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寫射鵰

改寫射鵰

那柯瞎子走後,黃蓉與歐陽峰萬般糾纏,先是黃蓉利用太湖旁歸雲莊擺脫歐陽

峰槐榿歉歊,蜑蜻蜠蜰爾後歐陽峰又發揮老江湖的經驗,守住回桃花島的道路夥夤夢奪,嗹嘐嘛嘝攔截住黃蓉。

如此來來回回,黃蓉一次次的被歐陽峰抓回餉餅餂飹,誏誦語誨又一次次利用她的機智逃離歐陽峰

的魔掌。

一次,歐陽峰又抓住黃蓉語誨誥認,槓槂槙樄但是所逼問出那九陰真經的譯文,卻總是顛三倒四,

前後不連貫,牛頭不對馬嘴。

想那黃蓉雖然家學淵源,並且心裡記有正版的譯文,但是畢竟不知道郭靖胡寫的

偽•九陰真經的內容,一時也無法完美的編出假的內容。

而歐陽峰本就是武學大宗師,雖然被黃蓉一時矇騙,但久了之後,心裡不免起了

懷疑……

(這些翻譯出來的九陰真經雖然依舊深奧難明,但是內容卻時常與前面的內容相

勃,質問於她,卻又時常故左右而言他,難道小丫頭卻是胡編了些內容,欺騙於

我……?)

疑心一起,歐陽峰內心的懷疑就越來越重,本來也沒懷疑到郭靖那笨小子會寫出

假的九陰真經予他,但一想那真經內容多有違背一般武學常理之處,本以為是那

黃裳本就未有修習一般武功,其武功之高超又是天下少有,會別出心裁創出這等

武學也是理所當然。

但回過頭來一想,許多內容不說違背了武學常理,連一般常理都違背了,那黃裳

未學過武功,卻不會未當過人吧…?

再說那黃裳雖然高明,但自己身為天下五絕之一,乃是當世天下間武功最高的

人之一,要說比黃裳差是有可能,但要差到連他寫出的九陰真經都無法理解,那

真是豈有此理了……

那歐陽峰本就是個聰明人,否則也無法達到這般高超的成就,只這麼一想,便想

出了黃蓉和郭靖的許多破綻,再想當初逼郭靖默寫九陰真經之時,那洪七公也在

旁邊,難保他不會想出這等陰損的主意……

這一想,歐陽峰馬上轉變了逼問的要點,旁敲側擊下,終於確認,那黃蓉所會的

九陰真經內容,與郭靖寫給他的,卻是截然不同。

一想到自己縱橫江湖數十年,竟被一個蠢笨的小子給戲耍了,歐陽峰頓時怒火上

湧,氣得不能自己,本來對於黃藥師還有所顧忌,但如今……

歐陽峰本就是個好色如命的色中惡鬼,否則也不會姦淫自己的嫂子,令她生下自

己的兒子,又教導自己的兒子各種風流的禦女之術,讓歐陽克姦淫千女,那些女

人尚且將歐陽克奉為主人,日日奉獻自己的身體取悅歐陽克。

只是近年來歐陽峰一方面已有了兒子,多少收了收心,把美女讓給自己的兒子狎

玩,另一方面為參悟高深武學,已是少近女色。

如今他唯一的繼承人被楊康所殺,又見黃蓉美艷不可方物,一時之間,竟是色心

大起,結合早年他收服女人的手段,一個圍繞俏黃蓉的惡毒計畫,就此悄悄的產

生了……

**********************************

客棧中,晚餐過後。

歐陽峰正坐在桌邊,似乎正在參悟黃蓉胡亂編給他的九陰真經,而黃蓉無聊的坐

在那張大得異常的床邊想東想西,完全沒注意到歐陽峰正偷偷的在注意她的神色

這些天黃蓉覺得還不錯,雖然那歐陽峰帶著自己繞南繞北的,也不知跑來跑去要

走到哪裡,但只要想到那個笨蛋,妄稱為天下五絕之一,竟如此蠢笨,還敢與自

己父親相提並論,靖哥哥不過胡編了本假的九陰真經,竟將它當成什麼寶貝一般

的收藏著,還時時努力參悟裡頭不知所謂的『高深武學』,只要一想到這,常常

讓黃蓉不小心失笑了出來。

可是一想到靖哥哥,黃蓉心裡又是難過了起來,一時想到自己一個人孤苦無依的

時候,唯有靖哥哥疼愛自己,但是一時又想到他為了那幾個死掉的師父,狠心的

將自己推開……

恍惚之間,黃蓉沒發現,她的思緒一會兒漂到東,一會兒漂到西的,注意力完全

無法集中,連她自己在想些什麼,都不大清楚。

一旁歐陽峰看到黃蓉本來清靈的眼神慢慢變的迷茫,嬌豔的小臉蛋,也浮上了一

層紅暈,他知道,時候到了……

「乖姪女,妳現在覺得怎麼樣了…?」

「我…我覺得我好像飛了起來……嘻嘻…好好玩……」黃蓉吃吃笑道。

歐陽峰陰陰的一笑,這極樂丸果然神效無比。

「來,乖姪女,張開嘴巴,吃下這顆藥丸。」

只見歐陽峰拿出一顆粉紅色的藥丸給黃蓉吃下去,而黃蓉竟也毫不猶豫的接過歐

陽峰手上的粉紅色藥丸,並乖乖的吃了下去。

「嘻嘻…好甜喔……歐陽伯伯…我還要吃……」

「好…乖……妳先坐著,乖乖的,伯伯就再給妳吃喔……」

「嗯…」黃蓉點點頭,乖乖的坐著,神色恍惚的看著前方,也不知在想些什麼。

歐陽峰得意的看著眼前這具美艷的人偶,他知道他將得到這狡猾的小美人,而且

這小美人將永遠心甘情願的奉獻她那嬌美的胴體以取悅他,並為他再次生下繼承

人,一個擁有他西毒歐陽峰和東邪黃藥師兩個天下五絕血統的優良繼承人。

原來歐陽峰趁晚餐之時,偷偷在食物中放入了一種名為極樂丸的藥物,這東西雖

然不是無色無味,卻吃起來像是一般的調味料,令人防不勝防,而之後一方面怕

藥效不足,另一方面又怕黃蓉家學淵源,認出了這種藥物,做戲讓他上當,於是

歐陽峰又令黃蓉吃下一顆極樂丸。

而這極樂丸乃是歐陽峰從大食引進一種名為罌粟的植物,配合數百種珍貴藥物調

製而成,能令吃下的人心神處於一種極樂的狀態,心神完全放鬆,旁人說什麼她

就信什麼,要她做什麼她就會做什麼……

當然,如果只是這樣的話,還不足以令歐陽峰永遠控制住黃蓉,更重要的是,只

要配合了他以前從一個神秘的邪教學來的一套邪術•惑心術,他將可以改變並掌

控眼前這小美人的一切……

這惑心術甚至要遠比丐幫彭長老的攝心法或者九陰真經中的移魂大法要來得厲

害,它能夠改變一個人的感情、思維甚至記憶,並且讓受術的人奉為真理,永生

不改。

可是這惑心術所要求的條件太高,只要受術者有一絲絲的反抗意識,就會讓施術

者受到自動受到還擊,走火入魔,神智混亂,因此這等邪法,即便是歐陽峰也不

敢隨便亂用,即使要使,也必配合極樂丸這等迷人心智的藥物,確保萬無一失,

方才會使用。

如今萬事具備,歐陽峰再也等不及,當下運轉心法,使出了惑心術,只見歐陽峰

雙瞳漸漸變成深紫色,他的內心亦因為這惑心術的影響,變得冷靜無比,直至近

乎冰凍了起來……

然後他走到黃蓉身前,將已經深紫色的雙瞳對上了黃蓉那對迷茫的雙眼。

只見原本雙眼無神的黃蓉,看到了歐陽峰那對深紫色的雙瞳,竟漸漸專注了起來

,只傻傻的看著那對美麗如紫寶石的瞳孔,到得最後,黃蓉的眼中,竟也露出淡

淡的紫色……

看到黃蓉的反應,歐陽峰知道黃蓉已經完全陷入惑心術的控制,於是緩緩說道…

「乖姪女,這世界上妳最敬愛的人是誰…?」

「是…爹爹……和…靖哥哥……」

「那麼,伯伯和妳爹爹一樣,身為天下五絕之一,所以,妳也會跟就敬愛妳爹爹

一般的愛著伯伯,對不對……?」

「對…歐陽伯伯跟爹爹一樣……都是天下五絕……所以…所以蓉兒也要…也要

愛著伯伯……」

看到黃蓉似乎有點猶豫,歐陽峰加深了功力,眼中紫芒更甚……

「妳愛著伯伯!」

「蓉兒愛著歐陽伯伯…」

這次黃蓉毫不猶豫的認定了這個“事實”。

本來,若果只是要得到九陰真經,做到這個程度就夠了,但是如果會放過眼前這

樣美艷冠絕天下的小美女,那他歐陽峰也就枉稱是天下人人畏懼的西毒了……

「那麼,和伯伯相比,伯伯跟郭靖,妳更愛誰?」

這次,黃蓉猶豫了許久,畢竟此時歐陽峰在她內心裡的地位,是跟黃藥師一樣的,

但是猶豫了許久,黃蓉還是說出了她內心的答案……

「是…靖哥哥……」

聽到這個答案,歐陽峰一點也不意外,女生向外,對這些小女生而言,情郎總是

比父親重要的。

「喔…告訴伯伯,妳是怎麼喜歡上郭靖的……」

於是黃蓉斷斷續續的訴說起了她因為被父親責罵,逃出了桃花島,一路上孤苦無

依,沒有人疼愛她,全天下的人都是壞人,直到她遇到了靖哥哥,只有她的靖哥

哥不管她是一個髒兮兮的小乞丐,對她如何的好……

歐陽峰專心的聽著黃蓉訴說她的初戀,因為他知道,這些將會成為他擄獲黃蓉身

心的關鍵。

聽完了黃蓉的初戀,結合之前在鐵槍廟所聽到的內容,歐陽峰終於找到了黃蓉內

心的突破點……

「好姪女,妳雖然愛郭靖,但是他卻為了那幾個死鬼師父,無情的把妳推開了,

這說明他不愛妳,他愛的是他的師父……」

黃蓉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她真切的感到,郭靖不愛她,而是愛著他的師父,她為郭靖所作的一切都是空…

「郭靖不愛妳,妳爹爹也把他的面子看得比妳重,為了妳去找周伯通,竟責罵於

妳,他也不愛妳,全天下的人都不愛妳……」

黃蓉如同掉入了黑暗的深淵之中,全天下的人都不愛她,她是如此的寂寞,如此

的孤單……

「不過沒關係,還有伯伯愛妳……」

黃蓉如同在黑暗深淵中找到了唯一的光芒般喜悅。

她找到了世上唯一愛她的人。

「所以,只要妳像愛妳爹爹,愛妳的靖哥哥一樣的愛著伯伯,伯伯也會永遠愛著

妳……」

「蓉兒……要…要愛著歐陽伯伯……像愛爹爹……愛靖哥哥一樣……愛著歐陽

伯伯……愛…愛歐陽伯伯……」

看著黃蓉那高雅慧黠的臉龐,露出癡戀於己的神色,歐陽峰知道他已經成功了一

半,而至於另一半……

「啪!啪!」

他拍了兩下手,房門突然打開,走進了五個千嬌百媚、神色恭順卻帶著點迷芒的

美女。

第一個是個看來二十多歲的少婦,但身型苗條,大眼睛,皮膚白皙如雪,留著一

頭烏黑秀髮,正是江南水鄉人物。

第二個是個年紀稍長的少婦,俏臉雖然有點黝黑,但是模樣卻美麗異常,只是一

雙眼睛閉著,似是瞎了,讓人好生可惜。

第三個卻是個十六七歲的少女,她一身穿著如江南富貴人家般雍容華貴,卻掩不

住天生比漢人還要來得高挺的雙峰和緊俏的豐臀。

第四個十八九歲年紀,玉立亭亭,頗見英氣,雖然臉有風塵之色,但明眸皓齒,

容顏娟好,只見她小腹微微隆起,顯是已經懷有身孕所致。

第五個也是十八九歲年紀,相貌甚美,臉蛋如白玉一般美麗,氣質文弱,一副小

家碧玉模樣。

如果黃蓉清醒著,必定會驚訝這五人的來歷,原來她們竟分別是被認為已死的韓

小瑩和梅超風,還有蒙古公主華箏、楊康的妻子穆念慈和清淨散人孫不二的徒兒

程瑤迦。

原來當初在桃花島上,歐陽峰便未殺死韓小瑩,只是將其擄走,本意就是想操控

其為淫奴,以備將來能用來殺死當時已經嶄露頭角的郭靖,於是便造假了一具屍

體,欺騙了天下人。

而梅超風則是為了用來對付黃藥師,當初那梅超風被殺之時,歐陽峰觀黃藥師神

色,發現黃藥師其實早已愛上自己的徒兒卻不自知,而擅毒者亦必擅藥,黃藥師

作不到的事並不代表他歐陽峰也作不到,在使用了無數珍貴藥材,結合流傳在苗

疆詭異的蠱術,雖然失去了大部分的記憶,但終於將梅超風救活。

至於穆念慈,則是因為她是殺子仇人楊康之妻,即使楊康死了,他也要姦淫其妻,

讓他死了也不好過。

華箏和程瑤迦卻是為黃蓉所累,這些日子歐陽峰帶著黃蓉走南跑北的,就是為了

抓來二女,以利他實施計畫的後半部。

其中韓小瑩、梅超風和穆念慈是早已抓到,經過他的調教,三人早已學會用自己

嬌豔成熟的胴體去取悅歐陽峰,而華箏和程瑤迦則剛剛抓來,雖已洗腦,卻因為

這幾天都與黃蓉在一起,尚未有時間享用。

看著屋內風情各異的六個美女,歐陽峰知道,今晚將是個快樂的不眠之夜……

歐陽峰走近黃蓉,將乖巧的黃蓉抱進自己的懷中,此時惑心術所附帶將他冰凍起

來內心,都差點抵不住黃蓉完美的胴體帶給他的誘惑,讓他直有撕裂眼前佳人衣

服,狠狠幹上數百回合的衝動。

他加強惑心術的運轉,強忍著直接把玩黃蓉胴體的衝動,在她耳邊輕輕說道……

「小蓉兒,妳愛著伯伯嗎…?」

「愛…蓉兒…愛…愛歐陽伯伯……」

雖然歐陽峰換了稱呼,但是黃蓉覺得這很自然,她所愛著的伯伯,本就該如此叫

她。

「那麼,妳愛妳爹爹嗎?」

「…愛……蓉兒…愛爹爹……」

「可是妳爹爹不只不愛妳,而且他還做了許多對不起妳娘和妳的壞事,妳聽聽妳

梅師姐說的……」

說著向梅超風使了個眼色,這梅超風已受過惑心術洗腦,竟配合歐陽峰,說出一

番誣衊師傅的大謊言……

在謊言之中,黃藥師變成了一個貪戀自己徒兒美色,沒想到逼姦不成,在梅超風

逃出桃花島之後,卻又打斷其餘徒兒的腿,逼死自己的妻子,又妄圖將女兒關在

島上,準備將女兒養大之後,再行姦淫的衣冠禽獸……

「妳聽,妳爹爹當初不只貪戀自己徒弟的美色,更逼死妳娘,害妳成為沒人愛、

孤苦無依的小孩,所以他不值得妳愛他……」

「不值得…爹爹…不值得蓉兒愛……」黃蓉似乎有點猶豫。

「妳不愛妳爹爹!」

「蓉兒不愛爹爹……」

「妳討厭妳爹爹!」

「蓉兒討厭爹爹……」

「妳恨妳爹爹!」

「蓉兒恨爹爹……」

黃蓉語氣堅定的宣誓著。

(呵呵…很好,就快成功了……)歐陽峰內心想著。

「小蓉兒,妳愛妳靖哥哥嗎?」

「愛……」黃蓉又露出了甜蜜的笑容。

看到黃蓉露出甜蜜的笑容,歐陽峰不屑的冷冷一笑,因為他知道,那個笑容將不

再屬於郭靖那蠢貨,而會是屬於他的……

「妳看看眼前這四個女人,妳認得她們嗎?」

「認得……」

「她們是誰?」

「她們是…靖哥哥的師父…韓小瑩……楊康的妻子…念慈姐姐……陸師哥的媳

婦……程大小姐……還有……還有……」黃蓉露出痛苦的表情,不想說出那個身

分。

「還有誰?」

「還有……靖哥哥的未婚妻……蒙古公主…華箏……」

(呵呵……沒想到小丫頭竟對此事如此在意,真是天助我也……)歐陽峰心裡高

興的想著。

「不,不只是這樣,妳聽聽她們怎麼說……」

歐陽峰使了個眼色,然後從韓小瑩開始,四人說出一個又一個誣衊郭靖的謊言。

謊言之中,郭靖與韓小瑩早年便被郭靖姦淫,而因為之前的暗示,讓黃蓉輕易的

接受了,郭靖愛著韓小瑩,並且姦淫了她的“事實”;穆念慈與郭靖本就有指腹

為婚的婚約,雖然穆念慈喜歡楊康,卻被郭靖利用婚約之事逼姦,現在肚子裡的

孩子更是郭靖的;程瑤迦在被郭靖救了之後偷偷喜歡上了他,在郭靖的引誘下,

也將身子給了他;而華箏身為郭靖的未婚妻,自是不用再誣衊他,只需講些當初

在大漠之中,兩人兩小無猜的往事,便足以讓歐陽峰達到目的……

「小蓉兒,妳聽聽,這郭靖竟大逆不道,姦淫自己的師傅,更卑鄙無恥,利用婚

約之事逼姦妳穆姐姐,還利用程瑤迦不知世事,誘姦於他,本身更與蒙古公主有

婚約,貪慕榮華富貴,真是無恥的卑鄙小人……」

「是啊…郭靖……郭靖…真是個卑鄙小人……」此時黃蓉神色淡漠,真箇是心灰

意冷了,連靖哥哥都不叫了,直接叫出了郭靖二字。

聽到黃蓉對郭靖的稱呼和評價,歐陽峰差點笑了出來,因為他知道,他已經成功

了一大半,只剩下最後一步了……

「那麼,小蓉兒,妳對郭靖有什麼感覺?」

「蓉兒…蓉兒……討…討厭……討厭郭…靖……?」黃蓉似乎還有點不確定。

於是歐陽峰決定再推她決定性的一把。

「妳討厭郭靖!」

「蓉兒討厭郭靖……」

「妳恨不得殺了郭靖!」

「蓉兒恨不得殺了郭靖……」

「小蓉兒,告訴伯伯,當妳下次見到郭靖,妳會怎麼作?」

「蓉兒會殺了那討厭的蠢貨……」

(呵呵……哈哈………)

歐陽峰忍不住在心中狂笑,這種扭曲別人內心的快感實在太強烈了,讓他忍不住

欲罷不能。

享受了好一陣子扭曲的快感,歐陽峰又被懷中散發嬌甜氣息的胴體拉回了注意

力。

現在,該是完成黃蓉的洗腦,並且收穫的時候了……

「小蓉兒,在這世界上,妳有愛著誰呢?」

黃蓉先是迷芒的想了一下,在她心中,似乎已經再沒有愛著任何人了,然後她突

然想到,並快樂的回答道:「歐陽伯伯!蓉兒愛歐陽伯伯……」

「那麼小蓉兒還有愛誰嗎?」

黃蓉又想了一下,搖了搖頭,說道:「沒有了……」

「那麼,伯伯是小蓉兒在這世界上唯一愛的人囉?」

「是的……歐陽伯伯是蓉兒在這世界上唯一愛的人……」

「既然伯伯是這世界上妳唯一愛的人,那麼妳是不是要一切都聽命於伯伯?」

「是的……蓉兒要一切都聽命於歐陽伯伯……蓉兒……要聽命…歐陽伯伯……」

「伯伯所說的一切、所作的一切都是對的,妳會把伯伯所說的話當成真理來奉行

,妳會把伯伯所作的一切視為理所當然……」

「是的……歐陽伯伯……所說的一切……都是對的……歐陽伯伯所說的話……

都是真理……歐陽伯伯所作的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

「妳會作任何一切可以取悅伯伯的事,取悅伯伯是妳人生僅有的唯一目的!」

「是……蓉兒會……作任何一切可以取悅歐陽伯伯的事……取悅歐陽伯伯是蓉

兒人生僅有的唯一目的……」

「很好……乖蓉兒……」

歐陽峰誇獎的拍了拍黃蓉嬌嫩的小臉蛋,而黃蓉也開心的接受歐陽峰的誇獎。

「但是,伯伯最喜歡的卻還不是小蓉兒,而是像眼前這五個淫奴,這些淫奴,才

是伯伯最喜歡的!」

配合歐陽峰的話語,五女乖巧的跪下,道:「瑩奴(風奴、慈奴、迦奴、箏奴)

向主人問安!」

五人一邊說著,並一邊解開上衣,將褻衣往下拉,露出五對各有不同美麗的乳房。

「蓉兒…蓉兒也要當歐陽伯伯的淫奴……」

「喔…?真的嗎?小蓉兒也要當伯伯的淫奴?」

「真…真的……蓉兒…不…蓉奴…蓉奴也要…要當主人的淫奴……」

說著,黃蓉掙紮著脫離了歐陽峰的懷中,面對歐陽峰跪下,並有樣學樣的解開上

衣,將褻衣往下拉,將她那一對從未被任何人看過完美的乳房裸露出來讓歐陽峰

品味,並口中喊道:「蓉奴向主人問安!」

看著眼前六個本來在江湖上叱吒風雲的俠女,現在卻跪在地上、裸露出各有特色

的美乳來向自己爭寵,歐陽峰感到有成就感極了。

而這六個美艷的淫奴不只會用她們嬌豔的胴體來取悅自己,每個人更是各自有不

同的用處,或能幫助自己登上武林第一人之位,或能幫助自己擊殺宿敵,又或者

能幫助自己取得尊貴的地位,實在讓他忍不住得意的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

雖然不明瞭主人為何發笑,但即使是剛成為淫奴的黃蓉,也沒有干擾歐陽峰的得

意,因為主人永遠是對的,即使身為淫奴的她們不明白,主人依然是對的。

笑了好一陣子,歐陽峰終於停歇了下來,因為他想到眼前還有六個美艷的俠女等

著他享用。

他緩緩收起功力,停止運行惑心術的功法。

剛一退去功法,歐陽峰就感到獸慾的衝動一股腦的湧上,將視線看往眼前的六對

美乳,他在心中暗暗比較著。

韓小瑩在被他享用過之前,本來還是個處女,雖然已經三十多歲了,但因為之前

未曾破身,雖然成熟的一對豐乳碩大如瓜,但依舊堅挺得如同少女一般。

梅超風早年曾與丈夫放蕩過,多行房事,所以乳蒂顏色較深,但也因為她的胴體

被開發過,加上天生發育良好,胸前巨乳之碩,位居六女之冠。

穆念慈本身乳房不算大,但因為懷有身孕,加上被抓的這些時日被歐陽峰餵食催

乳祕藥,讓她的乳房漲大得不下於韓小瑩那成熟的美婦,上頭更不時泌出令人垂

涎欲滴的鮮美乳汁,但這乳汁可不只是食品,更因為祕藥對身體的改造,讓這些

乳汁擁有強烈的催淫效果。

華箏身為塞外的草原女子,身材本就高姚,整個人看來狂野豪放、誘人無比,再

加上她的雙峰本就遠比一般族人來得大,讓她的乳房在六人中僅次於梅超風。

程搖迦卻是標準的小家碧玉,胸前椒乳雖然僅盈盈可握,但是形狀優美,讓人忍

不住伸手把玩。

而黃蓉不虧是江湖第一美女,胸前美乳豐腴卻不臃腫,大小雖然不如梅超風般碩

大,但堅挺傲立、雪白粉嫩,可稱得上是第一美乳。

此時,歐陽峰感到胯下肉棒已經堅硬得如金剛杵一樣的挺立,他決定先用兩個美

婦好好消消火,再來仔細品味三個美艷的小處女。

「瑩奴、風奴,妳們先照往常一般,用嘴巴和奶子服侍一遍,慈奴,妳用最下賤

的話語,好好教導妳三個小妹妹,讓她們知道我在對瑩奴和風奴做些什麼,也讓

她們知道,她們接下來該怎麼作……」

「是,主人,瑩奴(風奴、慈奴)知道。」

然後韓小瑩和梅超風站了起來,走到歐陽峰身前,兩女溫柔的脫下歐陽峰的下

褲,露出他那近八吋長的巨大肉棒。

韓小瑩和梅超風一左一右的跪在歐陽峰的胯下,兩女各自托起她們那碩大豐美的

乳房,將歐陽峰的肉棒夾住,並且柔順地舔著歐陽峰的肉棒,兩女靈巧的轉動舌

頭繞著肉棒前端打轉,一邊吸吐套弄火熱的肉棒,一邊夾著乳房上下抽動著。

那邊穆念慈羞紅著雙頰,吞吞吐吐的話不成句,雖然她被歐陽峰洗腦,改變了記

憶和情感,並奉歐陽峰為主,成為他忠心的淫奴,但是她的羞恥心未去,對於主

人的命令,實在感到羞於啟齒。

但是穆念慈是個很有責任感的女性,雖然感到羞恥,但是主人的命令就是絕對,

她深吸了一口氣,腦中組織最下賤的話語,用她那清脆的聲音,斷斷續續的實況

轉播……

「瑩奴姐姐…和風奴姐姐……她們正用她們淫蕩的嘴巴……和下賤的奶子……

服侍主人…主人神聖的大雞巴……以後妳們也要學習……用女人身上三個淫賤

的洞……去服侍主人的大雞巴……讓主人感到滿意……」

三個小處女都羞紅了臉,卻都帶著天真崇慕的神色看著眼前的淫戲,耳邊恭謹的

聽著慕念慈的“汙染”,期待主人用大雞巴寵幸她們。

這邊,歐陽峰在兩女高超的舌技下,肉棒竟似又漲大了幾分,他示意兩女停止,

此時兩女嬌顏艷紅,顯是早已動了情慾。

他讓她們上床躺下,並將兩女四乳相對的上下交疊在一起,然後歐陽峰粗暴的撕

裂兩女的裙子和褻褲,將兩女雙腿左右分開,讓兩女露出已經濕透而且微開的花

瓣。

「妳們兩個真是淫蕩的騷貨,不過是用奶子夾了老子的雞巴,再舔了兩口,就濕

成這樣,比窯子裡的爛婊子都還要淫賤,這麼淫賤的爛婊子,還想要老子肏妳們

嗎……?」

「要…哈…要的……哈哈…主人…請主人賞賜您的大雞巴給淫賤的瑩奴(風奴

)……」

兩女一邊嬌喘,一邊乞求主人的賞賜,因為她們的胴體在接受過歐陽峰的調教和

藥物的改造之後,幾乎全身上下都是敏感帶,尤其對歐陽峰的體味更是敏感,近

距離接觸歐陽峰的肉棒這麼久,早已受不了慾火的折磨……

「喔……那麼說說妳們是怎麼個淫賤法,說得好的,老子就先肏她!」

「風奴…哈…風奴光聞到主人…哈……大雞巴的味道……奶子…就硬了起來…

哈…哈…只想著要讓主人用大雞巴狠狠的肏死風奴……」

「瑩奴…哈…瑩奴…哈…哈…愛主人……瑩奴…只想…只想讓主人幹……」韓小

瑩羞恥心畢竟較高,光說出這幾句話,就羞得都#25825;不起頭來。

「呵呵…愛我…?瑩奴,我可是親手殺了妳幾個哥哥,還將妳擄來,強姦於妳,

這樣妳還愛我…?」

「愛…哈…瑩奴…愛主人……主人想殺哥哥他們…哈…他們就該死……就算主

人不動手…哈……瑩奴也要殺光他們……瑩奴的騷屄…本來就是屬於主人的…

哈…主人想要…想要幹…哈…瑩奴的小騷屄…隨時…哈…隨時都準備好…要讓

主人幹……」艱難的說完這些話,韓小瑩已經被慾火折磨得快神智不清,雪白的

肌膚更是隱隱透出粉紅色的色澤……

「呵呵……好,妳這可愛的淫奴,我就成全妳!」

隨後歐陽峰將巨大的肉棒用力的插進韓小瑩的肉瓣深處,韓小瑩激烈的搖擺嬌媚

的身軀,嬌媚的發出淫蕩地浪叫,歡愉地配合著歐陽峰的抽插,不過百來下,韓

小瑩就達到了第一次的高潮。

「呵呵……這小騷屄真不經肏,風奴,接下來換妳了……」

「是…風奴…感謝主人的賞…啊啊啊啊啊……」歐陽峰打斷梅超風的話語,肉棒

用力的插進梅超風的肉瓣,大力的抽插了起來。

沒多久時間,梅超風也達到了高潮,歐陽峰就這麼輪流肏著兩個一樣美艷,但風

情各異的少婦,兩女一次又一次的高潮,性慾逐漸淹沒了她們的腦海,一具白皙

嬌柔、一具黑俏狂野的胴體,跟著歐陽峰的肉棒抽插不斷搖擺,兩女享受下體傳

來陣陣酥麻的快感,不知今夕是何年。

**********************************

另一邊,穆念慈依舊斷斷續續用著最下流的話語,去形容眼前的淫戲,並教導三

個小處女走上“歧途”。

「…主人正用他的大雞巴…用力的肏著瑩奴姐姐的騷屄……瑩奴姐姐現在口中

發出的聲音…就叫做浪叫……那是因為主人把…把瑩奴姐姐肏得…肏得太爽了

……所以瑩奴姐姐忍不住就浪叫了起來……」

說著說著,穆念慈鼻息也漸漸加重,嬌顏艷紅,裙下更濕了一大片,顯然是從褻

褲裡滲出來的……

當然,不只穆念慈動了情,旁邊三個小處女雖然未曾接受過歐陽峰藥物的改造或

者床上的調教,但少女懷春,她們內心所有類型的愛,包括對父母孺慕之愛、對

師長敬畏之愛、對情人的男女之愛……,一切的一切,都灌注到了歐陽峰這個主

人身上,讓她們不自覺得對歐陽峰起了愛慾的衝動,裙下褻褲更偷偷濕了一片。

黃蓉、華箏和程搖迦三人突然聞到一陣誘人的乳香,轉頭一看,卻是穆念慈因為

動情,胸前雙蒂竟是緩緩滲出白皙的乳汁。

黃蓉和華箏性子比較野,兩人竟是搶了上去,一左一右,對著穆念慈的乳房就吸

了起來,帶點腥味和騷味,但卻又甜美無比的乳汁一入兩人的喉嚨,直讓兩女欲

罷不能,吸個不停。

「嗯…穆姐姐…啾……妳的奶…真好喝…啾……」黃蓉一邊喝一邊讚美。

「嗯…真好喝…啾……以後我讓父皇封妳當我禦用的奶媽…啾…我要天天喝…

啾……」

「不…哈…不要…哈……不行的……這…哈…這奶……不能…不能隨便亂喝的

…哈…」穆念慈一邊嬌喘著,一邊小聲的警告黃蓉和華箏,但兩女喝得正過癮,

右怎麼可能鬆口呢?

「呵呵…穆姐姐…啾…我們這可是託了小寶寶的福…啾……以後小寶寶出生…

可要好好謝謝小寶寶……」黃蓉嘴裡不停的吸著乳汁,一邊撫摸穆念慈微微隆起

的小腹,一邊調侃著穆念慈。

「這…這小賤種…哈…以後…以後生出來……不管是男是女……主人都答應了

我…哈…哈…要將她培養成一個…淫賤的騷貨……如果是男的…就改造成女人

的身體…哈…賣到窯子裡當妓女……女的…哈…女的…就留下來……以後跟我

一起服侍主人…啊…啊啊啊啊啊啊…」說著,竟因為自己所說淫邪殘酷的內容而

高潮了。

然而旁邊聽的三個小女娃聽了,卻未有露出任何一絲對未出生的嬰兒感到可憐的

跡象,好似這一切本來就該當如此,惑心邪術的恐怖,可見一斑。

「呵呵…原來是個小賤種啊…啾…那以後出生之後…啾……蓉兒也來幫忙…

啾…幫忙調教小賤種…啾……」

「我也要…我也要……」華箏在一旁興致勃勃的嚷著。

「瑤迦也會幫忙的!」後面程瑤迦也勇敢的挺身而出。

「妳們…啊…對姐姐…對姐姐……太好了……謝謝妳們……以後姐姐一定會努

力調教這小賤種……不會辜負主人的期望……還有姊妹們的熱心的……」穆念慈

眼角泛淚,衷心的感謝道。

一時,四女沈浸在莫名的感動之中,沈浸在這被扭曲的感動當中。

「慈奴、蓉奴,脫光妳們的衣服,換妳們兩個上床。」

四女這才將注意力轉回歐陽峰身上,原來韓小瑩和梅超風都被歐陽峰的肉棒給幹

得昏倒了,兩女身上到處都是濃稠乳白的陽精,也不知歐陽峰在兩人身上幹了幾

次。

只見歐陽峰的肉棒此時已經軟成只有四吋,但就在四女眼皮子下,不過幾個呼吸

間,那肉棒就又再度漲大,變成八吋大小的巨莽。

三個未經人事的處女對此未感到疑惑,不知道男人剛射了之後,總要過個幾刻鍾

,方才能再度硬起來,而穆念慈雖然曾為人婦,但卻也不是第一次看到歐陽峰施

展此術,倒也沒有露出訝異的臉色。

原來歐陽峰武功本就高強,又學了不少不管是旁門左道還是玄門正宗的房中術,

其中便有一術,平時服食各種珍貴的藥材和天材地寶,配合功法,讓他能在每次

射出之後馬上又再起雄風,而且不管射多少次,射出的陽精也是那麼多、那麼濃

稠,所以韓小瑩和梅超風身上才會有那麼多的陽精,好似被幾十個人輪姦過了一

般……

穆念慈和黃蓉兩人乖巧的脫光了自己的衣服。

看著黃蓉不知所措的坐著,穆念慈知道,這次的主角是黃蓉,她的處女元陰將會

讓主人的功力再上一層,而黃蓉完美圓挺的雙乳和雪白緊俏的豐臀,更將會是主

人永遠的最愛,所以她上前到黃容身旁,緩緩引導黃蓉張開她那對修長結實的大

腿,露出黃蓉那已經淫水氾濫的處女穴,讓主人欣賞。

「呵呵……」只要看到黃蓉這乖巧的樣子,就不由得歐陽峰不感到得意,這可愛

嬌豔的武林第一美女,將要是自己的了……

「慈奴,妳教過蓉奴自瀆的方法了嗎?」

「是的,主人,慈奴方才已經教導過蓉奴妹妹自瀆的方法了。」

「喔……」歐陽峰看向黃蓉,說道:「蓉奴,主人要看妳自瀆的淫賤模樣。」

「是,主人…」黃蓉滿臉通紅,怎麼也想不到,主人竟會下此命令。

但服從主人的命令,取悅主人,令主人高興,是黃蓉活著唯一的目的,所以黃蓉

很聽話的張開自己雪白修長的大腿,羞恥的依照印象之中,剛剛穆念慈姐姐的教

導,還有剛剛韓小瑩姐姐的示範,一手用纖細的手指緩緩按摩自己的陰蒂,並在

陰唇上下遊走著,另一隻手撫上自己雙乳,小心翼翼的搓揉著。

「嗯…啊……好…好舒服……主人……啊……蓉奴…愛主人……啊……」

出乎意料的,黃蓉竟一下就進入狀況,不只淫聲浪語不斷,她的肉瓣中淫水更不

斷的氾濫,彷彿她不是一個未經人事的處女,而是一個久經調教的淫婦。

看了黃蓉的反應,歐陽峰突然像想到了什麼,向正在他的胯下癡迷的舔著大雞巴

的穆念慈問道:「妳讓她喝了妳的乳汁?」

穆念慈嚇了一跳,馬上鬆口跪下:「慈奴不小心讓蓉奴妹妹喝了慈奴的淫乳,請

主人責罰!」

「哼!妳的旱道今天清理過了嗎?」

「是的,主人,慈奴今天已經清理過了。」穆念慈露出又喜又懼的表情,顯是知

道接下來主人會對她作什麼。

「好,那還不自己坐上來!」

「是,主人…」

穆念慈用力的將肛門掰開,對準歐陽峰巨大的肉棒,一口氣坐了下去。

「嗚…好漲……」

「還不快動!」

「是,主人…」

只見身為孕婦的穆念慈,挺著微微隆起的小腹,癡狂地上下扭動她標緻成熟的胴

體,胸前碩大的白兔隨著穆念慈的嬌軀上下擺動而跳躍著,不時還甩出滴滴乳汁

,淫靡的氛圍環繞著整個室內。

享受著穆念慈緊繃的旱道,歐陽峰一邊出言指示黃蓉不得達到高潮,卻又一邊指

點她如何自瀆,越來越接近高潮,卻又不讓她高潮,一邊還有閒暇注意房中其他

美人。

旁邊韓小瑩還昏迷著,梅超風則在小心翼翼的清理自己身上無數白稠的陽精,吃

得到的就直接用嘴吃下,無法直接吃到的,就用手指輕輕颳起,一點不浪費的送

進嘴中,似在品味瓊漿玉露般,珍惜而緩慢的吃著。

在床下,剛剛也喝了穆念慈乳汁的華箏正慾火焚身,竟找上程瑤迦索吻,一手抓

緊程瑤迦的頭不讓她離開,另一隻手卻爬上了程瑤迦的椒乳,正用力的搓揉著。

(呵呵……這個小丫頭,倒是有磨鏡子的傾向……)歐陽峰心裡好笑的想著。

「啊…啊啊啊啊啊啊……要…要去了…………」

穆念慈剛被歐陽峰肏旱道肏出了一個高潮,讓歐陽峰將注意力回到了這邊。

「哼…慈奴,妳真是個淫穢下賤的女人,肏旱道也能肏道去了,連最下賤的窯子,

裡面三文錢一次的婊子都沒妳那麼賤吧……」

「呼…呼……是…是的……慈奴…慈奴是最淫穢下賤的…爛婊子…慈奴要天天

給主人肏…肏慈奴的旱道……」穆念慈一邊嬌喘,一邊神色癡迷的說道。

「哼哼……真虧得妳還是楊家將的後人,還是洪七那偽君子的徒兒,看來洪七那

小子表面是個正人君子,背地裡也是男盜女娼,否則怎麼會教出妳這麼個喜愛走

旱道的淫蕩賤婦……」

「是…我是…賤婦……師傅…不……」穆念慈愧疚的呢喃著,但被這麼汙辱,卻

又讓她產生異樣的快感……

擺平了穆念慈,那邊黃蓉也已經濕到了像是尿失禁了一般,整個床單上濕淋淋一

片,散發出處女特有的騷香味。

歐陽峰爬到黃蓉身前,仔細欣賞這武林第一美女的淫態。

豔麗無雙的姿色,堅挺柔嫩的雙峰,晶瑩剔透的皮膚,渾圓雪白的臀部,修長結

實的美腿,胯下神祕的三角花園正流出晶瑩淫水,一切種種,在歐陽峰眼中一覽

無遺。

「主人的好蓉奴,妳現在感覺怎麼樣啊…?」

「蓉…哈…蓉奴…哈…哈…好想要…想要…哈…」

「蓉奴想要什麼呢?」

「蓉奴…哈…想要主人的…哈…哈…主人的……」

「什麼呢?蓉奴如果不大聲說出來,主人怎麼會知道呢?」

「蓉奴要…要主人的大雞巴…要主人用大雞巴肏爛蓉奴的騷屄…!」

「呵呵…蓉奴真乖……」

歐陽峰一邊說著,一邊將黃蓉扶正,將黃蓉修長的美腿交叉架在他的腰股之間,

然後將黃蓉柔軟的嬌軀抱起,口舌對準黃蓉的櫻桃小嘴,吻了上去,而黃蓉也任

由歐陽峰採擷口中香舌和唾液,光是這一陣親吻,就讓黃蓉經歷了一次小高潮。

「好了,小蓉奴,現在主人要肏妳了,雖然第一次會有點痛,但是主人肏過妳之

後,妳就正式成為主人的淫奴了,以後主人就可以天天肏妳,把妳肏出一個小寶

寶,好不好?」

「好啊……主人快,趕快肏蓉奴,然後蓉奴以後要天天讓主人肏,以後肏出好多

女的小寶寶,然後蓉奴要像穆姐姐一樣,把她們養大,長大了以後跟蓉奴一起讓

主人肏……」

天真無比的語氣,卻宣誓著黃蓉的孩子們以後淫邪的命運,歐陽峰感到自己的肉

棒又硬了一圈,這樣扭曲、強姦別人的命運,實在是最甜美不過的春藥了。

「好,要進去囉……」

「嗯…」

歐陽峰迫不及待的扶起早已硬得發疼的肉棒,對準黃蓉早已濕透的肉瓣,一口氣

用力的插了進去。

「嗚…」

雖然聽到黃蓉的疼叫聲,但是歐陽峰卻沒有停留多久,一方面黃蓉喝了穆念慈的

淫乳,這等同於吃了烈性春藥,另一方面剛剛又讓她自瀆了好一陣子,卻不讓她

高潮,這使得她的處女屄早就準備好接受男人的肉棒了。

果然沒有多久,歐陽峰便感覺到本來肉棒被緊緊的夾住,現在卻漸漸的放鬆了。

於是歐陽峰緩緩開始抽插,又慢慢的加快速度、加大力道,果然不到一刻鐘的時

間,就肏得黃蓉高潮不斷,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在第一次黃蓉絕頂的高潮中,歐陽峰果然採擷到了渾厚無比的處女元陰,竟讓他

一次增加了一層的功力。

爾後,歐陽峰讓已經被肏昏過去的黃蓉躺在旁邊休息,招來華箏和程瑤迦,又採

了兩女的處女元陰,合起來也是增加了一層功力。

接下來,歐陽峰快樂的輪流享用六個絕頂美女的胴體,彷彿會直到永遠……

三天之後。

這幾天歐陽峰除了叫吃飯和盥洗之外,未有下過床,六個絕頂美女讓他樂而忘返

,尤其是武林第一美女黃蓉,更是讓他肏上千萬遍也不會厭倦。

此時,韓小瑩、梅超風和穆念慈剛被他肏昏,正神色歡愉的躺在一旁,三女身上

布滿的乳白濃稠的陽精,顯然連清理都未來得及清理,就被幹昏了。

而眼前黃蓉、華箏和程瑤迦正一起嬌癡的舔著歐陽峰那巨大的肉棒。

「嗯…蓉奴好愛主人的大雞巴…嗯…嗯……這味道…光聞了就讓蓉奴的小騷屄

濕淋淋的…嗯……讓蓉奴好想再被主人肏喔……嗯…真好吃……」

「嗯…迦奴喜歡主人陽精的味道……又濃又香…嗯……每次吃了迦奴的小騷屄

都會更加的火熱,更加的想讓主人肏……嗯……好棒……」

「哼…嗯……主人的尿才是最好的……嗯……光是被主人的尿淋到……箏奴的

小騷屄就可以去好幾次了……嗯……蓉奴…妳的舌頭也好香……有一點主人的

味道喔…嗯…真香……迦奴妳的也不錯喔…嗯……」

「討厭啦……嗯…箏奴又欺負我們……」

光看三女癡淫的模樣,誰也想不到她們三天前都還是處女,而且一個是天下五絕

之一黃藥師的女兒、另一個天下五絕之一洪七公的徒弟,武林第一美人的黃蓉;

一個是歸雲莊陸莊主的媳婦、出身書香世家、小家碧玉的程瑤迦程大小姐;最後

一個更是貴為蒙古成吉思汗鐵木真最疼愛的小公主華箏……

一個月之後,歐陽峰終於捨得下床,但那不過是為了找一個安定的住所,安心的

修煉閉關和姦淫六個美女罷了。

之後,歐陽峰從黃蓉那取得了真正的九陰真經,加上日夜與六個頂級美女雙修,

一時之間,武功竟暴升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境界。

二十五年華山論劍約期一到,歐陽峰果然得到天下第一,然而他並不滿足,他不

容許有任何可能威脅到他的人存在。

於是他和黃蓉設局,讓黃蓉和梅超風親手殺了黃藥師,還有讓黃蓉和韓小瑩殺了

武林新秀郭靖。

只要想到兩人臨死前那副不可思議的眼神,歐陽峰就會忍不住想得意的大笑一陣

之後,又利用黃蓉的關係和機智,與穆念慈一起設局殺死洪七公、一燈大師、裘

千仞、周伯通等絕頂高手。

從此以後,天下再沒有人有足夠的資格與他歐陽峰相提並論。

然後他利用程瑤迦,滅了歸雲莊和程家上下過百口人,搜得過萬兩黃金的財產,

更利用程瑤迦和清淨散人孫不二的關係,一舉滅了那討厭的中神通王重陽所留下

來的全真教。

最後他以天下第一的武功,配合華箏的關係,幫助蒙古統一天下,更成為禦封蒙

古國師。

但歐陽峰依然感到不足夠,於是他殺了忽必烈,頂替其而成為蒙古皇帝,於是歐

陽峰成為蒙古大汗,他帶領蒙古成為橫跨歐亞非三洲的大帝國,更享盡艷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