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母密語5…….古堡小島三母妻….上

戀母密語5…….古堡小島三母妻….上

笑蒼天

重現再生之術

飢餓並不單指食物,而是指對愛的渴求;赤身並不單指沒有衣服,而是指人的尊嚴受到剝奪;無家可歸並不單指需要一個棲身之所,而是指受到排斥和摒棄。除了貧窮和飢餓,世界上最大的問題是孤獨和冷漠。孤獨也是一種飢餓,是期待溫暖愛心的飢餓。

在百幕達的海洋上,有一座沒有人見的城堡小島。 城堡被濃密的野生植物所遮蔽,周圍銳利的荊棘讓人無法靠近。

母愛讓我感到幸福 「世上只有媽媽好,有媽的孩子像塊寶。走進媽媽的懷抱,幸福享不了。」每當我聽到這句熟悉而親切的歌聲時,我總是與榮有焉,因為我也有一位好媽媽。永遠的愛妻!

媽媽是我的知心。無論我做錯了什麼,她總能理解我,寬恕我。我小時候特別貪玩,經常從早上玩到天黑,每次吃午飯的時候,媽媽總會到外面去找我,讓我回家吃飯。當我五歲時媽媽發生車禍要切雙腿下同爸離婚,我便隨終生坐輪椅的媽媽回到婆婆及做修女大姑媽家中長住,很喜歡媽媽每次先為我擦去臉上的汙垢,然後把晚飯放在我的手裡,婆婆見我這個樣子總會訓斥我們,說我們太不像母子行為了,而媽媽則會對婆婆說:「媽嘛!我就一個愛兒,再說天晶(我名字)在這一生中也只有在這個時候能好好照顧他吧!」媽媽每天在這樣的關愛中我的童年過得很快樂,很幸福。媽媽她卻從不罵我一句。她總是耐心的勸導我,要我用功讀書、勤奮自勉。這樣,我在母親的教導下,成績突飛猛進。

媽媽對我的學習要求非常嚴格,一點也不馬虎。自我十五歲在耶魯大學基因工程科修博士學位那年智商畢業之後,就以基因量子力學工程為研究專題,還在十五歲半那年,發現了世上無人可以破解的“量子密碼”。我再也不到外邊玩了,取而代之的是整天陪我在家裡用量子電腦去破譯…….天書《伏尼契手稿》、北歐盧恩符文等是古老的神秘副本。

媽媽是從來不會讓我受到一點點傷害的。她總說只要我好,對於她來說就是最大的幸福。最記得16歲生日早上,我突然不知情的發起高燒,燒到42℃,躺在床上一直昏睡。媽媽見狀,趕緊叫了古堡上唯一老女醫生為我打起了點滴,而且一直不斷的把乾冰毛巾放在我頭上為我降溫。吃飯時,由於營養液針口不離我左手,我要媽媽用口一口口喂給我吃飯。到了晚上,婆婆媽媽二人給我熬了藥湯,媽媽她每喂我一口都會先用口含一會喂我飲,生怕藥湯燙著我。那天晚上,媽媽守護在我的床頭徹夜未眠,一直到第二天打完點滴。在媽媽的精心的照料下,過了一個晚上,高燒總算退去了。

這就是我的好媽媽,她用自己的一言一行時時刻刻關心著我、照料著我、教育著我.有這樣的母愛在我的成長路上,我感到很幸福!

自媽媽吻我開始,我就深愛媽媽,她是我心中聖潔的女神。媽媽15年前就是個絕世美女,天生麗質的她有著一張氣質高雅、美豔動人的臉龐,白玉般的肌膚、細嫩紅潤,真可以說是有著沈魚落雁之容、閉月羞花之貌。此時此刻因為焦急關心,明媚的雙眸熱淚盈眶,亮晶晶的愈發令人我見猶憐。小小的瓜子臉上,大眼睛明亮地閃爍,彎彎的柳葉眉,溫順而秀氣,高挺筆直的鼻樑,溫潤的櫻唇,就算沒有塗上口紅唇膏,依然是那麼嫣紅晶瑩;她那精緻的五官分開來看已經十分美麗了,組合在臉上更是構成一張完美無瑕的臉蛋,再搭配上及腰的柔亮秀髮;舉手投足之間,高貴的氣質中蘊含著知性美。跟優雅的氣質相反,媽媽卻擁有極其性感且妖媚的肉體,纖細的小蠻腰不堪一握,彷彿隨時會被風吹斷一般,從腰部延伸,上下卻是如此的豐滿。乳房渾圓而飽滿,坐在輪椅子上的臀肉則是不可思議的豐腴,不是電動輪椅無情地壓迫著,我就讀大學閱女無數,心中很明白媽媽根本是近乎完美的女神。

「天晶.....你終於醒了!」媽媽忍不住眼眶中的淚水,緊緊地擁抱著我。媽媽漸漸卻才發現我原來和她潛意識春夢裡的性幻想對象的條件居然如此的相符:英俊,陽光,溫柔,健美。

「讓我好好看你,雪露!」在病床上,我悄悄地牽住了媽媽的手,媽媽看著我甜甜地笑了,我們母子們的手一直牽在一起。

「媽媽,我們回家吧!」我一直沒放開媽媽的懷抱。

媽媽半小時後才輕輕地鬆開我的擁抱叫人辦理出院,她的語氣充滿了喜悅。因為一小時後就是我愛妻了…………..

「媽媽,妳昨晚答應我做我妻子啊!」我在房中抱著強行吻著媽媽說!

「媽媽都快四十歲及沒下半身,你真不介意嗎?」媽媽的香舌吐出吻著答。其實媽媽回想著幫嬰兒時的我洗澡的往事,這十幾年真是缺失了父愛,不由得讓媽媽心生愧疚來。

「雪露..我愛妳!」將媽媽拉著我胸上說!媽媽雖然年紀不小,很是堅強和善解人意,在她那唯一的我面前,她那微黃白嫩的秀臉上總是掛著天真爛漫的微笑,讓人感覺到她的樂觀和堅強。然而,如果你仔細觀察媽媽她那對大眼睛時,你卻會發現在她清澈純真的眼眸裡,卻有著一絲極難發現的若隱若現的哀傷和愁緒,甚至是絕望。

看著這樣的一個媽媽,我心中刺痛的同時,卻又一片的憐惜。

「天晶,我…………我的雙腳是否醫好?」

媽媽看我撫摸那創口早已結巴的大腿如此長時間了,卻楞是在那裡發呆,終於忍不住了。

婆婆此時也把黯淡的目光移向我,臉上仍是一片淡然,顯然,她對我這個突然想法……的不抱任何希望。

這時,我才從對媽媽的憐惜中回過神來。也沒有回答婆婆的疑問,只是淡淡地給媽媽一個鼓勵的吻後,我用雙手搭在其斷腿上的手掌便在無聲中發出淡淡柔和的金色光芒。她們見狀,也不再出聲,開始屏息靜氣地觀看下去。

媽媽一開始沒有感到任何的異樣,還是像剛坐在我那樣,看過我一眼後便雙眼看天,默默想著心事,對於我手上突然發光的奇象,她是一點也沒有留意到。

但慢慢地,也不知過了多久,沈思中的她突然感覺到有一種嶄新而熟悉的感覺慢慢從自己斷腿的截面處傳來,衝擊著她的大腦神經末梢,那感覺癢癢的、痕痕的,同時又暖暖的,非常之奇妙,並給她一種重獲新生的感覺,所以,在好奇心的催使下,自然而然的她把目光慢慢移向了自己的那截斷腿。目光到處,一幅奇異的現象便立即呈現在她的眼前。

失去半生斷截左右腿上,此時只有半截褲管包裹著,早已結巴埋口的大腿斷截面正從的褲管末端凸出了那麼的一小截,雖然上面有著一層未清的汙垢,但隱約中還是可看出內裡那只是豆蔻少女才會擁有的滑膩細嫩肌膚。

不過,這些是不能吸引到媽媽的目光的,畢竟,自身的東西她可是司空見慣了,而且,自從她殘缺後,只要看到自己的大腿,她便會黯然神傷,這樣,她又怎會在乎自己的大腿肌肉是否擁有少女般的彈性和活力,肌膚是否仍如以前般雪白嬌嫩呢?所以,現在能真正引起媽媽關心的,也就只能是她大腿的殘缺之患了。

順著自己的目光望去,媽媽發現自己雙腿的橫截面部分正沐浴在一片相當柔和聖潔的金光下,而那暖烘烘、令人無不舒暢的聖光正是從身旁那自稱自己相公的愛兒手上所發出。

雖然開始時感覺不是很明顯,但隨著大腿處那種令人懶洋洋、暖烘烘,同時又酥癢如蚊叮咬的奇妙感覺慢慢傳遍週身後,她卻慢慢注意到了另外一些異樣,那就是她竟然驚然地發現,在聖光滋潤下的半截斷腿,竟如獲得澆灌的植物般,突然從斷截面處慢慢生長發芽,煥發出勃勃生機,而且那生長的速度也是越來越快,除了原先的一點痕樣外,整個過程自己並沒有感到絲毫的不適和痛楚。

只是10分鐘光景,一雙完好無損的美腿便再次出現在媽媽的身上,婆婆的眼前,而我也是在此時收回了原先放在媽媽腿上的手。

「好了,婆婆,你女兒我媽媽的傷疾我已經醫好了,只要休息半天,媽媽就能行動如常,永無後患了。」

我沒有理會媽媽的著魔,轉過頭對一臉關心緊張的婆婆微笑道。

「這…………這都是…………真的嗎?我…………女兒她……………」

雖然事實就在自己眼前,但婆婆對這麼匪夷所思的事還是不敢相信,他怕這只是瞬間幻影,是自己發的一場白日夢而已,所以,她一邊喃喃自語,一邊又有些迫不及待同時又緊張莫名地撲到自己女兒身邊,用自己不斷發抖的雙手小心細緻的摸挲了媽媽的重生的腿一遍又一遍後,最終確認這是事實而不是夢境時,她才轉過身來,一把跪抱著我的雙手,眼帶淚花,異常激動地啃咽說:

「我的苦命女兒……………真的是全好了,……………全好了!這實在是太好了!我答應你娶宮雪露為妻………………!」

激動之餘,婆婆說話也開始有些語無倫次了。

媽媽此時也醒了過來。愛憐而溫柔地撫摸了一下自己失而復得的美腿後,她便慢慢站起,望了望自己涕淚交加的親媽媽一眼後,才神情複雜地打量著我說:「天晶,我…………我的腿真的好了嗎?」

美麗的大眼睛不知何時已紅腫一片,迷霧縹緲,一片水汪汪的,同時帶著三分的不信,七分的驚喜。

「當然是真的!」 我給了她一個堅定的眼神及吻!

「雖然這樣會讓我有少少不適,但媽媽妳現在的的確確是好了。只要休息一晚,以後就能變回以前那樣,整天活蹦亂跳了。」「根據《伏尼契手稿》部份法則。我破解了這部可以長生不死神秘的古書,而實際上,我只是須要自身血肉轉入媽媽體來重生!書中邏輯上,煉金丹,服藥,達到「不老不死」!這樣人就可以長生而已。」

突然看到媽媽眼冒雨露,臉帶珠淚,一副梨花帶雨楚楚動人的悲慼樣兒,我心中又是困惑又是憐惜,右手不由輕撫她額前幾縷散亂的劉海,

「媽媽怎麼突然哭了?難道你不相信我的話,不相信你的腿是真的醫好了?」

「不是的,天晶相公,你不要誤會!」

只聽媽媽繼續說:「媽媽哭只是因為太高興而已,因為我從沒想過這腿還有被醫好的一天。現在腿竟完好無損地長了回來,想起以後又能做你妻子,不用連累你了,所以媽媽很是激動興奮,才會忍不住哭的。」

聽了這解釋,我才放下心來,但同時也被媽媽的話所感動,因為我想不到她樂觀善良外,還這麼細心懂事,為此,我忍不住對她甜甜吻說:

「媽媽真乖,等會讓我和婆婆買些新衣給你穿。你說好不好,雪露愛妻?」

最後一句,我是對身後的婆婆說的。聽到我的話後,婆婆便欣然地答應了,而且還不忘溫柔愛憐地幫媽媽抹乾臉上的淚痕。

洗澡後,媽媽坐在的大床上看,一張不施粉黛而顏色如朝霞映雪,充滿成熟美女風韻的俏臉,呈現眼前。媽媽的玉臉稍嫌長了點,可是由於粉頸像天鵝般優美修長,卻配合得恰到好處,形成一種特具魅力的吸引力。卷髮的蓬度在兩邊的卷髮打造成3字形的弧度,正好包裹住整個臉型和頸,再加上薄薄的齊劉海,這樣艷麗髮型,十分吸引人。再加上下頷一顆有如點漆的小小美人痣,把一切都平衡得完美無缺。她的眼睛塗上紫彩的眼影,可令任何男人見而心跳。媽媽卻多了本來所沒有的大膽和野性,使人生出一見便和她上床的衝動。難怪媽現在身體穿著粉紅色浴袍的她散發薰衣芳香,看得我呆了….

「天晶,未看過媽媽嗎?」媽媽看我臉上的表情。

我想起年少時說的那句心裹話:『媽,這樣的日子,我們永遠都會在一起!』

心頭一緊,把她擁入懷裡:「宮雪露,我想你嫁俾我!」我希望知道該怎麼表達才能讓媽媽相信自己的決心。

「哈……如果你敢娶我,就要求婚呢!小相公……」媽媽考慮後認真的看著我,然後吻著我指向遠方海岸:「天晶,我更要你照顧我一生。」

我心中一寬,順勢將媽媽擁入了懷裡說:「好,我訂香波堡禮堂行婚禮吧。」我溫柔的手指理開她臉上的長髮,無聲的將唇覆蓋在她的雙唇上,一股電流穿透兩人蠢蠢欲動的神經,媽媽全心全意的融入我濃情密意的身體,深情的抱著回應我的情意。

看著媽媽塗粉紫藍色微開的香唇,默許後我竟然緊張的顫抖著……我緩緩的靠向媽媽的臉龐,媽媽身上濃郁的香水味撲鼻而來,煞那間讓我目眩神迷…… 這時媽媽的媚眼半開,露出渴望的表情,我把手伸到她臉頰邊撫摸著,她沒有抵抗的動作,我再把嘴湊在她的性感迷人小嘴上,雙唇和她緊密地接吻著,展開我們母子間的熱吻。

「嗯……」媽媽不但沒有拒絕,更是把她的舌頭滑進的我的口中,又把我的舌頭吸進她的嘴裡翻攪,我一手隔著透明睡衣握住了媽媽豐滿下垂的乳房,不斷的搓揉。她仰躺在我的懷裡,任憑我的雙手在自己的身上到處遊走,挑逗著她的情慾。

「天晶……停一下,我快不能呼吸了!」媽媽還是吻著的看我,令我心裡開始她有些怦怦亂跳了。

我離開媽媽濕潤柔軟的嘴唇,但是仍在她的光滑細膩的臉上到處親吻著,吸吮著她的頸,耳朵。

「嗯…………你……好壞…食完晚餐……才做好啊!」媽媽輕聲在我口邊嬌喘著。我便抱著吻媽媽到門外……………我們一起出房去露台吃飯。

位於我家觀景的最高點露台晚餐,有著慵懶的爵士情迷,輕柔的琴聲讓橙汁在血液中發酵,陶醉在遠方海浪韻律的搖擺中。欣賞一下的屋外夕陽呢!享受著今晚法式主題晚宴….享用原隻鮑魚,鵝肝醬,龍蝦牛排餐……..法式小點…………….焦糖奶酪及法式芝士餅!

 

在鋼琴聲中結束了溫馨的晚餐,我沒有馬上走,而是掏出一件小禮盒:「媽媽,我還沒有正式向你求婚呢……」說著,我打開禮盒,裡面靜靜地躺著的是我設計提前3年買好以杜鵑花為靈感來源的白金玫瑰金+粉紅配鑽款式,中央設計做成放大效果的單爪鑲5卡vvs1鑽石鑽戒。

昏暗的燈光在晶瑩的鑽石中流轉。我捧著鑽戒,走到媽媽身邊,單膝跪下:「雪露,嫁給我吧。」

媽媽一開始是手足無措,這種場面我們作為一個旁觀者的時候,往往會覺得老土,但是真的在我們自己身上發生的話,絕對只會感到幸福得無法呼吸。所以我能看到媽媽的眼淚在眼眶裡打轉,說不出話來。

「嫁給我吧,紫香,做我的妻子。」我又問了一句。身後響起輕輕地掌聲,我回頭一看,一對老女僕正在微笑著看著我們,她們輕輕地鼓著掌,舉起酒杯,向我示意。婆婆也在遠處看著我,滿臉都是笑容。

轉回頭,我看見淚水充滿了媽媽美麗的大眼睛,然後猛地低下頭,吸了一下鼻子說:「好……」

我保持著跪姿,溫柔地捧起媽媽的左手,低下頭輕輕吻了吻光潤的手背,然後拿起戒指,套到媽媽無名指上。

媽媽一下子抓住我的手,勉強笑了一聲:「天晶!……」然後就看著戒指,泣不成聲。

我站起來,把媽媽的頭摟在我的胸前,輕撫著柔順的秀髮,我溫柔的對媽媽說:「別哭啦……」

掌聲再次響起,鋼琴曲居然換成了《日劇戀愛世紀主題曲….幸福的結局》,整個露台都充滿了快樂的氣息。等媽媽稍微平靜一些,我舉手示意臉上佈滿皺紋的女僕送花。

媽媽任我將舌頭探到她的嘴裡。她還用舌頭舔遍我的牙齒,然後又來勾搭我的舌頭。我也毫不示弱,把舌頭迎了上去,我們的舌頭互相纏繞,還不停的運送口水到媽媽嘴裡。我一邊和媽媽親嘴,手還不老實的在她屁股的雙丘上捏來捏去,時而將它們往兩邊掰開,時而又將它們擠在中間。而堅硬的陰莖也在媽媽的小腹上蹭來蹭去。媽媽的小穴想不濕都不可以呀。我的舌頭嘗盡媽媽小嘴的味道,便逛了出去,開始挑逗媽的嘴唇,媽媽也將我的舌頭含著小嘴去還擊。我們又在嘴外糾纏起來,完全衝破了母子的禁錮。不知多久,我感覺舌頭有點兒發麻,剛從媽媽嘴裡抽出來,她滑膩柔軟的丁香妙舌卻伸出來鑽進我的嘴裡,舌尖四處舔動,在我的口腔壁上來回舔動,我熱烈地響應媽媽的丁香妙舌熱烈地交纏著。媽媽更用力的和我的舌頭糾纏,追求無比的快感,嘴對嘴的吸吮對方嘴中的唾液我含住媽媽滑膩柔軟鮮嫩的丁香妙舌,如飢似渴地吮吸起來。我一邊喘著粗氣,一邊有些激烈的糾纏著彼此的味道,連擁抱都變得似乎一點點空隙也沒有!

 

當嘴唇緩緩分開的時候,媽媽更在我的嘴唇上輕輕的咬了一下再吐舌入我口。妖艷的眼睛水汪汪的看著我。

很快至小到大跟她的中年女僕海倫娜開心地帶花笑著走過來說:「少夫人,我也想吻妳啊。」

「妳們不準吻呀!否則我不幫妳們返老還童!」我抱著媽媽答!

海倫娜說吻讓媽媽有些不解,但想想也不會有什麼事便聽話地坐到了的旁邊,沒想到剛一坐穩,海倫娜就把那火熱的嘴唇貼上了自己的嫩唇,舌頭也立刻伸進了嘴裡,讓媽媽一時都沒有反應過來……

「唔……唔……」

同性之間的舌吻讓媽媽有些牴觸,但對方是跟她感情親如妹妹的海倫娜,人家主動和自己接吻實在不好推開。

終於受不了牙齒被舔舐的媽媽鬆開了口,海倫娜和香舌立刻伸進了滿是口水淫濕熱滑的小嘴,並熟練地和另一條不太情願的舌頭攪纏在一起。媽媽驚訝地發現海倫娜的吻技竟然如此熟練靈巧,此時兩人的雙唇之間,舌頭和口水的戰爭中卻處於下風,好像這個海倫娜天生就是個接吻高手,難道在給了她如此完美的容貌之後,還賜予了她一條這麼淫蕩的舌頭?我愛看媽媽和她深吻下去呢……..

「謝謝你們讓我分享你們的幸福,去享受你們的愛情吧。」海倫娜微笑吻著儍媽媽。

我笑著對屋裡每個人揮了揮手,挽起媽媽離開了露台。在長廊而行,媽媽突然又哭了說:「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我正不知道如何答話,媽媽笑起來答:「天晶,你真壞,想到這麼浪漫的事,媽媽要開心死了……」

房內媽媽一會哭一會笑,搞得我無所適從。只能緊緊地摟著媽媽的肩,媽媽時不時舉起手看看手指,種種嬌憨的樣子像極了初戀的小女孩。

或許真的是沒有女人能抵抗鑽戒求婚的殺傷力,整個晚上媽媽都很興奮。

「如果你能幫滿足我一個要求,我就屬於你。」媽媽紅著臉支支吾吾地道。

「要求?好吧,說來聽聽。」要媽吻著答。

「天晶……我婚禮就在這裹佈置好了!你可以將她們…….重回青春嗎?最多……….全都是妳的人好了!」媽媽的嘴唇說完。就熱切的吻我壓在一起,舌頭則忙碌的口中互相纏攪、吸吮。我一面熱吻媽媽,同時縷縷淫念欲情則穿牆破壁爬滿全身。性愛就這樣很順理成章的發生房內,一切看起來都如此自然。

「當然啦。我一邊伸出舌頭舔媽媽晶瑩欲滴的耳垂,一邊含糊說:『媽媽,我願意今生愛著妳!」

就把嘴唇湊了上來。我雙手勾住媽媽的頸,媽媽本來拒絕,但頓了頓,還是順從的迎上我的吻,這一次,媽媽的小嘴沒有抵抗,任我的舌頭侵入。吮吸著媽媽香甜的津液,我的舌頭和媽媽的香舌緊緊糾纏在一起。這一吻不同於我初吻那樣轟轟烈烈,也不是小時候蜻蜓點水半真半假的接吻,而是實實在在的情侶一般的親吻著。其中的柔情蜜意濃的花也花不開,只有無盡的愛戀。

我們坐到梳發旁的小空位上,互相熱切的擁抱、親吻、愛撫,眼楮則深情的凝視對方,一次再一次親蜜的擁抱、愛撫、熱吻,“嗯嗯啊啊”輕柔的呻吟聲不斷從兩人的口中發出。

我已經慾火難耐的等不及去舒服又大的床上,想在這個不舒適的位置,立刻插入媽媽的旁玄。媽媽則希望我們的第一次不要草率。她站起來,牽著我的手走入房裡,舒適的並躺到床上。

媽媽解開上乳罩,乳房裸呈我眼前。兩顆肉球還是很迷人,暗棕色的乳頭挺立著,更加吸引人,低下頭將它含到嘴裡,輕柔的吸吮、舔吻,媽媽舒服的把頭往後仰,緊閉雙眼,雙手扶住我的頭。吸完一粒再吸另一粒,吸吮夠乳房後往下舔吻,經過胸部、腹部、到達陰部,當踫觸到媽媽的旁時,我興奮的全身抽搐、絞痛。

媽媽拱起背部,擡高屁股,默示我去脫下她的三角褲,我當然毫不遲疑的行動,終於第一次見到心儀已久、盼望多年媽媽充滿淫液的迷人陰戶,媽媽的陰毛又濃又密,棕褐色的陰毛覆蓋住珍貴的陰唇。

我站起來把底褲脫下,將脹硬、跳動著的陽具示到媽媽眼前,見到我的大陽具,媽媽驚喜的看著我說︰

「喔!哇!天晶,你的東西好大喔!我看我一手還無法握住呢!」

媽媽笑的合不攏嘴的叫我坐起來,我照著媽的話躺下,在床上分開我的大腿好讓媽能方便的接觸我的下體,媽移下身體到我的腹側,她的手來到我的睪丸開始溫柔的擠壓兩粒大小不一的肉球,媽有技巧的使我的慾望越來越高熾,我看著媽的頭往我的肉棒逐漸移去。

媽開始用舌頭輕輕略過我的龜頭,然後眯著如絲媚眼看著我,張開她的小嘴將我的肉棒一口含入。媽的嘴緩緩的在我的肉棒上移動,她嘴裡的濕熱使我的腦子一片空白。我只有努力的壓下想要一射如注的願望,壓抑有時會使之後的快樂更加強烈。

媽邊用嘴套弄我的肉棒,口中邊冒出含弄的聲音,她盡力的想吞入我八寸長的巨大肉棒,當我的龜頭頂在媽的喉嚨上時,我有如置身天堂一般,我再也無法抵抗如同浪般打來的快感。

「媽……我要射出來…了……」我從喉嚨擠出有組織的話。

媽點點頭,繼續口唇上下套弄肉棒的動作,暗示我她想要我毫不保留的射在她嘴中。我忍耐不住,一股強烈的白色水柱向媽的嘴中射去,媽將手抱住我的臀部,開始用力的吸吮著我的陽精,喉嚨傳出一陣陣咕嚕咕嚕的聲音,我甚至可以在腦海中描繪出白色的精液流入媽喉嚨的情景。在媽不停的吸吮下,我的肉棒終於暫時屈服下來。

媽帶著微笑的看著高潮之後躺坐著的我。

「我的相公有著甜美如牛奶的精液……媽吸得好不好啊!」

「…媽…簡直就像上了天一樣……」我把媽媽拉過來躺在身邊,我們就這樣靜靜的抱著,觸摸著對方的身軀。媽不停的在我耳邊告訴我我是個好看的孩子,拉著我的手去撫摸她的乳房跟身體。我的手在媽的小穴上不停的探索著,媽媽的陰道是如此的潮濕,告訴我它有多麼的需要撫慰。

我不停的上下摸著媽的陰戶…我來到這個世界的門戶。這是個奇異,美妙而淫邪的經驗。媽的陰蒂在我挑弄它時開始堅硬起來,我的肉棒在我的手指進入媽粉紅色,柔軟的小穴時開始膨脹起來。

「喔…我已等這等好久了……親愛的孩子…」媽媽在我耳邊輕聲的低吟說著。

媽的呻吟給我從新振奮的力量,我爬起身,將頭埋入媽的兩腿間,用舌頭在媽的小豆豆上刮弄著,用嘴唇親吻著媽的陰唇,就像我親吻媽的嘴唇一般。將舌頭伸進媽的陰道,用它來感覺媽穴內的濕熱,媽在我舔弄下到達了兩次高潮,第二次時,她緊緊的抓住我的頭將我的臉緊貼住她的陰戶上,我幾乎無法呼吸!!

但是當媽媽熱熱的愛液沾在我臉上,舌頭上時,那是種無法形容的感覺。若是有機會品嘗自己母親的愛液時,那你就知道我要表達的是什麼了。

我勃起的肉棒告訴我接下來就是媽媽陰道,我已準備好也有足夠的能力來進行這項工作。我趴到媽赤裸流滿汗水的身上,堅硬的肉棒頂著她的大腿根部,我的胸膛貼著媽的乳房,我跟媽兩眼對視,激起無限的火花,媽的眼中有著與我相同的渴望。是的,媽要我就如同我要她一般。

「…請你用你的肉棒…干我……」媽媽用對情人的口吻要求著。

在媽媽的請求下,我將筆直挺立的肉棒向著媽媽的腿間示威,媽媽伸出一手抓住我的肉棒,將硬挺的它導引向媽火熱的小穴,媽抓著肉棒讓龜頭在陰唇及陰蒂上來回的摩擦,堅硬與柔軟的接觸是如此的甜蜜。

「啊…插進來…了…」當我的肉棒插入媽媽濕熱等待的肉穴時,媽發出了滿足充實的呻吟。

我極力的穩住自己,不讓自己進入的太深,我要我們兩人之間慢慢的享受兒子將陰睫插入母親陰道這種亂倫的穿刺感覺,一分一分的,一寸一寸的。我希望能讓它變成刻骨銘心的記憶。我看著肉棒緩緩的消失在媽的陰道內。媽的穴彷佛鬧水災一般的濕,雖不是很緊,但穴肉四面八方的包圍著我的插入,使的我下體傳來陣陣快感。

媽媽以一連串的呻吟回應我的插入。

起初是慢慢的,接著以穩定的節奏將肉棒抽出進入我的媽媽。媽媽在我的身下也以同樣的節奏回應著我的撞擊。我們的呼吸開始因為下體的摩擦開始沈重,呻吟聲逐漸加大,我也加快乾媽媽的速度與撞擊的力道。

汗水自我身上一滴滴的流下,但並沒減慢速度。我希望永遠的這樣干著她,母子能這樣的連結在一起。在我用肉棒抽插著她時,告訴自己我願意作任何事來取悅她。媽媽在我插著她時用手不停的按摩著自己的陰蒂增加快感,沒多久她就尖叫著在我的肉棒下泄出來了。

當媽媽泄出來時,我也到了邊緣,我不停的讓肉棒進出媽媽剛高潮的陰道,想將我的精液射入媽媽的子宮。當我一想到要將我的精液射入在媽媽的陰道裡面,而這女人是我的親生媽媽,兒子射精在媽媽體內……這是難以想像的經驗。我呼吸越來越重,陽具也越形漲大,媽媽察覺到這點。

「…來吧…天晶……射在媽的體內……射在媽養育你的子宮吧…」媽媽著媚眼,張開嘴對我呼喚著。

「喔…媽好愛你…喔…你讓媽好滿足…」媽媽用手環抱著我,在我頭上低語著。

「我也愛你……紫香…」我對著媽媽的乳頭說著。

就這樣靜靜的躺著享受高潮後的餘韻……沒多久,這場直到此時才算告一段落。足足半小時的抵死擁抱之後,媽媽才算稍稱從無上妙境中緩了過來。也因此感受到了我性能力的強悍,因為那根直插到她子宮深處的肉柱此時竟然只是稍稍軟化,就連長度都沒多大改變,而這我射的精液之多之濃稠,讓媽媽懷疑即使她出去劇烈跑跳,子宮裡的精液也不會流出來。 我的肉棒依然在媽的體內。我跟媽媽都想從對方身上汲取更多,一直到最後才精疲力竭的在皺成一團有著精液,抱著媽媽與大量尿液地在床上相擁而眠。

 

….這時,我感受到了一束目光,扭頭看去,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個成熟性感的媽媽。長髮飄逸,無風卻輕揚,紫色的透視睡衣襯托出她的完美身段,衣擺搖曳,未動而微晃。如花似玉的嬌靨帶著一絲幸福的微笑。

媽媽此時正對著我背手而立,更加突出胸前的雄偉。豐滿的乳房裡面裂衣出來。那結實柔軟翹起來的美臀豐挺渾圓,可是,她的腰肢纖細如柳,與上下的身搭配起來形成了一個鮮明的對比,這正是完美的“S”曲線。

「相公!」

未待我有所反應,媽媽便撲進了我的懷中,一雙藕臂自然而然的環住他的頸項。我頓時聞到了一陣似檀似麝的香味,這是媽媽浴後的味道!我抱著媽媽當然吃早餐要求媽媽餵我「夫妻餐」。媽媽羞赧的點頭然後坐在我腿上以口經由她靈巧滑潤的舌頭慢慢渡入我的嘴巴餵食,既香豔又可口,我深深感受到媽媽對我的柔順與濃濃的愛意。這一餐足足吃了一小時。想到這絕色媽媽將成為我的愛妻且日夕伴我左右,天下不知有多少男人要眼紅忌妒。

等了片刻之後,媽媽重新在房出來。我一眼向她看去,頓時眼睛一亮。她挽了個很成熟端莊的髮式,身上穿著一件無袖的白底青花改良旗袍,那旗袍的裙襬剛遮蓋到她膝蓋往上十幾公分的大腿處,腳上則是穿著一雙水晶高靴。這樣的裝扮,使得她雪白的頸部、豐腴適中而顯得凹凸有致的身材以及渾圓修長的白嫩美腿都完美地襯託了出來,更有一種古典優雅的美。

媽媽看到我猛盯著她看,朝我露出了一個自信而含蓄的微笑,朝我自然地走來。結果她這麼一走動起來,旗袍開叉處,原本被旗袍裙襬遮擋住的上半截大腿又隱約露出了白嫩肉色,讓我看得眼睛更直了。我心裡有點激動地默默想著「不久的將來,媽媽這麼誘人的身體就要完全屬於我了。」

「天晶,還看什麼,還沒看夠啊,快點出去了訂婚紗啊。」媽媽走到我面前吻著道。

我被媽媽的打扮吸引的無法自拔,媽媽突然的改變讓我覺得她內心再次開始了春心蕩漾。

媽媽上半身是剛買一席無袖的鮮紅透視低胸禮服勾勒完美胸型凸顯身材,卻不失為淡雅的西洋氣質,那底下的高叉窄裙踏出一步,都會掀露出裹著絲襪的修長腿部,配上高跟馬靴的修飾,讓她整體看來更有種致命女性的味道。

坐上斐帝星(feadship)於今年的遊艇展上發佈了這艘全新超級helix私人遊艇,媽媽和我到了海岸預約的婚紗公司試穿近百件華麗婚紗。

「相公,我看起來……會不會比你老很多?像……像你姐姐……」媽媽的瀰漫著高貴氣質新娘裝對著鏡著向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