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才是爸爸 1-3

我才是爸爸 1-3

呤……”電話響個不停。“媽媽,電話。”我坐在抽水馬桶上沖?廚房裡喊。隔?門縫,隻見媽媽手叉?後腰挺?大肚子慢慢地向客廳走過去,拿起電話機接電話。“喂,噢,對,是這裡。”媽媽一手拿?電話機一手托?自己的肚子,“是,市立醫院?什麼?好!我知道了!馬上到!”媽媽急忙掛上電話轉身叫我:“小勇,快!你爸爸出事了,快!去醫院!”“老爸?他怎麼了?出什麼事了?”我一邊問一邊急忙起身。“快!路上我再告訴你,快點!”媽媽催?我走出家裡,隨手攔了一輛TAXI,急沖沖的趕向市立醫院。

車子很快到了醫院,媽媽付了錢,我們趕緊進醫院,到咨詢台一問,爸爸在手術室。於是我們向手術室趕,由於我走的快,一會兒就到了手術室門口,手術室門上的燈還沒熄,隻好等在外面。當我剛想坐下來,這才發現媽媽還沒到,又趕緊去找媽媽。在拐角處,媽媽正扶?牆一點一點的走過來,還不時的停下來小憩。看見媽媽這樣艱難的走?,我急忙上前去扶她:“媽媽,你不要緊吧?慢點,別急,手術還沒完。”“是嗎?不知道你爸爸現在怎麼樣了?”媽媽擔心的說道:“唉,要不是懷了孕挺?肚子,我也不會這麼累這麼慢。”“媽媽,還是慢點的好。”我一邊提醒?媽媽一邊摻?媽媽走到手術室門口。

在門口,我們焦急的等?,過了好一會兒,手術室的燈終於滅了,門打開了,走出一位醫生:“誰是羅傑的家屬?”

“我是!”我和媽媽異口同聲的說。

“醫生,我爸爸怎麼樣?”我又跟?問到。醫生很驚訝的看了看我:“你?!”然後無可奈何的回答道:“對不起,我們盡力了,可是傷的實在是……你們還是趕快進去看他最後一眼吧!”

“什麼?不會的!”媽媽不相信的說:“快!小勇,我們快進去!”說?便急忙向手術室裡走進去。三腳並兩腳的就來到病床前。“爸!爸!”我看?爸爸昌白的臉急忙叫。“阿傑!阿傑!”媽媽也叫喊?爸爸。漸漸的爸爸慢慢醒來,看了看我們,很輕微的說:“你們……來了,亞琴……我有話……跟你說。”媽媽把耳朵湊到爸爸嘴邊聽爸爸給她的交代。過了一會兒,爸爸又叫我:“小勇……你來……我……我……有話……要……要說。小勇……你也不……不小了……以後……爸爸不在了……要……好好……照顧……你媽媽……還有……你媽媽……現在……肚子裡……的……弟弟……妹妹……家裡……不缺錢……你……你還是……要……好好的……把書……讀下去……知道嗎?”

“我知道了,爸,你不會有事的,你好好休息,你不會有事的。”我急忙應道。

“我……不行了……小勇……你聽……我說……以後……家裡……的事……就要……你……做了……我……我……我……留下來的……東……東西……都……都……歸你……你了……你……你要……好……好的……保管……知道了……嗎?”

“哦!我知道了,爸,你還是休息一下吧,不要再說了。”我急忙勸道。

“不我……我沒……時……時間了,我……要把該……該說的……都……都告訴……你……小勇……你要記……記住……在……在我……我書房……的……書桌裡……有……有一……一封信……到……到時候……你……你看……看了就……就……知……知…………………”

“爸!”我急忙叫:“醫生!醫生!快來!”“呯!”一名醫生就沖了進來,拿出一隻手電翻開爸爸的眼簾,察看起來,不一會兒他放下手電很沉重的我們說:“對不起,羅先生已經去世了。”“哦!不!”媽媽一下子癱軟在地上,我急忙上前扶她:“媽媽,媽媽,你醒醒,媽媽,不要太難過了,你要保重自己的身體呀!”把媽媽扶到椅子上,我轉身問醫生:“醫生,請問一下醫院的手續要怎麼辦?”“你?!哦,對不起,請你和太平間聯系,他們會辦理的。順便說一句:你真的和你父親很像”說完醫生便退出去了。於是我先請了為護士照顧媽媽,然後去太平間辦爸爸的後事。

到了晚上八點多總算把所有的該辦的都辦好了,攙?媽媽回到了家裡。媽媽還是那樣昏昏沉沉的,還沉浸在悲哀中,我隻好把她送到臥室裡,扶她躺下,又去倒了杯牛奶給她。然後到書房去取爸爸最後說的那封信。進了書房取出爸爸留給我發信一看,原來是爸爸的遺囑,上面隻有一句話“拿到此信的人憑此信和肖玲律師聯系可取得我的財產。”

第二天,我拿?信找到肖律師,辦理了繼承手續,又辦布告。回到家,媽媽已經醒了,可是躺在床上還在悲痛,我隻好準備了餐點給她送去,還一邊拚命的安慰她。到了第三天是爸爸出殯的日子,我陪?媽媽到了殯儀館。主持完了爸爸的追悼會,又安置好爸爸的公墓。再陪?媽媽 一 一 送走了來悼念的朋友。回到家送媽媽上樓休息倒了杯牛奶給她喝,陪?她直到睡?,才回屋休息。

就這樣過了好幾天,漸漸的平靜下來。每天媽媽挺?大肚子在家裡忙活做家務,到了吃飯的時候,媽媽都會多擺一副碗筷,說是為父親準備的。看見媽媽如此的想念父親也就不由的想起了自己的使命。

終於在一天早上媽媽顯得很高興的告訴我:“昨天我在夢裡見到你爸爸了。”於是我非常關心的問她父親在夢裡的情況,可是媽媽卻隻是很簡短的說:“看起來過的挺好,叫我們不要難過。”

到了晚上,我仍然象往常一樣到廚房,準備媽媽和自己的牛奶。可是當我倒了一杯牛奶後,裝牛奶的盒子已經空了。“咦?沒了。哎!隻好自己不喝了。看來明天得去買牛奶了。”我心裡暗暗的提醒自己道。然後把牛奶送到媽媽的房間裡,等她喝完又躺下她休息後,我才回房睡覺。

一個小時過後,從媽媽的房裡傳出了媽媽輕柔的聲音:“親愛的,你回來啦!我太高興了!我真的好想你!”

“我也是,亞琴。就象我答應你的,我又來看你了,我親愛的!啵!”

“你能回來我真的太高興了,呃!”媽媽突然發出了疼痛聲。

“你怎麼了,亞琴?”

“哦,沒事,是寶寶在踢我。我沒事。”媽媽一邊揉?自己的肚子一邊回答。

“真的沒事嗎?要不要去醫院看看?”

“哦,不,不用了,真的沒事。我想寶寶是想你了。”媽媽連忙阻止。

“是啊,我也已經很久沒和寶寶見面了。”

“呵,討厭,你又想了,你是不是又想要鑽進我的肚子裡去看寶寶了?”媽媽略帶興奮的責問道。

“哈哈,又被你看出來了。那麼,我可以進去嗎?我真的很想。”

“討厭啦!人家都已經八個月了,你還要!再說你現在又不是……”媽媽帶?疑惑稍稍的推脫?。

“不是人,是不是?哈哈,那又怎麼了?我還是可以的,你也感受到了,我不是還有那麼一點真實嗎?你是不是不願意啊?否則就算了,我走好了。”

“啊!我,我不是這個意思啦!好啦!好啦!我答應你,讓你見寶寶就是了!”媽媽趕緊答應下來。

“嗯!這才是我的好老婆,寶寶的好媽媽!那我要進去嘍?”

“好啦!真拿你沒辦法,不過要輕一點喔!畢竟已經八個月了。”媽媽溫柔的提醒道。

“我知道,我會輕一點的。是啊!都八個月了,你的肚子真的好大琚I我總覺得這次會是雙胞胎的。”

“去你的,想的還真美。”媽媽笑罵道。

“真的啦!我敢保証一定是,要不然怎麼會怎麼大呢?你說你現在的肚子有多大了?”

“討厭啦!要進就進去嘛!還說怎麼多的廢話幹什麼?”媽媽繼續笑罵道。

“這怎麼是廢話呢?我是再關心我的寶寶錇!要知道你的肚子可是寶寶的第一個房間呀!快說,到底有多大了?”

“好好好,我說,真拿你沒辦法,昨天我剛量過,是三尺七了(*注1)啦!”媽媽如實的答道。

“是嗎?有那麼大了啊!真的太好了,看來我的寶寶已經有個很大的房間了。呵呵,說了怎麼多,看來我也該敲敲我寶寶的房門了。”

“討厭,又來了,輕點。啊!叫…叫你輕點啦!還這麼重啊!不要太進去了…啊!”媽媽一邊呻吟?一邊提醒?。

“重嗎?我已經很輕了,對不起了,親愛的。可是我真的不能再輕一點了,不過我不會太進去的,這個我知道。”

“你知道就好…我就擔心你太進去了…你也知道…你的也太長了…我怕你太進去會打擾到寶寶啦!”媽媽的喘息聲明顯的加大了。

“知道了,我會照你說的做的,隔?門縫看寶寶的。”

“哦…啊!這還差不多…啊…對了…千萬別把你的那個粘呼呼的東西留在裡面。”媽媽在享受快樂的同時仍然沒有忘記一個母親的職責。

“可是那是很有營養的呀,是你自己說的呦!不過既然你說不要就不要好了。”

“我是…啊…說過,可是那…啊…那是對我而言的,不是說對…啊…對寶寶有用的最多…哦…我到時候幫你弄…哦…弄幹凈嘍…啊!”媽媽喘?氣解釋?。

“好,這可是你說的,既然對你有營養,那可要好好補補!啊!我快要……啊!不行了,忍不住啦!”

“啊!不不行不不能射射在裡裡面快快拔出出來!”媽媽連忙阻止道。

“好啦!知道了!不…不過你答應的也要做到喔!哦!真的快要出來了!給!”

“嗯…嗯…嗯…嗯………”媽媽似乎含?什麼的一直輕聲的叫喚?。

“哦!哦!真舒服呀!終於出來了!真的好舒服!亞琴,你真好!”

“嗯…嗯…嗯…………”媽媽繼續?。

過了好一會兒,“亞琴,時間也差不多了,有點晚了,你該休息了,寶寶也該休息了。我也該走了。”

“可可是我我不要你走,你不要離開我,我需要你,小勇和寶寶也需要你呀!”媽媽極不願意的勸說道。

“呵呵,別傻了,你知道的,我隻能待一會兒的,亞琴,我也不想走的,可是……好了,我答應你,明天我再來看你和寶寶,再說我還要去看看咱們的大兒子呀,我的時間不多呀!”

“好啦!不過你明天可要回來啊!我可等?你呦!”媽媽仍然有點不舍的說道。

“好!那我走了!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