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大屁股搞衛生阿姨替我生孩子

讓大屁股搞衛生阿姨替我生孩子

讓大屁股搞衛生阿姨替我生孩子

讓大屁股搞衛生阿姨替我生孩子

第一章  迷奸

我,今年22歲,獨身的生活讓我非常快樂,收入高是我玩樂的基礎,但性的快感卻只能通過召“雞”來發泄,更無從談起什麽是刺激。

夏日的一天,爲了趕作一份文件,我一直加班到了晚上,正準備收拾東西回家,突然,一個打掃衛生阿姨的背影吸引了我。她彎著腰,正在用吸塵器打掃對面辦公桌下的地面,巨大渾圓的臀部用力的翹起,顯示出成熟女性迷人的下身,微微分開的雙腿讓我想起A片中女主角站立著被姦淫的姿勢,頓時我的雞巴堅硬了起來,真想沖上去將她強奸,但辦公區的監視器讓我剋制了欲動的心情。

當這個女人回過身的時候,我仍獃獃得看著她,從清秀的面龐和略帶皺紋的眼角估計,也就是三十多歲,寬松的工作衣掩飾不住巨大乳房的隆起,肥大的胯部說明曾經生過孩子。正當我上下打量她的時候,她也感到了我的異樣目光。

“打擾您了麽,先生?”她紅著臉輕聲地問道。

“不,不,沒什麽,你忙你的,不礙事,我看你幹得很認真,我想起我家也需要一個打掃家務的人”我慌亂中冒然地說了這麽一句。

“那,如果您需要,我白天可以去您那兒干小時工”她聽說有工作可以做顯得有些高興,“價錢多些少些都沒關系。”

“那就這麽說定了,你一會一起跟我回去認認路,就在這附近”我一邊繼續用淫蕩的目光掃視著他的身體,一邊思索著如何能讓這塊肥肉成爲我的玩物。我又堅持了一會兒,等到她打掃完辦公室。

在一起回去的路上我了解了一下他的情況。她姓劉,大家都叫她劉媽媽或者劉阿姨,今年37歲,丈夫2年前死於工地事故,她被迫賣了鄉下的一點家當,帶著兩個孩子到城市裡打工。孩子都在上學,男孩12歲,女孩11歲,學費都要她來掙,所以她盡量多攬一些活計。

聽了她的經曆,我不覺産生了一絲同情,自然付的薪水也多了一些。看著她感激地目光,我幾乎要放棄我的計劃,但看著她轉身時胸部的起伏和離去時肥臀的扭動,邪念終於戰勝了同情,我無論用任何辦法都要上了她。於是我們商定,她每天上午都固定到我的家做三小時的家務,爲我實施計劃帶來的機會。

在一個周六的上午,劉媽媽又到我家來幹活,趁她打掃衛生間的時候,我在她自帶的水杯中撒入了從黑市上購買的高濃度迷藥。在家務完成後,她喝下了我爲她“調制”的茶水,我一邊和她說話,一邊看著她慢慢的瞌睡,直到完全趴在了桌子上,對我的推搡毫無知覺。

將這塊美肉抱到了臥室的床上,我用最快的速度褪去了她身上不多的工裝,上身沒有穿奶罩,也許是沒錢買或許是帶不慣,兩個雪白的大奶子凸顯在我眼前,小腹有一些中年婦女常有的贅肉,兩條結實的雙腿間一叢黑色濃密的陰毛捲曲而交錯著。

我慢慢地將她的兩腿緩緩分開,中年女人最隱秘的部位完整的呈現在我的面前,中間兩條黑褐色的小陰唇緊緊地貼在一起,向上彙聚在陰蒂包皮的裡面,下面的會陰有些傷痕,可能是生小孩時留下的印記,大陰唇的周圍長滿了代表女人性慾旺盛的濃密散亂的陰毛,我想她一定是用傳統的觀念壓制了自己帶有本能的性慾,無法發泄。撥開中間褐色的肉瓣,縫隙中露出了淺紅色的肉體,上方是鉛筆粗細的尿道,下面的蜜穴在我不斷扯拉陰唇的同時緩緩的露出了幽深的通道。

看著眼前昏睡的劉媽媽,表情是那麽的慈祥可親,但全身赤裸的肉體和露出的騷穴又顯得那麽的淫蕩。我脫光衣服,慢慢的俯身在劉媽媽的裸體之上,來回的摩擦和撫摸著身下熟女的肉體,體會著清香肌膚帶給我的性的刺激。在這樣美妙的情境之中,我將她的兩腿提起扛在肩上,將已經堅硬無比的陽具緩緩的推入女人身下的騷穴當中,不停的抽插起來。隨著抽插節奏的不斷加劇,劉媽媽的全身上下的不停抖動,兩個奶子也更加劇烈的晃動,我伸手抓住兩個奶頭,慢慢的提起,連接的圓肉部分也隨著在空中不定的搖擺,一個良家婦女終於讓我迷奸,半生的貞操被我奪走,肉體遭到淩辱,但她自己卻渾然不覺。

我將她翻過身去並提起臀部,一個撅著屁眼的淫蕩姿勢再次刺激了我的精神,白嫩肥碩的屁股中央,巨大的穴眼半張半和,彷彿召喚著我的大雞巴趕緊進去,順著淫液流出的地方,我繼續開始了新一輪的性交,雙手撫摸著劉媽媽渾圓的臀部,胯下堅挺的肉棒“啪、啪”的進出有聲,每次挺到子宮深處的時候,肥臀中央的肛門就緩緩的突起,而肉具拔出的一瞬,肛門又突然的收縮,彷彿配合性交的節奏在翩翩起舞。

隨著一陣抽搐我將積攢了一周的精液全部射入了劉媽媽的子宮,對這個中年女人的迷奸終於完整的告一段落,床邊的兩台錄像機從不同的視角完整地記錄了全部的過程,編輯之後將成爲下一步計劃的有力武器。小心的收拾完殘局,劉媽媽也慢慢的醒來,她完全無法猜到剛剛發生的事情,只是以爲過於勞累,昏睡了過去,況且我又多給了她五十大圓,讓她買些東西補補身體,她便一路感謝著離開了我家。

第二章  輪奸

當我給我的死黨小張(經常一起吃喝玩樂的單身漢同事)播放編輯好的迷奸劉媽媽的影片時,他的嘴幾乎不能合上,口水不斷的往下流,腿間的褲子被支撐的像一個小帳篷一般,不能自制。於是我又一次聯合了小張這個淫棍,準備共同完成我們的美妙計劃。

迷奸過后的第二個周六上午,劉媽媽仍舊來我家做家務,只不過這次多了小張。當劉媽媽在客廳擦地的時候,我打開了影碟機,開始播放上次迷奸的影碟。當劉媽媽無意擡頭看到兩個肉體交合在一起的鏡頭時,猛地羞紅了臉,但隨著鏡頭轉向了她沈睡面龐,劉媽媽的表情驟然扭曲了,嘴唇不停的顫抖,雙手僵直的握著手中的墩布。

“看到了吧,你已經被我迷奸了,被我幹了,瞧瞧那姿勢,真是夠淫蕩的,你現在的子宮里充滿了我的精液”我一邊指著屏幕一邊說到,“沒想到你的身體還真夠勁的,屁股和奶子真是夠肥啊,哈!”

“你這個畜牲,我和你拼了!”說著,她拿著手中的墩布向我沖來。

一直站在旁邊的小張伸腿一拌,劉媽媽立刻撲倒在了地板上,我們立刻沖上去,七手八腳的把還在暈懵中的美肉拽到了臥室的床上,並將雙手分別固定在了床頭的左右兩個鐵桿上。有些回過神的劉媽媽剛要大聲呼喊,被小張騎在奶子上一通猛烈的耳光打的頓時失去了反抗的意念,我也趁機扒光了她的下身。這一切一直被事先準備好的兩台錄像機忠實地記錄著,真正的強奸剛剛開始,確切地說是對一個良家婦女即將體驗被兩個年輕的男人羞辱的輪奸。

趁著小張壓住她的身體,我迅速將準備好的潤滑液抹在了早已堅挺暴怒大雞巴上,然後一把抓住劉媽媽的兩腿,向前一壓,整個雞巴迅速的沒入了巨大的騷穴當中。隨著女人又一陣絕望的哀號,小張起身開始脫光衣服,而我也開始連續大力的抽插著陰道中的陽具,雙手不停的揉搓著上下晃動的奶子。

當小張解開劉媽媽的雙手后,她似乎有一些反抗,當我們威脅將影碟的內容公佈於衆的時候,她沈默的轉過了頭,默默地接受了這一事實,任我們隨意擺布。當小張也在雞巴上塗抹了大量潤滑劑后,我一扭身躺在了床上,同時連同劉媽媽一起抱了過來。這個中年女人像狗一樣騎在我的身上,我的雙臂緊緊地抱著她的腰,肥碩的奶子被擠壓在我的胸前,雞巴仍舊緊緊地插在肥厚的陰戶當中。

小張看到時機已到,馬上跪在了劉媽媽的肥臀後面,只見他撥正肉棍,對準肥臀正中的菊花眼,身體一挺,整個雞巴戳進了女人的屁眼。頓時我感覺身上的美肉不停的顫抖,臉上的肌肉不斷的抽出,喉嚨中發出低沈的吼聲,屁眼被張開的巨大疼痛正在傳遍她的全身。我停止了陰戶的抽插,感覺到小張的雞巴正在慢慢的進入到劉媽媽的直腸當中,畢竟兩個淫洞之間只有一層肉壁相隔。

之後,兩根雞巴就這樣不停的在劉媽媽的兩個洞中不停的抽插,一塊肥美鮮嫩的女人的肉體像“三明治”一樣被夾在我們兩個男人中央,這樣的玩法一般的小姐是無論如何也不會答應的,只有通過這樣的強奸良家婦女才能實現。隨著我們抽插速度的加快,劉媽媽的臉色也變得蒼白,頭上不停的滲出汗珠,口中已無力說話,只能低聲的呻吟。

經過一陣抽插,小張忽然猛掴劉媽媽的肥臀,發出啪啪的響聲,隨后我感覺到直腸中小張的雞巴一陣抽搐,應該是正在向屁眼裡猛烈的射精。我也忍不住一陣快意湧上心頭,將全部精液一股腦射入了劉媽媽的子宮。當我們拔出兩個雞巴的時候,兩股精液從劉媽媽的兩個肉穴中緩緩的流出彙合在一起,見證了一個中年婦女被雞奸和強奸同時發生的事實。

下床后,小張將躺在床上的劉媽媽拖到床邊,讓她的頭部仰垂在床的邊緣,然後把沾有褐色的糞液雞巴想女人的嘴裡塞去。看到劉媽媽不肯張嘴,小張一拳捶向雙奶中央的胃部,趁著她“啊”的一聲叫喊,順勢將雞巴塞入了嘴中。

“給我添干淨了,要不我就把你女兒綁了,讓她給我舔。”在威脅當中,劉媽媽閉上了眼睛,任由小張隨意的移動著臀部,用她的唾液清洗著跨下騷臭的大雞巴。

當小張抽出雞巴,劉媽媽顧不上穿衣服,光著肥大的身軀沖進了衛生間,跪在馬桶前劇烈嘔吐著嘴中的汙物。我們走到她的身後,相互對視了一下,都拿起了手中的雞巴,向著她的腦后開始撒尿,兩股帶著精液的尿液頓時順著她的頭發向下流去。當劉媽媽反應過來剛想起身,卻被我們站在兩邊一人踩住她的一隻跪在地上的小腿,動彈不得。兩只雞巴在她的左右來回搖擺,激流的尿液沖刷著女人晃動的臉部和乳房,分不清身體上流下的是尿液、精液還是痛苦的眼淚,腥臊的味道彌漫在整個衛生間當中。

一個善良溫順的中年女人被我們強奸、雞奸、輪奸和淩辱,在我們的種種威脅下,她將成爲我們的玩物,成爲任我們隨時發泄獸欲的工具。

第三章 虐奴

在劉媽媽被我和小張吃了“三明治”后第二天,另一個阿姨替她來我們公司打掃衛生,對外說是病了,只有我和小張知道是那天被我們幹得太厲害,恐怕需要休息一陣了。但是出乎我們意料的是,第三天劉媽媽就又開始工作了,當我們下班后見到她的時候,她顯然是在迴避我們的目光,總是背對著我們,走路的姿勢不像前幾日那麽迅速有力,身體顯得有些遲緩。

我收拾好桌上的物品,走到她的身旁,低聲對她說:“沒想到你恢複得還挺快,明天中午到我家來,要不有你好瞧的!”然後我看了一眼這僵直了的女人,頭也不回地走了。

第二天中午,我和小張一期提前回到我家,劉媽媽果然準時的如約而至,看來她已經在精神上已經成爲了我們的奴隸了。我們威脅著讓她進入臥室順從的脫去了衣服,按我們的要求像狗一樣跪趴在床上,我和小張也立刻脫掉衣服,一前一後開始了“隔山打牛”的工作。

兩根巨大的陰莖在劉媽媽的嘴裡和騷穴有節奏的抽插,女人豐滿下垂的乳房前後搖擺,肥碩的屁股被不斷的碰撞,發出“啪啪”的聲音。在交換一次后,我們分別把精液射進了女人的子宮和喉嚨中,頓時瓊漿玉液從劉媽媽的嘴裡和蜜穴不斷的流出,更顯出中年女人的淫蕩與風流。

當我們商議想再次對這個騷貨進行“三明治”工作的時候,她瘋狂的搖著頭並露出驚恐的眼神,大聲乞求我們不要干她的屁眼,看來前幾天的“開苞”傷痛還未徹底恢複。看著時間也差不多該上班了,我和小張交換了一下眼神。

“不干你的屁眼也行,但你必須按我們說的做,否則我們要乾的你屁眼兒一輩子合不上!”我一邊威脅一邊拿出了一個按摩器開到中檔塞入了精液肆溢的騷穴當中,“這個震動器可以用6個小時呢,好好享受吧!”

我說完,小張同時將一個鋼絲編織的軟性“貞操內褲”套在了劉媽媽巨大的臀部。這種“貞操內褲”由軟性強化彈性鋼絲製成面體,雙腿和腰部的“出口”用特製的粗鋼絲連成一體,穿上后在腰后的鎖眼一拉,內褲緊緊包住了兩腿間的騷穴和裡面的按摩器,最後用特製的鑰匙鎖住鋼絲,想脫都沒法脫下。

“起來啦,騷貨!”我踢了一腳這女人的乳房,“這個貞操內褲是特意爲你準備的,花了很多錢呢。”

“這,穿著這個,我怎麽出去啊?”劉媽媽痛苦的問到,“沒辦法走路的,好癢,受不了……”

“嘿嘿,我看你是太舒服才不能走的吧?反正我們是不管了,要是走不動你就等我們到晚上吧。”小張一邊淫笑著說一邊穿好衣服。我們收好攝像器具,不由分說幫她穿上衣服,連拉帶拽拖出了家門,然後揚長而去。

下班的時候辦公室里人很少,劉媽媽還是準時的在單位打掃衛生,走路十分緩慢,腰微微的向前彎曲,不時地咬一下嘴唇。我和小張對視了一下,會心的淫笑著,看著劉媽媽肥碩的屁股,痛苦的移動著,承受的屈辱或愉快地的陰道震動,同時還要注意不要再別人面前顯露出異樣的表情。

當她走到我跟前的時候,彎下腰對我低聲地說:“幫我脫了吧,我想小便,求你了。”

“那你就直接尿,內個東西是網狀的,尿液可以漏下去,不過蹲下可能困難點,你就站著撒吧,嘿嘿嘿!”我一邊說一邊想像著一個中年婦女站著小便的樣子,尿液順著網狀的內褲流到大腿,腥臊的味道將布滿全身,不由得胯下的雞巴漸漸的硬了起來。劉媽媽還想說點什麽,我起身就和小張一起走了,留下一個騷味十足的痛苦背影緩緩的移動著。

晚上我和小張剛剛吃完晚飯,門鈴急促的響了起來,不出我們所料,果然是劉媽媽,她一進門就懇求我們爲她脫下“貞操內褲”。當我們除去她的外衣,滿身的汗水已經浸濕了裡面的衣衫,“貞操內褲”依然緊緊的包裹著她肥大的屁股和微微凸起的陰阜,看來進口東西的質量還是可靠的。

脫下“貞操內褲”后,劉媽媽迅速的從陰道中拔出了仍在工作的按摩棒,然後虛脫的躺在了客廳的沙發上,看來一個下午的“淫蕩”生活讓她精神上和肉體上都得到了充分的“享受”。我們兩個人不停的用數碼相機和攝像機對地上的美肉進行記錄,每一個角度都讓人心動,這些照片說不定可以作爲“貞操內褲”的廣告專用宣傳品呢。

看著劉媽媽剛要起身,小張一腳踏住她的後背,讓她不能動彈,我拿出冰箱冷藏室的一個巨大的針管,裡面裝滿了冰涼的自來水,對準肥臀中央的屁眼將液體慢慢的注入了進去。女人的哀求和掙扎在小張的腳下起不到任何作用,當液體全部注入之後,我順勢抱起劉媽媽肥大的臀部,把雞巴也插進了劉媽媽的屁眼當中,冰涼的感覺透過我的陽具瞬時傳遍了我的全身。

此時的小張也沒有閑著,他將劉媽媽上身擡起,兩腿一鑽躺到了下面,我順勢往下一壓,小張的雞巴準確地沒入了騷貨肥穴當中。我們兩個再次對這塊肥肉實施了“三明治”式的姦淫,沒有五分鍾的時間,我覺得包裹著雞巴的直腸不停的抖動,看來灌入的液體起到作用了。

“讓我上廁所,我想大便,不行了,我忍不住了,快點兒”被夾在中間的劉媽媽痛苦的哀求著。

“那可不行,我們哥兒倆還沒射精呢。”小張假裝歎息地說,“您就再堅持會兒吧!”

“是啊,我這不是幫你堵著呢麽。”我也隨聲附和到,抽插之中我感到了一股內力正在不斷的頂撞我的雞巴。

“不行了,受不了了,讓我去吧!”中年女人發出了最後的哀號。

“沒用的東西。”小張一邊說一邊拔出雞巴,然後才入了她正在呻吟的嘴中,“要拉屎你就使勁吧,有本事你就把他的雞巴頂出來,嘿嘿嘿!”

當我又在冰冷的屁眼中抽插了幾十下后,精液猛地射入了直腸當中,我用力的抽打著肥大的臀部,發泄著快樂的心情,當我拔出雞巴的瞬間,直腸中的液體迅速的爆發了,從劉媽媽被幹得紅腫的肛門中噴射出足有一米遠,黃色帶有白絲的粘液灑滿了地板,我慶幸沒有在地毯上干這件事,否則就要再次破費了。當小張看到騷貨屁眼噴射的情形,終於忍不住在她的口中爆漿了,當小張抽出已經松軟陽具的時候,劉媽媽開始不停的咳出大量的精液,而隨著肺部的震動,肛門也不斷的一股股的湧出了殘余的汙物,房間內彌漫著異樣的味道。

“好了,你來打掃一下吧,這是今天額外的工資。”說著我扔下了100元錢在劉媽媽的臉上,“別讓屋裡留下這種味道和痕迹,這個你是在行的吧。”

這次虐奸之後,只要身體狀況允許,我和小張每天都要在中午對劉媽媽“隔山打牛”,然後在塞入按摩棒后帶上“貞操內褲”,晚上的時候再對她浣腸、肛交,如此周而複始,日子過的好是快活。有的時候我晚上乾脆讓劉媽媽對家裡說有事不回家,抱著她的美肉或是奸著她的肥穴共同入睡。

第四章  生育

隨著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劉媽媽也漸漸麻木的適應了這樣的生活,開始還有些反抗或哀求,后來就像木頭人一樣任我們宰割。在一個周末的午後,我看著剛剛被我們姦淫過的肥臀,一扭一扭的自覺穿上“貞操內褲”,然後在不允許穿其它衣服的命令下,劉媽媽開始打掃屋裡的衛生,由於屁眼和陰道同事都塞著專用的震動器,身體的姿勢移動起來顯得不夠協調。

看著劉媽媽的側影,我的腦子當中忽然有一個意識突然閃過。在我們幾乎天天干這女人的兩個多月中,她居然沒有來“例假”?顯然她自己也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但就女人的生理來說,她極有可能是已經懷孕了,而且不知是我還是小張的種。在我偷偷留下她的尿液,送到醫院化驗后,化驗單的“+”號證實了我的判斷。

一個良家婦女,兩個孩子的母親,被兩個年輕男人姦淫,還懷了他們的孩子,這樣的事情怎能不讓人興奮。我和小張在商議之後決定讓她把孩子生下來,而當她得知一個孽種已經在她的腹中生長這個消息后,幾乎是痛哭流涕的懇求我們讓她做掉這個孩子,否則她說再也沒有臉面見她的孩子們了,但這樣的事情我們怎麽能同意,我們還從來沒有玩弄奸、淫過孕婦呢。在我們進一步的威脅下,她想盡辦法瞞著她的孩子們,爲我們兩個男人慢慢的孕育著肚子里的小雜種。

9個月的孕婦肚子顯露無遺,早已辭職的劉媽媽每天在我家做了專職“傭人”,由於我和小張的工資較高,大房子是國外的父母給我留下的,養活一個“孕婦性奴隸”和他兩個孩子,經濟上不成問題,況且還省了一筆 “召雞”的費用呢。

不斷脹大的奶子,凸現無疑的肚子,日漸脹大的騷穴,讓我和小張充分的享受了和孕婦性交的快感,無論是“隔山打牛”還是“三明治”的玩法,我們都體會到了與普通女人不同的快感,畢竟一個孕婦讓兩個男人同時爆奸是很少有的事情,況且剔陰毛、浣腸、鞭打肥臀和奶子等小插曲也不斷的穿插在我們的“性活動”當中,爲劉媽媽臨産前的生活增色添彩。

經過我和小張的商議,産房就設在我家向東的一居室內,屋裡已經收拾干淨,中央的舒適躺椅是專爲劉媽媽生産的時候用的,我們還從沒看過女人生孩子呢,當然不能錯過這個機會的。孕婦床、嬰兒床都已經擺放整齊,臨産前的一周,劉媽媽乾脆住到了“産房”里,隨時準備著孩子的降生。

就在這個大肚孕婦住進來的第三天下午,我和小張前後相對的姦淫著劉媽媽的屁眼和小嘴,突然她吐出了小張的雞巴,痛苦的呻吟著說要生了,我剛剛達到快意,覺得她是在騙我,根本捨不得拔出被直腸緊緊包裹住的雞巴。於是我勉強的抱著她翻過身來,一起作到了躺椅上,讓她半躺著靠在我的胸前,雞巴仍舊在直腸內慢慢的蠕動著,雙手將她的雙腿抱起分開呈“八”字形。

“你不是要生了麽?那你就讓我干著屁眼生吧!”我不顧她痛苦的呻吟,在她耳後輕輕的半開玩笑的說道,“讓我的雞巴幫你把孩子頂出來。”

聽了我的話,小張也淫笑個不停,同時蹲在劉媽媽的兩腿中間,雙手揉捏著兩個巨乳上發漲的深褐色乳頭。正當他的準備將雞巴插入淫穴當中的時候,忽然表情變得的嚴肅起來,兩眼緊盯著劉媽媽的肉洞。

“我說,她不是真的要生了吧,騷屄好像張開了。”小張認真地對我說,“比平時的時候要大,周圍也充血了。”

雖然我看不到孕婦肉穴的樣子,但聽了小張的話,我也感覺到劉媽媽的腹部在用力的收縮,屁眼不斷的夾緊和抽搐,比平時肛交的時候更爲異樣。隨著女人叫聲的不斷急促,我的整根雞巴被屁眼緊緊地卡在了直腸當中,令我無法繼續交媾,但肛門的間歇收縮和顫抖卻更加刺激著我雞巴表面上的神經,尤其是直腸的不斷蠕動,腸壁不斷的摩擦著龜頭的四周部份,讓我感到下身不斷的充血膨脹,神經也隨著刺激不斷的瀕臨崩潰的邊緣。

“要出來了!老屄張開口了。”小張驚叫著,趕忙把消過毒的棉布墊在了劉媽媽的兩腿間“然後干什麽?你在底下行麽?”

“我他媽的雞巴拔不出來啊,我也沒接生過孩子,估計是來不及叫醫生了。”我的快感逐漸的上升,但意識還算清醒,“敢緊把剪子用酒精燈消毒,一會兒還得把臍帶剪短了,教育片是這麽演的,還有熱水……”

“OK!馬上準備。”小張慌亂的準備著東西,我卻只能指揮著他忙來忙去,無法幫忙。

於是我擡起雙臂,將雙手順著劉媽媽的腹部反複向下移動,就算是幫她助産。一會兒我的雞巴和手同時感覺到凸起的部分正在慢慢的向下移動,隨著她的一聲低吼,只見小張在我們的面前用力一拉,又一陣肛門和直腸的抽搐把我送入了快感的高潮,同時一個新的生命也鑽出了女人的身體。我緊握著劉媽媽的兩個肥奶不停的揉搓,將雞巴用力向上一挺,精液迅速的通過肛門射入了她的直腸當中,我終於在嬰兒出生的同時將他的母親再次姦淫了。

當我睜開眼睛的時候,柔軟的雞巴已經被肛門擠出了,嬰兒的哭聲響徹整個房間。我抱起已經精疲力竭的孕婦,將她放到早已整理好的大床上,然後幫助小張收拾眼前的殘局。一灘血迹、一塊胎盤、一段臍帶,有誰能相信兩個年輕男人剛剛幫助一個被她們強奸懷孕的中年婦女生下了一個孽種呢?而且是在母親一邊被雞奸的情況下一邊出生。但這樣的事情竟然發生了,發生在我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