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的總經理

老公的總經理

其實,老婆玲秀與我的上司——黃總經理根本不認識,只有一回我出差因産品出了點問題,無法如期回公司,玲秀到公司幫我代領業績獎金時,兩人見過一次面,黃總經理便打電話給我要老婆代我跑一趟公司領業績獎金,老婆一聽當然願意,當天去公司前爲給老公爭臉,特意打扮了一下。

到了公司進了黃總的辦公室,玲秀向黃總自我介紹一番,黃總一看玲秀是個年輕貌美的少婦,穿著既端莊又不失性感的誘人模樣,頓時只個人呆了一下,一雙色眼緊緊盯著玲秀的胸部及臉蛋猛看個不停,看得玲秀也都覺得不好意思臉紅呼吸快。

「黃總你好!我是代替我老公來代領業績獎金的。」玲秀坐在沙發上表明來意。

「嗯!真不好意思!還得麻煩太太你跑這麽一趟,你……你先請坐一會兒,我叫會計將你老公的獎金結算一下,很快就好。」黃總老奸巨滑地笑著說,但眼睛卻一點也沒離開玲秀的身體。

很快地玲秀從黃總手中取到一個裝錢的信封,正想往回縮手卻讓黃總一把捏了一下,直羞得玲秀連連道:「對不起!我要走了。」

望著性感誘人的少婦扭動著曼妙的屁股,慚慚地走出黃總的辦公室,黃總歎了一口氣,心中不免讚歎:「真是一個迷人尤物呀!我一定想辦法將她搞到。」

其實黃總就是靠這一手,一個一個下屬的老婆他全都認識了,其中不乏姿色嬌好的少婦,黃總總會想方法設法搞到手,因爲黃總有錢和權,一方面給少婦們錢和貴重的禮物,一方面給少婦的老公們加薪加職,這一著是很有效的誘惑,但這招不知能否用在玲秀這個少婦身上?黃總暗暗得意地想著好事。

自從認識玲秀后,黃總隔三差五地打電話約玲秀,不是喝茶就是逛商店,或者是跳舞,再就是請玲秀看電影,而玲秀礙於黃總是我的頂頭上司,也不好太過拒絕狗熊的好意,況且玲秀還未看出黃總有什麽不良表現。

但不管黃總如何獻慇勤,玲秀就是不爲所動,因爲黃總長得並不算潇灑和俊俏,在男人當中算不得什麽,再說年紀又五十多了,玲秀這種不近不遠的態度,直惹得黃總嘴上起泡,心裡上火乾著急,況且這種事也不能強來呀!得你有情我有意才好快活,就這樣黃總爲了發泄心中的失敗情緒,天天找朋友喝酒聊天。

某日,玲秀洗完澡回到臥房內,穿著火紅色絲綢睡衣看起來真是美麗極了,玲秀打開床頭櫃抽屜拿出在情趣商店偷偷買來的電動按摩棒,雙手各拿一支電動按摩棒,玲秀先放下一支金黃色的金屬彈型按摩棒,手上則拿著那種A片常看到的電動按摩棒把玩著。

不知道玲秀是不是從A片學來的,一手搓揉著乳頭,一手把電動按摩棒往嘴巴里塞,還配合微張嘴唇讓已經沾濕口水的按摩棒慢慢往下送,正快要到達入口的時候,玲秀因爲剛洗完澡,所以睡衣下是沒穿內衣褲。

玲秀的動作突然停住了,正懊惱她是怎麽停下來了,發生什麽事呢?過了約莫兩三分鍾,玲秀已經一絲不掛走回床鋪上,手上多了一些內衣褲。玲秀穿上整套全套火紅色的內衣褲還包括絲襪吊帶等等,瘦削的瓜子臉以及保養得完美的嫩白,老婆怎麽看都只像二十初歲上下的小妮子,而38G、23、35的魔鬼身材配合眼前那套火紅內衣,正疑問玲秀自慰爲何要這樣大費周張穿這麽性感的時候,才發現原來玲秀還有更令人血脈贲張的個性。

玲秀爬到床頭的窗邊把窗簾全打開了,臥室窗戶在靠近床頭的地方,有個向外凸出的小平台可以躺下一個人的長度,偌大的玻璃窗可以欣賞美麗的景觀,對面的樓房大約有十多尺,這時候對面如果有人的話,可以完全欣賞這特別的現場秀,想不到玲秀還有暴露的嗜好呢!

接下來玲秀站在床上像妓女似的配合那小蠻腰賣力地扭腰擺臀,因爲玲秀有學過舞蹈,所以扭動起來還真誘人。此時,玲秀再度拿起電動按摩棒,開始剛才未演完的戲,靠在窗戶邊大力地揉搓自己傲人的胸部並脫下那名貴的蕾絲胸罩,用手指夾著那粉紅色的乳頭,玲秀的乳型很美很堅廷,乳頭的顔色形狀都幾近完美的程度,我還沒有看過有多少女人的乳型有比她美的。

這時按摩棒已移到玲秀的下半身,沒有兩三下已經看到玲秀的內褲濕了一大片,玲秀已經按捺不住把內褲撥開就準備插入了,因爲玲秀穿的是丁字褲,所以只要撥開一些便門戶大開了,那粉嫩的鮑魚在按摩棒的摩擦下已經河水氾濫了。

半坐在窗檯的玲秀隨著假陽具已經抵著入口處,眼睛半閉配合那半張的嘴巴張開叫了起來,原來那按摩棒已經緩緩進入玲秀的陰道了。玲秀的身體向來很敏感,很容易達到高潮,玲秀咬著下唇像下定決心似的打開電動按摩棒的電源,開始賣力地表演起來。

眼前看到的彷彿是淫蕩的日本女優在自慰,按摩棒不斷地旋轉下,隨之而來的是玲秀開始大聲的浪叫起來,從半坐在窗台上的姿勢已經幾近躺下來了,一手還緊抓著胸部一手控制著塑膠棒的進出,一邊喘著氣又不停地扭動著。

良久,玲秀爬行到床的中央,渾圓的屁股下依舊插著那不停轉動的玩意兒,玲秀尋找另外一支金屬按摩棒,找著了便臉朝窗戶站起來,扭著身驅把金屬棒往口裡放,接著又是一輪誘惑的豔舞,玲秀的陰道很緊,很會吸放,按摩棒不但沒有掉下來,還配合著女人的呼吸一出一入。

當玲秀背著窗戶彎下腰來,一手支撐著床墊,並且用另一手抓著陰道里的玩具時,玲秀愈來愈誇張的叫聲似乎在告訴人,她正進入前所沒有的高潮,玲秀內心是徹底的暴露狂,現在很爽是因爲平常最隱密的地方正完全暴露在外面,也許是高潮過去又或許是體力的極限,玲秀整個人失去平衡似的躺下來。

接下來的日子裡,黃總爲了能把誘人的少婦也就是我老婆弄到手,我又被黃總派了出差任務,一出差就是三個月。而在到了一個多月的時候,黃總開始進攻我那幾乎守活寡的誘人老婆——玲秀,因爲黃總知道夫妻分居一個來月很多少婦都會受不了,那時候進攻少婦比較容易上手,黃總可真是個老奸巨猾的狐狸。

話說星期五晚上,黃總一身西裝格履打扮得當后,帶著錄像帶自個開著車就來到了我家,黃總之所以這麽大膽是因爲知道家中只有一個人,而且是個女人,一個讓任何男人見了都會把握不住的誘人女人,那就是經常守活寡的年輕少婦老婆——玲秀。

「叮……噹……」門鈴一響,這麽晚了玲秀以爲是我出差回來,高高興興地開門迎接我,誰知打開門一看,站在門口的男人竟是老公的上司——黃總經理,由於是老公的上司並且還曾多次邀請自己到外面喝茶和跳舞,玲秀一時之間沒想太多,很禮貌地請黃總進門,可是玲秀哪裡知道自己已經「引狼入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