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芸芸計劃(一)

催眠芸芸計劃(一)

(一) 迷姦芸芸計劃

當我決定了自己的計劃迷姦表妹芸芸後,星期六就在家裡細細地準備行事的前後步驟,拿出芸芸的筆記本開始一頁一頁的看。這種日記大概是女生專用的,上面還有記載排卵日期。

“芸芸的字寫得和人一樣漂亮!看起來真舒服!”我心裡想:“除了月經來時,還有前十天和後十天之外,剩下的三、四天就是危險期。這幾天射精進去鐵定懷孕!但是像她這樣的年紀看來,危險期更長,七、八天或八、九天都很有可能!”

確定了她的安全期後,我在紙上寫出了一些要準備的物品,告誡自己不要著急,要做好事不成功的準備。在心裡面,我把整個計劃又想了一遍,覺得已經很有把握了。接下來就等到了下午,先前我在朋友處借到了一架攝影機,又買到了一些安眠藥。快下課時,我把攝影機架好,準備錄下每一個過程。

芸芸:“哥哥,我回來了。”

我對他說:“先去買飯回來吃吧。下午看妳是要先寫功課,還是小睡一下午覺?”

“好的!”芸芸答應著去了。

這芸芸是我姑姑的孩子,為了就近就讀學校,現在正寄住在我家。雖然還是十五歲的六年級學生,但是已經開始發育,明顯的曲線、窈窕的身段使我預感到她成為一個美麗的女子。有時候,我甚至不由自主地想像著:在那一層薄薄的衣物包裹下的這個尚顯稚嫩的身軀,已經開始了怎樣的一種變化呢?是皮膚更顯滑膩,還是乳房開始隆起……我在心中猛然升起了一股想看個究竟的慾望。

趁她去買飯的時候,我把安眠藥注入紅茶中,把催眠錄音帶放入她房間的手提音響中,等著實行下一步。當他回來吃完飯後,我就催她回房作功課,順便將注入了安眠藥的鋁箔包紅茶遞給她。

一會兒藥力發作,芸芸有點兒累了,她問我:“哥哥,我累了,可以休息一下嗎?”

我點點頭,說:“好吧!不然你先小睡一下,我兩點叫醒妳。”

這個小房間過去是我大哥一個人住的,但是大哥上大學去住宿舍後,現在已經是芸芸一個人住了,我雖也上了大學,但學校離家近,就仍住在隔壁房。

我估計著時間差不多了,就又走進去。果然,芸芸正昏睡在床上,但我並沒有馬上侵犯她,為了長遠的利益我意識到必須速戰速決,就把錄音帶的暗示性內容播放了出來。

“妳現在陷入深深的沈睡中,當你醒來後,妳如果聽到‘870941’,妳就會進入睡眠狀態,並且只聽我的命令行動;當你如果聽到‘幹死妳’,妳就會醒過來並忘記妳一切所做過的事,而只是一場夢。”

就這樣讓她聽到了兩點,我就叫醒了她。在她仍睡眼惺忪時,我就對她說:“870941!”

緊張的時刻來臨了,一切的準備是否有用就看現在了。只見她又閉上眼睛,但仍沒有躺下,而是坐著呈現脫力狀。我的心跳又加速了些,我興致勃勃地說:“舉起妳的右手。”芸芸毫不遲疑的將右手舉了起來,我仍不放心,用力的搖晃她的身體並試著要用“正常的方法”叫醒她,但她並無反應而右手仍舉著。我這會兒的欣喜可不是言語可以形容的。

我開啟了攝影機,開始了我的愛奴計劃。我先下了放下右手的指令,再用左手扶起芸芸,伸手解開她衣服上的鈕扣,脫下了她的白襯衫兒,再輕輕剝去貼身的小背心,在我的面前就完全地裸露出了一個姣小的女孩的上身;我只粗略看了一眼,便又伸手脫下芸芸的學生裙,在裡面是一件白色的小褲衩兒。我深吸了一口氣,停了一下,緩緩地褪下了這層最後的遮擋。

我把衣物丟在一邊,回過頭來細細地端詳這個未知的世界:小芸芸的胴體遠比我想像中的還要粉白,已經脹起的小乳房就好像是發好了的小饅頭,兩個乳頭顏色紅得鮮妍,腹部平滑、但又尚顯單薄,陰部正是介乎於成人和兒童之間的類型:細細的陰毛、小小的陰唇、微微開啟的鴻溝,讓人似乎能夠感受到它們正在勃勃地生長……

我看了一會兒,不由得用手輕輕撫摸,戀戀不捨,以後還有機會……現在的時間只有不到一個小時,得抓緊!我輕輕地舔了舔小芸芸的兩個小乳頭和陰戶,卻吃驚地發現,小芸芸的乳頭竟然也能慢慢地發硬、挺起……這不是說明……嘻嘻!

我又下令命他躺在床上,我用手到處地摸索著,對芸芸的身體不斷有新的發現。我雙手所到之處,無不引起芸芸陣陣的顫抖,而這個有趣的現象,卻更增加了我的興致。我在小芸芸的兩個小乳頭上吮吸著,聽到芸芸的喉嚨中發出不知是哽咽還是呻吟的“咯咯”聲,在她完全無力反抗的情形下,更添加一份刺激感。

我把身子向下移,來到芸芸的陰部來回舔動,我的舌頭可以感覺到芸芸的肌肉正繃得緊緊的,我輕說了一聲“將雙腿打開。”芸芸便打開了大腿。我使自己位於芸芸的大腿之間,並用舌頭舔弄著芸芸的小穴,殷紅的蝴蝶不停的擺動,因受到刺激而皺了皺眉。

我移動著,把自己的陰莖朝向了小女孩的陰道口,左手撐著自己的身體,用右手扶著探準方向,我在小芸芸的耳邊輕說:“妳現在全身無力,身體儘量放輕鬆。”芸芸的身子呈現出一個“人”字型,我就把整個身子向前壓了進去,雖然很緊,但還是用力地刺了進去。

我可以感覺到芸芸的身子猛地一顫,只是被我下了命令無力移動,我見她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有一顆淚珠從眼側輕輕地滑落!我不敢大肆動作,怕把第一次的芸芸傷得太過,反正以後有的是機會。

由於洞小人痛,夾得很緊!我輕趴在芸芸身上,一動不動地感受體驗了一會兒,再開始慢慢地抽送,停留一會兒後就又稍稍退出來了一些,小心地抽插著。芸芸仍皺著眉頭露出痛苦的表情,而不能叫出聲來,更加深了我的慾望,隨著身體被頂得一聳一聳,無意識地忍耐我的抽插。

我又對她說:“繼續妳的沈睡,但把感受到的感覺輕輕地發出呻吟來。”於是芸芸嘴裡輕輕地呻吟著,右手玩弄著點綴小紅梅的渾圓乳房,下體的動作輕輕地由慢到快,呻吟也跟著加快:“啊…啊……啊…啊……”

看著她胸前劇烈的起伏,我伸出左手,繞住芸芸的肩頭向上衝刺著,右手玩弄著右乳,嘴吸吮著左邊的小草莓,芸芸仍皺著眉頭,只是小小的身子被撞得向上直飄動。我不停地變換著抽動的速度時快時慢和頻率,氣喘噓噓地來回盤旋,由於用力太大,插入又深,芸芸不自覺地張開了嘴,輕輕地吸著氣。

我下體不斷地抽插著芸芸細嫩的小穴,抽出時帶出了兩片小陰唇,插入時又帶來了她的顫動,直到把熱熱的豆漿注滿了小芸芸的細嫩子宮內,我才停下來。

終於,我在她身體中射出了第一次的熱精,也奪去了芸芸的處女,這讓芸芸痛苦的掙紮,顯然她感到了有一股熱流正沖進她的身體的深處。我滿意地退了出來,發覺自己滿身是汗,下床來用手巾擦了擦,關上了攝影機,放回我的房間。

我讓芸芸繼續休息了一會兒,回過頭來,我拾起染血的內褲,我又打來一盆水,替小芸芸擦淨下身,芸芸仍舊不能動彈,只是平緩的等待身體感官的平息。我細心的替她將粉紅色的胸罩穿上及換上有趴趴熊圖案的小內褲,再將她的學生制服穿好,此時心中突然浮現下次的計劃——制服強姦。

輕手輕腳地替芸芸穿好衣服後,整理一下頭髮,放回床上。而小芸芸卻毫不知情,在夢中甚至有著微微的疼痛,似乎在做著一個奇異的夢。

我又大聲的說:“幹死妳!”芸芸便醒了過來,揉著雙眼問:“我睡了很久嗎?”我說:“沒關係的,只是多一小時而已。哥哥看你累了,就讓妳多睡了一會。現在才三點,快去做功課吧!”

話說自從上次成功之後,我每每在夜深人靜的時候,不時把那捲影片拿出來欣賞。我看著影片上赤著身子的芸芸,想著她平日稚小的身影,如今已是我的禁臠,就覺得有一種極大的刺激,我可以在小禮拜的星期六下午姦淫她,而這只是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