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兒媳婦真不錯

這種兒媳婦真不錯

這種兒媳婦真不錯

我的兒媳婦小玲身材真好,20歲,長頭髮,54″高,胸罩大約是35″C,和我兒子結婚不到兩年,我的兒子一向跟我一起住,他還沒有經濟基礎,為了節省開支經濟,結婚後還是住在我家。剛結婚的頭半年,年青人夜夜春宵,每晚都打炮,聽到小玲的叫床聲,弄得我淫慾勃起,只有打手槍來解決。

 

但是年青人好不到一年就吵架,最近我兒子去開中港貨車,有時一個禮拜才回來一次,每次回來小倆口總是吵吵鬧鬧的。

我今年49歲,老婆小我一年,生完孩子後,可能傷到元氣,整天都病,對於做愛一點興趣都沒有,我是一個正常的男人,陽具硬起上來都有6寸半,攪到我經常要找妓女來解決性慾。

小玲算是一個不錯的媳婦,因為婆婆身體不好,所以家裡的細務都是她做,無論洗衣、煮飯、清潔她都一手包辦。我們住的地方,只有50平米左右,兩房,兩廳,一個廚房和一個浴室。

小玲最近整天愁眉苦臉,因為和我兒子有感情問題。記得有一次他們吵架後,我的兒子就生氣的沖了出去,她傷心的伏在我肩膀上哭。我抱住她安慰她,她的那對尖挺的乳房頂在我的胸口,我聞到她頭髮間和身上散發出來的女人味,我的陽具立即豎起,頂住了她的屄,她面紅紅的推開我,回她自己房間去。

我兒子在家時我不敢放肆,但是他不在的時候,每當小玲洗完澡後,我就會馬上進去洗澡,拿起她剛脫下來的奶罩放在鼻子上聞,拿著她的那條內褲,包住我的大陽具使勁的磨套,有一次一下忍不住,把精液全射在她的內褲上,我洗完澡出來,小玲進去拿那些髒衣服去洗的時候,面紅紅的瞄了我一眼。以後她洗完澡,我進去時便再也見不到她的內衣褲。

今天終於有機會,只有我和她在一起!我老婆今天下午突然暈倒,叫救護車送了她去醫院。醫生說是急性肝炎要留院,辦完所有手續後,都已經差不多下午5點啦,和兒媳婦小玲一起回家,家裡只剩下我和她。一想起這麼好的機會,我的心跳得好快,感覺陽具已經脹硬了,我望了望兒媳婦,見她好像也有點不自在,面紅紅的低著頭。

我換了短褲出來,見她在廚房裡,她也換了套睡袍,從後面看隱約可見到那條黑色的奶罩帶子,和黑色的內褲,我走到廚房門口,見她在水盆裡洗菜。

“這麼早就煮飯了嗎!"我問她。

“還早?都五點半啦。"她一邊洗菜一邊回答。

“好像沒開水了?等我來燒一些。"

我講完後走進廚房。我的廚房是長方型的,爐竈和自來水龍頭水漕平排的靠牆,剩下一條三尺寬的行人道,傍邊又擺放了一個一尺左右寬的架子放飯鍋,爐竈在最裡面,兩個人行走時須要側身才能通過。

我走過她後面,故意用我已脹硬了的陽具頂了一下她的屁股,她震了一下,站起來沒出聲...。我拿起水壺走去她身邊去裝水,用手故意貼靠頂著她的乳房,她很尷尬的閃開了。我點燃了火,放下了水壺後,走過去在她後面站著,用我那已經脹硬了的陽具,頂住她的屁股磨了一下,她"唔…"了一聲....這時我就再也忍不住啦,在後面兩手一伸,握住她那對鼓蓬蓬的乳球,接著用舌頭舔她的耳朵。

“唔…不要啦!爸爸,不行的!給奶奶和亞偉知道就麻煩啦!"她捉住我的手,一邊講一邊扭動身體,輕輕的掙扎著,半推半就。

“不怕啦!妳不說我不說誰會知道呢?妳看我的陽具都硬得像鐵棍了。"我把陽具從短褲裡拉了出來,捉住她一隻手拉下去要她套弄。

“不要啦!爸爸,不要啦!我是你媳婦,這樣做是亂倫的!"她不肯握我的陽具。

我放開她的手,拉高她的睡袍,將手伸進她內褲裡。

嘩!妙極了!屄戶上光溜溜的完全沒有性毛,原來我這兒媳婦竟是「白虎」!。我用手撫摸著她的肥嫩肉屄,接著分開她那兩片陰唇,用兩隻手指插進去,陰道中已是滑溜溜,充滿了愛液。

“小玲!妳都濕成這樣了,還在扮淑女?"

我抱住她,一手搓揉著她的乳頭,一手摸弄她的屄,舌頭舔著她的耳朵,又呼著些熱氣進她耳朵裡去....。她開始氣喘,雙頰發紅發熱,奶頭凸起,她矇起了眼,身體已不再掙扎,頭轉向我把舌頭伸進我嘴裡。她一隻手伸過後邊攬住我的頭,一隻手在下面捉住我的陽具,輕輕的套著。

“爸爸,抱我進房間去。"

我伸手把爐火打熄了,然後抱起她,走進她的臥室。

我把她的衣服全部脫去,讓她睡床上,她很怕羞的閉起雙眼,兩手抱住胸脯,雙腿緊合。我爬上床跪在她下面,分開她的腿。真不好意思說句,我都快五十歲的人了,但從來都沒有見過「白虎」型的女人,想不到自己的媳婦就是「白虎」。

我伸出舌頭使勁的舔著小玲的無毛淫屄,她的屄真的好美,香噴噴、脹卜卜、光緻緻、白雪雪!聽人說年青女孩子的淫液有種激素,老人家吃吃了會年青些,我便拚命的將小玲流出來的淫液,一點都不捨得浪費的全吞下肚子裡去。

“啊……啊……快點上來…插我……"

我舐到忘形的時候,小玲已忍不住啦,拉我上來要我肏她,我依依不捨的,再舐了幾下,便爬起身來,提起我的大陽具,在她的淫屄肉縫中上下磨了幾下,龜頭霑滿了她的淫液,對正她的小屄眼,一下插了進去。嘩!好舒服呀!小玲的屄又窄又熱,裡面好像有個吸盤啜住我的陽具,我捉住她的小腿,使勁的抽插。

“啊……啊……爸爸…,你不要那……那……麼粗暴嘛……你快要……快要……插死我……我…啦!你……你……你肏死我……我……啦…﹗"小玲氣喘喘的說。

“舒不舒服呀…爸爸肏得妳過癮…還是…你老公…肏得你過癮呀!"我一邊出力抽插她的屄,一邊用手指輕輕的磨逗她那顆發紅了的陰蒂。

“爸爸,你好壞嗄,啊……你……你幹……死我啦……你小心給雷劈呀…啊……!我是你媳……婦,啊………是你兒子的妻子呀……啊……。"小玲用手抱著我說。

以後的一小時中,在我的大陽具時而溫柔、時而粗獷的抽插下,她高潮了五次,欲仙欲死,最後我也在極端痛快的感覺下在她的屄花心裡射了大量火熱的精液,灑播了亂倫的種子。

以後的日子裡,我常和小玲淫媾做愛,享受媳婦的年青美妙肉體。

小玲真是一個天生的尤物,無論何時只要家裡只剩下我們倆個時,她就會伸手進我褲裡,把我的陽具拔出來,放進她嘴裡,弄大了之後,她就會扒在桌子上,脫掉自己的內褲要我插她....。

老實說,這事我也有想過,他們結婚的時候一個十八歲一個二十歲,根本感情都沒穩定,思想也還沒成熟,結婚不到一年就開始吵吵鬧鬧了,照我看他們兩的感情那麼兒戲,不用多久就會離婚的了。離了婚,小玲這嫩屄還不是會便宜了別的男人,讓別的男人肏?!倒不如現在先讓我樂一樂....。

你們是不是有點羨慕我這個扒灰的老爺呢?其實我現在也挺煩惱的!因為小玲這個小騷貨,她說我的肏屄技術好,而且對她又體貼又溫柔,將來和我兒子離婚後,她決定要嫁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