綁架系列

綁架系列

終於捉到她們了,她們足足花了我兩個月時間……

或者我該自我介紹一下:我是中共退休特務頭子,也四十齣頭了,曾到北韓

受訓。退了休兩年,還在吃老本,但看不能吃多久。幸好,在我在北韓學到一技

之長——就是綁架,有這一技旁身,真不需憂心三餐了!今次算是我退休後的第

一大案。

太完美了,行動太完美了,由虜人上車到帶她們離開美國國境,完全沒受政

府關卡半點阻延!不過這當然也多得美國無能的保安。她們是誰?是美國總統、

世界大惡爺布殊的兩位千金——芭芭拉和珍娜!好心她們那個牛仔老爸,這就叫

「更高的安全水平」?!唉……

今年又是美國的大選年,布殊將任,現在不綁她們,還待何時?布殊這個大

惡爺,對我們中國欺壓夠了!今次我就要操死他的一對女兒!眼看一雙美國第一

女兒,都快要在我胯下稱臣,真爽!不過在美國綁架美國總統的女兒,始終有風

險,所以要盡快出境。我帶她們到了一個南洋小島,是朋友渡假專用的,由於是

私人島,所以大抵中情局也查不到。

現在她們這種膽怯的表情,哪有男人不心動?!不枉我花了一整年去策劃!

雙手被日本繩藝綁著吊高的,是金發的妹妹珍娜;四肢皆被綁在床上的,是

棕發的姐姐芭芭拉。兩姐妹都是薄衣長裙,但又各有姿勢,各有美態,搞哪個先

好呢?

我拿著一支法國佳釀,慢慢走近珍娜……她想逃走,但雙手被綁又可以逃到

哪?我一手掐著她雙頰,硬硬把她的嘴掐開,把整個瓶口塞進她喉嚨。有瓶口塞

在喉嚨,珍娜只能「嗚嗚……」的悲鳴,這樣,整支70%濃度的佳釀,就灌進

她胃了。拿開酒瓶,珍娜立即想吐,幸好我用力掩著她的嘴,佳釀才不至於浪費。

這時珍娜己脹紅了臉、淚流披面,而且還在不停咳 幸好這聲音不是太大,尚未

弄醒我美艷的大公主∼

芭芭拉真是比她妹妹漂亮得多。正當我色迷迷的走近芭芭拉,門鐘就響……

噢!我的獨享時間完了!他們是我的老友,也可說是該行動的拍檔——「性藝術

顧問」蛙王北島、「資源供應」霍啟剛霍啟山兄弟……我?當然是「性女供應」

啦!他們進來時,眼也快要跌出來了。是美國總統女兒,這又是幾難以至信的!

我們商論了一輪後,芭芭拉暫逃過一劫。北島開始拿他的「工具」出來,此

時大小霍己經撕開珍娜的衣衫:大霍孰著裙尾,把長裙一下一下撕得粉碎;小霍

一手抓在珍娜胸前,用力一扯,她前半邊身就己裸露出來。小霍甚至把珍娜的內

褲脫掉,塞進她口中。這時的珍娜身上僅剩幾條「布條」和雪白的比堅尼。可能

因為酒精的影響,珍娜好像己半睡半醉了,沒有甚麼反抗。北島也把他的巨型針

筒注滿水,塞入珍娜肛門,把水灌進大腸。珍娜似知不知的,只悶哼了兩下,北

島又來第二次了,最後灌了三次。珍娜的肚己微微隆起,她醉紅的臉也縐起眉頭,

自然的交著腳。

北島:「好了,就讓二公主好好享受灌腸的滋味吧。我們現在該要好好照顧

大公主了!」

眾人也淫笑起來,頻頻點頭。

北島摸摸下巴:「大哥,有甚麼方法可以在沒有繩綁下,也使令人不能彈動?」

我說:「中國基本特務技術中,有兩種——點穴法和針扎法。」

「扎針始終有危險……」北島自說自話,又問:「點穴法會不會有風險?」

「唔……有的,如果碰撞到穴位,人就可能能動了。」「那麼這個也不行,大哥,

有其他辦法嗎?」

這倒考起我,想了一會又一會,終於想到了:「也有一個方法……爽性脫掉

他的關節吧!」「好!果然是個好辦法!」北島大讚。

北島再向我們說:「這個兩個女人,當然要用兩種方法玩。現在細的綁著玩,

大的當然要相反,不過美國婆一向大力,不如就用大哥脫關節的方法,試試這樣

擺布她好嗎?」

「好!」大家異口同聲,贊成這新鮮的做法。

這操重功夫,當然又是由我來干啦!我走近床邊,解開綁在她雙手的繩,准

傋為她進行「脫關節」儀式。我右按緊芭芭拉的下巴,左手固定著頭虜,用力一

推,「呀!∼」,芭芭拉立即痛醒,雙手亂抓,哇啦呀的大叫,但口己合不上了。

我扒住她左手,用力一扯,「啪∼」,又脫了,之後是右手,跟著是左腿、右腿。

這當然痛得入心入肺!芭芭拉己哭得淚如雨下、面熱耳紅,而雖四肢均無繩綁,

但卻動彈不得。

小霍己急不及待,脫了褲子,衝向芭芭拉,要把雞巴塞進她閉不上的嘴。芭

芭拉當然害怕,心想逃走,但身子動不了分毫。小霍己走到床頭,雞巴對正她的

嘴,慢慢放進去。一股腥味刺激著味蕾,芭芭拉只覺得噁心,卻吐不出雞巴。小

霍逐漸加快速度,雞巴在喉嚨中抽插,多次頂到喉嚨。這時大霍也不輸蝕,爬上

床尾,拉高芭芭拉的長裙,開內褲,再架起她雙腿,拉開褲煉,插入大公主私處。

大霍整個人壓在芭芭拉身上,每一下都插得她全身晃動。她呼吸更困難,小

霍也越來越用力抽插,令她作了一次噁 作噁的震動,卻加強了小霍的快感,他

把芭芭拉的頭虜按緊,每下也插得更入。他們兩兄弟也有默契,大哥插入,小弟

抽出;大哥抽出,小弟插入,芭芭拉放鬆不了一刻。小霍捉住她的頭,前後搖晃,

芭芭拉頂不住,再一次作噁 小霍也受不住這震動,捉住她的頭,把雞巴插入喉

嚨深處,把精液直接射入食道。芭芭拉被雞巴卡住喉嚨,好不幸苦,身體不由扭

動。誰知,陰戶又掀動了大霍雞巴,他興奮得直插入子宮,連射數下,精液也灌

滿子宮。芭芭拉承受了兩人的高潮,身體己累極,一下子便昏睡過去了。

這邊大公主幹得熱鬧,那邊二公主似乎也不甘寂寞,「…………」的「泄洪」

了。幸好「基地」本來就是設計來「玩樂」的,所以本身有排水道,只要沖沖水,

就可以了。我和北島拿著水喉沖走穢物,北島負責沖走地上的糞水,我負責為珍

娜沖身。其實珍娜這樣看也不錯,尤其現在沾濕發尾、面紅紅的樣子。剛才看大

小霍幹得興奮,小弟弟早己昂首,現在正好要渲泄一下!

我拉開褲煉,亮出雞巴,雙手提起她兩腿,就直入中門了。珍娜還醉昏昏的,

剛插入時,眉頭微縐了一下,但著抽插,她就開始呻吟,竟不自覺搖擺屁股!「

鳴∼呀呀∼」夾雜喘氣的呻呤、暖暖的肌膚,使我越干越興奮、越干越用力。

北島沖完穢物,也不吃虧,跑來分一杯 他脫下褲,就把雞巴插入珍娜後門,

珍娜痛得「呀!」的一聲,同時身體也抖動起來。這抖動……爽極了!我越插越

深,北島在另一邊也拚命抽插,只可憐了夾在中間的珍娜,承受著前後的衝擊。

可能我們太激烈了,珍娜不時也會微顫兩下,真使我倆仙!我倆合共抽插了近千

下,珍娜終於忍不住,身體抽,陰道收縮,夾得我要開火!我把雞巴深深插入子

宮,北島也湊一份,恨恨插進大腸深處。我們把精液全數射在珍娜的子宮、大腸,

抽出雞巴時,她的陰戶、菊門還流出精液呢!

珍娜高潮後已累,加上酒醉,一下子就呼呼入睡了。兩位美國公主都昏睡了,

我和北島、大小霍也累了,分別回到自己的箱房,沖個涼,就攤在床上休息,為

第二天的姦淫儲足精神。

「喔喔喔……」,一眼,天就光了,我們四人吃完早餐後,帶同預傋好的「

食物」,去到兩位公主的房間。似乎芭芭拉和珍娜還在回味昨晚的韻事,兩個都

睡得甜絲絲的。不過早餐時段到了,要叫醒她們。我們四人圍著芭芭拉,坐在床

的四角,我輕拍她的臉幾下,她慢慢張開眼,見到我們,嚇得想大叫,幸好我快

手掩住她嘴,在她耳邊說(英語):「芭芭拉乖,我們是拿食物來的,芭芭拉不

用怕……」,同時北島也把食物哄到她眼前。芭芭拉麵容明顯放鬆了,於是我把

手放下,她還「丫∼」的叫著,要我們喂她。

其實我們又怎會這樣服待她倆?!我們一早就在食物加料了!看著霍氏兄弟

一匙匙的把「精液西米露」、「精液布丁」放進芭芭拉嘴裡,她還要吃得很滋味

的樣子,我們心裡不禁涼了一片,小弟弟也暗暗硬起來。芭芭拉一口接一口、一

杯接一杯的,連繼吃六、七碗「食物」,把我們六、七個星期來打手鎗的成果,

全吞下肚。

正當我們淫邪的望著芭芭拉,望著她那津津有味的樣子,我偶爾看到珍娜,

她可憐的望著這邊的食物。是了,她和芭芭拉一樣,餓了一日多,昨晚又泄了洪,

肚空空的,想必十分飢餓。我正想拿一碗「精液果凍」去「喂飼」珍娜,北島卻

扯住我,說:「二公主不是這樣玩的,等一會,就有好戲看了!」。芭芭拉也終

於吃飽,她似乎不記得妹妹,一碗也沒剩下。

北島這時又拿了的「工具」走近珍娜,在她耳邊說(英語):「很餓嗎?」

珍娜點了幾下頭,北島又說:「餓就好了,一會兒後,你聽我吩咐,做好一

件,我就給你吃個飽的。」

大小霍又拿出一個熱狗和一碟意粉。望著食物,珍娜的頭點得更猛。

見到珍娜點頭,北島奸笑一聲,把塞在她口一整晚的內褲拿走。北島拿了一

條東西來,替珍娜穿在下身……啊!是條「假雞巴」!「假雞巴」除了外邊有條

大雞巴,內邊也有條小雞巴。北島將小雞巴插入珍娜陰戶,也把它穿好,腰帶也

扣上了,珍娜卻顯得十分 北島搞完珍娜,又跑去芭芭拉那邊。他反轉了芭芭拉,

又把她下半身都拉離床身,再慢慢放下她的腳,這時芭芭拉已「狗仔式」的在床

邊。最後,他拿來了注滿水的巨型針筒,塞入芭芭拉的菊門,替她灌大腸。芭芭

拉不斷搖頭慘叫,北島卻沒停手,一次、兩次、三次的灌,一共四次,比起珍娜

昨晚,還多一次呢!

北島完一輪,站起身,呼一啖氣,面向珍娜、指著芭芭拉的說:「去!用你

的假雞巴插入她菊門,插到她失禁,食物就是你的!」。珍娜和芭芭拉都呆了,

北島再明確的說一次:「是的,要吃就要操你姐姐!」,芭芭拉惶掙扎,不過珍

娜實在太餓,已走向床邊,把假雞巴抵在菊門前。芭芭拉拚命搖頭,合不上的口

忍約在說「No」,見此,珍娜心腸又軟,不忍插去。幸好北島拿了熱狗,跑去

到珍娜面前晃兩晃。肚餓戰勝了姊妹情,假雞巴恨恨插進菊門!

「呀!∼」芭芭拉慘叫一聲,珍娜沒理會,繼續抽插。芭芭拉肚中四公水,

被插得翻騰,但因尊嚴,她硬硬忍下去。另一邊,珍娜卻因抽插,被小雞巴挑起

快感,漸漸陶醉,不自覺的越抽越快、越插越深。著快感上升,珍娜已抽插得瘋

狂了,芭芭拉咬牙死忍。高潮一刻,把假雞巴插得盡深;芭芭拉的菊門,也耐住

沖擊,肌肉失守,「泄洪」了。屎水直噴到珍娜肚上、腿上,流得滿地也是,臭

氣薰天。

高潮完畢,芭芭拉無助的痛哭,珍娜也回復理智,內疚的抽出假雞巴。她望

向我們,只見北島正向熱狗打手鎗,而且在她面前發射,而我們三人亦已為意粉

添上「白汁」。珍娜被欺負得哭了,但最後肚餓的她,還是爬過來,勉強的把「

食物」塞入口中。

兩星期後,我把她們打包送回白宮門口,當然也附上幾張艷照,背面寫著用

錢交換底片的地址,不知她們爸媽有何感想呢?結果再一星期後,美國政府就乖

乖送來一千萬美金給我養老。

當然,如果在布殊任前這半年內,給美國特務查出來,我的小命就凍過水了。

不過以美國特務的質素,這從來不使我擔心。其實所謂「一夜夫妻」,我也算是

布殊的半個女婿吧!

今次玩美國第一孖女,下次玩甚麼好呢?

綁架系列——俄國網球淫娃

俄國是特務強國,世界排名非一即二(與北韓齊名),所以本應不會搞俄娃,

不然只有找死!哈,誰知道今天竟然由俄政府邀請我干這淫娃!那個古妮高娃一

朝成名就只去當她的明星,完全忘了替國家爭取榮譽,普京忍無可忍,只好僱用

我這老特務,好好教訓一下這淫娃!

說起普京,當年我還是中共特務時,他己經以心恨手辣出名,在特務行內人

稱「恐怖頭子」。我也叫和他交過手,就是這次,叫我連跌兩級兼永不番身……

想不到他今日竟成了俄國總統,不過辦事能力真沒生疏!雖然身居總統,但至少

他沒我寫意,閑來綁架一兩個國際美女回來爽一爽,還至少找到千多萬養老金,

這生活不錯吧!

這個網球淫娃,我們早己有興趣,今次連「行動」也省掉,我們四人當然義

不容辭啦!不過要我們去西伯利亞收貨就有點……只能說我們是「狼為色亡」…

我們四人先走到東北,乘南滿鐵路轉西伯利亞鐵路,用了將近一個月,終於

到一個西伯利亞小鎮,這正是那淫娃所在!我們下了火車,拿著地圖足足再找了

一整天,才找到俄國特務口中「收貨」的小屋。一打開木門,就見到昏迷了的古

妮高娃,被繩五花大綁的橫臥著,身上還有張字條。我拿起本想看看……操!你

他媽的用俄文寫,有誰知道你在寫甚麼?!俄國特務!∼

把字條放低,看看周圍,竟掛著不少各式各樣的刑具、刀器,甚至有些陳年

血跡,房子氣氛有點恐佈。突然想起長官當年說過,在沙俄到蘇聯時期,俄國把

不少政治犯放逐到西伯利亞,說是勞改,實為滅口。看來這房子應該是當時虐待

囚犯的地方了。俄國特務有時也頗落後啊!沙俄的房刑,竟然沿用到今日……不

過也有好處的,至少它提供了SM古妮高娃的工具吧!

「噢!糟得很呢∼」北島忽然大嘆,我們一頭冒水的,問:「有甚麼事難倒

了我們的性藝術顧問?」

「你們看看,這種綁法……這種綁法根本毫無美感,又難以用好姿勢干她,

如果給日本繩藝界人士看到,一定笑掉人家的牙!∼」,知道北島原來是說這件

事,我們都不禁大笑起來。

不過,北島的話也頗有意思,於是我走到古妮高娃身旁,看看她氣息,之後

回應:「那麼,給你綁的話,是否可以使她綁得很美感,又能被我們大幹狂干?」

「當然!只要給我去綁,不只能令你們眼界大開,還能令你們干到前所未有

的花式!∼」

「好!」我一手解開了古妮高娃身上的繩,說:「古妮高娃吃了俄國特務的

迷藥,暫時不會醒來,現在就看你了,不要令我們失望啊!」

「大哥放心,小弟不行就自宮!」北島這樣回應,看來信心很大呢!∼

北島叫了我們出去,說這樣才有驚喜。他說,少的也要用上兩小時,所以我

出了去後,爽性回去午睡。大小霍兩兄弟,還真是年輕人,就是急了點,他們要

站在這等!兩小時小睡後,我優優閑閑的回來,他們兩人還在乾著急。年輕人呢,

總是自討苦吃!

「?!」一聲響起,門就打開了。哇!真是令我眼前一亮的畫面——古妮高

娃,她整個人水平的、面向地的吊在我們面前!「哈哈哈……」見前我們驚訝的

樣子,北島才自信的走出來。

北島問:「怎樣,小弟的傑作如何?」「簡直驚為天人,驚天地、泣鬼神,

二哥,你是如何……如何設計這藝術出來的?」大小霍看得興奮,又好奇的問著。

雖是頗諤張,但北島甚為受落,沾沾自喜的開始講解他的「設計」:「把古妮高

娃兩手反到背後,手重疊的綁著,這是日本繩藝界一般的手法;在她身上十處綁

上繩,包括雙肩、腰、兩只大腿、雙膝、雙足,還有她頸的鐵箍,繩的另一邊吊

在天花板上,其中,綁在頸箍上的繩繫到左牆頂,綁在雙足上的繩繫到右牆兩角,

這樣,抽插時就更有搖晃感,而且兩腿也合不起來;口部……」,北島未說完,

大小霍就跑去干古妮高娃了。

其實,古妮高娃己戴了一個口套,套中有膠圈,隔在上下顎牙齒中間,使她

一直開著口,舌頭、牙齒都見得清楚。回到這邊,小霍把古妮高娃推了一推,果

然很易的水平搖晃;大霍也伸手去摸摸她的舌頭。他們二話不說,把褲子脫下,

要姦淫這網球淫娃了!

小霍走到古妮高娃合不上的雙腿中間,慢慢挺著雞巴前進,進了小穴。只輕

輕一頂,古妮高娃身子就晃前了,然後一下回撞,有趣極了!大霍也把雞巴放入

古娃口中,享受著古娃身子自然搖晃的撞擊,二人都感到前所未有的順暢感。古

娃被塞兩支雞巴,自然給弄醒了,不過全身被綁,又蓋上眼罩,根本動不了分亳,

唯有用舌頭盡量抵抗大霍的雞巴。這種幼稚的抵抗,卻弄得大霍爽極了!

他開始真幹了!他雙手按緊古娃頭虜,一方面用力搖晃她,一方自己拚命抽

插。小霍有樣學樣,抓緊她雙腿,用力搖著,讓每次撞擊更深入。為了抽插可配

合回撞,兩兄弟都很有默契。古娃的喉嚨被插,幸苦得要命。來回搖蕩的撞擊,

太美妙了!兩兄弟抽插也加快了,大霍向小霍打了眼色,示意兩人不用再配合,

就各自抓緊古娃的頭虜、雙腿,只顧前衝,每次都撞向她臉蛋和屁股,撞得「啪、

啪……」聲響。兩人也壓前身體,古娃的腰被壓得快要斷了。突然,兄弟二人同

時打震,把雞巴插得盡深,精液都泄在喉嚨和陰戶!兩兄弟捨不得的抽出雞巴後,

古娃咳著想出精液,大霍卻只用手?起她頭虜,精液就自然流入食道了。

待大小霍離開了古娃,北島又走了過來,還帶著一些東西,是熟雞蛋!他蹲

下了,對著古娃剛被幹完的陰部,仔細的看了一會,就把一個個去了殼、還暖暖

的熟雞蛋,塞進古娃陰道。古娃當然感到異樣,不過她的爭扎,只換來自己身體

在空中的幾下晃動。北島一邊塞,一邊輕摸這球壇美女的大腿,果然,運動員是

結實一些!

一會兒後,古娃塞進了5個熟雞蛋,剛好塞滿整條陰道。北島再拿出一條小

木棒,他把小木棒放入古娃陰道,把熟雞蛋推得更入,最後5個都進入了子宮,

和小霍的精液混在一起!北島也滿足的站起身,走了。

他說:「好了,大家也干飽了,現在要回房休息,養足精神,明天再好好乾

這淫娃!」,大家也回房了。回去途中,我又問北島:「你剛剛塞進古娃的熟雞

蛋,有甚麼意圖?」,北島只笑不答,說明天自有好戲看。他這樣說,我唯有回

房好好睡覺吧!

睡了一晚好覺,我6時就起身了,走出廳,便看到一張便條,上面寫著:「

我們老爸急召,只好先走——大小霍字」,真可惜,看來他們再沒機會干古娃了。

我和北島吃完早餐,再去到古娃的房。古娃吊了一整晚,竟也睡得著,挺厲

害的!不知是否口套的關系,古娃的鼻聲極為大聲。北島走近古娃,一手按在她

腰背,一手用力推向她肚上,把熟雞蛋由子宮,壓回陰道。這下的痛不少了,古

娃立即扎醒,「嗚∼嗚∼」的慘叫著。當熟雞蛋被壓回陰道,古娃肚上凸起一條

管狀物,北島順勢壓去,熟雞蛋終於被壓出來。

他裝起熟雞蛋後,一下就割斷了古娃雙肩、頸箍上的繩。古娃的頭直撞地下,

她「呀!」的慘叫一聲,就暈得滿天星鬥。北島再割斷她腰、雙腿、雙膝、雙足

上的繩,古娃就整個攤在地上。北島拿著裝雞蛋的碗,在哄上她面前,說(俄語)

:「小淫娃,要吃早餐了!」

他拿起一個熟雞蛋,塞進了古娃閉不上的口。古娃想擺腰反抗,不過頭撞地

後,還是暈暈的,手在背後繩結又未解除,反抗得了甚麼?她想用舌頭抵抗,但

她口中的雞蛋,被北島手指一推,就「啃∼」一聲,己由食道滑入胃部。北島逐

個逐個的塞,最後5個也滑入胃了。雞蛋一下也沒咬過,就塞進去,古娃胃部似

乎受不了,很辛苦似的。這時,北島在她耳邊說(俄語):「好味嗎?這此雞蛋

在你子宮被精液釀了一整晚啦,應該不錯的∼」,古娃知道吃的,原來是昨晚被

塞下體的東西,立時呆了,而臉上己流下兩行淚。

看到好古娃這副落寞樣,北島便更興奮。他把古娃推倒,整個人坐在古娃的

腰上。古娃的腰那承受到北島?!只聽見古娃一聲慘叫。北島完全沒理會,一手

拉開褲煉,一手摸到古娃口上。他把沾到的口水,沫在她乳溝上,沫了好幾次,

然後就把雞巴放在乳溝中間。啊!原來他是用口水當潤滑劑,用古娃雙乳玩夾腸!

他兩手按在古娃雙乳上,向內一壓,就「呀!∼」的享受一聲。古娃不竟曾

是運動員,雙乳比常人彈手多了,一定爽死北島吧!他把古娃雙乳上下晃動,就

像套弄一樣。雙乳越晃動得快,他就越陶醉,還不自覺的開始挺腰。雙乳被用來

夾雞巴,古娃百般無助,眼淚都湧了出來。北島越壓越用力,自己也拚命抽插乳

溝。他要高潮了,突然用雙扶起古娃的頭虜,同時雞巴就射出精液。哇!有一尺

的距離,精液竟全射進古娃口中,一滴不漏!他這玩意,之前一定也玩得不少了。

北島幹完,站起走了。大小霍、北島都幹完,現在當然到我!我走到古娃身

邊,把她的口套、手在背後的結都解除了,不過古娃還在暈,這時逃走不了,只

能攤在地上。知道古娃沒反抗力,我就用左手掐著她的口,右手就把一個網球塞

住她口,算是對她放棄網球的懲罰吧!古娃只「嗚嗚∼」兩聲,就沒反抗了,見

此,我又把她兩手再綁在一起,不過今次是在前面。

我脫掉褲子,立即把雞巴插入她陰戶,也讓她被綁的手,擱在我頸上,這樣,

我一用兩手架起她雙腿,一站起身,她整個人就被我起了!「停!」北島突然一

叫,一分鐘後,他拿了巨型針筒來,注滿水,塞入古娃的菊門,來一次灌腸。古

娃只悶啍兩聲,沒有反抗,於是北島再來一劑,最後共三劑。他灌完腸後,又拿

來了「九星連珠」,逐粒逐粒塞入古娃菊門。這下古娃痛了,本能地兩手抱住我,

雙腿也主動鉗住我腰,這感覺爽了!這時北島又說:「抽插看看如何∼」

於是,我就開始抽插。怪哉!抽插中,除陰道的緊窄,竟還有水一般的蕩漾

感!每下抽插,都像有種水壓,像浪似的撲著雞巴,真妙極!我擺腰用力抽插,

古娃就把我越抱越緊,她銅體跟我緊貼著,尤其她奶子的晃動……又是一絕!我

越插越快越深,這兩種快感也越來越妙。

百餘下後,我要高潮了,同時把「九星連珠」一拉,八粒珠珠通過古娃菊門,

被扯了出來。古娃控制不到菊門肌肉了,把三公升屎水一瀉而出。因為「大瀉」,

三公升的空間頓變真空,陰道出現一股吸力,把雞巴緊緊吸住,我忍不到了,立

即發炮!那股吸力,一下子吸光了我的精液,結果精液就填滿了古娃子宮∼

我爽完了,也道德一點,走離屎水範圍,才把古娃放下。她應該累昏了,動

也沒動。兩星期後,我和北島也走了,留下赤裸裸、全身被綁的古娃屋內。

後來聽還在當特務時的老朋友說,古妮高娃被普京賣了出去,好像是賣給一

個日本富商,賣價也有過千萬美金。鐵幕國家就是這樣,不論你家財過億還是萬

人迷,得罪了政府,你就不會好日子。

綁架系列——中國「水」公主之前霍氏兄弟和北島因為老子我,先後幹了布

殊兩千金、日本公主與俄國網球淫娃,今次可能良心發現,說要「益番」我一次。

有好東西,又甚麼可以拒絕?一行人就去到「基地」,一打開門,我簡直傻了眼,

竟是我國兩大國寶——郭晶晶和羅雪娟!

原來今次奧運後,郭晶晶和羅雪娟都退役了。既然不用再替國家爭取榮譽,

中央便決定用晶晶來「償」一直護黨有功的霍氏家族。至於雪娟,她一早跟了北

島,中央也因「中日間的情義」而默許了。呸,我之前一為中央出生入死多年,

怎麼沒有這等償賜?!不過既然他們今日也帶兩位國寶來孝敬我,哪就算了吧!

一進來,羅雪娟就立即跑去跟愛郎擁抱,相反郭晶晶就一面蒼白,打開門時

就忍不住,哭了出來。

大霍見此大罵:「干!你哭甚麼?哭哭啼啼的,甚麼心情也被你哭走啦!∼」

羅雪娟也來多踹一腳的說:「郭大姐啊,男人都是要重義氣的,好東西當然

要分享,霍大哥重視你才帶你出來,你還哭甚麼?」「她說得對,你知道我這些

朋友甚麼來頭嗎?!我弟弟不說,這位……這位是世界蛙王北島康介,在世界泳

壇奪獎無數;這位……這位大哥以前是我國的特務長官,不知為我國出生入死了

多少次!你現在可以服待他們,是你的幸運才對!」大霍一邊大罵,一邊用手指

逐個指向我和北島。

郭晶晶當然不會因為幾句責罵,而停止哭泣。不過也難怪她,離開了一向偽

善、貪慕虛榮,而且一直依靠和她的緋聞,才能在娛樂圈生存的田亮,去了霍啟

剛那邊,初時她還以為找到了下半生幸福的保證,想不到……現在自己被當眾的、

如玩物的拿來玩這些變態游戲,真的連妓女也不如。曾經被千萬同胞視為民族英

雄的晶晶,份外感到羞恥。

可惜,可惜她的可憐只可換我們的施虐心!

郭晶晶被這無恥、無理的理由罵完後,哭得更厲害,大霍一巴的就打過來。

晶晶整個被打得倒地,面上留了掌印,大霍口中仍在臭罵。這一下晶晶就不敢哭

了,只好低聲啜泣。另一邊,北島和羅雪娟在交頭接耳,同時也把一些東西塞在

她手中。之後,羅雪娟就走近晶晶,硬硬把她雙手按緊在背後,在她耳邊說:「

哎喲!真可憐,痛不痛啊?唉,好好的服待哥兒們不好嗎?哭哭啼啼,多煩人,

怪不得霍大哥發怒啊∼」,說著,她己為晶晶扣上手撩。過程中,晶晶不是沒反

抗,只是羅雪娟太大力,晶晶根本反抗不了。

羅雪娟扣上手撩後,並無離開,她坐在地上,貼著晶晶,雙手開始撫摸。羅

雪娟的手上下游動,一時玩弄雙乳,一時掐著部。晶晶被嚇得呆了,突然,羅雪

娟又吻過來,正正貼在她唇上。羅雪娟按在晶晶顎骨上,一掐,晶晶的口就打開

了。羅雪娟直接把舌伸入去,糾纏著晶晶的舌,晶晶也被迫吃了不少口水。羅雪

娟另一隻手就伸到裙內,手指不斷摩擦晶晶陰戶,晶晶只能口中「鳴∼鳴∼」的

呻吟。

羅雪娟離開了晶晶的嘴,卻又來舔啜頸部,越舔越下。她解去晶晶的衫鈕,

嘴就往下啜,啜到胸部。她扯高胸圍,一手玩弄、舔啜乳房,乳頭更含在嘴裡,

嬰兒般大力吸啜。她另一手也插入了陰戶,不停抽插。羅雪娟果然是跟北島的,

很快就找到G點,不停刺激它。晶晶也很快受不住,接連打震,高潮了四、五次,

內褲也弄得濕透。

「夠了啦,晶晶給你玩就夠啦,何時到我們?」北島此己急不及待,羅雪娟

則回應道:「很衰啊,又笑人家!」,然後又在晶晶耳邊說:「哥兒們要來了,

我們好好服待他們吧∼」,說著又舔了她耳根一下。

羅雪娟幫晶晶坐好,同時大霍也走上前,拉開褲煉,亮出雞巴。晶晶本想走

開,可惜被羅雪娟拉住,羅雪娟更按緊她的頭、掐開她的嘴,讓大霍進入。大霍

把雞巴慢慢的放進去,慢慢的擺腰抽插,一邊又說:「扮甚麼矜持?!現在還不

是要為我吸雞巴!∼」,說時插一下深的,卡到晶晶喉嚨,害得晶晶眼水。大霍

就是插了這一下,之後便沒插了,因為雪娟按著晶晶的頭,不斷前後晃動,根本

不用自已來。晶晶被「搖擺」約十分鐘後,大霍忍不住了,把雞巴深插至喉嚨發

射,把精液喂給晶晶。

大霍一抽雞巴,晶晶就連連咳 不過雪娟讓晶晶回到剛才的姿勢,因為又有

新「客人」——這次是小霍。小霍不像哥哥,自已總要抽插一份,很快,約三鐘

己告爆發。之後又到北島……最後當然也捐出精液。晶晶次次也有掙扎,甚至掙

扎得面紅耳赤,只是手又被扣上,而且雪娟明顯大力點。即使每次都是在口中爆

發,但晶晶始終不就範,每次也吐出射精,卻流到自已滿胸也是。

剛剛射完的北島又走了來,說:「今次分明就是我們請大哥來玩的,大哥你

不來玩玩,就是不給面子兄弟了!」「唉,我本來想玩玩夾簫的,但現在……」

我有點含意的說,眼望著晶晶滿胸的精液。

北島當然明白我的意思,叫著:「雪娟,大哥嫌地方污糟,還不快快清潔?」

此言一出,雪娟就把頭伸到晶晶胸前,吸乾淨所有精液。晶晶在眾人面前被

啜雙乳,臉蛋不其然紅了起來。

雪娟吃了精液,手還托在腮上,扮可愛的說:「好味喲!」

「清潔」工程完了,就到我的時間。我脫下褲子,露出大雞巴,放晶晶胸前。

雪娟兩手按在晶晶雙乳上,向內一壓,幼滑雙乳就夾著雞巴。雪娟之前留下的口

水,正好成了潤滑劑,她把晶晶雙乳上下晃動,一時雙乳齊上齊落,一時又反向

擺動,不停摩擦,夾得我好不逍遙呢!自已雙乳用來夾雞巴,晶晶只好側著紅臉

啞忍。雪娟越壓越用力、晃動越快,「吱∼吱∼」聲響,夾得我耐不住了,把精

液全都射出,全都射在晶晶粉頸上。

我射了精,雪娟也放開了手,順勢讓晶晶臥下,嘴又一次舔啜晶晶乳房,嘴

唇慢慢移到她粉頸上,落力吸啜我的精液。她還用雙手撫著晶晶面龐,嘴貼著嘴。

在強吻間,雙手漸漸用力,晶晶的嘴再次被掐開。雪娟把舌伸進去,也把精液灌

進去。結果晶晶就被迫吃下我的精液……

正當雪娟的嘴離開晶晶,晶晶就連番咳,這時,雪娟竟把晶晶抱入懷中,一

邊輕撫、一邊吻著她前額,就像母親安慰孩子般。晶晶也沒有反抗(也許是無力

反抗),女生與女生之間的肢體接觸……這簡直令我們大開眼界!

見著雪娟仍在纏著晶晶,我們己關掉房門,回去自已房睡覺。不知雪娟還會

對晶晶做些甚麼呢?這晚,我夢中就只有兩位世界冠軍的纏綿影像。

「喔喔喔……」,又天光了,霍氏這麼有錢,還用雞啼,真愛鄉土味!我們

起身後,決定帶食物到她們的房間,在這享受早餐,吊一弔兩位體壇公主的胃口。

一開門,只見到雪娟仍抱著晶晶睡,手還放在晶晶胸上。我們在離她們十呎的桌

上開餐。一口一口的雜果沙津、肉醬意粉,真美味!雪娟的鼻真靈,才吃了三分

鐘,就給她嗅到。她本能的嗅了一嗅,就醒來坐起身,朦朦的雙眼望向我們。突

然「丫!」一聲大叫,半慌半張的問:「你們為甚麼在這?」「因為你在嘛。」

北島答,雪娟立即又回復原型,撲向北島。

纏綿一輪後,她就坐在北島腿上,說:「冤家啊,有早餐為甚麼不叫人家?」

「你鼻這麼靈,還用我叫嗎?」。說著,北島拿了一盒「精液沙津」給她,她打

開盒,嗅了一嗅,就曖昧的望著北島。這「淫蛙」明知是精液,還一口口的吃下,

而且很滋味似的。她胃口也很大,竟連吃了十來盒,舔了幾次嘴,看得我們小弟

又昂首了!

雪娟吃著吃著,偶然看到原來晶晶己醒了,她叫著:「郭大姐,這兒有美味

的精液沙津、精液乳洛啊,快來吃吧!」,說時,又陶醉的做了一個口交姿勢。

晶晶當然不來,她不來,不過我倒要來一炮!我走近她說:「你不吃不打緊,但

別餓壞你小妹啊!」,同時我亮出雞巴。晶晶見此,立即跌跌碰碰的想逃走,可

惜被雪娟攔腰截住了。

雪娟把晶晶整個擒下,在她耳邊說:「大姐啊,為甚麼你總是這麼?我們女

人啊,就是要讓男人爽嘛∼」,同時,她硬硬擘開了晶晶的腿。我這下就不客氣,

縱身上前。「呀∼」晶晶一聲大叫,就給我插入了。晶晶全力掙扎,扭腰擺動,

但有雪娟在,她當然走不了,反而使我更有快感。我一邊抽插,一邊玩著晶晶雙

奶,真是柔軟,陰道也夠窄,交媾次數一定不多,是玉女啊!

平常的姿勢不夠了!我慢慢躺下,雪娟也幫晶晶坐起身,坐在我上面,成了

「坐蓮式」。雪娟真懂事,她用力托著晶晶腋下,一托一挫的,每次晶晶的重量,

都全壓在雞巴上,真爽死我了!這時晶晶身子被壓低了,她雙奶、肚皮都我緊貼

著。原來北島又來搞雪娟,難道他想玩4P?不過他很快又走了。

突然,「呀!」晶晶大叫,不論眉頭、陰道都收緊了。原來雪娟用「假雞巴」

來操晶晶菊門!她按緊晶晶的腰,就風馳電制的衝呀衝,痛得晶晶「咿啊哇呀」

的。雪娟激烈的抽插,插得晶晶整個晃動,不只下體,使我們上身也摩擦起來,

可以感到晶晶搖晃的雙奶,還有她的體溫。晶晶這時撐不下了,哭了出來,我有

點心痛,唯有把她抱緊,讓她在我懷內痛哭。

雪娟抽插得越激越烈,晶晶差不多給她幹得飛起了。也就是這瘋狂抽插,使

得我也消魂了,我把晶晶抱緊,腰也上挺,終於把精液射入了子宮。雪娟干多十

數下,自已也高潮了,在晶晶身上打了幾下冷顫。雪娟抽出了「假雞巴」,而我

也捨不得的離開晶晶了。

只見雪娟又擘開晶晶的腿,哄頭過去,又嗅了一嗅,說:「這些美味的補品,

你不吃,我就不客氣了∼」,她不知從那拿來了吸管,插入晶晶陰戶,「啜啜…

…」聲的吸啜著,把我的精液吸得乾乾淨淨。晶晶己經被她干暈了,當然沒有反

抗……

玩完爽完,才記得問小霍為何不帶章子儀這騷貨來?小霍顧左右而言他,後

來大霍講我,才知道,原來是老霍(霍震霆)拿了章子儀來自己玩。操他媽的,

自己的兒子的也不放過,況且他不是己有朱玲玲了嗎?!你害干不到章子儀,快

拿朱玲玲給我操!這句當然沒有在大小霍面前說。

另外,我始終忍不住去問北島,為何要羅雪娟這大山婆?他說他這種玩意,

我綁回來那些女名人,偶然玩玩還可以,要長期玩的,一定要羅雪娟這種身體質

素才可以,不然玩玩下就會變「奸屍」了!他還說羅雪娟咋嬌起來,比日本妹還

可愛,這一點就我恕不苟同了。

~~~~~~~~~~~~~~~~~~~~~~~~~~

我是菜鳥,請喜歡的朋友點“感謝”支持一下

很刺激的感覺

每天上來捷克果然是對的 繼續去挖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