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姦巨奶少婦-家雨

強姦巨奶少婦-家雨

陳永懿看著被自己綑綁在木柱上不斷掙扎的唐家雨心裡無比興奮。由她搬來的第一天便被她獨有的氣質吸引了,然後得知她已成為人妻,育有一名八個月大的女兒,由於老公經常到外地公幹,加上自己工作繁忙,所以把女兒交由母親代為照顧。

由於陳永懿跟她是鄰居,所以很快便混熟了,隨著相處的時間越長,便被她深深的吸引著。唐家雨樣貌甜美,雖然個子嬌小,但身材極度誘惑,擁有36E的巨乳,盈盈一握的小蠻腰,細緻嫩滑的美腿,和飽滿圓潤的臀部,這些全都是永懿垂涎的。於是他精心策劃把她迷暈帶上天台空置的雜物房。

“哈哈,美女,等一會哥哥就用我的大肉棒幹到你慾仙慾死。"永懿戴著魔鬼面具淫笑地說。

“嗚….嗚…..嗯….嗯"唐家雨口部被毛巾塞著,雙手雙腳也牢牢地被綁在木柱上。

永懿望著她劇烈的掙扎而令到哪被恤衫包著的巨乳不停晃來晃去,胯下的肉棒立即高高地勃起。

“嘿嘿,欣賞一下即將姦淫你的大屌吧"說完便脫下牛仔褲露出哪高高挺起的陰莖。

“嗯….唔…….唔…….."家雨驚恐的閉上眼睛,腦海裡想著哪猙獰的巨物等一會要插進自己的身體便不禁眼氾淚光。 看著唐家雨上身白色恤衫下身黑色短裙配上一對黑色的絲襪,他期待己久的"撕襪"終於可以實現了。

永懿沖上前雙手粗暴地搓揉著她的巨乳,而且還用下身的大肉棒頂著她的下體。

“哈哈…美女你的巨乳很有彈性而且非常柔軟,搓揉起來手感十分美妙,真是一對好寶貝啊!"永懿說完後便把她嘴上的毛巾拔掉。

“嗚….好…..好痛啊…停手….快點停手啊"家雨淚流滿面地哀求。

“停手,開什麼玩笑,我策劃了哪麼久才把你綁來這裡,你說我會不會此時停手"永懿淫褻地說。

“你究竟是誰,為什麼要把我綁在這裡,快點放開我。"家雨憤怒地瞪著他說。

“哈哈,我是誰你毋須知道,你稍後就會在我的大肉棒下婉轉承歡了"

說完後便扯著家雨的領口位然後雙手用力一扯,恤衫馬上應聲而斷,兩團肉彈立即呈現在眼前,包著它們的是紫色的蕾絲胸罩。

永懿再也忍不住了,馬上粗暴地扯下家雨的胸罩,然後雙手各自抓著一個肉球狠狠的捏著。

“啊….好….痛啊….不…不求…你….求你停手啊….嗚….嗚…."家雨口中不斷傳出痛哭聲和求饒聲。

永懿雙眼赤紅,聽到家雨的求饒聲不但沒有停下反而加大力度繼續暴揉她的雙乳,本來一對嫩白的乳房現己變得又紅又腫了,而他發覺家雨的乳頭經自己大力的擠壓後,慢慢流出了白色的乳汁。

“哦,忘記了你還是一名少婦呢!怎樣啊!你女兒交給母親照顧,積聚了太多奶水是否令你有種腫漲的感覺呢!"說完後便雙手加快速度彷如揸牛奶似的不斷擠壓著家雨的巨乳。

“哈哈,果然是一頭奶水充足的巨乳牛啊,"奶水像噴泉似的不斷從她的乳頭上噴出,永懿看見後胯下的肉棒不禁脹大和堅硬了數分。

“不…不要…求你停手啊!…痛….好痛啊…求求你,"家雨吃痛說。

“嘿嘿,就讓我品嚐一下你的奶汁吧"

然後永懿便趴下頭把她的乳頭含著,手中不斷擠壓她的巨乳,立即一股股乳汁從她硬起的乳頭傳入口腔,甘香而清甜。

“嗯…嗯….嗯嗯…."家雨看著自己硬起的乳頭被含著不停的吸啜,心中感到十分羞愧,但從乳頭上傳來的感覺令她陪感舒服,甚至忘記了現在正被人玩弄。

“嗯,少婦的奶水果然美味可口真是令人愛不釋口呢!"永懿邊捏著她的乳頭邊舔著唇說。

家雨雙眼迷離面色紅潤,然後擡頭看著這個戴上魔鬼面具的男子,心中不禁的想著"為什麼他給我一種熟悉的感覺呢!"

永懿見她盯著自己若有所思的模樣,心中有種不好預感,難道被她識穿了?

於是他便雙手伸向她腰間迅速把她的短裙脫下。

“啊.你要幹什麼啊?"家雨驚呼地問?

“哈,幹什麼?當然是要幹你啦。"永懿走上前然後雙手用力在她陰部位用力一扯,嘶…的一聲,絲襪便被他撕開,露出了入面紫色蕾絲的透明內褲,而內褲旁邊有數根陰毛露出,中間位置也濕了一片。

“啊…你…你別看啊,"家雨見到他哪熾熱的眼光,雙腿不禁緊緊地合攏起來。

走上前在她緊張的目光吻上她哪閉合嫩滑的香唇,一手揉著巨乳,另一隻伸入她內褲中磨擦著她的陰唇。

“啊…啊….嗯…唔….."神聖的禁地受到突襲,家雨口中不斷傳出輕吟聲。

永懿聽到後彷彿受到鼓勵似的,之後加快速度不斷捏揉著她的巨乳把她變成不同形狀的肉團,而另一隻也不斷急速的震動,然後突然無名指和中指合攏狠狠由下而上插入她的陰道中。

“啊……"陰道突然被雙指插入,家雨吃痛的叫了一聲。

趁她痛叫時,永懿迅速伸出舌頭和她的香舌纏繞,不斷吸喝她的香津。

“嗯………嗯"家雨感到他把舌頭伸過來而且還不斷纏捲著自己,令到她感到十分厭惡,於是便對著他舌頭咬下去。

“啊….."舌頭上傳來的痛楚令永懿叫了一聲,感覺到口中有種淡淡的血腥味,他感到非常憤怒。

“啪….賤人,你竟然敢咬我,是不是想死啊!"永懿拿出一把生果刀抵在她臉蛋上。

家雨右臉迅間紅腫,嘴唇死死的咬著,數條清晰的手印呈現在眼前,淚流滿面的瞪著永懿。

“瞪什麼瞪,你如果再敢咬我,我就將你先姦後殺,然後再劃花你漂亮的臉孔,"永懿恐嚇著她說。

“你…你這個混蛋…你是魔鬼…你不得好死"家雨怒吼的叫罵著。

“啪…賤人,看來要給你一點顏色看。"他嘴角翹起說。

然後把抵在她臉蛋上的刀朝下,在她腰則拉起內褲快速一切,嘶…..的一聲,把裂開的內褲用力一扯,家雨的陰阜立即暴露在空氣中。

“啊…..不…不要…..求你放過我,我可以給你錢…求你放過我。"家雨懇求地說。

永懿沒有理會,眼睛目不轉睛地盯著家雨哪一片濃密的陰部,然後蹲下身雙手用力分開她雙腿,立即一條亮澤粉紅的甬道呈現眼前,連大小陰唇也表露無遺。

“哈哈…想不到你不但胸部發育得好,連陰部也是不遑多讓啊!"

“走..走開..你個魔鬼別..別碰我。"家雨雙腳死死並合著說。

“哼…我就讓你知道我的利害"

然後便貼在她陰部上狂吻,一邊吸啜著她的陰蒂,一邊把舌頭鑽入她陰道,然後舌頭在她淫穴中不斷上下舔弄著。

“嗯….唔……嗯嗯…"家雨哪裡經得起這樣的折磨,嘴唇微張斷斷續續地傳出悅耳的呻吟聲。

“哈哈,你這個淫婦,是不是覺得很爽很享受呢!"永懿嘲笑地說。

“我…我才沒有"她星目微睜說。

“哼,沒有,哪我就讓你更加爽更加舒服吧!。"

永懿伸出兩隻手指捏著她紅豆般的陰蒂不斷磨擦,而另一隻手也插入她的陰道中來回抽插,然後尋找她的G點不停刺激。

“啊…嗯….啊….啊……不…不要…停…停手啊!"家雨喘著氣哀求說。

沒有理會她的哀叫,永懿反而加快手指抽插的的速度,然後他便感到一股溫暖的液體沿著他手指滴到地上,他知道家雨即將高潮了所以手指愈插愈深,愈插愈大力,到最後他用力一插到底,然後迅速拔開。

“啊……………不要不要不要"家雨雙腳彎曲陰部拱起,然後一股股精瑩通透的液體噴射而出,足足持續十秒有多,跟著便虛脫似的坐在被她高潮噴濕的地上。

家雨雙頰紅潤,口中不停地喘著氣,巨乳也上下的起伏著。看著被自己的金手指玩弄到潮吹的家雨心中十分自豪。

“嘿嘿,怎樣啊,哥哥我玩得你爽不爽,舒服不??"永懿蹲下抓著她的頭髮說。

“你是陳永懿"她突然冷冷的說。

“你…我…我不知道你說什麼?"永懿睜大眼睛結巴地說。

“你不必撒謊了,我一早懷疑你怎麼知道我有一個女兒而且還交給母親代為照顧,能清楚知道的一定是我身邊的人,雖然你戴著面具,但你的身型和聲音都跟他一樣,甚至連笑的時候嘴角也是微微翹起的,所以我肯定你一定是陳永懿。

啪…啪…啪…"哈哈,無錯,就是我,原來你也不是胸大無腦的"永懿脫下面具拍著手說。

“真的是你,你為什麼要這樣做啊"家雨失望地說。

哈,為什麼我要這樣做?由我見到你的第一天開始,我就想把你壓在身下狠狠的蹂躪你了,要怪就怪你有一副天使的臉孔魔鬼的身材,每晚也出現在我的夢中,我多次幻想你被我無情的姦淫,終於我不能自拔了,於是把我決定把你迷暈綁上來。

“你…收手吧!只要你現在放我離去我可以當什麼事也沒發生過。"家雨咬著嘴唇說。

“哈哈,你當我三歲小孩啊?你認為還有可能嗎?"永懿冷笑說。

然後走上前雙手捉著她的頭腰部用力一挺,肉棒便插入她的小嘴中,但由於永懿的陰莖十分粗長,所以也只能進入一部分。

“嗯…..唔……嗯……"家雨楚楚可憐仰望他。

溫暖濕滑的感覺從肉棒上傳來,舒服得呻吟了一聲,於是他便加快速度在她小嘴快速抽插著,看著家雨雙眼通紅嘴角不斷流出唾液,頓時肉棒有種狠狠發射的衝動,所以永懿便抽出佈滿紅筋的巨龍。

“咳….咳咳….."家雨滿面通紅不停地喘氣道"你….你這個壞傢夥…竟然把哪麼骯髒腥臭的東西插入我口中"

家雨不知不覺語氣變得好像跟情郎撒嬌似的,連她自己都沒有發覺,當然永懿更加沒有發覺。

“哈哈,何止插入你口中,我要用我的大肉棒插遍你全身。"

永懿解開她雙手,迅速把她撲在地上,然後跨坐在她的胸上雙手各抓緊一個肉球向內壓,迅間一條深深的乳溝形成了,再用雙手大力的擠壓著雙乳,頓時乳白色的奶汁立即四射而出,大肉棒向前一挺便進入一條幼嫩的狹道。

“啊…好爽啊…真柔滑,我每個夜裡都幻想幹著你的巨乳,今天終於實現了"

“嗯…嗯….好…好重啊…好難受啊"家雨呢喃說。

“嘿嘿,哪我就不坐著你吧!"他說完便站在家雨的頭頂。

永懿蹲下雙手前趴,然後膀下的肉棒對準家雨的小嘴狠狠插入。

“嗯..嗯…"還喘著氣的家雨突然感到呼吸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