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生完孩子的嫂子更有味

剛生完孩子的嫂子更有味

我每天都睡到九點多才起來,今天也不例外,媽媽拍著我的被子叫我起。

  「干什麼啊。媽!」我睜開眼睛問?

  「快起來了,今天要把你送到你表哥家裡去。」媽媽說著把衣服扔給了我。

  「干什麼啊,你們是不是不要我這個兒子了啊。」我說。「盡胡說,這一陣

子非典太嚴重了,死了那麼多人,我和你爸爸又整天不在家,就決定送你去農村

你表哥那裡躲一陣子。」媽媽說。「哦。」我穿好了衣服,表哥比我大了四五歲,

和我一起長大,後來我們搬到了城裡,他就出去找工作了,幾年不見,聽說他自

己搞了個建築隊,在外面瞎忙。「快點吧,車在外面等著呢。」媽媽催促道。

「我還沒有吃東西呢。」「到車上再吃吧。」媽媽從冰箱裡胡亂拿出了點東西,

然後拉著我走出了家門。外面一輛綠色的三菱車已經在等了,我和媽媽一起上了

車。「

  張師傅,麻煩你了。「媽媽對司機說。」說哪話了,謝主任一句話的事兒啊,

以後還要麻煩主任呢。「司機同媽媽寒暄。車子在市裡轉了幾個圈,我的頭早就

暈了,於是靠在椅子上睡著了。起來,起來,到了。」媽媽把我搖了起來。

  我睜開眼睛一看,車子停在了一個村子裡,周圍沒有什麼樓房也沒有什麼馬

路,有的只是一間間的瓦房,瓦房上是一個一個電視天線。「這是哪裡啊?」我

問媽媽「就幾年沒來就把你大哥的家忘了。」爸爸說著,帶著我走進靠路邊的一

家院子裡。「二姨來了。」一進院子就有人打招呼。「柱子呢?小丹?」媽媽問,

我抬頭一看,迎面走來了一個穿著紅色棉襖的女人,頭發很短,但很光亮,眼睛

到是很大,臉也很白,我一看到她,就感覺特別的暖和。柱子今天去市裡了,他

走之前跟我說今天你要來。「她說。」傻小子,叫嫂子啊。「媽媽說。

  嫂子。「我說。」這就是石頭吧,快先進屋,外面挺冷的。「她說著把我們

讓進了房間。一進去我才知道,這房間除了多出一炕之外其他的幾乎同我們家裡

的東西一樣,從電視到dvd,一應俱全。哇∼∼」一聲嬰孩的啼哭吸引了我的

注意力,炕上還有一個小嬰孩。又哭了。「她說著把孩子抱了起來,當著我們的

面撩起了衣服,露出了極為豐滿的乳房,乳頭黑黑的,還有硬幣大小的乳暈。」

  孩子多大了。「媽媽問。」已經三個月了。「她說。」那要好好的看著啊,

最近非典挺厲害,要小心。「媽媽說。」是啊。「她說。好了,我就先走了,石

頭就交給你照顧幾天了,過些日子我來接他。」媽媽說完站了起來。「放心吧,

二姨。」

  媽媽又囑咐我幾句,然後走了,她出去送我媽媽走,然後又回來把孩子放在

炕上。

  屋子裡就剩我們兩個人,她忙著整理孩子的被子什麼的,我也沒有話說,一

時氣氛很尷尬。「石頭,你上幾年級了。」她終於打開了話題。

  哦,高一了。「我回答。好啊,以後好好念書,考個好大學,別像你哥一樣,

天天在外面跑。」她說。「嫂子,你……你什麼時候和我哥結婚的啊,我都不知

道。」我問。「有幾年了,你不是也有幾年沒有來這了嗎。」嫂子說。「是啊。」

  我回答著,眼睛盯著她的屁股看,雖然穿著棉褲,但是好像棉褲有點小,肥

肥的屁股把棉褲撐得緊緊的,中間還有一條明顯的縫隙。我正看的時候,她不知

道為什麼忽然扭了扭屁股,我的陰莖立刻硬了起來,緊緊的頂著褲子。「你先呆

著吧,我去給你作飯,到中午了。」嫂子說著轉過身來。「哦。」我答應了一聲。

  哦,高一了。「我回答。好啊,以後好好念書,考個好大學,別像你哥一樣,

天天在外面跑。」她說。「嫂子,你……你什麼時候和我哥結婚的啊,我都不知

道。」我問。「有幾年了,你不是也有幾年沒有來這了嗎。」嫂子說。「是啊。」

  我回答著,眼睛盯著她的屁股看,雖然穿著棉褲,但是好像棉褲有點小,肥

肥的屁股把棉褲撐得緊緊的,中間還有一條明顯的縫隙。我正看的時候,她不知

道為什麼忽然扭了扭屁股,我的陰莖立刻硬了起來,緊緊的頂著褲子。「你先呆

著吧,我去給你作飯,到中午了。」嫂子說著轉過身來。「哦。」我答應了一聲。

嫂子走出去後我才發現,自己的褲子已經頂起了一個包,看她走出去了,我立刻

坐在炕上,手伸到褲子裡用力的套弄了一番我那不爭氣的陰莖。

  中午吃完飯後,嫂子抱著孩子去了醫務所,給孩子做檢查,我就躺在炕上睡

覺。這炕雖然很硬,但是卻十分的熱,我躺在上面很舒服,再加上坐了一上午的

車我也累的半死,於是很快就睡了。當我醒來的時候,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了,

身上多了條毯子,鞋襪也脫了下來,桌子也擺在了炕上,上面已經擺滿了熱氣騰

騰的菜,桌子的那一面躺著嫂子的孩子。醒了,准備吃飯吧。「嫂子把飯端了上

來。嫂子脫下了紅色的棉衣,穿著一件白色的毛衣,豐滿無比的乳房輪廓十分的

清晰,配合她不是很長但是看著十分舒服的雙腿,我的陰莖又頂起了褲子。嫂子

脫了鞋坐到了炕上,然後把筷子遞給了我。沒辦法,這裡不是城市,只能讓你吃

這些了。」嫂子夾了一塊肉放在我的碗裡。「不用客氣了,嫂子,我這個人很隨

便,有得吃就可以了。」我一向是撒謊不臉紅,在家裡吃東西總是挑三揀四的。

  「鄉下發展的總是慢,到了晚上大家都呆在自己家裡,都不願意出來了。」

嫂子又給我夾了一塊肉,「不像城裡,白天晚上都一樣熱鬧。」

  這裡不錯啊,很安靜,不然的話連覺都睡不好了。「我說。」哇∼∼「我同

嫂子正說的起勁,孩子又哭了,嫂子立刻放下了筷子,然後給孩子餵奶。」是男

孩嗎?「我挪到了嫂子身邊,假裝來看孩子,眼睛則盯在那乳房上,心裡想:」

  我要是現在變成孩子該多好啊。「是個丫頭片子,」嫂子說,「你哥一直想

要個丫頭,結果還真生了個丫頭。」「呵呵。」我笑了。「哎吆∼∼」嫂子忽然

叫了一聲。

  「怎麼了?」我問。「這孩子咬著我不撒口了,平時喂一會就好了。」嫂子

說。

  我來。「我說著接過了孩子,然後輕輕的望懷裡拉,可孩子就是不鬆口,嫂

子的乳房都給拉的變了形狀,真是好看。我輕輕的拍了一下孩子,她松開了嘴,

被拉起的乳房立刻彈了回去,整個乳房也跟著晃了晃,我看的眼睛都快暴了,差

點就忍不住要去摸了。我把孩子放在了炕上,嫂子在那裡揉著乳頭,臉上露出痛

苦的表情。」沒事吧,嫂子。「我說。」哦。沒……沒事。「她立刻把衣服拉了

下來。

  我盯著她的乳房,陰莖脹到了極點,我猛的撲上去,把嫂子壓倒在炕上,雙

手扯著她的毛衣。「啊!石頭……你干什麼,快!快放開∼∼」她拚命的扭動著

身體,想要把我甩下來。我掏出陰莖頂在她的身上,她的每一次晃動都摩擦著我

的龜頭,我沒有想到她的力氣這麼大,一下就把我壓到了下面,不過這樣更好,

我用力的摟住她的脖子,雙腿勾住她的腿,她想甩也甩不了了。

  「石頭,快放手,不要這樣。」嫂子像是在求我一樣。我猛的抬起了頭,吻

住了她的口。她睜大了雙眼,看著我,開始的時候頭還在搖晃,但是後來慢慢的

就停止了動作,她把我壓在身下,舌頭同我的舌頭交織在一起。嫂子終於不再掙

扎了,我心裡竊喜,貪婪的品嘗著她的舌頭。我的手則終於摸到了我嚮往半天的

乳房上,撫摩著熱熱的乳房,手指捏著兩粒乳頭。石……石頭,先不要弄了好嗎?

  我……我先把飯收拾下去。「嫂子說。」好啊,不要耍賴。「我說。嫂子臉

一紅,立刻整理一下衣服,然後把桌子收拾了下去。我的陰莖一直露在外面,我

用手一摸,冰涼的,我立刻用雙手把它握住,上下套弄了一下。過了一會,嫂子

走了進來,她什麼也沒有說,而是把被子鋪好,還沒有等我看清楚,她已經脫光

了衣服,然後鑽了進去。

  我一看,頓時感覺慾火中燒,我也迅速的將衣服脫掉,然後鑽入了嫂子的被

子裡。我一進去,嫂子就把我抱住了,熱熱的身體緊緊的貼在我的身體上,我凍

得冰涼的陰莖立刻感覺到了溫暖,我摸著她的飽滿的乳房,張口把其中一個乳頭

含了進去,用力的吮吸著裡面的乳汁。「不要都吃了,給你侄女留一點∼∼」嫂

子說著手慢慢的從我的胸滑到了我的雙腿之間,然後她停下了,過了一會終於握

住了我的陰莖,手指輕輕的摩擦著我的龜頭。「放心,吃不光。」甘甜微酸的乳

汁在我的舌頭上一觸即化,我的手抓住了另一隻乳房用力的揉搓著。陰莖被她的

手攥著,感覺好舒服。我壓在嫂子的身上,一邊吮吸她的乳房,一邊呼吸她身上

的味道。「大哥滿足不了你嗎?」我松開變硬的乳頭問。

  哎,生了孩子後你大哥都不敢碰我了,後來好不容易碰一下,他……「嫂子

說到這裡忽然停住了。」怎麼了?「我問。」他說我那裡太鬆了。「嫂子說。」

  哦?我看看。「我還沒有等她說什麼已經鑽到了她的腳下,然後我弓起了身

在燈光的照耀下仔細的觀看著嫂子的陰戶。嫂子那裡的毛很多,集中在陰唇的兩

側,我用手把陰毛分開,露出了有點發黑的陰唇。大哥沒少乾了,都黑了。」我

說,然後用手指輕輕的分開陰唇細長的陰道口露了出來,同時一鼓腥騷的氣體進

入了我的鼻孔。聞到了那氣味後,我的陰莖又變粗了,我張大嘴把嫂子的陰戶覆

蓋住,然後用力的吮吸。「啊∼∼∼」嫂子舒服的叫了一聲。我的舌頭撥弄著她

的陰蒂,嘴唇上下的動著,好像吃東西一樣品嘗著她的陰戶,一絲鹹鹹的液體流

入了我的口中。

  「舒服嗎?」我問?

  嗯∼∼「嫂子點了點頭,雙腿將我的頭夾得緊緊的。

  我把手指輕輕的插入了那潮濕的陰道中,手指立刻被溫暖的陰道壁包圍,我

開始放肆的攪動著手指,嫂子興奮的挺起了身體然後又落下。我玩的正過癮,嫂

子忽然把燈關了。

  我還沒有看過癮呢。「我說:,小混蛋,摸都摸了還看什麼。」嫂子說。

  我坐了起來,在黑暗中把陰莖放在嫂子的嘴旁。

  什麼啊,好臭。「嫂子說。

  我的雞巴,好嫂子,給我嘬一下。「我說。

  嫂子用行動代替了回答,溫暖的口腔代替了陰道的職責將我的陰莖包裹住。

  我又壓在嫂子身上,不過這次是頭尾相對而已,我舔起了嫂子那毛茸茸的陰

戶,手指則在菊花門處徘徊。

  嫂子沒有什麼大的動作,只是用舌頭在我的龜頭上舔來舔去,弄的我好癢。

  我抽出了陰莖,「嫂子,我要上了。」嫂子把腿叉開了。

  「哇∼∼∼」一聲啼哭把我們從激情喚醒,嫂子立刻拉開了燈。

  怎麼了?「我問。」又要吃奶了吧。「嫂子把乳頭塞到了孩子的口中。

  我忽然抱住嫂子,然後把她抱到我的腿上。

  干什麼啊。「嫂子問。

  乾你啊。「我說著將陰莖對准了嫂子的陰道,用力的插了進去。

  啊∼∼∼「嫂子舒服的叫了一聲,然後開始在我的懷裡上下的套弄起來,一

邊套弄一邊還要照顧懷裡的孩子吃奶。

  我的手在嫂子空閑的乳房上揉捏著,嫂子在我懷裡上下的馳騁,我的陰莖在

松緊適合的陰道裡簡直是遊刃有餘嫂子∼∼你∼那裡也不松啊。「我一邊抽動一

邊說。

  討厭∼∼∼「嫂子說著從我身上站了起來,然後把孩子放在一邊,身體側了

過去繼續給孩子餵奶,她的手則分開自己的臀。

  嘿嘿∼∼「我笑了笑,然後也側著躺在了嫂子的身邊,陰莖再次回歸。我前

後的拱著嫂子,陰莖快速的進出溫暖的陰道,我感覺到嫂子的陰道在不斷的變熱,

很快我的陰莖也變得熱了。

  慢點∼∼孩子∼∼∼「嫂子說。

  我放慢了抽插的速度,但是卻加大了幅度,每次盡量讓整根陰莖都可以感覺

到嫂子陰道裡面的溫度。嫂子忽然轉過身,原來孩子吃完奶又睡了,終於睡了。

  「我說著壓嫂子的身上,用力的抽動起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幾乎沒有

力氣了,嫂子也是汗水淋漓,我最後用盡力氣飛快的抽動兩下後,濃濃的精液噴

入了嫂子的子宮中,嫂子也在我射精的瞬間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

  我從嫂子的身上滾了下來,頭靠在嫂子的枕頭上,手摸著她剛剛激戰完畢的

的陰道。

  嫂子,好舒服啊。「我說。

  我……也是,我感覺好像飛起來一樣。「嫂子說。

  大哥讓你有這感覺嗎?「我問:笨蛋,他要是可以的話怎麼讓你有機會。」

  嫂子說完吻住了我的嘴唇。

  這天晚上我睡的很香,還做了一個夢,夢見我自己忽然長了一個大乳房,一

擠還出奶水。

  第二天起來的很早,我醒來的時候嫂子還在睡,我輕輕的掀開被子,在太陽

公公的輔助說明下仔細的看著她還濕潤的陰道,呼吸著一晚上醞釀混合的味道,

我的陰莖又硬了起來,我的手在嫂子的屁股上撫摩著,然後我開始親吻豐滿的臀,

舌頭在上面舔來舔去,弄得口水到處都是,不一會,嫂子的屁股上就出現了細小

的疙瘩。我將頭埋在嫂子的雙腿間,舌頭不管是陰道還是菊花門一起都舔了一遍。

  舔了片刻後,我收回了舌頭,仔細的觀看著嫂子被口水弄濕的陰戶,兩條陰

唇將口水吸收,變得紅潤了許多。

  看什麼看啊,還不快進來。「嫂子忽然說。

  「原來你已經醒了啊。」我說著,陰莖應聲而入,嫂子立刻動了起來,我舒

服的抽動著,感覺著龜頭上不斷傳來的快感。一陣激情後我又將精液射入了嫂子

的身體裡。「還往裡面射啊,會懷孕的。」嫂子摸著陰道裡流出的精液說,那就

給大哥再生一個。「我將龜頭上的精液均勻的塗在嫂子的腿上。」你還給你大哥

帶綠帽子。「嫂子假裝生氣的說。他說你那裡松,我要報復。」我摸著嫂子的菊

花門說。看你怎麼報復。「嫂子說。

  要報復的話要開辟一條新的通道啊。「我的手指開始在嫂嫂的菊花門上徘徊,

將手上的精液抹在了上面。

  什麼通道?「嫂子問。

  我不由分說將龜頭頂在了漂亮的菊花門上,然後用力的將龜頭頂了進去。

  啊∼∼好痛啊。「嫂子用力的夾緊,夾得我的陰莖無比的舒服。

  我一邊揉捏著嫂子的乳房一邊用力的抽動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