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波斯奴

波斯奴

故事發生在公元前五百年古波斯。

黛婭出嫁了,她已經十九歲了,但是她從來沒有走出過自己的閨房。她的父親很有錢,他有三個老婆、四個小妾,另外還有很多的侍奴和女兒。種種有關他的流言蜚語在他的玩伴和女人們間傳述。

現在,她嫁給了費魯茨男爵,他比黛婭大二十歲,她是他的唯一妻子,他也同樣有三個小妾。成為正式妻子,就意味著她將是後宮中的女主人,即使是他再娶,先入宮的會永遠掌控後宮。作為後續妻室的第二個女兒,她很幸運能有一個丈夫,因為絕大多數女孩都將被她們的父親送給他人做小妾,以便他能獲得更多政治上的盟友。

費魯茨已經離開男爵府三個月了,他帶走了兩個小妾,只留了一個愚笨的女孩──阿祖在家。她現在正用一根香蕉自慰著,這在後宮中是很常見的事情。一個男 人不可能滿足所有的女室,香蕉則成為了已經被破處的女性最常用的自慰工具,而處女們則只被允許使用自己的手指,因為像香蕉那樣太長的插入會弄破她們的處女 膜。

她寧願這個香蕉就是費魯茨,她不喜歡他握著他的那話兒送入自己身體並且來回抽插。她在閨房時曾被父親告知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他們教育她要習慣這種事並 學會去享受它。但這一年來,她依然沒有接受這個事情。當一個女奴進入房間時,黛婭正考慮著讓阿祖來為自己服務,這樣,她們彼此間都能獲得滿足。

「女主人。一隊士兵來了,他們隊長要求後宮所有的女人去會客廳見他們。大管家也已經答應了他們。」

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情,一般來說,陌生男人是不允許見後宮女性的。大管家是在莊園所有奴隸中最有權威的,費魯茨曾告訴黛婭一切都必須服從大管家的命令──儘管她是自由身,而他僅僅是個奴隸。

「告訴他們,我們馬上就到,我們需要更換會見客人的衣服。」

「您必須馬上就去,如果我不能和您一起回去,那個隊長說會叫人來把您拖出去。」

黛婭滿臉疑慮的抓起一副面紗並交代阿祖:「帶上它跟我來。」然後黛婭、阿祖和另外三個後宮的女侍奴隨著傳信的人來到了會客廳。

黛婭按捺不住自己的怒火,除了自己的丈夫,怎麼敢有人來給她下命令,後宮是神聖不可侵犯的,這是對費魯茨男爵的極大侮辱。

會客廳裡的場景讓她呆住了,佩戴長矛、大劍並手持盾牌的二十多個士兵圍住了兩個男人,並且正在檢查他們的皮製奴隸項圈,其中一個就是大管家,另外一個 大概是農場的工頭。一個士兵轉身看著她們,另一個手持長劍卻沒有拿著長矛的傢夥──大概是他們的隊長說道:「這些蕩婦們終於來了,她們為什麼要帶面紗,拿 下它們!」

兩個士兵踏步上前扯碎了黛婭和阿祖頭上的遮蓋物。黛婭訝異發抖,上流女士從來不會不帶面紗出現在公共場合。

「馬上住手!你們膽敢碰我?我的丈夫,費魯茨男爵將會把你們這些無恥的行為告訴陛下!」

「費魯茨男爵和你的父親已經死了,他們被判處叛國罪!皇帝宣判,他的莊園將充公,並且和叛國賊所有相關的人都將作為奴隸,在街市上公開拍賣!」

「作為奴隸,你們穿的太講究了。來人,扒光她們並綁起來!」

士兵們走過來,用繩子將黛婭和阿祖的手綁到了背後,緊跟著,她們的衣物也被扯落,很快,她們便一絲不掛的站在了這些士兵們的面前。黛婭羞紅著臉哭泣著,還沒有費魯茨以外的男人見過她的裸體,可現在,至少有20個男人用充滿慾望的眼神凝視著自己。

「好美的大屁股,非常適合做愛和生孩子。乳房的高度也剛好適合下面的男人玩弄,她更適合被送進妓院!」

「但是作為奴隸,她的頭髮太長了,而且她需要一個頸圈。」

一個士兵用長劍把黛婭齊腰的長髮削斷至脖頸,並給她帶上了皮頸圈,只有自由身的女士被允許留長髮,只有奴隸才會帶頸圈,現在,她顯然淪為一個不折不扣的奴隸。

「你現在已經是奴隸了,你必須叫所有的男人為主人,所有的女人都是你的女主人!你不再有名字──你的主人會決定你叫什麼。你懂了嗎?」

阿祖低頭鞠躬道:「是的,主人,奴隸明白了!」

黛婭則依然直立著,她沒有低下頭,她不相信發生的一切,她怎麼可能在大庭廣眾下赤裸著,並帶上了奴隸的項圈?這一定是場惡夢,她馬上就會醒來的!

隊長向黛婭身後的士兵示意了一下,那個士兵一腳將她踢倒,並按住她的臉湊向隊長的腳邊。

「親我的腳面,並稱我主人!」

她絕望的晃動自己的頭,「請……請住手!這一定是個誤會,我不是一個奴隸,放我走!」

旁觀的士兵大笑,這將會是有趣的一天。

「管家,你有鞭子嗎?」

「是的,主人!」

「把它拿來,並把所有莊園內的奴隸召集過來,看我怎麼懲罰這個蕩婦!」

黛婭被拉扯到房子後面的庭院當中,她被手腳大開的綁在兩根相距四尺的立柱間,這樣,她年輕的軀體就會一覽無遺的展示給在場的所有人。她哭泣著,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裸體在眾人前展現,但她還是沒有辦法接受成為奴隸的事實。

「管家!你的鞭子呢?!」

「我們經常會使用腰間的皮帶來保護奴隸的腎臟,這樣即能使她非常疼痛,又不會留下永久的疤痕。如果主人非常生氣,可以使用剪去外皮的鞭子,將疤痕留在奴隸身上,這樣,她永遠無法在市場上出售。」

「嗯,戰利品沒有出售的價值,我們會用皮鞭和皮帶抽打二十四下!」

一根細窄的皮帶將一個軟墊綁在她身後偏下部,僅僅遮蓋了她腎臟的部分,並沒有將羞處遮擋起來。皮鞭有一英吋寬,四英尺長,並在末端縫有一塊鉛皮,這將使它在揮舞起來時更有力且容易控制。一個雄壯的士兵拿起皮鞭,來到了她的左邊。

刷……啪──!

「一」

「呀……停下!請停手!」

刷……啪──

「二」

「請,請不要!」

刷……啪──

「三」

她崩潰了,「主人請……請饒恕您的奴隸!請不要再打了!」

「啊,她終於明白自己是個奴隸了,現在,我們要懲罰這個不順服的奴隸,從新開始!」

刷……啪──

「……」

刷……啪──

「……」

數字無情的記錄著,直到第十二下,鞭子交給了另一個士兵,並站到她的右邊。

刷……啪──

「十三……」

……

刷……啪──

「二十四……」

一桶水潑向了她,此時,她只能四肢無力的懸掛著哭泣。鞭打很有技巧,從她的肩部到她護腰的上端,還有她的屁股。當然,由於鞭子的長度,其中幾次,鞭梢繞過了她的軀體,抽打在她身前的胸脯,小腹,和恥丘上。隊長來到她的身前。

「怎麼樣?」

「主人,我是奴隸!」

「這些士兵都有是自由的男人,你怎麼稱呼他們?」

「他們都是主人!」

「你要明白,你屬於君王。他可以隨意支配你的身體,他可以讓這些士兵玩你,他們對你做任何事情,你都不可以牴觸和抱怨,當一個士兵結束後,你要清楚並大聲的說『謝謝,主人!』明白嗎?」

她哽咽的答覆:「是的,主人,我明白。」

他把手移向她的臉上,然後下移,撫弄著她的乳房,並捏著她的乳頭,接著他又將手劃過她的小腹,插進密叢之間,直到手指碰觸在她的陰唇上。兩隻手指很快滑進了她的體內,並快速抽插著,同時摩擦著她的陰蒂。

他用力將她的頭拉近深吻起來,她低聲的呻吟「謝謝主人。」

刷……啪──

「聲音不夠大,再來!」

「謝謝您,主人!」

很快,士兵排成了一條長隊。軍官和少數的士兵們還算是比較溫和,但其中一些人則粗暴又另類。他們用手抽她的臉和胸脯,吸吮她的奶頭,咬她的乳房,或用 手指深挖她的身體,甚至將手指擠進她的屁眼。無論他們對她做什麼,她都不許抱怨和反抗,即使發出不滿的呻吟都會招致鞭打,並且還要對每個男人表示足夠的感 謝。

每一個士兵允許兩次來玩弄她,當他結束時可以排到隊尾或退出去吃喝,當所有士兵都玩夠後,在場的奴隸們也可以排隊來繼續。當眾的羞辱持續了一個小時又 一個小時,她不允許休息,只能在她虛弱的時候喂些水或食物,在這段時間裡,她的膀胱已經被充滿,卻只能在人群的大笑中當中排尿。

她腦中只有一個聲音:「神啊!我是無辜的,我沒有做過什麼壞事,這些都歸罪於費魯茨。敬愛的主,請讓他們停手,請給你無辜可憐的女人一些憐憫。」但是,神什麼也沒有做。男人們繼續在她被懸吊的身體上無止境的發洩,「還要多久,他們永遠不會停手嗎?」

黃昏前,他們終於結束了折磨。幾個水桶扔在她身前,她被允許排洩,並回到奴隸的居所休息一兩個小時。然後,她被帶到了餐廳,隊長和士兵們正在舉行宴 會,她和阿祖則負責向每桌運送葡萄酒和啤酒。她們兩個依然保持全身赤裸,而另外三個負責運送食物的女奴則被允許穿著奴隸的標準裝束,以遮蓋膝蓋以上的部 分。只有黛婭和阿祖一絲不掛,並被士兵們摸來摸去。阿祖在被人摸到胸部時,還會下意識的退縮,而黛婭已經完全沒有了羞恥。

宴會結束了,隊長帶著阿祖離開,年長的軍官命令三個女奴脫光衣服和男人們一起跳舞,她們毫不遲疑的服從了。接著,他也帶著一個女孩離開了房間,並允許其他兩個女孩回去休息。

黛婭疲憊的想隨著她們一起回房,卻被拖了回來。「噢,不,你不可以,我們另有些事情需要你。仰面平躺下來,並張開你的手臂和腿。」

「拜託!請不要……不要再折磨我了,我已經做了這麼多,還要繼續強姦我嗎?」

一個士兵衝上前,用力抽打她的臉和胸部,並把她壓倒在桌子上,結實的拍打她的屁股。

「你忘了說『主人』,你還不明白自己是個奴隸,只有自由身的女人可以說強姦,奴隸屬於她的主人,他可以對你的身體做任何事情。君主擁有你,而他把你賞賜給我們做玩樂的工具!」

「仰面平躺下來,並張開你的手臂和腿,在我們上你時,希望你是匹好馬,如果你的表現不能另我們滿足,皮鞭將教你到學會為止。」

她大字型的躺了下來,她不知道有多少人會來上他,或者是全部?

第一個男人爬上她的軀體,其他旁觀著呼叫著。

「用你手臂和腿抱緊他,讓他插你,給他個長吻,晃動你的屁股!」

他持續在她體內抽插著,她不明白該怎麼做,費魯茨在做的時候,她都是被動承受,他們卻叫她去迎合。身上的男人很快把自己的種子射入她的體內,並翻身下去。兩個士兵上來抓住了她的手臂,第三個人上前用皮帶抽打她的乳房。

「蕩婦!你太安靜了,晃動你的屁股,像匹好馬一樣!」

又一個爬上了她的身體,他依然沒有獲得滿足,這次,她的雙腿被舉起,皮帶抽到了她的陰唇上。

第三個人插入時,她受虐的陰唇感到很痛,但她控制自己去滿足他。一個人接一個人,只有在他們推搡和穿脫衣服時,她能休息一下,陰部早就變得汙濁不堪,他們用內褲擦淨再塞進她的嘴裡,不能浪費了這些精液。

一個很重的男人又進入了她已經擦傷的內道,她呼吸急促,不記得是否全部男人都發洩過了,或者他們還要再來幾次,總之,很久很久,直到沒有男人再上她。

「跪下,把你的頭帖著地板,我們還有一個洞要玩。」

兩個人上前抓住她的腳踝,另一個把她的頭按到地板上,另一隻手托起她的腹部,另她的屁眼暴露在空氣中。

黛婭的頭腦完全混亂了,她從來沒有聽說過這種姿勢,一雙手掰開了她的屁股,並撐開了她的屎眼,一根陰莖貼著手指插進去,然後深插深抽起來,她在士兵的 大笑聲中痛苦的尖叫,她不能相信會有人做這樣下流的事情。很快,滾燙的精液注入了進去,接著換上另一根陰莖。肛交一次接著一次,直到她的尖叫變成嗚咽和無 助的懇求,但是招致的只有屁股上的鞭打,「你忘了說主人!」最見效的懇求也只不過是讓幾個士兵用陰道來替代肛門洩慾。

士兵們終於累得停下這個遊戲,讓她得以喘息,她虛弱的甚至無法哭出來,唯一能做的就是閉著眼睛祈禱這場折磨快些結束。

「跪起來,張開你的嘴。」

一隻手抓起她的頭髮,她看到面前的一根陰莖,她知道這個,費魯茨從來沒做過這種事,但在她父親的後宮中曾經有女人說起過,但是這根陰莖太髒了,它上面 沾滿了男人的精液和自己的屎,但她沒有能力反抗,她上前開始去舔淨它,並把它放進自己嘴裡,用嘴唇吸吮著,直到他把精液射了進去。

一根接一根的陰莖,黎明前刻,她才被允許停下來。他們給了她一些麵包和水,並再次把她的手綁在身後,她被帶到前院,看著奴隸商人帶走了阿祖和其他女奴。所有人都穿著奴隸的裝束,手綁在背後,一條麻繩穿過她們的皮製頸圈連在一起。

黛婭很奇怪自己為什麼沒有和她們一起走。她聽到隊長和一個軍官說,「我和一半士兵留下等新的買主,你和另一半人帶著這隻母狗,到街市上公開拍賣,賣出後,回兵營報告。」

「她要一直保持裸體,直到新主人給她衣服。進城後,盡量選擇長了路線,皇帝希望她能被所有人看到。」

她的大腦不相信她所聽到的,即便是奴隸都要在公眾場合穿些什麼,只有罪犯,才會赤裸著遊街。一個殺人犯去絞刑台,或者一個小偷被送去切手才會在公眾面 前另他們蒙羞,而她做了什麼?況且自己全身都是淤青和傷痕,還有無數乾涸的男性精液留在她的陰部、屁股、腿間。全城的人都會知道她遭遇了什麼。

但是,她沒有選擇,頸圈上的繩索和身後的矛尖督促她走在隊伍的前面。遊街幾個小時後,士兵們開始休息和進餐,當有士兵餵她麵包和水時,為了表示感謝,她要去為那個士兵口交。

很快,奴隸市場開門了,所有的奴隸,無論男女,都赤裸著在台上排好,手放在頭上,兩腿劈開,保持這個姿勢接受買主們的檢查。

黛婭希望能被買去做房奴,她知道,一個大的後宮必然會有很多男孩,而這些男孩八歲以後必須離開後宮,但是,莊園中到處是身處青春期的男孩是個很大問 題,解決的辦法就是讓他們從房奴中選則一個中意的,對於她們來說,工作就是擦地板,整理床和送送食物之類最為一般的工作。但另有些人是來買女奴去妓院的, 她祈禱著自己能夠去做房奴,最壞做個田奴。

拍賣開始了,第一個奴隸登上了賣場,拍賣商抓著奴隸拉向自己,並做著標準的演說。

「中年男性,曾經做過抄寫員,能讀、能寫、能記賬。賭徒和酒鬼。由債主拍賣。」

下一個是個強壯的男人。

「年輕男性,建築工。三次飲酒鬧事,並毆打守夜人。有治安官拍賣。」

下一個是個女奴。

「中年女性,一直都是奴隸,戰爭期間被抓獲的孤兒,廚藝好。做為遺產拍賣。」

接下來是黛婭。拍賣商抓著她的手舉過她的頭頂,並將她的全身展示出來。他彎身繞到她的後面,並撥開她的陰唇。拍賣商把鞭子手柄插進了她的體內。她被強迫面向買主們,手被拉到身後,雙腿分開。

「年輕女性,曾經是費魯茨男爵的妻子。男爵被判逆國賊處死,由皇帝親判為奴。」

私人買主們都被「由皇帝親判為奴」嚇到了,誰願意擔著引起皇帝不滿的風險把她帶回家呢?但是妓院的買主倒是很感興趣,也許她成為娼妓會取悅皇帝陛下。很快,她被全城最有名的妓院買下了。

這個妓院是旅店的一部分,同時售賣食物和飲品。黛婭被教會如何隨著鼓點跳色情舞蹈,沒有表演的時候,為每桌送酒,客人可以隨意摸弄她。但如果有人晚上 要租用,就要和妓院管理人商談價格。他是個信奉暴力的管理人,如果她跳得不好,或者客人不能滿意,她將會只穿著鞋站在舞台上當眾鞭打。這種事經常發生,以 便博客人一笑,並能拉進街上的新客人。

在大量的服務以後,她懷孕了,即便很難面對面為客人服務,她還是會被要求以狗爬式讓客人從後面上她,並且有了新的項目,客人可以買到另一種新的飲料──乾淨而新鮮的人奶。

【全文完】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