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老的妻子

敬老的妻子

丈夫帶著蛋糕和禮物來到妻子工作的那所地處郊區的幹部安老院,今天是他們新婚的第一個月而且還是妻子的生日,丈夫要給自己心愛妻子一個特別驚喜。

晚上十二點多,丈夫來到了這所鄉村安老院,見那門衛室里的門衛大叔正伏在桌上重重地打著呼噜,心想自己可愛迷人的妻子和整個安老院的治安安全交給這個懶漢,真是所託非人了!但馬上想像起待會見到妻子那驚喜的表情,丈夫既興奮又心急,於是便直入院內往三樓的男性療養部上去,數十級樓級一瞬而過。

可到了三樓的時候,在那值班櫃台上卻看不見自己的妻子小玲!她上廁所了嗎?等了近半小時,也沒見妻子的蹤影。這麽夜了,妻子上哪去?

丈夫心裡不禁著急了,四顧之下看見只有走廊最後的一個房間的門縫下滲出一道光亮,雖然知道那些病房不能夠隨便打擾,因爲里邊住的都是些退休政府幹部,但又禁不住焦急,於是把手上的東西放下,走到那房間前想看一看,那房間門牆上掛著一個塑膠牌,藍底白字寫著「鎮委劉書記」。

丈夫感覺不好打擾,正想走回值班室再等候一下,忽然在房間中隱約傳出一把熟悉的甜美女性聲音,一陣微弱但顯得很嬌媚的呻吟聲,還有幾把沙啞的男性哼哼哈哈的聲音。

丈夫頓時奇怪起來,這不是妻子小玲的聲音嗎?側耳又再聽,「唔唔……啊啊……」

的夾雜著男女的低吟叫喚聲。是妻子的聲音?真的好像!有其他男人的聲音?沒錯!那是似乎是發至男女歡愛時的呻吟聲?沒錯!但是……妻子怎麽可能會這地方這時候發出這樣的呻吟聲?

不是,一定不是!但……但那明明是自己再熟悉不過的呻吟聲音了!他越發懷疑,但又聽不出究竟,在男人最緊張最敏感的猜疑心下,當丈夫的一定要求個明白,求個安心!

於是他來到樓層大堂,爬上樓層的公共陽台左沿,遠遠看去,那房間的陽台的窗戶透出更多的光亮,還好,陽台與陽台間距不過三尺,而且陽台之間還連接著尺來寬的空調放置鐵架。大著膽子,丈夫縱身攀著牆上的鐵架,跨到對面的陽台去,如此連攀兩個陽台,終於到達那最後一個房間的陽台上。

這時能聽到的聲音更比剛才清楚多了,「啊啊……唔唔……哦……哦……」

這些男女歡愛的呻吟聲里邊分明就有自己妻子的聲音。他心血沸揚,怎麽辦?

怎麽辦?那陽台的座地窗戶都已關上並從里邊拉上的窗簾,只有窗戶最頂上未有完全給遮蔽住,從那裡一定能看到房間里邊的情況!

慌忙中,丈夫發現陽台邊放了兩張折疊的板凳,他馬上拿來一張展開放到座地窗前,擡腳便站了上去,伸長脖子就從那光亮處向里邊望去。這下不看還好,一看了就猶如把一桶冰水灌到腦袋裡去,頭部發麻登時全身僵住……

原來那房間內的女人真的是自己美麗可人的愛妻——小玲!而真的還有男人在內,一共是五個年紀少說也有六十來歲的老頭兒,自己的妻子正和這五個老頭兒赤條條地共處一室。

丈夫實在不能相信現在眼睛所看到的一切,這時候,自己的妻子就像貓狗一樣趴跪在房間內的一張大床上,一肥一瘦的兩個禿發老頭兒分別跪在她前邊和后邊,妻子頭部靠在前面一個臉無血色的瘦巴巴小老頭的腹部下,幾乎是貼著胯間之處。

那瘦老頭一雙皮包骨的手扶在她的腦后,緊貼著她一頭垂肩的卷發,小玲的頭部不停地擡上擡下擺動著,慢慢地配合著瘦老頭腰部做緩緩挺送,見那瘦老頭陶醉地眯著雙眼咬著下唇,樣子很是快活的。雖然不能完全看到,但丈夫是知道妻子正在爲這個瘦老頭做著口交的服務,即是爲他吸吮生殖器。

在後邊的是一個肥得像豬、滿臉橫肉的老伯,他的雙手扶在小玲腰下,他的大肚子緊貼小玲聳后的雪白臀部,也是不停地前後搖擺著腰,肥厚的大腿肉隨著激烈的運動而不停地晃動著!因爲肥老伯身材胖大,所以擋住丈夫的視角,但就明知道他的陽具正在插著小玲的陰戶,妻子正在和自己以外的男人「性交」!

丈夫腦中不能想像地閃過這個詞:性交。他們的確是在性交,只是沒有清清楚楚地看到他們的生殖器交合的情況而已。

那肥老伯在一下一下地抽動著,聽他淫猥地說:「啊呀……小玲啊,你的騷穴實在好緊呀,夾死我的老弟弟啦……啊喲……」

果然,看見他很賣力地搖晃著腰部好幾下,又說:「寶貝啊,你的腿要……要再……再分開點,我要再插入深點……插到子宮去……過一會我……我……就將子孫液射到你的子宮……要……要你給我生……生一個小娃娃,哈……呵呵……」

這時讓小玲吸屌的瘦老頭開話了:「嘿嘿……我說老劉你也太……太過份了吧!小玲才剛結婚,你就這麽不客氣,讓……讓她頭一胎就懷了你這個當乾爹的種,你……你呀,怎麽對得起你的干……乾女婿啊!嘿嘿……哦……啊……好,吸得好舒……」

瘦老頭沒有力氣再說下去了,原來小玲這時正張開小嘴含啜著他的兩顆卵蛋,舌頭不停地掃弄老頭皺巴巴的卵袋,爽得瘦老頭猶如中了風,半身麻木。

丈夫心頭火起:這老不死,竟然如此無恥,想小玲爲他生孩子,呸!這個就是那個鎮委劉書記?是了,妻子一定是被迫不過才和他性交的,豈有此理,新社會還到你這狗官干這種勾當?

丈夫正想沖進去阻止他們對小玲的姦淫,卻看到妻子聽話地挪動膝頭將雙腿向兩邊再分開了一些,吐出口中的雞巴,一邊喘氣一邊說:「唔……好乾爹,你就再……插深點吧!人家……要……要你用力操我……」

「啊呵……小玲真是聽話,乾爹待會……把……把精液射到你……子宮去,干……干大你的肚子,好……好不好啊?啊……啊……」

肥老伯奸笑問。

小玲竟回答:「唔……乾爹你壞透了……說好不準……射在里邊的嘛……人家是有老公的……怎麽……可以爲你生……生孩子啊?快……快點插吧!」

聽小玲這樣回答,肥老伯可不罷休,只見他停止了抽動便說:「哦!那可不行……我劉某人的乾女兒不止百十餘個,沒有一個說讓我干屄卻要射在外邊的,要不射在里邊可真不痛快,不痛快甯可不幹了!唉!」

說完見他挪著腰好像真的要抽出雞巴,實行「罷干」。

丈夫當場氣得火冒千丈,無恥!無恥!卻聽見妻子撒嬌說:「唔……乾爹,不……不要停,好啦,人家答應你啦!好不好?你……你就喜歡欺負人家,快點嘛!人家喜歡你射在子宮里,要你熱乎乎的精液……我要爲乾爹生個白白的小娃娃,不就行了嗎?討厭啦你!」

小玲她……她居然說出這樣的話來!丈夫猶如被重錘直擊心胸,一陣氣悶幾乎暈倒!那肥老伯拿足了面子,才高興起來,「啪」一手掌打在小玲白嫩圓翹的屁股上,說:「騷女兒,這才聽話,乾爹這就好好的干你,待會把精液泡滿你的騷屄,嘿嘿!」

又見他又使勁地搖擺一身肥肉,急速地抽送他那根蓄勢待「發」的淫具。

丈夫無法理解自己妻子的行爲,妻子並不像被迫奸交的!既然不是被迫,就是自願嗎?不,不會是自願的!這時從側面看去,妻子也不時在將翹高的肉臀一下一下的往後聳動來配合肥老伯陽具的抽插,她胸前垂著的一對圓球狀鼓脹的大奶子正以激烈的蕩漾亂蹦跳來回應男人發狂的聳弄。

再看清楚站在床邊的另外三個年紀更大的白頭老翁,他們都不停地用手撫摸著自己的褲裆內硬起來的雞巴,其中一個猴面模樣的黃瘦老翁這時就索性拉開褲頭,把雞巴掏出來摸弄。

小玲此時用一隻手搓捏起自己一對豐乳,這個熟悉的動作,正是她被幹得興濃的表現和反應,當丈夫的一眼便看出了!但無論如何也想不通平日純潔的妻子會做出這樣行爲,竟……竟願意和這幾個……這幾個光是樣子就能讓人看得厭惡的糟老頭,任由他們姦淫、讓他們生殖器進出自己純潔的肉體。

正想著,卻見那個肥老伯下體運動得愈加劇烈起來,不一會,肥老伯抽動得猛了邊哼哼叫著:「呀……不行了……啊……」

丈夫這下全身毛發也豎起來了,見肥老伯雙手掐緊小玲兩邊美臀,下體發狂地聳動,晃動的大肚子拍擊著小玲的屁股,急速的抽動一下比一下緊……

終於聽他哼著聲喊:「呀……啊……射啦……啊……」

一聲長叫,肥老伯身體一下定住不動,然後馬上又再抽動下,停一下又動幾下,又再停一下……這陣連續的動作中就聽到小玲從含著雞巴的口中發出連聲的悶哼:「唔……唔……」

似乎是因爲肥老伯用力抽送帶來極大的快感。

是的,那更是大量精液的射出所帶來的快感,男人的生殖器官當時噴出好幾股熱呼呼的精液,直射到小玲陰戶深處,熱得她的子宮非常酥癢舒服。

肥老伯終於得償所願,喘著粗氣繼續做緩和的抽動,他撫摸住小玲的粉嫩美臀贊歎著:「哦……你真是個又賤又騷的騷屄啊……哈!能幹這樣緊窄的小屄真是爽死了。哈!要是做你老公,一定每晚都給快活死啦……嘿嘿……」

小玲的丈夫又急又氣,沒想過就這樣親眼看著別的男人將精液射到自己妻子的陰戶內!

這……這老不死,老淫蟲,老……老……他心上火起就要把窗門踢個粉碎,然後把這個肥老頭,把他……把他……卻就聽見妻子的聲音:「唔……到誰了?快點!我還未到啊!我還要……」

她……她,聽到小玲的話,丈夫頓時僵呆了!

真不信自己的妻子會如此開口要其他男人來姦淫自己。

這時,拿出陽具來摸弄的黃瘦老翁邊回答著邊上爬上床:「小玲姑娘,小玲妹妹,該……該到我了……嘿嘿……」

他一上到床,就去推開那仍不捨得抽出陽具的肥老伯:「喂,老劉啊,到我了……」

肥老伯一面不情願,卻還是退了出來,見他把河馬般大的屁股一縮,然後睡在一旁慢慢地喘著氣,終於看見他那沾滿濃白精液軟乎乎的一條老雞巴,還有濕淋淋的攀到肚臍以上的濃密陰毛!丈夫更覺怒火。

這下黃瘦老翁早補上肥老頭的位置,也跪在小玲腿間,下體拼近小玲凸翹的屁股,他胯間昂起的一支不大不小的棕黑色雞巴,龜頭圓大,看著還蠻神氣!他咳喘一聲淫淫地笑:「嘿……我老頭也要插一下小玲妹妹的嫩屄啊!哈哈……咳咳……」

一手扶著小玲一邊屁股,一手拿住雞巴對準小玲腿間濕滑閃亮的紅粉色嬌嫩的陰戶。他先用龜頭磨擦幾下濕潤濕潤,然後龜頭輕輕地頂住屄口,雙手扶定小玲的腰,就要挺前進入小玲迷人的仙人洞去!

小玲!小玲!門外的丈夫發呆地看著那黃瘦老翁腰部向前挺去,「呀……好窄的穴呀……啊……呵……」

老翁幾下挺送雞巴才進去三分之一,很興奮地挪動幾下膝蓋,準備好了又一連幾下狠狠向小玲肉洞插去……他奮力的侵入使小玲又一次悶叫:「唔……嗚……」

黃瘦老翁的生殖器終於全根插入了,只剩得那副垂得老低的陰囊弔掛在半空。

做丈夫的當然知道妻子的陰戶的確非常緊湊,自己不知多少次慶幸擁有這樣一個美豔而賢惠的妻子。但今晚,卻看著妻子淪爲幾個老頭兒的洩慾工具,讓老男人雞巴進入本來只屬於自己的寶地!

黃瘦老翁在緩緩地抽動著,緊夾的快感使他大呼過瘾,他捏緊小玲的屁股,享受插屄的暢快,而小玲下體的緊迫實在使他忍受不住了,十數下后便禁不住想要發射,可是這老鬼又不想就這麽快完了,仍想拚命地堅忍,又再抽了十數下已忍得他臉色也變了,正想稍弓腰縮肛停一會。

此時,一直享受口交服務的瘦老頭正被吮得差不多了,他還是想插到小玲屄里再射擊出來,但已經來不及了,強烈的快感升至極點,小腹下部發酸,接著雞巴根部一陣巨大的麻癢,「呃啊……好啊!嗚……啊……」

聽他的叫爽,小玲連忙吐出口中蹦跳的老雞巴。

就在當下!一股,兩股,三股,淡白色的精液分三股飛射出來,一一射落在小玲白嫩绯紅的臉頰上、鼻子上、嘴巴上,使小玲流著一臉的精汙。小玲顯得十分可惜,連忙用手指把臉上的精液刮下來再送進嘴裡吮吃,然後又張嘴把那還在流出精水的老雞巴賣力地又吸又吮,門外的丈夫已不懂反應了!

瘦老頭十分滿意小玲的口舌服務:「呃……小玲啊……你的嘴巴真會吸男人的雞巴……哈……我這一輩了也未試過這麽爽啊……哈∼∼真他媽的爽……」

他邊喘息邊伸手扶著小玲的頭,抱緊在腿間。

那時,后邊想再苦纏下去的老翁因爲小玲肉緊地吸吮那根陽具,連帶肉洞也不自覺地跟著收縮,又主動地向後聳動,這下強烈地刺激了老翁那迫不可抑的雞巴,聽見老翁著急的叫著:「啊……喲!別動呀……不要動呀……呃啊……」

他已是力不從心了,不自主地用力猛插幾下,腰一彎從后貼緊小玲的玉背,雙手迅速伸到小玲胸前用力抓緊那對圓大的肉彈,他整個人不住地顫抖幾下后即一泄如注了,他聳動著下體作最後的抽插,完成性交后的灌精步驟。

又一股熱漿灌到了下體深處,小玲全身酸軟,舒服得連連呻吟:「啊……哎呦……好熱呀……哎……」

她高潮到了!黃瘦老翁的生殖器好像蹦開了蓋的香槟酒一樣,精液急射著奔湧而至,小玲子宮馬上被灌得滿溢。

門外的丈夫可以看到黃瘦老翁胯下晃動不停的陰囊,知道老翁泄出了好多精來,此時此刻,數以億萬計的老精蟲正侵入妻子的子宮,找尋卵子要進行受精活動!萬一,萬一小玲被真的被弄大了肚子就……

可就在發愣的時候,當丈夫的發覺自己的陽具居然悄悄地勃起來了,這……

這是多麽荒唐的反應,看著自己妻子被其他男人侵犯並泄精在體內,作爲她的丈夫,自己竟會受刺激而勃起?

房間內,仍在等候插穴的兩個伯父此時不約而同地攀上床,並把已經完事的同夥推開,一個病容滿面的禿頭老翁率先將小玲按倒在床中,緊接著伸出松枝般的雙手去探索小玲誘人的肉體,他托住一對渾圓而非常有彈性的白奶又捏又揉又推,低頭拚命地啜、拚命地吸,一條粗舌纏著淡紅色的奶頭撥弄。

他不知是激動還是聲音本來如此,聲音沙啞的說道:「嘿嘿……小玲妹妹這對奶子真是好看又好摸……喲喲∼∼又圓又脹的還會流出奶水……快,快給爺爺吸一下吧!啊……嘿嘿嘿……」

禿頭老翁又把頭挨到小玲臉前要親嘴,小玲迷醉地半眯著眼,粉臉通紅,意態確是撩人。

她欣然地接受老翁索吻,主動伸出舌頭跟老翁的舌頭交纏著,老翁哪裡會憐香惜玉,一味把長滿須渣子的大嘴去刮小玲的臉,亂吮著小玲性感的豐唇,一會兒又重新捏住那對豐乳像搓麵粉一樣地把玩。

小玲見他不來進攻,似乎是等不耐煩,嬌聲說:「唔……好爺爺,請你快點吧!呀……」

她說著一手伸到禿頭老翁的胯下,從褲裆間掏弄他的雞巴。她主動的挑逗使那那老家夥舒服到聲音也變尖了,他叫著:「呀……噫……小玲老婆,你真是個小淫婦啊……」

門外的丈夫卻聽妻子竟這樣回答:「那……那就用爺爺的……大雞巴好好懲罰……我……我這小淫婦吧……呀……來嘛!親老公……」

禿頭老翁也忍得夠了,連忙說:「啊……好……好……親老公今晚上就跟你拼了這條老命……」

而小玲好像很心急緊張,「唔……呀……」

的叫著,邊挺腰迎上。見她如此發騷,老翁不禁淫笑了:「哈……你這小騷屄,別心急,告訴親老公,你的小屄入口在哪啊!嘿嘿……我的大雞巴等著你啦!」

小玲竟伸過手去輕輕捏著他的灼熱的雞巴,引導著龜頭頂入自己的肉洞口。

「呵呵……你的騷屄就在這里嗎?小老婆……」

老翁得意地奸笑問著,小玲「唔……」

地懶得應他了,用手將他龜頭先行「引進」自己陰道內。丈夫看著妻子這下主動地將男人生殖器「引進」自己陰戶,只有獃獃地發傻。

而房內那禿頭老翁興奮極,他說:「好呀,小淫婦,親老公現在就插死你,狠狠地懲罰你,你這專門勾男人的小騷屄!」

老翁那的深紫色的生殖器前端——龜頭這時倒退了出來,因爲他要一次過用力地插入,這才夠爽!

這下龜頭又重新頂住了濕滑紅腫的肉洞口,先陷入一點……看著其他男人的雞巴又一次入侵自己妻子的陰戶,丈夫麻木地抖顫了!現下這個老翁的雞巴比剛才的幾個較長,正自恃夠長夠硬,龜頭狠力地頂進去,它粗魯推開陰唇要奮力一擊,可還得頓了兩次,才把雞巴全部送進小玲的屄里。

老翁似乎一腔雄心壯志,一進入就奮力地搗弄起來,他邊干邊說:「啊……我……要……要插破你這小騷屄!啊……」

門外的丈夫見男人如此兇狠,正爲妻子憐惜,誰知小玲卻肉緊地將雙腳勾住老翁的後背,挺著腰來配合抽插,她淫叫著:「啊……壞老公再用力呀……啊……插死我了……」

小玲被撞得全身搖晃,胸前的大奶子作不定向的亂蹦亂蕩。

別看那個老翁病危危的,他很會玩,教小玲換了一個男下女上的姿勢,讓小玲跨在他下身腹部之上。小玲像很熟練地拿著他的雞巴對著自己陰道入口,然後慢慢地坐下去,雞巴便朝天向上被套入她下體。本來老翁的雞巴已經夠長了,這個體位更發揮了它的長處,每一下套弄,龜頭都直頂子宮,爽得小玲又是不停地嬌呼。

她又快要到高潮了,下身主動地在跨騎套動著,一頭卷發飄蕩在空中,一對飽滿如球的奶子大幅度地上下跳動不停,加上美麗臉妩媚的淫態和嬌柔婉轉的呻吟,實能讓任何男人都會神迷魄蕩。

剩下最後那個滿面棺材釘的老頭子,早已等得不耐煩,他看見小玲淫媚的小嘴一張一合地嬌喘著,也想讓小玲給他咂一下硬得發愣的雞巴,但他又怕忍不住便給咂出精來,於是乎靠到小玲旁邊,半挨半靠的摟著小玲,一副「無齒下流」的癟嘴胡亂地吻向小玲嬌滑的胴體。

他本來一心只要操屄,但就看到眼前這個全身裸露的美貌少婦,看著如此一副淫穢激烈的男女交合圖,看得眼評分跳,看得血脈贲張。操!干你娘!實在是忍無可忍了!

老頭子扯下褲子二話不說,張腿便跨過禿頭老翁,兩條毛腿分立在禿頭老翁兩旁,他身材矮小腳又短,那胯下正好對著小玲的臉部,他一手按定小玲的頭,一手將自己因爲過久硬起而青筋暴凸的雞巴,紅腫的大龜頭向小玲淫嘴挺去。

小玲這時正眯起雙眼享受著被雞巴直頂花心的快活,張著小嘴忘我呻吟著,正在性奮中忽然被一隻手從后腦向前按去,一陣夾雜著酸臭和尿臊的味道直湧進鼻腔,緊直著一條熱暖的半硬的東西就撞入正在呻吟微張的口中,又鹹又腥的肉條一下把嘴巴塞滿。

她知道那是男人的生殖器,也不去看是誰的雞巴了,因爲全身舒服得連眼睛也懶得去睜開來!她一手扶著身前男人的一條大腿,另一隻手則伸到男人的胯間去,以手心和手指揩弄撩動那一副卵袋,只見她時而輕搓時而搔動十分手熟。

那老頭子被小玲這樣一弄,馬上全身毛孔舒張,爽得額角冒汗,他歎息著:「哦……哦……啊啊……啊……」

但心下亦叫苦了,知道自己這一槍是熬不到插屄的時候了!於是乎橫下一條心,按緊著小玲的頭開始用力抽送,小玲識趣地用雙唇夾緊,盡量緊包著他的肉條,這下爽得像插在陰道一樣了。

老頭子爽得全身也抖了起來,他叫著:「啊……騷……騷妹妹,你也要……要嘗嘗我……我的厲害吧……唔呀……」

而那個躺在下面禿頭老翁更會享受,他一會托著小玲兩邊屁股,教小玲邊聳動邊扭動屁股套弄他的雞巴,一會伸出雙手貪婪地捏住小玲胸前跳蕩的那對大白奶子推拿、捏掐、揉撚,玩得不亦樂乎!

此時小玲三處敏感的地方都得到滿意的撩動,興奮得又快要泄了,頭腦一片空白,只是忘我地配合著兩根雞巴的動作,像只叫春的母貓呼喚著雄性來侵犯,「唔唔啊啊」的浪語時斷時續卻是淫賤得出奇。

小玲的丈夫終於在真真切切的情況下看到妻子如饑似渴地吸吮著一具男人的生殖器,也清清楚楚看到妻子跨在男人身上,主動用淫滑的陰戶套動男人那堅挺的生殖器,看到男人的生殖器如此神氣靈活地插弄姦淫著本來屬於自己的聖地,他只覺得自己手中的陽具亦悄然而立,更不自覺地把手伸到褲裆內摩挲著!

那居下首的禿頭老翁正在淫然自得,忽然一些濕黏黏的東西一下一下的滴得臉上來,他覺得奇怪了,睜眼一看,只見頭上垂掛著一副卵袋,媽的!原來不知什麽時候,自己的室友就這樣跨在自己身上教小玲爲他吮雞巴!頭頂直對著室友的老屁股,倒楣倒楣!

他正想推開老頭子,但看著那條雞巴正一下一下進出抽插小玲淫穢的小嘴,兩顆睾丸時而被粉紅的舌頭舔弄。喲!越看越覺得刺激興奮,越興奮刺激就越激動,加上在小玲緊湊的肉屄快速地套弄,不覺已是強弩之末。

但他還想再享受多一會,於是急忙叫道:「呀……啊……停一下……啊……停……停啊……啊……啊……哦……停一下……」

終於抑制不住了,禿頭老翁用盡全力使勁地向上挺插幾下,雞巴根部一下麻癢,獸欲的極至迎來強烈的解脫,「呃……呀∼∼呀……啊……」

一股滾燙的精水向上直噴到小玲的子宮去!

小玲受到這一燙,馬上也泄了出來,強烈的快感至陰戶源源而來,擴散到全身。她吐出口中的雞巴,嬌呼起來:「唔……好熱呀……好舒服……啊……」

高潮的巨大觸動使她全身瘓散,她完全松開了老頭子那根又漲又硬的雞巴,虛軟無力地向前倒在禿頭老翁身上。

那老頭子還未得泄,連忙扶著小玲身體,將她拉到一邊去躺好,自己則伏到她身上去,雙手分開小玲的大腿,低頭一看,那粉紅色的洞口正紛紛溢出一沱沱濃白的液體,直濕透了床上的被單!

老頭子伸手便摸到那夢寐以求的仙人洞,用手指摳著那肉洞里邊,把那些不屬於自己的精液盡量都摳出來,一邊張開老嘴猛親小玲的臉、脖子,還有胸前那對圓鼓鼓挺立的奶子。

幾次高潮后,小玲已經很滿足了,她感覺著這時趴在自己身上的老頭子的急切需要,暢爽的暈迷中仍主動地回吻老頭子,很願意爲餘下的這個老頭子提供性服務。老頭子也很心急了,不再去摳那些還未流出的精液,他獸欲暴漲,急切地就把下身壓上去,小玲丫著疲軟的雙腿配合著,讓老頭的雞巴順順利利地插了進去。

老頭子猴急得很,剛插了進去也沒挪好體位就用力地搗起來,小玲見他這樣猴急,便十分體貼地自己扭著腰,親熱地摟著那老頭子骨瘦嶙峋的背部。她輕聲叫著:「啊……好厲害呀……親老公要乾死小老婆了……哎喲……」

她的努力獻媚使老頭子更興奮得好像發了狂,扭著屁股猛抽猛插,十下,二十下,三十下……老頭子乾瘦的屁股在小玲玉腿間不停地撲打起伏,生殖器迅猛地來回著小玲緊窄的陰道,擠出更多的白色濃液,真是「啧啧複啧啧,老屌操嫩屄」!

那老頭子爲了不禁眯著眼偷看身下這個被自己操著的美人兒,心頭激動,能操到等美女的小屄真是天堂也不知有沒有這種福氣啊!真個想就這樣一直操下去永遠不會停啊!

可想是歸想,老頭子這樣狠狠的操著卻只抽不到百來下已是下身顫抖,他強忍著、歎息著:「啊……呀……不行了……哦……好……舒服啊……」

他全身發抖了,雙腳猛蹬了幾下雞巴就射了出來。

小玲興奮地挺著屁股迎上去,不斷嬌聲回應:「啊……射得好多呀……親老公……漲得人家好難過哦……小屄好舒服……唔……唔……」

老頭子像死了一樣壓倒在小玲身上,老嘴朝著小玲的粉臉直呼氣:「哦……哦……啊……」

接著籲籲地說:「啊……射……射死你……你這小淫婦……我操破你……小騷屄……啊……」

他屁股仍緩緩運動著讓生殖器榨出最後一滴精液。

看到妻子如此順從地接納了五個老頭兒生殖器的進入,看著五個老頭逐一侵犯了自己妻子並在妻子體內注入了代表汙辱的精液,這一幕平日絕想不到的荒唐事看似完結了。小玲的丈夫在無限失落中竟發現自己不知在如何的驅使下完成了一次情不自禁的手淫,他幾乎是與最後姦淫小玲的老頭子同時射精了,只是妻子身體被灌注的卻是那些老翁的精液!

兩個月後,小玲高興地告訴丈夫自己已經懷了孕兩個月,丈夫心知肚明,妻子肚子里的小孩說不定就是那天晚上那幾老頭兒生殖器所發射的亂種!不,可能不是那天晚上,或許是更早的那些晚上!

數年後的一天,小玲帶著三歲大的女兒回鄉下探望父母去了。小玲丈夫在家中收拾雜物時無意中發現了一個收藏得很隱蔽的包裹,里邊是一本厚厚的日記本和幾盒錄影帶,那些錄影帶的內容又一次重擊了小玲的丈夫,原來那全是自己妻子在家中與一些男人的性交場面!

那些男人當中,有的是自己經常見面打招呼的左鄰右里、有的卻是從不認識的。而令他萬萬想不到的是,在這些淫亂的情景里他發現妻子的父親——自己的岳父!

從影片里看,那應該是在小玲懷孕六、七個月的時候吧,在客廳里老岳丈一面急色地把大腹便便的小玲按在客廳的沙發上姦淫,岳父努力地運動屁股抽插自己已懷孕的女兒的陰戶,發出老牛一樣的喘息聲,而小玲的聲音顯得更是激動和淫亂。

當岳父操得急了快要泄精時,小玲似乎有些不情願,影片播出小玲微弱的聲音:「爸……不要……里邊有小寶寶了,啊……唔……」

岳丈只顧邊抽動著說:「啊……好爽……阿玲,不怕的!再過不久你就……生小孩,趁著小穴還是……緊緊的……讓……讓爸多弄幾回……啊……呀……」

終於,小玲也是熱情地迎接了父親生殖器的狂泄,事後還殷勤地用口替父親清潔那條蔫軟的老雞巴。

另一盒錄影里,小玲丈夫更遭雷擊,因爲在姦淫小玲的男人里他還找到了自己的老父!那個當年七十望外、現在已長眠地下的老父。

那片段里,自己那個慈眉善目的老父親因爲慾望極度亢奮而扭曲了本來慈祥的臉容,在錄影里,小玲正在廚房裡打掃,老父偷偷從后把自己小玲抱住,手麻利地掀起媳婦的短裙並拉下她的衣服,馬上撫弄吸啜,亵玩一番后兩人一前一後站著,老父從后摟住小玲的小腰,雞巴從后伸到媳婦張開的腿間,一頂而入直送到陰戶里……小玲盡量地叉開雙腿好讓這老人家方便地用力搖動、讓他發狂地插弄著自己的陰戶!

小玲丈夫直看到自己父親在高潮時全身的抖顫,他和其他男人一樣並不抽出雞巴便直接在媳婦陰道內射了精,自己妻子並沒偏心,跪下來吸著老家翁的生殖器,體貼地清潔沾在雞巴上的液體。小玲竟然連自己爸爸和家翁都……

最後一盒錄影帶里錄下了小玲與一班年長男人在房間、廚房、客廳、廁所進行的各場性交!小玲表現的興奮主動、熱情的配合是丈夫從來未有看過和嘗試過的!

而最使他最吃驚的是在一個片段里,樓下的兩個老安管員在分別和小玲性交之後,竟牽出那隻他們飼養的大黑狗,他們命令小玲趴跪在地板上,指揮那頭黑狗去舔小玲的陰戶,那黑狗很聽話地去舔,粗長的狗舌掃得小玲肉洞的淫水「唧唧」直響,看著小玲被舔得又肉緊又興奮,身體不停扭擺。

兩個老安管在一旁奸笑著,接著他們用手摸弄黑狗的下身,原來是只公狗,他們使狗公的生殖器勃起來,再教那黑狗趴騎到小玲背上,幫狗雞巴對準小玲的陰道口,那狗公竟就像與母狗交配一般,弓著腰、蹬著後腿要插小玲的陰戶。狗的生殖器很大,插得小玲直縮身子,邊叫喊:「啊……不要啊……我不要跟狗做呀……」

兩個老安管奸笑著上前按住她不準她亂動,其中那個叫劉叔的說:「哈!太太,我們活了大半輩子也未見過人獸交,你這麽淫賤,狗雞巴一定能滿足你啊!哈……」

另一個不知名的阿伯說:「對,就要見識一下,現在好流行的。你的騷屄不是要挨雞巴插嗎?我們大黑的雞巴一定能塞得你滿滿的操得你叫爽。哈!」

那陣子黑狗並不放鬆,在主人的幫忙下,狠狠地頂入小玲體內,它前腿抱緊小玲的小蠻腰,弓著背、使勁蹬著後腿猛地抽插起來,慢慢地小玲漸漸由叫喊變成興奮地呻吟,乖乖地趴好挨狗公操。

十多分鍾后見那黑狗一陣瘋狂的抽插之後全身定住,小玲一聲嬌喊:「啊!它在射了……不要……不要讓它……射在里邊……啊……好多……好燙啊……」

小玲叫著時全身打顫發軟,原來在黑狗最後抽插和射出大量的精液刺激下,小玲竟然被弄上高潮!

兩個老安管當然袖手旁觀在旁欣賞這人狗亂交的好戲,還一邊奸笑。其中一個又說:「嘿……厲害吧?太太,別看這畜生又老又瘦,它很久沒跟母狗打過種了,這次一定把你奸出個狗兒子來。哈……」

看完妻子跟畜生交合的一場亂戲,丈夫一下癱倒在地板上!他不知道這些錄影是誰拍下來的,但知道這是妻子有意把自己跟男人性交的情況記錄,因爲錄影帶寫著的日期是小玲的筆迹!

關上錄影,丈夫的腦海不停浮現以前在安老院的五個老頭兒、那些相識不相識的男人,浮現出那些男人在小玲身體射精時那極樂的表情、浮現出那些在妻子陰道里蠕動過的各色男人生殖器,還有那隻黑狗公的生殖器泄出的一大沱濃稠漿液!

那本日記中,丈夫看到妻子親筆寫下的一段故事,一段重要的經曆:X年X月5月6日夜深,我從夢中被弄醒了,發覺全身被脫光,七十歲的外公整個人趴伏在我身上,他正搓捏著、揉撚著我兩只讓我感到自豪乳房,我從心裡驚呼,但全身無力,一點也動彈不了。外公兩手搓著我的乳房,說我長得很可愛、很漂亮,他很喜歡我,他會好好的疼我。我看到他可怖的淫笑著的臉,他完全不像是我從小就尊敬的長輩,就好像現在我跟前的是個陌生人!

外公玩弄了我的乳房好一會,然後把我雙腿分成八字形,趴到我下身去,他竟然要吻我的陰戶!我覺得雙腿發顫,因爲處公用他的舌頭啜弄我的陰蒂。很敏感,我被弄得像全身觸電,很想歡快地叫出來。外公說我是個淫蕩的女人,因爲我禁不住他的逗弄流出了很多淫液。

外公脫了他的褲子,露出一條興奮地昂起的男性生殖器,雖然我有自慰的習慣,也偷偷觀看黃色電影,但這是我第一次真正見到的男人的性器。它很粗而且長大,紫紅色的龜頭很大,那是在生理衛生課上無法讓我想像得到的東西!

當他壓到我身上來時,那陌生的性器官向下隱沒在我的腿間分叉處了,我覺得這樣不好,不能讓外公插進來,雖然我有快感,但那是亂倫,我只好不停地搖頭,又羞又急,卻覺得陰戶口被他那灼熱的生殖器敞開了。

外公的陽具邊向里邊頂入,邊在我耳邊說我那裡好緊,他用力地頂送了十多下,終於全部插入了!好漲好麻,我感覺那陰戶里被塞得滿滿的很舒服。外公開始發狂似地動著腰,我漸漸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快意,在外公不停的抽插下,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了!

他抽插了七、八十下就喘著粗氣,不久就全身抖顫起來,我感覺著他的生殖器死死地抵著我陰道的深處,更可能是已頂到子宮了,因爲那裡傳來一陣更劇烈的快感。外公將陽具抵到我陰道深處去便定住身體不動了,從書本上的知識里知道,這是男人再完成抽插動作最後的階段——射精!

外公要在我陰戶里射精!我已不知道這種行爲會帶來多大後果,因爲已不可挽回。外公長長的歎了一聲,我馬上覺得陰道里邊有一陣一陣的熱流沖激而來,湧到陰道最里邊最里邊,帶著快意的熱暖感覺很快擴散到全身……

外公邊在我身體地發泄著,邊對我說我的身材比媽媽更誘人、小屄更緊湊,他會很愛我,他會好好的疼我,不會像媽媽一樣讓其他男人欺負我!

(日記內記下的是小玲每一次與外公性交后所寫下)在這本日記最後一篇她寫到:「我成爲了外公的洩慾奴隸,卻漸漸地習慣和享受跟外公這樣淫亂性交的樂趣。整整四年裡,我和外公單獨相處時所做的只有是性愛!

外公死了,我很失落,在不知不覺間年老男性的性器使我覺得有著無法抗拒的性的吸引。我不能自拔地一次次去引誘那些又老又醜的老頭來姦淫自己,因爲我發現,只有跟他們性交時才能達到高潮,只有在他們的淫辱下才能滿足我的情慾、只有用那些老男人的精液才能教我享受到男女間性交的樂趣!

但是,今天我要結婚了,我愛上了一個很對我很好、很愛我的男人,我要嫁給他,做他的好妻子,成爲他專屬的一個女人,我還會爲她生孩子,我們會抱著孩子去公園、去郊遊!以前那些日子要完全忘記,因爲今後我只屬於我所愛的丈夫。我發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