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女友家狂干她媽媽

在女友家狂干她媽媽

事情發生在去年。有一天我到女友家過夜,事實上我常到她家過夜,她家人早已把我當成一份子,就當在自己家裡一樣不會特別見外。

女友是獨生女,所以家裡人口成員相當簡單,爸爸是貿易公司的高級主管,媽媽則是單純的家庭主婦。女友的媽媽好像很年輕就嫁給她爸爸,所以她媽媽今年才44歲,而我已經27歲了。

她媽媽看不出是一個24歲少女的媽媽,身材還保持得相當不錯,在家裡也常穿著短褲、小可愛的跑來跑去。不知道是不是生性比較開放的關系,她在家幾乎不穿內衣,甚至有幾次她曾經只穿短褲跟胸罩在我面前走來走去。

剛開始我怕女友發現我的不安份,所以只敢偷偷地看她媽媽,尤其當她因爲沒穿內衣而胸前激突得相當明顯時,或是只著胸罩時的模樣,還真的令人不想入非非也難。只是想歸想,我倒是沒有對她動過什麽念頭。不過自從那一個晚上之後,一切就變得不一樣了。

那天,女友的爸爸要到日本出差半個月,我負責開車載他們一家到機場送行后,女友找我跟她一起回家陪她媽,一方面家裡有個男人總是比較令人放心。當天晚上,女友出門去參加一個在美國念書、剛好回台灣過生日的死黨的慶生會,因爲我不認識她們,又都是女生的場合,我也不便出現,所以就她自己去,而我就在家陪她媽媽。

八點多的時候,女友打電話回家,說她們打算去“錢櫃”唱歌,然後要到烏來的溫泉旅館之類的過夜,所以晚上不會回家了,要我跟她媽媽講一下,也交待我要看好家裡,於是我便到客廳去告訴她媽媽這件事。

對了,女友的媽媽叫雪鈴。雪鈴那時候正在客廳的沙發上看電視,她看到我出來便熱情地叫我過去陪她一起看,不然她一個人還真的悶到不知道要幹嘛。這天雪鈴穿一件短到不行的運動短褲,上半身一樣沒穿內衣,只穿一件細肩帶的外衣。於是我就湊到她旁邊的位子,跟她天南地北地聊了起來。

雪鈴很喜歡跟我聊天,她覺得我是個有趣的人。聊著聊著,可能是怕我無聊吧,問我要不要來喝點酒?我說好,於是她就去準備了。這天家裡只找得到幾瓶威士忌,她媽媽在我慫恿之下也開始喝了。

喝了一陣子,或許是酒精的關系,我突然發現雪鈴那時的表情真是嬌媚。我迅速地意識到今天女友家裡只有我跟她媽媽在,不管幹什麽事情都不用擔心有人來打擾,於是我開始大量地灌她喝酒。

雪鈴的酒量沒有很好,只是酒膽很夠,沒多久一瓶威士忌她喝了三分之二,而我只喝了一兩杯。此時的雪鈴可以說已經醉到在胡言亂語了,我開始試著坐更靠進她,然後多增加些身體上的碰觸,例如牽著她的手,甚至是摟著她的肩,並且不斷地逗她開心。

我看她一直沒什麽反抗,反而還會把頭湊在我的肩膀上,我開始在她耳邊吹氣,輕聲的講些挑逗她的話:“阿姨,沒想到妳喝了酒後,變得這麽漂亮!”

雪鈴:“小鬼,阿姨都幾歲了,還漂亮?”

“真的啊!阿姨如果再年輕個幾歲,我一定會追求阿姨的。”

雪鈴:“真的嗎?阿姨都這把年紀了,還有人要啊?”

“有啊!有啊!我就很想要妳啊!”我邊在她耳邊說邊跟她調情,然後輕輕地親吻她的耳際,並且用舌尖在她耳朵旁邊輕舐著。

看她兩眼迷醉成一條縫,臉上開始泛起發騷的紅暈,我試著伸手過去抱她,或許是她也有感覺了,偶爾可以聽到她嘴裡發出輕輕的呻吟聲。然而,她也意識到我是她女兒的男友,一直跟我說:“你太開放啰!這樣被倩倩知道了,會很難過的。”然而她講歸講,也沒有要把我推開的意思。

很快地,我從輕吻變成在她的脖子上貪婪地吻著,然後開始進攻她的嘴唇,將舌頭伸了進去,她似乎是反射動作般的也伸出舌頭與我糾纏在一起了。

我的手開始輕撫著雪鈴的乳房,她的乳房不大,大概只有C罩杯而已,可是很柔軟,非常好摸。當我碰觸到她的乳房時,明顯地感覺到她變興奮了,呼吸加劇,也開始抱緊我。

我讓她跨坐在我身上,然後將她的上衣脫掉,雪鈴那白皙的雙乳就這樣毫無遮掩地出現在我眼前,她的乳頭小小一個,幾乎沒什麽乳暈。雪鈴自己將雙乳捧起,將乳頭送到我的嘴前,她激動地命令我:“吸它!就像你吸倩倩的一樣!”

我開始不斷地吸吮,並且用舌尖來回地舔著她的乳頭,雪鈴好像受到電擊一般,用力地抱著我的頭往她的雙乳埋入,然後開始興奮地浪叫起來。我一邊吸吮並且輕咬著她的左乳,另一手同時用力地搓揉她的左乳,並且揉捏她的乳頭。

雪鈴不斷地叫著:“阿維,再讓阿姨爽一點!”

我告訴她:“阿姨,妳想不想再爽一點?”

雪鈴說:“想!想!想!我想!再讓我爽一點……怎樣都好!”

我說:“那妳要當我的老婆,求我干妳喔!”

雪鈴說:“嗯……嗯哼……不……不行啦!我是倩倩的媽媽……喔……”

我說:“妳已經讓我弄成這樣,如果倩倩知道,妳也會完蛋的。”

我邊說邊將另一手伸到她的大腿中間,開始在她的陰戶上揉搓,一邊繼續吸吮著她的乳頭。她好像受到更大的刺激似的,用力大喊:“喔……干……干我!

老公,求你干我!嗯哼……我是你老婆……”

我說:“雪鈴,妳要老公怎麽干妳?”

雪鈴說:“嗯哼……嗯……我……我要老公……喔……我要老公插進來狠狠地干,乾死我!”

我命令她把褲子脫掉,當她脫掉短褲的時候,我才知道雪鈴裡面穿的是黑色的細繩丁字褲,而卡在股溝細縫間的那條線,早就濕到不行了。

我笑著跟她說:“原來妳早就穿上丁字褲,想誘惑老公來干妳啊?”

雪鈴說:“人家每天都穿丁字褲,可是老公都不干我!”

我命令雪鈴脫掉丁字褲后,更意外地發現,她早就把陰毛剃掉了,她的私處一覽無遺地出現在我眼前。

我說:“妳好淫喔!竟然把毛都剃光了。”

一看到這樣,我更興奮了,原來雪鈴也是個外冷內熱的女人啊!早知道我就早點下手了。我要她站在沙發上,在我面前將自己的陰唇撥開,雪鈴的陰蒂早就因爲興奮而腫大,陰唇也因爲受到刺激而顯得更加紅嫩,她的淫水更像是流不完似的不斷湧出。

我開始輕咬著她的陰唇,然後貪婪地吸著她的淫水,並試著將舌頭伸到陰道裡面。此時的雪鈴不斷地腿軟,一直哀求我讓她坐下,這時我也受不了了,就將內褲脫下,掏出我那22公分長的老二,這是我最自豪之處。雪鈴看到我的大老二,便慌忙握住往嘴裡送去,“呼噜呼噜”地吮吸了起來。

雪鈴邊吸邊說:“唔……倩倩……嗯……真好,可以……嗯……被這麽大根的懶教干……”

我說:“老婆喜歡大懶教嗎?”

雪鈴說:“嗯……嗯……喜……喜歡……”

這時雪鈴躺在沙發上,我則站著讓她吸我的老二。講真的,雪鈴的技巧沒我女友的好,然而她發起騷來的淫樣卻讓我興奮不已。

此時的雪鈴好像酒也已經比較退了,她跟我說:“老公,只要倩倩不知道,我以後都是你的,隨時讓你來干。”

我問她說:“那想不想要老公插入?”

雪鈴說:“我要!我要!我要老公的大懶教,可是你要戴套。”

我跟她說:“現在哪來的套子啊?”

雪鈴說:“可是人家現在是危險期耶,會懷寶寶的。”

我一聽她這樣說,明顯地暗示我等下可以在她身體里內射,當場更加興奮。

我不斷地用龜頭在雪鈴的洞口摩擦,可是她似乎還是有點顧忌,一直不願意讓我插入。

跟雪鈴僵持了一會,我便顧不了那麽多,跟她說:“賤女人,妳今天是我老婆,我一定要乾死妳!我要強奸妳!”於是我便向前用力一挺,將硬直的老二一下插入她的陰道。

被我插入的雪鈴整個身子都弓了起來,然後開始大聲地呻吟:“喔……救命啊……老公……喔……嗯哼……你老婆被人家強奸了……喔……”

我說:“小母狗,這樣干妳爽不爽啊?”

雪鈴說:“喔……我是老公的……小母狗老婆……喔……喔……好爽……”

我說:“妳不只是老公我的小母狗老婆,妳是所有人的小母狗,誰都可以操妳。”

雪鈴說:“老……喔……老公……好壞……嗯哼……要讓……要讓別人強奸老婆……老……喔……老婆……老婆會被大雞巴乾死的。”

這時我用力地將每一下都插到底,再輕輕的抽出,然後用力地插入,不停操著女友媽媽的騷屄,此時的雪鈴早已陷入狂亂之中,淫水一股股地大量湧出。

我幹了幾十下后,將雪鈴翻過身來,要用狗交式繼續干她,並要她面對著窗戶將上身立起來:“讓大家看到我正在干妳!”

雪鈴邊扭著屁股迎湊著我的抽送,邊說:“大……大家快來看喔……我……我老公……老公他在干我……”

我告訴她:“倩倩也在看喔!”

雪鈴一聽到,似乎更興奮了,大喊道:“倩……快喔……快看……媽……嗯哼……媽媽……正在被新老公幹喔……喔……媽媽……被幹得好爽喔……啊……妳……妳以後要把老……老公……喔……與媽媽……分享……媽媽也要被他……他的大雞巴干……”

我告訴雪鈴說:“我要跟妳丈夫一起干妳!”

雪鈴這時候又講出一件更驚人的事:“他……他……喔……他都干一下就很快不行了……而且……很久……才幹一次,害……喔喔喔……害我……嗯……一直得不到真正的快樂……”

我聽到這一點,真的是興奮到翻掉了,兩腳差點腿軟,於是我跟她說:“老婆,那我以後就代替妳老公經常跟妳干炮,我要妳幫我生一個。”

雪鈴說:“好啊……老公……快把人家的……肚子干大……嗯……我幫你生孩子……”

我說:“妳是頭淫賤的母狗,要到處讓男人操,幫客兄們生野種!”

雪鈴大喊:“對……對……喔……我是頭母狗……大家快來干我……我……

我要……我要懷大家的野種……喔……大雞巴老公……快射在我裡面……”

這個時候我也快受不了了,決定加速沖刺,用飛快的速度不斷抽插著雪鈴的陰道,她也似乎感受到我的沖勁,早就叫到歇斯底里了。終於又插了百來下后,我將老二頂到底,然後將所有的精液都射在雪鈴的陰道里,這時她已被我幹得來了三次高潮。

雖然女友的媽媽已被我征服在胯下,可是我並不打算罷休,把雞巴拔出來要她含吮,吸硬了又開始用力地抽插她。那天晚上,我總共幹了她四次,讓她的陰道里裝滿我的精液。

第二天我女朋友回來的時候,我們早就善後好了,大家都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然而,從那天開始,只要我女朋友不在,或是我和她媽媽獨處的時候,雪鈴就是我的老婆。而她也在五個月後真的懷孕了,今年我就要當爸爸了。

當我的女友正高興她將會多一個弟弟的時候,卻不知道,我就是她弟弟的親爸爸,而她媽媽是我的母狗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