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表姐的往事

和表姐的往事

事情要從十來年前說起了,當時我還住在我家老屋。那不是像現在的單元樓,而是棟老房子,我家在四樓,這層樓共住了兩家,前面是兩家的正房,每家各有兩間,外面有間公用的堂屋連著樓梯,接著是一條過道,過道上依次是一個水池、我家的一間后屋和兩家公用的廚房和廁所。

表姐名叫左巍,1967年9月11日生,大我9歲,我喊她巍巍姐姐。小時候表姐一直隨參軍的父親在北方,大概在我上小學三年級時間,被送回武漢,來到我家。我們就把后屋讓給表姐住,那時她上高二。后來的高考,表姐成績一般,到了醫學院讀大專,是走讀,因此仍然住在我家后屋。

轉眼過了好幾年,她畢業后進了一家醫院,在檢驗科工作。這好像是到了89年,表姐22歲,我也上初二了。

正值青春期的我,對異性産生了濃厚的興趣,那時我性格比較內向,和女同學接觸不多,而表姐雖稱不上國色天香,但在普通人群中絕對可算得上美人,又是我身邊最接近的年輕女性,於是她自然成爲了我第一個暗戀的對象,從早到晚我都密切的關注著她的一舉一動,以至於逐步發展到對她的偷窺。

我的偷窺一開始沒有看到很多稀奇的,只是有一次偷看她換衣服,看見了只穿三點式的表姐,現在覺得不算什麽,但那時,近乎裸體的女人身體對一個青春期的小男生來說視覺沖擊還是很大的。

表姐身材嬌小,容貌端莊,講一口標準的普通話,看起來很文靜的樣子,但她性情開朗而活潑。表姐平時不愛塗脂抹粉,穿金戴銀,顯得很清秀,但她衣服卻很多,特別是夏天的衣裙大多比較暴露,顯示出她優美的身體曲線。

剛上班的表姐,朋友很多,其中絕大多數是男的,主要是她中學、大學的同學和醫院的同事。表姐平時對我很好,一直以來經常帶我到學校和醫院里去玩,所以她的好些同學、同事都認識我。

當時對性問題還不是很清楚的我,對女性的身體覺得很神秘,由於經常看到表姐晾曬的內衣褲,我對此産生了濃厚的興趣,於是經常翻看洗衣機和她的衣櫃以及手提包,每次我幾乎都有感興趣的東西發現。

表姐有乳罩五六件,各式三角褲十多條,甚至還有一條性感的丁字褲,八十年代末,這可是非常新潮和前衛的。乳罩上面的型號是85C,當然那時我並不知道是什麽意思。

表姐還有三條月經帶,那時婦女衛生巾還剛面世,表姐一直使用月經帶,所謂月經帶其實就是一根布條,兩端穿上帶子,婦女來月經時在布條上墊上草紙,然後兜在裆部,再用帶子系在腰間,換洗后重複使用。衛生巾當然先進和衛生多了,我開始偷窺了幾個月後,我發現表姐已經開始用我那時還十分陌生的衛生巾了。

那時我家的洗衣機是我的樂園,因爲表姐沒洗的衣物總是扔在裡面,我每天都要去翻看,還時常把髒三角褲和月經帶裹在自己的陰莖上手淫。我的第一次射精就是穿著表姐的那條穿髒丁字褲,把玩著她的乳罩完成的,當然由於怕表姐知道,我射的時候把雞巴掏了出來,沒射在上面。

我直到現在都印象深刻的是,她換下還沒洗的三角褲上總是糊滿了白帶,特別是和男友玩晚了后換下的,白帶更多,有時候上面還有幾塊周圍微黃、中間是淺淺的灰白色,略顯發硬的斑迹,那時我不知道是什麽,后來當然知道了,那是男人的精斑!但那時已經我知道表姐不是處女了,因爲我經常在她的手提包發現有避孕套。

表姐的白帶有時是白色的,上面還有泡沫,比較清稀,氣味較淡,而有時卻是黃白色,粘稠得象凝膠樣,聞起來很重的腥騷味,嘗起來味道鹹鹹的。這個問題困擾了我很久,表姐的白帶怎麽還會變化啊?后來當然知道了,這體現了女人的生理周期。

每個月的有些日子,表姐的三角褲上還會有明顯的經血,和粘過衛生巾的膠痕,她有時甚至還把用過的粘滿經血的衛生巾隨手扔在書桌上。所有這些,都可以說是我的性啓蒙。

我原先就知道表姐便秘,在她手提包里我還發現過開塞露,她三角褲上偶爾還有大便,現在想起來真夠髒的。由於廁所在屋外,晚上解手很不方便,表姐每天晚上都要用痰盂,我經常看見她早上端著滿滿一痰盂黃色的尿往水池裡倒,有一次我還在水池裡看見她未沖下的很粗大的大便。

那段時間我還幹了四樁壞事,第一樁是我把表姐晾在衣架上的內褲取下,把褲裆處在廁所糞池裡抹了一把,再掛回原處,不知道的表姐后來一定穿上了。

第二樁是一次我取出表姐的一條三角褲,把開塞露抹到上面,可又怕表姐發覺,於是把那條三角褲扔到了堂屋裡的一口水缸后,那裡屬於衛生死角,從來沒用清潔過的。

幾天後,我擔心表姐發現不見了一條內褲,引起她的懷疑,就把它撿起來,塞進了她已經不用的一個手提包里。可沒過多久,我看見那條三角褲掛在了曬衣架上,一定是表姐發現了,洗過后又穿了起來。我想表姐可能會疑心是我乾的,可她並沒說什麽。還好這兩次把表姐的內褲弄髒沒讓她生病。

第三樁是一天早上我看見表姐下樓去上班,我站在樓梯護欄邊往下撒尿,撒到了表姐身上,她擡頭看了看,但沒搞清怎麽回事,便喊了一聲,我應聲說我在潑水!表姐信以爲真,穿著沾有我的尿液的衣服去了醫院。

第四樁是一次我給表姐沖咖啡時,趁機偷偷往杯子里擠了幾滴尿讓她喝下去了。

時光過了大約半年,突然發生了一件令我意想不到的事,那天是初冬的一個晚上,我在裡屋,睡得較早,但一直沒睡著,而表姐不知道,也可能覺得我是小孩,沒在意,她居然端了盆熱水到我屋裡洗屁股。大家知道,女人如果不洗澡,每天都要洗下身的。

那是我第一次見到女性最神秘的地方,我眯著眼睛盯著表姐的下體,而表姐卻渾然不覺,在她褪下內褲的那一刻,我興奮到了極點,她的陰毛很多,而且較長,濃濃密密的呈倒立三角形,從下腹一直延伸生長到肛門,白皙的屁股渾圓而肥大。

表姐在盆里坐了幾分鍾后,蹲起來居然用手分開了陰部,用毛巾輕輕擦洗,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她柔軟而膨脹的大陰唇包覆著緊密的小陰唇,小陰唇的邊緣顔色較深,而中間爲橘粉紅色。在擦完前面后表姐又分開屁股,露出黑黑的呈菊花狀的肛門,慢慢擦洗,此時的我異常激動,終於忍不住在被子里射了。

在這以後,我對表姐的身體更加癡迷,也更加癡迷的偷窺著她。幾天後,有了一次好機會,我見她拿了一卷草紙,去了廁所,料想她一定是去大便,就跟了過去。

我家的廁所是兩家公用的,以前有把鎖,后來鎖壞了就把它拆了,而改由在廁所內安裝的插銷鎖門,這就在門上留了個小小的鎖孔,因爲平時都是自家人,與鄰居的關系也很好,所以大家對這個小孔都沒太在意。這正好被我所利用,當然我也是早有準備,用兩塊鏡子對著小孔利用反光剛好可以看到裡面的一切。

表姐蹲在糞池上,整個陰戶呈現在我眼前。前面說過,表姐便秘,她在裡面蹲了好長時間,我都有點不耐煩了,可正在這時她小陰唇突然一開,陰戶往後一緊,一條水流在中間噴射而出,水流由大至小,我聽到一聲輕微的呻吟聲,然後就是一個屁,渾厚有力,擲地有聲,是那種存貨很久的“雷聲”。一條黑色的東西在她屁股之間慢慢下墜,接著又是一條,五條之後,她屁股一緊,又有水流在陰戶中散落,整個過程持續兩到三分鍾,接著就是一股惡臭從門縫里飄了出來。

在看過表姐洗屁股和大小便后,我對她得身體已經不是很陌生了,可半年後我看見了更令人驚訝的一幕。

時間已經是90年的4月了,武漢已經很暖和甚至有點熱了,中午過后,可以穿件單襯衣,這天下午,我放學比平時早得多,家裡沒人,他們都上班去了。

我去上廁所,路過表姐住的后屋時,見門鎖著,窗后拉著窗簾,可突然聽見裡面隱隱有女人的呻吟聲,怎麽回事呢,表姐應該沒下班啊,好在窗簾沒拉好,露出了一角,我好奇地向裡面張望,天啊,表姐和那個姓喻的司機!他們一絲不掛的摟在床上,糾纏在一起,而幾件男女式的內衣內褲散落在地上,這是我第一次看見男女做愛,我驚呆了!

一對裸體男女全身都清晰的展現在我的面前,我這也是第一次看見全裸的表姐。因爲是第一次,我特別的觀察了她飽滿的胸部,那球形的乳房堅挺而脹鼓,又長又大乳頭直挺挺的豎立著,乳頭上滿是皺紋,乳頭下面是布滿勃起肉粒的褐色乳暈。

一男一女激戰激戰正酣,他們對窗外一雙偷窺的眼睛當然全然不知,我看見這時姓喻的正用兩個手指不停的撚表姐的兩個乳頭。表姐的乳頭此時已經明顯變大了,接著姓喻的低下頭去,含一顆乳頭在嘴裡,用上下牙咬住,一咬一放,還用舌頭舔著表姐乳頭及周圍,搞得表姐胸脯起起伏伏地,上身不停地扭動,嘴裡發出愉快的呻吟。

幾分鍾后,看得出表姐已經更加興奮了,她起身跪在床上捧起了姓喻的那碩大的男性生殖器,把陰莖含在了嘴裡,吞吞吐吐地吹起來,現在想起來,在90年,表姐居然進行口交,她可真是挺開放的!

姓喻的用手在表姐光滑的屁股上摸探著,他一定是陶醉在肉體的撫摸和口齒的滋潤雙重享受中。表姐耐心地舔著,含一陣,又用舌頭舔一陣龜頭,姓喻的手不閑著,繼續摸表姐的屁股,而且看來中指還伸到屁股溝里,摳著表姐的肛門。

姓喻的接下來可能需要更強的剌激了,他讓表姐停止吮吸,並把表姐兩條大腿打開,從我的角度剛好見到了表姐陰部的全部,她陰唇已經微微分開,由於張開了腿,中間的縫也開了,我見到了粉紅的嫩肉及陰道口好象有一些晶亮的液體的閃光。

姓喻的被撩得性起,兩手捏著表姐的腳腕,把兩胯拉得開開的,低下頭去吻住了表姐的陰唇,由於角度問題,我看不到局部的細節,我只能看到姓喻的的黑色大腦袋前前後後在忙活,估計是在用舌頭舔刮陰縫吧!表姐的兩腿不時擡起又落下,估計刺激得夠嗆。

姓喻的的腹部終於貼緊了表姐平滑的小腹,表姐很自然地把大腿往自己這個方向壓,姓喻的以直沖向下,狠狠的插入,表姐兩條雪白大腿包住姓喻的的腰,姓喻的每一次掙起都帶動表姐的一次活動,兩人象結合緊密的一套設備,同時運動起來。

姓喻的開始只用陰莖的前三分之一進出磨擦,動作輕巧緩慢,逐漸的動作越來越大,而且每次都插得很深,當姓喻的腹部向上提的時候,表姐好象很難舍一樣陰部跟著向上送,結果所謂的抽陰莖也沒離開陰道,不過是兩樣東西連接在一起小尺寸內部磨擦。

姓喻的雙手按在表姐肩膀兩旁的枕頭上,身體成了一條直線,一次次快速地向下俯沖,與下邊的陰戶激烈的沖撞,撞得空氣中好象能聽到“啪”的一聲,表姐臉紅紅的,呻吟聲也更大了。

姓喻的在眼花缭亂地沖擊好幾十次后,突然壓在表姐腹部不動了,而表姐左右搖晃著腦袋,雪白的大腿夾緊了姓喻的的腰,兩條腿彎成一個圈,包住了姓喻的整個腰部,繃直的上半身猛烈的抖動著,雙手緊緊的抓住了身下的床單。在姓喻的起身後,看得出一股白色的精液從表姐的陰戶中流了出來,打濕了臀下的床單。

幾分鍾后,他們又進行了第二次,這回是表姐先採取主動,她不斷用手套弄姓喻的疲軟得像毛蟲一樣的陰莖,揉搓他的睾丸,很快姓喻的那東西就漲大了,膨大的龜頭紫紅發亮,這時,表姐起身一坐,騎到了姓喻的身上,男人的雞巴噗的一聲齊根沒入了表姐的陰道。

表姐主動在姓喻的身上起伏,做活塞式的運動。搞了大約20多次,姓喻的好像突然來勁了,他一翻身,讓表姐趴在床上,高高的挺起屁股,他就跪在表姐身後,把陰莖刺入表姐體內狂抽猛插,而雙手則近乎野蠻的抓捏著表姐的乳房。他每一次的沖擊,就引起表姐的一聲呻吟,我數了一下,頂了大約一百次。

突然一男一女都不動了,好像全身肌肉都在痙攣,隨后兩人長噓了一口氣,臉上露出陶醉的表情,姓喻的脫靶了。姓喻的抽出雞巴后,接著居然用手撥開表姐的肛門,往裡塞進了開塞露!天啊,真惡心!

不一會兒表姐的臉就憋得通紅,全身赤裸地一屁股坐在痰盂上劈里啪啦的排泄了。這時時間已經快5點半了,我聽見表姐嬌滴滴地勸姓喻的離開,說放學的下班的都要回來了!我怕他們看見,急忙跑下樓轉了一圈,然後裝作放學回家,這時,表姐正忙著倒痰盂,洗床單。

在偷看了表姐做愛后,我覺得非常刺激和興奮。但令我意外的是,過了不到一個月,表姐的神情忽然變得憂郁起來,在家裡也沈默寡語甚至有些木然,她每天下班都正點回家,對於來找她的男人,她也是很快就把他們打發走了,不再一起出去玩了。

更令我奇怪的是,我每天都可以在洗衣機里找到表姐換下幾條內褲,一般兩條,有時竟然又三四條之多,上面都糊滿了黃白色的白帶,很粘稠,還好像有一樣,而且量很多,整個褲裆部幾乎都是濕漉漉地,聞起來很臭。這時我意識到表姐可能有病了,也不再敢把自己的雞巴和表姐的髒內褲接觸了。

我很想弄清到底是怎麽回事,不過這個秘密幾天後我就揭開了,那天我在表姐的包里發現了一本病曆,上面寫的具體我記不清了,大意是:左巍,女,23歲,患者白帶增多一周余,外陰嚴重騷癢、紅腫、有燒灼痛,下腹墜痛,尿急、尿頻、排尿困難。

檢查情況是:大小陰唇紅腫,周圍有抓痕,陰道口有大量黃白色分泌物,惡臭,陰道壁、子宮頸充血,宮頸輕度糜爛,陰道內有大量膿性分泌物自宮頸口流出,尿道充血,壓迫尿道口,感疼痛且有膿溢出,有不潔性交史。診斷是:淋菌性陰道炎、宮頸炎。

我的天!表姐得了淋病,這可是一種性病啊,90年代初,女人得性病可是一件身敗名裂的事啊!我當時覺得很可怕也很同情表姐。不過看得出她應該進行了積極的治療,因爲通過對她內褲的觀察我可以知道。

一個月後,表姐已經逐步恢複正常了。而那個姓喻的我再也沒有見過,估計是表姐認爲性病是他傳的,不再理他了吧!

但不久后,我在表姐的屋裡發現一封信,是姓喻的寄來的,信中他大罵表姐是臭婊子,他列舉了一些男人的名字,有些我認識或知道,主要是她的同事、領導或同學,有些則是沒聽說過的,我數了一下,一共有12個人。

他好像對表姐很了解,表姐和那其中有些人發生性關系的時間和地點他都寫得很詳細,他還說威脅表姐說:“你別以爲晚上到娛樂城拉客,五十元一次的事我不知道,要是不乖乖的陪我睡覺,我就這些醜事捅到院長那兒去。”哇!表姐原來還在賣淫,我幾乎要暈了!不過事情好像並沒有發展的那麽嚴重,不知是表姐是暗中又恢複了和他交往,還是用了其他什麽方法把這事擺平!

這以後表姐的男友好像少了一些,不過她還是和有幾個男的經常晚上出去,但回來得一般不是太晚。

轉眼到了91年初,忽然聽說表姐要和一個以前我從未聽過的男人結婚了,這人就是我的表姐夫,在一家公司工作。據說表姐認識他的時間也很短,因爲表姐漂亮,那人很快就看中了她,但表姐一開始並不想和那人成婚,主要是嫌他個頭較矮。那人的雞巴可是十分爭氣,第一次約會就把表姐給上了,而且很快就搞大了表姐的肚子,生米煮成了熟飯。

1991年3月18日,他們匆匆舉行了婚禮,這個表姐未婚先孕的說法后來得到了證實,當年9月17日,表姐就産下一個男孩。是剖腹産,比預産期提前一周生的,據說還同時結扎了輸卵管,這時表姐剛滿24歲。分娩前的表姐肚子挺得像座小山、生了孩子后,她的身材雖然不如以前,但卻更加的豐乳肥臀,顯示出成熟少婦的風韻。

結婚後的表姐搬走了,我對她的偷窺也隨之結束,不過,我仍然關心著她的生活,總是有意打聽著她的一切。

這段時間只有兩件事讓我稍微有點興奮,一次是聽說因爲膨大的子宮壓迫膀胱和直腸,孕婦大小便的次數會比平常人多得多,那次表姐懷著大肚子,穿著孕婦裝和姐夫一起坐公共汽車出門,忍不住在車上撒出一大泡屎尿,弄到身上,座椅上到處都是,引起乘客的圍觀,搞得真夠醜的。

還有一次是她坐月子時給孩子餵奶被我看見,哺乳期的表姐乳房很大,奶頭變得很長,像根指頭,足有兩厘米,乳暈也比原來差不多大了一倍,顔色深了許多,幾乎是黑色的,喂完奶后,表姐用紙把乳頭擦拭乾淨。

一年後,表姐的風流韻事在醫院終於還是傳開了,大家整天議論著她,還給她取了個外號,叫“小便池”——男人撒尿的地方。

我還聽說,醫院皮膚科搞的防治性病宣傳欄里張貼的一張女性淋病的照片就是表姐的,我當時認爲不可能,但轉念一想,也說不定,表姐性病的病曆就是本院的,真不知道表姐那時怎麽想的,可能是覺得外面的性病門診靠不住,自己醫

院,找個熟人倒更容易保密吧,可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啊!想著想著,我自己跑到宣傳欄前去看了看。

那幅女性淋病的照片,是個女人陰部的特寫,只見那女人大小陰唇紅腫得很厲害,中間的陰道口被戴手套的兩根手指翻得很開,陰道粘膜充血發紅,裡面淌著大量黃白色的分泌物。光看照片根本不知道是哪個女人。

但照片下的文字說明,除了患者姓名用xx代替外,上面寫的和表姐的病曆幾乎一摸一樣,病曆上描述的情形和照片上也是一致的,一定真是表姐的!表姐的性病照片被半公開了!迫於壓力,表姐在醫院辦理了停薪留職。

辭職后的表姐在一家醫藥公司當上了醫藥代表,但沒多時,她和經理之間也傳出了绯聞,據說是一天晚上,經理把表姐叫到公司,企圖對她非禮,經理正摟著表姐,在她身上亂摸,還瘋狂地吻她,表姐的上衣都被解開了。可這時恰巧被一名到辦公室去拿下班時忘在抽屜里的東西的同事看見。此時表姐已經結婚,又有了孩子,當然不可能再有風流的生活,於是只得又辭職回家。

隨后她開了一家小服裝廠,但沒維持多久,就停産了。

后來,到了95年,姐夫去了新加坡,表姐獨守空房,兒子由公婆照料。耐不住寂寞的表姐,恢複了和一些以前男友的來往,有時晚上還繼續去娛樂城。我幾次造訪表姐家,總是可以碰到她和不同的男人單獨在一起。

有一次,我有事去表姐家,在她家門外敲了好長時間的門,還喊了好幾聲都沒動靜,我以爲她不在,正準備走時,表姐開門了。

那是初夏,站在門前的表姐頭發有些零亂、臉頰潮紅,喘著粗氣,像剛跑完800米的女生,她身上穿著一件半透明的睡衣,沒戴乳罩,勃起的乳頭突兀挺立著,飽滿的乳房隨著她急促的呼吸上下起伏,小肚子似乎可以隱約看見那次剖腹産留下的手術疤痕,她下身穿的一條粉紅色帶有彩色圓點的的小三角褲清晰也可見,性感極了!

表姐說:“你來也不早說一聲!”

我進屋后看到表姐臥室的門虛掩著,但我還是很快就發現床上亂七八糟的,一個光著膀子,只穿一條內褲的男人躲在臥室的陽台上,電視機旁放著一盤錄像帶,片名是“淫女十八招”。我已經完全明白了,表姐正在和那人交配,我壞了他們的好事!表姐和我都覺得很尴尬,我該乾的事也沒干就匆匆告辭了。

最令人震驚的是在97年5月3日,我記得很清楚,那天正是五一勞動節假期,忽然聽說表姐頭天賣淫被公安局的掃黃行動抓住了,而且是在和一個50多歲的男人在床上玩花樣時被捉了現形,關進了婦教所。幾天後,交了三千元罰款才出來。

我家人對表姐進行了猛烈地批鬥,表姐哭了好久,央求我們不要把事情告訴他丈夫和公婆,保證以後不再這樣了!家醜不可外揚,我們當然沒讓更多的人知道。

到了這年10月,30歲的表姐終於帶著兒子到了新加坡和姐夫團聚,直到目前,她已在那裡定居。也不知道會不會是打著夫妻團聚的名義出去賣淫。

2000年秋,表姐回了武漢一次,據說是因爲月經不正常,經檢查懷疑是卵巢囊腫,因新加坡治病費用高昂,所以回國治療,但經徹底檢查,情況還好,沒多久就好了。

新加坡不實行計劃生育,表姐這次順便作了輸卵管複通術,2001年,表姐再次懷孕,年底,34歲底她又生了一個女兒,表姐的一雙兒女年齡相差正好10歲。今年夏天聽說表姐又懷孕了,不過這次她沒要,而是去做了人流。

表姐去了新加坡后,我們來往就很少了,偶爾通一個電話,交談間我總有一些異樣感覺。現在她已經36歲了,又當了兩個孩子的母親,但從照片上可以看出她風韻不減當年。每次端著表姐新寄給我的照片,她當年的裸體,性交的樣子就會我腦海中浮現。如今我已不是小孩了,但回想起表姐的風流韻事,還是會感到莫名的興奮。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