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名女大生被姦

4名女大生被姦

「不鬧了——出去了!」

走入浴室的婉瑩對著一直在捉弄她的雨薇下了最後通牒:

「你再鬧我就把水潑在你的身上啦!」

看見婉瑩生氣的樣子,活潑好動的雨薇只好知趣地走出了浴室。她一邊帶上浴室的門一邊嘀咕著「只不過是開玩笑而已嗎……」。看到雨薇的窘相,雅儀笑得都直不起來腰了,另一邊的曉雯也開心地笑了。浴室內的婉瑩也像湊熱鬧似的打開了水龍頭,發出了陣陣水聲。

「你也太過分了,明知道婉瑩要洗澡還捉弄她!」

「我不是故意的,只是開個玩笑啦。」雨薇的臉像個無辜的孩子。

「好啦好啦,我和雅儀去屋裡看電視去了,你去不去?」曉雯問。

「不去,又是肥皂劇和帥哥,無聊。我在客廳玩電腦遊戲好啦。」

…………

傍晚,市郊的一幢剛剛建成的住宅樓內,各種裝修的聲音此起彼伏。四個美女大學生就住在四樓的一個兩居室內,這是她們一起租的房子,因而沒怎麼裝修,自然也要比別的住戶入住要早,這樓內目前只有她們一家住戶。她們對環境的嘈雜早已適應,所以生活得十分舒適,並沒有覺得十分煩惱,可是正是這一切,正在把四個年輕美麗的女孩拉入黑暗……

「咚咚——」有敲門聲響起。

「誰啊?」雨薇走向門口。

「樓下裝修的。樓下漏水,想來這裡看看是怎麼回事。」

「那進來吧。」雨薇絲毫沒有起疑心,把門擰開了。

當第五個人進來的時候,她終於察覺其中的異樣,可是已經太遲,一把刀子已經橫在了她的脖子上。她眼睜睜地看著十七個民工走進了她們的屋子。最後一個民工獰笑著關上了房門……

接下來有幾個人走進了屋內,曉雯和雅儀正在為連續劇中的主人公命運擔心。可是真正應該被擔心的,恰恰是她們自己的命運才對,還沒等她們對於闖入做出反應,她們的嘴已經被捂的嚴嚴實實。

「只有三個,還少一個給弟兄們啊。」一個光頭對一個臉上有刀疤的人說。刀疤什麼也沒說,只是指了指浴室的燈光,光頭立刻會意地笑了……

「光頭,你帶九個人到那個屋裡去把那兩個女的給分了,小黑和你那三個弟兄就呆在客廳,阿龍阿慶跟我走!」刀疤說完,就脫光衣服走向了浴室。

…………

浴室內的婉瑩由於淋浴的聲音和門外雨薇所玩的遊戲中的伴音聲音都很大,根本沒有感覺有任何異常。她正在清洗那令自己十分驕傲的身體,沾滿芳香沐浴露的雙手正在那美麗的身體上滑動。她的雙手首先輕輕地由脖子滑落至雙乳,藉著沐浴露的濕滑在乳房上輕輕地揉捏著,乳房受到雙手的壓迫而抖動著,也努力地變換著形狀,在雙手的擦洗下,她的雙乳更加挺立,兩個可愛的乳頭也慢慢變硬了。她的雙手又順著肌膚滑落到腹部,原本乾燥的陰毛被水濕了之後,緊緊地貼在陰道和大腿的內側,遮住了陰部的那條動人的裂縫,接下來她滿是沐浴露的雙手在陰道上輕輕的一滑,陰道和陰毛隨即粘上了很多的沐浴露,接著屁股上也粘了不少的沐浴露,她輕輕地擦洗著陰道和屁股,就這樣,她用心地緩緩擦洗著她的胴體。與此同時,邪惡的腳步正在一步步接近這沐浴中的美女……

「咣!」浴室的門被用力推開了,由於屋裡住的都是女孩子,婉瑩並沒有鎖上浴室的門。聽到有人推門,她以為還是調皮的雨薇。她用手接了一些水準備教訓一下雨薇,就在她回頭的一剎那,她驚呆了!

她面前站著三個赤裸的陌生男人!!!

她立刻驚叫了起來「救命啊——快來人啊——雨薇————救救我————救命啊————」刀疤淫笑著,一步一步接近了一絲不掛的她。「你叫吧,現在馬上就他媽是晚上了,裝修的聲音又那麼大,這裡又沒有住的人,看誰來救你,我勸你還是好好地陪老子爽一下吧。」刀疤一邊說一邊繼續逼近無助的婉瑩。

「你們要錢我給,求求你,別過來,我給你們錢——」婉瑩被刀疤逼到了浴缸的角落。她想讓這些惡狼停下邪惡的腳步,但,那是不可能的。

「老子要的就是你!」伴隨著婉瑩的尖叫,刀疤向她猛撲過去,將她按倒在浴缸中。婉瑩的抵抗由於浴缸的濕滑毫無效果,反而更激起了刀疤的獸性,他把婉瑩壓在身子底下,用他充滿惡臭的嘴去親吻婉瑩性感的雙唇,他的雙手則移向了婉瑩高聳的雙乳。婉瑩拚命地躲閃著不讓他吻住自己,可是當他的雙手抓住婉瑩的雙乳時,他的嘴唇最終吻上了婉瑩的雙唇,奪走了她沒有給予任何追求者的初吻。

「嗚嗚————啊——嗚——」被吻住的婉瑩仍然在呼救,可是別人根本聽不清她說些什麼。

刀疤的口臭讓婉瑩簡直要昏過去,可是來自乳房的劇痛卻使她不得不回到現實中來,刀疤的手正在婉瑩那引以為傲的雙乳上肆虐,他用力掐、捏、撓著婉瑩的乳頭,婉瑩的雙乳在刀疤的用力之下改變著自己的形狀。然而刀疤絲毫沒有憐香惜玉的意思。他雙手的力氣越來越大,彷彿把婉瑩的雙乳當成了兩個皮球一樣。婉瑩的痛苦只有她含糊不清的喊聲能表達:

「啊——嗚——嗚嗚——嗚——啊——啊嗚————」

過了一會,刀疤的雙手終於從婉瑩的雙乳上拿開了,他的臭嘴也從婉瑩的雙唇離開,婉瑩終於可以清晰地說出字句了:

「不要——求求你——啊——救命啊——救我——」

刀疤滿意地看著身下慘叫著的美女,又撲了上去。他的牙齒咬住了婉瑩已經變硬了的左乳,左手繼續蹂躪婉瑩的右乳,而他罪惡的右手則緩緩伸向了少女的禁地。

「啊——————不行——痛啊————」來自左乳的劇痛使得婉瑩的眼淚奪眶而出。可來自下體的警報更讓這個美麗的少女渾身顫抖。

刀疤的右手在少女美麗的下身肆意摩挲,可愛的肚臍、光滑的大腿、豐滿的屁股他都沒有錯過,最後他的雙手停在了那一片神秘的森林。刀疤開始用自己的右手探索婉瑩緊窄的陰道。

「求你——快拿開———不行啊——啊——」婉瑩無助的叫喊絲毫沒有效果。

刀疤一邊感受著來自左手的快感,一邊將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併攏,慢慢插進了婉瑩的陰道,來自指間的溫暖讓他血脈賁張,更讓他難以抑制自己慾望的是,他的手指遇到了一層薄薄的阻礙。

「還是個處女呢,哈哈哈——」刀疤將嘴從婉瑩的左乳移開,說出了一句話,可那淫穢的笑聲在婉瑩聽來幾乎等於死神的聲音。刀疤的右手開始輕輕的抽插,婉瑩的禁地從大陰唇到處女膜都感受到了這個非法入侵者的刺激。刀疤已經能感受到身下這個青春美女的微微顫抖。

「別——不要————不——求你————啊————不行——救命——」

隨著刀疤手指的抽插,一種莫名的感覺在衝擊著婉瑩的大腦,但婉瑩知道,一旦叫出來,他們就一定會更興奮的,可是一個從沒有經歷過這種刺激的處女怎麼能忍受住這種侵犯呢?大約5分鐘之後,從那神秘的陰道裡流出了白色的黏液,並且隨著刀疤的動作越來越多。婉瑩緊咬著牙關,力爭不讓自己叫出聲來,可是身體的反應已經給了刀疤足夠多的信息,他已經無法忍受了,胯間的陰莖由於興奮已經脹成了紫黑色,他準備開始強姦身下的美麗處女了……

「阿龍,擡起她的左腿!」看見阿慶迫不及待地在婉瑩的雙乳上發洩著,刀疤把那邊也已無法等待的阿龍叫了來。自己則把婉瑩的右腿架在了右肩上。婉瑩已經明白他們要幹什麼了,開始拚命掙扎,扭動自己的身體。可一個年輕少女怎麼能敵得過三個慾望纏身的成年男子呢?她的雙手被阿龍緊緊按住,一雙美麗的腿被刀疤架在了肩上,婉瑩的陰唇已經可以感受到刀疤陰莖的溫度了。可憐的婉瑩只能瘋狂擺頭,可這卻是於事無補。

「求你————不要——不能————不可以————放開——饒了我——」婉瑩悲慼的哭叫著,而刀疤則獰笑著看著她。

「不!!!拿開!不!!!救命啊!!!啊——不要——」刀疤的陰莖已經攻破了婉瑩陰唇的防禦,開始在婉瑩的陰道里長驅直入了。一旁的阿龍和阿慶已經等不及了,阿龍大聲喊「老大,幹了這個處女!」阿慶捏婉瑩乳房的手也更加用力了。

「啊—————不————疼啊————不啊————」婉瑩尖厲的慘叫證明了她貞潔的象徵已經被刀疤罪惡的陰莖破壞掉了。刀疤的陰莖一插到底,那巨大的陰莖貫穿了婉瑩的陰道直頂婉瑩的子宮口。婉瑩的身體劇烈抽搐著。似乎無法忍受這種暴力,大滴大滴的眼淚從婉瑩的眼角滾落下來。可是刀疤沒有停止的意思,在奪走婉瑩的處女之後立刻開始深深的抽插,絲毫沒有憐惜,每一次衝擊都伴著婉瑩聲嘶力竭的慘叫,每一次衝擊都直逼婉瑩的子宮口,每一次衝擊都帶出處女的鮮血,把浴缸裡的積水染成了粉紅色。刀疤的陰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他開始用下流的語言表達,讓失身的婉瑩更加痛苦。

「操,好爽,小逼真緊,我戳,我戳,我戳,我他媽乾死你。」

「痛啊————停下來————啊————不可以——停啊——疼死了——」

「不要錢的處女,我他媽乾死你。我操,好多水啊,我乾死你個處女」

「不行啦——————痛——求你————別————不要————」

刀疤的動作越來越快,似乎身下的婉瑩已經昏過去一樣,可是婉瑩並沒有昏過去,可能她寧願昏過去也不願意被人這樣強姦。她苗條的身體被刀疤緊緊壓在身下。兩條腿被架在刀疤肩上似乎要斷掉了。更讓她難以忍受的是來自下身的劇痛,陰道好像要脹破了,殘餘的處女膜正在一點一點地被陰莖摩擦掉,子宮口一次次承受著獸慾的撞擊。婉瑩感覺自己好像馬上就要死了一樣。

「啊——要死了————求————你————停————啊——」

婉瑩突然感覺身上的刀疤擡起身來,也許一切都快結束了吧。可是事實並非如此,刀疤把手按在了婉瑩的肚子上。並且非常用力地按了下去。

「媽的這小妞身材真他媽好,你們來按按,我都能摸到我自己的雞巴。」刀疤叫到。於是又有兩隻手伸了過來,可是擠壓的劇痛卻讓婉瑩痛不欲生。她痛苦地喊著:「別————壓了————求————疼——疼————啊——」可是卻並沒有阻止那些邪惡的手的動作。

「真的!」「老大快點,我忍不住了。」

刀疤開始衝刺了,一遍一遍的活塞運動讓婉瑩死去活來。她已無法抗拒這暴力的強姦,能做的只有慘叫和流淚。下身已經麻木了,刀疤的抽插帶來的完全沒有快感只有無盡的痛苦。

「啊————我——疼————好疼——輕————慢一點————」

在刀疤不停的抽插中,婉瑩感覺有什麼東西從陰道裡流了出去。與此同時,她聽到了刀疤恐怖的笑聲。「這小妞洩了,哈哈,真舒服,處女就是處女,真他媽舒服,哈哈哈哈。」刀疤抽插的更用力更迅速了。過了一會兒,刀疤發出了野獸一般的吼叫,他用力一頂,陰莖頂進了婉瑩的子宮,一股液體從刀疤的陰莖射出,射進了婉瑩的子宮。

刀疤把婉瑩的兩條腿放了下來,自己晃晃悠悠地站了起來。就在他拔出已經軟掉了的陰莖的同時,精液和處女血的混合物就從婉瑩那大陰唇已經不能掩蓋的陰道口裡流了出來。婉瑩在他結束之後一直在啜泣,下身的疼痛讓她痛苦萬分,她以為一切都結束了,可是當阿龍和阿慶把她抓起來轉身之後,她又看見了那個她一切痛苦的根源。她驚恐地看著刀疤,不知道他要對自己做些什麼。就在這時,抓住婉瑩的兩隻手鬆開了,被強姦得軟弱無力的她一下跪倒在浴缸裡。

「騷貨,現在你就是個破鞋了,痛快過來含著我的雞巴。」刀疤向她說著,她拚命地搖頭並且向後退,可是不知道何時站在浴缸裡的阿龍攔住了她,婉瑩被兩個

男人夾在了中間。

「快點,不然劃你的臉,不許咬,媽的。」阿慶拿起了一把一直放在一旁的匕首威嚇已經失身的婉瑩。婉瑩無可選擇,只好忍辱將那沾滿自己處女鮮血和骯髒精液的陰莖含入了嘴中。眼淚不住地從她的那雙動人的大眼睛裡流出。

「舌頭快他媽動,不動我給你割下去。」刀疤似乎並沒有得到太多的快感,他一邊用手扇著婉瑩的耳光一邊喊到,婉瑩這樣一個剛剛被他奪去貞潔的弱女子又能怎樣呢,她只好用舌頭在那根腥臭的陰莖左右舔來舔去。不一會刀疤的陰莖便又重新變得令婉瑩心驚膽戰,但婉瑩卻毫無選擇,只能繼續無奈地為奪去她最寶貴的處女貞潔的人帶來獸慾的快感。可這種無助的屈從卻更讓這三個禽獸興奮,刀疤已經不滿足於婉瑩的慢慢吸吮,用手把住婉瑩的頭開始抽插,只不過不是在婉瑩嬌嫩的陰道裡,而是在她的嘴裡。他的陰莖幾次深深插入婉瑩的喉嚨,差點讓婉瑩窒息,可這並不是最令婉瑩擔心的,最讓婉瑩恐懼的是這個窄小的浴室裡還有兩個沒有得到滿足的禽獸,更令她渾身戰慄的是,阿龍已經抓住了自己的屁股。她想逃脫,可是卻沒有辦法,只能無奈地屈從於命運的安排。

阿龍的慾火已經無法遏止,僅僅是抓住婉瑩的屁股肆意擠壓玩弄已經不能滿足他的慾望,他的陰莖早已無法等待。就在婉瑩被迫為刀疤口交的同時,他也準備強姦面前的這個剛剛被破處的性感美女了,他緊緊抓住婉瑩的纖腰,向後一拉,同時將陰莖對準像馬一樣趴著的婉瑩身體上的目標,用力一挺,堅硬如鐵的陰莖便直挺挺地插入了婉瑩帶血的陰道。他身下的婉瑩猛地一震,由於剛剛被刀疤瘋狂抽插的陰道已經有幾處流血的傷處,再加上角度的原因,當阿龍插入時,她已痛的無法忍受。婉瑩瘋狂地擺脫了刀疤把住自己頭的手,吐出了那根陰莖,大聲慘叫:

「不要——————疼————破了————啊————不——」

可是這群禽獸哪管婉瑩的死活。在婉瑩痛苦的呻吟聲中,刀疤給了婉瑩兩記響亮的耳光,重新把她的頭拉向自己已堅硬似鐵的陰莖。聽見婉瑩的慘叫,另一側的阿龍更加興奮,更用力地抽插,那粗大的陰莖讓婉瑩痛苦萬分。

「疼啊————不———求——嗚————嗚————」

刀疤又一次將陰莖捅進了婉瑩溫暖的口腔,從讓婉瑩難以忍受的口交中尋求獸慾的快感。阿龍在不停息的抽插中仔細觀察了身前這美麗性感的女體:一個渾身白皙的女孩用手腳支撐在積滿粉紅色液體的浴缸上。一頭飄逸的長髮被汗水粘在光滑的脊背上,顯得格外嫵媚迷人。動人的纖腰隨著自己的大力抽插而前後擺動。這無疑更讓阿龍興奮,可當他低下頭觀看自己進進出出的陰莖時,一股直衝大腦的快感差點讓他立刻繳械:兩片豐滿可愛的白臀有節奏地不停抖動,中間的肛門一直因為痛苦而抽搐。自己烏黑粗大的陰莖和婉瑩潔白的身體形成了巨大的差別。這使阿龍意識到,自己在強姦的,是一名早就被盯上了的美女大學生。這讓他更加用力地去蹂躪可憐的婉瑩,青筋暴脹的陰莖每次抽出都沾滿白色的黏液和處女的鮮血,婉瑩嬌嫩的陰道已經不能承受這般猛烈的入侵,充血的大陰唇已被阿龍的陰莖抽插得開始外翻,陰道裡粉紅色的粘稠液體沒有大陰唇的阻礙,開始隨著那根巨物的活塞運動流出,有些流到了那根正在享受中的陰莖上,正在哭訴婉瑩的痛苦,更多的順著婉瑩的大腿流淌下去,與白嫩的肌膚一起在浴室的燈光下

現出淫靡的色彩,讓禽獸更加興奮,讓婉瑩更加難受。

「啊————射了,真他媽爽。這小妞的嘴真會弄。真是個騷貨。」把住婉瑩頭洩慾的刀疤停止了陰莖的動作,鬆開了緊緊抓住婉瑩的手,把自己再次軟掉的肉棒從婉瑩口中拔出。婉瑩的嘴角開始流下白色的黏液,那是刀疤的精液,腥臭的氣味讓婉瑩一陣陣作嘔,她開始咳嗽,想把這些邪惡的液體吐出去。可是刀疤的匕首卻橫在了她美麗的臉上。

「喝下去,老子給你的東西你也敢不要?喝!」

婉瑩只好忍住呼吸,把刀疤留在嘴裡的精液艱難地喝了下去。在刀疤拔出陰莖時噴射在婉瑩臉上的精液混合著婉瑩的汗液和淚水在婉瑩的啜泣聲中緩緩流過她美麗的臉頰,讓刀疤又有了新的衝動,下身的陰莖又不知疲倦地挺立起來。可另一邊的阿慶早已無法遏止原始的獸慾衝動,急忙對刀疤說:

「大哥,讓我試試這個妞咋樣?」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