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姨的溫柔

阿姨的溫柔

我是一個地道的戀足者。很小的時候(可能才4歲)我家隔壁有位阿姨,她很年輕,大概22歲,1米63的個兒,長的挺漂亮的,所以我從不排斥她,她有一雙美腳,皮膚又白又嫩,十個腳指頭都塗著粉紅色,就象石榴一樣,她那時還單身,平時和我爸媽他們上班的時間是錯開的,由於是鄰居,我們家和她關系很好,並且答應我爸爸媽媽,在他們上班的時候由她來帶我,因爲她說我很可愛,很乖,平時還可以跟她做伴,我也很願意。於是每到爸媽上班時就把我丟給她,她就讓我**,所謂**,就是她翹著二郎腿,然後抓住我的兩只小手,讓我坐在她翹起的那隻腳上,然後她不停地晃著那隻腳,讓我隨著她的腳一上一下地動,就象**一樣上下顛簸,我很喜歡玩,特別是因爲她每次和我玩都要脫掉高跟鞋,不然她怕她的鞋把我的小屁股弄疼了,她的腳很是柔軟,她薄薄的絲襪把她的腳修飾得更是妙不可言,我看見就想吃,坐著有種很好的感覺,因爲我面向她坐,小手本來就短再被她緊緊地抓住整個身子就要稍微前傾,小雞雞自然要靠著她的腳面,每次玩的時候總是阿姨先翹好腿等我爬上去爲了讓我坐的穩,她要盡力把腳趾翹高,高高的足弓,腳趾還一動一動的好象在召喚我一樣,我巴不得馬上爬上去,但要爬上去也並不容易,有時一不小心我的雞雞就要親一下她的腳趾,不過阿姨也真喜歡用腳玩我的雞雞,特別是光著腳,記得有一次我穿著一條開裆褲,小雞雞那個地方的口子大了一點點,一不小心就掉了出來,垂著,阿姨看了覺得很好笑就脫掉鞋用腳勾了一下(她當時剛起床不久還沒穿襪子)我卻不好意思地跳開了,實際上在她的腳接觸我小雞雞時,我覺得很舒服。

以後我就更喜歡和她的腳玩了。有一天,爸爸媽媽照常去上班把我丟在阿姨家,等阿姨做完必要的家務后我就又可以**了,騎著騎著,我突然想撒尿,於是告訴阿姨,阿姨讓我去,可到了廁所我卻怎麽也撒不出來,阿姨也過來了,蹲下來看是怎麽回事然後想用手碰一下,我卻說:

“阿姨…不要手…**馬…腳腳…” 阿姨好象明白了什麽:

“哦,好….好…阿姨就用腳腳弄弄看啊!”

於是阿姨牽我來到客廳,她自己坐在沙發上,還是剛才**的姿勢,她翹著二郎腿,用穿著絲襪的右腳輕輕挑起我的小雞雞然後又摩擦了幾下,我當時覺得好舒服真怕她停下來。

“現在想尿尿了嗎?”

“恩,不…要玩腳腳…阿姨…好玩…”

我當時都象個白癡了,我不知道其實那就是現在說的**,而那時阿姨就告訴我這叫“逗雞雞”,所以以後的日子我去她家時她都問我玩哪中遊戲,我記得玩“逗雞雞”好象多起來了,每次她都逗得我好高興,因爲她喜歡光著腳夾我雞雞,讓雞雞接觸她的光腳,比絲襪腳更好玩;印象最深的的莫過於那次了,那天正好星期六,媽媽出差去了北京,要二十多天才回來,而由於單位上有事,爸爸星期六和星期天都要值夜班我一個人在家他很不放心於是又把我託付給了阿姨–這就是說,阿姨要帶著我睡了!我都快樂瘋了;晚上八點的時候,爸爸走了,我就在阿姨家呆上了,阿姨跟我說:

“小家夥,要睡我的床,先去洗個澡,來,阿姨幫你脫衣服!”

“不,我自己脫…”

“喲!好吧好吧,你自己來吧,呵呵!”

於是我脫掉了上衣並開始脫褲子,因爲我小,所以這一切都在阿姨面前進行,可褲子剛脫了一半,阿姨的腳就伸了過來(這回阿姨是也光著腳的)腳趾活動了幾下便輕輕蹬在我的小雞雞上,她輕輕挑起我的小蛋蛋,然後放下,繼而又用大腳趾和二腳趾夾住我的雞雞揉了揉,由於雞雞很小,所以她很容易夾住。阿姨好象很喜歡用腳夾我的小雞雞,而我也很配合,因爲太舒服了,我也喜歡玩!

“小家夥,連雞雞都掉出來了,呵呵!”

阿姨一邊弄,一邊說 。

“阿姨,我…先洗澡澡…”

阿姨一聽趕緊松開了腳,我去洗澡了!實際上都是阿姨幫我洗的,洗完了,阿姨就帶我玩了會兒(她講了好多故事給我聽)九點半的時候我就困了,實際上我是妝的,不過是想早點和她的腳玩遊戲罷了,她也知道,自從那次我尿不出來她用腳逗我的小雞雞以後我就迷上了這種遊戲。上了床,我先鑽到沒有枕頭的一方先躺下,阿姨知道我想干什麽,所以她什麽也沒說,實際上她也正想玩我的小雞雞呢!至少當時的我是這麽認爲的,於是她給了我一個枕頭,我拉上被單就不動了,時間還早,她還不想睡,但又不放心我一個人,所以還是上了床,開著台燈靠在床頭看雜志,她有1米6幾的個子,腿很長,但由於靠著床頭所以腳伸過來離我的小雞雞也還有一段距離,於是我主動向她腳趾那裡移動,很快就碰到她的腳趾,當我的小雞雞接觸她腳趾的一刹那間,我覺得渾身都發熱了,因爲我似乎渴望了很久了,而她只是瞅了我一眼,又繼續看她的雜志而腳趾也開始夾著我的雞雞運動了,運動了幾下她突然停小來放下雜志去廁所了,她可能想睡了吧,實際上我更希望她關掉燈,我覺得在黑暗裡更好玩,她回來後果然關了台燈,但卻沒弄了,我覺得好難過,也不知道她是怎麽了,但她的腳卻在我面前,我大膽地(因爲她從不罵我)對她說:

“阿姨,我…那裡有點癢,幫我撓撓好嗎?”

“恩?哪…哪裡…?”

“就是…小雞雞…哪裡,好癢啊…”

“哦,好的,阿姨,幫你啊!”

說著,她就彎起了腿,但由於床比較短所以很不方便,我於是蹭著橫過了身子讓她夠的著,這回好了她碰到了,我再次有了剛才那種興奮感,心跳也快了,她只用右腳挑玩我的雞雞和蛋蛋而左腳蹬著我的小腹部,時不時地揉搓,太爽了,她的腳底也是那麽柔軟光滑,象絲綢一樣,小雞雞被她的腳夾得一跳一跳的,她就象雜技演員表演蹬技一樣輕松地蹬著我的雞雞和蛋蛋,蛋蛋在她腳上團團轉,而她的左腳輕輕地蹬著我的小肚子,我的小肚子也隨著她的腳蹬的力道彈動,她在給我做腹部按摩,我也在爲她做腳底按摩!第二天早上我先醒,發現她的右腳已經松開了我的小雞雞,但左腳還蹬在我的肚子上,我真不想起床,我那時已經愛上她的美腳了,於是我又睡著了,不知什麽時候突然覺得雞雞好爽,睜眼一看,原來是阿姨正在用腳趾揉我的雞雞,她已經坐起了身,

“小家夥,起床了,呵,不這樣你還不醒呢!”

我很快穿好衣服,由於爸爸晚上還要上班所以白天就不回來了,這就意味著我又可以和阿姨玩一天的腳遊戲了,她做玩了該做的事,休息了一會兒,就問我想玩哪種遊戲,我說:

“我要先**。”

於是阿姨又象往常一樣坐在了高椅子上,優美地翹起了二郎腿,透過薄薄的絲襪,我又看到了那嚮往的腳,

“來吧,快!”這句話頗有挑逗性。

阿姨發話了,我趕緊跑過去,這回倒很順利地上了馬,她就這樣晃啊晃,本來想撒尿的我卻一直憋著,沒想到沒憋住,居然撒得她一腳都是,慘了,但我知道她不會罵我,她已經把我當她兒子了,這泡尿反而把她弄的好笑,她趕緊去廁所脫掉絲襪用水把腳沖干淨,而我卻還是獃獃地站在那裡,我的褲子也濕了,阿姨幫我脫了褲子泡在盆里,而我卻光著下身,阿姨赤著腳回到高椅子上,還是象剛才一樣翹著二郎腿對著我,說:

“哎呀,小雞雞不乖,阿姨要懲罰它了。”

說著她就用右腳蹬我的雞雞,腳趾靈活地把弄著,實際上這哪裡是懲罰,簡直是撫慰嘛,夾了半天,我的雞雞都有點紅了,但一點也不疼,阿姨很注意力道,從不把我弄疼,讓我有種還想讓她弄的感覺,“懲罰”完后,阿姨問我還想玩什麽,我想了想說:

“阿姨,昨天…晚上你幫我揉…小肚子…好舒服哦,好好玩…我還想玩…”

“那個啊,可是怎麽玩呢?”

“阿姨,我…睡在地上,你坐在椅子上幫我揉嘛!”

“那麽到房間里來!”

我高興了,馬上跟著進了她的臥室,她在靠床的地上墊了一塊厚厚的海綿,讓我躺著背不疼,然後她上了床,,她把腳垂下來輕輕踩在我的肚子上了,我身體小,她的兩只腳放在我肚子上正好放得下,由於有衣服隔著,先沒什麽感覺,我翻起衣服讓她光滑的腳底接觸我的肚子,然後她就來回地揉和撚,並時不時地問重不重,我都不知道回答沒有,她又隨手做起了針織活,免得手閑著;我已經喜歡上被她用腳踩著肚子了揉來揉去了,她看到我的小雞雞在動,也用腳靈活地按摩我的雞雞,還一邊說:

“小雞雞你跳什麽跳,小心阿姨又懲罰你喲!”

我太幸福了,由於她的腳的擺弄,我的戀足癖一天比一天強烈,時間推移,我也逐漸長大了…讀書的時候基本上沒玩什麽腳遊戲了,但內心卻是渴望的,14歲那年媽媽生了病爸爸送她去省外一所醫院治療,一去就是兩個月,爸爸只是每隔兩星期回來看我一次,送點錢給我,生活上一般是阿姨照顧我,阿姨結了婚,可孩子才3歲時她就和老公離了,而孩子卻送到姥姥家去了,阿姨又成了單身,30幾歲的她看起來和十年前沒太多變化,皮膚保養的還是那麽好,還是那麽漂亮。一個星期六的下午(這星期我爸不回來)她突然過我家來說:

“小壘啊,過來我這里,阿姨弄了好吃的給你!”

“不用了吧,阿姨,我已經打好飯菜了!”

“別別,快來,快啊!”

“那,好吧!”

我於是又來到她家裡,吃過飯,陪阿姨收拾完后我準備離開,阿姨卻突然問我作業寫完沒有,我說完了,於是阿姨說有話對我說,把我帶進了她的房間。阿姨轉過身:

“小壘,告訴阿姨你喜歡阿姨的腳嗎?”

我很奇怪她爲什麽會這麽問,於是沒吭聲。

“其實,阿姨早就知道了,你這種癖好是阿姨給你的,你想想阿姨在你小的時侯是不是經常用腳和你玩,比如揉肚子,**,逗雞雞這些遊戲,是不是都和阿姨的腳有關啊?阿姨是故意想讓你有這種戀足癖的!”

“我…”

“阿姨也想讓你爲阿姨服務啊。”

“服什麽務啊…?”

我有點害怕。

“阿姨想讓你幫阿姨做腳底按摩,不知你願不願意?”

“哦,這個,可以!”

“不過得用舌頭!”

“什麽,不!”

我很強硬,因爲我不知什麽時候有了潔癖。

“你怕阿姨的腳不幹淨嗎,你先聞聞!”

“不!”

我還是很強硬。而她沒有多說,就把腳伸到我鼻子那裡,我本能地想避,卻沒避開,說實話,我和有的戀足人士不同,我不喜歡腳臭,可那天沒有避開是因爲阿姨的腳一點沒有臭味,相反有股淡淡的桂花香,我奇怪了,也終於沒再拒絕,那天爲她**就舔了兩個多小時她不斷的呻吟,終於她沒有百培養我這個小**,我服伺她服伺得徹底舒服,爲了報答我,她又要和我玩我小時侯的遊戲了,**當然不行了,我長大了,她的腳翹不動我了,但還可以逗雞雞,揉肚子。我站在床邊,她光腳坐在床上,指甲已經換成了大紅色,修的相當整齊,長而細的腳趾,高高的足弓,白淨的腳面,光滑的腳底一切都是那麽可愛。她開始發起進攻了,左腳抵住我的大腿,右腳伸過來用腳趾靈活地拉開我的褲鏈,我的心跳驟然加快期待著即將發生的事,隨后她右腳的5個腳趾全部進入我的內褲,剛碰到我的****,我就好象被電了一下,因爲我太渴望了,處於發育階段的我,雞雞自然粗了許多,被她這樣一碰,馬上勃起了,這回她要夾我的雞雞可就要廢點力了,不過她還是可以做到,她夾住我的雞雞拉了出來象挺機槍一樣架在空氣中,由於雞雞變粗她想再象以前一樣用一隻腳的兩個腳趾夾著來回撚已經不行了,所以只能藉助另一隻腳了,她用左腳夾住我的雞雞根部不動,右腳就不斷劃過我的****,她加著力道摩擦著,讓我的馬眼不斷吻她的腳心,然後她盡力用右腳也夾住我的雞雞做活塞運動,我不行了,我剛發育就被她的肉腳弄,一下子都沒體力了,跪倒在她面前,而她卻還沒停,乾脆用兩只腳的腳掌夾著弄,我不行了,真的不行了,眼睛都閉上了,好象陶醉的睡著了,一陣爽意,我–射了!量還挺大,第一次****居然還是阿姨幫我完成的,我愛上她的腳不能自拔了…以後爸媽不在時我就經常去找她,她也知道我的來意,但每次都要讓我先幫她**才替我“按摩”我也很爽快的答應,我長大了,她和我玩的腳遊戲“逗雞雞”也改名叫“蹬技了”呵呵,真他媽好笑,阿姨還真象演員一樣只用腳輕輕地蹬我的雞雞而不太愛用腳趾夾了,她說她怕把我夾痛了,但只要我需要,阿姨還是可以做得到的。時間長了由於沈淪在這裡面,我的學習成績自然不好,一晃就是幾年,爸媽也很擔心,總找不到原因,可高考時我卻鬼使神差的考上了一個外省本科大學,可第一次回家就再也沒見到阿姨了–她在一次車禍中死了!爲此,我哭了,我失去了多麽好的一位阿姨,她總能用腳滿足我的慾望,她的一雙美足,帶給我那麽多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