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逆子出賣的艷母

被逆子出賣的艷母

「小軍!下學就快回家,媽媽等你回來做好吃的。」一個甜甜的聲音在叫我。

我扭頭一看,身後家門口婷立著一位年輕美貌的少婦,身材高挑,約1。65米左右,烏黑的秀髮用白手絹束在腦後,顯得端莊而又素雅。

她合體貼身的淺色短裙,修長勻稱的腿上穿一雙薄如蟬翼的肉色長統絲襪,腳上穿一雙黑色平絨面高跟布鞋。

她那雙攝人心魄的大眼睛裡滿懷信心,她悠雅地打了個手勢

「知道了,媽媽。」我快步跑走了,滿腦子出現的都是媽媽俊美的面容,高挑性感的身材。

我的媽媽原是遼寧一家歌舞團的文藝骨幹,長的酷似關之玲。媽媽氣質高雅,又注重穿著打扮;因此大家都認為她很有味道。在整個社區而言,媽媽可是數一數二的性幻想對像呢!

自從爸爸去了海南作生意出車禍死了。33歲的她也下崗了。為了生計她四處找工做,最後在一家夜總會當了伴舞。

由於爸爸去海南作生意賠了本,欠債不少。我們家庭十分困難,媽媽經常地向別人借錢。

有時連我的學雜費都交不上,記得有一次我沒穿運動服後,被體操老師趕了回家。

一向自尊心很強的我,從那件事起就對上學不感興趣了,經常曠課,和社會上的一幫小混混在一起,打架,看黃色錄像。。。

下午上數學課,太枯燥乏味,我逃學了想早點回家,吃媽媽做的好吃的。

發現家裡的小院大門緊閉,門口停泊一輛小轎車,我好奇的跳牆進去,躲在平房窗戶後望裡偷看,只見屋裡有個青年男子色迷迷圍著我媽。

「我。。。實在借不到錢了,求您在寬容我幾天吧?」

「既然如此,我可就把你押給我的這房子賣掉了?你們母子準備住馬路吧。」

「不要。。饒了我們吧。麻哥。」俊美的媽媽哭訴著哀求他。

「其實,我又咋會這狠心腸呢?你放心只要你這次讓我舒服了,我不會為難你,你借的一萬元就算了。可別和上次那樣說好了,你又不幹了。」說話的竟是她的夜總會老闆——-麻哥。

「非得做那事嗎?那樣太丟人了,要讓人知道了,我們怎麼見人啊?」」媽媽一雙秀眼裡滿是羞愧的看著他。

「行了。你又不是處女,還和我裝算?脫下你的衣服…」老闆淫威地說。

「。。。。。那你要說話算話,只能一個小時的時間,小軍就快下學?」嬌美的媽紅著臉說。

聲音低得連自己都快聽不到了。

「哎。。美人,我們可以做了吧?」

「嗯」她微閉著美麗的雙眼輕聲說。

她的手慢慢的將西裝自她肩上脫下,緩地在腰上找到裙子上的扣子,鬆開它,然後拉下拉鏈,裙子便滑到她的腳踝上,白細滑潤的肌膚閃閃發光,除了白色透明長筒絲襪與高跟鞋外,她現在幾乎全裸,站在男子面前,眼神迷惘的凝視著前方,

老闆坐到床邊攬腰抱住光滑的她抱在膝蓋上。開始揉著媽媽那美好的雙乳,捏著那對堅挺起的腥紅乳頭……

她的陰毛看來是修理過,很整齊,大小陰唇都很秀氣,隱藏在茸茸的陰毛中。她肉體深處原始的慾望被挑逗起來,呼吸急促,渾圓豐滿的大腿張了開來。開始呻吟,她的私處又濕又滑……

老闆將媽媽推倒在床上,然後跪下,將她的大腿高舉過雙肩,舌頭探進媽媽濕潤欲滴的三角地帶,輪流將那兩片多汁的陰唇含進口中,輕柔的吸吮,再把舌頭探進媽媽她愛之縫隙的下端,然後一路向上舔,直到上端的陰蒂,優雅的舔著它,感覺到媽聞著媽媽蜜穴傳出淡淡可愛的氣…。

她的大腿不由自主的顫抖著…隨著舌頭不停玩弄,媽媽羞愧的掙扎著,臉龐紅霞更濃了,襯出她膚色的晶瑩白膩。她的呼吸變的濁重了,兩條大腿不住夾緊老闆的頭,鼻孔發出「唔……唔……唔……」的哼聲。

她無力的癱在那兒,任憑老闆在自己的肌膚上為所欲為…,大腿不由自主地擺動著。很明顯地,肉洞上方有個小豆子樣的東西慢慢鼓起,探出頭來。

老闆發燙的肉棒怎麼也對不準,幾次都從旁邊滑了過去,但龜頭上已經沾了不少熱乎乎的淫水。

這時濕潤迷人的肉縫全部暴露在外,老闆用左手握住大雞吧狠狠的插進了她的陰道內。

她唉喲一聲,痛苦的淫叫:「啊…輕一點啊!你」。媽媽緊緊地抓住了他的粗壯臂膀。

老闆順勢一挺,立即感到進入一片前所未有的柔軟和溫暖中。媽發出低悶痛苦的呻吟,一臉驚懼地望著他。龜頭在裡面挺進,到處都是淫水的滋潤。

「別難為情。太太。你不是和你老公幹了無數次了嗎?」

他爬在媽媽的身上,開始慢慢有力的抽送。很快的,就沒法控制屁股的抽動頻率,開始像一匹野獸一樣姦淫著媽媽,空氣中瀰漫著激情…。

「怎麼樣?很舒服吧。」

媽媽露出欲哭的表情,「別問我這種事情…我不知道。」

「這沒有什麼好害羞的,這樣做會更舒服的。」

膨脹的肉棒在她的穴裡,猛地插入更深。剎那間,感覺到他肉棒的頂部抵到了媽的子宮口。

「啊…不要…啊啊…啊啊…」嘴裡立刻發出淫浪的啜泣聲。媽一邊用力彎屈著兩條修長的穿長筒絲襪的玉腿。一邊不覺得搖動性感的屁股配合著猛烈進攻。

「啊…………啊………啊……」她不斷呻吟

媽張開那豐滿的唇,老闆的嘴巴迎上去,舌頭也探進她嘴裡攪動起來。腰桿子動作的空間大了許多。

老闆無所顧忌地抽插著。媽的鼻子裡發出嗚嗚的聲音,雙腿也不自覺地環繞住他的腰。看見她那雙丹鳳眼露出迷離的目光,我知道她也享受。畢竟猛男的肉棒是不一樣的吧!我想。

「嘩,你的陰戶這麼緊,夾得我好爽啊!」老闆奮力衝刺,要把積壓的精液射到媽的陰戶。

突然他龜頭一緊,因為媽來了次高潮,子宮口咬住了他的肉棒,老闆忍受不住了,急速地抽出來油光光的大雞吧,噴出了一道滾燙的白色濃精。弄得她滿臉都是。

「呀,你好討厭呀!」

「真爽啊……太激動人心了,你讓我早瀉了。」接著又對媽說:「把你一隻絲襪脫了。」

聽了老闆的話,她順從的從床上下來,開始脫襪子。單腿著地,一條腿撐在床上。用手將襪子緩緩脫下。那脫襪子的動作,赤裸著的下身,白色長統絲襪的包裹著玉腿,雪白的豐臀,還有那性感的彎曲陰毛,早已經變硬了的充血的粉紅色乳頭,無不顯示著此時此刻她是他的玩物。再傲慢的女人到了他的手上,也都會成為任他玩弄的一條性感母狗。

老闆大概有生以來首次見識到這般雪白豐腴、性感成熟的女性胴體,心中那股興奮勁自不待言了,他色瞇瞇的眼神發出慾火的光彩,把媽本已嬌紅的粉臉羞得更像成熟的西紅柿。

絲襪很快就脫完了。老闆用她的一條白色絲襪,把濕淋淋的肉棒上的淫液擦拭乾,又扔給她讓她穿好。

這時老闆又開始不老實了,他伸手摟著媽媽的肩膀,另一隻手也滑到媽媽的大腿上。

媽媽身子一扭,掙脫開來說道:「你不要亂來呦!」

「誰叫你長得那麼漂亮?我還沒玩夠呢」老闆嘻嘻笑道。

他的手掌摸到她兩腿之間,貼在的媽媽陰戶上,有節奏地壓迫著。他細細品味著那嬌嫩滑膩的絲質觸感,像擺弄一件藝術品似的,讚歎地玩弄著她。

老闆用手指愛撫她的陰唇,手指沿著裂縫,一根一根的陷入她的潮濕緊密的陰道裡,當他的兩根指頭完全沒入濕熱的陰道時,用力拉扯著,指頭在她的陰道內任意地侵略。

「啊……嗯……」媽媽從鼻子哼出聲音。

他的另一隻手也沒有閒著,抓住一隻雪白的乳房,揉著那美好的雙乳,像揉麵團一樣用力揉搓,捏著那對腥紅的大奶頭……用二根手指夾住那腥紅色的乳頭尖端磨來磨去。

腥紅的乳頭,已經因刺激而站立挺起。美麗而殷紅的大片乳暈,襯托著大豆般的乳頭,令人垂涎欲咬上一口。

媽媽的呼吸變的濁重了,她兩條大腿夾住他的手,鼻孔發出「唔……唔……唔……」的哼聲。

俏臉上的紅暈像融化了的胭脂一樣蕩漾開來,一直蔓延到了耳根。

「啊!你真是上帝的傑作……」他忍不住的讚歎。

「啊。。嗯。不要用手。。我不習慣。」她哼出淫叫。

他的手在裡面不停的動作刺激著。。。。媽媽羞愧地開始掙扎著。

我在窗外氣得半死,這王八蛋把我媽當成性玩偶了!!

老闆站在媽媽的身後托起她的一條大腿,將粗大的龜頭,對正媽媽濕漉漉的陰戶,他向前一挺,深戳了進去。「噗嗤」一聲,整條大肉棒已經從背後沒入了肉穴中,媽媽唉喲一聲,痛苦的淫叫:「你的太大了!輕一點啦!」。雙手趕緊扶到茶幾上。

雖然她已經有了次高潮,但淫慾似乎並沒降低。頻頻挺動著她的雪臀向後迎合著他,想要讓粗大的龜頭更深的插入。老闆緊還是不緊不慢的的逗著她。冷不防他伸出一支手,向後抱著她的臀部,然後將自己的屁股往前一頂。

「卜滋」一聲,大陰莖已經整根沒入在她濕淋淋的肉穴中了。她悶哼一聲,好過癮,略擡著頭,臀部頂得更高了,穴內的肉壁緊夾著的大雞巴,一前一後的動了起來……

二人結合處不斷流下黏稠的愛液,直滴至他的大腿處。

老闆拚命的抽插著,她的大陰唇隨著陰莖的進出一張一合,淫液也隨著陰莖的出入,順著她的大腿兩側慢慢的流了下來,我看到媽美麗的曲線和屁股的洞裡插入肉棒的情形。我覺得後背上已經冒出汗珠。

二入之間再度發出了肉體摩擦的猥褻聲。漸漸的,老闆覺得陰莖被她的陰唇和肉壁越夾越緊,陰莖像被一個小嘴兒用力吸允著,這是他未體驗到的快感,「你的美穴果真是不同凡想啊!好棒呀!喜歡和我性交吧?」

她的叫聲也越來越大,「……哼……好……不……要……折……磨……我…

…哼……哎……」

她迷人的浪叫越發刺激著老闆,他瘋狂的挺動著下身,我看到他的龜頭一直到睪丸慢慢的被她濕熱的陰唇緊含住。

她滿足的發出了一聲,「哦……舒服……啊……我受不了啦,一條腿站困了。你快點完畢吧?」

他決定速戰速決,一次餵飽她,要在短時間內把她徹底征服,他把陰莖抽出到只剩龜頭留在裡面,然後一次盡根衝入,這種方式就是猛衝鋒,用力的急速抽送,每次都到底,她簡直快瘋狂了,一頭秀髮因為猛烈的搖動而散落滿臉,兩手把床單抓的皺的亂七八糟。。。

每插入一次,她就大叫一聲:「啊……啊……啊……啊……啊……」

她淫蕩的呻吟聲讓我忍不住要射精了,老闆連忙用他的嘴塞住她的嘴,不讓她發出聲音,她還是忍不住發出渾厚的聲音:「唔……唔……唔……」

我的肉棒已經把褲子高高頂起一個小帳篷。

面對如此尤物,老闆加力進攻了,挺著大雞巴躺倒在媽媽身下,用他的大肉棍從下邊插入了媽媽的陰道裡,他用力往上一挺,雄偉的大陰莖在那細小的陰道裡、大行程的抽插,油光光的大雞吧上都是她的淫水。

一連二百多個回合,在老闆著力摧殘之下,媽媽的淫婦本色終於被激發出來了,只見媽媽被他操得滿面痛苦,要死要活,不顧一切地淫叫起來,

「啊……啊……喔……我…我……受不……了……哎唷……」

老闆對著媽淫汁淋漓的陰戶用力插入,強烈的衝擊直達子宮,同時陰核也受到壓迫,媽媽像條母狗般他從後面大幹著。

到了後來,只聽到媽媽淫浪的呻吟和他急急的喘氣聲。在數不清的撞擊後,媽媽發出哼聲,如此便達到高潮,全身顫抖。老闆的陰莖跳了幾跳,一股滾燙熱麻的精液直往子宮射去,他每用勁插一下,就射出一股,把子宮頸燙得熱乎乎。連續七八下,直到整個陰道都灌滿了精液為止。

他暢快把的陰莖由媽媽的陰戶中抽出來時,白色精液也從陰唇裡流出來。

「唔…不行了…啊…好…」媽雙手抓住床單,擡起屁股,淫蕩的扭動,語無倫次。然後像死去那樣癱直在床上。

我的昂首挺胸的小弟弟也射了一褲襠———-慘了。

從那次以後,老闆成了我家的常客,老闆除了慷慨給我們錢外,還常給我小禮品,就連我有一次失口要他的微形攝像機,他也痛快地當場送給我了。

我知道他是為了沾我媽媽的便宜。我也可以偷窺春宮嗎。但是好景不長,不到一個月,老闆被公安局抓起來了,夜總會也被查封了。聽說是私藏並販賣毒品,他再也不能來玩弄了。

我媽媽又地為了生計開始四處找工作。。。

轉眼我已經讀高一了,我開始考慮報復媽媽的事,我要姦淫她,要插她的小穴,不僅我插,而且要讓更多人插,讓和她有沒有血緣關係的人都來上她,讓她嘗嘗亂倫的滋味。想到這裡,我心裡興奮極了。我想等時機成熟了就有你受的。

媽媽發生煤氣中毒的那天,我正在上學,聽到噩號,我簡直不敢相信。我連忙趕到醫院,但為時已晚。媽媽也由於腦部受到煤氣中毒,人處於昏迷狀態。一下子家裡就我一個正常的人了,瞬間的突變簡直不能接受,聽醫生說我媽媽中毒不算很深,恢復需要時間,目前還沒有恢復正常人的可能,生活不能自理,天哪!

那時我十六歲,媽媽才三十五歲啊,但事實並不能改變。我暫時放棄了學業,照顧我媽媽。她人還和以前那樣光彩、美麗。但由於腦部受傷得了失憶症,智力就像一個5歲的小孩子,,她根本不知道出了什麼事了,眼睛也無神,無助地看著前面。

醫生說:「現在再住下去也是枉費精力和財力,還不如在家裡吃藥休息,完全病好需要半年,才能恢復記憶力。」

我知道醫生說的是實話,就叫了出租車,接媽媽回家。

回到家裡,放下東西,關上門,回轉身看著我已失去了記憶力的美麗媽媽,我內心油然升起一股想要玩弄她的念頭,我走到她身邊,故意為她撣撣衣服上的灰塵,手不經意地碰了碰她的乳房,心彷彿馬上就要跳了出來,可媽媽一點反應也沒有,是啊,她怎麼會有呢?醫生不是說了嗎?她現在和嬰兒是一樣的啊。

我大著膽,伸出手摸了摸她的披肩長髮,雪白的脖子,然後又摸了摸她的標緻的臉,她長的太像關之玲了。我下面的肉棒有了反應。是啊,現在這個家就我和這個沒有思維的但又這麼漂亮的媽媽,我現在是一家之主啊!我可以隨心所欲啊!媽媽的身子本來是老爸的,現在卻是我的了,我可以放恣的玩了。

我拉住媽媽的手帶她進了我的房間,再關上房門,開了燈,我坐在床沿邊,把我媽媽拉到身邊,然後抱起她放在自己的腿上,媽媽像個小孩似的聽話,我貼近她,一隻手挽著她的腰,一隻手伸進她的衣服,隔著她的蕾絲邊乳罩撫摸她的乳房。一下子,我的腦子轟的熱了,我不顧一切地把她的乳罩撕了下來。

那是一對豐盈堅挺、溫玉般圓潤柔軟的玉乳。玉乳中心,有一對嬌小玲瓏、晶瑩可愛、嫣紅無倫的柔嫩乳頭,羞羞答答挺立在我面前。

「好漂亮的兩隻乳房」,我抓住她的乳房,拚命的摸、揉。尤其用二根手指夾住那粉紅色的乳頭尖端磨來磨去時,那種強烈的快感,太美了。

她一點沒反應,我終於勝利了,我的手又伸到她的下面,直插她的陰部,天哪!我摸到了,摸到我媽媽的陰毛了,陰唇夾得很緊。

我又把手往下伸,手觸摸到她的小縫,我伸出一個手指,一下子插入她的陰道,在裡面放恣的來回劃動,中指在火熱濕潤的裡面抽插,同時用姆指壓迫轉動陰核。沒一會兒,我的手指粘滿了她的淫水。忽然我發覺面容嬌美的媽臉紅了,羞澀的看著我,眼睛也像有神了。

太刺激了,我放開我媽,然後褪去自己的全部衣褲,大膽的站在她面前。看著她那迷惘的眼睛,心想我不需要你的腦子,我只要你的身子。我脫下她的裙子和內褲,讓她平躺在床上,在媽身上只剩下推到胸部以上的乳罩、和肉色長筒絲襪,頭靠在床頭板上。

「這種樣子特別好看喲!」我的膽子更大了,但是我又不敢太造次。

我最喜歡干穿著絲襪的美麗女子。我準備就緒,簡直爽番了。我跪到地板上,「以前只能看不能摸,哼,現在我要摸個夠。」

手摸著在絲襪裡的修長大腿,那種絲質的感覺真是太棒了!把她有一點點異香味的玉足放到口中,用嘴把穿絲襪的腳趾吮吸,淡淡腳味,我越添越爽。

趴開她的雙腿,然後赤裸裸地坐在她的雙腿中間,用兩手將我媽媽的兩條腿往兩邊用力撐開,雪白的大腿殘忍的分開,暴露出深紅色的肉縫,媽媽的陰道立刻被最大限度的張開。暴露出肉縫,我把大陰唇向兩邊拉開,她的陰道立刻被最大限度的完全張開,使得陰道口成了一個小小的圓洞。

美麗的花瓣張開嘴,發出淫邪的光澤,粉紅的陰蒂驕傲的挺立在他面前。一副極度猥褻的情景在上演。

我用一根手指插入她的陰道,一直插到手指根,然後勾動手指,隨著我的不停勾動,玩弄。能感覺出膨脹的陰核,我的手指又沾滿了她的淫水,

我將媽媽的屁股擡高點,然後用嘴含住她的陰道口,伸出舌頭抵住她的膨脹到極限的陰蒂,在我的不停抖動舌頭下,媽媽的淫水隨著我的舌頭,流入我的口中。在受到猛烈的口交下,雪白的肩頭開始顫抖,雖然沒有聲音但知道她在羞恥哭泣。

當我玩夠後,我下面的肉棒也漲的不行了,於是我從短褲裡掏出我的小弟弟,它已經迫不及待地堅硬了。龜頭上分泌出的黏液已經慢慢的冒出了馬眼。

然後抱起媽媽軟綿綿的身體挪到床邊。把她屁股放在床沿上,兩條雪白的大腿搭在床外面,這樣一來本來就凸起的陰阜更顯得突出。我站在她雙腿間,硬挺,像香蕉似的朝上翹的肉棒正好對準陰道口,

我爬到她的身上,用手扶著她的細腰,感覺到龜頭掠過一片柔軟捲曲的陰毛叢,然後接觸到了熱乎乎的肥嫩大陰唇,接著龜頭頂住了一個濕潤滑膩的小孔。挺著雞巴插入,往一個非常緊窄的陰道裡塞進去。只覺得龜頭被濕滑柔軟的肉穴慢慢吞食,過了一陣緊繃感,有一種豁然暢通的感覺。

媽媽一雙秀眼裡滿是羞愧的看著兒子。

我往裡用力一插,聽見「唧」的一聲,便全根捅了進去,直頂花心,充實的感受湧上大腦,

「唔……」媽媽輕哼一聲。微紅著臉,側向一邊,緩緩吐了口氣,略帶羞怯的微閉著美麗的雙眼。

哇!真是濕滑緊密。

然後將肉棒用力插入她的陰道,裡面已經充滿蜜汁,我從來沒有享受過這麼舒服的陰道,柔軟而富有彈性。陰道的肌肉有力而均勻地夾著我的雞巴。她的淫水好多,我幾乎把持不住要射精,咬牙強忍著,不能這樣無用,我要好好的享受一次,以後才會有自信。

隨著肉棒的抽插發出淫靡的聲音。媽媽的呻吟聲連續不斷……

陰道縮緊好像不肯放鬆的樣子。使勁下插時碰到子宮上,能感受到裡面的肉在蠕動。

我一邊不停的抽動,一邊親吻著她濕潤的雙唇,媽媽嘴裡居然發出性快感時才獨有的呻吟……

「好,這也是一級治療。」

媽媽呻吟聲愈來愈大……

「啊……別……別弄我的……啊……小軍…喔……」

我停下來心虛的問她怎麼了?可媽媽一點反應也沒有。「哎!嚇不倒我。」

我屁股高高低低地起伏著,似乎這樣的舉動帶給她相當大的歡愉及喜悅……她的微曲修長的美腿輕輕撐起下體迎合我的動作,讓他每一下都插得很扎實。

媽媽嬌嫩的陰唇已經變的深紅,隨著我的陰莖抽插也一起捲進翻出,粘滑的液體不斷從交合的縫隙滲出。她兩腿間包含著陰莖的那兩瓣軟肉,承受著熱熱的堅硬陰莖在腿間插進拔出的上下摩擦衝擊,

終於媽媽被插到了高潮,子宮壁突然緊促的收縮,猛得吸我的雞巴跟著收縮,濃濃的陰精,又熱又燙,澆得雞巴不住的抖了幾下「啊!」我大叫一聲,馬眼一開,也射出了一股陽精。我的高潮來了,在我媽媽的陰道裡我終於第一次射精了。

我十六歲的童子身給了媽媽。乳白的精液從媽媽從還未閉合的陰道口中流出,答答的滴到地上。

接著,我將帶到媽媽客廳室,一邊放歐美A片錄像帶,一邊讓光著身子的媽媽給我口交。我可以感覺到她呼出的熱氣噴到我的龜頭上了,然後開始張開嘴唇將肉棒含進去,專心地慢慢套弄我的肉棒,再試用濕潤的舌尖舔著我的肉冠邊緣,然後慢慢地將的肉棒含入迷人的小嘴中上下吞吐著,不時吸著肉棒;大約過了半個小時,我也覺得差不多了,我童子身肉棒又硬梆梆的了。

好得很,我有了第一次射精後,成熟了不少,也老練多了。

「讓我和你繼續歡樂吧!!媽媽。」我把她帶到衛生間,然後讓她站在浴缸外面,將屁股對著浴缸,彎下腰。將粉臉緋紅,全身發顫的媽媽趴伏在浴缸沿,他輕擡她的右腿,她輕盈地擡起右腿,白色透明絲襪腳略為誇張的在空中劃了個圓弧,然後才緩緩的架在了浴缸邊上。

這姿勢使她的密處更加清晰袒露出來,原本緊閉的花瓣也被略微的撐開了一道小縫。我挺了挺下身,毫不留情的把粗大的肉棒刺到了花徑的最深處。

「啊--」媽媽的嬌呼聲裡已帶上了痛楚,美麗的面龐也有點兒扭曲。我的肉棒慢慢有力抽動,每一下都盡可能深的進入她的體內。一波又一波的攻擊。

媽媽配合的一挺一挺的,皺著眉頭,咬著自己的嘴唇,拚命的忍著不發出聲音來。臉色漲的通紅,長長的美發散在顫顫的雪白豐乳上。

我抓住她雪白光滑的肩頭,開始慢慢有力的抽送。很快的,就沒法控制屁股的抽動頻率,開始像一匹野獸一樣姦淫著,每次插入都將陰唇擠入陰道,拔出時再將陰唇翻出,空氣中瀰漫著激情…。

哦……哦……啊啊……”媽媽迷亂的呻吟著,俏麗的臉上滲出了細細的汗珠,雪白貝齒咬住了紅潤的下唇。

  “怎麼樣?舒服不舒服?爽不爽?比那老闆——-麻哥如何??”我惡聲惡氣的問。看著她的玉體在我身下婉轉承歡,心裡升起了極大的快意。

  “叮咚!!。。。叮咚!!。。。開門!小軍!”忽然傳來門鈴聲。

  “糟糕!!有人來了!這怎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