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阿笠博士的幕後故事(1)

轉貼阿笠博士的幕後故事(1)

第一集 吉田步美的天真事件

「新一,小蘭身體好些了麼?你不需要在家陪她嗎?」我側臥在沙發上,低

下頭對著面前的小男孩悄聲說道。

「她已經沒什麼大礙了,」站在我面前的小男孩用著和他幼稚外表極不相稱

的成熟口吻說:「我那一槍只是擦過了她的大腿,在床上休息幾天就好了,妃律

師現在正在家裡照顧她呢!」

我面前的這個身著藍西裝、紅領結,戴著一副大號黑框眼鏡的小學男生名字

叫工藤新一。他原本是住在我家隔壁的天才高中生偵探,不過不久前他在追蹤一

群身著黑衣的神秘男子不法行動的時候被那群黑衣人暗算,先被打暈,然後被餵

下了一種神秘的毒藥,接著他的身體發生了一種奇怪的反應,身體縮小成六、七

歲的孩童模樣。

新一的父親工藤優作是一個著名的偵探小說家,母親有希子曾經是一個以嬌

豔聞名的偶像明星,他們經常在世界上各個國家旅遊,很少在日本生活。所以,

身體縮小後的新一就找到了一直做他們家鄰居的天才發明家,也就是我阿笠博士

來商量辦法。作為看著新一長大的我,出於各種原因,毫不遲疑地成為新一最大

的後盾。

面對那些來路神秘邪惡的黑衣人,我建議新一暫時隱蔽起來,慢慢發掘對手

的秘密。於是他改名叫江戶川柯南,作為我的一個遠房親戚,暫時寄住在他青梅

竹馬的女友毛利蘭家裡。毛利蘭的父親毛利小五郎是一名前警官,現在是一個私

家偵探,而毛利蘭的媽媽妃律師目前正在和毛利小五郎處於分居中。

為了通過小蘭的父親來追查那群給柯南下藥的黑衣人的行蹤,在我製造的一

些小工具的幫助下,柯南幫助毛利小五郎破獲了大量複雜的案件,贏得了「沈睡

小五郎」的名氣。比如最近的一次案件,一個調酒師為了報復讓他失去味覺並侮

辱他的幾個人,製造了一場連續殺人案,連我的屁股上都被那人射了一箭。後來

在追捕犯人的時候,犯人挾持小蘭,為了救人,柯南親手開槍打傷了小蘭,最終

還是制服了罪犯。

那個案件結束沒幾天,柯南就和他的幾個小學生夥伴一起來看望屁股上傷勢

還沒有痊癒的我了。現在正聚在電視機前大呼小叫的玩著我設計的遊戲的那三個

小學生就是柯南的夥伴們,又高又胖的那個叫小島元太,臉上長著麻子有點瘦的

那個叫円谷光彥,個子最矮長相甜美可愛的女孩子叫吉田步美。他們好奇心重,

又愛冒險,幫助柯南也破獲了不少案件,經常自稱少年偵探團。

「博士,倒是你的傷怎麼樣了,現在坐著的時候還痛麼?」柯南無奈地掃了

一眼沈浸在遊戲裡的幾個孩子,轉頭問著我。

「好多了,前幾天我只敢趴在床上睡覺呢!現在也就是走路還不太方便,醫

生說再在傷處換兩次藥大概就差不多了。」

到了晚上九點多的時候,幾個孩子終於也到了必須回家的時間,還沒有玩夠

遊戲的三個孩子依依不捨的在柯南的催促下告辭離去。

送走幾個小孩,我終於長出了一口氣。已經憋了好幾天了,好不容易屁股上

的傷勢好了一點,同時我也找到了可以一個人獨處的一段清靜的時間。

我一瘸一拐的走到電視機前,退出遊戲磁片換進去珍藏在書櫥秘格裡的好東

西。按下播放鍵,電視機畫面裡出現了一個豐乳肥臀、皮膚白皙的豔麗女子正沖

著鏡頭搔首弄姿。邊上一會走過來兩個長相醜陋的男子,男人們撕開女人身上少

得可憐的幾片薄布,然後三個肉蟲纏成一團,「哼哼啊啊」的叫聲就那麼從電視

裡傳了出來。

我坐到電視機前,褲子早就脫到腳邊,手裡握著早就高高昂首朝天的粗大肉

棒打起了手槍。我一向是對自己的天賦本錢很有點自豪的,長年累月的進行各種

科學發明試驗,其中也把包括一些對人體有作用的藥品和生化的小實驗,雖然沒

有什麼值得誇耀的成果,但是可能由於是某些我還不明白藥效,我胯下的兄弟並

沒有隨著歲月的流逝而失去生氣,現在還可以像十八歲青年的傢夥一樣堅硬而持

久。

可惜的是我大概是花在實驗室的時間太長了,而且我從小就笨嘴拙舌,長相

也不討好,人又肥胖,這麼多年來都一直沒有成家,連女朋友也沒有交到幾次。

幸好我還有五姑娘作伴,而且成年後我的諸多發明裡頗有一些被企業高價收購過

去,我總算有時候可以花錢找些援交妹發洩一二。當然,這些東西我都瞞著新一

他們,畢竟一直作為他的長輩朋友在照顧他,這種事情讓他知道未免有失尊嚴。

眼看著我心愛的女優飯島愛在兩個男優的夾擊下浪得潰不成軍,我的手在陽

棒上也越動越急。正在我那條兄弟上的快感越來越強烈、馬上就要進入高潮的時

候,突然背後傳來門把手轉動的響聲。

「阿笠博士,你在幹什麼呢?」隨著房門張開,一個甜美幼嫩的聲音在我背

後響起。

我只來得及抓起遙控把錄影機和電視關掉,已經脫到腳踝的褲子和內褲卻來

不及拾起來,而那堅硬如鐵的肉棒一時半會也沒辦法軟下去。

「啊,博士,你的那裡為什麼……」一個個頭矮矮的、短黑頭髮下有著一張

白嫩小臉的女孩子繞過沙發,驚愕地看著赤裸著下身的我,眼光集中在我那暴露

在空氣中的陽莖上。

「步美,我……」我的腦子一片空白,原本就嘴笨,現在打飛機的時候竟然

被還在上小學的女孩子撞個正著,只覺得世界在這一瞬間似乎停頓了。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在我的感覺裡這似乎像幾個世紀一般漫長。

「博士,那是你的傷口嗎?」

我:「%$)*#$#@—*%……」

步美家似乎是相當富裕和有教養的一個家庭,對於唯一的六歲掌上明珠,步

美的父母給予了她特別的溺愛和保護,很顯然有關男女生理結構方面的知識還沒

有傳授給她。

就像溺水的人會抓住一切可以抓住的東西一樣,我立刻便點頭回應道:「是

啊!我的傷口還沒好,需要把裡面的膿水定期擠出來,不然傷勢不但好不了,還

會加重。」

步美「啊」一聲輕呼,小手捂住小嘴,烏黑的眼睛圓圓的大睜著:「博士,

你真可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