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姪的淫虐(5-7節 完)

叔姪的淫虐(5-7節 完)

美麗的嬸嬸脫去睡袍時,年輕的姪子興奮地瞪大眼睛。

原來蘭子在睡袍下只穿一件黑色的三角褲,而且是接近透明的尼龍,幾乎能完全看清楚有黑毛的三角地帶。

『這是去巴黎旅行時買的三角褲,回來後不久他就發生車禍,所以還沒有機會穿。』

這樣說的時候,豐滿的肉體上還是出現羞恥感帶來的顫抖。

雪白修長的手指,把黑色的三角褲拉到腳下。

用脫下的三角褲掩飾黑色的三角地帶,全身因羞恥而火熱。蘭子用沙啞的聲音對面前的年輕男人說:『晃一,我脫了。』

晃一面對一絲不掛的成熟裸體,象徵男人的東西已經膨脹到極限,喉嚨裡乾乾的不斷吞下口水,但還是假裝冷靜的態度。

『就站在這裡安慰自己吧!』

『這…… 你是要求作出女性萬分羞恥的事。』

『可是嬸嬸,你在中午已經將次數和方法全告訴我了。現在只是實際表演而已。』

蘭子輕輕閉上眼睛,用手握住自己的乳房,另一隻手從黑色的三角地帶滑到下面神祕的地方。

『……』

這一天的下午,在禁慾五年的身上點燃慾火的成熟女人,在年輕蠻橫的年輕人面前乳頭很快的就勃起,從神祕的肉縫溢出有芳香的蜜汁。

『唔…… 唔……』

有如啜泣的甜美哼聲從紅唇溜出,豐滿均衡的裸體為體內湧出的快感顫抖。

女人的體味和汗味混在一起,更增加晃一的興奮。

在沒有火爐的房間裡,洋造忘記寒冷

瞪大眼睛從鑰匙孔看妻子手淫的情景。

(她怎麼會這樣…… ?)

洋造對於不久前還是賢淑的妻子,現在在年輕姪子的面前完全屈服感到驚愕。

有如發現女人本能的實情,產生很像嫉妒的奇妙感情。

(這…… )

洋造把手伸到下體,不由得發出驚訝的聲音。手裡握的東西已經能明確地感覺出硬化,而且還開始脈動。

(我的機能開始恢復了…… )

他感到無比的喜悅。

這時候在隔壁的房間裡,不知道有丈夫在偷看的美麗妻子,把自己白嫩的手指插入下體裡,屁股和乳房都不停地顫抖,一面啜泣一面使自己奔向高潮的絕頂。

『唔……』

不久後從蘭子的紅唇吐出證明達到快感高峰的聲音,全身還像波浪一樣起伏。

『啊……』

頭髮飛散的女人,經過一次痙攣後雙腿無力,不得不跪在地上。

晃一站起來,手裡握著很細的皮帶。

『嬸嬸,你真是好色的女人,竟然能在姪子的面前手淫。』

羞恥感在蘭子的身上復甦,留下屈辱的眼淚。

『啊…… 我……』

蘭子不由得用雙手摀住自己的臉。

『淫蕩的女人必須受到處罰。』

晃一站在嬸嬸的背後,瞄準赤裸的屁股揮下皮帶。

啪!

在豐滿的屁股上橫方向掃過去,女人的肉體像有彈簧似的跳動。

『啊…… 這是什麼?』

發出痛苦叫聲的蘭子想用雙手保護自己的屁股。

『放開手!還要懲罰。』

晃一吼叫,對自己的虐待狂陶醉,繼續揮動皮帶。

啪!

『噢……』

啪!

『啊!』

皮帶打在肉上的聲音和女人的慘叫聲交互出現。可憐的被害者上身撲倒,變成狗趴在地上的姿勢。

晃一手裡的皮帶還無情地繼續抽打。

『啊…… 晃一…… 不要啦……』

哭叫的嬸嬸在很厚的地毯上像狗一樣爬,最後一次打到屁股的溝裡時,發出野獸般的慘叫聲,臉靠在地毯上失禁。

房裡充滿女人的汗和甜酸的美味。

晃一象徵男人的東西已經膨脹到難以忍受的程度,殘忍的姪子在急促的呼吸中丟下皮帶,也脫下身上的睡袍。

睡袍下是全裸的,肉棒沖天直立。

晃一回頭看看房門,露出得意的微笑。

就這樣在偷看的丈夫面前,準備開始淩辱他的美麗妻子。

 

壹、

 

在晃一強壯的身體下,以狗爬姿勢從後面被插入,不斷地發出歡喜聲的蘭子,身體產生痙攣時,因下體的收縮而使晃一感到無比的興奮。

『太美了……』

把第一次的精液射入女人的下體裡,還沒有解除連結就開始進入第二次行為的年輕男人,為成熟肉體的美感完全陶醉。

男人和女人肉慾的交歡繼續展開,不知何時才能終了。很久後晃一才在美麗的嬸嬸肉體深處完成第二次的噴射。

把汗濕的肉體貪婪地愛撫後,讓蘭子用嘴清理沾滿男人精液和女人蜜汁的肉棒,準備進入第三次的行為。

咚咚…… 咚咚……,就在這時候聽到敲門的聲音。蘭子只顧吸吮嘴裡的東西沒有聽到,可是晃一聽得很清楚。那是看到他們的行為開始興奮的洋造,想要測試男人機能的信號。

『現在要這樣……』

晃一赤裸的坐在床邊,讓蘭子背對著他站立。

『啊,又要做什麼?』

羞恥和新的慾望使蘭子更興奮,聽從晃一的命令分開修長的雙腿。

『唔……』

姪子的手從背後經過胯下撫摸溼淋淋的肉縫,讓女人溢出新的蜜汁。

『現在要把腿分開更大,同時用雙手抓住屁股分開。』

沒有想到會要求這樣淫蕩的姿勢,稍許猶豫時,豐滿的屁股立刻被掌摑。

『快照我的話做!』

『是……』

赤裸的蘭子戰戰兢兢地分開雙腿,上身微微向前彎,屁股向晃一挺出,雙手分別抓住肉球分開時,隱藏在那裡的菊花蕾暴露在男人的面前。

『嬸嬸的肛門很美……』

淫邪的話使年長女人的雪白肌膚更紅潤。

晃一的手毫不客氣地從前面的蜜壺把黏黏透明的淫液引到可憐的菊花蕾上。

『你要做什麼?』

美麗的嬸嬸因肛門受到揉搓,忍不住扭動屁股。

『嬸嬸的這個地方還沒有男人用過吧?所以我要這個地方的處女。』

『不要…… 太過分了……』

晃一從後面把蘭子的身體抱緊。火熱的東西頂在菊花蕾上,蘭子開始呻吟。

『嬸嬸,身上不要用力……』

此時晃一併攏雙腿仰躺在床上,讓女人騎在身上,身體向下沈。

『噢……』

肛門受到淩辱的屈辱與痛苦,使蘭子的全身顫抖,雖然咬緊牙關,還是從齒縫發出苦悶的哼聲。

完全接納晃一的肉棒,又被迫做身體的上下運動。乳房隨著搖擺,雪白的身體也冒出汗珠。

『唔…… 唔……』

不久後痛苦變成喜悅的啜泣。

『嬸嬸,這樣也很不錯吧?』

晃一自己也開始做淫蕩的律動,還讓她把雙腿分開更大,讓女人的一切暴露在前面。

『叔叔,可以了。』

這時候房門打開,因強烈興奮使臉色通紅的洋造坐在輪椅上進來。

『啊…… 啊……』

後面讓姪子侵犯的蘭子,在淫猥的姿勢下發出哀怨的聲音。

『蘭子……』

洋造迫不急待地脫去身上的睡衣和內褲。

『啊……』

蘭子不由得發出驚訝的聲音,性無能的丈夫看到妻子受到姪子的淩辱,竟然恢復失去的機能,象徵男人的東西猛然勃起。

身體雖然不自由,但洋造勉強把肥胖的身體擡起爬到床上。

『叔叔,來吧!』

仰躺在床上把肉棒插入嬸嬸肛門的晃一,讓自己身上的女人也仰躺,同時把雙腿分開到極限。

女人強烈的芳香,使洋造頭昏目眩。

當丈夫壓在自己的身上,把火熱脈動的東西插入濕淋淋的肉洞時,蘭子發出野獸被子彈打中般的吼叫聲。

被兩個男人夾著形成三明治的女人,不久後分別產生反應,淫猥地扭動,各自發出喜悅的哼聲。

 

貳、

 

從早晨就低垂的雲朵

開始落下白雪。郊外的山坡地帶很快被染上白色。

在溫暖的客廳裡,蘭子一面脫黑色的禮服宜面對丈夫洋造說:

『今晚一定是銀色的聖誕。』

脫去包圍豐滿乳房和屁股的乳白色胸罩和三角褲,一絲不掛地站在丈夫的輪椅前,掩飾前面的手指間露出黑色的叢草。

『好像瘦了一點!』

看到似乎有一點瘦的肩頭和胸部,洋造手裡拿著皮鞭說。

『當然會瘦的,自從那天晚上以後,我一直都是你和晃一的玩具。』

表示痛苦的女人,輕輕撫摸仍有鞭痕的屁股說:

『請用皮鞭打我吧!』

『好,到陽臺去。』

洋造已經開始興奮。

在白雪飛舞的陽臺,雙手被綁在欄桿上的蘭子,分開雙腿挺出屁股接受丈夫的鞭打。

坐在輪椅上,揮動調教用的皮鞭,同時想起那晚在自己的面前被姪子插入還歡喜哭泣的蘭子肉體,引發摻雜嫉妒的狂熱情感。

飛舞的白雪在女人火一般的身上融化,剎那間變成水滴流下去。

『叔叔,太興奮會影響身體的。』

不知何時進來的晃一,手裡拿著小盒子說:

『這是我為嬸嬸買回來的聖誕禮物。』

解開綑綁雙手的繩子回到客廳站在火爐前取暖的蘭子打開小盒的包裝。

『晃一,這是什麼?』

看到玻璃製的大注射器,蘭子瞪大眼睛。

『這是浣腸器,是二百 CC 的。』

晃一說著在赤裸的屁股上打一下說:

『嬸嬸,現在到浴室去,要用這個東西了。』

到了晚餐時刻,在餐廳中央的大餐桌上,陳列著從附近的旅館送來的豪華聖誕大餐。坐在輪椅上佔住主人座位的洋造好像迫不急待的樣子。

『為什麼沒有葡萄酒?』

晃一聽到叔叔問,面帶微笑說:

『嬸嬸馬上會送來的。』

推開廚房的門,蘭子走進來。洋造看到妻子的打扮面露喜色。

『真是妙極了。』

美麗的蘭子身上穿的是春子曾經穿過的傭人制服。

『可是沒有帶來葡萄酒。』

『帶來了!』

晃一從蘭子雙手捧的盤子拿來兩個葡萄酒杯放在地上。

在露出疑惑表情的主人面前,晃一向傭人打扮的嬸嬸下達命令。

『開始倒葡萄酒。』

蘭子戰戰兢兢地分開雙腿騎在酒杯上彎下身體。

『不行,辦不到。』

拉裙子到一半時就停止,穿傭人制服的女人用哀求的聲音說。

晃一一掌打在她的臉上。

『混蛋,傭人還敢反抗嗎?』

在晃一瞪大的眼睛和美麗嬸沈的眼睛裡,都出現淫蕩的官能火燄。

拉起迷你裙,穿黑色絲襪的修長雙腿逐漸露出。

這個美麗的傭人在制服下面沒有穿三角褲,很外就暴露出豐滿的雪白屁股。

『快一點!』

受到晃一的催促,蘭子蹲下去在下腹部用力。

啾啾啾……,菊花蕾開始顫抖的剎那,噴出紅色的液體,落在酒杯中。

二個酒杯很快就斟滿。

『請不用擔心,嬸嬸肚子裡的東西經過浣腸已經完全乾淨。』

兩個男人發出惡魔般的笑聲,還有蘭子啜泣的聲音。

在宴會結束前,喝醉的兩個男人,把各種酒灌入蘭子的肛門。

『你真是天才,魔鬼般的天才,不然我大概也無法恢復男人的機能了。』

喝醉的洋造,用朦朧的眼光看著綁在餐桌上的蘭子說。

被兩個男人玩弄過的蘭子,現在脫去傭人的制服,身上只剩下黑色絲襪,赤裸的仰躺在餐桌上,不過雙腿幾乎貼在乳房上綑綁,所以身體是形成橫方向的U字型。這個姿勢把女人最神祕的部份完全暴露出來。

喝醉的男人把粗大的蠟燭插入女人的肉洞裡點上火。

融化的蠟燭流下來時,變成蠟燭臺的肉體痛苦地扭動。這種樣子又引發男人們異常的慾望。

『讓她嘗一嘗蠟燭和人的味道,看看哪一種比較好?』

『叔叔,這樣可以嗎?』

『這一點不算什麼。』

讓晃一幫忙爬上餐桌上的洋造,從蘭子的肉洞拔出蠟燭,將自己的勃起肉棒插進去。

『蘭子,你的身體實在太美妙了……』

在射精前,洋造說到這裡就垂下頭。

不大對勁。

晃一發覺時已經來不及了,在達到性高潮發生痙攣的蘭子身上,叔叔的身體動也不動。

『叔叔……』

晃一推一下叔叔,這個肥胖的男人翻起白眼流著口水,就這樣滾落在地上。

死了。

晃一的臉色蒼白。

這時還綁在餐桌上的嬸嬸說:

『他死是應該的。他的心臟早就衰落了,這是貪吃美食的結果。』

蘭子的眼睛濕潤地看著晃一,露出誘惑的色澤。

『不要管死人,我們找快樂吧!因為從肛門喝酒的關係,我的身體已經熱得受不了了。』

蘭子這樣扭動豐滿的屁股時,晃一不知不覺地被吸引過去。晃一脫去衣服,撲向從全身散發女人甜美味道的蘭子身上。

『啊…… 晃一…… 太好了……』

被綑綁的女人發出甜美的嗚咽聲。

窗外有無數的雪花在飛舞,就好像要用純白的布幔掩蓋這個醜惡的世界,即使是短暫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