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重生

恐怖重生

恐怖重生

恐怖重生

——————————————————————————–

本篇含極度色情、變態與暴力行為,未成年者切記不可觀看﹗

本篇只為性幻想之文章,觀看中如呈不良之反應,應立即終止閱讀﹗

——————————————————————————–

十年前:

只有十歲的"方生"被當時較他年輕四歲,但已經頑皮狠毒非常的妹妹"方婉雲"所戲弄,

從花園內十多尺高的韆鞦架上倒跌下來,頭部落地,尤幸頸骨沒有折斷,

否則便鑄成大錯。

但方生自此以後卻變成一個蠢鈍癡兒,智商偏低,終日渾渾噩噩﹗

他的後母"萬楓婷"事後則大發雷霆,大為責怪她親生的女兒方婉雲,

責怪的原因卻是:

為什麼"方生"沒有跌死﹗

十年後:

方婉雲的容貌經過多次驚人的脫變,竟然由一個胖胖的醜女孩、

成為各名校間,萬千少男為求一睹的婷婷玉立美女了。

外表純情、溫柔、天真的她,在家卻是另一個天翻地覆的模樣﹗

她除了是刁蠻與任性莽為的公主之外,還是一個天生的虐待狂﹗

她當然隱藏著這種特殊的嗜好,不會給那班奉她為玉女至尊的裙下之臣所知道﹗

就由於這種內心的抑壓,更使她無時不刻地,想出虐待的鬼主意,

而唯一讓她得到發泄的對象﹗就是她同父異母的哥哥___方生﹗

由於方生始終是她的哥哥,一絲道德的倫理觀念,使她不能逾犯,

她沒有和方生發生過半點性行為,

內心傲慢的她一直都瞧不起這個幾如白癡的哥哥,

只有性虐待而沒有性滿足,使她的個性更變得古怪跋扈﹗

這一日:

是星期六的下午,天色灰沈濛翳﹗

方婉雲推掉一切無聊的約會,昨天十間名校的親善大使聯選,

自己竟然敗給一個黃毛丫頭而屈居第二﹗

當然啦﹗善於掩飾內心世界的方婉雲擺出一款很大方得體的態度上前向冠軍祝賀一

番﹗

還受到上萬的男生們如雷的掌聲與喝采,這使她更深得人心,

再成為夢中情人之後的美譽了﹗

晦﹗那失敗的滿腔怒鬱之氣,仍未消卻在她的心田呢,

這下可要找生得粗壯的哥哥盡情發泄耶﹗

她花了個多小時來打扮著,從外國郵購回來充塞一櫃的SM服飾,

她揀了一件又一件,挑完又選﹗

最後才穿上了Leather質料,極窄身的黑色連身衣,這種性感的,亮著異樣光澤的皮

衣,

剛能包裹著她發育完成的高聳胸脯與黑毛稠密的下體﹗

她朝落地鏡子瞧了瞧自已的模樣,一點也不輸蝕於外國的女郎﹗真個滿意極了﹗

她腳上再穿上了及膝的長皮靴,一派SM女王的威嚴模樣﹗

她就是這樣的裝扮從二樓大搖大擺地走進三樓哥哥的房子,

一手扯著方生的頭髮,硬拉到她三百呎的豪華大睡房之內。

這時候,她正用帶著黑皮手套的右手緊抓著皮鞭的握手,大字形的擘著雙腿站著﹗

「死吧﹗你這個臭屌的奴隸﹗Shit﹗」

說著狂打著方生的背部,舒暢地呼喝著、發泄著﹗

方生不斷地左閃右避那如雨的飛鞭﹗

「嘿﹗嘿﹗看你怎樣逃﹖再走避的話,

打死你這個蠢貨算了﹗哈﹗哈﹗哈﹗」

方生早已被妹妹打得滿體疼痛,皮膚撕裂的感覺很是難受﹗

腦內只有逃走的意念,立時衝出房門﹗

「操媽的﹗想走嗎﹖給我抓到,要你雙倍受苦﹗哈﹗哈﹗」

方婉雲揮著黑鞭正從樓梯的轉角處跑出來。

正拐過另一邊房角,下著陡直的木梯時,動作反應遲緩的他,腳步一個蹌踉,

整個人就這樣從梯間打了十多個轉身,滾落到下層的地板上,昏厥過去了﹗

萬楓婷一如十年前一樣,再度怪責方婉雲的不是之處:

理由仍然是:為什麼方生沒有死去﹗

兩日後:

方生的檢查報告出來了:

—–腦部受到輕微的震盪,身體各部位沒有骨折的創傷—–

萬楓婷緊張地向主診醫生問:「沒有性命危險嗎﹖會變成植物人嗎﹖」

醫生自以為自己的答案是好的:「沒有喲﹗放心吧﹗太太。」

萬楓婷心裡暗暗罵了一句話:

「媽的﹗」

三日後:

方生從醫院回到家中,一切都改變了﹗

只有方生自己才知道,絕然不同的改變,陡地發生在他的身體之上﹗

他終於能夠繼承了老爸的聰明才智與及雄才偉略,

還能將方氏一族的特有遺存因子全力爆發出來﹗

這種遺存因子就是___性殘暴﹗

方生竟然能夠回憶到廿年之間的歷歷往事:

自從他變成智商偏低的孩童後,

雖能學習日常的一切生活事宜,但終日只會埋首砌玩模型。

老爸"方雄業"身為S阜十大富豪之一,雄業集團產業宏大,竟無一個能幹的男丁繼承,

不禁悲懷終日,五年前不知為何原因就卒然撒手人寰了﹗

這神秘的死亡,有好事之人懷疑與他的繼室有莫大的關係﹗

方生的親生母親早在誕下麟兒的時候,就難產死去了﹗

後母萬楓婷是S阜的選美會小姐冠軍,

在他兩歲的時候才嫁給方雄業,這便成為方生的繼母了﹗

這個萬楓婷現在也祇得三十來歲,雖然已生了十六歲大的方婉雲,

但現在仍是萬人迷,風姿卓約,美艷動人,

敢於追求芳心的人不多,但作愛的「工人」卻不少﹗

由於方雄業的遺囑竟有一半的財產,撥給這個早已在他生前背守婦道的愛妻﹗

故此萬楓婷現在是雄業集團的主席,更身兼上流界的社康扶椅社的總監,

商界與政界都德高望重﹗

但背地裡的她還不是老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