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她的第幾個呢

我是她的第幾個呢

我以前以為只有男人才會是色狼,但經過上星期的經驗後我發覺當女人變成色狼的時候,一點也不比

我們男人色狼來得差勁。

上個周末參加一個生日舞會,認識了一位女孩,約二十多的年紀,樣子冶艷,衣著性感。 言論豪放,

一看而知是個可作一夜情人的人選。 只是,她的急色情況比我想像中的更厲害。

我們認識才半小時,跳了幾分鐘三貼舞,她已經拖著我急急走到浴室,她的目的我已然明白。

一入浴室,她反手把門鎖上,另一手已往我褲內摸去。 五隻看似纖纖玉指,實則純熟有力的色中餓爪

,狠狠的朝我的小弟弟處又撫又捏。

我又怎甘示弱? 伸手往她的短裙內探,己是春潮氾濫,一條內褲已像剛洗濕似的,還有黏黏的潮水沿著

光滑的大腿內側潺潺往下流。 我隔著細滑的內褲,在桃花源外輕力按壓,肆意挑逗。

她可謂一觸即發,不消半分鐘,她已是一陣抽搐,竟然有了高潮。

我解開她上身的小襯衫,把兩個挺拔的肉峰捧在手上,送往嘴邊,正想一嚐鮮乳滋味,她卻一把將我推

開,自己把僅剩下的短裙也一下脫掉,濃密的黑森林像亞馬遜河流域的森林一般發出原始的誘惑。

赤裸的她把我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脫了個乾淨,然後拉著我走進浴缸,打開蓮蓬頭,水珠灑在我們身上

,但卻一點兒也冷卻不了她的慾火,她慢慢的跪了下去,輕輕的捧起了我的寶貝,用手套弄了一兩下,

就伸出她鮮紅的舌頭,開始舔著紫紅的尖端。 靈活的舌頭在寶貝頭上飛快的轉動著 …… 接著,她

開始把整隻寶貝往嘴裡送,她的頭一前一後的來回,凹陷的雙頰裡發出陣陣吸吮的滋滋聲。 她一隻手

抓著寶貝,另一隻手也沒閒著,輕輕的搓揉著我的雙丸。 陣陣的快感從我小腹不斷湧起,漸漸沖向不

斷撞擊著她喉嚨的龜頭 …… 就在我快忍不住的時候,她忽然停止活動,伸出大姆指和食指在寶貝上

端使勁一捏,果然好功夫,立刻把我從爆炸邊緣拉了回來。

她站了起來,背靠著牆,雙腿打了開來,用兩手捧著我的頭,慢慢的往她的黑森林靠去。 我蹲了下來,

撥開了她茂密的草叢,晶瑩的水珠夾雜著她的愛液在淺粉紅色的桃源洞口閃閃發亮著 ……

我伸出舌頭,開始輕輕的往洞口上方的珍珠舔去。 每一次進攻,她就會輕輕的抽搐一下,口裡還發出

模糊的喘息,慚慚的,我愈來愈快,她的臀部也開始擺動起來,我用嘴唇吸著她的珍珠,手指也不停的

往挑源洞內來回鑽動,她的叫聲開始變大,閉著眼睛,臀部的擺動也愈來愈劇烈。 一次又一次的向我

的嘴唇迫緊,沈重的喘息終於在一陣悸動後停了下來。 經過了這一陣高潮的衝擊,她的雙頰也變得紅

潤了,我們躺在浴缸裡休息了幾分鐘,她的手又開始不安分了起來,小弟弟在她的套弄下也開始舉行升

旗典禮。 她從浴缸裡站了起來,把我也拉了起來,我隨著她走出了浴缸,只見她轉過身去,背對著我

,彎下腰去,兩手抓著浴缸邊緣,回頭用冶蕩的眼神看著我。 她的臀部高聳,雙腿叉開,豐厚的肉唇

在黑森林裡若隱若現的散發著迷人的光芒。 看著她修長的雙腿和美妙的臀部曲線,小弟弟的旗舉得更

高了 ……

…. 快來嘛 !!

…. 哦 !

我回過神來,閉上了快流出口水來的嘴巴,把我的下部往她的桃源靠去。 我彎下身,一隻手愛撫著她

豐滿的乳房,另一隻手扶著小弟弟,從背後靠著她桃源洞口的肉唇,輕輕的磨了起來 ……

…. 別這樣逗人家嘛 !!

…. 嘿嘿 ….。

蚌唇內流出的蜜汁,浸潤著紫紅色的龜頭,我把小弟弟輕輕的送入唇中,讓龜頭的肉傘沒入洞內,隨即

抽出,享受著肉傘在蚌唇口磨擦的快感 ….。

雖然她已經歷了兩次高潮,但慾念似乎更見高漲。頻頻移動著她的臀部向後頂著,想要讓我更深的插入。

我仍然惡作劇的逗著她。 冷不防她伸出一隻手,向後抓著我的臀部,然後將自己的屁股往後一頂。 卜

滋一聲,小弟弟已經整根沒入在她的桃源洞內了。 她悶哼一聲,略昂著頭,臀部頂得更高了,洞內的

肉壁緊夾著我的寶貝,一前一後的動了起來 ….。

我也不甘示弱,緊抓著她的腰部,活塞式的抽插了起來。 她的哼聲愈來愈大了,配合著撞擊屁股的啪

啪巨響,和插送中的 …. 卜滋 …. 卜滋 …. ,狂野的作愛交響曲在浴室內不斷的迴蕩著 ……

我努力的抽插著,她的蚌唇隨著寶貝的進出一張一合,蜜汁也跟著寶貝的動作,沿著她的大腿兩側慢

慢的流了下來 …… 忽然她停止了動作,轉過身來,把我往浴缸裡拉去。 接著把我按倒在浴缸底,

一手抓著我的寶貝,頂著她的肉唇,就這樣坐了下來。 我躺在浴缸底,活動空間有限,只好任憑她擺

佈。

她的雙乳在我的眼前跌盪不停,蜂腰左搖右擺,嘴角含春。 漸漸的,我覺得寶貝被她的蚌唇和肉壁愈

夾愈緊,她的叫聲也愈來愈大,在一陣快速的騎乘下,她悶吼一聲,頹然倒在我的胸膛上。 我的能量

在她的攻勢下,也累積到了爆炸邊緣,在她倒下後,頂著她的蚌唇,還輕輕的在她的肉壁中跳動著。

過了約一分鐘,她睜開了眼睛,此時的寶貝在她緊夾的桃源洞內,仍然堅硬如鐵,她察覺到了我寶貝

的意猶未盡,於是轉過身去,抓著寶貝,用她豔紅的櫻桃小口把它含了進去。 她的頭一上一下快速的

動著,原本就在臨界點的小弟弟,在她小口不停的吸吮下,先頭部隊已經出了關卡 ……

她感覺到我龜頭滲出的液體,回過頭來含笑的看著我。 一隻手則仍然不停快速的上下套弄著。 我的

能量也已經累積到了極限,忽然下體一陣寒噤,第一禮砲就打在她含笑的臉上 ……

她驚覺到了我的發射,趕忙回過頭去,櫻桃小口再度含著爆發中的小弟弟,用力吸著,我抖動著下體,

一砲又一砲的在她口中射了出來。 她一點也不浪費的全吞了下去,我無力的癱在浴缸底,她仍然不斷

的舔著消褪中的寶貝。 舌頭和櫻唇含著整隻小弟弟。 我閉上了眼睛,享受著這最後的快感與解放後

的舒暢 ……

茫然中浴室門口傳來了咚咚的響聲,好像是有人在敲門。

…. 喂 ! 裡面的人快一點好嗎 ?

想到外面可能有人在大排長龍,我趕快起身,匆匆穿上衣服,她卻愛理不理的躺在浴缸裡,開了水龍頭

,看樣子要出美人浴。

我只好禮貌性的問著 : …. 我要出去了,妳還要待在這兒嗎 ?

…. 你先出去好了,我想在裡面多留一會兒,哦 ,對了,剛剛不是有人在外面敲門嗎? 讓他進來好了

,還有,忘了告訴你,你今天的表現算是中上而已,有機會還得多多練習才行 ….。

我看著她,苦笑了一下,整理好衣服,就離開了。

我留意到那個隨後進入浴室的男子久久沒有出來,浴室內發生了什麼事不問而知,後來我不禁自問,究

竟那天晚上,我是她的第幾個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