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莞桑拿享受記

東莞桑拿享受記

東莞桑拿享受記

在一處空曠的轉角處,一種特殊的光線穿透黃亮的空間,透射在我的眼前,彷彿是在向我發出盛情的邀請!放緩車速,頭細望,看見四個淡淡的紫色的大字:熱帶雨林,門面很小,但很精緻,我估摸著應該是一處桑那洗浴的地方,想了想,決定去洗浴一番,心中想著也許能夠戲去一些身上的晦氣人有的時候就是這樣,逆境中,迷信或許也是一種自我解脫的方法。我從來都不信這一套,但這時卻也免不了俗!

 

拐車進去,一直過去,才找到一個停車位,把車泊好,下了車,整了整衣領,用手在自己的臉上狠狠地搓了幾把,提了提精神,使自己看起來不至於那疲憊和憔悴,然後進入了熱帶雨林。

 

熱帶雨林外面看起來門面很小,根本就不起眼,但進入大廳才發現其實裡面很大,也很氣派,總台的背景上是一副高雅永的山水畫,下面跟著兩句話:小橋流水心神放,風月無常世事開。幾個女接待員清一色的黑色制服,身材修長,面容較好,氣質優雅,筆直地站在台前,見我走近總台,同時微笑彎腰,然後說道:“先生,歡迎光臨熱帶雨林!”

 

美美地洗了一個澡,包著浴巾回到了自己的小包間,這種小房間很小,但很精緻,裡面的設施不多,只有一張鋪著干淨白色被單的柔軟的床、一台電視、一個櫃子,如此而已,裡面的燈光並不亮,淡淡的,微微有些紅,有一種溫馨浪漫的感覺,看得出來,設計這房間的人很是花了一番腦筋,既要控制住成本,又要達到預期的效果,卻也並非易事。

 

外面響起了敲門聲,回答之後,進來的是一個身材很棒的女孩子,腰身很細,胸部挺大,面龐並不漂亮,但眼睛很美,有種靈動的感覺,穿著一套淡黃寬松的特製工作服。她端著的是剛才我要的一杯咖啡。

 

“先生,這是您要的咖啡,加牛奶,不放糖!”女孩把咖啡放在櫃子上柔柔地說道,味道有些像蘇州的糕點。

 

“謝謝!”

 

“我是18號按摩技師,請問我可以您作專業的按摩嗎?”女孩退後了一步,微微向我躬了躬身,柔柔地很自然地輕聲問道。我淡淡地看了她一眼,發現她的表情很自然,也很認真,就像是在做一件理所當然專業的事情。她的臉上雖然掛著柔柔的微笑,但神色之間的認真程度絕對不會比那些銀行櫃台里的那些職員來的差。

 

“嗯!”我不置可否含糊地應了一聲。

 

“謝謝你,希望我的服務能夠讓你除去一切疲憊,享受輕鬆快樂!”女孩看上去去很高興,臉上的笑容越發的明顯,在笑容的感染下,平淡的容貌,此時看起來,彷彿也帶上了幾分明麗的姿色,再配上她驕傲的身材,在淡淡的紅色的光線下,我竟然有些意動。

 

“這里都有些什服務呢?”我問道,表情很自然,就像是在其它的地方厭煩了的客人初次來到這里一般。

 

“這里主要有三種服務,一種是標準的歐式按摩,包括推油、揉捏,一個锺138塊,一種是日式按摩,包括雙浴、全推、冰火等全套,一共338塊,另外一種是雙飛燕,就是兩個技師一起服務,價格是558塊。大哥,請問您是需要日式的呢,還是雙飛燕?這里的很多客人都會選擇日式按摩。”女孩子問道。她的問話大有學問,已經把一些營銷技巧帶進了問話中,選擇性的提問技巧和封推型的消費引導在這里盡得施展。

 

(註:其實通常的按摩不是如此命名的,在此我不過是自創的稱謂,日式應該要比歐式的淫一點吧!嘿嘿!)

 

“先歐式的吧!”我並不上她的套,淡淡地說道。

 

女孩微微有些失望,不過失望的表情瞬息不見,在我加了一句話后,更是非常的高興。

 

“如果你做的好的話,我再考慮日式的!”

 

“放心吧,大哥,我的技術一定令您滿意,你就等著舒服地享受吧!”女孩子開心地說道。然後就走出房間,等了一會兒拿了一些東西進來,也應該報了锺。

 

我靠在床上看著新聞,其實心裡有點緊張。

 

“大哥,請你翻過身去!”女孩溫柔地說道。

 

我在女孩的示意下,很小心地翻過身子,深怕壓到什寶貝,女孩子站在床邊,微微地看著我笑。

 

等我翻過身子,躺在床上,女孩過來,輕輕地拉開了我身上的浴巾,整個動作行雲流水,沒有任何的拖沓,我此時就這樣身無片瓦地趴在了床上,樣子並不雅觀。

 

女孩把油到在我的背上,然後用靈巧的手,輕輕地把油揉遍全身,微微有些冷冷的感覺,帶著滑滑的流暢,感覺非常的好!久沒接觸女人的我很快就有了感覺。趴在床上,身體的某個部位在悄悄地膨脹。

 

“你叫什名字啊?”了緩解一下心中的緊張,我問道。

 

“我叫小玲!”女孩回答。

 

靠,怎這湊巧,不會是真的是叫小玲吧,不過這種概率應該很小,這里的女孩子不會說自己的真名的。

 

“你是哪裡人啊?”我又問。

 

“我是山東的!”小玲回答。

 

我微微有些失望,聽論壇上的網友說,女孩子,四川、湖南的好,皮膚光滑,性格溫和,山東的就要稍微差一點,不過也不能一概而論。

 

這時,小玲已經把所有的油都塗在了我的後身,開始從上到下按摩,她的手法確實不錯,力度和位置都掌握的不錯,每一下按壓,都傳來一陣酸酸麻麻的感覺,剛開始的時候,按摩的是我的肩部,她的身子就在我觸手可及的地方,我艱難地伸出一隻手,摸在她腰部的位置,感覺到那裡緊緊的,沒有多餘的肉,手感很好,輕輕地撫摸了一陣,然後把手伸到了她挺巧的臀部的位置。我這樣的姿勢,手能夠到達的距離很小,范圍也很小,只能在小片的區域遊弋,感覺很不爽。

 

“來這里多少時間了?”我又問道。

 

“一個多月!”小玲回答道。她回答的很快,很流利,就像是早就背熟的白標準答案一般。這也許是做這一行的女孩的必修課吧。

 

趴在床上的我,反背著、艱難地伸出的手,正想另有動作,隔著她的工作服,撫摸進去,小玲已經順著她按摩的進度退後了一步,令我的圖謀成空,我恨恨地咬著牙。

 

“等會就好,讓我先替你按摩完,你先老實躺著享受一下,放鬆一下!”小玲淺笑著說道,而且還湊著我斜看的目光,眨了眨眼睛。然後一隻纖細修長的手指就按在了我的腰部,另一隻手則輕撫在我的臀部,一陣電電的感覺從她的指尖傳來,迅速地傳遍了全身,我快樂享受著這種異樣的感覺,心神醉醉的。

 

小玲按摩的非常的仔細,並不放過任何的地方,從腰間而下,雙手全部抵在了臀部,輕輕地推拿,如此數個回合之後,一隻手保留著這種推拿的動作,另一隻手則按撫在大腿上,從腿彎向上,一直到大腿的根部,手掌按在大腿的位置上,四根手指自然下垂,如此這般,按摸到大腿根部的時候,四根手指剛剛觸摸到藏在身下的兩個寶貝!看似不經意的觸碰,而且是一碰即退,這樣的手法反而令我更加的渴求,此時的我,不禁之間,微微地發出了聲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