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純真

逝去的純真

第一章:白衣黑裙

但願我是只鳥兒,翺翔在天際。

順著記憶的殘影,飛回到那往日的時光。

用青春的吶喊,呼出我滿胸的郁悶與無奈。

我要脫逃,脫逃﹍﹍朷朷但﹍﹍脫逃到哪呢?

什麼都不想做了,菁將身體投向沙發,好倦。老公也剛回來,家裡事情好多

好多,還有辦公室裡一天的忙碌,千頭萬緒。思維開始慢慢飄了開來。

白衣黑裙背著沈重書包的日子已遠,但始終卻沒忘記。快樂的生活永遠是在

年少之時。那是一個純真的年代阿!讀書對菁來說始終不算壓力,身邊死黨每天

總有說不完的青春情事,上學途中也總有幾個帥帥的男生走過。那時是如此的自

由,一片未來展現在眼前,無限的空間,無限的幻想。

起身看看孩子的功課,身體竟如千斤般沈重,也不是不愛孩子,只是沒法忍

受永遠教不會的課業。接著洗個澡,上上網收個信,一天日子就這樣過去了,日

復一日。生活被無形的網羅罩住,想脫逃卻又無力,脫逃又要去哪呢?卻又不甘

心。

這些年身邊總有一個情人守著,是個很普通的中年男人,不特殊但卻有無比

的愛。想到秦心理一陣暖意,但又有許多無奈,這愛情也慢慢掉落在一個死水般

的漩渦裡。當年跟老公也是有著愛情,卻被歲月生活折磨到支離破碎。

秦在某一方面是很特殊的,比如他永遠有種動力,想打破一切摧毀一切。

但終其一生一事無成,像個落難英雄般,或許就是有這點悲劇性格吸引了菁,

實在說起來秦只不過是一個志大才疏的不務實者,但這等人卻總能得到女子歡喜。

處理完瑣事,做到電腦前面,漫無目的的等著秦的出現,這已成了一種依賴

性的慣例了。打開信箱,傳來兩封信件,其中一封是這兩周在聊天室裡認識的一

位網友﹍﹍李。這人相當有禮,沒題到過任何見面或其他非分之想,是個相當好

的聊天對像,讓人毫無壓力。

看著他信裡的話讓人笑出聲來,這人相當幽默風趣,總是能逗人笑,文筆也

好,隱約在信中可看到這人形像,一個誠實不虛偽的中年精英。就著他的話提筆

回信,突然整個人又掉回到那個無拘束的白衣黑裙時代,文思也流暢了起來,寫

著寫著心中感覺一種充實。近來慢慢已經養成等他信的習慣,但這人甚忙,不過

三兩天內總是會收的到的。

心裡有股惆悵,當時跟秦也是這般書雁往返,那時寫的盡是一些愉快的事情。

想起秦前數日的抱怨,卻是無法拿起心情這樣寫了。秦的情愛有時像繩索一

般,自己未嘗也像藤蔓般在心裡依賴著秦?這像是個惡性循環,因為關懷對方的

每件事而爭吵,不見時思念不休,見了卻又冤家對頭。現在幾乎無法跟秦寫上任

何東西了,除了一些生活外,心中沒了那份自由的感覺。當一個人活在生活中是

很難幻想的,沒有幻想怎樣提筆呢?

想到秦時總是讓人情慾高漲,因為愛吧!雖然秦不能算是好情人,但一起做

愛時總是能夠感覺到那種生死的愛。每每見到面,下體自然就濕潤了起來,有時

光想到他的名字也能如此。認識秦以前未曾有過慾望的困擾,是秦代著體認到性,

卻相對也帶來了煎熬的苦痛,總是時時盼著秦的進入與衝撞,可是實際見面機會

卻是這樣少阿!

想著想著秦的身影隨同ICQ上的小綠花跳躍了出來,看了下寫了一半的信,

心中微微一嘆,今夜相會會是在思念中還是爭執中結束?無意識邊看著李的信邊

和秦交談著,身體的情慾又被挑了起來,說道:「我好想你好想你,你何時要上

來看我?」

第二章:受困的白雲

你帶來的是痛苦與甜美,豐收及飢荒。

但願你能將我的人帶走,而不是只帶去我的心。

空著心的人剩的只是軀殼,要用什麼來渡過每個分開的日子?

我要你想我,親愛的,但我要告誡自己不要想你。

越想你你就會讓我越空,空到一無所有。

辦公室裡的煙味讓人受不了,為何總要讓這些男人們肆無忌憚呢?想著心裡

卻浮出秦的影子,秦也抽煙,並且煙癮極大。他知道菁討厭煙味,所以見面時總

是忍著。久之菁也主動提起要秦在做愛後抽上幾根煙,她看得出秦身體裡的尼古

丁在蠢動著。賓館裡小小的空間,菁卻不曾厭惡過那煙味。念起秦微帶煙味的吻,

身體開始騷動起來。

寂寞吧!跟秦一起後變得更寂寞,應該說是秦讓她看到世間竟然有真情真愛,

但卻不能日夜相守。吃慣藥的孩子,吃一次糖後方知原來糖是如此滋味,日後吃

藥就苦了,但是吃糖卻是傷身的阿!

下午秦要上來,菁在心中盤算著晚上能混到何時。想著想著思緒又飄到秦終

究還是要走,又傷心了起來。不是秦要走,秦是浮萍般的漂流者,菁知道秦想要

紮根,卻是自己拿不定想法,要走的是菁自己,菁的心開始抽痛。

秦的身材並不是吸引人的那型,菁常奇怪自己為何會如此迷戀著他?以老公

的標準來說,秦可說是沒任何優點,但就是只想跟秦一起。並不是說身體的快感,

老公也是會給她帶來高潮,但好像就是無法滿足什麼。其實菁也不知道自己要些

什麼,面對秦,她身體整個處於崩潰當中,但又好像要的不是身體。

菁自己倒是保養的好,或許天生有些自戀吧!還是女人們的天性?接近中年

的身材絲毫沒有走樣,菁在賓館浴室裡暗暗的得意起來。胸部依然尖挺,乳頭傲

然翹立著,腰仍是如此的纖細。

秦在身後摟著菁,雙手不老實的伸到腿間,菁的身體完全無法聽候使喚的軟

了下來。走回床上的路竟是如此的長,菁完全無法控制自己的慾望,腦海裡只有

著秦。

兩人做愛不太愛撫的,三年了吧!向來一直都是這樣。好像也不是因為秦愛

冒進或不體貼,多時候是菁求著他進入體內的。菁個性靦腆,往往都只敢偷偷瞧

瞧秦的下體。偶然就算吻那,也不敢睜眼看個明白。秦的陰莖不是很粗壯,起碼

跟老公比起算是遜色許多了,但菁卻能感受出他下體的律動,像是會跟自己心跳

一般同步的悸動著。她愛吻他的陰莖,有種完全佔有的感覺,菁用心體會著秦的

身體與他的呻吟。

翻過身來,菁感覺出自己下體整個已經濕透了。她扭身拒絕秦的愛撫,要他

立刻進來她的身體,整個人像是被點燃的火炬一般燃燒著。

進去那一瞬間菁就像昏迷一樣,心中滿滿的甜蜜,不知道是身體的快感還是

心裡的愛,只知道勾住秦的肩膀。感覺出秦的身體就在裡面,就在裡面抽動著,

她忘情的大叫:「吻我,你吻我。」

家裡仍是一樣寧靜,孩子自己安靜的玩著電動,老公也專心看著電視。

顯然下午老公沒打電話去公司,原本想好為何請假的理由也不需要了。心裡

有點生氣,孩子功課好像不關老公事情一般。

身體裡面仍殘留著秦的味道,仍感覺秦的精液在子宮裡流著流著,流到心底

駐守著。這種感覺就算是沐浴過依然存在,會維持個好些天。但這種感覺並不甜

美,其實帶著一種痛楚,一種空虛。想秦也該要到家中了,菁像以往一般坐在電

腦前茫然的看著微軟開機畫面的白雲,自己也同這雲般被困在這框框裡。

等著秦出現的時間收到了李的來信,已經三天了吧!三天李沒信來了。

不過這幾天裡菁心中一直為著秦即將上來而歡欣著,反沒去注意到李一陣子

沒信了。李還是一本原樣的歡笑著,這讓菁感覺心底踏實了些,心中不免又想到

秦。

李是像陽光一樣的人吧!秦卻總是像滿懷心事的孩子要人疼著。

一面寫信菁一面笑著,專心到沒注意秦ICQ傳來的訊息。

第三章:失去記憶的午後

空蕩的心走在空蕩的午後。

想抓住一些什麼,卻只抓住滿把的空蕩。

選擇讓自己被記憶背叛,好忘記所有的痛苦與歡樂。

身軀裡留著的只是空,沒有任何殘留。

喔!還殘留了一絲你指尖的煙味。

秦的時間永遠抓不準確,說不見面還好,另人難過的是說要見面了卻又見不

到。這讓期盼許久的心整個突然被掏空,網路上兩個人的火氣都越來越大。

每天午休吃自助餐時總會遇到一個男的。這家自助餐店離菁的公司有一段不

算短的距離,菁是愛上中午時分一個人獨自往來的感覺。一種孤獨,被虧待,被

遺棄的感覺,有點自我逞罰的味道。

這男人永遠是友善的微微笑著,有時會交談個幾句,菁甚至想不起這男人的

長相,總要見到人才能具體起來。印像中這男人試圖邀過菁喝咖啡什麼的,但菁

都用微笑擋了回去。

唯一有印像的是這男人的笑容,一種親切感。還有這人說話沒什麼內容,想

必不是太有知識之類的,雖然他好像是某大公司的中階主管。

男人帶著慣常的微笑,一屁股坐在菁的旁邊自顧著吃了起來。

菁不自覺的將椅子稍微挪開了一下,心裡想著今天下午本來都請好假了,秦

不但不來,昨晚還吵了一架。

男人突然說:「下午有空嗎?」

菁隨口應一句「嗯!」立即被自己嚇了一跳,意識清醒起來。

「那一起走走?我下午約的客戶臨時爽約。」男人說道。

「爽約」兩字讓菁的心痛起來,突然感覺好空,好想要點什麼來填補。

就像是在大海中,抓到一點什麼是什麼,明知那東西載不了一身的繁重,卻

也撈了起來。

車上男人談著自己的一些豐功偉業,本來菁就不期待這人會談什麼有營養的

話題,但這人把氣氛弄得還算融合。菁偷瞧這男人,約中等身材吧!四十來歲,

長的相當普通。想到等等不知道會出什麼事情,心裡緊張起來。

男人想必是發現菁突然的沈默,說:「找地方休息一下聊聊好嗎?」菁沒應

話,光只低著頭,也不管男人將車開往哪去。

秦是菁的第二個男人,之後菁也曾有跟人幽會過一次,那回讓菁的感覺也是

一種填補,並沒有絲毫的愛,也沒感覺過任何對秦的虧欠。「反正只來一次,這

事秦永遠也不會知道的。」菁心底暗暗安慰自己。

男人進房後抱住菁吻了起來,菁的情慾一下被挑逗起來,兩人舌頭糾纏,菁

感覺要融化了。

男人的手像魔術師一樣挑逗著菁,讓菁的全身如同被羽毛般拂過,不禁呻吟

起來。他舔著菁的下體,輕輕騷擾著小小的陰核,菁感覺一種濕潤穿過下體流了

出來。兩腳抵住床菁將下身迎了上去,享受無法抵抗的一波波高潮。

輕輕撫弄著男人的陽具,感覺好堅實,好硬挺,忍不住菁將男人下身拉過來

含住陽具。男人停了下來,閉起眼睛陶醉著。菁突然感覺下身空了,仰首看著男

人,示意要他進來。

男人陰莖算是粗壯吧!戳進來時讓菁感覺好滿,身體開始發抖暈了起來。

口中喃喃說著:「好強喔!好強喔!戳我,用力點。」

一股熱流衝過子宮。

菁是不耐久戰的,每回高潮後必定要喘上一下,這男人卻是不知,依然努力

賣弄著。菁求著他說:「你停停吧!」,男人停住動作,汗水一滴滴的流到菁的

乳房上,這讓菁有些不悅,菁是極愛清爽的。但男人陰莖突然在菁下體躍動了一

下,菁又忘我熱了起來。

菁的身體像被海浪般拍打,一陣陣高潮襲來。感覺不出日月星辰,感覺不出

天地方向,只是尖聲呼求要男人更多給些。今天的菁跟以往都不同,變得貪婪且

無止境的需求,這是菁這一生中最滿足的一次做愛。

男人的精液噴灑出來,噴到菁的的整個胸部,臉上也沾了些。

男人伏在菁的身上,精液跟汗水混合在一起,也分不出來是誰是誰了。菁掙

紮起身要去衝洗一下。

浴室裡菁感覺一種飽滿,自陰部延伸到腦海中,菁心裡想著他還能再給我一

次嗎?想著想著輕笑了起來。

回到家裡一切都和預期一樣,老公沒知覺的根本不需要去擔心什麼。菁和往

常一樣忙完瑣事坐到電腦前面,突然驚覺自己一整下午都沒思念起秦,好像秦完

全不存在一般。又想回想下午發生什麼事情,腦海一片空白,只感覺應該是很快

樂的樣子,但細節卻全然消失。男人的樣子,聲音都想不起來了,甚至連怎回家

的都忘了。

記憶中殘存的只有高潮,汗水,以及那男人的指尖。

菁笑了笑,自己猜自己明日以後還會不會去那家店吃午餐,順手開了電腦,

心想一夜情不就是只一次嗎?這算一夜情還是半日情?還是根本無情?

ICQ跳著,秦說道:「下午我去你公司﹍﹍」菁的神經整個亂了,手抖著

就是打不出字來。

「你怎了?」連續的訊息像海水般傳來。

「我身體不舒服回家了。」菁只能盡力擋著。

「你不在家,我去過,你兒子說你一天都不在。」

「你﹍﹍你跑來我家?你太過分了吧!」菁突然感到一陣羞辱。

「我只是擔心,我好怕你出事,你放心,我說我是保險公司的人,不會有事

的」

「你追查我?」菁的情緒開始狂亂,用憤怒來掩飾自己的害怕以及愧疚。

菁眼淚不停的流著,流著﹍﹍手上打出去的字卻像刀一般的利,而秦卻像斷

線般凍結在哪。

久久後菁也停住了,說道:「我只愛你」

秦說:「你知道嗎?我從沒想過你會如此。我正在哭。」

第四章:唯一的記憶

從未獲得什麼,所以也未曾失去什麼。

所有的夢都停留在純真時代,其他都被選擇遺忘。

那株古木,還有那群短發少女。

拒絕在夢境中繼續成長,因為那是我唯一擁有的。

離開哪,純真已逝。

午後相當悶熱,菁換了一個自助餐廳吃飯已經要三年了。三年前的故事像癌

症一般死死纏繞著她,到兩敗俱傷,到同歸於盡為止。

菁永遠記得事情發生後次日清晨,當她離家上班時發現秦紅著雙眼站在對街

騎樓下,顯然是連夜趕了上來。前一夜兩人幾乎是無語到秦主動斷了線,菁自己

也是一夜輾轉無眠不知要怎樣面對秦,誰知道該面對的這樣快就來到了眼前,菁

手足無措的不知道該怎樣是好。

秦走過街來,二話不說幾乎是半拖著菁上了一部計程車。台北只有清晨是比

較正常的,人人都忙著像趕刑場般的上班,而這兩人卻進了一家賓館。

秦吻菁的樣子像是沒了明天,菁只感覺心痛,眼淚像斷了線的珍珠,停不下

來。秦將頭埋在菁的胸前向孩子般的也哭了起來,菁只能說「對不起,都是我的

錯,都是我的錯。」,兩人就著樣抱著哭著。

秦突然起身,頭也沒回的走出了房間,就這樣秦沒再出現過了。菁獃獃的坐

在房裡,盯著地毯看著,地毯的繡花幻化成無數秦的身影,如此孤獨。菁腦袋一

片空白,直到櫃台電話來問要不要續房時才警覺的要中午了。起身時發現胸前洋

裝上一片淚痕已干,這件洋裝菁沒再洗過,放在菁衣櫥開門處,足足就這樣看了

三年。

吃完飯菁回到公司,大樓前機車上坐著一個熟悉的身影,一個永遠忘不了的

痛。歲月並未在秦臉上刻出什麼傷痕,或許他本來就一身傷再也無處下刀了吧!

依然頹廢的神情,依然駝著永遠打不直的腰,依然讓人心疼。

兩人無語走到隔壁巷裡的咖啡廳,秦點起煙,熟悉的感覺又回來了。

「近來好嗎?」秦一臉疲倦的說著。

「嗯!還好,日子就這樣過吧!」

「家裡呢?」秦有些含意的問到。

「都很好,老公還是老樣子。」菁猶豫了一下,停了停,擡起頭來直視著秦

接著說:「我現在身邊有一個朋友陪我。」

秦又點起一跟煙,這煙味讓菁想哭,跟李愛抽的牌子不同吧!為何三年了還

是忘不了這味道呢?為何所有的記憶都淡忘了,只有這嗆人的煙味留存?

「喔!我也還好,老樣子,今天順道過來看你。」秦的聲音裡帶著一絲淒涼。

「上班時間要到了吧!我還記得的,呵!」

菁跟在秦的身後走著,秦沒回頭,菁獃獃看著他的背影。心想:「三年前我

因為欺騙失去他,三年後卻又因為誠實再度失去。」想著生命如此的矛盾不禁笑

了起來。夏日的台北陽光依舊,菁卻感覺好冷好冷,心想該回辦公室加件衣裳了。

菁習慣下班回家前繞去李那轉轉,有時帶點菜去,這人也是個不太會料理自

己的人。近來跟李也是弄得亂七八糟,沒事就鬥嘴個沒完,讓人心煩的不得了。

下午市擠滿了上班族,傳統市場讓人有種親切感,像是回到童年時陪母親買

菜一樣,這是菁近來最愛逛的地方了。看到攤上放著幾束滴著水珠青菜,菁腦子

裡突然像停電般記不起一切了,只知道這菜是如此熟悉,像是與她命運間存在著

有某種神秘切不開的宿命。

「這﹍﹍這是什麼菜?」

賣菜的歐巴桑見怪不怪的回說:「空心菜」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