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虐侠传 第十六章 奴隶岛诞生

仙剑虐侠传 第十六章 奴隶岛诞生

第十六章  奴隶岛诞生

方家大宅

方氏船行虽然在中原不算什麼大的势力,但在余航小镇上,也算得上是数一

数二的豪门了,想当初方氏船行的老闆方豪,端是厉害无比,一手打下这硕大的

家业,最难得可贵的是,方豪丝毫没有平常人那種只可同患难,不可同富贵的想

法,对一起建立基业的功臣们,向来是礼敬有加,再加上他为人慷慨大方,不管

是谁有困难,他都会出手相助,一时之间,也在附近得到一片赞誉之声,风头一

时无两,不管是老的,少的,提到方豪的大名,无不是竖起大拇哥叫一声好。

可惜好景不长,幾年前方豪领着船队出海,没想到碰上海啸,连人带船,竟

没有一个能回来的,天灾人祸,任何人都没办法,后来船行裡面剩下的幾个老人

推举方豪的独生女兒方琦芸接管生意,这也算是天经地义的事,不想问题就出来

了。

一开始,那方琦芸还能聽进老功臣的意见,跟船工们混在一起大啖烤食,饮

酒说笑,将船行打理的井井有条,但没过多久,一个叫黑大的人不知道从什麼地

方跑来自薦,被方琦芸看中,成为她的左右手,从那以後,方琦芸就开始独断专

行,找借口将老臣都排挤出去,任用了一大批黑大推薦的人物。

那些人平时游手好闲,不到半年,就将方氏船行搞得乌烟瘴氣,一开始那方

琦芸还要假仁假义一下,不时发钱接济老人妇女,可没过多久,聽说那方琦芸将

权利都交给黑大,自己整天躲在大宅裡面享受,再不管那些被趕出船行的人的死

活,这消息一传出来,十个人里到有九个摇头,都到那方琦芸实在是个败家仔。

想当初方豪辛辛苦苦打出来的家业,迟早要被她给败光了,再聽说这女人居

然一点人情都不将,於是,「方贱人」这个外号也就传开了。

那麼,此时的方贱人究竟在幹什麼呢?

方家大宅的内宅里,一个全裸的精壮男人正躺卧在一张舒適的大藤椅之上,

在他的前面有一对同样是一丝不掛的少女,正在一左一右地跪在地上用舌头舔着

那男人胯间那巨大的阳物,少女们伸着小香舌,彷彿勤劳的工人一般,细心得清

理着男人阳物上残留的精液。

在男子的左边,是一个十六,七岁的短发少女,娇小的身材,秀丽的容貌,

齐肩的短发,古铜色的肌肤让她看上去十分有青春活力,充满了阳光的氣息。

在男子的右边的少女,看上去更是年轻一些,美丽的面孔上带着幾分的娇憨

稚氣,估计也有十四,五岁。虽然因为年龄的缘故,这个少女的身材没有左边的

少女好,但勝在肌肤雪白,别有一番滋味,粉红色小脸华美非常,脸上带着幾分

異色,好象不是中原人士。

她们的身體都被红色的棉绳捆缚着,两手被交叠在背後捆成「W」的样子,

在胸脯掛着的麻绳一上一下地绞着乳房,令少女的酥胸显得更加的突出。两个少

女的脖子上都带着一个橡胶圈,上面连接着一条链子被栓在少女旁边的拄子上,

如此淫虐的姿势,再加上两个少女一脸驯服的表情,看上去,这两个少女根本就

是那精壮男子饲养的宠物。

「好象很成功的样子呢?不愧是黑大啊。」一个身形高挑,英挺端俊的脸十

分年轻,剑眉下目若朗星的青年不知道什麼时候已经出现在了屋子裡面,对躺在

大藤椅上的精壮男人说道。

「小李子?今天怎麼有空过来?」精壮男人睁开眼睛,看清楚了面前之人的

相貌,高兴的说道。

「黑大哥说笑了,难道小弟没空就不能过来了不成?」李逍遥笑着说道,眼

睛却一直盯着男子右边的少女。

「哈哈,是大哥说错了,来,小李子,一快来享受享受。」黑大幹笑两声,

将身子往旁边让了让,空出一块地方来,挥手对李逍遥示意着。

李逍遥说道:「不忙,我这次来,是有件事情要拜託大哥帮个忙。」

黑大一聽,脸上的笑容更盛,说道:「小李子,你这话就不对了,咱们兄弟

之间,还分什麼彼此,有什麼事情尽管说,能帮上忙的大哥我绝对不会推辞。」

「嘿嘿,小李子,不瞒你说,大哥我也有一事相求」黑大不等李逍遥说话,

就抢先说道。

李逍遥是何等精明之人,哪裡还能不明白黑大是什麼意思,可是他却装做不

懂,问道:「大哥莫非是想要这小苗女不成?」

下身来,用手钩起右边少女的俏脸,将脸凑近少女滑腻的颈侧一阵厮磨,呵着她

敏感的圆润耳珠。只见少女俏脸通红,娇小的身躯一阵颤抖。

黑大得意萬分,低下头来,一口含住少女的两片红唇,伸出舌头,在少女的

口中搅拌起来,少女「嘤咛」一声娇呼,媚眼迷離,好象没了骨头一般,一付摇

摇欲坠的样子。

黑大狠狠吸了幾口美人香津,哈哈一笑,放开少女的小嘴,说道:「娇奴,

学幾声狗叫来聽聽。」

少女抬起头来,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乞憐地望着黑大,见他脸色不善,只得慢

慢张开小嘴,轻轻的叫了起来。

「汪……汪……汪汪。」

「哈哈哈,小李子,你看如何,这小母狗多聽话。」黑大说道。

李逍遥瞥瞥嘴,心道如果不是我掌握着她的本命盅,她早就把这里所有的人

都杀光了,那裡会聽话。

李逍遥笑道:「大哥所求,小弟本不该拒绝,不过大哥应该不会不知道小弟

的习惯吧。」

望着李逍遥有些阴冷的眼神,黑大不由自主的抖动一下,他当然知道李逍遥

的习惯,那就是凡是他开苞的女人绝不送人,这是规矩。

黑大在道上混了那麼久,自然知道有些人平时就算是再好说话,一旦破了他

的规矩,那可是翻脸不认人的。

李逍遥就是这種人,一年前,有个外海来的富商,看上了李逍遥的姐姐李诗

涵,先是出钱玩弄了她两天,后来居然仗着自己人多想赖仗,不但不给足事先说

好的数目,而且连李诗涵都要带走,结果如何?现在那富商和他手下的屍體还不

知道在哪个海域裡面泡着呢。

黑大还想多活幾年。

见李逍遥不同意,他虽然沮丧,但也毫无办法,这两姐弟武功高强,聽说跟

黑白两道都有不错的交情,他可惹不起。想到这里,黑大隻得站起身,将右边少

女绑在拄子上的链子解开,牵着少女来到李逍遥面前,将链子交到他的手裡,说

道:「兄弟的规矩,大哥没忘,这少女我调教的差不多了,她说自己叫阿娇,以

后兄弟可以直接叫她娇奴,现在物归原主,请兄弟接收吧。」

虽然话是说出来了,但黑大脸上的表情实在是有趣,真要严格来说,应该是

那種想赖仗但有不敢,想放弃却又捨不得的样子。

李逍遥看着黑大一脸肉痛的表情心中发笑,他当然懂得为人的道理,知道给

人一棍子之後还是要发个甜枣什麼的,再说,他是真的有求於人,只聽李逍遥说

道:「大哥不必觉得可惜,如今我们有一笔大生意要大哥一起来做。」

「哦?究竟是什麼大生意,兄弟就不要叼大哥的胃口了,快快讲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