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被虐得高潮不斷1

媽媽被虐得高潮不斷1

后來媽媽才明白,這些人都是性變態狂,很會玩弄女人,阿B覺得媽媽是個天生被虐狂,才找來媽媽給山雞等人玩弄。而媽媽本身也是個淫貨、被虐狂,被這夥人淫玩淩辱倒正和她意。於是山雞、阿B、老粗、大炮、阿牛、大龍規定媽媽不準穿任何衣物,以方便他們淫虐媽媽。媽媽的淫穴和屁眼裡時刻塞滿了各種東西,有時侯是電動陽具,有時候是黃瓜或是羅卜,還有筆、打火機、手機、玻璃球等等,只要手邊能找到的東西,男人們都試著往裡塞。玩各種變態性遊戲,比如賤母狗舔腳認主人、騷母狗舔屁眼認人,規則和前次一樣,只是改成舔腳和屁眼;並叫媽媽伺候他們洗澡,把媽媽的一對大乳房塗滿沐浴液,然後讓她用乳房爲他們擦身子,再用嘴和舌清潔他們的腋下、雞巴和屁眼,要是伺候得男人們高興,就在浴室里干她;男人們大便的時候也要媽媽在一旁伺候著,男人一邊拉屎,媽媽就跪在男人面前,爲男人做口交,完事後還要舔干淨男人的屁眼。有時候讓媽媽喝一肚子清水,等媽媽憋不住尿出來時用個盆接著媽媽的尿水,讓她自己喝下自己的尿或是用這些尿給她脘腸。

這些變態狂甚至把媽媽玩出了乳汁!

原來山雞曾經做過配藥師,得到過一個催淫催乳的配方,還調出了針劑,一針下去,五分鍾內就出奶水。

從第一天開始他們就讓媽媽每天喝催乳的中藥,過了兩天媽媽的大乳房就出現了滿漲感,山雞覺得時機已到,命令媽媽:“跪好,把手背都後面去,爛婊子,今天給這對巨乳玩個爽的。”

“是。”媽媽把手背到身後跪著,大炮把媽媽的手綁住,山雞拿出兩個小針筒,捏著媽媽的乳頭笑著說:“賤貨,這可是爲我們這兩顆大木瓜特別調配的,催乳針哦,嘿嘿,很快就有木瓜汁喝了。”

“是……請主人……給大奶子……打針……品嘗……我的……木瓜汁吧……”

山雞和老粗相視一笑,各捏住媽媽一個乳頭,把針頭分別刺入媽媽的奶孔,將針劑緩緩推入乳房內。而阿B和大龍則找出最大號的電動雞巴,將它們塞進媽媽早已濕漉漉的淫穴和屁眼裡,粗大的假雞巴直到媽媽的子宮里,阿B打開電源,兩只假雞巴立刻在媽媽的肉洞里劇烈蠕動。這淫婦扭著腰浪聲叫著:“啊……

啊……好舒服……啊……小淫穴和……屁眼……都……插滿了……唔…

…唔……啊……爽……哦……啊呀……奶子……開始漲了……唔……哦……漲…

…啊……漲起來了……唔……哦……“幾個男人開始按摩媽媽的巨乳,讓藥效發作得更快些。

“嘿嘿,騷貨,妳看妳的奶子,是不是比剛才好看多了?”山雞淫笑著靠近媽媽,伸出手托起她柔嫩豐滿的乳房,一邊盯著她的眼睛一邊下流的用手輕輕拍著她那熟透了的乳房,發出結實沈悶的“噗噗”聲。

媽媽低下頭一看,自己一雙豐滿堅挺的雪白乳房鼓漲了起來,足足比原來大了近一半,兩個乳頭則驚人地豎立腫脹起來,頂端明顯地突起,顯出一種濕潤的亮光來,那還在刺痛的美麗的乳頭上的奶孔亦脹大而張開,裡面鮮紅欲滴,尤如一朵綻放的紅梅。

“哦……不……”媽媽開始感到自己雙乳那種令人羞恥的變化,本能地說。她明顯感到自己豐滿的雙乳變得沈重起來,而且感覺到一種令她無比難堪和痛苦的乳漲。乳房也變得異常的敏感,男人的每一下輕微的撫摸,都會讓她的身體一陣哆嗦,她羞恥萬分地呻吟起來。

山雞貪婪的用雙手罩住媽媽的雙峰,又搓又掐又擰,狠狠的蹂躏著。媽媽身體僵硬,緊張地挺著胸脯,兩個高聳的乳房明顯的顫抖著,山雞加重了手上的動作,媽媽的乳房抖動的更厲害了,大滴的血順著乳頭流到乳房上,山雞突然用手指夾住媽媽的兩個暗紅色鼓脹的乳頭,使勁地擠壓,幾乎將她的兩個乳頭捏扁了!

“求求你……啊……放了我……呀……不要……疼!”媽媽立刻感覺兩個受到針刺的乳頭尖銳地疼痛起來,疼痛使得她漸漸漲大的雙乳不停抖動,大聲慘叫起來。

“看來還挺成功……”山雞沒有理會被自己弄得因痛苦而悲鳴不已的媽媽,他興奮地自言自語著,松開了蹂躏媽媽雙乳的手……

大概是因爲媽媽本身就很淫賤的緣故,針劑的藥力發作的很快,不一會兒媽媽的雙乳就感到空前的滿漲感,連乳頭都高高地挺立起來,這騷貨的乳頭竟有近一厘米長!而媽媽的雙手被綁,不能自己擠奶,只好哀求男人們給她擠奶汁!

“啊……啊……好……好漲啊……哦……母狗的奶子……啊……要……要爆了……啊……主人……啊……

快……請擠母狗的大奶……啊……啊……唔……啊……求求你……啊……主人……母狗……受不了了……

哦……哦……快……快……擠……母狗……的……木瓜汁……啊……啊……“大龍忍不住抓著媽媽的頭發,將大雞巴塞進媽媽的小嘴裡抽送,阿牛也用雞巴抵著媽媽的臉,叫媽媽幫他打手槍,然後射在她臉和頭發上。阿B和大炮控制著假雞巴繼續玩弄媽媽的淫洞,老粗和山雞各自把手在媽媽飽滿的乳房上撫摩,還不時用手指彈彈那尖挺的乳頭。這種前所未有的刺激使得媽媽無比興奮,瘋狂地扭著腰肢。媽媽乳房內的乳汁越來越多,細看的話,便可發現小乳孔里已經有少許淫蕩的乳汁溢了出來。

媽媽還在苦求著男人們爲她擠乳汁,老粗一把揪住媽媽的頭發,嘿嘿地笑著說:“騷母狗,你叫我聲‘親爸爸’,我就給你擠奶子,嘿嘿,怎麽樣?”

其他男人都大聲叫好,老粗猛地一掌打在媽媽的大屁股上,媽媽再也忍耐不住,大聲叫出來“啊……是…

…親爸爸……親親爸爸……啊……請擠女兒的奶子……啊……““哈哈……”老粗和山雞大笑著。兩人滿滿握著媽媽的巨乳的手猛地一捏,原本壓抑在乳房裡的乳汁立刻噴泄而出,竟像男人射精一樣噴出一米多長的乳柱,激射在地上!“啊!爸爸!……”媽媽大叫著,乳汁急射和下體的快感一下子達到了高潮,這騷貨的下體一片狼籍,緩緩流出一地金黃色騷尿,這種刺激,終於讓媽媽失禁了!

媽媽幾乎要暈了過去,但這時六個男人卻將媽媽翻過來,拔去插在屁眼裡的假雞巴,命她像狗一樣翹起屁股,然後輪奸媽媽的屁眼,並用手握著媽媽的乳房繼續揉擠,大量的乳汁從乳房裡射出來,射得一地都是,於是男人們又要求媽媽用舌頭將地上的乳汁、尿液舔干淨。接下來的幾個小時里,媽媽的屁眼被六個男人不斷地輪奸,乳汁像是流不盡似地射出。媽媽只好一邊給男人干屁眼,一邊被擠出乳汁,一邊將地上的乳汁舔干淨。當所有男人都滿足的時候,媽媽的小屁眼都合不攏了,成了一個黑黑的肉洞,白濁濁的精液從里頭流出來,乳頭上也盡是白色乳汁,淫蕩極了。

從那次之後,媽媽的乳房每天都會分泌大量乳汁,碩大的豪乳中時刻充滿了淫蕩的乳汁,乳房也因此變得更加豐滿而富有彈性,媽媽也更加誘人了。此外山雞他們還讓媽媽羞恥地給動物口交手淫,有狗、有馬、有羊,甚至是滿身穢物的豬,他們曾讓媽媽用乳房給一頭豬洗身子,然後讓她爲這頭豬乳交並吞下豬的精液。后來甚至讓媽媽這使得媽媽更加淫蕩了。

自從由阿B那裡回來后,媽媽就變成了我的性奴母狗兼乳牛,由於山雞的催乳劑的功效,媽媽那一對巨乳就時刻充滿了乳汁,只要輕輕一捏她的乳房,甜美淫蕩的汁水立即噴射而出,甚至當媽媽性高潮的時候,雙乳還會自動流出奶水。妙的是媽媽的乳汁似乎永遠都擠不完,一是媽媽巨大的乳房儲存的乳汁很多,二來是每擠出一些媽媽的乳房很快又分泌出來補滿。當然,我是不會獨享美事的,也常常帶些同學朋友什麽的來共同享用媽媽,此外,我也同意媽媽去參加一些性交派對,或將媽媽賣做妓女給那些變態嫖客淫玩,既滿足了媽媽的淫慾,又能賺些零用錢。

一天晚上,媽媽又打扮得像個妓女一樣,穿一件緊身上衣,兩顆乳頭清晰地挺立著,下身穿一件超短裙,短得媽媽只要一彎腰,任何人都能看見她的屁股,然後穿了雙高跟鞋就出去了。我知道媽媽又是去參加派對了,便叫上高原和小強一同去觀戰。

果然媽媽來到一所偏僻的屋子敲了敲門,竟是一個赤著上身的強壯黑人開的門,我聽見媽媽叫他“里克”

,還向他道歉自己來晚了。里克看來有些生氣地道:“你這個臭婊子,一會兒干到你走不了路!進來。”

媽媽乖乖地低著頭走進去,里頭響起一片歡呼。我趴在窗上一看,不得了,里頭足足有三十個男人,都是黑人,許多人都赤著身子,巨大的肉棒挺得高高的,少說也有二、三十公分,粗得不得了。媽媽的上衣已經被裡克脫掉了,兩顆大乳房暴露在空氣里因爲緊張而輕輕顫動著,但緊張也沒用,男人們早已走上來,開始把手在媽媽的身上遊走,里克則和媽媽熱吻著,而媽媽的乳房上、背上、小腹上、屁股上、大腿上都覆蓋著男人們的手,里克把媽媽的超短裙扒下來,媽媽的私處和屁股就露了出來。里克大聲說:“這婊子是太想男人幹了,竟連內褲都沒穿就出來了!”男人們就哈哈大笑著,繼續玩弄媽媽的身體。

突然有人用手猛捏媽媽的大乳房,一股乳白色的奶水立刻由乳頭上噴射而出,男人們先一愣,然後歡叫起來,爭先恐后地上去吸媽媽的奶子,亂作一團。

一個叫吉姆的男人叫道:“兄弟們別慌,咱們先好好消消火兒,給這賤貨喂點營養品,然後再喝她的奶來補補身子再上,反正這賤貨比乳牛還能産奶,夠咱們喝的!對吧賤貨?”吉姆輕輕一捏媽媽的臉,問。

“對……”媽媽只好同意,但吉姆並不滿足,說:“對什麽,我要你親口說出來,賤貨,大聲說出來,讓大家都聽見,快!”吉姆猛地在媽媽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啊!……是……”媽媽先前的一點羞恥都沒有了,摸著屁股大聲喊:“我是個賤貨…我要你們干我…狠狠地干我…干我的騷穴…干我的屁眼…射在我裡面!就像是干個妓女一樣!然後吸我的奶子,吸干它們!因爲我是個賤貨……

是個妓女、婊子……我要你們的精液!”

男人們爲媽媽的淫蕩話語而歡呼起來,一個看起來三、四歲的男人首先扶著肉棒上來,命令媽媽道:“你這爛婊子,你想要的肉棒來了!還不快擡高屁股,賤貨!”“是……”媽媽順從地做出母狗性交時的姿勢,叉開腳擡起屁股。

那男人在媽媽的大白屁股上拍了幾下表示滿意,然後就把他的大肉棒猛地插入媽媽的淫穴。另一個黑人這時候也把肉棒放進媽媽的嘴裡讓媽媽吸吮。被兩支肉棒一前一後地姦淫,媽媽就像是烤肉一樣,被男人享用著。

“扭屁股,賤貨,給我扭動你的屁股!”“啪!”干媽媽淫穴的男人猛地一掌打在媽媽的屁股上,嫩白的大屁股上立刻出現一道紅紅的巴掌印。“嗯…

…唔”媽媽哼哼一聲,開始努力扭動屁股,讓男人插得更深入。媽媽淫蕩的動作使得在場的人大笑起來,干她的人則一邊打她的屁股一邊更用力地姦淫她的穴。

直到媽媽的大屁股被打得紅起一片,那男人開始射精在媽媽陰道內,他射得很多,足足射了一分鍾!然後那人和干媽媽嘴的人換了個位置,把沾滿精液和淫水的肉棒放在媽媽嘴裡讓她吸干淨。

這時原先干媽媽嘴的人躺在地上,而媽媽則趴在他身上套弄,最後也將精液射入媽媽陰道里。

里克走了上來,用手打開媽媽的雙腿,將媽媽剛被姦淫過的騷穴亮出來給大家欣賞。只見媽媽的兩片陰唇被幹得充血,微微地張著,似乎在歡迎下一位訪客,陰道里盡是精液,還有一些流了出來,流在屁眼附近。媽媽胸前的兩顆大乳房微微抖著,紅紫色的乳暈上還有一些白色乳汁,乳頭上還有乳汁在溢出來,顯然是被幹得高潮流出來的,這使得媽媽看起來像極了人盡可夫的妓女。然後里克大聲宣布:“各位準備好了嗎,我們的大奶賤貨想要精液了!看哪,她的爛穴正向我們打招呼!”

男人們又是一陣歡呼。里克則將肉棒用力插入媽媽充血的淫穴,開始干她。里克的肉棒至少有三十公分長,現在完全吞沒在媽媽的淫穴內,比雞蛋還大的龜頭頂入了媽媽嬌嫩的子宮口。“啊!”媽媽被這一下猛入幹得忍不住叫出聲來,我看到媽媽兩手抱著里克的背,身子不住顫動,挺立的乳頭又開始溢出乳汁,兩人交合處,媽媽的兩片陰唇緊緊包著里克的雞巴,還不住地往外冒著粘稠的液體。媽媽又被送上了高潮。

里克乘勝追擊,大雞巴像打樁機似的,一下一下地猛干,每下都深深干進媽媽的子宮內。

“哦……啊……啊……干……到……子宮了……哦……好……深……啊……好……爽……哦……哦……用力……對……再用力些……啊……不行了……

啊……啊……要……要泄了……啊……用力干……啊……我想要……大雞巴……

插爛我的屄……啊……啊……泄了……泄出來了……啊……啊……”

媽媽的陰唇被插得一翻一翻的,大量的淫水不斷地流出來,突然媽媽抱著里克不動了,淫穴一陣抽動,泄出大股淫精來。里克和其他男人都開心地大叫:“看!這個賤貨高潮了!”“嘿嘿,流水真多啊!”“比我干過最下賤的妓女還會流水啊!”“干!這種女人應該送到妓院去!讓所有人輪奸她!”“應該送去單身漢酒吧,給整個酒吧的男人免費干!”

所有人不斷地用最下流的語言來形容媽媽。媽媽改成了趴在里克身上自己扭動的姿勢,她不斷地高潮,嘴裡大聲叫著:“哦……噢……用力……啊……

別停下……啊……干我屁股……啊……我還要……一個人來干我的屁眼……啊…

…啊……求你們……快乾我的騷屁眼……啊……啊……”

她甚至自己用手拔開肥碩的屁股,將布滿菊紋的屁眼暴露在所有男人面前。里克叫道:“嘿,夥計們,這個浪貨想被干屁眼了!還等什麽!”

一個男人馬上挺槍直上,粗長的陰莖直捅入媽媽的屁股眼兒里。這一下幹得很深,媽媽吃痛大叫起來,誰知里克竟隨手拿起一條不知是誰的內褲塞在媽媽嘴裡,讓她叫不出聲。兩個人很有默契地猛插猛干,弄得媽媽高潮連連,像蛇一樣在兩個強壯男人之間扭動。

其他人也忍不住開始圍著媽媽打手槍,也不知多少只手在媽媽嬌美的身軀上撫摸,媽媽的雙手各握著一根粗大的雞巴套弄,嘴裡的內褲也換成了一根大雞巴,直插入媽媽喉嚨里。這賤貨卻漸漸適應了這種粗暴的姦淫,閉著眼睛,臉上盡是享受的表情,喉嚨里發出母狗發情似的“唔唔”聲。

里克和干媽媽屁眼的男人也達到了頂峰,低吼一聲,兩支雞巴同時干入媽媽子宮和屁眼深處,開始射精。

媽媽這時也浪哼一聲,同時高潮。男人們不等她恢複,又開始新的姦淫。

這次是兩個稍矮的黑人上來,兩人各自把兩根手指插入媽媽的陰道內,然後猛地用力將媽媽肥厚的陰唇向兩邊分得開開的。兩個男人的力氣分開一個陰道,後果可想而知。媽媽的陰道開的,足可塞入一個網球還有剩餘!

那兩個黑人這時相視一笑,兩人的大雞巴並作一起,同時插進媽媽的淫穴!媽媽不由得尖叫起來,陰道里的漲痛使得媽媽汗流滿面,豆大的汗珠從媽媽臉上、身上不斷地泌出來。干媽媽嘴的男人卻不滿意了,一把抓著媽媽的長發,拉起媽媽的臉,甩了個清脆的耳光,罵道:“Fuck!賤貨,給我好好地含!”

媽媽只好乖乖地繼續含弄。干媽媽淫穴的兩人這時抓住媽媽的大腿,讓它們不能亂動,然後兩支大雞巴大起大落,開始姦淫媽媽的騷穴。同時兩人也不放過媽媽的屁眼,其中一個人把兩根手指全根沒入媽媽的屁眼,不斷地扭動。這兩人十分默契,兩支大雞巴總是同時干入媽媽陰道深處,劇烈撞擊著媽媽的子宮口,使得媽媽那一對巨乳隨著身體不停地晃動,晃著晃著,我竟發現媽媽的乳房在不停地流奶汁,奶水因爲乳房不住搖晃的緣故向四周飛濺,地上、男人的身上,都濺有不少的奶水。這只賤母狗,竟在兩支大雞巴同時姦淫浪屄的情況下,又達到另一個更猛烈的高潮!

一邊的高原和小強都看得熱血沸騰,拿著V8猛拍這難得的淫亂景象。

不一會兒,干媽媽嘴的男人忍不住了,吼道:“唔……很爽啊,賤母狗,噢……射了,射了!”

說著拔出雞巴,將濃濃的精液噴射在媽媽嬌嫩的臉上。他的精液很多,射得媽媽口裡、鼻子里、眼睛上到處都是,像是做了個精液面膜一樣!接著那男人把剩餘的精液抹在媽媽的長發上,稱贊道:“好賤貨,口技不錯啊!是個職業喇叭手!哈哈……”

然後干媽媽穴的兩個黑人也射了,都射在媽媽子宮最深處,再將雞巴放入媽媽口中清理。男人們幹完媽媽后都坐下來交流姦淫媽媽的感受,言語間就像是剛乾的是個妓女一樣,並繼續欣賞其他人接著姦淫媽媽。

其他男人也不會放過媽媽這麽個淫賤的美女,他們用各種粗暴下流的方式姦淫著媽媽。有時兩支雞巴一起干媽媽的小屁眼,有時一個人干著媽媽的屁眼,另一個人蹲在媽媽頭上邊乳交邊讓媽媽舔屁眼,還有人讓媽媽用頭發包著他的雞巴打手槍。

媽媽似乎還在回味剛剛的高潮,躺在地上胸口一起一伏的。但她的事情還沒完,男人們更不會想放過這麽個淫賤美人。男人們盡讓媽媽休息了一小會兒,一個叫漢斯的男人就走上來,說道:“起來了賤母狗,餵了你這麽多補品,也該到我們補補了!還不快把奶子給洗干淨了,好讓大家喝奶!”男人們都大笑起來,大叫:“去洗奶子去!”“該喝奶了!母狗!”

里克和幾個男人打來小半桶水,給媽媽清洗一下身子。里克揪著媽媽的頭發問她:“賤貨,之前你答應過什麽,沒有忘記吧?別讓我們兄弟等的不耐煩啊,有你好受的!”

“是……”媽媽無奈地點點頭,然後開始清洗自己沾滿精液的乳房。屋子裡的景象淫亂得到了極點:一個乳房非常豐滿的女人赤裸地站在屋子中央,用毛巾沾著水,擦拭那一對令所有男人勃起的巨乳!而三十幾個男人圍著她指指點點,口裡用最骯髒的話談論著……

“干,洗好沒有,這麽慢!”有人不耐煩地叫。

“是,好……好了,請……請大家吃……吃奶子……”媽媽已停下擦拭,說。

“我操!你不會說話啊!說得清楚點!”里克手裡不知什麽時候多了一根SM用的黑皮鞭,一邊罵,一邊對著媽媽雪白的大腿抽了一鞭,“啪”一聲清脆響聲,媽媽的大腿上已經多了一道紅紅的鞭痕。

“啊!對……對不起,請……請大家……盡量享用……我……我這只淫蕩的母狗……的……乳汁……啊…

…我……希望……大家……吸干我的……乳房,因爲……我是個……變…變態的……淫…淫亂女人,我…

…我會用……我的乳汁……喂飽各位,讓各位……有力氣……再來干我……我……我喜歡被大家狠狠地干……““嘿嘿,原來如此啊。怪不得你生了這麽大的乳房,原來是給干你的人喝奶用的,哈哈……好!賤貨,現在你給我跪著,挺起你的大奶子!很好,然後雙手舉起來抱著頭,像是犯人那樣!對,母狗,你做的不錯。現在給我保持這個姿勢,不準亂動,否則你知道我會怎麽做!”里克用鞭子在媽媽的雙乳上輕輕拍打著說。

“是……”媽媽害怕里克的鞭子,只好乖乖地把手放在腦后,挺起胸前兩顆巨乳。讓我驚訝的是媽媽的乳頭一直是挺立著的,而且比往常還要挺硬,果真是變態的淫亂受虐狂!

這時里克宣布:吃奶大餐開始了!

男人們立刻圍了上來,當頭的兩人分別叼住媽媽兩顆奶頭,大力吸吮。

他們吸得很用力,發出很大聲的“啧啧”聲,乳汁大量瀉出的快感,使得媽媽的身子不住顫抖,嘴裡“唔唔”地呻吟著。“啪!”里克的鞭子又落在媽媽身上:“別彎腰!這樣吃奶的人會不舒服,而你!是用來讓大家舒服的,懂了嗎?”

“啊……是……是……”媽媽又挺起胸脯。這時候已經換了兩個人,但是他們同樣粗暴,還用手擠壓媽媽的乳房,這使媽媽更加興奮,開始淫叫起來:“哦……好……好爽……啊……用力吸……啊……啊……奶子被大家吸……母狗很……很……舒服……啊……啊……”

這淫蕩的畫面無疑更加激發了男人的性趣!他們不斷地換人,一個比一個吸吮得更猛,很快,還不到一半的人吸完,媽媽的乳房就已經空了。里克這時走上前來,輕托著媽媽的下巴問道:“蕩貨,奶水沒有了大家很不高興啊。你一定知道該怎麽做吧?”

“是……是,我高潮時……就……就會産出大量……奶汁,只……只要一直高潮……奶水……會……不斷産出的……”媽媽淒美的聲音的說著,身體微微顫抖。里克淫笑著說:“好是好,不過我們沒喝夠奶,可沒有體力干你!用這個怎麽樣啊?”

里克這時拿出一整套女用淫具:各號電動陽具,電動跳蛋和淫藥。

“好……好的,請……請用……這個……讓我……高潮吧……”媽媽輕聲說。

“哦?好啊!那麽你就照著我說的做吧。先自己把淫藥塗到你的賤屄和屁眼裡,一定要均勻塗到最深處哦!”里克淫笑著,說。

這時我看見媽媽聽話地拿起藥膏,左手將兩片沾滿淫液的陰唇分得開開的,可以清晰地看到那粒充血漲大的陰核輕輕跳動著。媽媽的右手手指颳起一大塊淫膏,把手指探入陰道塗抹起來,媽媽也因爲塗抹時的摩擦而輕輕呻吟,然後又再刮一塊,再伸進去……不用一會兒媽媽的淫穴里就沾滿了黃色淫膏。里克這時指了指媽媽的屁股,示意該到屁眼了。媽媽哀怨地看了看里克,卻也只好照做。

只見她換成兩腿分開跪在地上的姿勢,屁股高翹著,將布滿淫膏的手指探入屁眼……在場的男人們看得都呆住了,簡直不敢相信這麽嬌媚的女人竟做出如此下流的事來!

“嗯,你做得不錯嘛,母狗。現在,該到這些跳蛋了!賤貨聽好了,我要你把跳蛋先塗上淫膏,再放進爛屄里去!一個一個地放,直到我說停爲止!”

里克又下了命令。

“好,好的……”媽媽乖乖地回答,然後照著里克的話往自己的小穴里塞電動跳蛋,一顆……兩顆……三顆……里克和其他男人欣賞著媽媽的下流秀,直到媽媽的小穴里塞入了十七顆跳蛋,整個騷穴都被塞得滿滿的,里克才叫停。

這時媽媽的身子因爲春藥的關系已經開始顫抖,鼻子里發出哼哼聲。里克又指了指最粗最長的電動陽具,說:“把這個塞進屁眼裡去!爛婊子。”

“啊……可……可是,我……我已經……塞進……十七個……”媽媽哀求著。

“啪!”里克沒等她說完,鞭子已經抽在媽媽大腿上。一道紅紅的鞭痕立刻出現,里克道:“爛婊子!你最好乖乖地做!難道你想我幫你塞嗎?”

“啊!啊……不……不要打我……我……我塞……我塞……嗚嗚嗚……”

媽媽無奈地說著。只好拿起那粗大的電動陽具,對著自己的屁眼塞入。那電動陽具上布滿了一粒粒突起的硬顆粒,媽媽在塞入的時候痛苦得淚水都流了出來,而男人們則看得哈哈大笑。可是因爲那東西實在太大,好不容易才勉強塞入二分之一,這可不太讓人滿意,一個黑人走上來罵道:“干!慢慢吞吞的,我來!”說著一手按住媽媽,握著電動陽具末端猛地用力,竟一下子全部插進了媽媽屁眼!

“啊……啊……”媽媽的身體劇烈扭動著,幾個男人立刻抓住她的手腳,里克打開開關,跳蛋和陽具激烈震動起來,“啊……啊……漲……漲啊……要裂開了……啊……啊……停……停止……哦……好……好難受……啊……哦……哦……”

媽媽的叫聲竟然越來越媚,乳房也開始重新變得飽滿,乳頭勃起了足有一厘米!淫藥和淫具又喚起了媽媽淫蕩的變態被虐狂本質,里克從媽媽身後伸手輕托著媽媽的乳房,手指在乳房乳頭上不停遊走,媽媽淫叫聲又大起來了,身子也突然劇烈顫抖。這賤貨,竟在這樣的情況下高潮了!里克手指在媽媽的乳頭上稍一用力,濃白的乳汁立刻噴射出來。

“好了!兄弟們,我們的大奶母狗餵奶的時間又到了!”男人們都等了許久,聞言立刻有兩個人搶先吸住了媽媽的雙乳。

“唔……啊……啊……好……好舒服……啊……用力……用力吸……啊……啊……吸干我的奶子……哦…

…“接下來的半個多小時,媽媽的乳房一直被男人們不停地吮吸,而由於跳蛋和電動陽具的緣故,媽媽的高潮一個接一個不停地來,所以奶汁也不斷産出,在場的男人都吸到夠本才停止。然後又是一輪粗暴的姦淫!

每個男人少說射了兩三次,媽媽滿身布滿了精液,男人們還在她身上拉尿,並令她舔食地上的尿液精液等穢物。媽媽回家的時候已經是半夜三點多了,衣服被男人們拿走,媽媽只好一絲不掛地走回來。第二天我發現媽媽累得睡在門口,身上的精液凝固了,淫穴和屁眼裡竟還插著跳蛋和電動陽具,還在“嗡嗡”

地扭動,淫蕩無比……

“啊,啊……射……射出來了……”幾個略帶稚氣的聲音叫著。

“嗚……射……射進來……啊……射在阿姨身體里……啊……啊……好……好舒服……”這是媽媽的叫聲。我剛回到家就聽見這種聲音,於是趴到窗台上往裡看,原來如此。我會心地笑了笑。

房間里,媽媽正跪在地上,雙手被反綁在身後,身上除了黑色的長絲襪以及脖子上的皮項圈以外一絲不掛,兩顆乳頭尖挺著,還有奶汁溢出來。一個只有十三四歲的男孩揪住媽媽的頭發讓媽媽爲他口交,另一個也只有十一二歲的男孩則從背後干媽媽的屁眼,還有三個孩子,都不過十一二歲,圍在旁邊一邊觀看一邊用手玩弄媽媽的乳房。媽媽的身上、臉上、頭發上已經有不少精液,屁股上還有鞭痕,很明顯這五個小男孩已經在媽媽身上蹂躏過一番了。

“射出來了!”干媽媽嘴的男孩呻吟一聲,接著把精液射在媽媽嘴裡。

又過了不一會,插媽媽屁眼的孩子也射精了,直接射在媽媽屁眼深處。然後兩個孩子都把沾著精液的肉棒放入媽媽嘴裡,讓她舔食干淨。

“好了,大奶母狗阿姨,你還真夠淫賤的啊!現在,我們來玩個有趣的遊戲哦。這個遊戲叫——大奶母狗噴糞球,哈哈,我們開始吧!”一個看起來年紀最大的孩子說。說完,另一個孩子立刻走上來牽起媽媽項圈上的繩子,像牽狗一樣將媽媽牽往浴室。媽媽的臉上微微露出恐懼的表情,但究竟不敢反抗,乖乖地跟著那孩子向浴室爬去,媽媽已經漸漸適應逆來順受了。其他孩子說笑著,不時用皮鞭抽打媽媽高翹的臀部,命令她加大屁股扭動的幅度。

我當然也到浴室那邊窗口繼續觀看。這浴室是媽媽專用的,所以我特地設計成由幾面大鏡子圍繞著,任何一個角度都可以從外面看得清清楚楚,好讓其他色狼偷窺媽媽。所以現在我將浴室內的景象看得很清楚。

媽媽這時已經被牽進浴室里,幾個男孩子圍在媽媽身邊。“好了,母狗阿姨,把手扶在浴缸邊上,把屁股翹起來,快點!翹高一點!”年紀最大的孩子命令道。

“是……”媽媽乖乖地照做,“請……請問主人……這個姿勢……您滿意嗎?”

“哈哈……很好,很滿意。看來你很期待吧,母狗?看這肥屁股翹得多高啊。”那孩子撫摩著媽媽的屁股說。

“嗯……是……我……我很期待……期待主人……玩弄我……”

“好!那就開始吧!乖乖不準動哦。”那孩子一聲令下,一個孩子馬上拿來一條粗長的水管,將一頭塞進媽媽屁眼裡。“唔……”媽媽只輕輕哼了一聲,看來她已經很適應這東西了。孩子們將水管另一頭接上水喉,大孩子一點頭,水喉被打開了,冰涼的水立刻開始往媽媽屁眼裡灌。

“嗯……唔……唔……唔……”開始時媽媽還忍得住,但是過了一會兒,媽媽就開始痛苦地呻吟起來了:“哦……受不了了……啊……好漲……啊……求求你……小勇……啊……阿姨……的屁股……漲開了……

啊……啊……停……停止吧……啊……“那個叫小勇的孩子和幾個孩子一起邊看著媽媽的可憐樣邊說笑,直到媽媽的肚子開始漸漸漲大,最後竟像個孕婦一樣,肚子鼓鼓的裝滿了水,小勇才叫停。這時候的媽媽已經像是懷了六七月大的孩子的孕婦了。

小勇拍了拍媽媽的屁股說:“遊戲開始了!你要忍住哦。”

說著小勇拔出水管,叫兩個孩子按住媽媽,又拿出十幾個蛋黃大的玻璃球,開始往媽媽的屁眼裡塞入!其他孩子則在旁邊大聲數著:“一個!兩個!三個!…………”就這樣媽媽充滿水的屁眼裡又塞下了十五個玻璃球!

“呵呵,好大的屁眼啊!塞得下十五個球呢,那麽,現在要把這些球用力拉出來哦。”小勇笑道。

幾個孩子抓住媽媽將她翻過來,鼓鼓的肚子朝上仰著,屁股對著一塊空著的地方(浴室很大)。小勇和另一個孩子笑著走過來,把手在媽媽的肚子上撫摩著:“嘿嘿,像是懷著小娃娃呢……”媽媽表情驚恐地叫道:“不……不要…

…小勇……小剛……我……我自己拉……自己拉出來……”

“十五個球啊,很多的,我們來幫你吧,哈哈……”說著,兩人的手同時用力,往下按媽媽的肚子。

“啊!啊……”只聽媽媽一聲慘叫,褐黃色的糞便混合著水,帶著玻璃球從媽媽的屁眼噴射出來,“啵∼噗,啪啪……”十五顆小球竟被這力道全部射到牆壁上彈下來,而媽媽也已經屎尿失禁,糞便尿液射了一浴室!真是太刺激了!

男孩們都看呆了,過了好一會兒才轉過神來。“好……好了……請……

請放過我吧……”媽媽整個人軟在地上,有力無氣地說。

“不,這里被你搞得很髒啊,要清掃哦。”小勇笑著說。媽媽喘著氣輕輕地說:“我……我再來打掃吧…

…不……不用幫忙了……““呵呵,你的家當然要你自己清理啦,不過我們要監督你哦。好了,現在你把這里大便什麽的都用舌頭清理干淨!快點,還有玻璃球也被你弄髒了,也要一並舔干淨!”小勇命令道。

“啊……什麽……要……要用舌頭……”媽媽哀怨地說。

“當然啦,母狗只能用舌頭啊,再說像你這種下賤的母狗一定最喜歡吃大便吧?要都吃下去哦,如果不夠的話還可以找我們要,我們會慷慨地賞賜給你的!”小勇剛說完,男孩子們都大笑起來,嚷嚷著讓媽媽吃大便。

“是……是,我……我喜歡……吃大便……”我聽到媽媽這麽回答。然後媽媽無奈地爬在地上,當著那些孩子們的面將汙穢的糞便慢慢舔食干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