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女亂倫

父女亂倫

“小可,你看你的家,怎麽這麽亂?”我一進到女兒的家裡,看到到處都是東西,我皺著眉說道。 “爸,你來了,太好了,快幫我收拾一下吧。”小可邊抱著她那只有一個月大的兒子笑嘻嘻地說道“你把我當保姆了?”我開玩笑地說。 “爸,你幫人家一下嘛,好不好?”小可哀求道。 小可是我唯一的女兒,剛剛生完孩子才一個月。她媽媽在小可很小時就和我分手走了,我和女兒是相依爲命一起長大的,爲了怕女兒受委屈,我一直沒有再婚。我無可奈何地搖了搖頭,這孩子從小就被我寵壞了,只好幫她收拾起來,小可高興地在我周圍轉悠。人們常說女人生過孩子后體形就變了,現在的小可的身體也的確有些改變。屁股和腰變得更加豐滿性感了。變化最大的就是她的乳房,因爲沒帶乳罩,隔著衣服也能看出來在她走路時兩支乳房乳一晃一晃的。但小可的腰並不顯得臃腫,依然很有形,而且還是那麽柔若無骨,走起路來,屁股一扭一扭的,煞是誘人。

小可可是出了名的美人。不光摸樣長得漂亮,尤其讓人喜歡的是她那170mm 的性感修長的身材,配上飄逸的及腰長發,每次上街都成爲男人注視的目標。小可的屁股很豐滿,后臀微微上翹,給人一種圓滾滾肉鼓鼓的感覺。腰細而柔軟,因此走路時屁股的扭動幅度就大了一些,這就更加襯托出她臀形的肥美,自然地透漏著一股誘人的浪勁。在後面看小可走路更會勾起男人的慾望。小可不屬於纖弱苗條的病態美人,臉蛋也不是那種嬌小型的,很有一股李嘉欣的味道。 我也不知道,爲什麽只有一米六十的我怎麽會有這麽高個的女兒? 小可的老公志強也長得很英俊,和小可也蠻般配的。志強的公司在三峽水庫的建設中負責其中的一個工程,還是個工程的負責人,因此在三峽的工程開工后不久,志強就吃住在工地上。就算小可要生産時,志強也只是請了十天的假照顧小可。 小可沒有人照顧,就打bfont color=red我違規,舉報我!/font/b把我找來,讓我來照看一下。 沒想到我來一看,小可的家裡真是又髒又亂,沒辦法,我只好暫時由爸爸變成了保姆。在我的一通大幹快乾下,小可的家裡又恢複了清潔有序。 小可看到家裡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高興的走到我跟前,抱住了我脖子,在我臉上親了一下,說:“爸,你真好!” 小可的嘴唇軟軟的、濕濕的,貼在臉上很上舒服,我的心頭一蕩,升起了一種異樣的感覺,我忙推開了小可,說:“去,去,去,跟小孩子一樣。” 其實小時侯小可也經常這樣的,但今天的感覺卻不一樣。 小可蹶起小嘴說:“人家感激你嘛!”我說:“我可不敢用你感激,只要你不再讓我做家務活兒就行。”我們正說著,小可的孩子哭了,小可忙進去把孩子抱了出來。小可的兒子雖然剛剛滿月,但長得很胖,這可能和小可的奶水充足有關吧,孩子長得很可愛。 小可也不管我在,拉起了衣服,露出了一隻乳房,把鮮紅的乳頭塞進了小孩的嘴裡。小可的乳房很大,發著耀眼的白光,直看得我有些頭暈。小可也注意到我的眼睛盯著她的乳房看,撅起嘴嬌嗔道:“爸……”。我也有些發窘,眼光離開那眩目的豐乳:“你,你喂小孩挺在行的嗎!”小可對我做了個鬼臉。

吃完晚飯,小可看到我要走,對我說:“爸,你一個人住也挺不容易,不如搬過來住吧,咱們倆個也好有個照應。”我忙說:“那可不行,爸爸還有工作要做呢!” 小可扁扁嘴說:“你的工作我還不知道,不就是坐在家裡上上網,寫寫文章嗎!” 我實際是某個雜志的新科技類的自由撰稿人,每天在家寫寫科技評論。剛過五十歲的我目前還是獨身一人。

我是個性慾很強的人,但我不喜歡那些爛交的小姐(當然我也曾上個幾個不錯的小姐),我有個相好—阿梅,算是一個性夥伴吧。阿梅是我一個朋友的老婆,人也長得滿有味道的,她絕對是一個正經人家的女人,除了我她在外面沒有別的男人。阿梅最讓我著迷的還是她接近170cm的身高和性感修長的身材。雖然她已經結婚10年了,但保養的很好,女人味十足!因爲老公的原因,至今沒有生育過。這也成了他們夫妻的一塊心病,但這倒保持了她性感誘人的身材。她對我還是非常信任和尊敬的,在一次酒入愁腸后開玩笑般地要向我借種。我也是酒精燒的,在阿梅爛醉后把她帶回家,然後就爬到了她的身上,整個晚上我趴在她的身上,干累了就歇,歇足了再干,在她身上過足了瘾。要知道,壓在比自己高大的漂亮女人身上干她,是一件既過瘾又刺激的事情。阿梅雖然一直有些爛醉,但身體還是有反應的,否則即便她長著一身細嫩豐滿的白肉,我也不會有興致連著干她的。當然我不會真的讓她懷孕,那可是容易出事的。好在阿梅清醒后不但沒有怪我,也沒有非得要懷孕,倒是經常趁她老公不在時來和我約會。我和阿梅每隔一、兩周都要做一次愛。或在我家或在其它地方,按她的話說就是和我做愛特別過瘾,不象他的老公,人高馬大卻長了個小東西,人樣蠟槍頭。這也是我不想搬來小可家的一個原因—-聯系阿梅太不方便了,而我又不是個可以沒有女人的人。

小可看到我不願意,有些著急,抱住我的胳膊撒嬌地晃著:“爸,你說好不好嘛?”我的胳膊被她抱在懷里,小可那兩個豐滿的乳房壓在我的胳膊上,她的身體的體溫和那種柔軟的感覺從胳膊傳過來,弄得我身體有些發熱。我忙說:“我再考慮考慮吧。”就趕緊逃離了小可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