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男亂女132.老公在家也偷情

淫男亂女132.老公在家也偷情

132.老公在家也偷情第二天小如回到媽媽賀清語的家,正好妹妹胡雪松也回

來了,胡雪松奇怪的看著姐姐,小如心虛的連一紅呵斥道:“去一邊,有什麽好

看的?”

“姐,你和以前不一樣喲!”

“有什麽不一樣?”

“以前姐夫一出差,你就象吊了魂是的,可是你今天咋這麽高興啊?進門的

時候還哼著歌呢?漲工資了?中獎了?升職了?要不就是有情人了!”

“滾!別在這消遣我!”

“嘻嘻!跟你開玩笑!告訴我什麽事那麽高興?”

“真的沒有,以前你不是笑話我一天也離不開你姐夫嗎?我現在看開了,他

就那工作性質,想開了就心情好了!”

胡雪松半信半疑的搖搖頭,小如逃似的離開客廳進了臥室,她雖然出嫁了,

但是賀清語還是給她留了一間臥室。

躺在床上還在回味今天一大早和小雄的再一次交合,小雄舔著她的屁眼問她

:“你這里有沒有開發啊?”當時她斷然拒絕了,現在想起來有點後悔,連媽媽

那麽清高自傲的人都向小雄現出了自己的菊花門,自己要向籠絡住這個小帥哥,

也得把自己的后門讓他走了。

不知不覺的就睡著了……

胡雪松畢業后,好多地方要她,但是她哪裡也沒有去,一心想出國,天天往

外跑聯系國外的去處,后來媽媽賀清語通過一個在美國做生意的老同學,給她聯

系了一個舞蹈學校,什麽都辦好了,就等今年暑期開學她就去報道。

所以這陣子她閑得啥事也沒有,天天和一些狐朋狗友聚在一起,每周總有那

麽四五天玩到深夜才回來。

此刻小雄正在燕子的家裡,坐在燕子的床上,申阿姨正跪在地上,兩手正握

著那根漲大的雞巴套動著。

“騷貨!你別用手套弄了,燕子不在,今天我要好好的肏你小浪屄!”

“不行!我老公還在家裡,你輕聲點,他昨天喝醉了,下半夜兩點多才回來,

下次我一定讓你肏個夠!”申阿姨勾著媚眼,輕聲說著。但是,她的兩手卻在大

雞巴上,不停的套動,撫弄著。

小雄似乎被挑逗的異常興奮,急喘喘的說道:“好久沒肏你了,大雞巴想你

了,今天正好路過這里,騷貨,快給雞巴舒服,舒服……”

“我就知道,小色鬼,忍受不了啦?嘻……嘻…”浪蕩風騷的申阿姨,實在

是淫蕩無比,她撫摸著大雞巴,媚眼一勾,嘴角含笑,有說不出的妩媚、性感。

在嬉笑中,那對肥滿的乳房正抖動搖晃不已,瞧得人血氣贲張。

申阿姨兩手緊握住大雞巴,一連串的套動后。“小色鬼,我就給你個舒爽…

…”說罷,她低下頭,左手握著大雞巴套弄著,那張美豔的櫻桃小嘴張開,就把

龜頭含在嘴裡,連吸數口,右手在下面握住兩個爛蛋,手嘴並用。

申阿姨的小嘴吐出龜頭,伸出舌尖,在龜頭上勾逗著。左手大力的上下套動

大雞巴,在龜頭的馬眼口,馬上就流出幾滴白色的液體。她用舌尖在馬眼舐著、

逗著、又用牙齒輕咬他的龜頭,雙手在他的爛蛋上不停地撫摸,揉捏著。如此的

一捏、一揉,一套又一吸,那根大雞巴漲得更粗大。

“哦……好……騷貨……吸得好……你的小嘴真靈活……哦……”小雄舒服

的哼出聲,屁股開始往上挺。似乎要把大雞巴插入申阿姨的喉嚨深處才甘心。

“唔……爽死了……含得好……夠騷……哦……”申阿姨巧妙的香舌撥弄,

使得男孩舒服的哼叫聲不斷。

她一邊含著大雞巴,一邊媚眼亂飄,淫蕩的瞧著男孩舒服的模樣。一陣的拼

命吸吮龜頭,申阿姨似乎對男人的雞巴有所偏好。

“哥……你的大雞巴……好粗、好長……我愛死它了……”申阿姨吐出龜頭,

雙手在雞巴和睾丸上不停的捏弄、套動著。

“我要含它……吸它……大雞巴好棒喔……哥……你舒服嗎?”她春情蕩漾

的問著。

“騷屄……快吸……大雞巴……正舒服……快……”小雄無比的舒服時,申

阿姨卻不吸吮雞巴了。

他急忙用兩手按住申阿姨的頭往下拉,屁股挺起,大雞巴漲得直在她的香唇

上磨擦不已。

申阿姨知道他已快到高潮了。於是,她先是以舌尖舐著馬眼,嘗著那股男孩

特有的美味。舐著那龜頭下端的圓形棱溝肉,然後小嘴一張,就滿滿的含著它。

她的頭就開始上上下下,不停的搖動,口中的大雞巴便吞吐套送著,只聽得

“滋!滋!”吸吮聲不斷。大雞巴在她的小嘴抽送,塞得申阿姨兩頰漲的發酸、

發麻。

偶爾,她也吐出龜頭,小巧的玉手緊握住,把大雞巴在粉臉上搓著、揉著。

“哦……好爽……好舒服……騷屄……你真會玩……大雞巴好酥……酥……

快……別揉了……唔……哥要……要射了……”

男孩舒服的兩腿蠢動不已,直挺著雞巴,兩手按住申阿姨的頭,大雞巴快速

的抽插著小嘴。申阿姨配合著他的雞巴挺送,雙手更加有勁的上下套弄雞巴,小

嘴猛吸龜頭、馬眼。

“哦……哦……我射了……哦……爽死了……哦……”只見小雄腰干挺動幾

下,全身一抖,舒服的射精了……

一股濃濃的精液泄在申阿姨的口中。申阿姨皺著秀眉,將精液吞入肚內,在

枕頭邊拿出毛巾,擦拭一下小嘴。

“哥!你舒服嗎?”她無比淫浪的雙手撫著男孩的兩腿,撒嬌的說著。

“舒服…舒服……騷屄……你的吹蕭的功夫……真好……”

“哥……你的雞巴好……妹妹才給你含……”申阿姨真是淫蕩的女人,單靠

小嘴就將男人吸出精來。

“哥!你好壯喔……雞巴射精了,還沒有軟呢!”只見申阿姨兩手又握住大

雞巴不停的撫弄。粉臉淫笑的嬌呼著,芳心似乎很高興。

“騷屄!快騎上來,讓雞巴給你個爽快……”小雄似乎意猶未盡的說道。

兩手在申阿姨的渾身細皮嫩肉亂摸一陣,且恣意在她兩只雪白堅逝的雙峰上,

一按一拉,手指也在鮮豔的兩粒紅乳頭上揉捏著。

“嘻……你壞死了……”在剛才爲他含弄雞巴時,申阿姨早已陰戶騷癢得淫

水直流,慾火燃燒不已。

此時,乳房受到他按按揉揉的挑逗,使她更加酸癢難耐。整個小屄里有如蟲

咬般的絲癢。她再也忍受不了,受不住大雞巴的誘惑,她需要。

在也顧不上老公就在隔壁的臥室睡覺了。豁出去了,反正現在老公已是小雄

媽媽手下的人力資源部的主任了,而自己也在公司,不怕老公知道了翻臉,翻臉

的話他就會失去這份一個月8000多塊錢的工作。

“哥……哎呀……人家的騷屄……癢……嗯……人家要把大雞巴……塞到屄

里……哼……”說著,申阿姨已擡起身子,分開兩條雪白的大腿,跟坐在他的小

腹上。用右手往下一伸,小手抓住他粗壯的雞巴,扶著龜頭對準淫水潺潺的陰戶

她銀牙緊咬,閉著媚眼,肥美的大粉臀用勁往下一坐。

“滋!”一聲,大雞巴已被申阿姨的騷屄全根吞入。

“哦……好美……哼……嗯……哥……親達達……你的大雞巴…太棒了……

哼……騷屄好漲……好充實……唔……哼……”

大雞巴盡根插入肥嫩的陰道內,令申阿姨是打入骨子裡的舒服,她慾火難禁

的像個久曠的怨婦,沈醉在這種插穴的激情中。

申阿姨貪婪地把細腰不住扭擺著,粉臉通紅,嬌喘休休著。那個渾圓雪白的

大美臀,正上下左右,狂起猛落不斷的套弄大雞巴。肥嫩的桃源洞,被粗硬的大

雞巴塞得鼓凸凸的。

隨著申阿姨的屁股扭擺,起落,洞穴口齋出的淫水,順著大雞巴,濕淋淋的

流下,浸濕小雄的陰毛四周。

這時小雄站了起來,抱著她走到牆角,屁股狠勁的前挺,力道過猛,使得硬

大圓鼓的龜頭,一下子重重的,頂在花心上,頂得申阿姨悶哼出聲。

他左手就一把摟緊申阿姨的柳腰,右手托著她的左腿,屁股開始左右搖動,

前挺后挑,恣意的狂插狠抽著。

“哎唷……親親……這滋味……真……美……好舒服噢……”

申阿姨的兩腿站在地上,雖然左腿被小雄高擡著,但是這個姿勢,使得陰道

壁的肌肉緊縮,小穴無法張得太開。所以申阿姨那個鮮紅肥嫩的騷穴,就顯得比

較緊窄,窄小的春穴被那壯硬的大雞巴盡根塞入,只覺得陰道壁,被塞得滿滿的,

撐得緊緊的,令她感到異常的舒服,不自禁得屁股也輕輕的扭轉著。

抽插了一陣后,雞巴挺插和浪臀款扭的速度,驟漸急迫,申阿姨嘴裡的咿唔

聲也漸漸的高昂了。

“哎……哎……大雞巴哥哥……哼……嗯……騷屄美……美死了……唔……

哥……你的雞巴……好粗……唔……騷屄……被幹得……又麻……又癢……又舒

服……哼……”

申阿姨被大雞巴乾的粉頰绯紅,神情放浪,浪聲連連。陰戶里潮潮的爽快,

股股淫液如波濤洶湧般的流出,頂著大雞巴,浸濕了小雄的陰毛,只覺得春穴里

潤滑的很,小雄屁股挺動的更猛烈,陰唇也一開一合,發出“滋!滋!”的浪聲。

“親哥……哥……哼……妹妹好……好爽……哦……雞巴頂得好深哦……嗯

嗯……大雞巴小雄……我的腳酸了……哎唷……頂進……子宮了……妹妹沒……

沒氣力了……哼……唔……”

申阿姨兩手緊摟著小雄的頸子,右足站在地上,左足被他的右手提著,渾身

雪白的浪肉,被小雄健壯的身軀緊壓在耳邊。肥漲飽滿的騷屄,正不停的受到大

雞巴的頂撞,陰道壁被粗硬的雞巴磨擦,花心被大龜頭,似雨點般,飛快的頂擊,

直讓她美的上天,美的令人銷魂。

“哎唷……啊……親愛的……我沒力氣了……哎呀……大雞巴又頂到……花

心了……唔……你好壞……哦……哼……”

單腳站立,實在令申阿姨吃不消。每當她右腳酥軟,膝蓋前彎時,玉體往下

沈,花心就被頂得渾身酥麻,不禁全身顫抖,秀眉緊促,小嘴大張,浪叫不已。

小雄見她那付吃不消的渴態,似乎也有征服者的滿足。於是,他伸手將申阿

姨站在地上的玉足,也用勁的托起。申阿姨這時就像母猴爬樹般,兩手緊摟著他

的頸子,兩條粉腿緊勾著小雄的腰際,一身又嫩又滑的胴體便緊纏在小雄的身上。

那根又粗又長的大雞巴,高高的翹起,直塞在騷屄里。小雄健壯的手臂就抱住她,

光潔細嫩的玉臀,雙腿用力的站在地上。

“哎呀……哥哥……好丈夫……這種姿勢……插死妹妹了……哼……頂……

哦……大雞巴……哦……哼……”

原本就慾火高漲的申阿姨,再被他特別的姿勢和強壯的大雞巴,刺激得淫蕩

嬌作,肥大的屁股便不停的上下的款擺著。

由於申阿姨的嬌弱,再次屁股猛力的下沈,均使大龜頭重頂子宮深處,弄得

她粉臉的紅潮更紅,但覺全身的快感,浪入骨子的舒爽。

“哎呦……好……好棒哦……爽……哦……我舒服……美……哦……快……

快……我快忍不住了……哼……嗯……”

小雄見申阿姨似乎又要泄身了,忙抱著她的嬌軀,轉身往床沿走去。

走到了床邊,忙將上身一伏,壓在申阿姨的身上,伸手將她的肥美玉臀高高

的懸空抱起,屁股就奮力的抽插著。並且大龜頭頂在穴心上,狠命的頂著、磨著、

轉著。

“唔……好大雞巴……親丈夫……小妹……快活死了……哼哼……哎……花

心頂死了……哦……哦……爽死我了……啊……啊……”

大龜頭在花心上的沖刺,大雞巴在春穴里狠勁的插送。這些都使申阿姨非常

的受用,只見她秀發零亂,粉面紅暈地不斷左右的扭擺著,嬌喘噓噓,雙手緊抓

著床單,像要撕裂它一般,那種似受不了,又嬌媚的騷態,令人色慾瓢瓢,魂飛

九宵。

突然……

“哎唷……哥……哼……唔……妹妹不……不行了……唔……快……快再用

力頂……哎唷……唷唷……要丟了……啊……我丟……丟啦……唔……哥……啊

啊……啊……”禁不住一陣要命的刺激,申阿姨嘶叫出像殺豬般的尖銳聲。

她全身畏縮般的痙攣,子宮強烈的收縮,滾燙的陰精,一波又一波的噴灑而

出。

小雄受了又濃又燙的陰精所刺激,他覺腰部麻酸,最後掙扎的插了幾下,龜

頭一麻,腰部一陣收縮,一陂熱燙的陽精,由龜頭急射而出,直射在申阿姨的穴

心深處,射的她浪聲連連,全身酥軟。

“哦……哦……哥……你也……射了……哦……嗯……好燙……好強勁……

嗯……哼……”

從燕子家出來,他就直奔那個林岩媽媽所在的地下俱樂部,半個月前浩明給

他辦了一張會員卡,進去後到吧台那裡要29號房的鑰匙,吧台小姐說:“對不起,

先生,29號有人了!”

“哦?他進去多久了?我等會兒吧!”

“進去沒有多久。要不……”吧台小姐笑著說,“進29號的人久是以前和你

一起來的那個先生,要不介意你就進去吧!”

“是浩明?臭小子!”小雄向吧台小姐要了備用鑰匙上了樓。

踏進29號房的小雄,看到床上浩明和陳阿姨的情景,不禁笑了。

這時,浩明正弓著身,跪在陳阿姨兩條玉腿的中間,俯著頭,把嘴巴大張,

伸著長長的舌頭,在陳阿姨那個嫣紅光亮,嬌嫩欲滴的陰蒂,陰唇,肉縫裹,輕

輕攪著,吸著,吮著……

但見仰躺在床上的陳阿姨,光潔滑軟的胴體,胸前的兩只乳房,圓鼓鼓的。

雪白又禮滿,頂上的兩粒櫻桃,微往上翹,粉紅色的乳暈,在雪白的肉乳襯托下,

是如此的誘人,刺激著男人的慾火。

往下看,經細腰,光滑的小腹,到達大腿根部。圓凸凸的陰阜上,長著一叢

烏黑亮麗的陰毛,兩條渾圓多肉,線條悠美的玉腿張著很開,而浩明的頭正伏在

上面。

浩明的一陣吸吮,弄得陳阿姨全身有如蟲咬蟻爬,渾身不安的蠢動著,面泛

桃紅地正東搖西擺,似騷癢難挨的浪態。看得小雄一陣肉緊,悄悄地咽下口水。

他走進來,浩明和陳阿姨卻沒注意到,只顧忘情的享受。

瞧了一會兒,小雄的慾火更烈了,胯下的雞巴受到眼前火辣,香豔的情景,

剌激得挺翹起,慢慢的充血發漲,變得好硬好粗。

“肏……”小雄受不了這令人春心蕩漾的景色,他如梗在喉的罵了一聲。

在床上正舐得陶醉,正享受著小穴內淫水狂流,全身軟綿綿的浩明和陳阿姨,

被他的聲音驚醒了。

陳阿姨這才張開一雙媚眼,和小雄的眼光接觸。

“小雄……來啊……快脫掉內褲……上床來……”浩明招呼著小雄。

小雄很快的脫掉衣服,好讓繃緊在內褲的雞巴,出來呼吸一下新鮮的空氣。

褲子脫下后,一條早已硬的像根巨型手電筒似的特大號雞巴,就呈現在淫蕩的陳

阿姨面前。

看得陳阿姨渾身發軟,春心不由一陣激蕩,那麽粗又長的雞巴,不再享受一

次實在惋惜。

她的兩只水汪汪的媚眼,盯了盯他那根硬挺粗壯的特大號家夥,臉上泛起一

陣紅潮,也忘記浩明正舐著她的春穴,陳阿姨美目巧兮,害羞著臉,向他招著手

說道:“小雄……來嘛……阿姨幫你吸吸大雞巴,讓你舒服,舒服……”

小雄聽她要爲自己品品陽具,連忙跨上床。他跪在床上,使陳阿姨的粉臉,

面對著大雞巴。

陳阿姨故意飄個媚眼給他,身子一起,左手支撐在床,伸出右手握住雞巴,

就是用勁的狠套幾下。

小雄笑著問:“浩明是第幾次來肏你了?”

“第三次了!”陳阿姨用靈活的小手,在小雄的雞巴緊緊捏住,媚眼輕勾著

小雄,給他一個暗示性的淫笑,做爲心愛萬分的稱贊。瞧得小雄血脈更加贲張,

那早已硬得發漲的雞巴,更經她緊緊一握,硬得青筋暴漲,有如一條粗大的水蛇

在她的小手裡蠢跳不已。

陳阿姨看在眼裡,癢在心底,緊緊的握住陽物,湊上香唇,輕輕地吸吮著,

紅光發亮的大角頭。並且櫻唇輕漲,把硬壯的大雞巴含入嘴裡,緊緊的含住它,

頭兒一上一下的套弄起來。

陳阿姨天生一張櫻桃小口,粗大的雞巴含在她嘴中,有一種異樣的快感,又

溫暖、又柔軟,非常舒服。

小雄被刺激得渾身酥麻,忘情得伸手握住她兩只堅挺滑嫩的玉乳,便是一陣

的揉捏。

三個人循環的玩著這香豔的遊戲,整個套房正是滿室生春的景色。兩男一女

的春火,就像乾柴烈火迅速的燃燒起……燒得三個人都無法忍受。

浩明首先熬不住性慾的沖動,忙立起身子,跪在陳阿姨的下面,雙手提起陳

阿姨的玉腿,挺著大雞巴,對準淫水四濺的穴口,屁股一挺,“滋!”一聲,雞

巴整根插入,繼而就奮力抽插不已。

“唔……唔唔……哼……”

陳阿姨的小穴插入了雞巴,受到浩明狠勁昀抽插,小嘴似乎要浪叫些什麽。

但是口中又含著根特大號雞巴,塞得她粉頰發麻,鼓脹脹的,叫不出聲,只得鼻

息急喘地悶哼不已。

“哦……唔……嗯嗯……唔……”

浩明知道陳阿姨是奇蕩無比的淫婦,平常風騷到極點,單靠他自己的精力,

時常被她哄得陽精直射,酥軟無力。爲了發泄平日被她羞辱的恥恨,再加上今日

小雄的神勇,浩明抱著“此仇不報非君子”的心理,他兩手緊抓著陳阿姨的小腿,

大雞巴如入無人之地,開始狠插猛抽,下下盡根,不時用龜頭頂住她陰戶深部最

敏感的花心,屁股用勁的在頂著、磨著。弄得陳阿姨春心大動,淫水直冒,花心

亂跳,那個渾圓肥美的玉臀拚命挺起,使勁的抛迎狂扭著。

“唔!唔……嗯……哼……嗯……嗯……”陳阿姨滿臉火赤的浪喘著。

小雄的大雞巴塞在陳阿姨的小香唇里,眼前又是活生生的春宮圖,浩明的大

雞巴,抽送的死勁,幹得陳阿姨玉體亂抖,細腰狂扭,那肥突而隆起的陰戶,用

力向前挺著。

這種淫蕩的姿勢,真讓小雄看得眼中噴火。捺不住陳阿姨渾身美豔胴體的誘

惑,小雄忙兩手抓著陳阿姨的粉煩,屁股往後一縮,特大號雞巴,就從她的口中

拉出,陳阿姨滿嘴的口水也頂著嘴角流下。

“浩明!我肏插屁眼……”小雄對著正忙插著穴的浩明說著。

渾身酥軟的陳阿姨,一聽到特大號的雞巴要塞入屁眼,忙嬌喘的哀求道:

“哎呀……小雄……不……不行……你的雞巴……太粗……太長了……求求你…

…插浪屄……屁眼讓……讓……浩明插……唔……”

雖然陳阿姨的屁眼不是初次被雞巴插入,但是小雄的陽物實在太嚇人了,心

想真的要插進去,那可……

“小雄,別管這淫婦的浪叫……”

這樣嬌聲的哀求並沒有一絲打動浩明,他催促著小雄道:“別怕這淫婦吃不

消,她是恨不得天天有男人插她的屁眼,快!我先準備好姿勢,小雄,你只要見

到屁眼就插。”

說罷,浩明伏下身子,兩條健壯的手臂緊摟若陳阿姨,用勁的一翻身。變成

陳阿姨的嬌軀壓在浩明的身上。

但是浩明的雞巴仍然不停挺插狂頂,小嫩穴被帶得紅肉翻吐不已。小雄也顧

不得陳阿姨的死活了,他轉身跪在他們兩人的身後,瞧著陳阿姨那雪白肥美的玉

臀,伸出手在她的屁股輕撫著,摸在手中,非常滑嫩、柔軟。

陳阿姨的屁股被小雄一摸,不由得渾身嚇得顫抖。胴體又被浩明抱著,掙扎

不開,只得粉臀東扭西躲著,小嘴輕呼道:“唔……哦……小雄…求求你……別

插屁眼……只要……你不插……阿姨……會給你舒服個夠……哼……求……”

“小雄……別聽她的話……快肏……快塗上軟膏……肏她的屁眼……”

看著陳阿姨渾身妖豔的浪肉,與又白又嫩,嬌豔欲滴的美臀,實在令小雄心

動不已。於是他拿定主意,利用浩明早已預備好的凡士林軟膏,挖了一把,塗在

自己的手掌心裡,然後塗布在玉柱上。弄得整條大陽物油膩膩,滑溜溜的,真像

條大水蛇。按著又挖了一把軟膏,塗抹在陳阿姨那窄小的屁眼口。

只經那麽輕輕的塗抹,陳阿姨已緊張得全身打哆嗦,她的蛇腰猛擺,屁股也

隨著搖摧不已。她心裡一急,大叫起來:“不……不要……求求你……小雄……

不……大雞巴哥哥……我得爺爺……不要插………妹妹……不能……不……”

陳阿姨的淫聲浪語未說完,小雄已決定扶著雞巴上馬了。他右手握住那根又

粗又硬的大陽物:龜頭就在屁眼口上,左右上下的輕搓著。

這下子陳阿姨可有點受不了,小穴里有浩明的雞巴插抽著,陰道壁被龜頭刮

得既麻癢又舒爽無比。現在小雄如磨菇般的龜頭,又在屁股口不停的摩擦,直舒

服得陳阿姨魂不附體,全身劇烈的抖動,浪呼直叫:“哎呀……兩位親哥哥……

唔……哦……插得好……美死小穴了……哼……屁股好癢……哦……爽……呀…

…”

陳阿姨的窄小屁眼,早有喜歡被大雞巴插的嗜癖,如今被又圓又大的龜頭在

上面又搓、又磨,再轉,使她難以把持了。

屁眼上的騷癢,非但癢進心底,更傳入子宮深處,再傳遍全身,癢得她十分

難受。只見陳阿姨那雙媚眼似閉微張,快眯成一條線,呼吸粗濁,小嘴嗯聲連連,

渾身發燙,玉體狂扭,一陣從未有過的美感,襲上心頭。

“啊!唔……好……好……哥……肏得好……妹妹……又癢……又舒服……

嗯……唔……”

躺在身下的浩明,以手死纏著陳阿姨,屁股拚命往上挺,大雞巴在那紅紅顫

動的玉戶中進進出出的抽插著。

跪在陳阿姨臀部後面的小雄,也按住她的雪白大屁股,龜頭在屁眼口磨擦一

陣后,小屁眼已滑潤無比。於是,他身子挺直,龜頭對準屁眼,腰干用勁,屁股

前挺。

“唔……嗯……周哥哥……哼……大龜頭塞進……小屁眼了……唔……好漲

哩……哦……小屄美……嗯……妹妹要死了……”

小雄將大龜頭頂進緊窄的屁眼后,爲了減輕陳阿姨的痛楚,不敢再挺送雞巴,

只用屁股左右晃動,龜頭在屁眼口上輕搗慢轉著。

前後的火辣刺激,逗得陳阿姨更爲淫浪,只見她屁股左右前後的狂扭猛擺,

渾身劇烈的纏抱著浩明,雙手不停的拍打著床,小嘴不斷嬌叫著:“唔……親漢

子……好舒服……哥啊……妹妹要死了……唔……哼……好雞巴丈夫……肏死小

妹了……心肝……哎呀……哥哥……哼………停……不能再肏了……”

浩明見陳阿姨已浪到極點,知道她快丟身了。他緊抱著陳阿姨的屁股,用力

往下一按,屁股如裝了馬達般,拚命的挺插雞巴,口裡催促著小雄道:“哼……

小雄……快……這小……小淫婦快泄了……我們一起……肏死……這浪屄……哼

……哼……快……快……”

這時的小雄慢慢屁股往前挺,特大號的雞巴便驟漸的往屁眼裡塞,慢慢的一

寸一寸往裡塞進去,終於他那根大肉棒盡根通入她的香屁眼中。

當大雞巴插入緊窄的屁眼之後,小雄便開始左右晃動著屁股,使玉莖在屁眼

壁上既然磨又旋不已。弄得陳阿姨的玉體産生了一陣痙攣,只覺陰戶和屁眼,同

時被兩根大陽物插入,尤其是屁眼被撐得火辣辣,又酸又痛難以形容的滋味。她

也伸出手來,繞過身後,撫摸著背後小雄的大腿,同時小嘴哼聲不斷:“唔……

親雞巴哥哥……哦哦……我會被……被你們肏死……哦哦……妹妹受……受不了

啦……哼……哦……”

“叫爺!媽的,肏死你個大浪屄!肏!我肏!”小雄拍打她的屁股狠狠的肏

弄。

浩明和小雄,兩人上下配合無間,你插我扭的一下下的干著。陳阿姨閉著雙

眼,美豔的玉體瘋狂般的蠕動,又白又嫩的粉臀,在左右不停的旋轉。

一個豐滿的陰戶被浩明的雞巴插得鮮紅的穴肉在翻出翻入,肥美的屁股又有

小雄的巨棒在狂搗猛扭著,陳阿姨被這兩個男孩插得遍體酥軟,火辣的刺激使得

她浪叫不已:“爺……親……親丈夫……啊……美死奴家了……哎唷……小屄心

……被頂住了……唔……屄沒命了……親親……哼……”

又經過小雄和浩明同時插了五十餘下,陳阿姨的叫聲由高轉沈。同時那浪擺

的玉體也慢慢的緩下來,媚眼如絲,口角生春,額頭香汗淋漓。

浩明感覺到陳阿姨屄里的抽搐,知道陳阿姨已快到泄身的時侯了,他忙叫道

:“小雄!快點……讓她丟……快……快……”

因此小雄的屁股扭動得更加快速,配合著浩明插穴的動作,狂搗陳阿姨的屁

眼。

不一會兒,陳阿姨被幹得四肢發軟,全身冷汗直流,媚眼緊閉,淫水四濺。

驟然,她感到陣陣刺入骨子的騷癢,一股陰精,從子宮口猛泄出來。她失聲叫道

:“哎……哎呀……我……我丟給你們了……唔……小屄被……被肏死了……啊

……啊……”

隨著一聲叫喊,如晴天霹癢般的嚇人。陳阿姨已钗斜發亂,兩眼反白,嬌軀

顫抖不已,口流白沫,整個人昏了過去,不省人事了。

陳阿姨丟身後,渾身又白又嫩的肉體,貼在浩明的身上。

他看見陳阿姨那種舒服的受不住已暈過去,實感覺一吐多年來的怨氣。在心

情高興,精神放鬆之下,不聽使喚的雞巴抖個不停。只覺龜頭癢酥酥,毛孔一松,

濃濃的陽精在龜頭的跳動下,奔向了她的穴心。

浩明在射精后,也因運動的疲累,覺得全身酥麻欲睡了。他忙開口問道:

“小雄……你……你射了沒有……”

小雄搖搖頭,浩明說:“你接著肏吧!我累了,來之前在家肏了一回我媽!

我睡會兒!”說完從陳阿姨身下鑽出來,倒頭就睡。

小雄扶著陳阿姨的屁股,大雞巴從她屁眼裡抽出來,再插進她的屄里,強勁

有力的抽頂起來……

這時吧台小姐推門而入,她皺了一下眉頭說:“你都把人肏昏了還肏,有點

人性沒有?”

“你他媽的偷看,是不?”小雄擡起頭說。

吧台小姐的臉紅了一下說:“偷看咋的了?”

“肏!我不肏她咋出火啊?我還沒有射呢!”

吧台小姐走近床邊說:“現在沒有空閑的小姐了,看你雞巴不錯,姑奶奶就

賞你一炮!”

她坐到床上,撩起了裙子,把內褲脫去說:“看我的屄可以不?”

她今年大約三十二三歲,容貌平平,一雙眼睛很大,有點象趙薇,還挺豐滿

的,陰戶上的毛很重,從肚臍下兩寸處一直延伸到肛門附近和肛毛連在一起,小

屄到是很飽滿,眼色粉紅,若把陰毛好好修剪修剪,到不失一個美屄。

她躺到床上,雙腿大開說:“你肏不肏?不肏我走了,你以爲我是來曬屄的

嗎?”

“你他媽的也是騷屄一個!我肏!”跪在吧台小姐的下體中間。右手分開她

密密的陰毛,左手輕分那兩片飽滿肥突的陰唇,手觸在香穴上面濕滑滑的……

“哦……”她咬緊銀牙,瞪著那雙眼眼望著他,酥胸急劇的起伏,兩只乳房

不住的浪擺著。

小雄把大雞巴對準肥嫩的屄,往裡插,這騷屄在門外看了有一會而了,早就

屄水不斷了,小雄的雞巴插進去后,便是狂插猛抽不斷。兩手各握住一隻豐滿的

乳房,使勁的揉著、搓著。

這陣狠勁的插抽,可正中這小淫婦吧台小姐的下懷。大雞巴在小穴里抽抽插

插,使得小嫩穴漲的滿滿地,美的渾身爽快,一陣既充實又酥麻的快感卻上心頭。

使得她忘情的浪叫著:“哎唷喂……大雞巴……好……好……哦……再肏……啊

……小屄舒服死了……哼……我的心肝……哼……”

吧台小姐的乳房被揉得癢到心底,屁股拚命上抵,還不時的前後左右磨轉,

小雄也把腰干使勁的往下頂撞,陰戶內花心受到大龜頭的撞擊,既酥麻又快感,

只樂得吧台小姐連連喘著道:“小心肝哥哥……哦……唔……大雞巴哥哥……我

好……舒服……唔……親親……哎唷……頂到人家花心……哎……好酸……”

小雄聽她叫舒服的嬌聲連天,忙托起她粉白的肥臀,挺著巨陽猛力的大起大

落抽插著。

吧台小姐嬌小的陰戶含著大雞巴進出收縮,屄肉不停的翻吐著,每當大雞巴

往下壓時,一股白色的淫液就被擠得溢出小嫩屄,頂著臀肉溝,流濕了整個床單。

“啊……啊……親愛的……我的親丈夫……啊……妹妹可……可讓你……玩

死了……哦……要命的大雞巴哥哥……”

小雄見她浪勁十足,忙挺起身子,把吧台小姐的玉體翻轉過來。

此時的吧台小姐就趴在床上,望著她那肥白豐滿的粉臀,惹得小雄更是一陣

的肉緊萬分。他又迅速的伏下去,貼著吧台小姐滑嫩的背部,伸手分開兩片肥飽

的臀肉,大龜頭找到了玉戶口,忙又屁股一挺,雞巴“卜滋!”一聲,盡根沒入。

正當舒爽的欲仙欲死時,小雄卻要命的把大雞巴從小騷屄拉出,使得吧台小

姐頓覺小屄非常的空虛,使她無法忍耐。但是身軀被他翻轉過來,當小雄又再次

的壓下來后,她又重拾那種漲、滿的充實的快感。

一根又粗又長的特大號雞巴,深深抵住吧台小姐的敏感花心,她立即感到全

身一陣酥麻,不由得急急往後挺扭著肥臂。隨著屁股的扭動,大龜頭一下下的磨

擦著屄心,磨得她突突亂跳的花心好不痛快。

這時,陳阿姨醒了過來,側躺在床上看著小雄肏吧台小姐,說:“阿嬌,我

沒有騙你吧,他的雞巴是不是又大又夠勁?!”

原來吧台小姐叫阿嬌,此刻的阿嬌哪有功夫理她啊,被肏的失魂落魄,欲仙

欲死。

她禁受不住這心底陣陣傳出的騷癢,吧台小姐淫浪得浪哼咻咻著:“哎唷…

…親哥哥……喔……要命的大雞巴……哼……小妹……唔……真是舒服透了……

美……心肝……我……爽死了……哎唷……我……我……我受不了啦……呵快…

…我要丟……啊!丟……丟……”

吧台小姐口裡不絕的浪哼,隨著小雄的大陽物插抽,極度狂浪,神態淫蕩的,

樂極魂飛,欲仙欲死。

吧台小姐她粉臉赤扛,星眼含媚,心肝大雞巴不停的亂叫,陰戶顫抖的收縮,

一股滾燙的陰精,澆淋得龜頭酥麻,全身遍體的舒暢。

“……嗯……好小嫩屄……大雞巴好爽……哦……我也……喔……射……射

精了……”

小雄最後掙扎般,雙手按住她兩條渾圓的大腿,猛力的抽搐幾下,一股熱熱

的精液,直泄入她張開的花心裡,使得吧台小姐玉體一陣哆嗦,口中呻吟著:

“唔……哥……泄死我了……”

小雄離開的時候,浩明還在睡呢!吧台小姐伏在小雄耳邊說:“我叫鄭月嬌,

記得來找我,我不收費的,我也是熟女人妻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