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領性奴的秘密生活】

【白領性奴的秘密生活】

有你的支持是我發帖的動力喔~~請好友按一下感謝

多多幫我按一下愛心喔~~感謝!

我老婆小梅三十多歲,長得如花似玉,總是擺出一副高高在上很傲慢的樣子。

她是一家台資大企業的公關部經理,總是應酬外面的人。這天晚上她又打扮得

花枝招展準備出去。

「你要去哪裡?」我鼓著勇氣低聲問老婆。因為失業在家,我對老婆只好

誠惶誠恐。

「窩囊廢,你敢管老娘的事?吃了豹子膽了?爬過來,乖乖地跟老娘磕個

頭,賠禮道歉!」我內心裡做了幾次自欺欺人的掙扎,就乖乖地爬到這

個淫婦的跨下,邊磕邊說對不起。小梅得意地笑了,蹲下來問我:「你

在想什麼啊?」

「我,我,我在想。你……玩弄我。」當我說出「玩弄」兩個字的時候,

身體禁不住顫抖了一下。

「哈哈哈,被我玩弄?!」,小梅笑得不得了:「你不是罵過我淫蕩嗎?

我不是很無恥嗎?男人嘛,真是狗改不了吃屎,不管是什麼樣的男人。

我怎麼玩弄你呀?快說!」小梅的聲音突然嚴厲起來了,用斥責下屬的

口氣問道。

「我是你的玩物,求求你打我的屁股吧?」

啪啪,兩個有力的巴掌打在我的臉上,豐滿的胳膊上的白晰肉體晃了幾晃

,性感誘人。

「像你這樣的男人,還假惺惺地自視清高,我老早就瞧你不順眼了, 你只

配舔我的腳。」小梅似乎來了靈感,伸出她翹起的右腳,湊到的我臉上。

白而肉感的腳,每個趾頭上塗著艷麗而誘惑的顏色,保養得很好,一股腳

上的味道提醒我要舔的是一個下賤女人的腳。我像瘋了一樣,閉上眼睛在心裡

絕望地掙扎著,但女人腳上的臭味不斷地刺激我的慾望,這個蕩婦用腳趾頭戳

了我的臉一下,就徹底擊敗我的抗拒,我乖乖地張開嘴,包住了她的幾個腳趾

,用力吸吮著。

我聽見這個騷貨從鼻子裡發出一聲冷哼,命令我:「舔都舔了,還怕羞呀

,睜開眼睛看著我。」

我無比羞恥地打開眼睛,從她腿部的性感曲線望上去,正遇到淫婦輕蔑鄙

視的目光,顯然小梅注意到了,罵了一句「窩囊廢」,抽出腳說:「脫光衣服

象狗一樣在房裡爬十圈給老娘看看。」

我乖乖的脫光了衣服象狗一樣的爬了十圈。在昏暗的燈光下,小梅的短衣

穿著和屁股以下裸露的長腿又讓我漸漸迷失。她一屁股坐在床上,叫我爬到她

面前,把兩隻肉腳板踏在我的臉上搓著,我奴顏脾膝的樣子無疑激發了她的思

維,她低下頭:「一直期待被我這樣玩弄吧,哼,我就不信有男人不跪倒在我

的裙下。你不過就是我多玩的一條狗而已。」

「是,我就是你的玩物,你的狗。」

「不,你跟我的其他男人不一樣,你會明白的。哼,我會讓你體驗到做為

女人玩物的悲哀。尤其是像我這樣的浪騷女人,哈哈哈」

「是,你是我的主人,我的女王。」我在她的笑聲中低下了頭。

「女王,哈哈哈,我很騷的,沒有男人我就活不了的,卻是你的女王。」

小梅想笑,又忍住了,轉為嚴厲的語氣:「過來,把我的這裡舔乾淨。」她靠

在床頭,分開自己的大腿,指指自己的赤裸無物的底裙下面。

我老老實實地爬過去,把自己的頭塞進騷貨的襠下。一股強烈的複雜的騷

味,我伸出舌頭去舔。誰知小梅等不急了,把我推翻仰臥,把她陰毛亂糟糟粘

糊糊的騷戶壓在我的臉上,我努力地舔著吸,不時有一股股的稠液滑進我的喉嚨。

「這就是女王的陰戶,你要好好的舔乾淨喲。」

我想點頭或答應一聲,卻被小梅屁股一使勁,壓了回去。

「你必須對我的陰戶保持崇敬,誰叫你是我的玩物呢。不過我要告訴你的

是,我剛才在公司跟一個男人爽了一回。哈哈哈--」

原來那些液體是精液!我感到萬分屈辱,強烈的被玩弄感湧上,我用力想

翻身起來,那騷貨用她的騷穴蓋緊我的頭部,用手緊緊抓住我因羞辱而暴長的

陰莖。

「怎麼啦,不甘心呀,你就是這個命!」小梅顯然很瞭解男人,她刺激著

我的性器,讓我屈服在她的淫威下。她鬆開身子,讓我粘糊糊的臉有了自由。

「你自己選擇,要麼離婚,要麼老老實實跪下來給我磕頭道歉。」

暴起的性器像是邪惡的命令,非人的屈辱竟成了服從的緣由。

我乖乖地爬下床給老婆跪下磕頭,並對她淫亂無比的騷穴道歉。

「真是天生的奴才種。」騷婦不屑一顧地看著我,「我現在要你求我舔我

骯髒的下身。」

巨大的侮辱刺激使我一步步落一深淵。

「女王,求求你,讓我舔你的下身吧。」

「我的肉縫裡有男人的東西耶。」

「求求你,讓我舔吧」

「舔什麼呀,既然下賤,既然求我,就要說清楚。」

「舔你骯髒的肉縫,和、、精液」,我幾乎是哭著說出口的。

「要象狗一樣的舔,我每次被人搞完,你都要用嘴給我舔乾淨。」

「是。」我自己爬向淫穴。

「用心舔喲,以後有的男人操完我,說不定也要你舔呢。哈哈哈--」

小梅站起來要出去了,苗條高佻的性感身體在大廳裡轉了一圈又扭過來對

著我,「老娘現在要去陪男人喝酒,給男人舔腳,讓男人玩弄老娘,插得老娘

哇哇叫,跪地求饒,怎麼樣?哼!窩囊貨!今天晚上我回來時等我使喚,我要

好好玩弄你,老娘經常被人玩弄,經驗多得狠呢,哈--。」

我還沒有回味過來,忘記回答。淫婦狠狠踢了我一腳:「聽到沒有!」

「是,是」,我低聲點頭,語氣與赤裸暴露在地的下賤情形完全一致。

……鐺鐺,牆上的時鐘響了,表示著兩點的到來。

深夜了,我坐在家裡的沙發上等待著妻子小梅女王歸來。

門口響起了開門聲,我快步走向房門,扭開了門鎖。疲憊的小梅回來了。

「女王你辛苦了。」

「累死我了,那些臭男人真會戲弄人。」小梅坐在沙發上甩去了黑色高跟鞋

,慢慢地說著。

「是的,是的。」我懦懦地回答,馬上拿來了一雙高跟拖鞋,半跪地為妻

子換上。拖鞋上面只有兩條細絲帶,妻子白嫩的腳、染著紅色趾甲油的腳趾。

我低頭親了一下小梅的腳趾,對妻子說:「女王今晚我想要……」

小梅說:「不行,我累了,剛才那些臭男人弄得我很累。」

我低頭不說話。小梅脫去了外套,她染黃波浪披肩發,鵝蛋的白臉,杏眼

,很嫵媚的樣子。鼻子細細高高的,小嘴巴。1米68的個頭,穿著粉紅色的胸罩

,白皙而碩大的乳房,深深的乳溝,下面是一條丁字型的粉紅內褲,細細的帶

子陷入了屁股溝中了。把飽滿的大屁股暴露在外,很是勾人。修長而豐滿的大

腿,和豐腴的臀部搭配的恰到好處。

小梅向我招招手:「爬過來,軟飯老公。」我已經好幾星期沒有碰妻子了

,我也沒辦法,自己失業了,妻子為了賺錢養家也沒有辦法的,我默默地安慰

自己。

此時聽到招喚,立即脫了衣服光著身子只穿著一條內褲爬向妻子,小梅拉

住我的頭髮,把他的臉拉到自己的陰部:「好好的聞聞吧。」我聽話的聞著妻

子的陰部,有一股精液的濃郁氣息。

小梅轉過身去,把白臀掬出說:「聞聞老娘的大白屁股吧,它很受老闆的

喜歡,今天朱老闆還撫摸了它,舔了它,還不斷地稱讚它是極品呢。」我跪著

舔聞著妻子的屁股,手還不斷地撫摸著自己的陽物。

小梅突然轉身,揚起手給了我一個耳光。

「你什麼時候才能成個真正的男子漢。」我知道小梅心裡也苦,就向她笑

了笑。 小梅又一個耳光打在我的臉上:「沒出息還笑地出來。」

小梅從手包裡拿出一根皮鞭和一根蠟燭。對我說:「你給我趴著,讓你也

吃吃苦。」 我像狗一樣趴在地上。淫婦揚起鞭子,打在了我背上。

「啊……,女王。」一條條紅印留在了我了背上,我慘叫著。 小梅點燃了

蠟燭,把蠟油滴在了我的紅印上,我這次發出了低悶的叫聲。小梅把腳伸到了

我面前:「舔我的腳。」我一邊舔著淫婦的腳趾,一邊忍受著背上不斷產生的

痛苦。小梅不斷地狂笑著,可笑聲中好像帶著一絲悲憤。

 

這樣的一個上午讓我徹底變化了,我相信了很多原來不相信的事情。(完)

以下是小妹所有的文章分類總整裡,請多多支持給一個【回覆】或按一下【感謝】~謝謝你!

型男美女貼圖                    動漫貼圖區                    笑話分享區文章

性感激情貼圖區                情色卡漫區                    成人小說文章

天鵝絨之吻【H漫連載】        秋色之空【H漫連載-完】        魔物獵人【H漫連載-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