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嫂是我的同學

大嫂是我的同學

我名叫籐堂彥一,是一個平凡的高中生.長相平凡但我的老哥是個帥哥,不過我們聲音很相似.僕人,父母和朋友常弄錯我們聲音.

我生於富裕的家庭,父母和老哥常忙於應酬,所以常常只有我和僕人在家.

我還有一個小侄女.她今年只有五歲,長得十分可愛.但她母親因忍受不住哥哥的工作狂性格而離婚.由於老哥大過我15年, 從小我和他有些隔膜不過他十分疼愛我這個小弟弟.我一個人在房間色瞇瞇的笑著,任誰看到了都會覺得我是個有危險性的人。但是,如果你看到我正在看的那張照片,或許就能了解我為什麼會有那種可恥的色樣了。

 

栗色的頭髮、雪白的肌膚、眼角微微下垂討人喜歡的大眼睛、小巧的鼻子、櫻桃色的雙唇,嘴角兩端自然的上揚、端正的五官均勻的介配在臉上。這名美少女就是老哥的女友伊藤美雪。但是她是我校的校花,我老哥老牛吃嫩草.我妒忌死我老哥,他搶走我的夢中女神.

我知道美雪還是處女,不是老哥性無能而是怕惹官非.我家是有頭有面,費事被競爭對手捉到痛腳.

好境不常,老哥和美雪的父母商量決定在美雪16歲生日當天,在家中同時舉辦訂婚和婚宴.

我想可能老哥終於忍不住吃美肉,這個對我來說是晴天霹靂的壞消息.

但是我估不到因這件事,而令到我得賞所願.婚禮前幾天,美雪因婚禮瑣碎的事和老哥吵架.因老哥關係加上我同美雪年幾不多, 所以我們成為無話不談的朋友.

因此老哥請求我幫他同美雪說情,在我甜言蜜語下美雪終於發完小姐脾氣.

其實我都不想幫這個忙,但在金錢誘惑下我決定幫他忙.老哥想同美雪過二人世界,家附近起一座新房子.小侄女就交給保母照顧.

婚禮當日,美雪穿著專為她製作,鑲滿鑽石的結婚禮服襯托出新娘如花般的嬌顏.

在莊嚴神聖的教堂下,美雪和老哥正式結為夫婦.美雪成為我的嫂子,

我有種衝動想殺死老哥,然後代替老哥.

婚宴完畢,由於太開心老哥被人灌酒灌到神智不清.

父母已經回去休息,我扶老哥回新房,把他放在king size床上.我對美雪說:「妳先洗澡,我弄好老哥之後我就走.」

美雪對我說:「ok!我洗澡先,修彥(我老哥的名字)就拜託你照顧一下.」

我看到有醉態美雪拿起性感的睡衣進入洗澡室,我妒嫉死老哥有個漂亮的處女等他來開苞.

我拍拍老哥面脥,老哥依然沒有反應.所謂春宵一值,值千金.我心想老哥你那麼浪費….,突然想出大膽妙計.

我假裝地對美雪說:「我走先,拜拜!」美雪隔著門對我說:「BYE!BYE!」

我走到門口打開門,然後趕快搬老哥去客房.回到新房,我關上並鎖住門.我關掉電燈,等待美雪出來.一會兒,美雪從洗澡室出來.

關了燈室內一片黑暗,就什麼都看不見了,我在微微的月光下欣賞著美雪的銅體。

美雪對我說:「修彥,為什麼關掉電燈?」(由於我和老哥聲音很相似,加上關掉電燈她十分困難分別我和老哥)

我對美雪方向說:「我怕妳第一次會緊張和害羞,所以關了燈.妳關上燈洗澡室走過來我身邊.」

跟著美雪關了燈洗澡室,走向我身邊嬌嗲地對我說:「你不是飲醉咩,我以為你已經睡了覺.」

(心想:對啊!老哥在客房睡到隻死豬)我用手環抱美雪纖細的腰身,就這樣倒在床上。

對美雪說:「我怎捨得要一個美女,自己過新婚晚之夜!」

美雪害羞地將臉埋入我的胸膛說:「你不正經!」

洗髮精的香味挑逗著我,我輕輕撫摸美月飄逸的秀髮,用手托起她的臉頰,美雪靜靜的閉上眼睛。我覆上美雪的雙唇,果然有甜甜的味道。

美雪因為這一長吻,喉嚨發出輕嘆聲,我聽到後再也忍不住了.

我的手從頸部下滑到美雪的胸前拉開她性感睡衣的繩子,美雪靜靜的完全將自己交給我。混雜著緊張、期待與興奮的心情,我的心快要爆發了。

拉開繩子,從肩膀脫掉她上半身性感睡衣,美雪穿著淡粉色的內衣,鎖骨的凹陷處二旁細長的骨骼,纖細的體型,粉紅色內衣所覆蓋的胸部圓圓柔軟的集中著,呈現出一道深深的乳溝。

太好了,我不停的親吻美雪的雙唇、脖子,一邊撫摸美雪的頭髮讓她放輕鬆然後解開她背後的內衣釦子。

 

「啊!」

 

美雪不自覺的叫了一聲,無肩帶的胸罩簡單的被脫下,乳房彷彿從束縛中解放似的,波動一下即顯露出來。

 

美雪的乳房、乳頭的形狀及大小等,在微微的月光下,我已牢牢的映在眼底,留下深刻的印像。

 

圓圓的又有彈性的豐滿乳房,稍微向外,帶有淡黃色的薔薇色乳頭,不大不小,漂亮的浮在圓形乳暈的中央。

 

不知是否因為緊張的關係,還沒摸到就已經硬了,看起來正在等待刺激的樣子。

「美雪…」

 

我溫柔的叫著她的名字,一邊輕輕的從下方握住她的乳房。

 

「啊…啊…」

 

只是輕輕的撫摸一下,美雪很快的發出聲音,好像身體的感覺很強烈。用手指輕輕壓一下乳頭,乳頭也立刻堅挺起來。美雪好像不高興的搖動身體,是害羞,還是焦急的等待更進一步的快感呢?

 

「嗚嗯…」

 

稍微用力捏一下乳頭,美雪馬上挺起腰,面向我挺出她的乳房,可以的話我想一次吸吮兩邊的乳頭,但辦不到,只好先含住左邊的乳頭。 sexzj.com

 

又硬又有彈性,乳頭皺紋的觸感,我的舌頭品嚐的很舒服,他我公平的愛撫左右兩邊的乳房,像將小糖果含在口中旋轉一般的玩弄著乳頭。

 

「修、修彥…不、不行…」

 

美雪重覆著快要哭出來的聲音。

 

「…不…不是那樣的…啊!不、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