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亂倫太爽了看一半就射了

大亂倫太爽了看一半就射了

厚重的鐵門緊鎖著,鎖著滿院的春光。

葡萄架下,女婿王青正襟危座,嶽母李雲英卻把頭埋在他的大腿根處,聚精會神的吮咂著女婿的雞巴。大女兒陳艷霞扎著圍裙在廚房裡炒菜,不時還扭頭看看他們。

“老公啊,咱媽的逼可騷了,你都一個月沒操了,這次可要努力點吆。媽,想女婿的雞巴了吧,你女婿的雞巴可會操逼了。”艷霞對他倆說。

“老公,別干坐著呀,摳咱媽的大肥逼呀。”艷霞催促到。原來李雲英正在邊吃雞巴邊用手摳著自己的下體。

聽到媳婦的命令,王青馬上彎下腰,把手伸到嶽母的逼口。

李來英下身穿著短裙,沒穿內褲,王青的手指頭剛碰到逼毛她就叫了起來“:好女婿,摳我的大肥逼吧,它想死你了。”

‘是想雞巴操它吧?“女婿邊說話邊用手指頭分開兩片陰唇,淫水已流了出來,他把食指猛的插了進去。

“啊…..輕點,好舒服,它是想雞巴操它啊,它太需要大雞巴了。”

“爸,操女兒吧。”屋裡傳來二女兒 陳艷的叫聲。

原來屋裡還有“一對”,爸爸陳奇和二女兒陳艷。

陳艷玉體橫陳,斜靠在沙發上,陳奇正跪在地上,肩上 扛著女兒的一條腿,一隻手抓著乳房,另一隻手挖著嫩逼。

二女婿李明卻在看電視。

陳奇見女兒說要操她,便想提槍上陣,他上到沙發上,跪在陳艷兩腿間,掰開嫩逼,扶正雞巴,便想插入。

“慢點。”李明突然站起來說道。

沙發上兩人登時楞住了。

“你不讓我…..操了?”陳奇有點不知所措。

“爸,別理他,操吧,逼是我的,你是我爸, 你操我天經地義。”陳艷心直口快。

“我..我不是哪個意思。”

“你是啥意思?”陳艷反問。

“我想咱們一塊。你看,你姐正忙著呢。”

陳艷”撲哧“一聲笑了,“想我姐了?我知道結婚前你就想操我姐。你把我姐當神供著,沒敢下手,可惜那麼好一個嫩逼,卻被王青哥先操了。還好,你娶了我 ,你終於有機會操她了。”陳艷說話有點酸味,但她馬上有補充了一句:“我姐其實很騷的。”

李明 被說破心事,有點窘態,有意無意的向廚房望了一眼。 只見陳艷霞邊炒菜,邊在用手揉著乳房。李明此時才彷彿真正了解自己暗戀多年的女人。

院子裡嶽母爬在石凳上,翹起屁股,裙子被掀到腰上,常青一隻腿跪著,正在用舌頭舔著嶽母的肥逼。

李明現在知道自己為什麼追不到自己最想要的女人了。他有點憤怒,快步到廚房裡。

艷霞的眼睛還是那麼清澈透明,象一汪春水,慾望的漣漪雖然蕩得李明有點暈眩,但他還是不敢靠近,看半邊賽雪欺霜的乳房在她的掌心裡倘佯, 他只顧近乎陶醉的欣賞。

“摸我 。”李明聽到艷霞的輕喚驚醒過來,艷霞抓著他的手放到她的乳房上。

他起初腦子中一片空白,但當他的手指接觸到那一團軟玉,他便瘋一般的揉礫起來。一股 肉香吸入鼻孔,慾火被徹底點燃了。

“哥,你以前想過操我嗎?”艷霞的聲音低的只有他倆聽到。

“想過,但我認為那是亵渎你。”

“不,那是愛我。我是一個賤女人,我需要男人操我,我的逼嫩而多水,男人的雞巴操進去會很舒服的。我等你操,你卻不操,結果王青來了,他把我的小嫩逼征服了。他幾乎天天操我,操我的嫩逼。他還操我媽,我妹妹。他的雞巴真偉大呀。”

“我也一樣能XXXX的逼,能******,XXXX妹妹,XXXX全家。”李明醋性大發。近乎歇斯底裡。

菜炒完了。艷霞招呼全家吃飯。

“操完再吃吧。”李明說,“我想把大家集中起來,一塊操,操完好一塊吃。”

艷霞點頭默許。

李明解下艷霞的圍裙,把手伸進艷霞的裙子裡。天堂裡河水泛濫,竹篙捅破了天塹,插了進去。

艷霞半倚在李明的身上,兩人半推半就的向屋裡走去。

王青扶正雞巴正想操嶽母那肥逼,被艷霞攔住了,“老公,走,到屋裡一塊操去。”

王青唯令是從,扶起嶽母,也如李明一般,把手摳著嶽母的肥逼,讓嶽母半倚在自己身上。

屋裡兩人沒敢早行動,只是在互相 舔食著對方的性器。

人到齊了。先由嶽父講話:“女兒、女婿,今天是’五一‘,也是我家的團圓日,作父母的就等著這一天哩。為了烘托團圓的氣氛,我們插撥了這個“亂倫”的節目。希望大家盡情表演。男的使勁操,女的使勁叫,操起來,叫起來吧!”

嶽父一說完,就把女兒陳艷掀翻在沙發上,“噗嗤”一聲,插了進去。

嶽母扶著茶幾翹起屁股,王青也不含糊,猛得日了進去。

艷霞見狀,朝李明瞟了一眼,蹲下身子,掏出李明的雞巴,輕起櫻唇,把舌尖對在馬眼上,輕點兩下,然後一口把龜頭含在了嘴裡。

“爸,女兒的逼好嗎?”

“女兒的逼真好,操女兒的逼真好。”

“操吧,用力,操死女兒吧。女兒需要爸爸操。女兒生來要爸爸操。”

父女倆一應一和。

“好女婿,操死丈母娘了。丈母娘的逼太騷了,啊……..啊………..舒服….爽啊…..大雞巴操騷逼,真美呀!!!!!!”

嶽母被操得淫聲四起。

艷霞開始用嘴套弄李明的雞巴。李明有點不能自持。“我也吃你的。”他說得聲音很低,似乎怕她拒絕。

艷霞站起身子,退下了裙子,牽引著李明蹲下身子,然後她分開雙腿,將一個鮮嫩嫩的陰戶貼在了李明的嘴唇上。

淫水流進了李明的嘴裡,花蕊觸到了李明的舌頭。

艷霞呻吟了,“李明 哥,吃吧,它是你的,我的人是你的,我的逼是你的。啊….”

“李明哥,操我行嗎?”

李明聽到艷霞的祈求,忙站起來,把艷霞抱到了沙發上。他把她平放下,然後分開艷霞的雙腿,“操我。”艷霞這次近乎命令。

“我XXXX。 ”李明大吼著,猛得插了進去。

雞巴如願了。

小逼充實了。

美啊………..

一陣驚濤駭浪。

逼熟了。

雞巴在快要爆炸的時候,艷霞突然坐起來,俯下身子,嘴巴含住了雞巴。

李明本不敢如此亵渎,想抽出來,但為時已晚。艷霞把精液全含在了嘴裡。

李明還沒從愧疚中回過神來,艷霞卻赤身裸體的跑向廚房,拿了個碗,然後把精液吐在了碗裡。

其他人早操完了。飯菜已經上來了。大家開始吃飯。不一會,艷霞又端了一個菜上來,大家一看,是一碗西紅柿。只是有一點不同,上面是一層粘忽忽的白東西。

李明看出那是他的精液。

“能吃嗎?”

“能吃,我喜歡。”

五一大團圓(二)

吃完午飯,李明提議大家一起出去郊遊,此時正值春暖花開,草長莺飛的季節,再加上今天特別好的天氣,大家當然一致通過。要出門了,女人們當然得好好的梳妝打扮一番,半小時後,陳艷霞從她的房間裡走了出來,身著紅色旗袍,顯得艷麗端莊;其次是陳艷,白色低領小衣配藍色牛仔短裙,動感時尚;最後出來的是嶽母李雲英,她今天與眾不同,一改上午淫蕩模樣,換上了一身白色套裝。她上班時是某校的語文教師,今天打扮起來,倒真象有回到了從前,又要去上課的形狀。

上車前,嶽父以他的權威進行了分組。他和大女兒陳艷霞一組;大女婿王青和二女兒陳艷一組;二女婿李明和嶽母李雲英一組。

上車時就要各就各位。李明負責開車,嶽母李雲英坐在前面;其他四人按分組結果兩兩就坐。

目的地——–天鵝湖

在路上,李明必須全神貫注,因為他不僅僅要開好車,還要接受嶽母的“性”騷擾。嶽母拉開了他褲前的拉鏈,把他的雞巴拿了出來,上下套動著。車後更是淫聲蕩語,艷霞坐到了父親的腿上,從後視鏡裡,李明看到嶽父的一隻手從旗袍的開叉處伸了進去,另一隻手解開了艷霞旗袍最上邊的兩粒扣子,從上邊伸了進去。艷霞被上下夾擊著,呼吸變得粗拙起來,李明感覺到她呼出的熱氣灼傷著他的脖子。他想象得出嶽父雙手的動作,更想象得出艷霞因此所獲得的快感。他感覺到自己正在變得憤怒,但他又沒有任何阻止的理由。陳艷和王青更過火,陳艷坐在王青的懷裡,任王青給她劈開雙腿,露出一張淫嘴,小逼冒著淫水,一個勁的喊美。突然李明感覺到龜頭溫熱起來,原來嶽母已經俯下身子,含住了李明的雞巴。“真他媽蕩婦,操逼不要命!”李明心裡暗罵,但嶽母的功夫確實不同凡響,李明也有點陶醉了。“啊……”陳艷突然一聲淫叫,一聽就是被操進去了。李明也被這聲叫聲驚醒,突然,他發現前面出現了一個正在橫穿公路的小孩,他腦子清醒過來,趕忙緊急刹車。“吱—–”,車子在據小孩兩三米處停了下來,李明驚出了一身冷汗。全車人全傻眼了。小孩默然無知的跑了過去,全然不知剛才一瞬間的凶險。“別胡鬧了!”李明一聲大叫。全車人登時安靜下來。嶽母坐直了身子,陳艷霞兩姐們挪離各自所依傍的大腿,悄無聲息的回到了座位上。

李明知道自己為什麽發脾氣,小孩只不過是導火索。

天鵝湖到了。全家人包了一艘遊船。

遊船上茶幾、桌椅的擺設一如家中客廳的模樣,飲料、水果等日常消費品一應俱全。天鵝湖很大,船速有不算太快,無須專職人員操作。又是李明,他自告奮勇當起了舵手。船緩緩駛向湖心。岸上人越來越小,漸漸成了一個個小黑點。微風拂面,湖面上微波蕩漾。風兒象一個舞女,挑逗的舞動她那風騷的腰身;太陽彷彿湖的情人,用她那柔柔的滑滑的手,拂過湖水的肌膚。放蕩的湖水無法自制,發出滿足、陶醉的呻吟。湖上沒有別的遊船,這兒遠離塵囂,正是作愛的樂園。

艷霞背倚欄桿,臨風若仙。其神,似要乘風而去;其情,似是聽風水交歡。李明此時也不再開船,只是任它隨波逐流罷了。一時間,他竟看得傻了。

“啊…啊 ……”陳艷的浪叫使他回過神來。他擡頭看時,陳艷趴在椅子上,牛仔短裙掀了起來,一個嫩逼正迎著太陽放光。王青分開兩片花瓣,嫩嫩的逼肉上粘著少許淫水,在陽光下越發嬌艷了。王青伸出了舌頭,舌尖觸到了那嫩嫩的逼肉,他象一隻貪婪的蜜蜂,奢侈的允咂著逼肉上粘著的花蜜。“啊…..啊…….姐夫….爽…..逼….逼裡癢死了…….”陳艷被舔得渾身舒暢,每個毛孔都覺得騷癢。嶽父此時也把頭埋進了艷霞的旗袍下擺裡,艷霞剛才的姿勢基本沒動,只是把雙腿叉了開來。李明看在眼裡,知道嶽父正在玩弄艷霞的嫩逼。艷霞眯著眼睛,微微呻吟了兩聲。嶽母來到李明跟前,蹲下身子,掏出李明的雞巴,在嘴裡抽查起來。李明低頭看見嶽母的樣子,再看看艷霞的表情,他猜得到嶽父的舌頭或是手指頭已經進入了艷霞的逼裡。他忽然報復似的發力,在嶽母的嘴裡使勁操弄起來。

“啊…..啊…..姐夫…..操我吧……求你…..求你了……癢……癢啊……”陳艷在王青的挑逗下淫蕩的哀求著。王青不為所動,反而問到:“XXXX?讓我XXXX?”

“是,就是你,就是讓你操我呀,快….快點…..操逼吧…”

“還是讓你老公來XXXX吧。”

“我老公正操我媽呢!”

“你老爸。”

“他正操我姐呢。”

“那只有我XXXX了?婊子。”

“是啊….只有你了…快點吧……只有你一根雞巴了…”

“那還不使勁求我?”

“求你了……操我……操我的逼吧……操我淫蕩的逼吧…….它是欠操的爛逼啊…….”

不等陳艷說完,王青已提槍上陣,對準賤逼,使勁日了進去。

“爽啊……….可操上了…….大雞巴操上騷逼了…”陳艷的大叫象是發表申明,惟恐有誰會不知道。

艷霞也在扭動身體。旗袍已經裹不住她那充滿慾望的肉體。逼癢得一浪高過一浪,她的呻吟聲也越來越大。

嶽父也站了起來,把艷霞的一條腿用胳膊夾在腰上,掏出雞巴,緩緩插進艷霞的逼裡。旗袍還在風中招搖,艷霞的小穴也在風中和父親的雞巴完成了擁抱。

李明此時也把嶽母放倒在甲板上,掀起套裙,把雞巴插進了嶽母的肥逼。

清風在見證著他們的快樂,湖水在應和著他們的呻吟,太陽笑眯眯的欣賞著這幅亂倫的畫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