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同學盯上的巨乳媽媽 一

被同學盯上的巨乳媽媽 一

鈴鈴……。」老實說,下課前的那三分鍾最難奈,不停看錶希望時間能飛

奔起來。熬過了艱難的三分鍾,下課鈴聲終於響了起來,提起書包我就向教室門

口跑去。

「李凱!」一聲大喊響了起來,這個聲音駭了我一跳,我連忙轉過身,走到

了發話之人的身邊,帶著一臉討好的笑意:「強哥,呵呵,您叫我有什麽事兒麽?」

「昨天老子打籃球的時候戳了一根手指,手很疼啊,麻煩你幫我把值日做了

吧。」看著他一臉囂張的樣子,我很想一拳上去打爆他的頭,可惜,只敢想想而

已,面上卻不敢露出一點點的不滿:「好嘞,強哥爲班級比賽爭光受了傷,我幫

強哥做點值日算什麽,連強哥一半對班級的貢獻都不如啊!」

「嘿嘿,既然你也知道自己對班級沒什麽貢獻,那我就給你個機會吧,剛好

哥們這兒還沒吃飯呢,今天就你請客,慰勞慰勞我這個有功之臣吧!」『強哥』

一般摟住了我的肩膀,微低下頭,在我耳邊嘿笑了起來。

「我……我這也想請您呀,可是今天沒帶夠錢…我…」說著,我露出了一臉

的苦色,心裡卻暗暗的爲自己機智有幾分得意。

「沒關系,去你家吃就行,我不挑食,呵呵」『強哥』裝出一副豪爽的樣子

來,隨后又眯了下眼,似笑非笑的看著我:「你不會告訴我你家裡今天沒人把?」

「有有!!既然強哥不嫌棄等待會幫你做完值日就去我家吃吧!」被他看的

我心裡一慌,連忙不叠的答應了下來,卻暗恨著自己真是搬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把這個混子招家裡去了。

「行,夠意思,你先做值日,好了叫我啊,呵呵……」說完『強哥』大笑著

找了一個座位掏出手機看了什麽起來,一邊看還一邊自言自語著:「奶子好大啊,

真想能操到她………」

他在說誰呢?一邊想著一邊悻悻的拿起了掃把掃著地。

我叫李凱,今年15歲,初一是在三中念的,今年初二,剛剛新轉到二中來。

雖然出生在一個小富之家,但是身材瘦弱矮小,由於身高的原因有些懦弱自

卑。

爸爸是工程師主管,雖然錢不少賺,但是倒是常常不著家的,我心底里也並

不和爸爸有多親。

唯一讓我很自豪的則是我的媽媽,我媽媽叫柳慧,今年三十八歲,典型的江

南水鄉女子,皮膚白皙細膩,溫柔羞澀,連說話聲音都總是嬌滴滴的,好像在呻

吟一般。媽媽身高足有165,比我還高了一塊出來,一對大奶子足有38E,

即使到了現在也沒有半點下垂的樣子,一次偷聽父母談話時我才知道,在生完我

之後媽媽的一對大奶子竟然開始了再次發育,並且似乎越來越大的趨勢,這讓媽

媽非常苦惱,選擇了當時一種進口抑制激素的藥物,雖然讓一對大奶子不再變大,

但副作用竟然是常年都有了奶水,爸爸卻毫不介意,相反非常開心!因而讓我也

有幸曾經見過媽媽漲奶時向杯子里擠奶的情形,看著媽媽將奶汁那麽隨意的倒掉,

還讓我眼紅了許久許久…

一對大奶子下面則是媽媽的纖纖柳腰,我偷偷目測過,媽媽的柳腰的周長大

概還不及一對大奶子的輪廓周長。同樣讓人心動的還有媽媽的一對肥美的大屁股,

豐滿而不爛肥,有肉感而不下垂,摸起來彈性十足,按下去的瞬間手會不由自主

的被反彈出來。問我怎麽知道的?當然是和媽媽撒嬌時候趁她不注意的時候占她

的便宜了。

媽媽是一名英語教師,也是我現在的班主任,就是通過媽媽在二中教書的關

系我才能在初二的時候從三中轉到二中來上課。當然,也因爲我就是走關系轉校

而來的,所以爲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媽媽從沒有公開過我們的母子關系,即使

放學回家也是分開走的。

媽媽日常授課著裝一向很正式,多是正規的制服裝扮。一襲米色的襯衫緊緊

的包裹著媽媽玲珑妙曼的嬌軀,一對大奶子被包裹的緊緊的,小腹豐腴平坦,不

會瘦得像排骨,也不會加個救生圈,正所謂少一分則瘦,多一份則肥,恰到好處,

柔軟舒適。下身或是一條同色的制服長褲,材料輕薄,被媽媽一對粉臀撐起來一

個誇張的高度;有時也會換上一條配套的職業中裙,若是如此的話那大家可就有

福了,中裙長度及膝,將媽媽一對粉臀凸顯的渾圓挺翹,形成一個完美的弧度,

更讓人大流口水的則是被泛著光澤的肉色絲襪所包裹的纖長美腿,筆直圓潤,性

感十足。在配上一雙精緻的高跟鞋,即使日常的走動間都會牽起一陣的陣乳波臀

浪。

所以盡管如此千篇一律的著裝很少變化,但媽媽豔美的身姿走到哪裡都會吸

引不少的目光。那些男老師還好些,知道媽媽有了家庭,所以最多偷偷瞄兩眼,

然後若無其事的走開。而那些男生的目光中透露出不加掩飾的火熱與慾望,常常

會讓媽媽羞的滿面通紅,無奈之下只能扭著一對母性的大屁股選擇快步的離開。

而媽媽離開時美妙的背影又是惹得淫男們一陣大吞口水。有的實在慾火難消

的甚至還會跑到廁所去撸一管,『強哥』就是這些淫男的其中之一。

所謂的『強哥』名字叫張強,小小年紀就有身高一米八多,一身毽子肉。據

說他媽在他很小的時候就跟人跑了,他爸則是一個混子,對於張強也基本上是放

養狀態,所以到了現在張強也很繼承他爸爸的職業,小小年紀就在學校混了起來,

據說,社會上也認識一些『朋友』。

本來混歸混,張強對班裡人還是不來這一套的,偏偏我卻是沒有這種待遇…

……只因爲我不但性格懦弱,而且還是轉校而來的,欺負起我來他從來沒有

客氣過,被他敲過各種竹杠,面對他那狠厲的眼神和強健的身軀,我幾乎興不起

一點兒反抗的慾望,也從不敢告訴媽媽……

『活該你老媽跟人跑了!』總算做完了值日,給我累的夠嗆,只能在心裡腹

誹著他來平衡平衡自己。「強哥,做完了,跟我回我家吃飯去?」他一直在等著

我,我可不敢偷偷溜了,雖然我是主動邀請他吃飯,但是還是有些奢望他能說出

個『不』字來。

可惜,奇迹沒有出現………

「我回來了!」帶著張強進了家門我就如往常一般的喊了一聲!

「小凱回來啦,飯菜在桌子上,還是熱的,洗洗手再吃哦!媽媽先蹲蹲地!」

媽媽平時很疼愛很寵我,卻總是把我當作小孩子一般。

『不好!』聽到媽媽的話我暗呼一聲不妙,讓張強撞見了媽媽,那我們之間

的關系豈不是要露餡了?!我扭頭看了一眼張強,果然,聽到這個熟悉的糯糯的

聲音之後阿誠兩眼一直。『哎,算了,大不了再大出血一次封住他的嘴好了!…

……咦?』我正心裡暗暗的想著,卻發現張強還是剛才的那副呆滯模樣,我

心裡暗暗嘲笑他大驚小怪,隨意的順著他的目光望去,瞬間也陷入了呆滯。

只見此刻媽媽背對著我們蹲地,半曲著的修長美腿從腿根處向下漸漸的岔開,

而一對肥美的粉臀卻高高的翹著,彷彿在對男人發著邀請一般。而包裹著渾圓粉

臀的卻緊緊是一件嵌有蕾絲邊的粉色純棉小內褲,入眼的那一小片布緊緊堪堪將

兩瓣粉臀之間的縫隙遮蓋住,粉臀上的大片春光全都暴露著。由於媽媽現在的姿

勢,不但可以清晰的看到內褲上邊所露出的一厘米左右的股溝和幾縷調皮跑出來

的陰毛,連兩片肥厚的大陰唇痕迹也貼著內褲清晰的印了出來,中間的那一點微

陷進去的,則是媽媽那讓學校里無數淫男嚮往的銷魂的小穴口了。

本來,平時家裡沒有外人,媽媽對我一向寵愛,卻總是把我當作小孩一般,

從來不會防備著我,所以媽媽的著裝總是會很隨意,夏天上身通常是一件簡單的

T桖,下身則僅著一件材質輕薄的小短褲,甚至於有時只是一條窄窄的小三角褲。

每次若遇到這樣的場景總是會讓我一臉興奮,暗暗的盯著媽媽誘人的嬌軀猛

瞧,但是今天,我卻一點兒也沒有這個心情了,因爲平時只屬於我一個人可以享

受的媽媽美妙的風情,現在又多了一個觀衆張強。

感受到屋裡彷彿靜止的氣息,媽媽停止了手上的動作,回轉過來嬌軀,發現

不止我一個人,竟然還有趙強,著實的嚇了一跳,看著我們眼都不眨盯著她看,

自然明白自己剛才撅著粉臀春色竟然當著兒子的面,被兒子的同學,自己的學生

張強看光了,媽媽臉上不自己覺的湧上來一股羞澀的紅暈。

轉過頭來的媽媽讓我心頭又是一陣猛眺,白色的寬松背心被媽媽在左腰處打

了個簡單的蝴蝶結,左半邊背心到了蝴蝶結處嘎然而止,右半邊自然的垂到了媽

媽的右胯,一起使得背心的下擺形成一條斜線將兩者連在了一起,剛好露出了媽

媽精緻小巧的肚臍以及腰肢上的半邊粉膩的皮膚。也由於系扣的原因,媽媽的一

對豪乳愈顯壯觀,下體倒三角處的芳草萋萋若隱若現,引人入勝。

大概是熟女的矜持心性不容許她在學生面前如此有失臉面,媽媽強忍著臉上

些微的不自然,勉強牽起了一絲微笑:「張強也來家裡玩了呀?!嗯,還沒吃飯

呢吧,先去跟小凱一起去吃飯吧,今天做了好多呢。老師…老師先將地蹲完。」

說完,不待張強答話竟又轉過了嬌軀欲蓋彌彰般的又隨意蹲了兩下地,隨后

似自言自語的的說了一句「嗯,總算擦乾淨了!」

說完將墩布隨意的往邊上一放,裝作若無其事般的扭著一對性感的大屁股邁

步走開了,而越靠近臥室越顯急促的步伐則還是將媽媽心裡羞澀慌張的心情顯露

了出來。

我也沒想到媽媽爲了爲了不顯尴尬竟又欲蓋彌彰的回頭拖了兩下地才走開,

隨著拖地搖曳著粉臀的風情看的我口乾舌燥,慌忙離開時挺翹的粉臀扭動的幅度

似乎又大了三分,看的我頗覺欲罷不能。

再看旁邊的張強更是不堪,死死的盯著媽媽消失的臥室,呼吸急促,雙目盡

赤,我很懷疑若是再來一次他會不會都不顧忌我在旁邊而直接將媽媽按在地上一

泄獸欲。

看著阿誠的一副醜態,本來還有些吃味媽媽被他看盡了許多春光,但現在我

心裡油然産生了一股優越感和自豪感。『嘿嘿,看就看了吧,反正看兩眼也少不

了什麽,而且,這是我的美媽媽,這樣的機會今後我還會有無數次,而你以後卻

只能回憶今天的場景了!』我心裡暗暗的想著,竟然還有了一小絲的得意……

再出來時,媽媽則加了一條灰色七分運動褲,媽媽一出現我和張強的目光都

不由的向媽媽投了過去,心底其實都期盼著媽媽還會是剛才的裝扮。

「小凱第一次帶同學來家裡也沒有提前說一聲,不然老師一定會多做兩個菜

好好招待招待你的!今天只能將就將就吃啦」感受到了我們的目光,媽媽臉上又

是一紅,忙開口轉移了話題!

「呵呵,沒有啊,倒是我有些打擾了,而且柳老師您做的菜很好吃啊!」張

強露出了一個很陽光的笑容,在媽媽面前裝起來乖寶寶,又不確定的的看了我和

媽媽一眼:「柳老師您和小凱……?」

「哦,我是小凱的媽媽!」媽媽盡量保持著著自己教師的姿態,但是經曆過

剛才的尴尬,她此刻還是有些羞澀,連聲音也似更嬌軟了三分。

「哦?這樣啊!」猜到是一回事,聽媽媽說出來口張強還是明顯的有些驚訝,

他沒想到心目中風情萬種的美婦女神竟然孩子都和他一樣大了!一邊說著,一邊

裝作和我很親昵的拍了我一把:「小凱,你太不夠意思,咱們倆都這麽好了你竟

然都不告訴我咱們學校的第一美女竟然是你媽媽!」被他拍過的地方讓我覺得一

陣軟麻,我知道他是在報複我竟然這麽久了也沒有和他說過這個。

「呵呵,是媽媽叫我保守秘密的。」我強忍著痛楚,笑了一下,連忙將責任

往媽媽身上推,我可怕他來找我秋後算帳……

聽張強贊揚自己的美貌,並且看張強和自己兒子的關系很好的樣子,媽媽也

是很高興,心裡不由的對張強印象也好了幾分:「呵呵,是呀,是我不讓他說的,

因爲怕影響到小凱在學校的生活,所以沒有跟人說過,張強你也要幫忙保守秘密

哦!」「盡管平時和張強的接觸不怎麽多,但是此刻話語里還是透著些熟絡俏皮!

「那是當然了,我和小凱關系很好的,當然不會透露秘密啦,柳老師您就放

心吧!」張強忙拍著胸脯保證!

「呵呵呵呵………」

晚飯過后,媽媽起身收拾起了桌子,就拿去客廳刷碗里,而張強這個色鬼則

很殷勤的去幫忙!

坐在了客廳里看電視,只一會兒我就有些坐不住了,因爲廚房裡不時的傳出

張強朗笑和媽媽婉轉清脆的嬌笑叫我心裡隱隱的很不舒服……

悄悄起身,借著牆壁的遮掩偷偷往廚房裡看去,聽不到具體的聲音,但是可

以看到媽媽與張強此刻一邊刷著碗一邊聊著天,一副相談甚歡的樣子,不時的,

媽媽還會被張強逗的掩嘴嬌笑,或是有些嗔怪的輕拍他一下,偶爾展露出來的熟

女妩媚風情讓我看的驚豔不已!『這應該是屬於我的待遇!』我不由有些吃味的

想著!

只見里邊聊著倆著,張強忽然有些悲情的樣子講述著什麽,說著說著,眼眶

都有些紅了,而媽媽也眼眶同樣是紅紅的,將張強抱在了懷里,竟還流了幾滴眼

淚出來。

而張強大概沒想到平時做夢都在意淫的一對豪乳那麽突然的就和自己來個零

距離接觸,頭部深埋其中更能感受的雙峰的碩大,一股知性熟女的肉香撲鼻

而來,將張強熏的如墜雲端。

隨後有些享受的輕輕眯起雙眼摩擦著,甚至悄悄的伸出舌頭舔了舔夾成誘人

溝壑的白膩乳肉,留下來一些口水而不自知。

在門外的我可有些看不下去了,天知道張強對媽媽灌籃什麽迷魂湯?便宜都

被佔光了呀!

我三兩步的竄回來沙發上,我扯開嗓子沖廚房那邊喊了起來:「媽,XX台

怎麽沒有了啊?」

「哦,我來給你看看!」媽媽隨後走了出來。眼睛有些紅紅的,梨花帶雨般

的表情更是惹人生憐。「這不是麽?」媽媽隨意播了兩下就找到了。

「哦,呵呵,剛才找了半天也沒有啊!」我故作納悶的說道,卻也故意沒有

提媽媽爲什麽眼睛紅紅的!

好不容易張強走了,讓我大送了一口氣,忙問起了媽媽怎麽哭了?

「哎,平時看張強在學校的樣子一副差生樣子,沒想到張強竟然還有這麽一

副身世!」聽我問起這個,善良的媽媽妩媚的大眼中又聚起來水霧,講述了起來:

「張強媽媽從小就和別人跑了,他爸爸一個人把他拉扯大……」

故意的大意就是不但將張強誇的多麽乖巧懂事,還說他多麽的勤奮好學,平

時許多都是同學對他的誤解,即使,現在家裡都沒有人管他,但是他還是多麽的

刻苦等等!若我不是對這個張強的劣根性有多麽的了解,恐怕我也會有幾分感動

的………

看到媽媽被張強一幅哄的母性泛濫的樣子我不禁暗暗焦急,只是剛剛還和張

強在媽媽面前稱兄道弟,此刻也不好太過明說,只能很隱晦的說了幾句張強壞話,

可是看媽媽還是那副憐愛溫柔的樣子就知道她大概沒聽進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