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彤

女神彤

我是個保安。

  每個月拿三千不到的工資,扣除生活費每月一千三百塊,再扣除每月給上高

中的妹妹生活費一千塊,剩下的要死死攥在手裡預防隨時會來的戰友同學結婚送

禮。

  在老家,我這歲數早該結婚了。很可惜我父母都沒什麼能耐,一輩子老老實

實種莊稼,並沒留給我什麼可繼承的東西——除了母親去世前一場大病留下的欠

債。所以我沒有結婚的資格,只好安靜地看周邊同齡人一個又一個結婚……

  我上班的地方是一棟寫字樓。裡面總共駐了十三家公司,五家財務咨詢,三

家業務駐地辦事處,兩家婚介,一家婚慶禮儀,一家律師行和一家貴重金屬投資

有限公司。進出的人大都西裝革履,門口經常停著寶馬路虎保時捷法拉利。

  其中最惹人注目的是一輛黃色的蘭博基尼跑車。車主是個年輕人,二十六七

歲的年紀,人長得很消瘦,頭發微卷但是很蓬鬆,就像扣了一頂非常不協調的帽

子在頭上一樣。不過這個人整棟樓都認識,他叫費淩,是五家財務公司里最大那

家的總經理,那家公司是他父親開的,他父親是房地產商,聽說家裡資產有好幾

億,城北福山花苑有一半是他家的。

  其實他叫什麼他多有錢根本不是我關心的事情,我不想拿他來襯托自己的人

生是多麼可悲,相比大多數的人來講,我都是渺小至微不足道的,人和人沒有可

比性,我不願意想這些給自己添堵。

  我注意他,是因為一個女孩。

  保安的工作很輕松,也很無聊。如果值夜班,就是件更加無聊的事情。通常

到了下午五點以後,樓上就沒多少人了,等過了九點,基本人去樓空,空蕩蕩的

大樓里安靜的像一座墳墓。我的同事小方是北方人,個子雖然高大,卻是個很迷

信的人,膽子尤其小,所以極其不願意值夜班。我就私下和他調班,對我來說,

白天或晚上上班沒多大分別,相比白天的喧囂,我更願意在墳墓里獨處。我們就

這樣形成了默契,好在這種默契並不妨礙到別人,自然也沒人反對。

  十點鐘我會準時在樓里巡邏。坐電梯到頂樓,然後一層一層巡視到底層,確

保大樓里已經沒人在加班,然後檢查一樓的門窗,最後從裡面反鎖卷閘門。剩下

的時間,就是我自己的了。

  當然不能睡覺,值班室是有監控的。

  我有個便宜的山寨機,雖然外表不怎麼漂亮,不過可以上網。

  十一點三十分我會準時上廁所,我通常會去女廁,對於一個長期沒機會接觸

女人的我來說,這種看上去很變態的行為也符合邏輯。

  女廁很乾淨,和男廁一樣大理石的地面,清潔得一塵不染的白色瓷磚牆面,

馬桶斜前方是洗手池,洗手池的上方有面用來整理儀表的鏡子。我就坐在馬桶上

對著門口手淫。

  我手淫的時候會幻想一些東西,有時候是一些回憶,有時候是發生在這棟大

樓里的一些事情,當然都和女人有關。我坐的姿勢有點怪,因為手部的前後動作

需要,所以只能半個屁股坐在馬桶的頂端,並且需要努力張開雙腿防止精液噴射

到鞋上。我之所以說擔心鞋而不說擔心褲子,是因為褲子一定要脫掉的,否則根

本不能有條不紊地進行這一切。

  手淫結束以後做一些簡單的清理,回值班室給自己泡一包方便麵,上面加一

根一塊五的香腸,以補充流失的蛋白質。

  三點四十分,靠值班室窗外會準時有一輛賣早餐的推車,一對三十多歲的夫

妻開始炸油條蒸包子。背朝我做包子的女人長得並不漂亮,但肥大凸翹的臀部還

是很有吸引力,尤其擀麵皮的時候扭動,依然是我接下來無聊時間的的一項娛樂

節目。這期間我會有一搭沒一搭地和他們聊天,直到早起六點用普通的價格買一

根特意為我定製的油條。

  我每天的上班生活,就是這樣。

  前面說的那個女孩,名字大約是叫彤。我也不知道她姓什麼,只聽到一次有

人在門口這麼叫她。她叫什麼其實並不重要,就像一朵花,開得正艷麗,你只需

要安靜地欣賞就好了。你可以聞到花香,看到風吹過她時的搖曳,和蜜蜂圍繞她

盤旋的過程。

  只所以說過程,是因為蜜蜂從來不需要爭取花的同意,他們天生就擁有這樣

的權力。對我而言,費淩就是這樣的蜜蜂。

  彤很年輕,帶著些許學生特有的稚氣,卻屏蔽了學生的活潑。微翹的嘴唇永

遠緊繃,走路的時候下巴高高擡起,所以總給人一種驕傲的感覺。我覺得她驕傲

一點也不奇怪,有些人,生下來就有驕傲的資本。

  彤很會打扮,穿的衣服都很有品位,舉止也優雅。她下班的時候通常我正在

公司對面的巷子里吃飯,坐在臨街的位置,可以遠遠望到她從裡面走出來,挺著

胸,下台階時裙擺會輕快的飄動。於是我就常常選擇在那個位置吃飯,不知道為

了什麼,通常我如果這麼仔細看一個女人,就會在十一點三十分把她當作某種活

動的工具。

  彤是個例外。

  她和我說過一句話。有次下了很大的雨,她站在門口等車,出租車只能停在

人行道旁邊,她就有些猶豫。我正巧打著傘從小吃店回來,就護她上車。從公司

門口下台階到出租車上,如果計算沒有錯誤,應該用了六秒鐘的時間,這六秒鐘

的時間里有四秒鐘她和我貼得很近,可以清楚的感覺到彼此之間身體的摩擦,她

的身體很香,那種香水的味道很特別,或許是帶了春天雨水的味道吧?

  她鑽進出租車的時候因為彎腰的動作臀部碰了我一下。不輕不重,臀部的肌

肉很柔軟,像是汲滿水的海綿,飛速地將我的褲子印濕了一片。然後她回頭衝我

笑了一下,說,謝謝。

  我覺得她那句謝謝說得很真誠,或者她彎腰碰我大腿的動作是有意的,那是

一種女孩非常矜持的暗示。我想她或許會在接下來的某天主動和我說話,像個很

熟悉的朋友那樣,隨意的交換電話號碼,然後會偶爾去一家對我來說比較奢侈的

酒吧喝一杯,甚至有可能因為喝得太多需要我扶著她回家。

  當然還可以有后續情節,不過無論劇情怎麼發展最後我一定和她分開而且分

開的理由一定是被隱瞞了的。

  這只是我在那一剎那的假設。很快我就回到巷子里了,繼續吃那碗剩下了一

半的拉麵。

  據說有個關於拉麵的笑話,甲對乙說,我會做拉麵,我拉給你吃吧。不知道

為什麼,那天的拉麵總有股笑話的味道。

  此後的一個月零二十二天,我繼續往常一樣的生活,每天遙遙看著那道風景

從門口掠過,然後飛舞著裙角隱去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直到下雨的那天。

  確切地說,是那天的晚上十點五分。因為按照我的速度,剛好是巡邏到三樓

那間辦公室門口的時間。門是虛掩著的,所以我就進去了。

  我知道那時候彤在裡面,對於她是不是已經下班我一向很確定。

  辦公室沒人,順著幾張辦公桌的間隙過去,是總經理辦公室。那間的門也開

著一半,裡面的燈光很柔和,人影綽綽約約夾雜著一些窸窸窣窣的聲響。我平靜

了下心情,慢慢走過去——如果沒有意外,我能假裝不知道她在裡面,並且叮囑

一些走的時候關好門之類的職責所在可以講並且不會讓人意外的話。或者有更好

的結果,顯得十分隨意的聊上幾句。

  然後我就看到彤坐在費淩腿上。

  費淩坐在辦公桌後面的椅子上,彤面向他很不雅觀地騎在他身上,雙手交叉

從他脖子上繞過,她的頭稍微有點兒歪,所以費淩可以清清楚楚從她的肩膀上看

到我過來。

  我很不想看到這種場面。偶爾遇到老闆和秘書的這種曖昧,對我來說算不上

意外,完全沒有吃驚的必要。但我還是全身劇烈抖動了一下。

  就在那個瞬間彤的身體也抖動了一下,好像冥冥中跟隨了我的節奏,不同的

是她還在繼續抖動,雖然很緩慢,卻沒有要停下來的跡象。我承認在那幾秒鐘的

時間里有些混亂,甚至忘記了臉上應該做出幾分出驚訝的表情。

  在我來不及做任何錶情之前,費淩很坦然地貼著彤的耳朵說了一句話,聲音

不是很大,卻剛好能被我聽到。

  他說:「你看,有人來了。」

  彤沒回頭,只是很嬌柔的「嗯」了一聲,很明顯的雙手用力,使得自己的身

體向上提起來,然後舒展地落下去,同時從鼻腔發出很享受的一種呻吟。

  我這時候才明白他們在干什麼。

  如果沒有猜錯,辦公桌遮擋的部分對我一定是個打擊。

  我想自己的臉色一定很難看,難看到暴露了我的一些隱私,這些隱私被費淩

很敏感地捕捉到了。他似笑非笑的表情看著我,沒有在提醒彤。而是用力推了一

把桌子。那張辦公椅就向後滑動了一些,把他們兩個人的全身暴露在我視線里。

  兩個人的下體都是赤裸的。

  端莊的職業套裝裁剪很合體,從纖細的腰往下有一個自然的隆起,但是下面

沒了裙子,修長的腿在柔和的燈光下白得格外耀眼,渾圓的臀部在衣襟下隱現,

不知羞恥的不斷起伏。因為動作不太劇烈,臀部擡起的時候,可以清楚的看見一

根水淋淋的男人陰莖偶爾閃現。

  我也有這樣一根陰莖,也可能比這個還要堅挺粗大,不過上面很少沾滿濕淋

淋的水漬,我是個注重清潔的男人。

  我從來沒機會看到她的這種動作,像一個沒有廉恥的娼婦一樣大喇喇坐在男

人身上,下身套著一根男人勃起的東西。她還在繼續動,節奏也在逐漸加快,長

長的頭發開始像波浪一樣起伏,雪白的屁股撞擊在大腿上發出輕微的響聲,然後

像皮球一樣被迅速彈起,然後又重重落下去,長長的陰莖蛇一樣被吞進裡面。

  費淩還在無聲地笑,有些陰險和挑釁的意味。他的手環過彤的腰,掀開了她

的衣襟,讓兩個人結合的部位完全展現在我的視線中。球形的兩瓣屁股越來越快

地跳躍,「啪啪」聲音里夾雜了「咕唧咕唧」的動靜,淫蕩而放肆。

  忽然彤全身顫抖了一下,然後發出一聲尖銳的呻吟,如同撕裂了一塊綢緞。

緊跟著又連續哆嗦起來,電擊一樣不由自主擺動著身體。

  我在A片中看到過這種情景。

  費淩突然用一把抓住了她的頭發,往後扯過去,緊接著右手一巴掌打在她臉

上,喘息著叫:「騷貨,別停。」

  彤的身體似乎有些軟,她勉強挺動著,精疲力竭的樣子。可只要動作一慢下

來費淩的巴掌就打過去,像抽打在馬身上的皮鞭。

  我覺得有些麻木,有什麼東西被揪住了從身體里往外扯一樣。

  「趴到桌子上,我從後面搞一下。」男人扭轉過彤,把她按在前面的辦公桌

上面。這時候彤才發現門口的我,驚叫著掙紮起來,努力擺動著屁股,想要避開

費淩從後面抵過來的身體。但很快就被牢牢控制住了,那隻手揪著她的頭發將她

的臉按在桌面上,很熟練地從後面插進去。緊跟著猛的一個挺身,重重地撞擊在

她翹起的屁股上面。

  她的身體被撞得向前一衝,腰就塌下去,顯得屁股翹得更高,身體被迫擰成

了一段彎曲的S線條。

  「看我搞女人興奮不?」這句話明顯是向我說的。費淩咬著牙繼續干,臉上

的表情有些扭曲猙獰。身下的彤兩腿有點站不穩,身子開始往下滑,一直滑到半

身全貼在了桌面上。

  她的眼睛眯起來不看我,沈重的鼻息被撞擊的散亂短促,可表情卻沒有痛苦

的意思,細白的手掌扒住了桌子的邊角。

  這和我想象的不一樣,她沒有求救,如果她求我救她,我一定會毫不猶豫上

去把那個男人拎走,就算因為這樣我丟了工作,被人狗一樣追打。

  費淩邊搞邊看我,忽然扯開了彤的上衣,把乳罩從下面推上去,然後攥住一

邊的乳房,一邊捏著玩弄一邊用調笑的口吻對我說:「你摸過她的奶子沒?你看

這奶子很挺很滑的,過來摸一把不?」

  我攥著拳頭,好像那雪白挺拔的奶子已經在我手裡。其實我一定很想去的,

我下面的陰莖已經很硬了,在褲襠里支起來,隨便誰看一眼都會明白裡面是什麼

情況。但是我走不動,也說不出話,傻子一樣被那個男人調戲,不知道逃走,也

不知道反擊。

  這時候彤呻吟著叫了一句:「我不要他碰我。」

  我忽然間像個冰人被投入到火焰當中,能感覺自己被瞬間融化掉,巨大的挫

敗感被火焰灼燙焚燒|燒成了羞恥。

  「為什麼不給他碰?」費淩邊干她邊問:「因為他是保安?不配你?你不就

是個騷貨嗎?你看自己現在這樣子,淫蕩的和妓女有什麼區別?你看看他的褲襠

支了那麼高,肯定家夥也不小,干起來你一定很爽。」

  說著從彤後面拔出陰莖,把她的扯到桌邊,然後將沾滿淫液的陰莖塞進她嘴

里。接著擡手在她屁股上拍了幾巴掌,說:「來吧,屄洞給你騰出來了。」

  我終於過去了。

  彤的屁股翹在我面前,陰唇濕淋淋的一片狼藉,剛被插過的屄洞還沒合攏,

陰道口的肉芽還在隨著她的掙扎蠕動。

  這個身體曾經是我不敢想象的,白嫩光滑,鮮活水嫩,被魚鉤吊住的魚一樣

翻轉騰挪著。

  我機械地脫掉自己的褲子,陰莖很堅硬,光滑的龜頭上溢出一點液體,我扶

著它靠近那對雪白的屁股,然後按著龜頭塞進一片細軟濕滑的肉洞里。彤的身體

顫抖著叫了一聲,卻因為口中有費淩的陰莖變得有些含糊。我在那聲不甘心地叫

喊里開始聳動,低頭看自己的陰莖在她身體里進進出出,淫穢的液體被抽插出泡

沫,堆積在陰唇周圍,像一個拙劣的鳥兒築起的巢窩。

  彤的水又流了很多,腰不停地扭動,她的頭靠在桌邊,緋紅的臉鼓囊囊漲起

來,費淩的陰莖在裡面,還在不斷抽搐,戳得她發出「唔唔唔唔」的呻吟。

  我快射精了,快了。

  有一滴液體忽然落在她顫動的臀上,晶瑩剔透,好像清晨的露珠。

  我裝做貪婪地親吻她的屁股,把那滴露水舔進嘴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