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了春藥給老婆,可小姨子也要喝

買了春藥給老婆,可小姨子也要喝

我妻嫁我已有五年,她的三圍是36.25.34。對於房事尚可,日子一久便略有倦怠。有一天,我一位多年不見的朋友叫阿雄來尋訪,我太太剛好跟她乾妹美玲去逛街,在聊天之際方知他在經營情趣商店,而且還邀我到他店中參觀。

一進店裡真是玲琅滿目,有情趣內衣、肚兜、睡衣、震動按摩棒,長的、短的、粗的、細的,加長套、保險套,還有跳蛋、男性持久液、羊眼圈、馬毛、帶珠子的……應有盡有。

在阿雄的介紹之餘,他走向裡面拿了一瓶看起來像水一樣清澈而透明的小瓶子,阿雄故作神秘,經我詢問得知,那就是一般在說的女性服用的春藥,而且無色無味,聽得我有點心動。阿雄說如我要買就六折優待,這不是別人說要就買得到,而且價錢也不便宜。於是在心動之際,我買了跳蛋、情趣內衣一套,那胸罩穿起來時那兩顆白皙的乳房會露在外面,內褲則是開襠褲,小小的一件蠻可愛的,當然也買了那瓶春藥。

回到家中已是晚上七點多了,我太太正在煮飯,我則快步的走進房裡,將內衣、跳蛋藏在房間裡,春藥則放在口袋裡。吃過晚飯我倆夫妻就坐在客廳裡看電視泡茶,突然她起了身去上廁所,我見機不可失,連忙伸入口袋將春藥倒了三分之一在她喝的茶杯中,那時已是晚上八點四十五分,待她回來也看完八點檔連續劇。她將杯中茶一喝而盡,起了身說要先去洗澡,我回應她說好就繼續看我的電視。

一直到快十點我見她未出浴室,我知道藥已發生效用了,於是我撚著腳步走向浴室門前,貼著門,聽到裡面有著急促的呼吸聲,「啊…啊…啊…」的叫著,我暗自高興,胯下陰莖也慢慢硬直,於是我撚著腳步回到客廳,大聲說:「太太,洗好了沒?怎揦洗那揦久?我也要洗澡ㄋ。」浴室裡回應說:「馬上就好。」

不一會兒太太出了浴室,我見她走路的步伐怪怪的,臉也紅紅的,我知道藥效還持續著,於是我用當兵時洗戰斗澡快步的洗完澡,出了浴室見她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著電視,一動也不動,但兩腿夾得緊緊地有一點顫抖。我走近太太的身後,故意用雙手拍她肩膀說:「你怎揦了?」她震了一下說:「沒有…沒有…」我跟著說:「可能你今天工作較多比較累,來,我幫你按摩。」於是我的雙手就在她肩膀捏著捏著,她也閉起眼睛享受著。

想起我朋友阿雄說,服用春藥後無論你觸摸她哪裡都會有強烈的感覺,想到這裡,我的雙手慢慢的滑到她的手臂,來回的觸摸,她的嘴唇微微顫抖。接著手慢慢的滑到她豐滿的雙峰,隔著衣服在乳沿來回著迴旋,觸感非常的好,原來我太太沒穿內衣。

「啊…」我太太她叫春了:「啊…啊…好舒服啊…啊…啊…」好柔美的聲音,我的陰莖也快速地硬直了,這是我從來沒有過這般強烈的感覺,漲得我好難過。我太太持續的叫春:「啊…啊…啊…」我的手也慢慢的縮小范圍到達乳頭位置。太太的乳頭早已硬挺,我輕輕捏著乳頭,她狂亂了,叫著: 「啊…啊…啊…好爽ㄜ,好舒服啊…啊…啊…」

太太用雙手向後抓著我的手臂,她的胸部也因此往前頃,令雙峰顯得更渾圓,乳頭更尖挺,叫的更大聲、更厲害:「啊…啊…啊…受不了啊…」我一手揉捏著乳房,一手邊解開衣服的鈕扣脫下衣服,走到太太的前面,我蹲下來,我用嘴親吻舔著乳頭,輕咬乳頭,這時我太太已叫不成聲。

我在她耳邊輕說:「舒服嗎?」她說:「好舒服…受不了啊…啊…快點干我、插我…啊…快啊…啊啊啊…」

這時我的手慢慢地摸到我太太細嫩的大腿,慢慢地往裡摸,哇塞!整件內褲全濕答答的,脫下內褲陰道好濕ㄜ,沙發也濕了一大片。我用嘴親舔她的陰核,另一隻手在陰道口迴旋搓插。

「啊…啊…啊啊…受不了啊…出來了啊…要出來了啊…啊啊啊啊…」我太太高潮了,我整個嘴裡全都是我太太的愛液。我起了身脫下浴袍,我胯下陰莖早已硬梆梆的直立著,我太太像餓虎般一口就含著我的陰莖,上下含送著,邊說「好粗、好硬ㄜ!」

我深呼吸了一下,這是我從未有的感覺,好爽好舒服。我下了意識要太太轉身為狗爬式,舉起陰莖在陰道口摩擦。「啊…啊…啊啊…」我太太連忙哀求說:「不要再戲弄我了!趕快插入…快…干…我…」「我」字還未說完,我那粗硬的陰莖瞬間已插入太太的陰道,只聽到一聲大叫:「啊…裂了…」

我未理會,繼續的抽插干著我太太。

「啊…啊…啊…出來了啊…啊…受不了了…饒了我吧…啊…啊…啊…」持續抽插了十五分鍾後,我馬眼一開射了,我射了,射入我太太的陰道裡。我氣喘的坐在地板,看著我太太的陰道慢慢的流出我的精液,我問道:「爽不爽?出來了幾次?」我太太搖搖頭說:「不知道。」就癱瘓在沙發上睡了…

「喔(伸個懶腰)…」天亮了,等等,還未向各網友介紹我太太,真對不起(低頭鞠個恭)!她今年26歲,身高165,體重50,三圍36.24.35,叫張美雅。好了,言歸正傳。「喔(伸個懶腰)…」天亮了,咦?枕邊少個人,老婆美雅已起床了,連忙下床刷牙洗臉。出了寢室見美雅正準備早點,於是我走向廚房,美雅見了我馬上把頭低下去,讓我想起剛結婚時那種嬌羞樣。走到美雅身後我倒了杯開水喝,小聲的笑著在美雅耳際說:「昨晚我們家的沙發淹水了,舒不舒服ㄋ?」美雅忙說:「討厭啦!」

準備吃飯好去上班,吃著早餐,心裡邊想著要如何讓美雅穿上我買的情趣內衣ㄋ,突然想到再過幾天就是美雅的生日,何不趁此機會再打一條金煉子當作禮物送給美雅?就這樣過了幾天,美雅的生日終於來到。一早在上班前我告訴美雅說:「今天是你生日,晚上不用做飯,我們去吃館子。」美雅高興地說好,又說順便要邀乾妹美玲一起去,我隨應聲:「好ㄚ!」

到了傍晚下班,我問美雅:「去哪兒吃飯?」她說:「我們去吃牛排吧。」「嗯…好ㄚ。」(我說的)

我倆夫妻連忙去洗澡(我先洗,美雅後洗),我洗玩澡後在寢室將內衣以及金煉子準備好,當然也將剩下三分之二的春藥帶在身上。待美雅洗完澡後,還身著浴衣時我將禮物送她,要他馬上拆開看。美雅一拆開看了,「嘩!」的一聲:「好漂亮的煉子喔!」但再往下一禮盒看,美雅臉都紅了,說:「好肉麻的內衣喔!我不敢穿。」於是我連哄帶騙美雅進了寢室著裝。

過了二十分鍾,出了寢室我轉過頭看了美雅(當時我在看電視),發現美雅化了淡妝,身穿花色連身裙,外披一件外套,從頭看到美雅的頸部戴著那條金煉子,再往下胸部,那兩顆小葡萄微微凸起隱約可見。

來到牛排館,點了5年的紅酒與牛排,服務生先送來紅酒,我們三人細杯品嘗紅酒,待牛排送來也吃完了,這時美雅說要去廁所,美玲也跟著說她也要去,我知道我機會來了。在她們去廁所時,我將春藥倒入一半在美雅酒杯裡,倒完時我眼望去廁所方向,剛好美玲走出來,(心想完了,不知美玲是否看見我將春藥倒入美雅酒杯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