樣美妙的。還有這乳頭...

怎麼是硬硬的啦?

小志摸得起勁,索性雙手齊來,還用嘴巴吸食那美味的櫻桃,弄得仍未清醒的女孩發出輕輕的呀叫聲。

玩弄了一會,小志意猶未盡,卻又發覺另一邊更有趣:淺啡色的陰毛!

小志從未看過真正的女孩下體,這時候不禁緊張起來,把手在陰毛上輕輕撫摸幾下,之後慢慢把女孩雙腳打開。

好漂亮∼女孩的陰唇像兩塊粉紅色的小花瓣緊緊閉起,中間可能是剛才經過姐姐的虐待,有點濕濕的液體。

「原來沒馬賽克是這樣子的∼」小志心中讚頌造物主的偉大。

其實這時候小志的陽具已經硬得不能再硬,他用手摸了女孩的陰戶一會,便忍不住想要插進去。

「反正只是童話人物,又不是真人,上一下沒什麼關係吧∼」等待了十八年的處男,終於要說再見了。

小志脫下褲子,爬上床把挺起的陽具對準女孩的陰戶,準備一口氣插進去這甜美的小蜜穴。就在正要爽的時候,背後突然大響一聲:「哥哥你做什麼啦?」

回頭一看,竟然是妹妹小宜!

原來小宜見哥哥久久還未下來,怕他有意外,於是跑上來看看,想不到會看到哥哥在預備插穴。

小志看到妹妹,不好意思的說:「小宜,哥哥想試試做愛的滋味∼」

小宜大嚷:「哥哥你怎能這樣,仙蒂羅拉是王子的新娘子啊,你怎可以把人家上了?」

小志已經如箭在弦,又怎忍得住不上面前的女孩?於是一臉可憐的說:「小宜,哥哥當了十八年處男,真的很想試試性愛的滋味呀,你知我找不到女朋友,

又不能上你,給哥哥一次機會嘛∼」說時還提起硬朗不已的陽具,向小宜展示他的慘況

小宜羞著臉說:「我們是兄妹,小宜當然不能和你愛愛,但人家可以替你打手槍嘛。」

小志大聲說:「打手槍又怎及得上真做?」

小宜沒小志辦法,說:「但你這樣做等於強姦嘛,最少也要先問問仙蒂羅拉吧。」

小志把臉伸向女孩,小聲的說:「仙蒂羅拉,我是小志,我想上你,可以嗎?」

女孩意識還未恢復,只是迷迷糊糊地「嗯」了一聲。

小志向著小宜大聲說:「她說好啦∼」說完也不待小宜回答便一挺身子,一口氣把陽具直插進小穴去。

仙蒂羅拉下體雖然已經濕透,但始終仍是處女,被小志的棒棒一插,不禁大叫起來:「哎∼∼」

「哥哥呀∼你好過份!」小宜看到不上都上了,所謂大勢已去,也沒小志辦法,只有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兒時偶像被哥哥猛插著。

「原來插入女孩子身體的感覺是這樣動人的。」小志但覺下體被暖暖的溫軟嫩肉包圍著,一前一後抽插時磨擦的快感由陰莖直達腦中,爽得不得了。小志愈插愈舒服,每一下都插到最底,發出啪啪的碰撞聲。

仙蒂羅拉被插得起勁,也不斷發出「呀∼∼呀∼∼」的淫叫。

小宜頭一遭看到真人表演,對手又是親哥哥,不其然亦有起感覺來,她摸摸自已的下體,嘩∼竟已經都濕透了。這時候胸罩內突然傳來一聲慘叫,男人從胸罩邊伸出頭來,有氣沒力的說:「小宜小姐,如果你下次有反應,請先告訴我,剛才你的乳頭突然硬起,幾乎把我壓死。」

小宜臉上一紅:「不好意思∼」

小志插了一會,揮手向小宜說:「好妹妹,過來看哥哥第一次的感人場面吧∼」

小宜呸了一聲:「啋∼哪有叫人看這些的∼」但卻又真的走上前去,眼睜睜的看著哥哥硬挺的陽具在女孩的小穴出出入入。

「呀∼爽呀∼∼真是太舒服了∼」看著嬌美可人的美人兒被自己插得浪聲連連,連原來白晢的肌膚亦染上一片紅霞,小志就更是興奮

「嘩∼哥哥插得好狠啊∼換我一定受不了∼」小宜看到小志的陽具插得又狠又急,暗暗心驚。

大約抽插了三分鐘,小志已經覺得不行了。一陣熱流從輸精管湧上,果然不到幾秒,便發射在仙蒂羅拉體內。

「哎∼我比男人還差呢∼」在妹妹面前這麼快完事,小志覺得甚沒面子。

其實也難怪的,始終小志第一次嘗性愛滋味,對手又是處女,剌激大一點也不足為奇嘛。

完事後小宜看到哥哥的陽具從仙蒂羅拉體內抽出,整支陽具濕濕的沾上紅紅的處女血,弄得她臉紅得發紫,暗自發誓一定不會給男生插。

這時候背後又是一聲大響:「你們是什麼人?」兩兄妹回頭一看,原來是仙蒂羅拉的兩位姐姐回來了。

二人看見小志躺在床上,仙蒂羅拉的下體緩緩流出精液和血,知道妹妹被這男子上了,兇巴巴的大叫:「可惡,你這色鬼居然把我妹妹強暴了,我們要教訓你!」

小志剛剛經過劇烈運動,還未定神,對眼前變化不知如何應付,不消一會,已經被兩姐妹綁在床上。

「你們想怎樣啦∼」小志大驚。

兩姐妹奸笑著說:「你剛才怎樣對我們妹妹,現在就要怎樣對你!」說完便用繩子在小志軟軟的陽具上打一圈子,雙手拿著麻繩兩邊,用力向外一拉,小志登時痛得呱呱大叫:「斷啦斷啦∼」

二家姐還從衣櫃拿出皮鞭,淫笑一聲:「可以玩一個晚上啦∼」

小宜看到哥哥身陷險景,又沒能力相救,幾乎哭了出來。這時男人又伸出頭來:「小宜小姐,你哥哥有危險,讓我出來救他!」

「哦!」小宜立刻把男人從胸罩拿出來。只見男人揚一揚手,身形立刻變回原狀,兩姐妹看後大驚:「你是什麼人?」

男人一副兇神惡煞的樣子,以高昂的聲線說:「我是克斯拉夫,是保護小志的,你們不可胡來∼」

兩姐妹看到男人的懾人氣勢,心自一驚,不禁退後兩步:「你想怎樣?」

男人指著自己下體,臉紅紅的說:「要玩,就和我玩∼」

兩姐妹看到男人較小志俊俏得多,下體又夠驚人,於是想也不想便答應了。

接下來三人大玩性虐待遊戲,看得小志又再次挺起來,想著反正閒著沒事可做,便索性再上仙蒂羅拉一次。

「呀呀∼好舒服喔∼用力點∼」經過了剛才的一役,仙蒂羅拉的反應明顯比剛才強烈得多,小志插得她喘叫連連,一時間房間內春色無邊,最慘的還是小宜,都不知把眼睛放在哪兒才好。

「你們這些人好討厭啊∼」最後沒辦法,由於兩姐妹玩的遊戲實在太不堪入目,小宜還是選擇看哥哥和仙蒂羅拉的春宮戲。見到哥哥的陰莖不斷在仙蒂羅拉下體抽插,小宜亦感到下體愈來愈漲,便也不顧害羞,伸手指往小穴自慰起來。

如此這般,不知淫慾了多少時候,一個打扮樸實的婦人從外面回來,原來她就是仙蒂羅拉的後母!

後母看到三人沒有大驚,反而十分和善的說:「你們有朋友來玩嗎?那不阻你們了,我先去弄晚飯。」

弄了一個多小時,後母才叫三人穿回衣服吃飯。其間兩位男仕都各射了五次,再來恐防真的一命嗚呼。

飯後後母笑著問小志:「仙蒂羅拉都很少有朋友來玩,你們是哪裡人啦?」

小志不知怎樣回答,隨口說:「我們是東方來的。」

後母問:「那不是很遠?那你們住在哪裡呢?」

小宜搖一搖頭:「我們沒地方住的啦∼」

後母說:「是嗎?這麼晚了很難找旅館的啊,反正我們這裡有房間空著,如果你們不嫌棄,可以在這裡住幾天啦。」

小志問男人:「喂,書中不是說仙蒂羅拉的後母很惡毒的嗎?怎麼這樣好人?」

男人答:「童話故事給小孩子看,當然要黑白分明一點才容易明白,全部都是好人就沒戲看啦∼」

小志心想:「世界真的太不公平了∼」

之後小志三人在仙蒂羅拉家住下來,兩人每天做愛兩次,經過幾天相處,漸漸發展為一對小情侶。

而男人亦和兩姐妹玩得不亦樂乎,早上玩到晚黑,天天如是。

至於小宜則只是靠自慰渡日,是最可憐的一個。

過了一個星期,一天仙蒂羅拉興奮地說:「今天到市集的時候看到了這個啦∼」

兩姐妹拿來一看,是王子舞會的告示。

仙蒂羅拉手舞足蹈說:「是舞會啊∼我好想去哦∼」

大姐姐好言相勸:「妹妹,這是騙人的啦,王子出名是個大色鬼,這種舞會三個月便舉行一次,王宮內貴族多的是,要娶妻又何需向外邊找,其實他只是想吸引無知少女來給他玩弄吧。」

二姐亦說:「對,聽說他還是個變態,最喜歡在晚上看色文呢∼」

仙蒂羅拉仍不死心,嚷著說:「但人家想去看一下嘛∼」

兩位姐姐知道仙蒂羅拉天生麗質,人又單純,一定會被騙,所以堅決反對。

後來後母知道了亦加以制止,仙蒂羅拉不禁傷心得回房間大哭一場。

仙蒂羅拉回房後,小志問三人:「為什麼不讓她去呢?」

後母歎一口氣:「唉∼一入候門深似海,我們雖然不是有錢人家,但總算生活得開心,又何須高攀權貴加上仙蒂羅拉雖然不是我出,但我一直視她為親女兒,不忍心見她被人玩弄呀∼」

兩位姐姐亦是點頭,眼神內流露出對親人的關切神色。

「這家人真是大好人哎∼」想到故事中把她們描寫成大奸大惡,小志不禁心酸起來。

後母向兩位姐姐說:「仙蒂羅拉年紀還小,明天可能會偷偷去,你們把她鎖在房間,收起她的衣服,不要讓她出去。」

小志走到仙蒂羅拉房間,看到女孩仍在哭過不停,心頭一酸,問道:「你真是很想去嗎?」

仙蒂羅拉點一點頭。

小志歎一口氣,說:「如果王子看中你,你會不會嫁他?」

仙蒂羅拉想也不想:「嫁給王子是每個女孩子的夢想,如果有這種福氣,我當然會答應。」

小志內心不禁一沈,但想到自己只是過客,根本就不屬於這裡,也便沒話可說,想了一想,輕聲跟仙蒂羅拉說:「我替你想想辦法吧,你和王子是命中注定的。」

仙蒂羅拉高興地抱著小志,擁吻著他說:「真的嗎?小志,謝謝你∼」之後兩人更做起愛來。

但,這是小志最心傷的一次愛愛...

晚上,小志問男人:「如果仙蒂羅拉沒和王子結婚,那會怎麼樣?」

男人答:「那童話就即是沒恢復原狀,你們都回不了現實世界。」

小志輕聲說:「如果可以和仙蒂羅拉一起,我不回去都可以。」

男人說:「那小宜怎麼辦?你父親失去了子女又不傷心嗎?沒有了灰姑娘的故事,那些動畫製片商又怎有賺錢的機會?小志,你不能太自私∼」

望一望身邊睡得正甜的小宜,小志都不懂回答了。

愛情...本來就不是兩個人的事...

到了第二天,後母早上便要出去辦事,臨行時叮囑兩位姐姐要看好仙蒂羅拉。

小志問男人:「仙女婆婆會什麼時候來?」

男人一聽大驚:「糟了!我忘了在這世界中仙女婆婆已經患上某種性病死掉了!」

「死了?」小志緊張地說:「那不是還是和原來的故事不一樣?」

男人鎮定的說:「不用怕,只要最後灰姑娘可以和王子一起,咒語還是會解除的。」

小志著急地問:「你有辦法嗎?」

男人說:「玻璃鞋和衣服我都可以變出來,但馬車等生物就不行了。」

小志咬一咬牙說:「沒辦法了,現在時間還早,我們趕路應該可以趕上晚上的舞會。男人,你去引開兩位姐姐吧。」

「包在我身上∼」男人拍一拍心口,輕鬆的回答。

「愛人們∼我們又來玩囉∼」兩姐妹看到男人十分高興,一同玩起性虐待來。

「今次我要做主動的∼」說完男人便把兩位姐姐綁起來,不讓她們動彈。

小志看準機會,偷偷跑入房中拿出鎖匙,把仙蒂羅拉放出來。

「仙蒂羅拉,我們去吧!」小志說

仙蒂羅拉擔心的問道:「但這裡離王宮那麼遠,我們怎樣趕得上?」

小志拉著仙蒂羅拉:「不用怕,你跟我來吧。」接著便把仙蒂羅拉到門前,坐上男人變出來的腳踏車。

「這是什麼啦∼」仙蒂羅拉還未說完,小志已經拚命踏著腳踏車。一路上女孩溫軟的胸脯一直壓在小志的背脊,但他一點旖旎之情都感覺不到,內心有的只是串串淚珠。

「小志啊,現在後悔還來得及的...」

跑了半天,兩人終於來到王宮前。只見王宮外面金光閃閃,豪華瑰麗,仙蒂羅拉嘩一聲的大叫起來:「嘩∼好漂亮呀∼我都沒看過這樣漂亮的宮殿∼」

小志看到女孩的興奮之情,不禁自言自語的苦笑著說:「很快...你就是這裡的主人...」

仙蒂羅拉沒注意到小志苦澀的神色,只是滿懷高興的握著他的手說:「謝謝你呀∼小志∼」

「仙蒂羅拉,你穿起這些衣服和玻璃鞋吧。」小志說完,仙蒂羅拉便換上衣服。

小志說:「我今晚十二時會在這裡等你,要緊記是十二時」

「嗯。」仙蒂羅拉點點頭,之後便滿懷高興的步入王宮小志望著仙蒂羅拉輕盈的背影,只覺得女孩真的很美很美,鹹鹹的淚水不自覺的溢滿眼眶:「把心愛的女孩送到別人懷抱...小志∼你真不是男人啦...」

時間飛快,但對小志來說這幾小時並不易過,在夜色的草叢中這一星期跟女孩相處的歡樂日子有如錄影帶不斷在腦海中重播,小志從不知道,原來自己可以為一個女孩哭上數個小時。

好容易等到十二時,但仙蒂羅拉仍是杳然無蹤。

「怎麼還未出來的啦。」小志心急如焚,不斷扭弄著自己的手指頭,期望事情不會出了什麼亂子。

過了十分鐘,終於看到女孩衣衫不整的從王宮跑出來,右腳沒穿鞋子。小志急忙把她載上腳踏車,然後拚命離開。

到了一個小森林,看見沒人追來了,兩人才停下來。

小志看到仙蒂羅拉衣衫不整,大概都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低聲問道:「王子是不是把你...?」

仙蒂羅拉滿面通紅,閉起眼睛微笑的點點頭。

小志但覺額頭一黑,眼圈一紅,心想:「只不過是第一次見面就做了?這個王子真是大色鬼!」

你自己又何嘗不是第一眼看到人家便上了呢?

小志繼續問:「那你高不高興?」

仙蒂羅拉笑瞇瞇的說:「得到王子寵愛,我當然開心囉。」

看到女孩一副甜絲絲的表情,小志的心又痛起來。他按捺不住內心的情緒,握著仙蒂羅拉的手問道:「仙蒂羅拉,告訴我...你愛我還是愛王子?」

仙蒂羅拉不知怎樣回答,揉著眼睛說:「我今天才第一次見王子,當然是愛小志多一點啦。但我想王子可以帶給我幸福的。」

對這答案小志感到絕望:「你覺得真的會得到幸福?」

仙蒂羅拉天真地點頭。

對啊∼小志,人家本來就是天生一對,你才是第三者啊。

你以為你認識仙蒂羅拉在先,她就會跟著你嗎?你是什麼?人家王子才是主角啊。

仙蒂羅拉看到小志目無表情,也不知男孩的心事,俏皮地笑說:「小志,很多謝你今次幫了我啦∼」說完便脫光身上的衣服。

小志驚訝地問:「你要怎麼啦?」

仙蒂羅拉嘟一嘟嘴說:「剛才王子的表現很差哦,那兒又小,都沒小志你一半好,弄得人家好想要∼」

仙蒂羅拉替小志脫去衣服,爬在他身上,熟練的替他口交起來。

小志看到仙蒂羅拉美麗的小穴,想到剛剛才被別個男人插過,又想到這可能是最後一次和仙蒂羅拉做愛,心更是隱隱作痛。

野戰,本來應該是很剌激的,但不知怎樣,小志在整個過程中一點都不開心。

她只不過是一個童話人物吧?你幹嘛這個樣子?

灰姑娘的故事,本來就應該是這樣的...

************

完事後光著身子的仙蒂羅拉躺在小志身上休息,小志突然靈機一動,從口袋拿出隨身聽,把耳筒放在仙蒂羅拉耳邊放起音樂來。

仙蒂羅拉大為吃驚:「這是什麼啦?怎麼有聲音的?」

小志笑說:「這是我們世界的東西啦,不過我沒帶替換的電池來,電池用完就不會有聲音的了。」

仙蒂羅拉聽不懂小志的說話,只是抱著他說:「小志,你好神奇喔∼」

小志心想:「好神奇嗎...可惜我不能把你留在身邊...」

這晚,兩人就在浪漫的音樂中渡過。但小志知道,他和仙蒂羅拉的感情就像手上的隨身聽一樣,始終也會有電池耗盡的一刻。

就正如兩人的戀曲終於也會有播完的一天...

************

第二天,小志帶著仙蒂羅拉回家,後母知道仙蒂羅拉去過王宮,也只得表示無奈:「女大不中留∼要走的始終留不住。」

「對不起...」看到慈母的悲傷表情,小志只有感到抱歉。

不久,街上就傳來消息,說王子要找昨天跟他共舞的女孩。

小志對仙蒂羅拉說:「他們手上那對鞋子是男人為你特製的,世間上只有你能合穿,你走出去試穿,王子就會知道昨天的是你。」

仙蒂羅拉說:「小志,你對我實在太好了,我真不知怎樣報答你。」

小志強忍眼眶淚水,牽著仙蒂羅拉的手問道:「仙蒂羅拉,其實你有沒有愛過我?」

仙蒂羅拉沒有答話,只是點一點頭。

小志繼續說:「那從今天開始,你就要把我忘記,一心一意對待王子。」

仙蒂羅拉急著說:「我不會忘記你的。」

小志緊緊抱著仙蒂羅拉,眼淚終究也忍不住滴在臉上:「答應我,你一定要忘記我...」

************

接著仙蒂羅拉步出房子,外面已經有試鞋子的侍從在等候。

之後,和童話故事中一樣,仙蒂羅拉被接上馬車,高高興興地出發到王宮男人拿著手上的格林童話集,跟小志說:「看,故事己經恢復原貌了。」

小志打開「灰姑娘」的最後一頁:「仙蒂羅拉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祝你幸福啦...仙蒂羅拉...」小志歎一口氣,小聲說。

男人安慰小志:「小志,男兒志在四方,格林童話有二百多篇,漂亮的女主角多的是,總有更好的∼」

小志沒有回答,只是狠狠的瞪著他,嚇得男人亦不敢再說。

過了一會,小志問道:「喂,男人,一直都叫你男人,其實應該要怎樣稱呼你?」

男人又以高八度的聲音說:「我的名字是克斯拉夫嘛∼」

小志面無表情的說:「克斯拉夫...太煩了,以後就叫你小克吧。」

男人看到小志心情不好的,也就不敢有異議。

小志搭著小宜的肩頭說:「小宜,這星期辛苦你了,我們繼續出發吧。」

小宜笑咪咪的回答:「哥哥,沒關係∼」接著又小聲說:「如果你有需要,小宜也可以替你打手槍的啊∼你想的話...摸摸胸部也可以...」

小志笑了一笑,摸摸好妹妹的頭髮,小宜亦報以溫柔的微笑。

在向仙蒂羅拉的後母和兩位姐姐道別後,小志抖一抖精神,回頭向小克說:

「小克,不早了,我們出發吧。」說完從口袋拿出隨身聽,耳筒傳來香港歌手容祖兒的歌聲。

再見∼

我的初戀跟你一起也不枉

未曾乘風出海怎破浪...

再見了,我的初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