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術煉金士19

淫術煉金士19

第十九集 第一話 重踏土地

「啊……那個……別碰那處……噢!」

現在是幾點鐘啊?

昨晚將蘇姬抱上床開始,我們的性器官一直保持交合狀態,再沒有分開過了。我倆緊抱著從床頭滾到床尾,再由床尾滾落床腳,然後在房間的地毯上四處滾,以不同的姿勢做愛。

蘇姬跟愛珊娜的相貌和身材的酷似非常,但她們終歸是兩個人,必定有性格和特質上的分別。別看愛珊娜貴為公主,她骨子內絕對是一個淫賤貨,精通其皇室相傳的床第功夫,跟她上過床的男人必然被迷倒,正如跟本少爺上過床的女人也會畢生忘不了滋味。

蘇姬則是另一類女性,她本人其實是個賢良淑德的女人,淫性純粹來自血統,是那種欲拒還迎,又想要但又怕羞,性交時往往顯露出理智和肉體交戰的特獨神韻。跟這種女人做愛別有風味,嘿嘿嘿嘿……

不知怎樣,她讓我想起露雲芙,她們屬於相似的類型。

將蘇姬帶到牆邊,讓她雙掌按著牆壁,上半身水平地俯下,晶亮的大屁股卻高高地翹起來,一對腳踝離地,只用小小的腳尖支撐下半身,身體迎合著我的抽插。

「呀……不行了……蘇姬不行了……嗚……」

我雙手按緊她的腰肢,用力朝她的小花徑衝擊,淫魔一族的名器強力吸住我的陽具,其每一下抽插都會比其他女人多費幾倍氣力,但快感也相對地提高。小花穴的肉壁出現顫動,這是蘇姬將要洩身的先兆,我卻故意減慢速度,手指像兩隻蜘蛛般從她腰眼爬到她的豪乳上,用力地罩著她的大奶子,笑道:「不行了?你要休息嗎?」

「噢……不是的……啊……」

指尖輕輕逗弄蘇姬硬繃繃的乳頭,我當然不放過玩弄女人的機會,說:「不是什麼?你這樣說我不明白的。」

當我故意要將棒子從她陰道裡拔出時,蘇姬的內部竟緊張得套牢我的肉棒,愛液從陰部一直流到腳尖處,她的苦惱從身體表現出來,屁股主動向後壓,想要我插得更深入一點,道:「不……不要拔出來……」

「啊!蘇姬皇后是要微臣插入一點嗎?」

「不要說出來……我很難堪……嗚……啊……」

這母的太好玩了,我喜歡!

「那可不行啊,請求別人做事要說清楚,你在禮儀課堂沒有學過嗎?」

「這種事……怎麼說得出……啊!?」

我用力深深插到她肉穴的最底部,然後又輕輕拉出來,命令道:「將話說清楚!」

「呀……你太殘忍了……噢……不要拔出來……求求你……嗚……插入一點……蘇姬快到了……嗚……」

「嘿嘿……什麼插入什麼一點?快到什麼啊?」

可惜現在的角度看不見蘇姬的表情,那一定很有趣。她自暴自棄道:「呀……請用大肉棒插蘇姬的小穴……嗚……蘇姬要……要……噢……高潮了!」

已經是蘇姬的第七次高潮了,熱烘烘的暖流從她深處的花蕊口噴濺,跟我的肉棒倒衝出來,像失禁似的濺在地毯上。蘇姬的身體僵硬了幾秒,撐著牆壁高潮,這時間我也差不多了,鬆開精關將精液灌注進這位迪矣裡皇后的宮門裡去。

發射過後蘇姬的肉穴仍然夾著我的魔槍不放開,我唯有將她抱起躺到床上。別看蘇姬一副斯斯文文的小女孩模樣,畢竟她也是淫魔一族,精力跟愛珊娜和安菲等同樣旺盛,一整晚下來要澆七次水才能撲熄她的慾火。若要娶淫魔一族做老婆,首先也要自量一下能力,最少在武羅斯特和迪矣裡的歷史裡,從來沒有人敢娶兩個淫魔一族,這跟自殺其實沒有多大分別。

我跟蘇姬男下女上赤裸相擁,陽具仍然插在她體內,她就像只小貓般乖乖伏在我胸口上。一邊捏玩她的紫色頭髮,一邊問道:「對了,我來其實是想問你關於皇室的事情。」

蘇姬擡起俏臉,一對紫瞳凝視著我,不解道:「皇室的事?」

果然是張花容月貌,尤其是七次春雨後的蘇姬更是增添魅力,連我亦忍不住將嘴湊到她唇上跟她熱吻。舌纏舌的同時,蘇姬的身體又再發熱,一對奶子不自覺地跟我胸口摩擦,看她的勢頭似乎可以再來第八回合。

我輕輕將她的臉移開,笑問道:「又發情嗎?」

蘇姬大窘說:「不是的……我沒有……」

「哈哈哈哈哈……我今晚一定餵飽你這浪貨,但要先瞭解一些事情。除了黎斯龍和愛珊娜外,佐治國王還有兒女嗎?」

蘇姬輕輕點頭,眼中掩不住歉疚說:「皇夫也是一個風流男子,自然有其他兒女,不過我們恩愛過的十多年裡他已經很節制。除了我的小龍和小愛之外,據我所知佐治只有兩個剛滿十歲的孩子。恩,有一件事我想請求你……」

我笑著用食指封住她的桃唇,說:「放心吧,如果我是最後的贏家,我保證黎斯龍不會有生命危險。」

沒理由,那顆神秘帝星光芒雄壯,應驗的不會是弱冠小孩。

蘇姬趕緊得泛起淚光,說:「謝謝你,真的很感謝!我其實是個很無能的母親。」

我輕輕拍著蘇姬的香肩。她的性格太柔弱,只會些花藝茶道針指等女紅,偏偏她的一對兒女都野心勃勃,即使時光倒流,她也沒有能力組織黎斯龍和愛珊娜兄妹相殘。

其實蘇姬不求我,我也沒打算殺黎斯龍,並非我對這傢夥手下留情,而是知道他跟海棠結了生命契約,殺他等如破壞跟暗妖精族的關係,何不賣一個順手人情給蘇姬,讓她對我更貼貼服服好了,說不定海萍也會感激我。

嘿嘿嘿嘿……

「那你知否迪矣裡的皇族裡,有沒有其他人可以繼承帝位?比如是親王之類?」

「親王有幾位,但迪矣裡一向行使兵權中央制……呀提督大人怎麼突然問起這些事?」

有些事還是不讓蘇姬知道比較好,我轉移話題道:「我們剛才親熱了七次,你還叫我提督大人會不會很奇怪?」

蘇姬立時面紅耳赤,問道:「那麼你喜歡我怎麼叫?」

「我家的女人全都叫我主人或者少爺。」

「主人或少爺?但蘇姬不是奴僕……」

「你就叫我少爺吧,當入鄉隨俗好了。」

「喔……好的,少爺。」

故事情節開始變得複雜了,怎會平白無故跳一顆帝星出來?正如蘇姬所言,迪矣裡行兵權中央制度,兵將不是投到黎斯龍那方,就是操縱在愛珊娜手上,親王貴族想造反可能性也很低,那顆帝星到底是指何方神聖?

還有一點叫我不得不頭痛的是,占星術可不是只有我一個懂得,魔法強族黑暗妖精必然有占卜專家,海棠和天樹會有何反應?聽聞「雨帥」靜韻跟我同樣屬於軍事型的大將,說不定她也察覺到異象。

唉,愛珊娜你真會挑時間來病,留下一個爛攤子給我這可憐蟲來收拾。

「再前進半天就會到達迪矣裡的中央範圍,是時候想想該在哪裡降落了。」露茜站在船首望向雲海之下的一片土地說。

經過多日以來的航行,旅程終於進入尾聲,我也終於不用大清早被人捉去練劍了,感謝神。

雷音眼光掃過帆桅,她們翼人族的慧卿公主全身裸露,頭下腳上被倒吊起來。由於我久不久就吊她上桅,她現在的膚色已被曬得猶如古銅,除了她的屁股例外。她的兩個屁股肉貼住了黑色的剪紙,剪紙是「八婆」兩個大字,經過日光浴後就會形成白色,她想擦也擦不走。

爽啊,這樣子玩她,什麼氣都可以消了!

還有慧卿的胸部也甚有看頭,一對奶子比起最初大了一罩杯,這是因為我在她的食物裡下了催乳劑,現在只要捏她幾下就會射出奶水。慧卿已經沒有了公主的儀態,她現在是比妓女更低賤的奴隸了。

雷音和海萍初時看不過眼,連蘇姬也為她求情,不過她們逐漸發現,每次當我羞辱慧卿時她幾乎沒有間斷地流淫水,慢慢地她們也就不再理會,甚至海萍和露茜都對慧卿投以鄙視眼光,在女人們的鄙視下,慧卿無法控制地更加興奮,終使她放棄了最後的尊嚴。

在慧卿倒吊的下方甲板,有一攤透明奶白色的液體,是她的汗水、淫水和奶水合在一起的混合物。

蘇姬不解問道:「我們不是飛抵花石城,跟基魯爾將軍會合嗎?」

海萍搖頭說:「皇後有所不知,所謂有一自然有二,靜韻能派手下前來襲擊,就表示她有辦法掌握我們位置,跟翼人族作空中戰我們始終會吃虧。」

雷音說:「露茜小姐你對附近比較熟悉,有什麼地方比較安全?」

露茜苦笑道:「現在全國各地幾乎都在大皇帝子的控制下,想找安全地方也不容易。」

飛空船雖然快捷方便,但要安全降落倒是一個問題,茂密的森林或崎嶇的山嶺都不適合,必須找到平坦的地面才好。可是平坦的地方多數有人居住,萬一洩露了行蹤就會有麻煩。

海萍說:「這艘船是空海兩用,何不降入何川,從水路駛進花石城?」

露茜斷然說:「水路更加危險。」

我點頭附和道:「對水路比陸路更危險。迪矣裡的大河共兩條,一條是北邊貫通帝國、妖精和授人族的望月河,另一條是南方直達矮人族的祈願河。以我們船隻的吃水量而言,祈願河只有不足三條分流可以使用,想避開敵人太困難。」

雷音和海萍忍不住望過來,露茜震驚得面色變白,忍不住緊握配劍,問道:「你為何對我國的地理如此瞭解,到底意欲何為?」

像望月河和祈願河這類大河川,不知道才奇怪。可是懂得她們數以百計的分流,甚至像我般連每條分流的水深也曉得,表示我對迪矣裡的地理有深入瞭解,已達到可以隨時制定作戰策略的地步。

我聳一聳肩,笑說:「別大驚小怪,只不是防人之心不可無罷了,愛珊娜亦有七名探子在我領地居住,只要他們沒犯事交足稅,我也沒有為難他們。」

雷音和海萍忍不住笑出來。間諜向來是國家政治和軍事的最高機密,拿出來當閒話家常地閒聊的,世上恐怕只有我一個而已。蘇姬為了緩和氣氛,問道:「那我們該在哪裡著陸?」

「安全地方倒有一個。」突然想起了拉希的故鄉小龜村,一年前為了發展銀葉樹林的開採計劃,遂安排她的同鄉移居小費本立城,現在小龜村大概是空置了,變成我們降落的最佳地點。

一如所料,現在的小龜村十室九空,原本的農田亦長滿了野草,這片平坦柔軟的農田變成我們著陸的好地方。在雷音的控制之下,航天船總算完成了它的使命降回地面,不過此時卻發生一點小意外,當飛船降落的一刻船身忽然劇震起來,震度出乎意料的猛,厲害如露茜亦要坐倒,也害我打了兩個觔斗,海萍更是九十度硬直僕在地上。

別怪她,純魔法師通常都比較笨。

雷音笑著扶起我,說:「抱歉,航天船雖則好使好用,但著陸時總有些毛病。提督大人你還好吧?」

搓了一下跌痛的屁股,又順手搓了一下雷音的屁股,我忍不住道:「這艘船的著陸和避震系統差勁,你們應該重金禮聘技術高超又英俊的機械大師改良一下。」

雷音莞爾說:「當今世上有誰的機械技術可以比你好……呀,別這樣望我,當然也沒人可以比你英俊。」

身手較好的露茜倒沒大問題,她扶起了嬌小的海萍,後者的鼻子變成深紅,她掩著兩行鼻血怒道:「有這毛病你應該一早告訴我們!」

雷音大笑說:「一時忘記了,對不起啦,下次一定告訴你,哈哈哈……」

露茜說:「你們都別吵了,我們要爭取時間。」

雷音飛下航天船,她大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手腳快捷地在船底不知幹了什麼,才偵測村莊附近的情況。

太好了,很久沒有踏足土地,實在忍不住要滾來滾去,始終在地上走比較舒服。露茜負責將準備好的馬匹和馬車駛出船艙,海萍則負責將食物飲料運到車上,而我就抱著蘇姬上馬車。將蘇姬和海萍送上馬車後,我才發現船底有二十多條圓型鐵柱直插地面,從柱上的雕刻我已猜到其作用,這是具有爆炸力的保險鎖,可以將船身緊緊鎖於地上。

哎呀,我還在計算如何通知手下偷走這條船,居然被雷音早一步洞悉了呢。

真可惜!

一切準備就緒,雷音回來說:「方圓半里都沒人居住,情況相當良好。」

露茜說:「但我們不能鬆懈,大皇子跟靜韻不會輕易放過我們。」

我笑說:「要不要多加一匹馬,我這裡倒有一頭母的,看她多麼精壯。」

從船艙的囚室將光裸的慧卿拖出來,她手肘被縛在背後,腳上戴了鐐銬,嘴巴塞入馬栓,最要命的是鼻子扣了一個金環,而我拖的就是連著鼻環的麻繩。她聽到我的話後滿臉羞慚地垂低頭,雷音呼了一口氣,解下斗篷蓋在慧卿的裸體上,說:「你也玩夠了,到花石城以前由我來看管公主。」

「喂喂,她是我的玩具……好、好、好、算你們人多勢眾。」

上次出使時也是經由小龜村朝皇城進發,但今次的路線卻不一樣,畢竟上次我是帝國使臣,可以大搖大擺、囂張得意地入城,人家還要派儀仗隊來迎接。今日我卻跟著叛黨一起走,人家派的不再是儀仗隊而是暗殺團,才不過一年半載時間,差落真夠大。

駕車任務自然交由熟悉地形的露茜,我跟蘇姬和海萍擠在一邊,雷音和慧卿就坐在我們對邊。唉,我都跟她們說了,可以將慧卿當成行李縛在車頂就好,偏偏她們就不理會我,要我們三個人擠在一塊兒。

趕了半日路,太陽快將下山,原本行駛中的馬車突然停下來,露茜輕敲暗號,在毫無先兆下身體感覺涼快了一下,天旋地轉的被一股水元素捲起,從車窗狠狠拋出了車外。當我站穩時發現自己已被大群人包圍,剛才將我拖出車的應該是海萍,她們的意思是要我對付這班人。

包圍我們的是全身黑衣,拿著矛盾的戰士,我數一數道:「一、二、三……」

露茜淡然說:「五十二人,二十二個拿弓,其他是近戰,沒魔法師在內。」

我抓頭苦笑問道:「要我一個打五十二個?這是考試嗎?」

車內傳來雷音的聲音道:「對付他們,你一個人就夠了,贏了我今晚陪你過夜。」

從腰帶中抽出寶劍馬基·焚,開始催鼓魔力,黑色火焰沿劍身湧起。看見馬基·焚可以發出黑焰,包圍我的黑衣人不自覺退後了兩步。雷音說得對,對付他們我一個人有餘了,這群人當中只有幾個穿護甲,而且是便宜的硬皮甲,用的都是木弓、木矛和籐盾,更使我發笑的是他們零散的包圍,沒有任何受過訓練的跡象。

他們不是追兵,更非精英戰士,以我猜測他們可能是落草為寇的難民,或者是想領懸賞的雜牌傭兵。

黑焰慢慢熄滅,從腰間抽出錢袋一擲,錢袋越過他們頭頂掉在地上,發出金屬墜地的撩人鳴響,一堆金幣和銀幣也自錢袋裡滾出來。黑衣人互相眼望眼,最後同時向我瞧過來,我收劍長笑道:「望什麼?你們認為打敗我這帝國提督比較容易,還是打倒身邊的小雜碎較簡單?」

黑衣人群呆了一呆,但下一刻已然向錢袋方向撲過去,爆發出一場鬼打鬼的大混戰。我轉身望向露茜,笑著攤開雙手聳一聳肩膀,沒理會她難看的表情逕自上車。

車廂裡眾女表情不一,海萍橫我一眼道:「卑鄙。」

我失笑道:「拋我出車我都沒跟你計較,還敢說我卑鄙?」

雷音忍不住笑起來,說:「不能說提督卑鄙,如果用錢可以省回體力,在策略上看是合情合理的,最少雷音想不出這種簡單有效的解決方法,嘿。」

海萍長髮搖曳地搖頭,不同意說:「虧你還讚他,明明修行了二十多日,正常的劍士都會渴望一顯身手,哪會像他這副樣子?」

慧卿想表示贊同,但被我瞪了一眼後嚇得立即縮回去。車外傳來露茜的聲音說:「恩……雖然有點難看,但兵形像水,因地制流,提督針對不同敵人做出不同反應,今次我也覺得雷音元帥讚得沒錯。」

「哈,這就叫做有見識了。雷音元帥一言九鼎,剛才的話不會食言吧?」

雷音以大膽目光將我掃上掃落,悠然地交叉雙腿挨著沙發,說:「當然不會。」

我跟雷音這對狗男女倒沒什麼,反而蘇姬和海萍尷尬得不敢再說話。

解決了那群蠢人後,我們繼續朝花石城出發,途經的村落大部分都沒有村民,大概是為避內戰而逃難到東邊去。露茜是個為人謹慎、腦筋良好的將領,加上躲躲藏藏簡直是她的專長,故此沿路上我們都平平安安,嘻嘻哈哈地度過,這樣子一點不似被人狙擊,反而有些像去郊遊。

所謂快樂的時光過得特別快,一轉眼我們已接近目的地。

著陸後的第三日,我們抵達花石城的一百里範圍,雖然外面的景色依然,蘇姬和海萍似是渾無所覺,但漸漸地我、雷音和露茜都感受到戰爭的氣氛。我們走的明明是偏僻山路,卻往往發現散落的日常用品,還有曾經煮食的痕跡,全都是戰爭期間難民們做成的跡象。

也是合該有事,今天的中午時分,魔月邪書忽然示警。就像三日前馬車停頓下來,不等露茜敲暗號,我已早一步掩住海萍的嘴巴不讓她唸咒。雷音笑了起來,她推開車門跟我一起下去,留下海萍看守著慧卿。

才下馬車,今次跟上次一樣被人重重包圍,不過今次來的足足有六、七百人以上,而且全都穿著精製鎖子甲,頭帶鋼鑄牛角盔,配以優質護手和戰靴,全體皆背掛一把黑柄雙刃大闊斧,我更看出每把斧上都下了詛咒。

今次來的全是矮人族戰士!

露茜皺一皺眉,從車伕位置站了起來,很明顯她認為我加上雷音都不容易應付面前敵人。反而雷音一派大將之風,她一撥披風後掏出長叉,平靜地說:「想不到向來不涉外國政治的矮人族,竟然會破例參與別國戰爭,本帥也想領教一下你們的本領。」

說來有趣,矮人族本身屬於較和平的民族,他們的領地盤林峽谷與迪矣裡接鄰,跟武羅斯特也不很遠,本來交通應很頻繁。但衰在盤林峽谷地勢奇特,跟人類國土隔著了幾排火山,那些路更是九曲十三彎的險要,不熱死你也會行到嘔血,更扯的是附近住有火龍,除了熟悉地形的矮人族自己,普通人類根本難以進去。

由於矮人族地理環境特殊,其風俗亦傾向於自我保守,即使在遠征獸人族的大戰役中,都不願意大動兵員助戰。

矮人戰士突然分開,從中間轉出了三男一女,當中有三個人是我認識的,這四人的其中兩人是海盜王的大將——「青龍」和「朱雀」,另一個是我上次出使時認識,曾一起喝酒叫雞的矮人族外交特使科臣,最後我不認識的是一個年紀甚大,留著銀白鬍子的黑老漢。

雷音擺出了戰鬥姿態,我背後也醞釀著水元素的魔力波動,科臣走前了兩步說:「提督大人等等,我們不是來狙擊幾位的。」

科臣曾將矮人美女寶舒送給我,倒算是小弟的豬朋狗友,不過我指指青龍和朱雀,示意他們是我的敵人。青龍走出來笑道:「提督大人,我和朱雀本來都為矮人族辦事,跟隨海盜王只不過為了查探事情而已。」

哦,玩無間道?

科臣、青龍跟那名銀胡老者密斟,單單只有旁邊的朱雀,以一種冷漠不屑的目光盯著我。此際我才有空觀察這班矮人族戰士,這群人由十四、五歲的小毛頭,到五十多歲的漢子組成,雖然最高一個也只到雷音、露茜的下巴,但每名戰士的手臂卻比普通人類粗壯上一倍,依年紀順序分插不同位置,年長的戰士基本上較為沈穩。

跟在他們之後的,還有超過一百多輛物資車,以車輛壓入泥地的深度推測,內裡有不少的東西是金屬物件。

由於事出突然,露茜走到我和雷音旁邊,問道:「除了科臣特使外,其他的人我全不認識,他們是誰?」

遇上我們,科臣等人同樣愕然。他們幾個帶隊的圍起來討論,大部分年輕的矮人少年都目不轉睛盯著美若天仙的露茜。我的注意力集中在那銀胡老人身上,說:「比較年輕的男女綽號叫做青龍和朱雀,曾為海盜王真洛夫的四大猛將,尤其要當心那個朱雀,她是矮人族的巫師。」

兩女認真打量朱雀,矮人族的巫師跟我們的魔法師甚為不同,我們使用的魔法都是具體實在而且直接,但巫師卻擅長用毒和巫術,尤其兇猛的詛咒更是拿手本領,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地慢慢、再慢慢將敵人咒死為止,比我和垂死老頭更加陰險。

雷音問道:「那老人家是誰?科臣他們好像很敬畏他。」

我笑道:「當然了,因為他是矮人族的首席鑄匠。」

風鈴山脈位處迪矣裡北方,盤林峽谷則在迪矣裡南方,翼人和矮人名副其實是天南地北,故此雷音不知道矮人鑄匠的地位,沒甚反應平淡問:「鑄匠?一個打鐵的跑來內亂國家幹什麼?」

反而露茜冷呼一口氣,說:「首席鑄匠?雷音元帥你大概不清楚矮人族的情況,矮人崇尚鑄造技術,就像人類崇尚武技和魔法一樣,首席鑄匠的身份淩駕於族裡的元老。」

我點頭笑說:「露茜隊長也很瞭解矮人族呢!沒錯,情況就跟翼人族崇尚箭術相同,你將他當成破嶽來看待就會明白。」

雷音問道:「但提督你是怎樣推測他的身份?」

露茜雖然知道矮人的習俗,但也不曉得我是怎樣推敲,遂說:「其實一點也不難,看看他手臂上的刺青和寶石就知道。」

那名老者年紀雖然大,但體格魁梧,年過六十以上的身體肌肉仍不鬆弛,在他那條特別粗壯的左手臂彎上,有一個青色佈滿花紋的刺青環,幾乎繞住了半隻上臂,刺青中觸目驚心地鑲嵌了三粒寶石進皮膚裡。

我解釋道:「矮人族的鑄造師資格非常講究,從拜師、滿師到招徒都有傳統程序和隆重儀式。我們人類畢業時會收到文憑或勳章,但古老族群卻沒有文憑這類玩意,他們以手臂刺青為鑄造師級數的記號。」

露茜亦道:「我也聽爺爺說過,臂上的圈數標示鑄造師等級,乃矮人族古老相傳的習俗。初級的鑄造師就在手臂刺一圈,以後每選成某些秘傳技術就會加圈,圈數最高是九個,九個以後就會鑲入寶石。」

我點頭說:「手臂是他們的生命,刺青就是身份,寶石則是榮耀,又鑄造師升上大鑄匠後才能鑲寶石,臂上有寶石的矮人地位皆非比尋常。」

雷音和露茜的注意力集中在那老者的臂上,當她們認真注視那三顆寶石後,花容也終於色變。

凡對珠寶鑽石有認識的都知道,鑽石的稀有程度是依其大小和顏色來決定,最普通的就是無色透明鑽石,雖然說是普通,但已十分矜貴。老鑄匠那三顆鑽石像成人拇指甲般大,如此體積本身已甚罕見,而且顏色是超級稀有的粉紅、黑色、和銀色。

我自問稱得上是富甲一方,鮑魚做早餐,人奶衝下午茶是很等閒,但錢包裡也只收藏一顆黑鑽石,體積也沒他臂上的大。在安菲的珍藏裡,亦有一粒她甚為喜愛的粉紅血鑽,同樣沒有這麼大。至於老者臂中央那粒銀光閃閃的,老實說,銀鑽石這詞彙對很多小貴族皆很陌生,小弟亦是首次見到真正的銀鑽,三粒寶石的總值大得連我也不敢估計,但最少夠買起半座費本立城,驚了吧?

不愧是出產寶石的種族,而我能猜出這老人家身份,也是依靠這三粒寶石。

雷音忍不住壓低聲音問道:「那三粒鑽石會不會是假貨?」

雖然明知不可能,但即使是露茜也不敢判斷,畢竟這樣三粒寶石擠在一起的情況太詭異,覺得是假貨也屬正常。我只有笑著回答:「你的話別讓他們聽到,否則惡戰難免,這死老鬼就是一代矮人傳奇柯亞魯的後人啊。」

當雷音和露茜大吃一驚時,青龍和科臣扶著那老鑄匠走過來,說:「我來介紹,這位是我族的首席大鑄匠——斷金大人。」

斷金完全無視露茜這位迪矣裡第三號美女,全部專注力集中在我身上。恩,嚴格來說是我的手臂上才對,他以矮人語問我說:「你就是那個聽說很厲害的煉金術師?」

聽說很厲害?

雷音不會矮人語還好,露茜卻驚訝地朝向我,科臣和青龍也露出事情不妙的目光。我長聲大笑道:「斷金大匠搞錯了,聽說很厲害的煉金術師叫垂死老頭,我是真很厲害的煉金術師亞梵堤·拉德爾。」

斷金的目光從我手臂向下走,最後停在腰間的馬基·焚上,一瞬之間他的鬚髮豎直,麵皮氣得變紅,指著馬基·焚向科臣和青龍喝到:「這個無禮的傢夥!他居然踐踏我祖先的尊嚴!」

矮人族戰士開始緊張起來,露茜和雷音感到不妥而緊握兵器,而我只有慨歎冤大頭了。斷金的憤怒可以理解,惡戰恐怖大王之後,劍鞘仍然遺留在珍佛明,現在我的馬基·焚慘兮兮地用廁紙包在腰間,然而此寶劍是矮人鑄匠鼻祖柯亞魯的成名之作,斷金不火起三丈才怪。

科臣跟青龍打個眼色,後者努力安撫斷金,前者則以太監式彎腰步走過來說:「一場誤會,大人千萬別放在心上。」

我一側頭,說:「有病去看醫生,我幹嘛要放個老鬼在心上?反而是你們應該多給他喝涼茶,這種年紀玩狂躁很容易會爆血管的。」

科臣歎氣說:「大人你也真是的,怎可用廁紙包住敝族的寶劍?」

「劍是我的,用底褲包也可以,要你們管?」

露茜開門見山問道:「特使大人帶著首席鑄匠和大批戰士前來,看情況不似普通運送貨物,不知所為何事?」

科臣說:「唉,小臣今次是為救一位朋友而來,他的名字叫洛伊,至於貴國的內戰我們矮人族從沒打算干預。」

我們三人面面相覷,連神通廣大的小弟都不知道洛伊是何許人,竟然能讓矮人族冒險派出戰士進來迪矣裡,還引來了他們的首席鑄匠。科臣知道我們的想法,解釋道:「此人你們也認識,他就是現在的梅菲士,說來話長,我們邊走邊說。」

為了隱藏蘇姬和海萍的存在,我們要求矮人族不要接近馬車。科臣是外交官員,十分醒目地答應我們要求。結果六百名斧頭幫浩浩蕩蕩走在前方,我和雷音、露茜跟斷金三人,以及十幾名近衛在後。

雷音悄悄向我詢問道:「提督大人對矮人的軍事知道多少?」

一旁的露茜立即豎起耳朵。矮人族有屬於自己的軍隊,不過他們甚少參與戰爭,故此其種族的戰鬥力變得相當神秘。由於鳳絲雅的鳳翔商會裡亦有一支矮人兵,所以我對矮人族的軍事略知一二。

「矮人族沒有魔法只有巫術,族裡的兵源簡單分為戰士、弩兵和巫師三類。戰士當中有五成使用斧頭,其餘多為用刀或劍,較特別的是矮人不擅使用長距離的槍棍類兵器。其實想想也明白,以他們侏儒似的高度,一旦拿著長兵器上戰場,那個畫面不用打亦足夠笑死各大種族。」

雷音不禁莞爾,連一向木訥的露茜也忍不住側開臉偷笑。雷音問道:「我比較關心的是他們的戰力強弱。」

我搖頭說:「元帥不必過慮,莫說矮人族沒有侵略性,就算有也不會傻到惹翼人。」

今次是露茜好奇起來,低聲下氣請教我:「提督此話何解?」

看一眼走得較前的科臣他們,我笑說:「如果單純比臂力,矮人族絕不輸於獸人族,可能還稍微優勝,近戰能力不用懷疑。基於他們的體形關係,矮人擅長克制我們人類的騎兵,他們更開發出一種專門砍馬腳的『殺豬陣』,五十個矮人戰士足夠應付二百名騎兵。」

露茜不愧為謝迪武士的隊長,她已然明白我的意思,接續說:「是一物治一物的道理,那麼矮人族裡的巫師團,他們能抵禦魔法師的攻擊?」

我點頭說:「我有幾位矮人族朋友,他們告訴我巫師有健全的抵抗魔法技術,甚至可能反過來陰損魔法師。所以矮人族的軍隊其實是人類的剋星,不過他們亦有天敵,就是翼人族。」

雷音說:「我明白了。」

矮人戰團不懼魔法,甚至不怕跟獸人族打近身戰,碰上人類引以為榮的騎團更是笑不攏嘴,惟獨面對精銳的箭弓手卻束手無策,最大原因是他們天生腳短,一頓箭雨射下來要怎麼躲?哈哈!

大地上最負盛名的箭弓兵是妖精和翼人兩族,對上妖精族還可以賭運氣往前死沖,要是對上會飛的翼人族……恩……結果很容易想像出來。

我們正聊著矮人族的軍事情況時,科臣和青龍兩人走過來。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