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術煉金士23

淫術煉金士23

淫術鏈金士23  作者:帥呆

第1話◆勝於未戰

第2話◆大地潛龍

第3話◆深入敵陣

第4話◆誘騙女孩

第5話◆潛入要塞

第6話◆引虎驅狼

第7話◆再下一城

前言:啊~~~~~~~~~~~~呵呵呵呵呵~~~~~~~~~ 終於都捱到……呀……哎,是

寫到最後的段落!

最初寫《淫鏈》的時候,作者發夢也沒想過會出版成書,試問這種荼毒蒼生

的垃圾小說,怎可能會有人掏錢來買?

但世事無絕對,原來這個世界真的有很多傻(嗶……編緝刪除了二十字)不

過話又說回來,亦只有讀者們的支持和陪伴,我這個懶鬼才得以熬過這幾個年頭。

在此,作者想多謝一直花樞樞買垃圾、忍耐毫無理由拖稿的各位讀者們,無論你

是默默支持,或者爆粗咒罵,本人其實都非常感激!(但別奢望我會哭。)

除了讀者外,也要多謝兩位朋友,一位當然是慷慨解囊的河圖大老闆(新書

也請多多關照啊!),而另一位是為了畫《淫鏈》封面,不惜犧牲性命的魚頭大

姐。魚頭啊魚頭,《淫鏈》應該不會爛尾了,你在天之靈也該瞑目吧,呵呵呵呵。

(我會請編緝將最後一期燒給你,放心去吧!)

當然也得謝謝一路指導的羅大和鱉爺,以及被我惡搞沒有翻臉的老頭、蟑螂、

大奶月、小芳芳、流氓兄等等朋友們,咦,原來我得罪過這麼多人嗎?

第一話◆勝於未戰

濛濛之中,隱隱聽到有人拍門叫嚷:〔王夫殿下,大事不妙了!〕啊,旺夫

是指我嗎?怎麼看我也不是旺夫相吧。

沒事,繼續睡覺!

〔王夫殿下請快起床,女王急事傳召!〕用力抓抓頭頂,我叫回去道:〔干!

這裡沒有旺夫的,快給老子滾蛋!〕拍門的聲響越來越烈,冷不防有股力量將我

從被窩中踢了出去,跌到地上後立即有個硬物擲在我頭頂,隱若聽到雅男的聲音,

說:〔你死了啊?他們在找你!〕後腦傳來痛楚,才發現是剛被雅男隨手拾起的

花瓶拋過來,在痛楚攻心下我終於全清醒了。

從地板上爬到門口,打開門閂,在房外赫然站了長長的兩排軍士,最少有五、

六十名。為首的一名長官退後兩步,面向我單膝跪下,跟在他身後的六十位軍士

亦一併下跪,朗聲說:〔參見殿下!願殿下萬歲、萬歲、萬萬歲!〕本少爺一生

最討厭的,就是好夢正鹹之際被弄醒,強忍著一腳踢翻那軍官的衝動,我以不滿

的語氣道:〔現在什麼時候?幹嘛來騷擾我睡覺,敵人打到皇城嗎?〕沒想到軍

官竟然說:〔殿下英明,不知什麼原因,猛虎義軍突然在皇城外五十里出現。〕

這次反而換我傻眼,問道:〔你說什麼?!〕在眾軍士護送下,我幾乎是一邊騎

馬一邊穿衣服,不消十分鐘已經到皇宮外的參政大廳。這個正是當日佐治第一次

接見我的地方,只不過今天坐在王位上的已非佐治,而是新一代的迪矣裡女皇愛

珊娜。

愛珊娜的衣服打扮亦已不同,由於她已經出嫁,所以長髮結成了高髻,衣飾

不能再穿過往的公主服,她現時所穿的是一套銀色長大衣,銀衣上縫著密密麻麻

的金絲線,在左右兩邊胸口上,更繡著一對活靈活現的飛龍和鳳凰,花邊則是代

表豐收的禾稻;在大衣下是一件純橙色綢緞長裙,這件裙子倒樸素,只有裙下繡

了一個紅太陽。

十二名穿墨綠色軍服的將領,分別站在愛珊娜的兩邊,為首一員正是露茜,

其餘全部是新加入的謝迪武士。自從叛亂以來,謝迪武士幾乎死個精光,像莊臣、

森美爾、哈利文等人才都沒了,這班新武士的實力如何,恐怕連身為隊長的露茜

也不清楚。

愛珊娜雍容華貴端坐最高的王座上,在她身後列席十二名形相各異的謝迪武

士,露茜站在她的最右手邊,而且手執著一根佐治傳下來的權杖。最左邊是位皮

膚黝黑的武士,他手上持著一本迪矣裡法律刑典,相信此人應是新的副隊長。

唉,要是哈利文仍然在世,持法律典的副隊長非他莫屬,憶起這位故友,不

覺心中隱隱作痛。

相、大將軍、執法官等大人物,在衛士的引路下我順著長階走上皇座旁邊。這個

感覺真奇怪,雖然我從不追逐權力,只追逐女人屁股,但這一刻卻又感到皇權的

吸引力。

坐在愛珊娜旁邊,她輕輕一揮手,在我們腳下環形而坐的百官叫道:〔女皇

萬歲!迪矣裡萬歲!〕這個議政廳的功用在於開會,所以是依音場而設計,百官

一起說話,萬歲這個字幾乎在廳內迴響了五秒之久。在愛珊娜的示意下,坐在較

我們低層的基魯爾站起身說:〔巡邏兵回報,今晨六時許,在皇城對開五十至六

十裡外出現敵人蹤影,依估計是猛虎義軍。〕眾官員將領都沒有人出聲,使我知

道他們已知道消息,愛珊娜向眾人問道:〔猛虎義軍應該向西邊撒退才對,為何

忽然出現在皇城範圍?〕大廳沈默了片刻,多度才站起來,雙目閃過光采說:〔

女皇陛下,這是調虎離山之計。〕〔哦。〕愛珊娜垂首沈思,而我則重新估計多

度此人,過去我一直覺得他只是仁慈的老好人,但〔賢者〕多度能成為獅子皇的

座下兩大謀臣,除了德行外,亦應該有其他過人之處。這個老傢夥屬於平常沒表

現,但在重要關頭卻會做重要事情的人,他跟波哥坦或薩馬龍奇這類正統策士不

同,他更類似於古代的幕僚客卿。

雖然我相信多度可能是推測,不過他應該是碰對了,猛虎義軍多得是人手,

反正就是一班沒受過訓練的百姓,上戰場唯一可以當的只有炮灰。然而十萬民眾

浩浩蕩蕩向西撒退,還有什麼可以比這更引人注意?在此掩護下派一萬幾千精銳

潛來皇城附近,倒不是太困難的事。

不過帝路的策略倒值一讚,幾千名猛虎義軍當然動不了皇城,但他們在皇城

範圍搗亂,我們總不能坐視不理。叛黨的位置是五十裡外,如果我們派兵鎮壓,

西瓦龍可以趁此機會突襲皇城,我們的軍隊將趕不及回援;要是我們不鎮壓,這

支隊部可以先打下據點,更可以將我拖在迪矣裡。

愛珊娜的權謀不比我差,立即想通了帝路的計策,她微笑說:〔基魯爾將軍,

請你帶二萬軍士前去平定叛亂,但必須小心在路上被伏擊。〕基魯爾微微愕然,

但他不敢違抗皇命,向我們鞠躬接受軍令。愛珊娜轉而向我說:〔本皇想向皇夫

借一個人。〕我甩一甩頭,說:〔莫斯·麥士?〕愛珊娜面上只有平淡的淺笑,

而我知道她其實忍無可忍了,決心拉開多條戰線,打算速戰速決。十幾隻西瓦巨

龍,背後還有天美加天空鏡,這絕對是個硬點子,尚有作壁上觀的力克,還有軍

情告急的風鈴山脈,愛珊娜要全部擔起來。

現在的愛珊娜不啻是展翅鳳凰,我也就靜看這位迪矣裡皇者展現什麼能耐。

愛珊娜忽然道:〔巴奴何在?〕由我們進城開始,佐治或愛珊娜都沒有接見

過他,只是派人例行安撫,現在聽見愛珊娜召喚,立時嚇得站直身體怪叫起來:

〔有!〕很多官員貴族過往都受過巴奴氣,看他現在滑稽的反應,立即惹來陣陣

帶著嘲弄的笑聲。

愛珊娜輕輕拍著椅上手把,大廳即時恢復清靜,她向巴奴道:〔本王想見見

那頭西瓦龍,你去安排一下。〕巴奴幾乎九十度鞠躬,說:〔奴才遵命。〕愛珊

娜向著眾貴族官宦道:〔本王今次能夠平定叛逆,各位知道功勞最大的是誰?〕

超過九成的貴族都向我望過來,而我已捕捉到愛珊娜想法,只是微笑搖頭說:〔

最大功勞不是我。〕百官呆住了,最大功勞不是我,到底會是誰人?

愛珊娜沒有直接給出答案,只說道:〔丞相。〕今次輪到隱形丞相利加彈起

來,回應說:〔微臣在!〕〔本王可以光復迪矣裡,最大功臣是花石城的居民。

傳本王命令,從庫房支出金幣三千重建花石城,另支出金幣一千撫恤城中百姓,

本王有生之年花石城不必納稅。〕看眾多官員的反應就知道,愛珊娜的賞賜已經

使他們明白這位新任女皇的氣概胸懷。沒等他們平靜下來,愛珊娜繼續道:〔從

花石城開始參戰的將領各升一級,士兵們增加軍餉兩成,光榮殉職戰士的家屬可

領七年軍餉,曾協助參戰的鳳翔商會、翼人族盟友、矮人商旅可以豁免五年商務

稅金。〕由花石城開始參戰的,大多是〔紅鬍子〕基魯爾的皇城護衛兵及露茜的

禦林軍隊,只見基魯爾率先走出來單膝跪下,道:〔臣下謹代表所有將士們,向

女皇致以最誠懇的謝意。〕愛珊娜以手指示意露茜走近,她在露茜耳邊低聲說了

幾句,只見露茜露出訝異,連點兩次頭後領著兩名謝迪武士離開。

愛珊娜轉頭向我問道:〔夫君,要不要陪小愛散步?〕走在迪矣裡皇城的大

街上,就知道愛珊娜果然不同凡響,市面如常興旺,一點都沒有打仗的氣氛,要

將打仗的消息完全鎖封可不是一件容易事。

我和愛珊娜都做了易容,而且穿了不起眼的衣衫,在六名謝迪武士暗中保護

下,在皇城長街上手牽手地走。愛珊娜故意用大奶子壓著我手臂,嫣然微笑說:

〔夫君大人,小愛的表現如何?〕〔嘿嘿嘿……四十分。〕愛珊娜的笑容立時僵

住,急問道:〔還有六十分到了哪裡?〕〔作為皇者必須恩威並施,在施恩方面

你得到四十分,但施威則要等你擺平西瓦蟲才能打分數。〕愛珊娜若有所思,輕

輕點首說:〔小愛受教了,但施恩的十分失在哪兒?〕〔那十分啊,女皇是否忘

記曾答應我的報酬?〕愛珊娜莞爾道:〔小愛怎敢忘記,不怕被我的主人夫君打

屁股嗎?小愛已經著人擬定文件,將蒙內比斯的碼頭連邊境城市交割給你。〕雖

然愛珊娜蓄意易容改妝,但她畢竟是淫魔一族,那張芙蓉俏臉仍是引來不少目光。

我們像普通情侶般一邊依偎一邊逛街,誰又能想到男的是打遍天下無敵手戰場法

師亞梵堤,女的是新一代強勢皇者愛珊娜。

在皇城長街上,我們一時觀看時尚衣服,一時光顧路邊小食,一時看看性玩

具,走了一小時才來到了目的地——作為軟禁之用的執法官別墅。

在謝迪武士暗中保護下,我和愛珊娜來到軟禁西門的別墅,別墅四周皆有看

守士兵,在內裡更有封印龍族力量的咒術。而出乎我意料的是,愛珊娜竟派了二

十多位妙齡少女在別墅裡服役。

由看守兵引路,我們穿過大廳到達後院,只見西門坐在涼亭裡的搖搖椅上,

一邊搖晃一邊閉目養神,在他背後還有兩名少女為他拍風奉茶,最離譜的是拍風

女孩穿了學院運動服加燈籠褲,奉茶的則穿水手校服綁馬尾。

西門不用張開眼睛,單憑爬蟲類的嗅覺已經知道我們到來,道:〔愛珊娜女

皇和亞梵堤提督兩位來得正好,本人正要找你們。〕我啞然失笑,道:〔你真會

享受呢。〕西門揮揮手說:〔別說廢話,我已經遵守承諾重創帝路,你們還要軟

禁我到什麼時候?〕這頭老龍始終是最兇猛的西瓦龍,所以我們在別墅內下了禁

制龍族的結界,同時更在他身上施了血首輪術。愛珊娜命令兩名女孩退下,跟我

一起坐在涼亭的小圓椅,說:〔西門先生對本王提供的待遇感到不滿?〕西門徐

徐張開雙目,現出一個殘忍的冷笑說:〔這所別墅很華麗,女孩們亦不錯,一般

人類應該會滿足。但我是西瓦龍,西瓦龍天性是殺戮,活生生將人類剝皮折骨,

慢慢欣賞你們求饒掙扎,逐塊肉吞進肚子才夠過癮,難道女皇陛下能夠滿足西門?

〕換了其他人一定會被西門嚇唬,可惜他面前的是亞梵堤和愛珊娜,愛珊娜若無

其事地微笑說:〔原來如此,請恕本王招待不周,待會兒將安排一下。〕愛珊娜

的話反使西門愕然起來,她欣賞了西門的表情一陣子,才莞爾道:〔被我們擒獲

而又不效忠的叛逆,大牢內還關了千多個,本王尚在煩惱如何處置他們,如果西

門先生肯代勞就最好。〕西門訝異的眼神向我望過來,我沒有理會他,淡淡然地

為自己及愛珊娜取杯倒茶。

戰爭之後有兩件事較難處理,一個是屍體問題,另一個是俘虜問題,俘虜要

是願意投降,你還得提防他們口是心非,遇上不投降的同樣麻煩,選擇處刑會惹

來閒言閒語,選擇監禁又浪費米飯,放虎歸山更是下下之策,故此做個順水人情

暫時穩住西門,未嘗不是一個辦法。

愛珊娜對待敵人是名符其實的心狠手辣,拿活人喂龍這種事,換了是我不一

定做得到,所以她應該當女皇而我可不適合。

愛珊娜面上仍是笑意盈盈,然而她的冷酷已使西門動搖,西門沈默一會兒,

忽然豎起大姆指說:〔迪矣裡女皇果然不同凡人,好!我們就談一談,你們想我

幹什麼?〕看見西門終於屈服,愛珊娜紫色的目孔向我拋了一個帶著少許任性的

媚眼,看得我心頭一陣騷軟,說:〔本王需要你的戰鬥力,你不必跟軍隊合作,

也不用遵守我國禮儀,只要對付本王要對付的敵人就足夠,至於你想要什麼條件

儘管說出來。〕西門點點頭說:〔殺人放火這些差事我最拿手,而我有四個條件,

首先是解除身上的禁制,不過你們可以繼續使用封印。〕這條老龍倒機靈,他最

關心的自然是自己的小命,我的血首輪術是他最大顧忌。

不過他容許我們用封印壓制龍的力量,這一點是給予我們談判空間,叫我們

難以反駁他的要求,說不定龍族也有做生意的才能。

不過愛珊娜比西門更高,她想也不想向我點頭示意,顯然她心中其實早已有

數。

我兩掌一合,召出魔月邪書默默唸咒,附在西門頸上的紅色咒印慢慢消失。

解除了禁制,西門明顯鬆了一口氣,語氣亦軟化下來,說:〔多謝了,第二

個條件是要給我女孩作交配,每天最少五次。〕每天五次?

你這條老淫蟲成不成啊?相同的情況好像也曾發生在我身上,凡迪亞給我的

十八名高級侍女,到現在好像還未全部幹過,回國後要好好使用一下。

愛珊娜發出銀鈴般的笑聲,說:〔這個別墅裡共有二十五名侍女,只要西門

先生喜歡,她們會服從先生所有指示,要是不夠本王將再安排。〕西門滿意說:

〔好,第三個條件是每日要送十個活人過來給我裹腹。〕〔沒問題,本王三日內

在別墅旁邊建一個地下屠場,每日送十個叛逆到那裡給先生。〕〔最後一個條件

很簡單,待你們擊退帝路後,借我一支僱傭兵前往西瓦山脈。〕我截住了西門的

說話,笑道:〔可以,不過各佔一半。〕〔什麼" 〕剛才三個條件都輕易答應,

西門想不到我會半路殺出,一張呆臉坐在椅上,連愛珊娜亦不明所以望著我,在

她心裡其實沒有預想到西門的第四個要求,但是我卻有啊。

龍族有個特殊癖好,就是對財寶珍玩有一種偏執性。本來金銀珠寶對大壁虎

應該沒有用途,但不知什麼原因,他們就是喜歡秘藏寶物,甚至養成為一種強烈

的本能,就像飛蛾喜歡撲向光,貓咪喜愛會動的小東西一樣,無論大龍小龍多少

都私藏一點家當。

從迪矣裡開始叛亂至今,被龍騎士或謝迪武士所殺的西瓦龍有好幾頭,跟帝

路決戰後陣亡數目會更高,而那些客死異鄉的西瓦龍,自然遺留可觀的寶物在西

瓦山脈內,亦引起了西門這個不合常理的習性。

西門認識那些同族,也知道他們的地盤位置,但是要找出準確的藏寶地點,

仍然需要經驗豐富的傭兵協助。這麼一塊大肥肉,要是我不去參一腳會被雷公劈

的啊。

愛珊娜聰明絕頂,只一細想就知道我們說什麼,失笑道:〔這個問題本王不

插手,請兩位自行解決吧。〕到手的寶物被人分一半,西門當然是十萬個不高興,

但他顯然非常怕我,天人交戰後說:〔好吧,看在女皇的面上,我們就各佔一半,

不過人手要由提督負責。〕我伸出右手跟西門一握,笑說:〔放心,我這邊有掘

寶的專門人才,你一定不會失望。〕成功說服西門參戰,愛珊娜心情相當好,她

挽著我臂彎在街上走,問道:〔夫君大人何時回國?〕我看看天色漸晚的上空,

道:〔原本打算去了帝路後才回去,但現在似乎沒有必要了,明天中午我就會帶

兵回帝國。〕愛珊娜不再說話,只是靜靜享受現在的甜蜜時光。

我確實有打算跟帝路決戰,但回心細想卻發現不妥當,問題並非我不能打敗

帝路,而是不應該由我打敗他。需知道愛珊娜已經登基,她必須向民眾證明她有

保衛國家的能力,如果保護自己國家要靠別國軍隊,堂堂愛珊娜女皇的威信拿來

掃地呀?

顯然愛珊娜亦察覺到此問題,故此才帶我到西門處,其實是婉轉地提醒我。

兵家有雲,決勝於未戰之先。很多時候,開戰前的準備工作其實已經決定了

戰果,尤其是選擇將領這一環。然而我不出手並非表示沒事做,只要我能夠成功

引走天美,對愛珊娜來說已經幫了一個大忙。

〔所謂一夜夫妻百兩銀,還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儘管說出來就可以。〕愛

珊娜狠狠在我手臂一捏,道:斗死鬼!是一夜夫妻百夜恩,你把小愛當成什麼?

〕〔喂,痛啊!〕〔本來小愛想借破嶽和三千黑龍騎射兵,不過帝國正值多事之

秋,還是讓他們留在夫君身邊比較好,至於我這邊其實準備差不多了。〕〔西門

雖然是一張王牌,但這張牌已經見光,而且誰都不能保證他不叛變,你最好小心

一點。〕愛珊娜完全不理街上其他行人,高興地摟著我的腰,說:〔夫君關心小

愛了,小愛實在太高興!〕打一下愛珊娜的屁股,長笑道:〔哈,我要是不關心

你,就不會跑來迪矣裡趟這渾水。〕〔夫君所言甚是,小愛真失禮。不過夫君可

以放心,西門只是小愛其中一張皇牌。〕愛珊娜沒有明言,不知是她隱藏底牌,

還是故意挑起我的好奇心,照道理她沒有我不知道的秘密武器。不過我也沒太擔

心,如果泰坦或力克其中一個可以及時歸降,帝路這一仗註定要輸,而當中又以

泰坦歸降的機會甚大。

一輛馬車從後方駛至,毫無先兆地在我們的身邊停下來,由於愛珊娜沒有戰

斗能力,我又認不出這馬車是誰的,所以第一時問攔在她身前,奇怪的是謝迪武

士們沒有現身。當車門打開,見到的是作平民打扮的露茜,她向我們招手示意上

車。

上到馬車,愛珊娜發揮女人貪美的本能,揭開頭笠搖動長髮,問道:〔事情

如何?〕露茜先向我注視一眼,低下頭想了片刻,才說:〔已經跟矮人族商議好,

斷金先生答應在三日內完成工作。〕我忍不住暗叫著:〔啊?〕斷金貴為矮人族

首席鑄匠,他的技術雖然高超,但收費同樣不簡單,愛珊娜要他做什麼?愛珊娜

見我在胡疑,故意吊我胃口,說:〔夫君沈思時的表情很吸引呢。〕忽然想到愛

珊娜剛才的話,很可能跟決戰帝路有關係,而且從她的反應可以知道,她根本不

認為我能夠猜出。愛珊娜到底有什麼皇牌我不知道?

如果她有秘密武器,應該一早拿出來對付黎斯龍,或者是……她其實拿不出

來……再向上推,這件武器她一直留在皇城附近,沒有能力帶到花石城……再細

想愛珊娜最擅長的兵種其實是……

靈光一閃,我叫起來說:〔我知道了!〕〔啟稟元帥,所有騎士已經準備就

緒。〕〔好,升旗。〕在迪矣裡皇城北門外,四萬名黑甲紅披風的騎士,每人牽

著一匹戰馬,面向著北邊緩緩升起的三角龍頭旗,全體肅立敬禮。由於亞加力率

領狙擊隊伍追趕黎斯龍,這支黑龍騎士團只剩下四名萬騎長,從昨天開始準備回

國的工作。

在黑龍軍背後,還有迪矣裡的一萬護衛兵團,團中有一匹白色的駿馬,馬上

安置著粉紅配紫色的馬具及綿布,旁邊有捧著迪矣裡國旗的旗手,在馬鞍上正安

坐著天香國色的愛珊娜女皇。在她左手邊是策騎烏戰馬,墨綠劍士服的露茜,右

手邊則是赤黃戰馬,紅色輕鎧配粉紅戰袍的寧菱。

送行隊伍還有一萬翼人戰士,當中以雅男為首,而她們看我的眼神十分曖昧。

聽聞前晚跟我胡鬧的三十名翼人女兵,原來最少也是百夫長級別,當夜的韻事已

經在翼人軍營內鬧得沸沸楊楊,還有傳言說過千名翼人女兵蠢蠢欲試。

我發誓,有空一定要到風鈴山脈走一轉!

三角龍頭旗升到桿頂,騎士們戴上紅羽黑盔,全體一起攀上戰馬。穿上灰黑

輕鎧的破嶽來到我身旁,問道:〔大人,我們不收拾斕攤子才回國嗎?〕破嶽始

終是翼人,自然關心翼人族和梵沁,我拍拍他的肩膀笑道:〔不用擔心,愛珊娜

已經準備好大禮招待西瓦龍族,可惜我們沒機會觀賞這精采一幕。〕昨日從愛珊

娜口中已經透露了她的戰略,不過軍中耳目眾多,我也不方便說出來。其實由第

一次交手開始,愛珊娜已經使用她最擅長的兵種——投石車隊。

投石車是當今軍事界裡最具破壞力的兵種,利用魔力石推動的新型投石車,

威力甚至淩駕於普通魔法師團,尤其是亞梵堤大師設計的就更加可怕。不過投石

車部隊行動不便,所以被黎斯龍逼走時,愛珊娜連一架投石車也無法帶走。

如果我的猜測沒有錯,她在患病之前已經將投石車隊收藏在皇城外,而現在

則取回車隊,聘請矮人族進行改裝,以天空的飛龍為目標調整發射角度。只要做

好隱密工夫,以投石車偷襲西瓦龍,那幕景象想想也覺過癮。

除了投石車外,愛珊娜的另一張王牌正是莫斯。

愛珊娜跟我借用這位辯論家,目標自然是四大虎將之一|〔黑騎士〕力克。

她昨日晚膳後傳召莫斯閉門密會兩小時,一定是討論招安力克的細節及條件,而

的實力再不用擔心西瓦龍的威脅。

有這兩張王牌,愛珊娜的勝算十分高,唯一能讓她頭痛的,大概是光之女神

和天空鏡。只要我引走了天美,愛珊娜再無任何顧慮。

破嶽還不死心,道:〔大人不跟攝政皇道別嗎?〕提起雅男,我笑著搖手說

:〔那傢夥現在仍然氣在心頭,還是不去惹她為妙。〕送行隊伍敲出齊整的鼓樂,

帶頭的號角響起,四萬匹戰馬開出一條通路,黑壓壓的戰士們侍立兩旁,讓我一

個人獨自騎著馬匹走過。

當馬匹走到最前端時,我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愛珊娜、露西、鳳絲雅、寧

菱、雷音、梵沁等的容貌一一在我心底掠過,這一刻是百般滋味在心頭,再非筆

墨所能夠形容。

長長歎一口氣,拉緊再放鬆馬匹的韁繩,戰馬向前奔跑,黑龍騎士閒始跟隨,

由迪矣裡北門向帝國出發。

趕了兩天路程,我們已經離開皇城範圍,我下令全軍在一個小城鎮旁安頓下

來。

向守城士兵亮出愛珊娜的手諭,小城的領主連褲也沒穿好,已經帶著二十多

位內務官撲出來迎接。

〔微臣列祖朗,參見皇夫殿下。〕其餘內務官亦下拜道:〔參見皇夫殿下,

願殿下萬歲!〕若以軍官身份,下士一般是行鞠躬禮,即使士兵亦只有單膝跪禮,

而在人事關係親密的北方聯盟內,很多時候連單膝跪禮也免卻。不過我現在是愛

珊娜的皇夫,毫無疑問是皇室核心成員,根據國家的法律,迪矣裡的官員或軍士

須行膜拜禮。

我下馬扶起列祖朗,道:〔不用拜了,我還沒死。〕列祖朗受寵若驚,帶著

手下站到一旁,我向破嶽和幾名將領道:〔安頓城外,嚴禁進城。〕雖然列祖朗

沒有表情變化,他的下屬卻大口呼氣,畢竟我們不是迪矣裡軍隊,而且迪矣裡人

對黑龍軍團沒有好印象,心理上自然害怕我們進城。我將列祖朗叫過來,說:〔

我軍不會騷擾貴城,但希望貴城履行臣子義務,提供一天的糧食及日用品。〕列

祖朗道:〔這個當然。〕〔如果方便的話,可否讓我的下屬渲洩壓力?〕列祖朗

看著我發呆,破嶽在他耳邊低聲說上兩句,他才恍然大悟,道:〔此事有些困難,

敝城只有青樓兩所,人數並不足一百。〕看著將領們開始安排士兵結營立寨,我

笑道:〔沒問題,我們會自行配給,報酬並不會缺。對了,由此處到帝國該怎麼

走最快?〕列祖朗回答道:〔由此城至帝國有近百條小路,不過總計只有三組,

一組是直達帝國西部邊境,是最多商旅選擇的路線。另外兩組是通向帝北和帝南,

不過到帝南的路不好走,幾乎沒人會走這一條。〕破嶽走到我身邊,悄悄說:〔

向東走將直達帝國西部,雖然路線最短,但必須碰上干查家族,依我看向北的路

線較安全。〕干查家族握有十萬白雪蒼狼軍,跟現在的武羅斯特皇室有特殊關係,

要是我率領四萬黑龍軍硬闖,實在很難估計會否出亂子。

我沈思片刻,問道:〔東南路線為何不好走?〕破嶽和列祖朗同皆愕然,尤

其是深知我國形勢的破嶽,南路出口就是我們死敵的地盤,即赫魯斯的帝國南部,

這也太刺激了吧。

列祖朗不敢不答,說:〔東南路線貼近盤林峽谷,不但山路崎嶇難行,而且

是龍族的巢穴,除了矮人族外不會有人類走此路。〕破嶽也不看好南路,說:〔

大人,最安全的路線還是向東北方向走,進入蒙內比斯地區,沿著望月河岸向帝

國北方回去。〕我笑說:〔這點子不錯啊,既可以視察小弟的資產,又可以遊山

玩水,一舉三得。〕列祖朗聽得直點頭,但破嶽追隨我有一段時間,他忍不住現

出驚訝表情,壓低聲音說:〔大人真打算走盤林峽谷,硬拚神之一族?〕我大笑

起來,道:〔這個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赫魯斯的主力軍已出大海,尤烈特的陸

戰部隊也到了帝中,天美臭婆娘在我們屁股後面,帝南境內軍力空虛,即使孤軍

深入又有何懼?〕列祖朗只是小城的領主,對我國情況並不清楚,當他知道赫魯

斯是我的敵人時,面上再沒有半點血色。東南路線出去,就是帝國的最南端,完

全是敵人的勢力範圍最核心,就是所謂的自投羅網。

但相對來說,正因為有般林峽谷作屏障,神之一族從不認為會有敵人可以通

過此路,所以守備亦不會嚴謹。加上我們手上有四萬大軍,只要避開赫魯斯和尤

烈特等較強軍力,其實南部沒有我們的對手。

破嶽沈吟良久沒有說話,他亦是懂得用兵之人,自然明白我的想法,暗渡候

林峽谷確是無比誘惑的策略。破嶽深呼一口氣,說:〔提督的想法大膽,可是當

中有兩個難題,首先通過盤林峽谷並不容易,其次是我們沒有攻城器具,要是破

不到城我軍將會斷糧,後果可是很嚴重。〕我轉向列祖朗道:〔貴城可有矮人族,

或者曾經走南路的商旅?〕列祖朗搖頭說:〔矮人族甚少會來我們這些窮鄉僻壤,

更沒有商旅懂走此路。〕垂首默默思考,雖然跟青龍和朱雀約好同赴帝國,一起

擒拿梅菲士,但斷金的矮人工匠尚在皇城改裝投石車,誰曉得他們何時才趕上來。

鳳絲雅的商旅隊伍有矮人在內,跟她借幾位過來就能通過盤林峽谷,可惜她們跟

蘇姬一起,計算時問現在才抵達皇城。

真失策,應該先跟他們借幾名矮人嚮導。

我斷言道:〔列祖朗領主,我等會寫一封書信給你,不久之後將有一支矮人

族路過此地,請領主將此信及三百匹良駒轉交他們。〕列祖朗半信半疑,但仍然

接下三百匹馬,這三匹百戰馬本來是從巴奴處騙過來,想不到現在有此妙用。

夜半時分,我在營寨外一邊散步一邊巡視,大部分黑龍軍士已經休息,只有

少數士兵輪更巡邏。在營寨的外圍設了八個小營帳,從城內聘請了八十七位姑娘

過來,接待有此需要的戰士。

在小營帳內不時傳來男女交歡的淫亂叫床,而在營外有四十多人在等候,他

們甫見我出現,竟然主動讓路,齊聲說:〔元帥晚安。〕我笑道:〔各位晚安,

還在排隊嗎?〕一名下士道:〔如果大人有需要可以先上。〕我忍不住長笑起來,

拍拍那名下士的膊頭,說:〔不必了,我散步一會兒就回去睡覺,各位自便。〕

在眾騎士的愕然目光下,我瀟瀟灑灑地離去,做男人可以好色,但是切忌急色,

即使鹹濕亦要鹹得有風度,這是本人的習慣,亦是一名調教師的風範。沒理會這

班死雞蟲,我轉身往營外的小樹林走,突然隱隱聽到遠處傳來聲響。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