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著的武神

睡著的武神

第一集耸天之子第一章背叛與激情

这是一片奇特的大陆,整个被海洋包围着,彷彿是汪洋里的一座巨型的岛。

这里的人们称这大陆为“海之眼”。生活在这里的人並不了解海洋以外的世

界,萬千年来,也不见有任何外来的船只能够穿过海洋到达这里。过去的人们並

不了解他们为何会生存在这裏海洋之间,现在的人们也只知道他们的祖先把他们

的生命遗传了下来,继承着大陆的命运。

大陆的南面是现在的帝都泽古,千百年来,每一个朝代都以泽古为帝都。如

今的皇朝称为泸朝,所以泽古被现在的人们称之为“泸泽古都”。

在海之眼的东面,是原始森林,那裡很少人居住,只有一些小部落长时盘踞、

生存和野兽为伍。

西面是现在帝王的唯一亲弟泸泾所管割的地方,势力幾乎及得上泸泽,但权

力上,仍受制於泸泽的帝君泸澌。

北面是泸朝建国功臣巴洛金的封地,对帝都虎视眈眈。

海之眼的政权像海洋一样变化迅猛,现在距離泸澌推翻上一个政权的时间也

不过是五年而已,人们习惯上称为“泸泽五年”。

因为政权的动荡不定,而导致战争的不断,所以人们都以武力来决定自己的

一切:权力、金钱和女人。

在海之眼,武学也就特盛,各種各样的武功层出不穷,據说,现在的帝王泸

澌就是被海之眼的人们称为“天下第一”的高手。

战争的原因,导致男性的死亡率高於女性的死亡率,使得海之眼长期以来,

人口中女性的比例佔了三分之二。因此,一夫多妻,在海之眼是極常见的现象。

在後期的战争中,各政权之间不得不进行军队改革,许多的政权都把女人提到了

战场上,让她们像男人一样征战沙场。泸澌的正妻,也的是泸泽帝后芭丝就是一

个很强悍的女人,泸澌能够在海之眼成就他的帝王之业,芭丝也有很大的功劳。

由於女人的参战,女人的地位提升了许多,有一些女人更是凌驾在男性之上,

成为主宰一方的霸主。

虽说泸澌击败了所有的对手,成为海之眼的一代帝王,並且分派了泸泾和巴

洛金分别镇守着西面和北面,但海之眼的各大霸主的实力仍在或者在恢復並继续

壮大中,按照海之眼的历史规律,泸澌也不敢肯定自己的帝位什麼时候被某个霸

主夺去。

战争,对於海之眼来说,像包容着它的海洋的波涛一样,难以平息。

泸澌当然也懂得这个道理。

泸泽五年,六月三日。

海之眼北面,巴洛城。

巴洛金俯。

巴洛金的六大副手全部齐集密室,正商量着秘密大事。

“候爷,在泸泽的一切已经安排好了。”说话的是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留

着一撮小鬍子,身量並不高,但头特头,额头超宽,双眼充满着精明的神彩,此

人正是巴洛金的智囊漠九。

他口中的“候爷”则是指巴洛金;泸澌称帝后,把海之眼北面的大地分封给

巴洛金,並封巴洛金为“金刚候”。

巴洛金是泸王朝里,除了泸澌之外最强悍的人,被称为“泸朝第一猛将”。

他有着二百三十五公分的身高,體格如同猛狮一般健壮。有人传言他是来自海之

眼东面的一个神秘部落——耸天古族。

據说,这耸天古族,在海之眼的历史曾经盛及一时,只是不知为何,后来没

落了,躲到了东面的原始森林,现在的人们很少能见得到这个族的人。因此,现

在的人,都当耸天古族是一个传说,並不相信世上还有这一族存在。但有極少数

的人,却仍然相信耸天古族这一脉仍在东面的渤洄森林裡传承着,只是这一族的

人数到如今应该是很少的了。

耸天古族的人,就像他们的族名一样,高大强壮,且寿命比其它的種族要长,

一般都能达到一百二十岁,更长的寿命是两百多岁。

某些人猜测巴洛金来自传说里的耸天古族,就因了他有着耸天古族族人的特

征,超高大的躯體不说,他的肤色古铜,整个人看去就像一座巨大的铜铁,双眼

神芒逼射,虽不英俊的脸庞,却是極具男性的野性魅力。

他沉着声音道:“九爷,我们这次只许成功不许败,你懂吧?”

漠九道:“候爷,有你就有我,这我是时刻明白的。”

巴洛金大笑,道:“对,有我巴洛金的天下,就有你们的一切。”

其它六人也跟着大笑。

巴洛金止住笑,道:“隆志,西面的情况如何?”

六人最年轻的男人道:“我已经取得了泸泾的信任,並且令他後院失火,只

要他前往泸泽,他的兵权就握在我的手中了。”

隆志是个年青英俊的男人,身高一百八十五公分,他那帅氣的脸上安装着一

双很朴实的眼睛,令人觉得他是个诚实的人。

当初巴洛金选他前往西面的泾都,就是看上他这一点——看起来很值得信任。

巴洛金又道:“田纪,你们四人與各方霸主的协议达成没有?”

其餘四人当中一个壮实的中等个子中年道:“候爷,幾乎达到统一协议了,

倾向泸澌的都被我们以泸王朝的名义灭杀了,至於那些不足份量,也没必要联合

他们,願意與我们站成一线的七个霸主已经潜伏在泸泽各边界了,到时,我们以

帝都受了威胁的理由,直接排兵前往泸泽,泸澌当不会有任何懷疑。我们都知道,

泸澌信任候爷比他的亲弟弟还要多。”

巴洛金狂笑,巨大的身躯猛震,令整个秘密似乎也动摇了。

“既然如此,我们现在就出发,务必在六月二十四之前到达泸泽,庆祝泸王

朝五年之庆,当然,也是我巴洛金王朝建国之日。”

六人同声应道:“是,巴洛大帝!”

巴洛金道:“我早已经叫人各送了十个女奴到达你们的俯上,你们回去好好

享受吧。男人,除了征战沙场,就对征战女人最感兴趣了,我也回去找我的美人

了,这半年来,差点把我累壞了,我相信,我所付出的,一定会有回报,那就是

——天下归我!”

霸氣十足的一声大吼,密室大开。

巴洛金並没有正式的妻子,但他有着许多女人,除了女奴和妾侍不算,他有

着三个與他出生入死的女人,这三个女人在巴洛金的心中的无疑算是妻子的,只

是他没有正式的與她们成婚,因此並不成说是正式的妻子。

遗憾的是,巴洛金虽有许多女人,却並没有子女,巴洛金也並不以然,他对

於自己有无後代这问题持无所谓的心态。

也许是因为他本身的身高的突出,所以他的三个女人的身高也是很突出的,

每个都有一百八十公分以上。

巴洛金本人虽然长得不漂亮,他要的女人却是漂亮的,他的三个女人都有着

艳霸一方的姿色,其中以伊芝最美,姒娜和悦雲次之。

他回到寝室,见到了伊芝。

她正斜躺在床上,手裡捧着一本书在读,巴洛金进来时,她扭头看了看,也

不说什麼,还是继续看她的书。

她穿着薄沙睡衣,颜色淡绿,透过睡衣,可以隐给看到胸前巨大的乳房,因

着倾斜度微微地往下垂拉着。

脸庞长而不显瘦,肤白如脂,黑夜的长发散开,垂掉至床铺上。

巴洛金走到床前,把她手中的书拿放到一边,从睡衣领上看见她那很深的乳

沟,心中一热,道:“你还是改不了爱看书的习惯。”

伊芝抬起头,道:“你真的决定反泸澌?”

巴洛金道:“若非是我,他根本当不了海之眼的帝王,这帝王之位本来是我

的,我只是现在取回罢了。”

伊芝轻叹,道:“其实当了海之眼的帝王也不是一件好事,多少人想争夺那

个位子啊?”

巴洛金道:“能当一天就是一天,在海之眼,谁不为名利而战?”

伊芝道:“受苦的都是那些平民百姓。”

巴洛金道:“我不管这些,千百年,海之眼不就这样过来了?”

伊芝道:“也许。把书还我吧?”

巴洛金没有聽从她的话,反而道:“伊芝,替你的男人宽衣。”

伊芝道:“现在吗?”

巴洛金点点头,道:“此刻我很兴奋,你应该看得出来。”

伊芝跪在床上,解下巴洛金的上衣,露出他强壮的上半身,手不自觉地抚摸

着他的突出的胸肌,叹道:“也许你真的是属於永远的战场,直到你死的那一天。”

巴洛金道:“我不会那麼快死的,伊芝。”

伊芝继续解开他裤子,一根粗长的紫黑的肉棍朝天竖起,巴洛金道:“伊芝,

含它。”

她二话不说,便用嫩嘴含住了巴洛金的肉棍,巴洛金趁势解下她的睡衣,露

出她全裸的美體,一手垂下去揉搓着她胸前的乳房,没幾下,他把肉棍从伊芝的

嘴裡退出来,轻吼一声,压她在床,双手分开她的双腿,肉棍使劲地顶入了她的

嫩穴,她眉头一皱,轻吟出来,有些怨道:“你每次都是这么粗鲁。”

巴洛金一边狠狠地抽插一边道:“待你们下面湿润了,进去时就没那麼刺激

了,所以我巴洛金做爱不喜欢與女人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