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婦同學娘

熟婦同學娘

在那一年的初夏,發生了我生命里一件大事,從此我的命運開始轉折,使我從一個懵懂無知的少年轉變為一個滿心肉慾不思進取的人。如果那件事沒有發生,我現在也許就像其他大多數人一樣上一個普通的大學,找一個普通的工作,然後去一個普通的姑娘為妻,過著普通的生活。可是那件事確確實實的發生了,使我過早的走進社會,面對社會上殘酷的競爭,我流過血,流過淚,終究成就了我這一番事業,使我最終擺脫了普通的生活,成為一個成功的商人。

我叫賀峰雲,今年38歲了,15年前創立了風雲公司,專營文化用品,如今我的風雲公司遍布本省各大小城市,淨資產已超千萬,成為文化界商業的領軍人物。和全國著名的書法家畫家都有密切的業務來往。

我生活的轉變還要從1988年那一年的初夏說起。那時,我還是一個普通的高中學生,學習不好不壞,頭腦很聰明,就是比較貪玩,經常利用晚自習的時間偷偷和同學溜出去玩。我的父母當時都在省會附近的一個小城市工作,不在那個城市,只有爺爺奶奶住在那裡,所以管的較松,平時全憑自覺。我那時還算是個自覺的孩子,每天按時上下學,只是偶爾調一下皮,趁著晚自習的時間溜出去,一玩就玩到半夜才回家。

那年初夏,一天晚自習的時候悄悄的和幾個同學又溜了出去。現在也忘記了當時玩的什麽,反正玩的很高興。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了,其他的同學見時間不早,已經到了下晚自習的時間,就裝作剛下晚自習,回家去了。只剩下我和劉濤在一起。劉濤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我們兩家住的不遠,平時都是我們倆一起放學上學。劉濤的爸爸是個推銷員,經常出差不在家,媽媽在附近的一個化工廠里當工人,三班倒的那種,那天劉濤的媽媽剛好上下午班,要晚上12點才下班。所以我倆也不著急,還在盡情的玩著。當我們醒悟起時間已經很晚的時候,一看錶,已經快12點鍾了,劉濤的媽媽已經快下班了。我們才急惶惶的往家趕。經過一條小路的時候,劉濤對我說:“雲子,我媽媽下班就走這條路,我怕被她碰上,咱繞個彎回家吧。”當時因為急著往家跑,我已經累得喘不上氣了,不想再多走冤枉道,就對劉濤說:“要走你走吧,我快累死了。”劉濤拉著我要繞彎走,我死活不肯,劉濤無奈,只得自己走了。

我走進這條小路,小路上空蕩蕩的,也沒有路燈,黑黢黢的什麽也看不清。我摸著黑往前走,隱約走到一個路邊小花園門口,忽然聽見裡面有動靜,就好像是有人在掙扎,嘴裡被塞著東西,發出嗚嗚的聲音。這時,只聽咚咚兩聲,好像誰用拳頭打別人的身體,那嗚嗚聲頓時消失了,只聽見有人喘粗氣的聲音,好像在做什麽劇烈運動。

我悄悄靠上前,走進小花園,聲音是從一叢灌木叢後面發出的。我順著牆根走過去,還沒到跟前,腳下踢著一個東西,像是自行車,桄榔的響了一聲。喘息聲頓時靜了下來,一陣窸窣的聲音,一個黑影飛快的跑走了,瞬時就沒了蹤影。

那女人躺在那裡,還不知道剛才強奸她的人已經跑走了,也可能是被打暈了,一動不動。那具白白的肉體起伏的曲線強烈的誘惑著我,我從來沒見過裸體的女人,已經進入青春期的我也時常幻想著能和女人親密的接觸。如今這樣一個赤裸的女人躺在我面前,而且頭部還緊緊的裹著衣服,一種罪惡感頓時湧了上來。我心裡狂跳,輕輕來到女人身邊,顫抖的手試探著摸上了女人的乳房。女人一動不動。我心中暗喜,只覺得口乾舌燥。心裡一橫,雙手撫摸的更加用盡。我跨坐在女人赤裸的酮體上,雙手盡情的撫摸眼前這誘人的肉體。肉體軟軟的,很有彈性,摸著好舒服。在女人身上親吻起來。女人一隻一動不動,好像是暈過去了。

我越摸越興奮,親吻那肉體的范圍越來越廣,只覺得下體肉棒硬硬的撅著,快要把褲子撐破了。我拉開褲子拉鏈,把肉棒放出來,頓時感覺輕松不少。肉棒硬硬的頂在女人身上,感覺好舒服。我心裡一動,把肉棒放在女人雙腿中間,那裡有個肉縫,那就是女人的小穴吧?我一挺腰,肉棒滋的進去一半,頓時感覺肉棒被柔柔的,暖暖的裹了起來,那種感覺舒服的不得了。我繼續用勁,肉棒整根沒進女人的小穴中。感受著女人小穴的柔軟,我禁不住開始抽插起來。這一委E2插才知道,原來女人的小穴這麽舒服,一陣陣的快感向我襲來,帶我在快樂的風浪中快感越來越高。我禁不住使勁抱著女人柔軟的身體,使勁聳動著肉棒深深地插進女人的小穴深處,女人在我猛烈的抽動下,身體隨著我的聳動一上一下。頭部包著的衣服也鬆了開來,可是我正處於極度興奮中,沒有發覺。女人在我猛烈的抽動下漸漸的蘇醒過來,發出低微的呻吟聲。終於我在一陣電擊似的快感中,%7琝滮@股精液深深地射進女人身體。

我射出精液,渾身的欲叉F5一洩而光,頭腦開始清醒。我低頭看看女人,女人的臉已經露了出來,我仔細一看,大吃一驚,這不是劉濤的媽媽嗎?這時,劉濤的媽媽也睜開了眼睛,認出了我。我經常到她家找劉濤玩,所以她對我很熟悉。看見是我,劉濤的媽媽大吃一驚,張嘴剛要喊,我急中生智,一把捂住她的嘴,急切的對她說:“阿姨,不是我,真的不是%7琚C。。”我心裡一急,不知道怎麽說,越說越亂。劉濤的媽媽開始還有些掙扎,后來見我這麽著急,她反而冷靜了下來,用眼睛示意我拿開手。我忐忑不安的拿開捂著她嘴的手。

劉濤媽媽把我從她身上推開,飛快的穿好衣服,轉過身來,看我還在手足無措的站在那裡,沖我笑了笑,輕聲的說道:“小雲,阿姨知道不是你,答應阿姨一個要求。”我異常高興,趕忙說:“阿姨您說,什麽要求我也答應。”

劉濤媽媽仔細的看了看我,眼睛向下移動,看到我的肉棒還軟軟的垂在褲子外面,默默的用手替我放回去。劉濤媽媽柔軟的小手握著我的肉棒時,舒服的感覺立時讓肉棒又挺了起來。劉濤媽媽責怪的看了我一眼,我面紅耳赤,低下頭去。劉濤媽媽替我拍打了一下身上的土,整好衣服,又麻利的整了整自己的身上。感覺正常后,對我低聲說:“答應阿姨,永遠不要把這件事說給任何人。好嗎?”我見劉濤媽媽如此,心裡異常高興,趕緊說:“阿姨,我絕不和任何人講。”劉濤媽媽嚴肅的看著我的眼睛說:“你發誓!”我趕緊說:“我對天發誓!”劉濤媽媽滿意的點點頭,對我說:“你趕緊回家吧。”說完轉身走到牆邊找到那輛自行車,騎上車子就走了。

從那以後,我很長時間沒有找劉濤玩。可是我並沒有忘記那天晚上的事情。劉濤媽媽雪白柔軟的肉體給我留下了烙印般的印象,在我腦海里揮之不去。每天晚上一閉眼,劉濤媽媽那白花花泛著白光的肉體就出現在我眼前,那柔軟的感覺就好像還停留在我的手上。為此我日思夜想,很快就瘦了下來。

終於我忍不住了,在一天趁著劉濤媽媽白天休息,我逃學了。我悄悄來到劉濤家門口,劉濤的爸爸又出差了。我輕輕的敲門,不一會,劉濤媽媽來到門前問:“誰啊?”我不說話,聽著我日思夜想的女人清脆的聲音,心中狂跳。劉濤媽媽見沒人應話,打開門,看到是我站在門口,臉色一變,輕輕對我說:“你來干什麽?趕快上學去吧。”我站在門口,看著她不說話。劉濤媽媽關上門,把我關在門外。我繼續輕輕的敲門。劉濤媽媽很快打開門,輕歎一聲,把我拉進屋裡。我進了屋,一下把門關上。然後一把摟住劉濤媽媽的腰。劉濤媽媽使勁的掙扎,想掙脫我的摟抱,可是我緊緊的抱住,一點也不撒手。我們糾纏著,忽然我一踉跄,重重的撞在門上,發出咚的一聲響亮的聲音,我們立時都停止了撕扯。靜靜的站著,我還是緊緊的摟抱著劉濤媽媽的腰。

劉濤媽媽站了一會,聽見外面沒什麽動靜,輕輕的歎了口氣,身體軟了下來,任由我抱著。我見劉濤媽媽放棄了掙扎,便一把將她橫抱了起來。劉濤媽媽無奈的閉上了眼睛。我懷里抱著劉濤的媽媽,快步走進臥室,把她放到床上,開始解她的衣服。劉濤媽媽閉著眼睛對我輕聲說:“快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