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事是關於我妻子的

這事是關於我妻子的

最近,有件事我一直都耿耿於懷,每每想到,常常壓在我心頭喘不過氣來。

這事是關於我妻子的。

我妻子叫素芬,和我在同一家公司里上班。她是公司的會計,我是公司業務

科的業務員,我主要的工作就是去全國各地把公司銷售出去的貨款結算回來。

本來,我們這一家日子是非常好過的,在工作中我又沒有直接的産品銷售壓

力,而且貨款是否收得回來其實與我個人的成績聯系並不是很大。因爲一般貨款

支付方式在開始時都已經在合同中明確了,我只是跑腿而已。

由於我的工作性質,我手頭上常常有許多公司的款項,而且有時,大多數都

是現金,我公司管理制度比較松,拖個把禮拜再把錢交到財務是非常正常的事。

本來,我每次都是按時交的,可自今年以來,股市又好的不得了了,於是我

悄悄的跟老婆商量,是不是我把公司的一部份貨款先投入到股票里去,現在這麽

好的形勢,應該不會虧的。我和老婆商量了以後,老婆當然全力支持我的想法,

並且馬上開始了行動。

就在今年的一月份,北方的一家個體戶把去年沒結清的錢共七十多萬一下付

給了我們,當時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於是,我沒有交到財務,而是馬

上把這筆錢投入到股票市場里去了。由於自己手氣不錯,短短的兩周時間,我就

贏利了百分之二十,我想,這年一定過得非常不錯了。

可就當我和老婆都沈醉在飛來的橫財之時,年前的一天晚上,老婆很晚才回

到家裡,老婆到家都已經快12點了。而且,一到家就臉色紅紅的不願意理我。

我問老婆怎麽回事,因爲我事先知道老婆今天晚上陪財務科長去請銀行的人

吃飯,於是我問老婆:「今天怎麽了?是不是酒喝多了?」

老婆一臉不高興而且是緊張的說:「咱們可能要出事了。」

當時,我馬上就想到了這筆款項,不由得我也緊張起來了,忙問:「到底發

生什麽事情了?」

老婆頓了頓,坐到了床前說道:「我們科長知道這事了,今天北方的那位個

體戶打電話來問我們爲什麽付了錢以後,到現在連發票都沒寄來?」

我當時一聽就傻了,因爲這可是不得了的事情!雖然公司這方面管理得比較

松,但這也是在信任我基礎才這樣的。萬一被領導知道了,我可能會馬上被開除

的,而且還會影響到老婆的工作。

過了半天,我才緩過神來。

「你把股票里的錢明天馬上還了,也許還來得及。」老婆心事重重的說道。

「嗯!」我答應道。

隨后我又問道:「今天那麽晚回來就是爲這事啊?你們科長還說什麽了?」

我話還沒說完,老婆就有些火了:「請銀行吃飯早就結束了,吃完之後,科

長非要拉我去唱歌,我不願意。他這老頭子早就打我注意了,這你又不是不知道

的,可他說我今天不去我得後悔,當時我心裡一驚,馬上就想到是不是這事被他

發覺了?」

老婆看了我一眼說:「我先去洗澡,待會兒再說。」老婆說完就去小房間看

了看兒子,洗澡去了。

我這時一個人躺在床上,心裡簡直有些七上八下的,我擔心老婆會不會被他

們科長騷擾了?越想,心裡就越不是個滋味。好不容易等到老婆回來以後,我拉

著老婆馬上問她:「后來你陪他去唱歌了?」

老婆點了點頭,我翻身爬到老婆身上,馬上又問:「他沒對你怎麽樣吧?」

老婆歎了口氣說:「他在房間里對我不禮貌。」

「怎麽個不禮貌了?」我著急的問道。

老婆看了我眼說道:「我說了你可不能急。」

我當時就覺得一股熱氣直沖我的腦門,但是我還是裝作輕松的口氣說:「沒

事的,你說呀!」

老婆在我下面調整了下身子,摟著我的腰說了起來:「我和他去了KLOK

的包廂以後,他就想對我動手動腳的,我站起來馬上準備走,可他卻說出了北方

那筆七十多萬款項的事,我一聽就呆住了。盡管在去的路上我已有思想準備了,

但是從他嘴裡說出來,我仍然還是感到震驚。」

老婆在下面又移動了下身子,看看我又繼續說下去:「等我反應過來,他已

經拉著我坐到了他的身邊,並且不老實地用手摸我的大腿,我告訴他別這樣,可

他卻說如果我反抗的話,他明天就去告訴領導。」

「他摸你大腿了?」我忍不住的問了一句。

「是的!」

「那麽他還對你干什麽了?」

老婆這時眼淚都快流下來了,望著我不響。

「沒事的,你都告訴我,他對你做了些什麽?」這時我覺得在氣憤的同時,

一想到自己的老婆剛才被別人摸過,心裡除了憤怒倒還的確有些激動。

自己的東東在老婆身上硬得有些發痛了,於是我爲了使老婆放鬆一些,拉開

老婆的褲頭,就把東東插入到老婆的陰道里去,但感覺好像老婆的下面有些濕潤

了,所以插入顯得非常的輕松。

我插入老婆身體的時候,老婆既不反對也不配合,任我擺弄。待抽插了幾下

以後,我伏在老婆的身體上繼續問老婆:「你都告訴我,我不生氣。」

老婆猶豫了好久才吞吞吐吐的說:「由於我一想到自己有把柄在他的手裡,

所以在他摸我時,我又不好翻臉,所以,大多數時候都是任由他摸來摸去的。」

我一聽,心裡既氣憤又興奮,忙問老婆:「他都是怎麽摸你的?都摸了哪些

地方?」

老婆仍然是猶豫了好久才說道:「他開始是摸我的大腿,就是在外面摸的,

我想就這樣被他摸兩下也沒關系。我求他不要告訴領導,我們馬上把錢還了,可

他說,如果我今天滿足他的願望,那麽他就不告訴領導了。」

老婆在下面也看了我一眼,這時我用東東頂了老婆下面一下,說道:「繼續

講啊!」

「他后……后來開始想拉出我的衣服,手從裡面摸我的乳房,我拒絕了,但

是,他馬上又從我領口把手伸了進去,我想阻擋都阻擋不住,我的力氣哪有他大

啊!」

「那麽你是說,他連你的奶子都摸了?」

老婆又點點頭。

「還有呢?」

這時,老婆在我時不時的抽插下,好像忘記了這事是跟她有關系的,在感覺

中彷彿是談別人的事情。

「后……后來,我也就放棄了抵抗,他的手再拉起我衣服,直接從下面伸到

我的胸脯上捏弄我的乳房,而且還解開了我胸罩,把我的上衣完全拉起來親我的

胸脯。

由於房間里有空調,他沒經我同意就把我外套脫了,再坐下來時,他摸我就

非常方便了。當時我想,已經這樣了,如果就這樣被他摸摸就能解決問題的話,

我也就忍了這一次了。」

老婆說著,又看了看我。我不控制不住地又在上面頂了老婆幾下:「就這樣

了?其它沒干什麽?」

老婆不好意思地歪過頭去,讓我別問了。

「今天不管發生什麽我都不會說你的,只是以後不能這樣了。你都告訴我,

行嗎?」

老婆望著我「嗯」了一聲,吸了口氣又繼續說下去:「他摸完我上面以後,

摟抱著對我說,他其實一直都是非常喜歡我的,他想要我……」

我一聽就緊張了,忙問:「你和他做了?」

老婆不理我,繼續說下去:「他開始親我,我別過臉去,沒讓,於是他……

他就開始把手插到我褲子里去,強迫地解開了我的褲子鈕扣。」

老婆看了我一眼又說道:「我力氣沒他大,但是我一直拉著他的手不讓他再

伸進去,可最後來他還是碰到了我的短褲。可就在這時,門開了,是服務生問我

們要不要再點東西,服務生一定都看到了,因爲服生一看到我們在這樣,就馬上

知趣的又關上了門。就在我放鬆了一會,他的手就從我短褲下伸了進去,碰到我

那裡了。」

我這時在老婆身上有些忍不住了,開始使勁地抽插了起來,一會兒就放了出

來,射在老婆的陰道里。但我射精后沒把雞巴抽出來,繼續讓老婆說下去。

「他……他一碰到我那裡,我就站了起來,我對他說:「其它地方你都已經

玩過了,但是這里不行,如果你一定要告訴領導,我也是沒辦法的。」」

老婆歎了口氣,我這時不禁爲老婆的堅強而感到驕傲。

「那麽,后來呢?」

老婆說道:「后來他把手都拿了出來,兩個人就這樣的坐著,非常的尴尬。

他后來說對不起!他絕對不會告訴領導的,只是讓我們快點把錢還了,如果

一時還不上,他可以幫助我們想辦法的。這時,聽了他的話后,我心裡有些感動,

盡管這時我衣服褲扣都沒系好,但是我仍然說非常感謝他幫我們的忙,可我話還

沒說完,他卻說實在太喜歡我了,於是又摟了過來。

也許是我聽了他的話以後,沒剛才那麽堅強了,他再次侵犯我的時候,我一

點點反抗的力氣都沒有,他邊把手再從的伸到我下面,邊把我拉了起來,這時我

有些麻木了,直到感覺下面有些冰涼時,才知道他已經把手插入到我裡面了。可

這時,我坐都坐不下,因爲他另外一隻手還摟著我的腰,而我的頭有些依靠在他

的肩膀上,兩條腿似開非開的。」

老婆看我不吱聲,又繼續說道:「在他觸摸下,我感到自己有些生理上的直

接反應了,可我沒感到,他卻說了句:「對!對!再分開一些。」這時我都可以

感到他有兩根手指頭都一起伸到我裡面摳弄起來。

沒一會,我就感到好像有高潮了,可在這時他卻放開我,去解自己的褲扣,

房內黑糊糊的,我沒看見他的東西,但我感到他一定把東東拿出來了。這時,我

有些清醒過來,推開他,迅速系好鈕扣,並告訴他,我們今天已經做得過份了,

不可以再這樣下去了。」

這時,在老婆的敘述下,我又顯得有些興奮起來,好像說的人並不是我的老

婆。雞巴在老婆的洞洞里又硬了起來。

老婆看了我一下,知道我又有反應了,沒理我,繼續說了下去:「他沒想到

我這麽快就穿好了褲子,這時我藉著亮光可見了他下面挺起的東西,就這樣,兩

個人又獃獃的站在哪兒。

最後,他近乎用哀求的口氣對我說,他現在非常難受,讓我幫幫他。看到他

這樣,我有些心軟了,走了過去,本想讓他拉好拉鏈的,可他一抓住我的手就放

在他的東東上面,並捏住我手在他的陽物上套弄起來,他還說讓我捏得重一點,

后……后來他又把手伸入我的上衣裡面,捏住我的乳房,而我卻在幫他手淫。」

「說得具體些,我想都知道。」我用又硬起來的東西頂了老婆一下。

「我站著幫他套弄得有些累了,過了好久他都不出來,於是我就蹲了下來,

繼續幫他套著。由於我后來是蹲著的,他的東東時不時地碰到我的臉和嘴巴,我

叫他別這樣,快點放出來,他說最好讓我親一下,這樣就可以出來得快一些,我

沒同意。」

「后來呢?他射出來了嗎?」我問道。

也許是我在上面頂得老婆有些難受了,她在下面扭捏了一下身子:「后來,

我感到他的呼吸有些急了,我知道他快要放出來了,於是我就站了起來,可他藉

勢就摟著我的臉親了過來,我……我當時也許是也比較興奮和難受,也就沒拒絕

了。一會兒,我就感到他的東東在我手裡一陣顫抖,陣陣的射出了好多精液。我

回來后才發覺,他都射到我褲子上了。

這時,他放出來以後,我看都已經快11點了,我說:「我們得趕快回去,

要不我老公會著急的。」可他卻說,一起再去吃點東西。其實我也想把這事和他

好好談談,於是我就同意了,幫他把拉鏈拉好,穿好衣服,我們又去小吃店。

在吃飯的時候,我認真地對他說,這事千萬不能告訴領導,要不我和老公都

要被開除的。這時,他倒恢複了領導的姿態,好心的對我說:「如果已經有贏利

了,就趕緊交出來,搞財務工作的,這種玩笑是絕對不能開。如果已經虧損了,

也得馬上交出來,差多少我給你補上,你總不可能全虧了。」我說沒事的,明天

我就補回來。」

這時,我已經顯得非常冷靜了,說不上恨科長呢還是有些別的因素,我問老

婆:「就這樣嗎?」

這時老婆有些不好意思的說:「我都給你講了,你不會不要我吧?」

「不會,你永遠是我的妻子,這事我也有責任的,明天我們就把錢全部交上

去。」

這時,我有些百感交集地摟著老婆,和老婆好好的又做了一次。

第二天早晨醒來時,老婆看見我顯得有些不好意思,由於早上時間緊,我說

我今天就把款子交到財務。

令人慶幸的是,我吃的股票,這天上午一開盤又漲了近八個點,但想到事情

的嚴重性,我沒考慮,就把股票抛掉市值七十五萬,剩餘的市值二十多萬,全部

都是贏利的啦!當然,心裡一想昨天晚上在老婆身上所發生的一切,心裡還是酸

酸的。

可我沒想到,當天抛掉的股票得第二天才能拿到現錢。我著急的馬上給老婆

打電話,告訴她得明天還。由於身邊有人,老婆沒說什麽。到了下午,老婆說晚

上還是有客人,請銀行吃飯送禮,讓我和孩子別等她了。

當天晚上,老婆又回來得好晚,但是比昨天要早一些。

老婆一回來,我就感到又有些不對頭,但是,由於發生了昨天晚上的事情,

我想,老婆自己會告訴我的。

但是,當天晚上老婆什麽都沒說,一上床就睡了。我想要,老婆說她累了,

沒理我,就睡覺去了。

第三天一大早,我就去了證券公司,我爲了安全起見,出了二百塊錢讓證券

公司的一個保安送我到單位門口。

當我提著一大包錢進財務時,剛好主管財務的副總也在,看見我拿了那麽多

錢出來,高興得不得了,還當著財務科的人表揚了我。科長也在,我感覺到他一

直在看著我,但我裝作什麽都不知道。因爲男人戴綠帽子的事,說穿了,以後相

處就難了,除非我不在這公司里幹了。但我根本不知道,科長看我時,還有另外

一種意思。

到了第三天晚上,老婆沒有應酬了,很早就回到家中。我告訴老婆,我們已

經有二十多萬的贏利了,我看見老婆臉上閃過一陣光明,因爲這就意味著,我們

可以有一套更大一些的房子了,這可是我們一直夢寐以求的事情。盡管在告訴老

婆時,我心裡仍然感到沈甸甸的,說不出是什麽壓力。

到了晚上,我和老婆又躺在了床上。不由的,我問起老婆昨天晚上的事情,

老婆有些遲疑,但是想了想還是對我說:「我可以告訴你昨晚上發生的一切,但

是這是最後一次了,以後科長再也不會騷擾我了,真的!」

我這時在心理上已經有了承受的能力,便對老婆說:「你說吧,我不希望你

對我隱瞞什麽,我知道你也是爲了這個家的。我差點就要進班房了。」事實上也

的確如此!我不但沒有出事,而且還贏利了那麽多。我不知道要感謝誰,但是,

至少老婆一直在承擔著一些家庭安定的責任。

「我告訴你,你不要插嘴,等我把一切都說完,你再問我行嗎?」

我點了點頭,但是心裡有種莫名其妙的沖動和興奮,於是我摟過老婆,脫下

了她的內褲,兩個人就這樣赤條條的躺在被窩里。老婆有意地背對著我,讓我看

不見她的臉,我兩只手撫摸著老婆的乳房。就這樣,老婆喃喃的說起昨天晚上發

生的事情。

「昨天下午一上班,科長就問我說:「錢帶了嗎?」我說沒有,他說:「我

已經把發票給對方開過去了,對方這兩天天天打電話過來,我怕知道的人多了就

控制不住了。」我聽后感激的謝了謝他。他隨后說了句話讓我感到感動,他說今

天他把存摺帶來了,裡面有二十多萬,說是如果萬一我們一時還不上,他就先替

我們墊上,以後有錢再還給他。

我看得出他是非常認真的,所以我告訴他,有一部份錢在股票里,今天已經

抛了,可得明天才能取出來,所以公司的貨款得明天才補上。他聽了以後鬆了口

氣,我看得出,他並不是那種單純想色我的人。

我盡管發生過那種不愉快的事情,但是我還是非常的感激他,於是我就對他

說:「晚上我想請你吃飯。」他說晚上有應酬,讓我陪他一起去就行了。當時我

也沒考慮,就同意了。整個下午,我在想,應該給他送點什麽呢?

到了晚上,陪完客人以後,我說:「要不請你喝茶吧?」他說:「乾脆去洗

個溫泉好了。」當時我也沒考慮那麽多,只是說:「可以呀!但得我請客。」

而在這之前,我並不知道洗溫泉是個什麽概念,一去,我就後悔來這種地方

了。但是既然已經來了,又不好意思說走,更何況我已經放鬆了對他的警惕。

去了以後,他說先按摩一下,我們去了一個包間,在各自的更衣室換好溫泉

的衣服以後,來了一個先生和一個小姐。我以爲是男女分開按摩的,可事實上不

是這樣的,這兒是男的給女的按摩,而女的給男的按摩。

一開始我就非常不習慣,因爲衣服里什麽都沒有穿啊!在我的堅持下,科長

十分尊重我,叫給他按摩的小姐過來給我做,還問我是不是第一次來這玩?整個

按摩過程非常的舒服,你知道我是從來沒有這樣享受過的。

按摩完了以後是在溫泉里泡澡,服務生都退了出去,我準備去外面,可他卻

說:「這裡面就有。」打開一個房間以後,裡面霧茫茫的,我說:「我們兩個人

怎麽可以在裡面啊?」可他卻說:「我們又不是不瞭解對方,我今天不會強迫你

做任何事情的,更何況我在裡面也看不見你啊!」

當時我也不知道怎麽就聽了他的話,只管自己走到最里頭。我看看他,的確

看不清楚,整個霧茫茫的,在我考慮是不是應該脫下衣服時,我感覺中他已經下

水了。也許是想我昨天都已經被他摸過來,該看見的也都被他看見了,於是我在

遲疑中解開了自己的衣服,下水了。

溫泉里真的是非常的舒服,剛才按摩后在這得到了徹底的放鬆,可我還是擔

心會不會有人進來,看見我們這樣,說都說不清楚了。他好像明白我在想什麽,

說了句:「這兒都是這樣的。」服務生就已經把門關上了,不按門鈴是根本不會

有人進來的。於是我放了放懸起的心,慢慢地開始享受起來了。

「怎麽樣?舒服嗎?」他在不遠處問我。我說:「還好,怎麽我們這還有這

地方?」他說:「這都已經開了好幾年了。」聽得出他常來這的。

他又說:「這輩子能夠和你這樣漂亮的女人一起泡浴,是我人生最幸福的一

件事了。」我說:「早知道是這樣,我就不來這了。」他哈哈大笑起來,笑得我

都有點難爲情起來,於是我就用水朝他發出聲音的地方打了過去,沒想到,他也

用同樣的方法對付我,兩個人有些無所顧忌地打起了水仗。

可我哪打得過他呀!等我反應過來,他已經在我身後緊緊地摟抱著我了,兩

個赤條條的,我可以感到他下面硬起的東西頂在我的背後。「別……別這樣,你

再這樣我就走了。」到這時,我才發覺自己已經徹底上當了,兩只乳房被他一隻

手一個捏著,我的反抗只是在水中用臀部摩擦著他的陽物,反而增加他的快感。

漸漸地,我放棄了一切的努力,有些任隨他在水中撫摸我。沒一會,他在我

背後用手整個的撫摸住我的陰部,並慢慢地插入一個手指頭到我裡面去。我說:

「別……別這樣,這里不乾淨。」可他卻說:「這兒的水是循環的,達到飲用水

的標準。」說著更加用力地摩擦我的陰部,我這時感到一點點的力氣都沒有了,

只是提醒自己絕對不可以讓他插入的。

在他不斷地撫摸刺激我的同時,他把我的手也移到他的雞巴上。如果說昨天

由於緊張沒有什麽感覺的話,那麽今天我卻覺得,他的東西沒你的那麽粗,但好

像比你的要長一些;他的龜頭有些大,就是硬起來整根陰莖也好像是歪的。

在我不自覺的撫摸下,他有些激動起來,我明顯感到他想插進來。我忙說:

「這絕對不行!」盡管我知道自己下面也已經氾濫得一塌糊塗了。

於是他輕輕的摟抱著問我,是不是他只要不插進陰道去,隨便怎麽樣都行?

我無意識地點了點頭。可他緊接著一隻手伸到了我下面,對著我的屁眼就插

了進去,當時痛得我一下叫了起來,猛然想脫開身,可是身體被他緊緊地樓著,

我根本就做不到。

於是我對他說:「我痛,你別這樣行嗎?」可他卻說:「馬上就不痛了。」

隨即把我按在台階上。忽然,我感到下面屁眼一陣漲痛,更多的是發酸,陰

道里他的一個手指頭也不斷地刺激著我……

他一邊抽插著我的肛門,一邊用手指摳著我的陰道和揉著我的陰蒂,很快,

我感到不再那麽疼痛了,反而覺得有些興奮起來。就這樣,我在水裡被他弄到了

高潮。但自始至終我都是非常被動,沒有反抗的機會,也許是一點反抗的力氣都

沒有了。我的屁眼你以前玩過的,但也沒這樣舒服的感覺。

他在我後面插了沒多會,我就感覺他可能不行了。可我正奇怪他爲什麽會突

然把雞巴從肛門拔出來時,這時,我感到插在自己陰道里的,已經絕對不是他的

手指頭了。

一切都已經晚了,在我還朦朦胧胧中,我感到他在我陰道裡面射了出來,好

多!射完以後,他的雞巴還在我肉洞裡面跳動了好一會。

等我從興奮中清醒過來時,他整個人都伏在我的身上,我用力推開他,他卻

輕輕的說了聲:「謝謝!」

后……后來,他就送我回家了,在門口他一定要把存摺給我,把密碼也告訴

我,說:「密碼就是你的生日號碼。」但我沒要,我說:「我們以後絕對不能再

這樣了。」他說:「不會了!」。」

妻子說完以後,久久不響聲,我翻過妻子的臉,看見妻子的臉上掛著兩行淚

水。

盡管,這事已經過去了好久,但是,我心裡一直感到非常的壓抑。我能去責

怪自己的妻子嗎?假如不是因爲妻子的犧牲,那麽我進了監獄,這個家庭需要誰

來養活?在我進監獄的這些年裡,我能保證妻子不因爲生活所困而失身嗎?

道理我都懂,我也能夠平衡妻子因爲失身而帶來的心理失衡,但是,我想不

通的是,爲什麽我們普通老百姓犯一次錯誤,竟然需要付出如此大的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