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蕩的穿陰環老婆(真人真事)

淫蕩的穿陰環老婆(真人真事)

結婚了多年,也許已經膩了、或厭倦了同樣一成不變的性愛方式,有一天,

我突發奇想的想要老婆在陰蒂上方穿個像歐美國家裡A片中女主角下體一樣的陰

環,我告訴著小樺(我老婆的名字),但是小樺說:「臺灣又沒有這種幫人穿這

陰環的師傅,而且……我也會怕痛。」

為了說服小樺,我竟然自己精蟲沖昏了腦,說:「為了說服你,我先自己穿

陽具環(男的稱為陽具環,女的稱為陰環)如果不痛,我再告訴你可以嗎?」

就這樣,隔天我便去自己認識的刺青店的朋友那裡買了一支穿耳洞專用的槍

(200元而已,手動的),又買了一對初穿環時用的耳環,以及去藥局買了酒

精、棉花、面速立達姆。

晚上洗完澡,我鼓起勇氣拿了這些今天買的東西出來準備替自己穿陽具環,

其實自己也是頭一遭穿刺自己的皮膚,蠻害怕的,但心底卻是胡思亂想的瞎猜一

通。不管了……都已經騎虎難下了,而且我又希望我老婆也能穿個陰環,好讓我

與她做愛時有個感官刺激。

一切準備妥當了,為了壯膽喝了兩口純度極高的酒,心一橫穿過去了,沒想

到……居然不會痛,不知道是自己喝了酒還是克服了心理的恐懼,也只是感覺像

被蚊子叮了一下般(我穿在陰莖下方,因為做愛在做抽插運動時可以撞擊對方的

屁眼,讓我老婆更性奮、更容易高潮)。

接著換我老婆了,看著我說並不會痛的時候,小樺心動了,我同時也覺得機

不可失。好!打鐵要趁熱,我告訴小樺要她坐在沙發上雙腿呈M字型,好讓我順

利地幫她穿陰環……

順利穿過之後,我問小樺:「會痛嗎?」小樺說不會,我心裡暗暗自喜,我

成功說服小樺了,而且令我高興的是小樺下體終於有一枚陰環了。

就這樣接下來的幾天,我們夫妻倆都註意著保持乾淨及衛生,三天後傷口也

大致上OK了,我們相約換了個較大的陽具環以及陰環,當天晚上我們翻雲覆雨

好不快活。

事後我問小樺:「舒服嗎?」小樺:「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插入我體內時

不但有飽實感,還有你那個陽具環一直不斷地撞擊我的屁眼,好舒服喔!」

爾後,我們只要有去逛街時候,一定去那專門賣耳環的店,找看看是否有特

殊一點的環(鈦金屬),這是我們夫妻倆的默契,只要有好看的,我們夫妻倆都

不論金額一定買回家。

===================================

作者後語:

我跟老婆都不喜歡下體有毛,就是白虎囉!也許各位看倌無法接受白虎,但

是,這是我們的生活方式,相信不影響各位吧!

其實,我一直倡行不論男女都能試試看當白虎的滋味,就男人而言,我覺得

光禿禿的感覺很容易便造成勃起,就算女人幫男人口交也不會吃到陰毛。而女人

呢!當經期來臨時候不但不會沾染到你的陰毛,而且當你包覆著衛生棉時不會有

悶悶的感覺,真的很不錯的,相信我!

淫蕩的老婆(02)

由於週休二日的緣故,上了一星期的班使得我哪也不想去,星期日睡飽飽的

我中午醒來看見小樺依然沈睡在夢鄉裡,我沒有打擾她,細細的看著我那嬌妻穿

著情趣內衣及繫帶的人人字褲。

還是睡眼惺忪的我靜靜地看那毫無遮掩又性感的陰戶,而且是無毛的白虎,

撫摸著嬌妻身上每一寸的肌膚,順勢而下的也摳摳摸摸著掛著陰環的白虎,肥美

的陰戶,我就像狼一般貪心想把它給大口大口的狼吞虎燕。而小樺呢?其實早已

經醒來,還舒舒服服的享受這性愛饗宴呢!

已經知道小樺淫水早已氾濫成災,所以我很順利的將中指插入那陰戶裡,一

邊用中指抽插著陰戶,不時還用食指玩弄著陰環,嘴巴此時也沒閒著的吸吮著乳

房。不久後,我將自己那根陽具先是溫柔而又有規律的進行活塞運動,等到插得

那白虎陰戶已經淫水直流出來時,我馬上又狠狠抽插,只聽見小樺像是拋進九霄

雲外一樣:「喔……喔……喔……幹快一點!老公……幹大力一點……喔……頂

到花心好……舒服……」

聽見愛妻如此嬌嗔,我也更樂得加快抽插速度,並且不時的在小樺耳邊說著

淫蕩話,用聽覺刺激著她:「晚一點我們肛交你說好不好?如果你答應,我現在

就先幹得你爽一點。」

為了刺激著自己能夠保持最佳狀態,也為了確保淫蕩的妻子能淫水不斷,我

一邊狠狠的幹小樺那白虎陰戶,一邊問:「你是誰的專用妓女?」小樺:「喔喔

喔……我是老公的妓女。幹我……快一點幹我……我快要受不了!喔……喔……

嗯……嗯……」

小樺不時地還會貼心的問:「老公,幹我舒服嗎?」我有時也會得了便宜賣

下乖,告訴小樺:「幹得我陽具快沒感覺了,你如果還想要我幹你,你就幫我把

陽具含在嘴裡順便嚐嚐你的淫水滋味,否則……我不讓你舒服了。」小樺聽見如

此,樂得將我陽具又親又舔又吸的套弄著,而我呢?好不快活喔!

不久後,我又再次往那淫蕩的白虎陰戶裡衝刺,這一次說什麼也不再溫柔地

幹我那淫蕩的嬌妻了,「喔……喔……喔……好舒服……快!快!快!老公射進

我陰戶裡面……」

過一會我也很快地繳械投降了,我抽出來時本想拿衛生紙擦拭我陽具,小樺

卻一手抓住那根陽具,害我嚇了一跳,趕緊問:「小蕩婦,還餵不飽你啊?」小

樺:「才不呢!我被你幹得陰戶都有點紅腫了,你又怎麼會餵不飽我呢!我是要

將你的陽具給舔乾淨。」

而我呢?大字型的躺在床上,換我被我那淫蕩的嬌妻好好服侍一番,畢竟我

也幹得有點累,何不好好享受性愛完的餘溫呢!

===================================

PS:以上都是我個人真實情事,如果有空我會繼續寫作下去,但是還是要

各位看倌有興趣才行,畢竟你的回應才是我繼續寫作下去的動力呀!

淫蕩的老婆(03)白虎

小樺在家一向都不穿衣服,最多只穿個情趣內衣,有時候隱隱約約的看著自

己嬌妻下體那白虎陰戶時,總是覺得好美、好美!再加上掛著那個陰環……美不

勝收啊!

有一回逛街的時候,看見一隻環特殊得不得了,那是一隻有鈴鐺的,可以想

像嬌妻走路時下體不時發出「鈴、鈴、鈴」的聲音。

回到家,我馬上幫小樺換上剛剛買回來的陰環,換好時走路不時傳來美妙的

「鈴、鈴」聲音,而我的陽具又不自覺地擡頭致敬了,小樺想當然也知道我心裡

在想什麼,便主動地脫下我的人人字褲(因為我很喜歡穿人人字褲),吸、舔、

吹、含……極盡所能的想要我先舒服!當然啦,我也知道這蕩婦想要我盡情地幹

她。

小樺也知道如果含弄得我不舒服,我便不幹她那感覺空洞的陰穴,吸、舔、

吹、含了一陣,便急促的吹促著我幹她:「老公,快幹我好嗎?我陰穴癢得快受

不了了,快點幫我……幫我止癢好不好?」

聽見小樺如此淫蕩的訴說著,我暗自的想捉弄捉弄小樺一番,在插進那淫水

已是氾濫成災的白虎陰戶後,還不時摳摳陰蒂、時而手指又彈彈那會發出「鈴、

鈴、鈴」聲音的陰環,就是不想早早用陽具按摩那淫蕩的白虎陰戶。

過了一會,自覺不能再玩弄小樺了,免得待會被餓虎撲羊那我就不好受了。

起先,慢條斯理的緩進緩出著按摩那白虎陰戶,小樺好像知道我並不想要那麼快

的讓她舒舒服服享受到性愛,便雙手主動地抱住我的身體,自動自發的自己進行

活塞運動:「喔……喔……喔……喔……」

我問:「老婆,真有那麼舒服嗎?」小樺:「嗯!真的舒服,好老公快……

幹我,讓我好受一點,別讓我有遺憾。」

隨後,我便要求小樺換了個狗爬式,要她把那淫蕩的白虎陰戶讓我欣賞個清

楚。賞完夠了,我惡狠狠的將陽具一飛衝刺的沒入小樺的陰戶,小樺:「喔!!

好爽、好爽,喔……喔……喔……」幹著,幹著,我又換了姿勢,陽具插入白虎

陰戶後將小樺雙腳抱起,她整個人就騰空了,我便有規律的抽插著。不一會,隱

約感受到小樺那白虎陰戶深處不時夾住我陽具……我知道,小樺已經性高潮了!

我沒有多久也一傾而洩的將濃稠精液通通射入小樺的白虎陰戶裡。

夜晚,已經有了一下午的休息,晚上盥洗時,小樺和我也洗了個色情色情的

鴛鴦浴。互相洗澡時,我親吻著小樺的脖子(那是小樺的性感帶)告訴她,我晚

上想要幹她那淫蕩的白虎陰戶和屁眼。

小樺:「那你要先幹哪個洞啊?」我說:「我讓你自己選擇先幹哪個洞,好

嗎?」小樺:「但是……我屁眼還沒有清洗乾淨耶!」我說:「沒關係,我現在

就幫你通腸洗屁眼好不好!」

隨後,我準備著灌腸器裝入溫熱的水,將溫熱的水灌入小樺的屁眼中,一共

灌了三回,此時小樺已經有便意了,我要小樺先忍個五分鐘,這樣才能將腸子內

的汙穢物給先軟化,待會也排得比較乾淨。就這樣來來回回把動作總共做了六、

七回,這才完成清腸動作。

走出浴室擦乾身體,當老婆進房間欲將頭髮吹乾時,我一把將小樺壓倒在床

上,舔了舔那剛剛才清完的屁眼(此時的屁眼是完完全全沒有異味的),我又不

老實的將舌頭捲曲地插入那屁眼,雖然只能插進去一點,但是小樺就有點受不了

了……

小樺:「色鬼,急什麼嘛!待會一定讓你幹個夠,但是現在你總該先給我起

身把頭髮吹乾吧!」我呢?也只好老實的起身,讓我心愛的嬌妻將她頭髮吹乾。

當晚,我們先是前戲愛撫著對方,我的手一直遊移在嬌妻的屁眼週圍不時的

畫圈圈,慢慢的我將手指緩慢的插入屁眼內,小樺起初說有一點會痛,但是很舒

服就是了。

為了讓淫蕩的嬌妻適應屁眼被插,我用根矽膠的按摩棒另外用潤滑液塗抹後

緩緩的插進那屁眼內,「喔……喔……喔……」小樺不時傳來那聽似舒服又帶點

些微痛楚的聲音,我也不時的用潤滑液塗抹免得傷了屁眼,不然我就沒得捅我嬌

妻那深深吸引我的屁眼囉!

過不久,覺得時候差不多了,因為潤滑液已經平均的塗在屁眼裡了,我便輕

輕的將那根矽膠按摩棒抽出小樺的屁眼,出現眼前的是……哇!!!!!屁眼變

了個大洞了,好漂亮,是真的好漂亮!

此時的我也已早準備好要捅我那嬌妻的屁眼了,慢慢的我將陽具插進屁眼,

緩慢而有規律的前進後退做著活塞運動,說真的,插進去的陽具被淫蕩嬌妻的屁

眼一夾一夾的很是舒服,而這種舒服並不是三言兩語可形容的。

抽插了快有五分鐘,我故意將陽具抽了出來,細細欣賞著那迷人的無底屁眼

洞,小樺:「老公,舒服嗎?」「嗯……」我回答著。

最後我也插了淫蕩嬌妻的白虎陰戶,兩個洞來回不停地交替抽插。就我和淫

蕩嬌妻而言,好不快活喔(因為嬌妻最喜歡我這樣幹她,一下前面那白虎陰戶、

一下又是那迷人的無底屁眼洞)!

兩個洞抽插了也快半個鍾頭了,老婆呢?也因為兩個洞都平均的被我幹著,

早已高潮了好幾次。看看時間,我和淫蕩嬌妻做愛時間也該差不多了,就在她那

迷人的無底屁眼洞內射精好了,想不到我心裡面才這樣想,嬌妻竟然主動要我射

進她那屁眼內,我也樂得答應。

小樺:「喔……喔……喔……」我快速的抽插著屁眼,不一會就射精了,射

精完我並不急著拔出,還插在她那迷人的無底屁眼洞,約莫一分鐘我才將陽具依

依不捨的給拔出來。

小樺:「老公,今晚我的表現你還喜歡嗎?」

「嗯!!!!!」我一邊親吻著嬌妻,一邊回答著:「今晚我好滿足。」

老婆也撒嬌著要我抱她去浴室把精液給大出來,我也應允抱著淫蕩嬌妻去浴

室,到浴室小樺才剛蹲下,精液就自屁眼內給大了出來(因為括約肌還沒完全回

復),小樺:「老公,你的子孫流出來了喔!」我笑笑著當是回應小樺。

那晚,我們倆滿足地相擁入眠……zzzzZZZZ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