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狩獵—未來篇》(中篇)

《狩獵—未來篇》(中篇)

狩獵 未來篇

作者:Sunray

——————————————————————————–

引子

吉也完成了太空船作最後的檢查,伸一伸懶腰。看看錶已是淩晨三點了,要回家也太晚了。

他索性爬進臥倉,等待明天出發往金星。

他躺在床上,眼光光的望著天花板。三年了,他從劍津大學畢業已經三年了。畢業後,他

老爸堅持要他到王氐公司工作,因爲當年王老先生曾經幫助過他。吉也原本不想有這種裙

帶關系,但王老先生又實在對他一家有恩,而且他在王氐也是從事他喜歡的科學研究工作。

於是他便安心的留在王氐,一呆便是三年了。

王老先生是個很有魄力的老人家,他在初移居月球時,還是個身無分文的窮光蛋。但在短

短三十年間,他便建立了龐大的王氐企業,是全月球最富有的人。吉也的老爸,就是和他

一齊打天下的老臣子之一。王老先生也視吉也爲子侄一般愛護;而吉也亦很尊敬這位世叔

伯。

王老先生真的已經很老了,數十年日夜的辛勤工作所積聚的病痛,在這一兩年間爆發出來,

他將全盤生意都交給了他的獨生子王明。王明是含著銀匙出世的花花公子,他是甚麼料子,

王老先生當然心知肚明,他放心不下,唯有央求吉也替他看著王明,以免他有所錯失。吉

也不想他再受刺激影響健康,只好勉爲其難的應承下來。過去一年,花花公子王明終日沈

迷酒色,吉也其實才是王氐的掌舵人。吉也雖然不喜歡做生意,但臨危受命,也還搞得有

聲有色,頭頭是道的。

王明的玩意愈來愈過份了,最近更夥同損友,迷上了太空狩獵這危險的玩意。明天他就約

了剛新鮮出爐的月球小姐選舉的冠亞季軍,一起到金星去獵金星鯨鲨。吉也勸他說危險,

王明卻堅持要去,還說可以介紹個女孩子給吉也。吉也說他不過,又放心不下,唯有親自

陪他前去。

金星是除了火星之外,距離地球最近的行星。聯邦政府在大半個世紀前,已在金星上安裝

了大氣改做機。預算用二百年的時間,將金星改變成可供人類居住的星球。經過大半個世

紀的改做,金星表面已有海洋的出現,一些低等的動物也已急速的進化。金星鯨鲨便是其

中一種。而到金星狩獵鯨鲨,亦成爲了極少數富有人家的時髦玩意。但由於金星尚未開發,

仍隱藏著種種潛在的危險;金星鯨鲨又異常兇猛,因此常有傷亡的意外發生。最近更有整

個狩獵隊失蹤的新聞。

想著想著,吉也昏昏沈沈的睡著了。

「喂!快起來呀!」吉也朦朦胧胧的聽到王明的聲音,馬上驚醒了,他一坐起來,頭便撞在

床頂,痛得他叫了起來。

「喂!吉也,快起來呀!看你多失禮。」王明笑著說。吉也摸著頭,忽然看到幾個漂亮的女

孩子在王明身後出現,還在抿嘴嬌笑。他猛然想起自已只穿著內褲,馬上嚇的縮回被窩里。

王明哈哈大笑,擁著幾個女孩子,走進了客倉。

吉也用最快的速度梳洗完畢,紅著臉的走到客倉。王明他們正說得興高采烈,一見到他,

又再捧腹大笑起來。吉也的面紅得快燒起來了。這時,王明才慢慢的打圓場,又介紹吉也

認識今次狩獵的成員。

王明是牛橋大學的畢業生,也是校中引力球的隊員。對他來說,生活只不過是一場遊戲;

而他是不會輸的。

和王明一起的大個子是李輝,也是王明的新相識的朋友。他也是個不事生産的富家子,人

都算隨和,和王明是對活寶貝。

幾乎臥在王明懷里,有著一頭又長又亮的金發的便是娜娜。她是今屆月球小姐的冠軍。她

今天的裝束十分暴露,和比堅尼泳衣沒有甚麼分別。看她玲珑浮凸的身段,煙視媚行的神

態,便知她也是一個壞女孩了。吉也心想,她在床上一定是個尤物。

李輝摟著的是莉雅,她是亞軍。她有著一頭短發,一望就知道是個辣妹,聽說她還是個飙

車高手。她的面孔挺標致的,一雙鳳眼,更是無時無刻的在放電。在她半露的乳溝旁邊,

還露出了一朵玫瑰花的紋身。

那邊拿著零食大嚼的是小茜,她是今次選美的季軍。看她的樣子才不過十多歲。但身體發

育已經很好了,身裁一點也不賴。她一見吉也出來,獽拉著他問長問短的,吱吱喳喳的說

個不了,像個天真活潑的小妹妹。

吉也的目光停在那個獨坐一角的女孩子身上。她叫婉兒,是今次三位小姐的媬姆,她和娜

娜他們是完全不同的類型。她其實也十分漂亮,但面上充滿了冷漠和不屑的表情,冷冷的

瞧著吉也。

王明拍拍吉也的肩,小聲說:「看你了。」然後暧暧昧昧的走開了。

吉也尴尬的陪笑了一會,便借故走進駕駛室,他實在不擅長應付這些場面。

要出發了,吉也透過廣播通知客倉中的各人。太空船的引擎發動,向著無邊際的宇宙出發。

第一章 激情的金星之旅

航程非常順利,這艘太空船是最先進的。利用王氏專利的光子引擎推動,只需要五天就可

以到達金星;比普通的太空船快三倍。目前除了軍部,民間只有三數艘。

船已航行了三天,吉也大部份時間都在駕駛室中,小茜最喜歡走進來纏著他說東說西,似

乎對他很有好感;婉兒也有時進來和他聊一兩句,她的面色好多了。她說起初以爲吉也也

好像是王明一般的花花公子,但後來見他的談吐舉止,知道他是個踏實的人,才對他慢慢

改觀。婉兒有時也替他看著駕駛室,讓吉也可以歇歇。

至於王明他們則玩的瘋了,除了不停的在飲酒之外,更時常興起的到處親熱,看得旁人心

癢癢的。

這天晚飯後,婉兒替吉也看著駕駛倉;吉也和小茜在客倉看電視。王明和李輝已分別摟住

娜娜和莉雅走進房裡去了。

小茜拿著薯片又要吃了,吉也不禁問她:「怎麼你像吃不飽似的,才剛吃了晚飯,你又要吃

東西?」

小茜撒嬌的整個靠過來:「人家是發育時期嘛!」把頭枕在吉也的大腿上,抱著零食大嚼。

「哎呀…哎…」從臥倉中傳來一陣陣的呻吟聲。

吉也心想:「死王明,又沒有關門了!」只有詐作聽不見,專心的看電視,但要命的聲音卻

仍斷斷續續的傳來。聽得吉也慾火中燒,胯下的小弟弟,不爭氣的撓了起來。只得佯裝鎮

定,不讓小茜發現。

小茜卻像沒事人似的,仍在吃著薯片。吉也的眼光,不其然的落在她橫陳的玉體上。不要

看她平時蹦蹦跳跳的像個小女孩,她的身體其實蠻誘人的。在薄薄的衣衫下,可以清楚見

到她的內衣的痕迹。她的內褲是極高叉的款式,包在豐滿的臀部上;修長而優美的大腿,

更是晶瑩剔透。吉也的眼光沿著纖細的腰肢往上移,到達高聳的胸脯。沒有乳罩的痕迹!

小茜是真空的!吉也的陽具蓦地膨脹彈起,他只盼小茜不會望過來。

世事難料,而且總是不如所願的君多。小茜忽然放下了薯片。吉也發覺枕在大腿上的粉面

愈來愈熱了,不知如何是好。只見小茜的長腿慢慢的扭動,手橫在胸前緊張的摟著。忽然

間,小茜一手按住了他的小弟弟。小弟弟應聲的彈了起來。

吉也嚇了一大跳,連忙縮開。小茜卻面紅紅,俏皮的抿著嘴嬌笑:「噓!我知你也聽到的,

我們去偷看,好嗎?」不等吉也回答,已一手拉著他,靜靜的走到客倉。

原來沒關好門的是李輝,小茜和吉也俏俏的在門蓬中,偷看房內的春光。

房內的是李輝和娜娜。吉也心想:「怎麼會是娜娜?她不是王明的女友嗎?」再望清楚一點,

王明原來和莉雅在房的另一角搞作一團。

李輝臥在床上,大陽具高高的豎起。娜娜爬在床邊,正爲他在用口套弄著。看不出她的櫻

桃小嘴,竟然可以容納這麼長大的肉腸。娜娜的大屁股,剛好對著房門,花瓣同圍一塌胡

塗,剛才的戰況一定很激烈。

吉也見到她的陰戶上濕漉漉的,愛液不斷的湧出。從花芯中流出的精液,流到白晰的大腿

上。李輝享受著娜娜的口舌服務,但手也沒有閑著。他分別用姆指和中指,插入娜娜的陰

道和屁眼內,慢慢的抽動。娜娜悶哼一聲,扭動屁股迎合著。

吉也的小弟弟已脹得很厲害,他感到喉乾口涸。但又捨不得不看。偏偏小茜又像搗蛋似的,

硬把肥臀在他胯下頂來頂去,叫他更是難受。

那一邊,王明坐在臥椅上,莉雅背著他,坐在他的膝上。紅紅的陽具在花瓣中不停的出入。

王明一手用力的抓著她的大乳房,另一支手則伸到兩人交接的地方,挑撥著她的陰核。莉

雅沒命的高聲狂叫,美麗的面龐左右搖擺。

李輝已經翻過身來,他抓著娜娜的美臀,從後將陽具插進她的陰戶。娜娜伏在床上,氣喘

喘的呻吟起來。

突然間,吉也發覺在褲裆里多了一支手。他低頭一看,見小茜面紅紅的,小手已抓著他的

陽具。她紅霞滿面,莺聲呖呖的說:「吉也,我很幸苦呀!快來吧!」

吉也也已慾火焚身,便順手把小茜摟住,走回自已房中。

兩人一面緊緊的擁吻著,一面已手忙腳亂的爲對方脫去身上的束縛。吉也倒沒有忘記鎖上

房門,他可不想被人窺看呢!轉眼間,兩人身上已經一絲不掛了。

吉也貪婪的吻在小茜充滿青春氣息的肉體上,她才只有十九歲。小茜緊閉著一雙大眼睛,

享受著吉也的溫柔愛撫。吉也含著興奮得顫抖的嫣紅乳蒂,像嬰兒索食似的用力吸吮。小

茜嬌軀劇震,淫水如潮湧出。剛才的春宮戲早已撕毀了她的少女矜持,肉體上的強烈快感

更令她願意隨時將身體奉獻。

小茜已經不是處女了,她的處女是上個星期失去的。她用寶貴的處女膜,交換了月球小姐

第三名的名銜。想起那個評判阿伯,挺著大肚腩,將汙穢的陽具陽具插入她純潔無瑕的花

芯時,她就想嘔吐。雖然痛楚只維持了幾十秒,但已成了她一生的遺憾。

小茜喜歡吉也,她知道這次狩獵,其實是選美會將她們出賣給王明洩慾的交易。幸好王明

他們被冶豔的娜娜和莉雅迷住,她也樂得清淨。趁著剛才情慾激蕩的偷窺,她情願將身體

交給吉也。

吉也的手,撫上了小茜的微隆陰戶。在濕淋淋的茂密森林中,尋找溪水的源頭。小茜的嬌

美呼聲,正好提供了最好的路標。當手指翻開柔嫩的陰唇,按在顫抖的陰核上時,小茜幾

乎昏倒了。初夜的不快經驗已經煙消魂散。她忘形的擡起屁股,迎接侵入者的狂熱攻勢。

小茜一手握著吉也的陽具,他比那個肥伯伯大得多了,又長又硬的。小茜心中有點害怕,

但強烈的空虛,又使她恨不得馬上將它塞進自已的小妹妹內。吉也像聽到她心裡話似的,

移正她的身體。火熱的龜頭,「卜」的一聲已陷入了兩片花瓣之間。

龜頭卻沒有馬上深入,只在洞口上下左右的撩撥。強烈的刺激,令小茜失聲大叫起來。她

將屁股猛向上挺,但吉也卻輕巧的避開了。小茜急得眼淚也擠出來了,她情急地嗔道:「死

人!快來嘛…還等甚麼…」吉也卻偏開她玩笑:「快來甚麼?我不明白呀!」小茜重重的在他

胸膛上擰了一把:「死人,快把你的…插進來呀…」嬌憨的媚態,叫人又愛又憐。吉也也憋

得很辛苦了,虎腰一挺,將整條大陽具,完全插入小茜的陰道內。

陽具一插入,吉也感到緊窄無比,已知小茜經驗不多。只見她張大了嘴,卻叫不出聲來,

眼淚如泉的流了滿面。吉也嚇了一跳,抖聲說:「小茜,難道你是第一次?」小茜咽過口氣:

「死人!那麼大力,想殺死人麼?」吉也一面歉意:「對不起,我不知道你還是處女…」小

茜撲嗤一笑:「你倒想得美,我已經不是處女了。不過…」她又羞紅了面:「…請你溫柔一點,

好嗎?」

吉也憐惜的吻去她的淚水,開始緩慢的抽出陰莖。隨著陽具的退出,小茜發出甜美的喘氣

聲。在痛楚中夾雜著陣陣美妙的快感,她知道這才是做愛的感覺。她緊緊擁抱著懷中的男

人,將埋藏的情慾完完全全的爆發出來。

吉也的陽具在緊窄的蜜洞中左穿右插,每一下重插,都激出大量的愛液。連吉也也感到大

腿涼涼的濕透了。耳邊小茜的銷魂喘叫是最佳的催情劑。吉也忘形的在初熟的少女身體上

踐踏著,蹂躏著。溫柔已經不合時宜了,小茜需要的是猛烈的攻擊。

高潮一次比一次強烈,小茜快要昏迷了。終於她感覺到陽具頂在陰道盡頭劇烈的跳動,牽

動著她靈魂深處,帶出最強烈的快感。在最高潮的同時,陰道受到熾熱的精液沖擊,吉也

拚命的將陽具插入,像想把全身都擠入花芯內似的。兩人緊緊的抱在一起,感受著性愛的

頂尖美感。

第二天早餐時,王明、李輝都暧昧地,目灼灼的瞄著吉也和小茜。娜娜更逗著小茜說:「小

茜,吉也很厲害吧!昨晚我隔著房門,也聽到你的叫聲。甚麼「好舒服…我要死了…」你一

定很暢快了,是不是?」

莉雅也撒嬌說:「吉也!看你正正經經的,原來你早看上了小茜。早知讓我先上了你,試一

試你的能耐。」吉也嚇的紅著臉的連忙縮開。王明和李輝哈哈大笑的完全沒有吃醋的表示。

小茜嬌羞萬狀的倚在吉也懷中。但婉兒的面色卻更難看了。

第二章 沖突

太空船降落在金星最大的海洋「巴的海」的南端。這里位於金星的南半球,距離赤道很遠。

金星的大氣層仍未很厚密,而且氧氣的成分很低,未能有效的阻隔危險的宇宙射線。因此

在船外活動時,必須穿上防護衣。防護衣除了提供保護作用外,同時裝有空氣過濾器,可

以從金星充滿甲烷的大氣中,抽出可供呼吸的氧氣。

當吉也安頓好一切的時候,已是日落了。透過駕駛室的大玻璃,又紅又大的太陽從地平線

上緩緩落下,把漫天的濃霧映照得一片金黃。吉也不禁贊歎宇宙的奇妙。婉兒不知何時爬

了進來,也被這美麗的景色吸引住了。

「好美!是嗎?大自然真是神奇!」婉兒的聲音充滿了對大自然的贊美。「當然!」吉也由衷

的答道。每次他對宇宙的研究得愈深入,便愈解釋不到宇宙的奧秘。吉也對神秘的宇宙有

著無比的尊重。

「吉也,你是真心喜歡小茜嗎?」婉兒突然向吉也問道。「我…」吉也忽然有些猶疑。自從

那晚之後,小茜便被公認了是他的女朋友,起碼小茜自己已深信不疑了。這幾晚她都睡在

吉也的房間,王明他們也習慣了,沒有再取笑他們。

王明、李輝、娜娜和莉雅仍然搞在一起。不過王明和娜娜似乎好一點;而莉雅則多數跟著

李輝。小茜當然是貼在吉也身邊,李輝曾暗示想拉他倆一起玩群交遊戲,吉也每次都裝傻

的推搪了。而婉兒仍是孤獨的一個,吉也察覺到婉兒會不時的偷望他。而他自己對婉兒,

也總是有種特別的感覺。但因爲小茜的存在,他沒有機會去弄清楚。

婉兒見他低頭不語,以爲他害羞,便不再追問下去:「吉也,我知道你是個好人,小茜也是

個好女孩。我看得出她是真心愛你的,你可不要辜負她。我衷心的祝福你們!」

吉也的心忽然亂起來:「婉兒…事實上…」

突然傳來一陣驚叫聲,「是小茜!」兩人對望了一眼,馬上沖出走廊。只見小茜給李輝按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