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婦在我胯下的溫柔

少婦在我胯下的溫柔

我叫王明,今年23歲,身高182.在一家公司當總經理,爲什麽這麽年輕就當經理呢?那是因爲我爸是這家公司的老闆啊!所以大家都叫我高富帥,去年才剛剛大學畢業,馬上就來到自己家的公司做經理了,算起來也做了快1年了。而我家裡呢則只有我和我爸,我媽早死了,我爸又不在找后媽了,所以他特疼我。以前在大學泡妞時他還叫我需要錢的話盡管跟他要,聽的我不知該高興好還是無奈好!反正我爸什麽都挺我就對了。

話又說回來,今天此時此刻我正坐在辦公室的椅子上,對面則站這一位美豔少婦,她叫顧夢,今年28歲,是前幾天我請的女助手,由於前一個助手家裡有事不做了。

此時這位少婦正在向我報道這近來公司的一些細節。而我則沒怎麽在聽我都在看!細長的柳眉、漆黑明澈的雙瞳、柔軟嬌潤的櫻唇,吹彈可破的粉面,烏黑柔順的披肩長發此刻紮起了馬尾辮,越發襯托出這位美少婦的妩媚,再往下看一身黑色OL裝,一幅修長的好身材啊,絕對有1.68以上吧,特別是在腳上還穿著7厘米長的黑色高跟鞋!把那優美渾圓的修長美腿展現的淋漓盡致。在加上胸前那飽滿異常的胸部,讓人看著就有點欲罷不能了。

“經理,我說完了,你有什麽讓我做的嘛?”那猶若天籁般的聲音對著我說道。

“啊,呵呵,那個也沒什麽事了,你晚上有空沒,我想請你吃吃飯,畢竟你才來公司沒多久,對公司周圍也不太試應我想我們可以好好聊聊。”我剛開始還有點沒反應過來,因爲剛才正看著這少婦有點癡迷呢,不過還是很快的說出了我這幾天一直想說的事!

顧夢聽了我的話,猶豫了幾秒就果斷的回道:“不用了經理,我上完班還好去接我女兒呢。在說我這幾天也在網上看了公司周圍的環景,我想我會很快試應的。”

“那好吧,沒事了你去忙你的吧。”我聽了她的話就反棄了,並不是因爲對她就沒性趣了,主要是這東西急不來。

這幾天觀察下來,她應該就和她5歲的女兒一起住,應該和她老公離婚了,這我也都是聽公司里的人說的。這其實也是讓我唯一覺得遺憾的地方,我一向喜歡那種美少女,身體肌膚又有彈性又嫩化,還很緊繃,而一般生了孩子的女人就不在那麽緊繃了。當然這緊不緊的要看了才知道!不過眼前的少婦有一點特和我味口,那就是冷豔!

就這樣很快就下班了,我正坐上我自己的寶馬車準備回家吃飯,不過這時來了一電話。

“喂”我說道

“哈哈,王兄,最近如何呀,想兄弟了沒?”電話那頭傳來一陣笑聲。

聽到這我也笑了:“老西,你小子回來了啊,我還以爲你要呆在美國一輩子呢。”

老西答道:“老王啊,有空沒,出來吃吃飯,媽的呆在美國5年都要快呆瘋了,無聊的要死啊。”

我答道:“呵,好啊,那在天宮見。”

老西答道:“嗯,好我馬上就去,你也速度。”

“嗯”我答道

天宮是一家高級酒館,以前我和老西還有一些兄弟們常來這,不過請客的貌似都是我!而老西的本名叫劉西,是我的好兄弟之一,5年前去美國讀大學,現在回來了。

在天宮里我們見了面,狠狠的抱了下,然後坐了下來。

我們談了很多,以前一起玩過的日子,以前的朋友,以前做過的傻事。現在回想起來是多麽的有趣。而隨著每個人混的不同,有的人混的好有的人混的壞了,就變成混的好的跟好的,壞的自己也不太想跟混的好的一起。所以現在我的朋友越來越少了。

就這樣我們聊的好幾個小時,我們各自分開了,我坐在車上正想吸一隻煙,但在路上居然看到顧夢,這位美少婦,此時正牽著一個大概5歲左右的小女孩走在路上。我想了想放下煙,開著車慢慢的跟著她們。大概開了10分鍾,顧夢走進一房子里,不過這房子貌似不是很好,也很小,而我聽說顧夢是從外地來的,想來這房子說她租的。

看到她簽著小女孩走進了房間,我也停了下來。想了想又拿起了剛才還沒抽的煙點上了火。一邊抽著煙一邊想著今天和老西聊的以前的一些好玩的事。就這樣過了大概5分鍾,我煙也吸完了,正準備開車走人時就看到顧夢的房門開起,此時好像正和一個男人發生爭吵,她站在門口想要把那男的推出門外,而那男的著不肯出去的樣子,我打開車門要過去,就看到那男的居然打了顧夢一巴掌,而且還在打。看到著我連車門都沒鎖就飛奔過去。

我一手抓住那男的脖子,一手猛的在他臉上狂揍。

“碰~碰~~~~碰”

“啊,你誰啊,你媽的快放手。”那男被我打的的叫喊道。

我本身182身高不說,從小學開始就被我爸逼著去學武功。一身武功不說高強,但對付這種身高不夠175的白板想怎麽打就怎麽打。

這時顧夢看到打人的是我,對著我說:“經理,別打了,會出人命的。”

我聽了后就停了下來,再放開那男的脖子,那男的一下就躺在了地上,頭上還流著血呢。

我看著現在頭發混亂,非常狼狽的樣子的顧夢,房間里還有小女孩的哭聲。

我對著顧夢問道:“他是誰啊?需要我幫你處理嘛。”

“你能幫我把他趕走他好嘛經理,他是我的前夫。”顧夢掉這眼淚說道。

我聽了后其實也猜到這男的身份了,我踢了那男的一下說道:“滾,別在讓我看到你來打撈夢姐,再讓我看到我廢了你。

那男的聽了我的話,又在看了我一身名牌裝。特別是我這氣質常期於高層次的人在一起。讓人一看就知道我是個大人物。所以聽到我說的話,那男的乖乖的點著頭就跑了。

”夢姐你沒事吧,放心他不會在來打撈你了,如果還來我會讓他負出代價的。“我對這少婦輕聲說道。

顧夢邊擦著眼淚邊對我說道:”謝謝你了經理,你要進來坐一下嘛。“

按理說吧這時候我該選擇走人的,畢竟這是人家最狼狽的時候,不過這機會難得,我怎麽可能放過呢。我說了聲”好“。就進門了

我坐在沙發上,正看著顧夢在哄她的女兒,終於把她女兒哄的不哭了,把她帶到屋裡后就出來了。

”經理,今天多謝謝你了。“顧夢對我說道。

我笑著說:”沒事,同事嘛,你也別叫我經理了,就我王明吧。“

”哦“顧夢答道。

我又問道:”你前夫是不是常打你啊、“

顧夢答道:”嗯,其實就是這樣我才和他離婚的,我從北京搬來夏門就是爲了躲他,沒想到他還能找到我。“

就這樣顧夢跟我聊了很多她跟她前夫的事情,我聽了后也知道爲什麽她要和她前夫離婚。這男的喜歡賭錢,輸了后還會回家打她,有時看到女兒在哭也會打罵。

此時看這少婦,邊說邊有點哭腔出來,有點要哭了的樣子。我大膽的把手搭在她的肩上,把她拉入懷中。而顧夢也沒阻止,此時她正傷心著呢,正需要一個男人的安慰。

我輕輕俯下頭開始輕吻少婦的青絲,鼻尖蹭著光潔如玉的額頭,嘴唇慢慢往那柔嫩的紅唇吻去。

”嗯“顧夢驚了下,看著我,不過並沒有太強烈的抵抗,只是雙手想要推開我,嘴巴有點閃避。

我到了此時又怎肯讓她逃脫,我左手抱緊她的頭不讓她亂動,右手這摟住那水蛇般的細腰,有力的往我胸膛壓來。

”唔 唔 唔 “顧夢嘴上說不清楚字,彷彿要說不要之類的話。

我則不管那麽多了,繼續吻著她那銷魂的紅唇。

大約過了10分鍾,此時顧夢以沒有剛才那般抵抗了,此時的少婦雖說不上主動的配合,但也不會在拒絕我的吻了,那雙手也慢慢的搭在了我的背上。

我分開了嘴唇,看著此時紅的跟西紅柿一樣的臉,顧夢有點害羞的躲閃著我的眼光,不敢正面看著我,只低著頭,我左手微微的擡起少婦的下巴,讓她看著我,灼熱的嘴唇又重新壓上那小巧的櫻唇,重新開始細細品味起來。

不過少婦始終不肯打開牙關讓我舌頭深入到裡面,我吻了一會對這顧夢輕說道:”夢姐,張開嘴好麽?“

顧夢聽了后,紅著臉點著頭。我看到后內心那叫個心喜啊。又重新吻了上去。

顧夢任由我的舌尖猛的鑽進她的口腔,頓時四片嘴唇連在一起,我那火熱的舌頭在她嘴裡四處亂闖,追逐吸吮她的舌尖。

”嗯~~~~~~嗯~~~~嗯“

我含著少婦鮮紅柔嫩的小香舌,貪婪的吞咽著她嘴裡香甜的津液,我的手也不老實,慢慢的攀上了豐滿彈軟的胸部,很大很舒服這是給我的感覺也很有彈性。另一隻手則在她的後背上扶摸著。

”嗯~~~嗯~~~~“少婦那若有若無的輕吟真是讓我陶醉。我看到此時少婦以不會在拒絕我,就雙手一用力,把她抱上起,往房間里走去,不過我不知道哪個房間是她的,所以問了句:”夢姐,你的房間在哪。“

顧夢聽了后,羞這臉指了指左邊的房門,我訊速打開房門,在把少婦平放在那白色大床上。雙腿分跨在婦人的小腹上,下面某根火熱的東西已經開始躁動不安,貼著少婦柔軟的腹部,偶爾磨蹭到那神秘的阜肉,即便是隔著衣服,依然能感覺到少婦那一塊的嫩軟肥美,我一邊吻著少婦一邊訊速脫掉全身上下衣物,而顧夢看到我全身赤裸,一身強壯有力的肌肉,馬上又閉起眼不敢看了。

我再把她身上的衣服訊速的脫掉,紫色的內褲被我脫掉后,少婦全身一無所有了。少婦一直閉著眼不敢看我。而我著看著少婦大腿根部似乎因爲即將到來的事情而濕透了,我分開了少婦的雙腿,馬上露出了那的肥美柔嫩的小穴,我握著自己的肉棒,用龜頭將少婦的唇肉擠開,朝著濕潤的洞口,用力一頂。

”啊“

”啊“我們同時呻吟著。太緊了,太舒服了,雖然生過一孩子,但還是那麽的緊繃。

我迫不急待的抽動了起來。

”嗯∼∼∼“顧夢嬌滴滴的一聲嘤咛。

”啊!輕……輕點~~~嗯  啊~~~~~~~~~·不要~~~~慢點啊~~~~嗯!“顧夢在我的抽插下,慢慢的呻吟了起來。

我俯身低頭,含住一粒粉紅嬌嫩的奶頭,在上面輕吮、輕咬著,兩根手指輕輕夾住那粒同樣充血勃起、粉紅可愛的嬌小乳頭,一陣輕搓揉捏。

”啊∼∼∼經理……咬……咬的太……太重了……輕點~~~~ 疼“顧夢有點受不了了,我在那嬌小的陰道中猛猛地一挺一送,全根而入。

”啊……輕……輕點……經理……你插……插到最里……裡面了……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