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在午夜升華

暧昧在午夜升華

華燈初上,我靜靜的站在街頭,看著兩旁的路燈一個接一個的點亮,路燈很

溫和,發出的柔柔昏黃的光,灑落一地。路燈下的街面很平整,向兩端延伸,消

失在哪遙不可知的黑暗中。

霓虹燈不知何時開始閃爍,雜亂的顔色渲染了周圍的一切,光怪陸離。看著

周圍的一切,陌生?熟悉?不禁傻笑。我想該走了。

不知不覺地走到了绾姐的店鋪旁邊。透過玻璃窗,一身粉色的套裙,勾勒出

她凸凹有致的美妙身材,肉色絲襪包裹著修長的玉腿,渾身洋溢著成熟女性的迷

人風韻。绾姐正專心致志地給客人做美容,手指飛快地舞動,臉上還帶著迷人的

笑容。我站在街道上,靜靜地看著她。以至於沒注意到路人異樣的眼光。

“嗯,小七。你怎麽跑我這來了。”

原來绾姐已經忙完了,看著我傻站外面,走出來和我打招呼。柔若無骨的纖

纖玉手,若有所指地在我周圍點了幾下,手指掩著櫻唇,望著我輕聲嬌笑。

回過神的我,才注意到身邊的路人都用異樣的眼光打量著我,我感到有點臉

紅,想想也是,在美容店外面,肆無忌憚地看著裡面的女人做美容,是有點不正

常。

我整理一下儀容,抹掉嘴裡快要流出的口水。

“绾姐,難道我就不能來看你嗎。”

“能,能,姐姐可沒這麽說,我的好小七,那你來找我做什麽呢。”

“我想姐姐了,就來找你咯。”

“想你個死人頭,少貧嘴了。”

“也不知道是誰說的,今天要下廚犒勞我。”

我的眼睛直直地盯著绾姐胸前的小乳豬,壞壞地對著她笑。绾姐臉嫩,臉有

點紅,連粉頸都绯紅一片,望著害羞的绾姐,思緒回到了昨晚:站在窗前,借著

皎潔的夜光,摟住绾姐的細腰,略帶羞澀的她靜靜偎在我懷里,嗯!绾姐終於開

始接受我了。

“哎喲!我誰打我。”

“是姐姐我,是不是不能打你啊。”

“哪能啊,姐姐喜歡什麽時候,就什麽時候打 。”

绾姐見我不懷好意地盯著她的小乳豬看,有點惱怒,玉手輕揚,在我的頭上

拍了一下。平時溫柔的绾姐此時更添一絲妩媚,我抓住绾姐還未收回的玉手,握

住在手裡輕輕地撫摸。看我沒有放開的意思,绾姐用力拍掉我的色手,臉頰上飛

上一片紅雲。

“小壞蛋,你不是要我犒勞你麽,回家姐姐給你做好吃的。”

“那姐姐先告訴我,你喜歡我,還是不喜歡。”

“小壞蛋!不喜歡。”

“喜歡”

在我和绾姐的一片“喜歡”和“不喜歡”笑罵聲中,我拉著嬌嗔的绾姐走上

車,一路歡聲笑語,回到我們溫馨的愛巢。

二十分鍾的車程,我們到達了終點站,绾姐圍上圍裙去做菜了,我就坐在客

廳里看電視,電視的廣告時間太長了,又沒什麽好看的節目,就把電視關了,轉

過頭看著廚房裡的绾姐,她正專心地做菜,口中時不時哼上幾句小調。都說會做

菜的女人能抓住男人的心,绾姐溫柔體貼的同時,還能燒一桌好菜,這讓我很感

動。

我起身走到廚房裡,看著绾姐的倩影,優美的曲線從柔弱的雙肩向下延伸到

細腰、翹臀,套裙下的修長美腿被肉色絲襪包裹著,我摸了一下喉嚨,咽了咽口

水,湊近绾姐從後面抱住她,雙手摟住她的細腰,绾姐略顯掙扎了一下,停下了

手上的動作。我見她沒有拒絕的意思,於是鼻子湊到粉頸處,肆意地聞著她身上

的淡而優雅的馨香。绾姐轉過身,一雙眸清似水的美瞳凝望著我,臉頰上飛上一

片紅雲。

看著绾姐的神情,以爲她生氣了,正要拿開摟著她的手,只見她慢慢地向我

懷里靠過來,踮起腳尖,櫻唇微啓貼著我的嘴唇,看到绾姐沒有生氣,我欣喜如

狂,張開口將她濕潤溫暖的舌頭吸入細細地品嘗,吸取舌頭上的瓊液。雙手按著

她的胸部,解開粉色襯衣的兩個紐扣,隔著淡紫色蕾絲花邊內衣撫摸著乳房,一

雙玉乳小巧玲珑且很有彈性,拇指按壓乳頭,手指抓著乳肉,感受著她驚人的彈

性。

绾姐倚在我懷里,低聲地喘息,瑤鼻呼出溫熱的氣息,纖細的玉手在我的后

背處胡亂地抓扯,原本粉粉的臉蛋變得紅撲撲的,绾姐慢慢地由之前的害羞變的

大膽了,滑膩的小舌頭伸入我口中,肆意地吮吸著我的嘴唇。

我的雙手不滿足於現狀,一路下移,來到渾圓挺翹的臀部,撩開圍裙,隔著

粉色套裙撫摸著臀肉,感覺是那麽地翹挺豐滿,感覺像是在揉搓著一團棉花。

不斷飛升地快感刺激著彼此,分身早已硬漲欲裂,頂在绾姐的幽谷處,腰身

輕微地前後挺動,隔著粉色套裙研磨著她,快感在繼續累積,硬漲的分身想要找

個溫暖的地方來釋放下,我將手伸到套裙的拉鏈處,正要拉下的時候,绾姐感覺

我的動作,用力推開我,側著身子深深地喘氣。

“小七,你答應姐姐的,你不能強迫我的。”

“對不起,姐姐,我剛才沒控制住著自己。”

“姐姐不怪你,你去客廳坐一會兒,等下就可以吃飯了。”

绾姐推開我后,臉色绯紅,低著頭扣上襯衣上被解開的紐扣,拉下剛才我撩

起的圍裙,站在那若有所思,我感到自己在廚房裡沒什麽可以幫忙的,就回到客

廳里。坐在沙發上,回想著剛才的一切,绾姐在外面要感受周圍男人們的好色眼

神,回到家中自己沒有去安慰她,自己竟然去欺負她,我用力給了自己一巴掌,

向後靠在沙發上陷入沈思。

“小七,吃飯了。”

原來是绾姐喊我吃飯了,但見桌上擺著紅燒肉、紅燒鯉魚、清蒸桂魚、清炒

竹筍、金針排骨湯,由於剛才的事,我對著绾姐讪讪地笑了笑,拿起碗筷不聲不

響低著頭吃飯,絲毫沒去注意飯菜的味道,桌上只有碗筷的敲擊聲,绾姐小臉微

紅,時不時停下來看著我,手托住下巴微微張開嘴唇,似乎想說點什麽。

額,晚餐在兩人的沈默中結束了,绾姐末了開了瓶香格里拉,借著陽台映入

的迷人夜色,透明玻璃的高腳杯里,紅寶石一樣的液體輕輕蕩漾,略帶著一點果

香,有點迷人。輕輕舉起高腳杯,嘴唇貼著杯口抿了一口,緩緩地流過舌頭,望

著眼前如醇酒般的佳人,仰著頭咽下后深深地吸上一口氣,回味著那股甘甜。

夜色如水,房間里的裝飾彩燈不停閃爍,暗紅的燈光折射出絲絲的暖意,绾

姐舉著高腳杯似笑非笑望著我,幾杯下肚后,雙頰泛紅,粉色襯衣的紐扣已是松

開,露出一片雪白的肌膚,往下是迷人的乳溝,我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口水,思想

上已有點想入非非,而绾姐半眯著眼對我淺淺地微笑,眼裡透露出異彩。

“哎呀,小七啊,酒足飯飽也該去睡覺吧。”

“嗯,不急嘛,姐姐都沒睡。”

“少跟姐姐我打哈哈,睡你的覺去。”

“嗯,如果姐姐讓我親一下,我就去睡覺。”

“小屁孩,我還怕你?親就親。”

绾姐說完走近我。雙手環住我的脖子,櫻唇微微張開,貼著我的嘴唇上。我

被绾姐如此的主動下了一跳,但看到她這麽投入,而且我好像還佔了便宜,那就

一起投入吧。我抱住绾姐,一隻手解開粉色襯衣,推開淡紫色的蕾絲內衣,揉搓

著她豐滿滑膩的乳房,另一隻手撩起套裙,探入大腿間撫摸著肉色絲襪。我將绾

姐緊緊地摟在懷里,下身頂在她額幽谷處,隔著套裙研磨著,绾姐春潮泛濫,幽

谷里一片泥濘。

绾姐被我揉搓得酥軟無力,幾乎癱軟如泥。我收回手來,將濕潤的手指放在

口中,吮吸一下。見我如此動作,绾姐眉眼含春,嬌羞無限地喘息,眼神里透入

出炙熱的神情,纖細玉手搭在胸前,含情脈脈地望著我,玉人橫臥,眉宇間嬌羞

的神色,顯得更是楚楚可憐,不禁食指大動。

看到绾姐並未有抗拒的意思,湊近身抱起她走向臥室,绾姐雙手放在胸前窩

在我的懷里,手指在我的胸口輕輕地畫圈,櫻唇更是在我頸間輕吻,弄得我心裡

直癢癢,恨不得將她就地正法,下體的分身已是硬漲欲裂,不懷好意地頂著绾姐

的翹臀。

看著懷里的粉雕玉琢的玉人兒,輕輕將她橫放在床上,跟著側身靠著她,我

快速地脫掉自己的衣褲,也把绾姐脫得如半裸白羊,周身只剩下蕾絲小內褲,玉

人橫臥於床,我翻身坐在绾姐的大腿處,壞壞地對著她笑,壓下身子湊近微開的

櫻唇,舌頭頂開牙關,進入其中大肆探索,輕輕地咬住粉色櫻唇,吸取绾姐口中

的瓊液,香甜的瓊液吸過來后,緩緩地咽下去。

嘴唇一路向下移到绾姐的胸部,她的鎖骨妩媚流轉,線條清晰纖美、圓潤柔

滑,透著攝人心魄的魅力,手指按壓著绾姐性感的鎖骨,手掌撫摸著小巧玲珑的

乳房,感受她的細膩光澤,輕輕地咬著小巧玲珑的乳頭,細細地品嘗著绾姐的小

乳豬。

我直起身子,抓住蕾絲小內褲的邊緣,緩緩地向下拉去,绾姐神色羞澀,櫻

唇咬著纖纖玉指,癡癡地望著我淺笑不已,當蕾絲小內褲拉到膝蓋處時,我傻眼

了,小內褲內側貼著薄薄的小護墊,幽谷蜜穴處也略帶一點血漬,突然之間有種

想哭的沖動,兩人都到最後的關頭了,绾姐的好朋友還沒走干淨,看來今晚是沒

戲了,我耷拉著頭。

“啊哈,小七,我忘了,嘻嘻。”绾姐欠身讪讪地說道。

“嗯,沒事,過兩天吧,我回去睡覺。”今天太意外了,我起身準備回去睡

覺。

“嗯,憋著不好哦,不然我幫你吧,看什麽看,姐姐還是……”绾姐見我用

異樣的眼神打量著她,岔岔不平地辯解。

“還是什麽?啊哈,我想要你那個。”我意味深長地看著绾姐,腦海里閃現

一個念頭,貼近她耳邊說出自己的意圖,緊接著躺在床上,嗯,誰讓她屁股那麽

翹。

绾姐半推半就地答應了,俯下身子,一雙纖細的玉手輕若無骨,拇指按在分

身頂端,手掌握成一個筒裝,緊緊握住我的分身上下套弄著,飄逸秀發垂至分身

處似有似無輕拂著,望著身前銷魂佳人此般模樣,快感也在不斷累積,我感覺有

點不能控制了,用手托起绾姐的粉臉,對著她的翹臀怒了努嘴。

绾姐起身趴在床上,粉臉微微仰起,口中不時發出輕輕的哼唧聲,我咽了咽

口水,移身坐在渾圓筆直的大腿上,望著分身緊緊貼著的渾圓翹挺臀部,向上是

曲線優美的光滑背部,用手按在其上,上下輕輕地撫弄,俯下身子貼著绾姐的頸

部,略帶鬍渣的下巴摩擦著性感忻長的粉頸,嘴唇吻住小巧的耳垂,不時對著她

呵氣,如此挑逗之後,只見绾姐嬌喘籲籲、媚眼微閉,姣美的粉臉上露出歡悅的

神情。

分身滑進敏感的臀溝,如此翹挺滾圓的臀部和緊繃美妙的臀溝,讓我心裡暗

暗叫爽。揚起撫弄光滑背部的雙手,移至性感光滑背部下端,緊緊地按住绾姐纖

細的細腰,腰身前後挺動著,分身在緊繃美妙的臀溝里摩擦,渾圓如半球般的翹

臀之間,漲硬欲裂的分身在上下挺動。

如此的纏綿悱恻,玉人粉臉向上揚起,媚眼微閉,嬌喘籲籲,望著眼前血脈

贲張的場景,分身在不斷膨脹,我感覺快要噴發了,挺動得更加快速了,绾姐翹

挺的美臀也向後挺動迎合著,或許兩人的動作幅度太大了,分身滑過臀溝頂在幽

谷蜜穴處,再向前一挺動,分身頂端一部分已是滑進蜜穴,蓬門初爲君而開的緊

湊包容,真的無法用語言來表達,蜜穴處兩瓣粉嫩的肉唇緊緊夾住分身頂端,突

入起來的緊湊,加速了快感的累積飛升。

绾姐一聲長長的呻吟,一連串酣暢淋漓的痙攣顫抖,我感到腰身一時酥麻難

耐,分身噴射出滾燙岩漿,我們一起擁抱著在天空飛翔。

“姐姐,剛才你說還是,你還是什麽啊?”眯著眼摟在绾姐,抓著纖細的玉

手輕拂不已。

“滾,得了姐姐的便宜還賣乖。”绾姐嬌嗔不已。

绾姐抓起枕巾,擦拭蜜穴處的汁液,緊閉的蜜穴還不時汩汩流出岩漿,搞得

枕巾都濕漉漉的,绾姐轉過頭媚眼如絲望著我,嬌嗔不已,輕聲呢喃暗道:死小

七,流得這麽……這麽……

绾姐想到此處,抓起我的胳膊,櫻唇貼著輕吻不已,銀牙在其上厮磨,突然

胳膊一陣生疼,胳膊處一個梅花狀的血印,绾姐已是揚起頭,櫻唇緊閉但嘴角一

縷血絲,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绾姐看我一臉慘兮兮,伸手抓住我的胳膊,櫻唇貼著我的頸部,臻首左右搖

晃著嬌嗔呢喃,我癡癡地摟著绾姐聽她在懷里低聲呢喃,比平時的文靜溫柔多了

份驕人的妩媚,夜風輕拂耳鬓,飄逸秀發在風中飛揚,打在我的臉上,撥弄心裡

的哪絲甜蜜,夜色涼涼的,但在我看來,更多的是絲絲如水般的溫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