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包了媽媽的美撼凡塵好友

包了媽媽的美撼凡塵好友

香雲係我既會計及媽媽好友,33歲,每天穿著我要她指定薄紗的冰藍色大V領設計的短袖衫及吊帶復古式的裙配搭冰藍色的內衣,裝扮在胸部著重設計,隱約突出的她豐滿胸部。坐在我旁邊工作,公主式下擺的設計獨具特色,花的纏繞給整個裙子增加了許多浪漫和詩意的感覺。感覺像水中的美人魚一樣的冰涼迷人。腰的褶皺和裝飾很有浪漫和復古氣息。利用坐下時讓大腿顯現。雖已離婚十幾年,但因平時保養得法,所以姿色秀麗,肌膚潔白,尤其她風情萬千,望如二十齣頭的女人,和我姐站在一起,別人還以為是同胞姐妹呢!其實香雲要比姐姐多了一份成熟的嫵媚感,歲月在香雲臉上並沒有刻劃出痕跡,反而為她增添了些許少婦的風韻哪!最近香雲的眉稍就多了一份憂郁的神色,雖然不減她艷麗的風采,但是常常看她這樣,可讓我心疼的哩!

點解香雲同意和我做愛呢?因為佢有証據係我手,那晚我查數時候,發現她做手腳,吞咗我公司21萬。我心裹不知多開心!那晚放工叫她搵我, 當我同佢講可能要報警既時候,佢就喊到收唔到聲。跪係地下求我唔好報警,佢話老母爛賭,借了貴利。屋企好等錢用。佢成家人都得佢一個工作,細妹仲讀緊書。

我指她衣服暗示她俾多一個理由我,等我唔報警。香雲脫得精光光地站在我面前嬌羞無限地把她的粉臉埋在我的胸膛上,聽了我最後開門見山的詢問,嬌軀一顫,聲音抖動地道:『那麼你怎解決?﹍﹍我怎﹍﹍麼能和你﹍﹍給別人﹍﹍知道了﹍﹍我﹍﹍我怎麼做人呢?』

我看香雲到了這種地步都還在猶豫不決,乾脆拉過她的一隻小手,放在我胯下硬漲漲的陽具上,香雲的身體又是一震,女人自然的嬌羞反應,使她掙動著不去摸它,但我牢牢地把她的手背按住,並且壓著她的手在陽具上移動撫摸著,雖然還隔了兩層布,但那根陽具的威力還是讓香雲呼吸一陣比一陣急促,簡直就要喘不過氣來了。

我知道香雲剛從和我將要轉變為肉體關系還有點不太適應,雖然她心裡已是千肯萬肯了,但在表面上她還是拉不下這個臉,丟下尊嚴和我共渡春宵。再一看她伏在我胸前的臉上,那種嬌媚羞恥的樣子,真是迷死人了,於是我便一不做二不休地張開雙臂,把那身豐腴性感的嬌軀緊緊地擁入懷裡,用嘴兒熱辣辣地堵住了她的紅唇,香雲這時也拋開了羞恥心,雙手摟緊了我的脖子,把她的香舌吐進我的口中讓我吸著。由她鼻孔裡呼出來的香氣,和她身上散發出來的女人體香,像陣陣空谷幽蘭傳香,吸進了我的鼻子,薰人慾醉,使我更是瘋狂地用我的嘴唇和舌頭,吻舐著香雲臉上的每一寸肌膚和器官;揉捏著她的兩顆肥乳,再往下移動,撫摸著她的細腰,最後抓了抓幾把濃密的陰毛,撫摸著如饅頭般挺凸的陰阜,用食指輕輕揉捏著那粒敏感高凸的陰蒂,再將中指插進陰道裡,輕輕地挖扣著。

我這些舉動,挑逗得香雲嬌軀震顫不已,媚眼半開半閉、紅唇微張、急促地嬌喘著,恍佛要將她全身的火熱趐麻,從口鼻中哼出,喉頭也咕嚕咕嚕地呻吟著難以分辨出是痛苦還是快樂的聲音。

我感到香雲那肥嫩多肉的陰縫裡流出了一股股熱乎乎的淫水,把我的手指和手掌都浸濕了,於是附在她耳邊輕聲說道:『香雲!你的小穴流出浪水來了。』

香雲嬌聲說:『那﹍﹍都是﹍﹍你的﹍﹍指﹍﹍指頭﹍﹍害的﹍﹍﹍你要﹍﹍害死﹍﹍嗯﹍﹍』

這場的遊戲是我勝利了,我已成功地激起了香雲的春情,使她慾火高昂,再難熄滅,等一下再用我的陽具徹底地征服她的小浪穴,不怕以後香雲不死心塌地而成為我性的玩物,將來她這具完美的嬌軀就可以隨時任我享用、任我插幹了。

陽具已在我褲檔裡如箭在弦,蓄勢待發,我站起身來,三兩把將衣物脫掉,挺著高翹硬直的陽具,爬上的床去,把大雞巴靠近媽媽的小嘴邊,在她嬌靨上瑨著圈兒,再抵住香雲性感的紅唇:  『香雲!先替我舐舐陽具吧!』

香雲的神情有些遲疑,或許以她高傲的心態,從來都還不曾替男人吃過陽具呢!只見她眼眶一紅,小嘴顫抖,一副欲哭的嬌態,我還是把龜頭頂在她的艷唇邊,執 地要她替我舐弄陽具,今天不把她澈底地調教成淫蕩的女人,以後又怎能供我恣意玩弄呢?陽具又在她的小嘴邊揉了半晌,漸漸被刺激得性飢渴的她知道不替我吃陽具,小浪穴就得不到插乾的樂趣,我這時愛憐地揉揉香雲,香雲不加思索地握著陽具就往她小嘴裡塞了進去。

我舒服地道:『香雲﹍你的小﹍﹍小嘴﹍﹍真﹍﹍真緊﹍﹍吸得我﹍﹍真爽﹍﹍』

我發出喜悅贊嘆的聲音,讓香雲的小嘴盡情地服侍我的陽具,放鬆心情享受著和她交歡前的溫存。

我的陽具被香雲含在小嘴裡舐咬著,或許香雲一生中完全沒有吃男人陽具的體驗,但她還是努力地施出渾身的浪勁,替我吸吮舐咬著陽具,憑著女人天生的小嘴兒,不斷來回地在龜頭附近吸吮磨擦著,使它更形粗壯挺硬。香雲這位系出名門的美女,從就是我夢中佳人的典範,我早就在夜裡的春夢中把她想像成一位美艷淫蕩、風情萬種的女人,甚至想進一步地得到她、佔有她,如今美夢竟然成真,香雲像一匹發情的母馬般含著我的陽具,不由爽得撫摸著她秀麗的長發,按著她的頭享受這法國式的性愛。

香雲的秀發不時飄到她的臉頰旁,她用手攏攏垂散的發絲,將它們擱到耳邊,小嘴的工作並沒有放了下來,盡情玩弄、吸吮著我的陽具,像是對它服侍得無微不至,到了愛不釋手的地步。我見她全然陶醉了,或者是今晚被催情迷失了高雅的貴族風範,又或者這才是她的淫蕩本性,不管如何,香雲的嬌軀如今赤裸裸地橫躺在床上,而且待會兒還要與我作愛,以前是別人眼中的端莊,如今都是我床上的蕩婦淫女,等著我去滋潤她發騷的小浪穴。

香雲真是美女中的美女,不論是身材、談吐、風韻各方面都是千萬人之上的佼佼者,我放鬆神經享受她帶給我香醇的一切,讓這幸福的夢境帶領我進入喜悅的國度,享用她激情的侍奉。

香雲開始的行為還可以說是被催動情慾,但到後來我的言語挑逗、撫摸、輕吻舌舐,深入體內的感覺都是她嫻雅的另一面本能所最愛的,開啟了她對性愛的強烈需求之門,衝動的慾火使她不顧一切地想要獲得滿足。

只見香雲握著我漲得粗長壯大的陽具底部,伸出小香舌就著大龜頭忘情地舐吻著,讓它越來越大、顏色漲紅,整支硬梆梆地戳在她的小嘴兒裡,大龜頭流出來的透明液體,黏滑滑地由她嘴邊溢出,我叫著喜樂的聲音道:喔﹍﹍香雲﹍﹍你的﹍﹍小嘴兒﹍﹍功夫﹍﹍真好﹍﹍吸﹍﹍吸得﹍﹍我的﹍﹍﹍好舒服﹍﹍』

 

香雲用手迅速地套弄著我的陽具,龜頭上的包皮一露一藏地在她小嘴裡忽現忽隱著,怒張的馬眼也像在感謝著的栁勤般,吐著高潮悸動的愛情黏液,蠢蠢欲動,我的性慾已經快到了絕頂的境界,叫著道:『香雲﹍﹍我﹍﹍﹍會﹍﹍會出﹍﹍來的﹍﹍』

香雲連忙吐出陽具,嬌嗔地叫道:『不﹍﹍不行﹍﹍不﹍﹍不可以﹍﹍出來﹍﹍﹍﹍還沒有﹍﹍享用﹍﹍你的﹍﹍陽具﹍﹍呢﹍﹍』

香雲用玉手撥了撥烏黑的秀髮,趴到我身下,嬌靨一仰,媚眼斜睨了我一眼,充滿淫浪之意,我的陽具這時點在她豔紅的嘴唇旁,她用小手握住我的陽具,伸出香舌舐了舐龜頭,把陽具在她粉頰旁搓了幾下,一絲淫液黏黏地從龜頭上到她的臉頰邊拉了一條長線,『嚶!』的一聲嬌喘,打開殷紅的小嘴兒,『咕!』的一聲,就把我的陽具含進她的口裡,我感到香雲的小香舌在的她小嘴裡捲弄著我的陽具,一陣舒爽的快意,使我的陽具漲得更粗更長。

接著她吐出龜頭,用手握著陽具,側著臉把我的一顆睪丸吸進小嘴裡用力地用小香舌翻攪著,含完一顆,吐出來又含進另外一顆,輪流地來回吸了幾次,最後張大小嘴,乾脆將兩顆睪丸同時含進嘴裡,讓它們在她的小嘴裡互相滑動著。我被這種香豔的口交刺激得龜頭紅赤發漲,陽具暴漲,那油亮的陽具一抖一抖地在香雲的小手裡直跳著。

香雲吸著睪丸一陣,轉移陣地舔起我屁股溝的肛門,掰開兩片肛門,伸出小香舌在肛門上來回舔弄著,又刺激得我全身酥麻,連起來。

香雲真是國色天香的仙女,不論是身材、談吐、風韻各方面都是千萬人之上的美艷,我放鬆神經享受她帶給我香醇的一切,讓這幸福的夢境帶領我進入喜悅的國度,享用她激情的侍奉。我見她這樣拋開一切羞恥之心來滿足我的媚態,心裡真是感動極了,不由調整一下位置,伸出右手揉上她的小陰穴,啊!香雲也已洩了一大堆尿液,沾濕了她陰穴口的陰毛和身下的床單,我又伸出中指,插進陰穴裡替她撫揉著發漲的小肉核,使她更是邁力地舔著我的陽具和肛門。

我躺著享受香雲這美女吹陽具的服務,陽具一陣陣的抖顫跳動著,香雲香唇一張,又吸住我的龜頭,一陣拚命地吸吮,我不由得爽著道:「香雲,我要射精呀!」

一會兒,香雲小嘴裡竟含進了我大半根的陽具,真不知她的嘴裡有多深吶!香雲這時拚了騷勁,不怕頂穿喉嚨似地含著我的陽具直套弄著,美豔的嬌軀在我胯下狂扭著,只吸得我抱緊她肥嫩的大屁股,龜頭一鬆,一股精液狂噴而出,都射進她的嘴裡,每一滴都被她吞下肚子裡去,小嘴繼續舔著我那直冒精的,讓我丟得更舒服。

香雲將我的陽具舔乾淨後,張著兩片濕黏黏的美豔紅唇吸著氣,補充剛才所缺少的氧氣。

香雲先開口說話:「天晶,我現在已是你的了,可以答應我不報警嗎?」

我要她再同我過夜才決定…快速去到酒店訂房及叫了些酒店晚餐………同她洗澡時提條件,包養她二個月吧!及送多9萬元比她當生活費!不過二天之內貼身在我身邊服待!我剃著她陰毛作証明及要她日後三母女給我………..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