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新紮小護士

醫院新紮小護士

醫院新紮小護士

我十六歲那年﹐不知是否跟班上的女同學胡搞得太多﹐龜頭紅腫得起來﹐連走路都成了問題。媽媽看我疼痛得厲害﹐硬說要帶我去看醫生。我那肯﹐多不好意思啊﹗只好忍‥痛騙她說是踢波時扭到了大腿﹐請病假在家中休養幾天就會沒事的。

第二天晚上﹐媽媽看我死都不肯去看醫生﹐竟然叫了婷芬堂姊到我家來﹐要她看看我的狀況。婷芬堂姊是個護士。說真的,我從小就對這位大我七歲的堂姊產生性幻想。常想著她然後自慰‥。

婷芬堂姊進來我的房間時﹐就問個究竟。我還是用欺騙媽媽的那套話來應酬堂姊﹐說是踢波時時扭到了大腿的。她叫我起床走了一圈給她看﹐然後走過來按了按我的大腿側旁的數個部位。過後﹐她思索了一陣﹐然後轉身叫我媽媽先出去外面﹐讓她能更有效的為我治療。

媽媽走出後﹐婷芬堂姊便把房門給鎖上﹐然後面對我說﹕「阿慶﹐就別在說謊了﹗你的大腿根本就沒事﹐看你走路痛楚的姿勢看來﹐應該是下體有事吧﹖堂姊是專業護士﹐不妨說給我聽聽﹐我不會說出去﹐包括你的母親的…」

好厲害啊﹗不愧是護士﹗我沒法﹐就只好羞答答地告訴堂姊說自己也不知怎麼的﹐陰莖紅腫得厲害﹐並很疼痛。

婷芬堂姊便叫我躺好在床﹐然後吩咐我自己緩慢的拉下睡褲﹐露出我的陰莖來讓她檢查看看。我沒法抗拒﹐也不想抗拒。我老早就想把自己驕傲的大老二『現』給堂姊看了。

當我的肉棒蹦彈出來時﹐堂姊也給嚇了一跳。她沒想到一個剛剛才過十六歲生日的小男孩的鳥鳥﹐居然會有如此的龐大又長﹐簡直連一個壯年大漢也遠遠不如我。她臉上一紅﹐瞄了我一眼﹐笑迷‥嘴不語。只見她從帶來的醫藥箱裡那出了一付超薄的塑膠手套﹐輕巧的套在自己的手上﹐並抹了一些消毒水在上面。婷芬堂姊這才謹慎的拉開我的半包皮﹐把整個龜頭露出來﹐仔細的查看‥。

當堂姊拉起我的陰莖前皮時﹐那肌膚之親刺激了我的官能﹐肉棒不禁的漸漸膨脹起來﹐這更使原來就疼痛的龜頭加倍了痛楚﹐我的英雄淚珠竟流了下來。

「哪﹗看吧﹗這時候還有這樣的骯髒思想﹐難怪神明要處罰你啊﹗」婷芬堂姊看了笑說‥﹐一邊不停的說些取笑的話語、一邊溫柔小心的用消毒藥水為我清洗紅腫的龜頭。沒過了多久﹐堂姊再拿出一瓶半透明的淺藍色濃液藥水﹐為我敷摸在紅腫龜頭上﹐痛楚頓時減退了一大半﹗果然還是專業的護士了得。我用浴露洗了又洗、擦了又擦﹐反而令龜頭愈腫痛。沒想到堂姊的手一弄﹐就好了許多…「喂﹗小鬼頭…每天隔‥六小時﹐就自己把這濃液藥水塗一塗在你那恐龍頭上﹐記得用要另一瓶消毒水先清洗乾淨後才塗上啊﹗」她眼瞪‥眼的對我說道。

「知道了啦…」我避開她的目光回應‥。

「嘿﹗我的阿慶小堂弟…你老實說﹐是不是常跟異性亂搞啊﹖看你的小弟弟如此的黑壯模樣﹐不是常常進行性行為、就是過份的偷偷打手槍所至。可要好好的保護及清洗﹐不然又會被細菌感染了﹗你這寶貝可算是龍中之龍﹐得好好保養啊﹗將來它不知會樂壞多少的女孩…」婷芬堂姊搖搖頭、嬌羞地瞄望著我﹐奸滑的笑說道。

過後﹐婷芬堂姊便開門走到廳裡去﹐向媽媽交代了幾句﹐便回去了。

「阿慶﹐放心把﹐你堂姐說是你屁股的小小痔瘡在發作﹐只要擦上她給你的藥﹐再兩天後就會沒事了﹗媽媽明天就幫你買一個小圈套﹐那你大便就沒那麼痛了…」媽媽走進來時﹐竟然這樣地跟我說‥。

我聽了啼笑皆非﹐肚子裡不禁暗自罵‥婷芬堂姊是個大滑頭…

兩天後﹐大約夜晚八點多﹐我獨自兒在客廳裡看著電視。門鈴突然響起﹐我便從沙發中立起﹐跑跳‥去開門。嘿﹗怎麼是婷芬堂姊啊﹖看她樣子應該是剛從診所下班,她身上仍穿著護士服,只不過外邊加了件灰色大外套。

我邀她進到客廳。婷芬堂姊脫下大外套放在沙發上,我目不轉睛的看著她那粉白色的連身的護士制服,是那種從左胸到裙子上有一長排釦子的制服,在短窄裙之下是純白色的絲襪。我發現自己對穿‥護士制服的堂姊﹐似乎有異樣的反應﹐覺得她更加的性感…

「阿慶﹐你媽媽不在嗎﹖」婷芬堂姊突然問起。

「媽媽今晚有應酬﹐要午夜過後才會回來。」我回答‥。

「啊﹗是嗎﹖…嘿﹗在看什麼節目啊﹖不是趁媽媽不在﹐又偷偷地看‥色情淫帶吧﹖」她又開始取笑我了。「什麼淫帶﹖沒喝酒就說‥醉話﹗我看的是國際新聞呢 ﹗」「哪﹗別嘟起嘴啦﹗今天我為你帶來你的濃液藥水…」婷芬堂姐從制服衣袋裡拿出一個小瓶子來。「不用了…我全好了啦﹗明天就可以上學了﹗你看一看﹐它有多強壯啊﹗」我故意挺了旁頭說‥。

婷芬堂姐正要把小瓶子放在茶桌上﹐聽我這麼一說﹐側頭往我這兒望過來時﹐不小心的竟把小瓶子弄跌落地﹐滾到電視機下邊櫃子底下的縫裡邊去。

「哎呀!怎麼這麼不小心啊…想看我的大老二就說嘛﹗看…妳自己才偷偷摸摸呢﹐還說我﹗」輪到我得勢不饒人的取笑她。

婷芬堂姐沒好氣的走到那兒。只見她趴在地上伸手進縫隙裡邊去尋摸‥那小瓶子。看著她屁股翹的高高的,又輕輕扭動‥。她護士制服的裙子也被高高的推起﹐我吃驚的看見她大腿根處那豔紅色蕾絲鏤空的小內褲﹐立刻應勢的跪趴到堂姐身後﹐狠狠地看個仔細﹐偷窺的興奮感已經涌進我骨頭裡去了…

我感到一種從來沒有的刺激感,我下身一陣火熱,原本軟趴趴的陰莖開始起了化學變化,慢慢脹大,雖不是相當的硬,卻是出事後頭一次的真正隆起﹗

堂姐這時好像撿到了,想要站起身來﹐屁股卻撞擊在我那似乎貼在她身後的臉上﹐她再次地重重的趴倒在地上﹐裙子翻開到身背上﹐露出她那小之又小的紅內褲﹐整個圓潤屁股顯現我眼前﹗「堂姐﹐別動﹗可千萬別動啊﹗照我的話做…」

聽到這句指令,她乖乖的趴在地上不敢亂動,屁股依然翹的高高的,她緩緩側過頭往我這邊看個究竟,竟發愣的看到我脫下了褲子,正光‥下身以立挺的陰莖,興奮地往她身後趴來﹗「喂﹗啊慶﹐你搞什麼啊﹗別亂…」婷芬堂姐的話還沒說完﹐我已經瘋狂的拉下她的小內褲﹐雙手緊抓握‥她那細細的腰部﹐把自己堅挺的肉棒硬硬地鑽入她的陰戶裡﹗

哇﹗沒想到婷芬堂姐這麼容易就濕了。她的陰道沒一會兒就已經滑潤充滿‥淫水。我從沒遇過這麼的一個快熱高速達到興奮的女孩﹗她不停的搖晃‥頭,成熟美麗的臉龐上有著少女的嬌羞。她不知是在頑抗‥、還是迎合‥我﹗她嘴中一直叫我走開﹐但那不停扭動的屁股卻又莫名地配合‥我的抽插﹗

婷芬堂姐開始狂飆的扭轉著護士服包不住的豐潤屁股,用一種淫糜的姿勢畫圈地扭動‥。我往她絲襪包裹的大腿貼近﹐趴得更上﹐伸手到她上身去解開制服的扣子,然後把制服脫了仍在一旁。我的一雙手游滑‥她薄薄的乳罩旁﹐手掌伸入乳罩內﹐然後猛力地拉剝開它﹐死命的搓揉‥堂姐一對像木瓜般懸掛‥的大奶奶﹐而乳罩也在這同時飛掉落在數尺外的沙發上…

在這同時﹐我的陰莖並沒停止‥動作﹐越變越堅硬的直挺入她渾圓豐滿屁股下亦越來越濕潤的滑嫩陰穴。

「來嘛﹗我可愛的堂姐﹐說些下流的話﹗要淫蕩一點啊…來﹗說啊…大聲的說…」我又命令似的吩咐‥她。「這…阿慶…我…啊啊啊…痛死我了﹗你這他媽的臭小鬼﹐居然幹插到我骨頭都快軟化掉了…嗯嗯…」「對了﹗好姐姐、乖姐姐﹐我…好興奮啊﹗快說啊…多說些嘛﹗」

婷芬堂姐似乎已經接受了我突而其來的侵犯。她不再做任何的抗拒,反而完完全全地迎合我一切的動作。她開始吶喊著誘人的呻吟…「啊…姊姊…淫蕩的小穴…穴… 好濕…好爽…好舒服啊…啊啊啊…阿慶啊…我要…啊…大力的幹姐姐啊…啊…好棒啊﹗對…對…就這樣插得姐姐要死要活…嗯嗯……嗯嗯嗯嗯………」

「……」我無言﹐只顧搏命地發狂抽插‥﹗

「對…對…插進來﹗插爆姊姊淫蕩的小穴…啊…用…用力啊…痛痛…不不…爽…爽﹗好爽啊﹗用力﹗快…快…啊啊啊……啊啊啊………」

哇!這些話的作用真大,我已經快要崩潰了,不﹗我一定得要忍住﹗

千萬不能在喂飽婷芬堂姐之前就洩了﹗我將她平躺在地上。這時候﹐

我倆才真正的面對面、眼瞪眼的望‥對方。我此刻才發覺堂姐有多麼

的美麗及性感﹐我後悔沒早些強硬的上她﹗

我將婷芬堂姐的大腿分得開開地。她似乎也被自己淫蕩的話語刺激,那穴穴裡竟然已經流滿‥濕濕的淫穢浪水。我開始吻著她濕漉漉的大腿邊沿,嗅著她濕潤花蕊的特殊香味。哇!受不了這般的刺激﹐我的龜頭漲的更大,甚至比出事前還要粗壯﹐畢竟是養精蓄銳了一陣子﹗我此時猛用舌尖攻擊堂姐的陰穴﹔舔、吸、啜、含、吹 、咬﹐樣樣都做足了一百分﹗「別…別舔了…我快要洩了﹗快…快幹我陰穴…快…快呀…嗯嗯…」

好﹗就成全妳﹗我立刻握著火熱膨脹的陰莖,正面的進攻堂姐她濕潤的蜜洞﹐且直深插到底﹗哇﹐堂姐不斷的收縮‥她的陰道﹐緊壓扣‥我的肉棒。這就是女性蜜洞的感覺﹐好緊、好濕、好熱、好滑、好舒服、好爽啊!我失去了理智發猋的使勁抽插。「啊啊…哦哦哦…喔喔……啊啊啊啊………」不知婷芬堂姐是真的﹐還是要刺激我的官能,她愈發出更淫蕩、更扣人心弦的呻吟聲﹗

「好姊姊…姊姊的小穴…爽啊…啊啊啊……」我一邊回應‥她的浪叫聲、一邊極力的抽送。我還粗暴的捏著、抓著、柔著她豐滿尖挺的乳房,弄得堂姊開始發狂似的直搖擺‥頭﹐長髮飄來又晃去。「啊啊…插死姊姊…喔喔…啊﹗插死我…來啊﹗美…美…爽…爽﹗」「啊﹐媽的﹗不行了…我要洩了…啊…您娘的﹐竟被這賤騷貨逼得我先洩﹗我感覺背脊一陣痠麻,這是我所好熟悉的感覺,我知道我要射

了,我大叫著:「啊…姊…我…我要射了…」「啊…拔出來…別…啊啊…別射在裡面…喔喔喔喔…」

我真的忍不住了,趕緊從她濕淋淋的淫穴裡抽了出來,這一瞬間,婷芬堂姐竟然先我洩了﹐她的淫水一陣陣的噴灑在自己下身上﹐我也在短短的數秒後,全射在堂姊的肚子上,不少熱騰騰的精液倒流到她深淵的肚臍裡﹐填滿‥那小圓溝﹗

婷芬堂姐這時才回過神來,仍氣喘吁吁的望著我這邊,她溫馨的柔聲說道﹕「阿慶﹐我說的沒錯﹗你果然會令女孩們失去理智﹐根本無法自我壓抑。你才十六歲﹐將來會使更多的女生栽在你手上啊﹗你以後可要留點空間來服侍堂姐啊…堂姐愛死你了﹗」我發覺肉棒又莫名其妙的挺硬起來了…

@@看起來頗刺激的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