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混蛋神風流史 第二卷 校園風雲篇

混蛋神風流史 第二卷 校園風雲篇

第二卷 校園風雲篇 第一章

校園風波當太陽升起的時候,我施施然走進了「天星魔武學院」,一邊警惕地注意著四周的情況,看是否還有雅蘭導師的擁護者要對我出手。不過看來我是多慮了,周圍的學生看到我的時候都帶著一絲的恐懼,也有一些人是帶著一絲敬佩的眼神看著我。我聽見身後不斷地有學生對我指指點點,我也懶得去跟他們計較什麼,但是他們說的實在是太大聲了,我想不聽見都難。

「嘿,你瞧,這就是那個讓阿貝爾。馬丁男爵喪命了的維爾。蘭迪,真看不出來他有那麼高的實力。」

「聽說他是今年新生當中的唯一免試推薦生呃,看來推薦他的人一定大有來歷啊。」

「哼,他還真大膽,居然敢當眾對雅蘭導師無禮……不過……他長得還蠻帥的……」說這話的人一定是女生,我有點飄飄然了。突然,我發現學校的佈告欄前面圍著一群人,對著佈告指指點點,好像在說著什麼,偶爾聽到我的名字從那些人的口中冒出來。看來一定是跟我有關了,我心裡想著,人也朝佈告欄走過去。

「你們快看……維爾。蘭迪過來了……」不知人群當中是誰喊了一聲,所有的人全轉過身來,望向了我,有驚訝的、有憤怒的、有同情的、有幸災樂禍的,什麼表情都有,我全當作沒看見,施施然地向佈告欄走去,圍觀的人群自動向兩邊散開,將中間的同道讓了出來。在眾目睽睽之下,我走近佈告欄一瞧,差點沒把我氣暈過去,丹特院長這個老滑頭還真貪呢。

佈告上是這樣寫的:「《天星魔武學院關於對一年級G班的維爾。蘭迪的處罰決定的公告》:維爾。蘭迪,男,十六歲,現為天星魔武學院一年級G班的學生,膽大包天、肆意妄為,做下了兩件有損天星魔武學院數百年來優良傳統的惡行:1公然在教室裡對學院公認最美麗的雅蘭導師做出無禮舉動,罪大惡極;2與二年級阿貝爾。馬丁同學的決鬥造成嚴重後果,給學院的聲譽帶來巨大損害。為了維護學院數百年來的優良傳統和良好的聲譽,經」院長辦公室「研究決定,給予維爾。蘭迪如下處罰:1記」大過「處分一次,並扣除1000個學分;2罰款100000金幣,限期三天內交清,逾期不交,罰金數額加倍。希望各位同學以此為鑒,嚴格要求自己,努力學習,積極上進。」下面的落款是「天星魔武學院院長:理查德。丹特」,時間是「大陸歷7992年1月13日」。

什麼嘛,這簡直是訛詐,我一定要跟丹特院長這個老滑頭說清楚。在眾多學生的注視下,我就像一道風一樣,無聲無息地突然消失了,留下了一群面面相覷的學生:「……這是」空間轉移魔法「……只有魔導師以上的才能夠使用的……而且連咒語都不用念……實在太可怕了……」

「想起來還真後怕……前天我們還一起圍攻他啦……要是他反擊的話……那我們豈不……」正在談論的幾個學生不禁渾身打了個冷噤,覺得自己是在鬼門關前走了一遭。毫無疑問,我維爾。蘭迪已經成了「天星魔武學院」最炙手可熱的名人了,雖然出名的方式有些另類。

我可懶得理他們怎麼在背後說我,也許有一天他們還得叫我一聲院長呢。當我從「院長辦公室」的正中央突然冒出來的時候,將正在說話的丹特院長和雅蘭導師嚇了一跳。咦,怪了,雅蘭導師怎麼一大早就在丹特院長的辦公室裡。丹特院長看清是我,笑呵呵地道:「維爾,你還到得真早啊,我也是剛剛才到的。」

「雅蘭姐。」我向雅蘭打了個招呼,然後就朝丹特院長道:「院長,你還真夠狠的,張口就要了我100000金幣,你以為我是造金幣的啊?」要不是雅蘭在場,我才不會這麼好脾氣,不看僧面看佛面,我只得將自己的火氣往下壓。其實區區十萬金幣對於我來說算什麼,只不過我對他這種做事的方式有意見。如果真的有困難需要我幫忙的話,可以跟我直說嘛,不用這麼玩的嘛。

「這是我的主意,不關爺爺的事情。」雅蘭看我將矛頭對準了她爺爺,忙往她自己身上引。

「雅蘭姐,你不用騙我了,我才不相信這會都是你想出來的,是不是,院長大人?」我可不是小孩子,哪是這麼容易騙的。說到扣學分的主意,雅蘭倒是有可能想到,但是說到這麼巨額的罰金,雅蘭姐姐絕對做不出來。

丹特院長訕笑著道:「維爾,你不用這麼激動嘛,你坐下來慢慢聽我跟你說。」等我坐下之後呢,丹特院長訕笑著接著道:「我知道這樣是有些不好,但是我也是沒有辦法。首先我要平息學院內師生因為你對雅蘭的無禮舉動而產生的憤怒情緒,不這樣重罰不足以平民憤。」我看了一眼雅蘭,她一副「這是你自找的」表情。

丹特院長接著又道:「其次呢,是因為最近學院的經濟狀況遇到一些困難,照現在的情勢發展下去,這個月的赤字就高達數萬金幣之多,這主要是因為王城的物價又上漲了。雖然上漲的幅度並不大,但是我們學院師生加起來超過萬人,即使每個人每天的費用平均只增加十個銀幣,這樣學院的開支也會每月增加超過三萬金幣啊。不當家不知柴米油鹽歸,維爾啊,好歹現在你也是院長繼承人,你也有義務為學院解決困難吧。」說來說去,這才說到了點子上吧。

我斜睨了丹特院長一眼道:「說來說去,這第二點才是你最主要的原因吧。」丹特院長訕訕的一笑,有些窘迫地望了雅蘭一眼,顯然是向雅蘭求助。不過我知道丹特院長說的必定是實際情況,因為按照平均來說,每個學生一天的花費大概是五個金幣——這當然是因為學院的貴族佔大多數的原因,平民學生平均一天的花費差不多只有二個金幣不到。如果每個人的花費增加十個銀幣,也只是增加了百分之二,確實算不得多,但學院一萬多名師生加起來可就不少了,每天就增加了一千多金幣,一個月下來就是多支出三萬多金幣,這就絕對不是一個小數目了。

「爺爺,我怎麼從來沒有聽你說過這些?」雅蘭顯然也是第一次才從丹特院長口中聽到這些事情。

「告訴你又能怎麼樣?難道你的魔法能夠變出錢來不成?」丹特院長歎了一口氣道:「院長這個位置並不是誰都能做的,而且這也絕對不是一個輕鬆的位置。」語氣一轉,又道:「當然如果拋開了那個不能讓貴族控制學院的誓約,我就不用這麼傷腦筋了,不過那樣學院也會因此而變質了,所以不管是誰當院長,都必須遵守那個誓約。」

「原來是這樣啊,院長說的不錯,現在的我的確是有替學院排憂解難的責任,不過……」我停下來,望著丹特院長。

雅蘭急道:「不過什麼?維爾,你該不是要提什麼條件吧?」顯然她有些誤會了,也許還以為我會藉機要求她答應我的什麼「無禮」要求。我當然不能讓她這樣誤會我了,雖然我也算不上正人君子吧,但是乘人之危的事情我還幹不出來:「雅蘭姐,你誤會了,再說我不至於那麼差吧?我只是奇怪院長怎麼知道,我一定能在三天之內拿得出這筆錢?」

雅蘭俏臉一紅道:「對不起啊……維爾……我不該把你想得這樣壞……」

「算了,反正我已經對你做出了那樣的舉動,你這樣想也是很正常的。」口裡雖然是這樣說,我心裡還是有一點失落吧。一個男人被女人想成這樣,換作是誰也會感到不舒服吧。雅蘭顯然也聽出了我的語氣有些不對,張嘴想說什麼,被我伸手制止了:「算了,雅蘭姐,你不必再解釋了,我們還是來聽聽院長怎麼說吧?」

丹特院長也察覺了我和雅蘭之間的微妙變化,伸手拍拍我,算是安慰吧,畢竟同為男人嘛,他也很清楚我現在的感受吧。丹特院長又看了一眼雅蘭導師,指著雅蘭導師脖子上的項鏈道:「雅蘭脖子上的項鏈是你送的吧?」他不提醒我,我還真沒有注意到,剛才一心找丹特院長「算帳」,忽視了雅蘭脖子上戴著我送給她的項鏈,看來她是接受我的道歉了。

雅蘭臉一紅道:「爺爺,你的眼睛還真尖呢?」

丹特院長哈哈一笑,顯得很得意道:「我的傻孫女,你一定還不知道,你現在脖子上戴著的項鏈,可能是這個大陸上最強的魔法防護道具了,它的價值不可估量,可以輕鬆地賣到數百萬金幣。你想想,維爾這小子能把這麼貴重的禮物送給你,他還能沒有區區數萬金幣嘛?即使他沒有現成的,對他來說也應該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吧。」

還真看不出來,這老小子看得還真準,畢竟是大魔導師嘛,人都快成精了。不像梅琳娜,即使達到了「大魔導師」的水平,但是在見識、經驗方面,就跟丹特院長有天壤之別了,因為這些知識並不是說你的魔力強了就能知道,必須經過很多事情,在實踐中才能學到。即便是我,很多方面也不如丹特院長吧。看來,應該讓梅琳娜來跟丹特院長學習,這樣肯定比她自己一個人練習要有效得多。

雅蘭雖然也是達到了「魔導師」水平的魔法師,但見識、能力各方面顯然都跟丹特院長沒法相比,她雖然看出了這項鏈是有防護作用,但是到底防護有多強,這項鏈價值多少,她是完全沒有概念的。如今聽到丹特院長說的這些話,當場就呆住了。要是換個人說出來,比如說是我,她肯定不會相信。但是這話是從她最佩服、最信任的爺爺口中說出來的,她壓根就不會想到去懷疑。呆立半晌之後,她才稍稍有些醒悟過來,獃獃地望著我道:「維爾,為什麼送我貴重的禮物,而且還不告訴我?就算是為了道歉,也用不著這樣吧?」

我撓撓頭,實話實說道:「這項鏈有很強的防護作用這我是知道的,但是說它到底值多少錢,我是完全沒有概念的,因為這項鏈是用我的魔力造出來的。」

「你造出來的,那就一定不止這一條咯?」丹特院長和雅蘭大眼瞪小眼地望著我。

「那是當然了,我送出去的就有好多條了,像梅爾、莉麗雅她們都有的,哦,對了,前天我又送出去兩條,是給拉碧絲公主和雪妮兒小姐。」事到如今,我也不想瞞他們,而且也確實沒必要瞞他們。

丹特院長若有所悟地笑道:「維爾,你這小子,真是暴殄天物,拿這麼珍貴的東西來泡妞。」雅蘭也聽明白了,一下子變得滿臉通紅。能夠近距離地欣賞雅蘭嬌羞的美態,也是一種享受呃。

「小子,現在就想打雅蘭的主意啊,未免太早了吧?我們家的雅蘭可不是那些十六、七歲的小姑娘,沒那麼好騙的,呵呵……」丹特院長笑瞇瞇地敲了一下我的頭,將我從綺夢中拉回到現實當中。我覷目一看,雅蘭的臉更紅了。

「好了,好了,維爾,現在可以告訴我什麼時候能夠交清罰款了吧?如果你實在有困難,我可以為你放寬限期。」丹特院長在沒有拿到我的罰款之前,顯然是不敢激怒我的,有錢的感覺就是爽啊,呵呵。雅蘭這時也擡起了頭,望向了我,顯然她也關心我到底能不能夠拿出錢來。

「十萬金幣我現在就可以拿給您,但是您告訴我這十萬金幣能夠解決多大的問題?」我緊盯著丹特院長問道。

丹特院長歎了一口氣道:「如果帝都的物價維持在目前的水平的話,這十萬金幣可以維持兩個多月。」

「那兩個月以後呢?」我緊跟著問道:「如果到時候物價還是不下降,怎麼辦?」

「那隻能到時候再想辦法了,或許我們可以在這兩個月之內找到解決辦法。」丹特院長有些無奈地道。

「為什麼不求求我呢,院長?」我笑瞇瞇地道。

「哦,維爾,你的意思是——你要捐款給學院?」丹特院長會過味來,雖然他極力掩飾內心的激動,但是微顫的語音,已經將他的內心的情緒波動完全無誤的表示出來了。

「不錯,我可以捐款給學院,不過既然是捐款,我當然可以提一些條件的,是吧?」我笑著問丹特院長。

丹特院長幾乎是迫不及待地道:「快說,你有什麼條件吧?」

我不慌不忙地從懷裡掏出一張水晶卡道:「院長,你就不怕你答應了我的條件,而我只是答應捐一個金幣,那你不就虧了?」這當然是開玩笑,算是對他的一點小小的報復吧。

雅蘭微嗔道:「維爾,現在是說正事,你就不要玩了。」

「咳……咳……」我不好意思地撓撓頭,將水晶卡遞給雅蘭道:「那好吧,我先給你們看看我準備捐多少錢再說——哦,對了,零頭是交的罰款。」

雅蘭將自己的信息輸入了進去,蹦出來的數字將她嚇呆了,張大著嘴說不出話來,丹特院長一把搶過,看了上面的數字,先是一呆,然後是狂喜:「維爾,不會吧,10100000金幣,相當於學院的所有學生一年所交的學費,哈哈……」

就在丹特院長狂笑的時候,我冷不丁地將水晶卡搶了過來:「院長,你高興得太早了,你還沒答應我的條件呢?」

「死小子,讓我先高興一下不行啊?」丹特院長對我剝奪了他的樂趣顯得很是不滿,不過這個時候他是不敢跟我多計較的。雅蘭關心地道:「維爾,你有什麼條件就說吧。」

看了祖孫二人一眼,我托著下巴在屋裡轉了一圈,然後才道:「第一,我既然捐了這麼一大筆錢,那就不能給錢就算完事。最少也要以學院的名義,給我一個接受捐款的證書,證明學院確實曾經接受過我的捐款。當然如果在五十年後,入學的新生在學習學院的歷史時能讀到下面這樣一段的話,我會更樂意捐出這筆錢的:」五十年前,你們的學長維爾。蘭迪慷慨地捐出了一千萬金幣的巨款,極大的改善了學院的教學環境,你們今天看到的漂亮的圖書館,就是用維爾。蘭迪學長的捐款建造的,為了紀念維爾學長為學院做出的傑出貢獻,我們將圖書館命名為維爾館。「」

「維爾館?你還真想得出來。」雅蘭笑得前仰後合,顯然並不認同我的天才設想。丹特院長雖然沒敢笑出聲來,但是那副極力忍住笑的模樣,更讓我不爽。

「雅蘭姐,院長,你們不要覺得我這是說著好玩,其實這是一個解決學院財政危機的好辦法。」祖孫二人不解地望著我,顯然不理解我的意思:「還不明白啊?從天星魔武學院出去了多少叱吒風雲的人物,有錢的人多得是。如果學院接受他們的捐款,而用他們的名字為用他們捐的錢建造的樓館命名作為回報,我相信很多人會願意的,這樣應該不算違反了那個什麼誓約吧?」

丹特院長和雅蘭面面相覷一會,丹特院長突然一拍大腿道:「我怎麼就沒有這樣想過?是啊,只要不答應他們插手學院的事務,那就一點關係都沒有啊。」

我不忘落井下石,趁機揶揄一下丹特院長:「所以嘛,你這個院長才會當得這麼狼狽,要是我當院長,學院一定富得流油,怎麼會落到靠騙取學生的罰款勉強度日?」

雅蘭「噗哧」一聲笑叱道:「維爾,你對爺爺有意見,也不用這麼損他嘛。」…..

 

其他章節

第一卷 天降神龍篇

第三卷 風月無邊篇

第四卷 帝都風雲篇

第五卷 初試鋒芒篇

第六卷 庫卡風月篇

第七卷 玫瑰軍團篇

第八卷 風雲變幻篇

第九卷

第十卷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