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男亂女84. 熱戀中的大姐

淫男亂女84. 熱戀中的大姐

84. 熱戀中的大姐吳剛的妻子病逝了,她的離去對於她自己是個解脫,對吳

剛也是個解脫。處理完妻子的後事,吳剛向隊里請了個假自己出去散散心。

他走後,美娟彷彿丟了魂似的,心裡空蕩蕩的,這時才發現自己愛上了吳剛。

給吳剛打手機,他又關的機。

美娟把自己的心事向媽媽穎莉說了,穎莉說:“這關於到你的終身大事,你

要是真愛他就不要管別人咋說,大膽的去追求!”

這天下班后,美娟正窮極無聊地獨自一人逛商場,本來想慢慢地走回家,再

順便找個地方吃晚飯。可是接到了吳剛的電話,說今天晚上八點回來。她的心情

一下就好了起來,馬上打了個車回家。

整幢樓的外觀貼著白色的瓷磚和住宅區大面積的綠化看來十分融洽,家裡的

房子緊閉著也能感到充沛的陽光,無論是白天黑夜或是拉閉窗簾,總感受到城市

久違的綠色,還有高尚住宅區優雅怡靜。

美娟算計著時間,盡管肚腹咕咕作響,已不記得那時吃過東西,但她還是覺

得泡個熱澡能讓自己的神經得到鬆懈。她放了熱水,就在房間里把自己剝了個精

光剔白,她打開衣櫃坐在床沿上納悶,衣櫃了大多是警服,沒有幾件真正的時裝,

此刻美娟才覺得能穿著的衣服太少了。

走過去輕輕推開了浴室的門,浴室里雲霧缭繞,她金雞獨立地探進了一隻腳

尖,水溫不冷不熱正合適,朦朦胧胧的她就躺到浴缸里,雪白而粉嫩讓水這麽一

浸泡,頓時就像筋骨抽盡了,全身忪忪垮垮漂漂渺渺地就要升騰飄舞。她靜靜地

躺在水裡,身子像是失去了知覺,水托著她雪白的胴體,就這麽浸泡著她,四肢

半浮半沈地飄著,她看到了自己的雙峰在激蕩的水裡肉團團地搖晃,粉紅色的乳

頭像洶湧的海面的浮標一樣隨波逐浪地漲挺了起來。

美娟的一雙手掌揉搓著脖子,揉搓著她露出水面的背脊,然後便撫摸到了她

的乳房,她的乳房堅挺而豐滿,她的小腹平坦緊致,她的大腿欣長挺撥,撫摸著

她的肚臍眼,那是一輪柔和的滿月。再往下面,那些萎靡的毛發經過水的漂浮輕

挑地搖曳,極像水裡的海澡隨波飄零。

她充滿愛憐地用手撫弄著,她把一隻手按上去,再放另一隻手上去,兩瓣厚

實的肉唇如同花朵盛放,她總認爲肉唇是緊閉著,紛紅色十分傷感十分神秘,如

同一把鏽鎖,鎖住了無數令人傷心的故事。偏是那些故事像酒精一樣易於揮發,

一旦張開了,頃刻彌於無形。

她的手指像撫弄珍寶一樣按撚著身體最隱秘的地方,在她的手指擺弄中張開

了一片粉紅的美麗的肉慾世界,她有些暈眩,體內有一種東西在萌芽,有一種如

同魔障的汁液鼓鼓囊囊地蔓延在她的體內。那東西正在汩汩驿動,不可遏制地驿

動,在充滿身體芳香的漩渦里驿動。

“吳剛!”美娟低低的呼喚。

美娟的眼睛在朦胧的燈光下因爲羞恥而變濕,她的嘴唇在慾望的沖刷下張開

又閉上,雙腿順著歡樂的方向而蠕動張合,突然,一隻高掛在缸壁的腳重重滑落

到了水中,撲咚一聲激起了無數的水花,這聲音聽起來很誇張,讓她兩耳一陣轟

鳴,頓時有一種喪魄落魂之感。

自從那次執行任務時和吳剛發生關系后,兩人又有過三次性接觸,那時美娟

還沒有察覺自己愛上了吳剛,只是在享受性愛的瘋狂,這次吳剛休假,幾天不見

竟令她失魂落魄。

她在浴缸里泡了近一個小時才出來,把自己擦洗的乾乾淨淨,然後一絲不掛

的走到妹妹美菱房間。

美菱正在電腦前聽音樂,看到姐姐光著身子進來,笑著說:“你干嗎?發情

了啊!”

“美菱,幫我化化妝,借我一套衣服!”

“咋了,有節目啊?”

美娟不好意思的說:“有個約會!”

“男的?”

“是的!”

“哦……”美菱抱住大姐興奮的說,“大姐終於要和男人約會了,放心吧!

我會把你打扮的像個仙女似的,是誰啊?”

×××××××××××××××××

晚上八點三十分,吳剛家裡正上演著男女淫事的性戲。

“啪!……”伴隨著清脆的響聲,女人放浪的大叫著,“哦!……哥哥!…

…親祖宗!……哦!”房間里,一個美麗性感的女人正沈醉在性愛的歡愉里,長

長的披肩長發散亂的遮擋了她妩媚的臉龐,渾身細白嫩肉在微弱的燈光下閃閃發

光,兩個肥白堅挺的大奶子隨著身體的前後搖擺而頻頻晃動著,不時地被一隻強

壯的大手揉來揉去,不是別人正是美娟,只見她趴在床頭,渾身僅僅穿著一條黑

色的透明連褲絲襪,在薄如蟬翼的黑色褲襪的包裹下,兩條白嫩誘人的大腿更具

淫蕩感,大白腚顯肥嫩而又細膩,在她的美足上套著一雙細跟尖頭的豹紋高根鞋,

右腳還帶著一條銀色的腳鏈。

“啪!……”又是一陣雨點般的擊打拍在美娟豐滿白嫩的大屁股上,黑色透

明的連褲絲襪的雙腿結合處早已經被人撕開,紅嫩多水的嫩屄和淫蕩無比的黑色

屁眼直接暴露在燈光之下。美娟一聲聲的浪叫著,發泄著心中的快樂。

在美娟光滑的背後,一個強壯而富有朝氣的男人正樂此不疲的揮動著他的大

手抽打著美娟的大白腚,他就是吳剛。

“哦!……哎呦!…啊!”隨著吳剛有節奏的抽打,美娟也有節奏地淫叫著,

吳剛停了下來,看著美娟特別豐滿的屁股笑著說:“謝謝你,美娟,謝謝你讓我

發泄了心裡的郁悶!”說完,他從床上枕頭底下那出一個青綠色的大香蕉,把這

個香蕉頭遞到美娟的俏嘴邊說:“來!唆了唆了好插屁眼。”美娟幽怨的看了他

一眼,張開嘴唆了起大香蕉來,吳剛看著美娟一口口的唆起了大香蕉,滿意的說

:“美娟!還是你行!你比我死去的老婆好上百倍!夠意思!”說完,他從美娟

嘴裡把沾滿美娟口水的青綠色的大香蕉拔了出來,到美娟的身後對準屁眼“撲哧”

一下捅了進去。

“哦!……”美娟渾身顫抖的喊了一聲。吳剛一隻手拿著大香蕉在美娟屁眼

里亂捅,一隻手又輕輕的抽打起美娟的屁股,“啪!啪!啪!”在雙重刺激下,

美娟的嫩屄分泌出大量的淫水。

吳剛把頭鑽到美娟的裆裡面,用嘴貼在美娟的屄上狠狠地舔著對美娟說:

“哇!美娟!你水越來越多了!”吳剛粗大雄壯的雞巴早已憤怒的勃起,帶著火

熱與脈動,搖頭晃腦地,他坐在床上,把大腿分得開開的,然後讓美娟趴在他的

跨間使勁的唆了著他的雞巴,他卻可以輕易的控制著插在美娟屁眼裡的大香蕉,

美娟吸吮了好半天,吐出雞巴對他說:“來吧!大雞巴哥哥,妹妹癢死了!”

吳剛走到美娟的身後,讓美娟站在地上雙手扶著床邊,把香蕉從她屁眼裡拔

出來,調整好雞巴的角度,把雞巴頭放在美娟的屁眼上稍微一用力,“撲哧”一

聲,插了進來,粗大的雞巴頭經過柔軟細嫩的肛門,美娟不禁“唔”的哼了一聲。

“哦!……哦!……滑溜!……緊!……爽!……哦……”吳剛一邊亂喊著,

一邊快速的前後搖擺著,粗大的雞巴彷彿注入了無比的力量,在美娟的屁眼中狠

狠地抽插著,美娟殷實肥白的乳房伴隨著大力的晃動顯得那麽無助,不時地還要

被強壯的大手使勁地揉弄兩下,黑色的頭發在空間中亂甩,彷彿訴說著心中的性

奮。

每一次的抽插都能帶給男方以征服世界的快樂,每一次的抽插都能讓女方感

受到雄性的力量!

“啪!啪!啪!……”吳剛的大腿打在美娟厚實的白屁股上發出了聲音,他

猛地美娟從屁眼裡把雞巴抽了出來,一下子坐在了地上。吳剛用手拽著自己的雞

巴蛋子,爲了是怕自己忍不住把精子給射出來,然後他從地上起來,一步步地轉

到美娟的面前。美娟浪笑著說:“大雞巴哥哥,別緊張,要不先歇歇,等你的雞

巴軟了,我再幫你弄硬了。”

吳剛沒說話,只是調整了一下角度,把他的雞巴塞進美娟的小嘴裡,美娟騷

浪的給他吮著。

吳剛舒服的長長出了一口氣說:“美娟,我愛你!,你的屁眼真他媽刺激!

真夠騷!”或許是吳剛轉移了注意力,他的雞巴變得軟搭搭的,可是,經過美娟

小俏嘴的辛勤勞動,吳剛的雞巴很快在美娟的小嘴裡重新硬了起來,粗大的雞巴

彷彿是一根燒紅的鐵棒一般,美娟甚至能感受到他脈搏的跳動。

吳剛用手按住美娟的頭,把屁股前前後後地挺動了許多下,然後把雞巴拔了

出來。吳剛低頭看到自己粗大的雞巴上滿是晶瑩的唾液,滿意的笑了起來,然後

他重新把雞巴塞進美娟的小嘴裡。

美娟拚命地吮著他的雞巴發出“吱溜,吱溜”的聲音。吳剛興奮似的說:

“哦!……寶貝!……你真浪!……舒服!……哦!……”

玩了一會,吳剛讓美娟躺在地上,把兩條修長白嫩的美腿高高的舉起,雪白

滾圓的屁股盡量往上翹。他一下子將美娟的細跟尖頭的豹紋高根鞋脫掉,嬌美的

玉足裹在透明的絲襪里,隔著絲襪看著她塗著深藍色指甲油的腳趾性感之極,長

時間穿著高跟鞋的白嫩腳趾散發著混合著名牌香水的香味和高跟鞋的皮革味以及

腳汗的酸臭味的複雜味道。

吳剛盯著她塗著深藍色指甲油的腳趾激動不已,輕輕地把那隻玉足捧了起來,

仔細的觀賞著,腳不是很大,但是很有肉感,五顆腳趾細長細長的,腳心微微有

些發紅,上面的紋路清晰可見。吳剛的手一邊撫摸著美娟散發著濃郁皮革味柔軟

嬌美的玉足,然後用手抓著美娟帶著銀色腳鏈的腳脖子,將腳心對準自己的鼻子

仔細的聞了起來。

吳剛聞了好一陣,對美娟說:“真香!美娟!你的小腳丫好美啊!”說完,

吳剛把把美娟另一隻的高跟鞋扒掉,把美娟雙腳上的絲襪撕破露出雪白充滿腳汗

的腳趾,將她雙腿分成M 型的姿勢,粗大的雞巴重新插入美娟的屁眼裡,二人同

時發出了“哦!”的一聲。

吳剛一邊大力的肏著美娟屁眼,一邊使勁的聞著美娟的蓮足,用手抓住她還

穿著破絲襪的左腳用舌頭舔著,接著又把美娟赤裸的右腳放在嘴邊,吮吸著散發

著淡淡香氣的白嫩腳趾。

他把美娟每個腳趾連帶腳趾縫都舔了一遍,然後將整個腳親了個夠,口水流

在性感蓮足上發出淫蕩的光澤,然後對美娟說:“來!……美娟!……你也聞聞

自己的香腳!”

說完使勁的把美娟帶著銀色腳鏈的一隻腳送到美娟的小嘴邊,笑著說:“寶

貝,你就好好舔舔自己的香腳吧!”說完,吳剛一使勁,愣是將那隻還套著破絲

襪的蓮足塞進美娟的小嘴裡,美娟立時“唔!”地哼了出來。

吳剛一隻手繼續抓著美娟的腳脖子,舔著美娟塗著深藍色指甲油的腳趾,另

一隻手把美娟的另一隻腳在美娟的小嘴裡進進出出地塞著,底下的大雞巴還使勁

的肏著美娟的屁眼。這里哪是在作愛,簡直就是要女人的命!

美娟能理解心上人的心情,他苦了這麽多年,此刻解放了,需要發泄一下,

毫無顧忌的發泄!

肏了一陣美娟的屁眼后,吳剛重新把暴脹欲裂的雞巴“噗哧!”一聲,盡根

搗入美娟淫水泛濫的嫩屄里去,龜頭一下重重的撞擊在花心上,“啊!……啊…

…啊……好哥哥……啊……老公……”

美娟覺得整個肉屄被撐得滿滿的,有說不出的舒服,不由滿足的叫出聲來,

接著柳腰款擺,主動挺聳起下陰來,四肢像八爪魚一樣纏繞在吳剛身上。吳剛的

大腿不停的拍著美娟的屁股,房間里充滿了淫蕩的女人叫聲,“哦!……唔!…

…啊!”一時之間只聞美娟嬌喘不絕,屁股飛轉、嫩屄猛拋,浪屄被肏的真個是

浪汁飛濺、枕席流膏。

美娟剛要來高潮卻突然感覺屄心子里的雞巴彷彿大了好幾倍!吳剛突然將粗

大的雞巴從美娟的浪屄里拔了出來幾乎是躥到美娟的面前,雞巴頭對準美娟的小

嘴,用手大力地撸弄,“哦!……老婆!……老婆!……張嘴!……”

美娟剛剛把小嘴張開,只見粗大紅腫的雞巴頭奮力地一挺,“茲!”的一下,

一股又黃又濃的精液噴射在美娟的小嘴裡,美娟甚至能感覺到燙人的精液打在自

己舌尖上的一刹那!

那種感覺太奇怪了,隨著吳剛的快速撸弄,一股又一股的精液快速的噴射著,

美娟也張大小嘴接受這最後的一擊。

“啊!!!……”吳剛終於射完了最後一股精液坐回到床上。

美娟兀自纏著不放,豐腴柔軟的嬌軀像蛇一樣在他懷里不住扭動,將個脹卜

卜、白嫩嫩的大奶子塞進他嘴裡,要他含吸,纖手握住吳剛那軟垂的雞巴不停地

搓著、撸著,還用腳伸到吳剛的胸前,塗著深藍色指甲油的腳趾在吳剛的奶頭上

輕輕的踩著,擠壓著夾著。

奈何使盡了方法,剛才還怒目金剛一般的雞巴還是像冬眠的蟒蛇一樣、不願

擡起頭來。急得美娟不顧矜持地爬到他身上,自己掰開兩瓣陰唇肉片,死塞硬擠

的將那軟垂的雞巴弄進濕滑的陰道里去,兩手撐著他胸膛,將個豐翹的白屁股像

轉磨一般,前後左右的揉磨起來,雪白的肥奶子上下彈跳、幻出層層乳浪。

不一會美娟看了一眼不知何時已滑出屄外的雞巴,油光發亮、濕淋淋的沾滿

了自己的淫水已經有些硬了,美娟媚笑了一下,修長光滑的右腿蕩呀蕩的,不時

拿腳尖刮一刮吳剛的奶子,或撩撥一下他的雞巴頭,然後她把吳剛的雞巴夾在自

己兩腳的中間快速的套弄著,雞巴體會著溫熱的腳掌和柔滑的絲襪的摩擦,鼻孔

里聞著發自美娟豹紋高跟鞋裡的皮革味,看著塗著深藍色指甲油的白嫩腳趾在自

己雞巴上運動以及美娟淫蕩騷媚的表情,吳剛感到一陣快感。

接著美娟用帶著銀色腳鏈的右腳把吳剛的雞巴踩在腳心下面,左腳塗著深藍

色指甲油的大腳趾則慢慢捅進吳剛的屁眼,更強烈的刺激吳剛的興奮點,使他快

感得到最大,吳剛感到美娟左腳的大腳趾在自己肛門里摳弄旋轉進出,右腳踩著

自己的龜頭忍不住呻吟起來。

美娟把右腳從吳剛雞巴上拿開,只見大雞巴朝天翹得筆直,紫紅的龜頭圓脹

發亮,馬眼口上已布滿晶瑩透明的液體,又硬了。美娟烏黑細長的陰毛布滿了整

個紅嫩的屄眼,大陰唇已經腫脹火熱,吳剛兩指微一剝開,透明黏滑的淫水泉湧

而出,將另一隻手五指弄得濕滑黏膩,底下的被褥也濕了一大片,吳剛再不停留,

把右手纂成拳頭,一下就插入美娟陰道快速抽插拳交起來。

“啊……啊……大雞巴哥哥!小浪屄好……好舒服……不行了……

的聲音,屄里也一陣陣收縮,淫水像尿尿般傾泄而出,“啊……啊……我要來了

……喔……喔…來了……”美娟沈醉在肉慾的快感中。

只見吳剛把手從美娟肉屄里抽出來,翻身一個側躺,將美娟一推,抓起一隻

豐腴的大白腿,往上一擡,粗硬的大雞巴由後面“噗吱”一聲又頂進嫩屄快速的

抽插,只美得美娟直喘氣,兩只大奶子晃動不休。

吳剛的屁股像打樁似的,大雞巴狠狠的干著美娟的肉屄,嘴裡說道:“美娟

……嫁給我吧……我要你……你這浪肉屄……永遠被我的……大雞巴干……今天

我……要干爆你的騷屄!”

“哦……老公……哦……哪有你這樣求婚的……啊……肏死我了……啊……

我喜歡……啊……啊……啊……我要做你老婆……啊……啊……啊……”

百抽之後,美娟的肉屄里淫水飛濺,花心受到一下一下的撞擊,兩片陰唇肉

翻進翻出,也配合的篩動雪白的大屁股浪叫起來,再過數十抽之後,吳剛一股股

濃熱的精液射進陰道,美娟感到花心一燙,兩腳猛打哆嗦,興奮的來了高潮了。

吳剛緊頂著美娟的花心噴出精來,此時美娟的陰道還在一下下的抽搐著,吳

剛剛射完精半軟中的雞巴又漸漸擡起頭來,美娟媚眼如絲地看著吳剛,肥白的大

屁股主動緩緩搖聳起來。

“你今天咋這麽厲害啊?!”

“以後我會天天這麽厲害的!”已經無所顧忌的吳剛將她的腿扛在肩上,手

扶起她的屁股,大雞巴在她的浪屄里用力抽插著,只見美娟的秀發狂亂地散布在

她的胸前,形成一幅絕美的圖畫,剛從泄身的高潮中醒來的美娟,哪裡受得住大

雞巴的再度擊,只覺得陣陣的快感,像海浪般襲來,花心被撞擊得酸軟不堪,陰

道肉壁不斷的收縮,長長的一聲哀鳴后,全身肌肉抽慉,淫水狂泄不止,整個人

陷入短暫的昏迷。

吳剛感到美娟嫩滑的屄心子湧出溫熱的淫水,澆的龜頭一陣酸麻,同時感到

體內有股熱潮將要射出,於是用力抽插幾下之後,龜頭緊頂花心,只覺得又一股

溫熱的精液噴進美娟的屄心深處。

“我愛你!剛哥!”雲雨後的美娟顯得那麽嬌柔妩媚,依偎在吳剛懷里。

吳剛緊緊抱住她,“美娟,我也愛你!我剛才沒有嚇到你吧?”

“沒有!”

“放心吧,美娟,我以後會對你好的,不會在像剛才那麽粗魯了!也不知道

爲什麽我把這些年的苦悶都發泄在你身上,讓你受苦了!對不起!”

美娟伸手捂住吳剛的嘴巴說:“我能理解!你不找我發泄,我還不高興呢!”

“寶貝兒,今晚別走了,好嗎?”

“聽你的!有件事我的告訴你,你可要考慮清楚了!”

“什麽事?”

“我原來是個同性戀,有個很好的女友,現在還有關系,我不會因爲有了你

而放棄她的!”

“哦!我不介意!”吳剛吻著美娟的耳垂說。

“她很漂亮,哪天我介紹給你認識,你也可以肏她!”

“真的嗎?美娟,你太好了!”

“還有,我和我弟弟有亂倫的事!”美娟盯著吳剛的眼睛說。

“啊?這……”吳剛有些猶豫。

美娟用舌頭在吳剛乳頭上舔了一下說:“我們家挺亂的,我想你和我結婚的

話,我的媽媽,我的妹妹都會讓你肏的!”

“啊?有這好事?”吳剛眼睛一亮,緊緊抱住美娟說,“我自小就有戀母情

結,只不過不敢而已!”

“正好,你可以肏我媽啊!真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個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