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哺乳期的初戀情人】序—三

【哺乳期的初戀情人】序—三

哺乳期的初戀情人(序—三)

序章

和婕的戀愛是失敗的,唯一的成功是和婕成爲了朋友,很親密的那種。婕是我的高中同學,上高中時就是男孩子們追捧的對象,她很迷人,屬於那種聰明又美麗的女孩子,而且……發育的很好!

我們的愛情和很多早戀的人一樣經曆了風風雨雨最終各奔東西。禁果?和本文無關吧,有機會再和大家分享好了。

婕是個很溫柔的女孩懂得男人需要什麽以及該給男人什麽,分手的時候她對我說:「我們做朋友吧!很好的那種。好嗎?」

我說好。

於是她成了我的紅顔知己,我們的關系一直很純潔,這樣的關系維持到我的那次酒醉……婕在22歲那年嫁給了一個大她十一歲的成功人士,過上了有房有車有錢的令我們這幫窮朋友羨慕的好日子,只是我的羨慕里多少有一些酸酸的感覺,爲什麽不是和我?

一年後三月二十四日生下了他們的兒子,故事就發生在她兒子的百天慶上。

婕的老公是國外某知名企業駐華中區的銷售總監,風度翩翩,對她看起來也不錯,只是忙,而且非常的忙!甚至兒子的百天紀念他也趕不回來,但是在我們這幫老朋友老同學的張羅下那天還是非常盡興,宴會在她家的三居室舉行,生産后的婕絲毫沒有普通女人的邋遢,上身白色的公主裝配上及膝的淺綠色半長裙,恍惚間我彷彿又回到了高中時代,我癡癡地看著她,歲月幾乎沒有在她身上留下絲毫痕迹,光潔的面容,令我心醉的笑容,還有……那看來應該有36C的豐滿胸部!

記得學生時代就有人在背後說她:以後可以做奶媽。還是我教訓了那個口無遮攔的小子。但是說實在的,她的乳房是真的很大,談戀愛的時候我曾經肆無忌憚地摸捏過,吸吮過,她的乳房是豐滿圓碩而不下墜的那種,捏上去柔滑彈手,粉紅色的乳暈,而且乳頭只有櫻桃那麽大,我一直認爲那是我到目前爲止見過最完美的一對乳房!

以至於我們在戀愛時的親熱史以我玩弄她的乳房爲主,真正意義上的性交只有7次。

看著曾經最心愛的女人,不知不覺地,我喝多了。

半醉半醒之間,宴會上的賓朋陸續走了,隱隱地聽到有人說話。

「阿明就交給你了哦!」

「放心放心,我會照顧他的。」

「你們又可以春夢重溫了啊,嘻嘻!」

「死丫頭胡說什麽?打你哦!」

「什麽嘛,誰不知道你們一直藕斷絲連!別害羞啊。」是大嘴許瓊的聲音。

「不和你亂說了,我要進去了。」

「等不及了啊?嘻嘻。」

「我……」頭暈暈的,我睡著了。

************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被渴醒了,喉頭象被火灼燒過一樣,扶著天旋地轉的頭部,我掙扎著從床上爬起來,看看手錶,已經半夜十二點半了,我睡的地方好象是白天參觀過的客房。

我打開房門,不知道燈開關在哪兒,我只有在記憶中搜索著飲水機的位置,想喝過水以後象她告辭,畢竟孤男寡女不是太合適。

「哐當。」

摸索中不知踢翻了什麽。燈亮了。

「怎麽了?」一個關切的聲音在身邊。是婕!

「……哦,是我,口渴想找點水喝。」

「叫我給你倒啊!醉成這樣還爬起來。」

「沒關系,我……」

「什麽沒關系!叫你睡下來你就睡下來,不要不乖哦!」

聽她這麽說,我倒真象一個不乖的小孩子一樣,唉,女人啊!

我也無話可說了,「乖乖」的躺在客廳的沙發上。

「你休息一下,我去給你倒水。」

趁著婕倒水的時候我仔細地從上到下看著她(背影)。

長長的頭發如高中時一樣用白手帕扎著馬尾,睡衣下呈8 字形的誘人胴體好象沒有被懷孕生子改變,不!被改變得更加豐滿成熟了。這個,曾經是屬於我的……

婕回頭了!我慌亂地閉上眼睛(奇怪,我慌什麽?)

「來,喝水吧。」

「恩。」我裝做從夢中醒來的樣子睜開了雙眼。

哇!眼前是怎樣的一幅美景啊!婕彎下上身端著水杯,那兩只豐滿的,圓潤的,在我夢中重現過無數次的乳房從前開睡衣中若隱若現的和我打著招呼……更要命的是,婕身上那股似有似無的母乳的香味。

我獃獃的看著裸露在薄薄衣物外的成熟肉體,完全忘了禮節上基本的掩飾,時間彷彿也在這一刻停滯了……

「你——你在看那裡啊?」婕的聲音把我拉回了現實。她的臉紅紅的,是酒精的作用嗎?還是……我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她結婚了,是別人的妻子了……

「來,喝口水。」

「好。」

「一個人要學會照顧自己,不要老是讓我……讓大家擔心。」讓她擔心!她還在意我!我望進她深深的眼眸,那裡柔情萬千,婕低下眼簾,長長的睫毛輕閡,蓋不住流轉的風情;俏皮的鼻樑微微顫著,又哪裡緩得了我多年深深的苦戀?

「你一點沒變,還是象個長不大的小孩,有時候真的想象原來一樣把你摟在我的懷里……」我的思緒隨她的話語飄到了似乎很遠又似乎很近的高中時代。

第一章高中時代

和婕戀愛的時候我還是一個16歲的高中生,不大懂什麽前戲后戲什麽的。在她家,在我家,在公園,在影院,在一切可能「親蜜接觸」的地方釋放著我們的愛情揮灑著我們的青春。印象里最深刻的是在她來月經的那次。

我們在我家複習功課——婕是我們班的語文科代表,當時我們經常以「爲我補課」的理由獲得單獨在一起的機會:)——七月的天氣悶熱難當,開著一匹的空調就好象只是起著製造噪音的作用。婕那天穿著一件白色的T 恤淺藍仔褲坐在我的右手邊看一本好象叫《精品文庫》的參考書,我看著身邊的婕,那裡還有複習的心思不久前剛剛嘗到味道的我是典型的食髓知味。

「婕,我想……」

「想什麽!你怎麽老是不想好事啊!」婕嬌羞的白了我一眼。

「錯,我是盡想好事!」我笑著伸手摟她。

「流氓!非禮啊!」被我按在沙發上的婕紅著臉笑著說。

我不再理會婕的掙扎,開始親吻她的脖子,耳朵,臉蛋……

「不要,不要……啊……」婕的聲音越來越小,慢慢的變成了呻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