蜗居3

蜗居3

郭海萍一夜都没有睡好,她感到自己的身體被摔的粉碎,更难以忍受的是自

己的阴道内像有很多小蟲子在钻来钻去,这種百抓挠心的感觉正在吞噬着她的身

體。而身旁的苏醇却一夜呼噜声不断。

天终於亮了,海萍起床后简单的漱洗了一下,就出门了,苏醇还睡着,海萍

没有叫醒他,她觉得无话可说,她现在最主要的是买房子“我,郭海萍要改变这

样的生活!”海萍拖着沉重的脚步好不容易挤进了开往公司的轻轨。早高峰的轻

轨车厢,像是沙丁鱼罐头,人與人之间紧贴着,互相都能闻到彼此的體味,甚至

可以大致猜到对方吃了什麼早餐!海萍隔着人缝透过车窗望着窗外飞逝而过的一

幢幢崭新的商品房,“什麼时候我能住在这其中的一套房子里?这个多套的房子

我只要一套,不多,只要一套我今生足矣!”

又到了一站,又有很多人拚命的挤了进来,海萍突然感到阴部被什麼硬物顶

住了,她想用手把那东西挡开,可是列车又重新启动了,海萍的两只手只能用力

地抓住头上的把手,人已经被挤的不能动了,她只能用眼睛的餘光扫了下之间的

下身,原来是自己前面乘客的一隻硬牛皮包,包底部的硬角正好顶在自己的阴部

海萍今天穿了条棉织的休闲裤,列车飞快地在城市的半空中行驶着,裡面的

人也随着车厢的晃动而动着,那个硬牛皮包的一角也来回磨着海萍的阴部,海萍

此时的注意力早已转到了自己的下身,渐渐的她觉得那个硬牛皮包就像昨晚苏醇

的手指,在抚摸着阴部,随着车厢的晃动她感到阴部有点湿润了,奶子也有点发

涨了,海萍感到很舒服,阴道内又有电流湧出在电击着裡面的小蟲子。车又到站

了,车厢内的人们都稍微松动了一下,硬牛皮包離开了阴部,海萍感到又要被推

下山了,她凭感觉寻找着硬牛皮包的一角,找到了,海萍不由自主地靠了上去。

车厢还是晃动着,阴部还是像被抚摸着,海萍感到抓住了山上的树枝,“这次没

有被摔下山,这次一定要登上山峰!”海萍悄悄地腾出了一隻手,放下来,她环

顾了一下四周,“没有人注意我,不是在聽MP3,就是在看报纸,或是在想着心

思。”

海萍用手抓住了硬牛皮包,把包的一角对准了自己的两片大阴唇间,把下身

紧紧地靠了上去,她用手牢牢地抓住牛皮包,不让它再離开自己的身體,阴部随

着车厢的晃动在上面磨着……。海萍感到大阴唇已经随着硬牛皮包的磨动分开了

,流出来的阴液已经把内裤弄湿了,她的下身又往上靠了靠,“哦!顶到了敏感

点!”海萍差点叫了出来!牛皮包的硬角正好顶到了海萍的阴蒂,那一阵阵的刺

激让海萍的身子有点颤动起来,还好列车的晃动还比较厉害。海萍的手更用力的

抓紧牛皮包,下身贴的更紧了。

“阴道内的电流更大了,小蟲子都已经被电击掉了!”海萍感到阴道内热呼

呼的,“太舒服了!”电流已经已经开始向上身涌了,涌过了小腹,到胸部了,

海萍的乳房已经涨的快要把胸罩搭扣给撑开了!乳头也已经硬挺挺的勃起,勃起

的乳头也随着身子的晃动摩擦着罩杯内壁,从乳头上流出的电流和阴道内湧上的

电流交汇在一起开始向海萍的头部涌去。

“乘客们列车就要到达下一站XXX路站,请要下车的乘客做好准备”车厢喇

叭传出不合时宜的声音。“别让我再次坠落到山下,我也快要到山峰了!”海萍

抓着牛皮包的手不由自主地动了起来,包地硬角隔着裤子快速地摩擦着海萍地阴

蒂,电流瞬时间加大了,向上不断地涌着,海萍感到脸开始发烫,人已经有点站

立不稳了!手心裡的汗都溢出来了,海萍把牛皮包的硬角用力的盯进了自己的大

阴唇间……“啊!啊!哦!”海萍控制不能自己地呻吟了出来!车子也进站停了

下来!“终於到达山峰了!”海萍感到全身地毛孔都散发开了!一股快感从脑子

流散到了全身。海萍也到站了,她跌跌撞撞地随着下车的人流挤下了列车。

走出车站,海萍下意识地抬头望了眼天空,“今天的天空真蓝啊!”海萍的

脚步也轻快起来。到了公司海萍才发现自己的内裤底部早已被阴液弄湿了,大腿

上也流落了不少。她连忙走进了洗手间,从包里取出一片护垫贴在了内裤上,在

清里阴部时海萍又用卫生纸在阴蒂上揉擦了幾下。“这種感觉真好!”海萍内心

感叹道。她拉上内裤,穿好休闲裤,用手拢了拢有点凌乱的头发走出了洗手间。

海萍走进办公室刚坐下,“海萍姐,这么晚,快迟到了,昨晚没睡好吧!”

邻坐的小王跟她打招呼。

“别瞎说,是昨天加班累的,起来有点晚了。”海萍解释道。

“都是过来人了,还不好意思,昨晚跟老公生活做的很爽吧,脸上的红晕还

没退掉呢!”小王凑到海萍的耳旁轻轻笑道。

“唉!就我现在住的那破房子,还爽!不提了!”海萍像是在自言自语。

“怎麼回事?”小王追问道。

“开会了!”耳边传来经理的声音。

“快!开会去!”海萍站了起来。

“开完会,MSN!”小王在海萍的身後轻声的说道。

开完会,海萍刚登陆上MSN,小王就在網上叫她了!小王算是海萍在公司无

话不谈的死黨了,每次两人要说悄悄话都在MSN上聊。刚开始海萍没有理会小王

,不死心的小王连发了幾个“闪屏”给海萍,海萍实在没办法,就把昨晚的事情

告诉了小王。把小王乐得差点笑出声来。海萍氣得移到小王身旁打了她一下

“你还笑,不理你了!”

“那你还不买房子,准备一辈子住在那破房间里!”

“买房子,钱呢!我还没存够呢!”

“还没存够?!傻啊你!你一个月赚多少,房價天天在涨,你存钱的速度根

本趕不上房子涨價的速度,我看你这辈子是没希望了,每晚都要担心‘咚,咚,

咚了!”

“那你说我该怎麼办?”

“你不会贷款啊,先把首付付了,房子先住进去,剩下的钱以後再慢慢还嘛

!”

“贷款买房?”

“说你傻,你还是真有点傻!我现在的房子不也是贷款买的。先不说别的,

就说私密性来说,我就觉得值。我现在每晚洗好澡光着身子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我老公那看我的眼神真像狼似的!那再到床上……别说到床上,我们现在是想在

哪裡做,就在哪裡做,这就叫做人啊!我的好姐姐!”小王在MSN上好一长篇!

“那就算贷款买房也不是想买就立时三刻买的!像我这種外乡人在上海又没

什麼关系的,怎麼买啊?”海萍被小王讲的已经有点冲动了!

“你真的下决心买房嘛?如果是真的,我正好有个做房地产的朋友的房子最

近要开盘,聽说还是准现房,过散个月就能交房了。如果你真想买的话,我这就

帮你去问!”小王还真是那種热心人。

 

“那我今晚回家先和苏醇商量商量再说。”海萍有点犹豫了。

“就你那老公,下面幾声楼板响就吓得不行了的人,你还跟他商量,我看你

还是继续住你那‘咚,咚,咚’的破房子吧!”

“好!那你今天就帮我打聽,我决定买了!”被小王那一阵嘲笑,海萍终於

下了决心。

“我争取中午就给你迴音!”小王最後还在網上发了个鬼脸。

吃午饭时小王的迴音来了,房子是有的不过地段不是很好,总價在八十萬左

右。海萍聽了,又开始犹豫了。看到海萍犹豫,小王又跟海萍说了一大段买房子

好处的话,小王的话離不开夫妻生活方面的,小王告诉海萍,她和老公在家不分

时间、地点只要两人性致上来了,想做爱就做爱,各種體位姿势幾乎都做了个遍

!聽了小王的话,海萍感到自己的下身又有点湿了!她终於下了决心要买房子。

小王的办事效率还真高,下班时她就告诉海萍,周末就可以去看房了,如果

中意的话当场就可以付定金。这下子海萍的彻底不在动摇了。在下班的路上她打

了个电话给妹妹海藻叫她周末赔自己看房子顺便在准备点钱,海萍怕萬一要付定

[長篇] 蜗居2

加入書籤:           还是这个月色朦胧的夜晚,宋思明开着车驶在回家的路上。作为市府的秘书

,他幾乎每晚都有推不开的应酬。他已经将大部分不重要的交际回了,但是他还

是觉得忙不过来。今晚,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的老闆请客,要说,这位陈老闆还是

他的远房亲戚,刚到上海时还只是个包工头,这幾年在宋思明,明裡暗裡的照顾

下已经有陈老闆上升到了陈总。

宋思明微微点下了车窗,阵阵凉风吹了进来。本来这種应酬对他来说只是逢

场做戏,可是今晚他觉得不虚此行。今晚,宋思明在酒席上见到了一位女孩,刚

见到时,宋思明好像进入了梦境,这位女孩不就是自己大学时,暗恋的苏惠。苏

惠不是已经去世了吗。那眼前的这位女孩又是谁?她是陈寺福带来的,好像是陈

公司里的文员,是陈专门叫来陪酒的。这个陈寺福亏他想得出。苏惠是宋思明心

中的隐痛,看着眼前这位叫郭海藻的女孩面无表情的勉强地在酒席间,一杯杯地

敬着酒。宋思明就觉得是苏惠在敬酒似的。他一点胃口也没有了,只是不停地喝

着酒,没多长时间,他就借口还有事離开了,临走时,宋思明特地来到郭海藻面

前,悄悄地把自己地名片塞给了海藻,並轻声道“以後有困难可以直接找我。”

处於宋思明现在的地位,他不是一个随意发名片的人,可是当他看到眼前这位楚

楚憐人的女孩时,他有種感觉他要帮她,他要帮她改变现在的生活,就算是为已

经故去的苏惠吧!

车子慢慢拐进一条幽静的小路,宋思明的家是那種解放前建造的日式小洋房

,独门独户的,確切的应该是他老婆娘家的房子。宋思明能有今天的地位多半是

靠他老丈人的关系。他老丈人是他大学里的领导,当年,宋思明为了毕业后能够

留在上海,毅然选择了领导的女兒,这个选择为他以後的仕途铺开了道路。

宋思明刚推开门,“咦!你怎麼这个早回来了?”老婆雅娴早已经习惯他十

点以後到家了。

“早!都快十点了!”宋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掛钟。

“你哪天不是十点以後到家的,今天太阳西边出来了!”雅娴连忙递过拖鞋。

“婷婷呢,睡了吗?”宋故意扯开话题。

“真是太阳西边出来了,你怎麼时候关心过女兒,她早睡了,明天还要上学

了!”

“我今天有点累。”宋思明低着头,他现在有点不敢正眼看雅娴,他觉得自

己对这个家是亏欠的。

“你哪天回来不是叫累的,睡衣已经放在卫生间了,快洗个澡,早点休息吧!”

宋思明洗完澡,可是头还是有点晕,走进卧室他闻到一股香水味,抬头一看

奶子鼓鼓地顶在胸前,透过睡裙宋思明可以清楚地看到雅娴两个褐色的奶头挺立

着。

宋思明虽然才四十多岁,或许是自己所处地位的原因吧,他不是一个很花心

的人,虽然不时有女人願意主动投懷入抱,但他还是能把握住自己的,这点让雅

娴还是很宽慰的。宋思明和雅娴之间的夫妻生活已经是例行公事了,宋思明现在

不大会主动提出要求了。反而雅娴最近到性致很强的,每次雅娴要,宋还是应付

的,“就当交水费吧!”每次宋都这样想的。

“你喷香水了?哪来的?”宋思明走到了床边。

“就是上次来家裡送东西的陈总给的。”

“什麼陈总,包工头一个,以後少喷点!”宋从心裡看不起陈寺福。

宋思明刚上床,雅娴就靠了上来,一隻手已经伸进了宋的内裤内。宋思明的

头还晕着,他半躺在床上,任由雅娴的手抚摸着自己的阴茎,可是雅娴抚摸了好

久,宋还是没有一点反应,阴茎还是软软的。

雅娴见宋思明没反应,忙直起身子,撩起了睡裙,露出了自己的阴部。雅娴

知道宋思明很迷恋自己的阴部,宋是喜欢阴毛浓密的女人,自己刚跟宋思明谈恋

爱时,宋还留恋着苏惠,对自己不冷不热的。可是当和有了第一次后,宋对她的

态度改变了许多,雅娴现在还清楚的记得宋思明第一次看到自己阴部时的情景,

那时,宋思明的眼神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宋思明告诉雅娴,她的阴部长的很

好,特别是那丛浓密的阴毛,太性感了!雅娴刚开始还没觉的什麼,女人的阴毛

有什麼好看难看的!当她看到其他女人的阴毛后,她认为宋思明说的没错。自己

的阴毛虽然长的很浓密,

本文隱藏的內容需要回覆才可以遊覽

但长的不像大多数女人乱蓬蓬的,她的阴毛是那種捲曲

的一层层的有层次感的从自己的两片大阴唇向上延伸着一直到自己的小腹下。从

此雅娴对自己有信心了。

雅娴抓过宋思明的手把它按在自己的阴部上来回的抚弄着,另一隻手还不停

地抚摸着宋的阴茎。宋思明慢慢的也开始主动地抚摸雅娴的阴部了,还不时轻缕

着雅娴捲曲的阴毛,手指还伸进来雅娴大阴唇中。宋思明开始有反应了,软软的

阴茎渐渐有了硬度,雅娴加快了抚摸阴茎的速度,把宋思明的另一隻手按在了自

己的一个下垂的大奶子上,“帮我摸摸奶子,老公”。

宋思明的手在雅娴的奶子上用力地抓揉着,阴茎已经完全勃起。雅娴的手也

感觉到了,她连忙脱下宋的内裤,蹲在宋思明的身上,一隻手扶住宋直直挺立的

阴茎,一隻手分开自己早已经湿润的阴唇,把宋的阴茎对准自己的阴道口一下坐

了下去,雅娴感到下身一下子得到了充实,她脱去了睡裙,一丝不掛在宋思明的

身上动着,两只大奶子在宋思明的眼前上下来回地晃动着。

雅娴的两片大阴唇紧紧的夹着宋思明的阴茎,随着雅娴的激烈的动作,一股

阴液从她的阴道内流出,把两人的阴毛都已经弄湿了。宋思明的性致也被雅娴激

发上来了,他用手抓住雅娴晃动的奶子,手指也捏住了两个褐色的大奶头。

“老公,思明,用力啊!我奶奶头涨啊!”雅娴呻吟着,屁股不停地在宋思

明的身上上下动着。

宋思明此时也被雅娴激发着性致高涨着,他不能让雅娴在自己的身上这样弄

出来。他本能的觉得自己是这个家的主宰,不管做什麼,包括做爱。宋思明连忙

用力推开已经有点疯狂的雅娴,让自己的阴茎離开了雅娴的身體。他让雅娴趴在

床上,自己转到了雅娴的身後,雅娴的大屁股向上翘着,阴唇已经完全翻开了,

阴唇上捲曲的阴毛已经被流出来的阴液弄湿而缕直了!

宋思明用手在雅娴的阴唇上抚摸了幾下,雅娴已经迫不及待着用手向後探到

宋思明的阴茎抓着拉向自己的阴部。宋思明一下顶入了雅娴的阴道。

“哦,老公,别停下来啊!”雅娴的屁股也往後顶着。

宋思明两只手扶住雅娴的屁股,阴茎不停地在雅娴的阴道内抽动着,他闭上

了眼睛,他感到此时趴在自己身下的不是雅娴,是苏惠,他是在和苏惠在做爱。

曾经多少次,宋思明在快要高潮时都想到苏惠,今天他还觉得是在和另外一

个人,“海藻!苏惠!我要得到你!”宋思明在心裡喊着,一股精液射进了雅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